走进梦想,有你有我--李渊(默竽)的雀儿山攀登记录

8264旅行网

走进梦想,有你有我--李渊(默竽)的雀儿山攀登记录
文:李渊 摄影:喷子 李渊 月儿

雀儿山,海拔6168米,矗立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沙鲁里山脉北段,属四川甘孜境内,地处康藏交通要塞。藏语叫“绒麦俄扎”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当地人称“措拉”,又意为大鸟羽翼。雀儿山山体高大、地形多变复杂,冰川壮观瑰丽。主峰冰雪皑皑,巍峨雄伟壁立于周围十座5500米的群峰之上。故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 山脚下有海子玉龙拉措(意:神仙倾心的湖)湖边巨石多刻有藏文的佛教箴言,是省级自然保护区。

有一群心向雪山的人,他们心中有一个梦想,梦想看一眼壮美冰川、巍峨雄峰,通过自己的努力与拼搏,站在雪山之巅。 而雀儿山,是这诸多梦想之一。这座雪山复杂的地形、路线,是难点、同时也是提升攀登技术的一种历炼,有了一些低海拔登山经验的人往往会选择它来提升自己的攀登能力。

在这条在通往梦想的路上,有汗水苦累、有饥饿寒冷,更还有高原病、明暗裂缝、滑坠、落石等紧粘着每一个登山者的无数致命威胁。
记即将到来的雀儿山攀登-----

2014年09月10日下午,来自天南地北的8个人聚在了四川成都以西700km的甘孜县城,为这一次约定的攀登。

这儿离目的地雀儿山还有近百公里,是附近最繁华、且交通补给最方便的县城,在这里集合,是为后面的攀登做最后的准备。

宾馆见面时与每一个人热烈的拥抱已让我感受到这激情澎湃而来,但也感受到了每个人的忐忑与不安。因为一直有人在问:我体能不算很好,能不能登顶?会不会给大家拖累?落在后面会不会有危险?

这队伍里多数人都只是雪山爱好者,他们只有为数不多的经验。北京来的的喷子与春浩还有东莞的晨只登过四姑娘山、芜湖的龙哥登顶过7546m的慕峰,金属、二娃与我一起登山比较多,是体能、技术都很靠谱的年轻小伙子。体能最弱的应该是是前年登玉珠峰因高山反应连大本营都没能到达的小胜,这一次我希望有办法能够帮助她到达顶峰。

照惯例检查装备、补给物资,确保后面的攀登有充足的物质基础。再就是放松的晚餐,从明天开始后面一周的时间里我们将以难以下咽的速食为主。每个人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酸辣甘苦各种口味都在这碰了面,很快每个人都熟悉起来。相互了解才能相互包容、支持,良好的氛围会帮助一个人鼓起勇气面对困难、保持最好的状态去攀登。

你怕掉进冰裂缝吗?如果你独自面对这恶魔般的大口,没有人会说不怕。可是我们都用登山绳连在一起呢,大家兄弟相陪,即使黑暗无边也能笑对不是么?

第一天:四川甘孜县城——新路海大本营
早饭后包车出甘孜县城,中午到雀儿山下海拔4030米的新路海大本营。

新路海又名玉龙拉措,是雀儿山下的冰川湖。在湖东岸有大片草甸,映着粼粼湖水,旁边晶莹的大型冰川从海拔五千米的粒雪盆直泻湖滨草原。风景优美,是登山前训练、休整的好地方,故常做登山大本营。

雪山攀登的基础训练在这里展开:装备知识、绳结技术、器械操作,这些专业装备、技能能够预防攀登中的危险,保护攀登者的安全,简单却又有效。 另外每一天都要运动起来,这样能够更好的让身体适应海拔高度,减少高山病的发作的可能。

9月的大本营还不冷,穿着排汗、抓绒衣就可以。白天多云不时飘过小雨,到了夜晚却是暴雨如注。听到有帐篷辗转话语声,是有人因担心而睡不着。天气是最影响攀登的的因素,这种大雨天在山顶上就是暴雪,没有人敢在这种天气去冲顶。 出来前查过天气预报,显示我们所处的攀登周期内没有大规模降水,这意味着暴雨是短时间的。我心里巴望着这雨更大一些,把这云层里的水全倒出来,让后面的天更蓝更晴朗。

再醒来外面已有人在走动。雪山就在跟前了,每个人似乎舍不得多睡,都早早起床出帐,等机会看看这云雾后的雪峰模样,山上依旧浓云遮盖。

第二天 新路海大本营——C1

从大本营开始,到达顶峰之前还需要建2个或3个营地,简称C1、C2和C3。这由攀登者的能力、攀登队伍的后勤保障以及救援能力来决定。这次出发时的计划是预设2个营地:C1-4840米,C2-5480米,然后冲击顶峰当天返回C2,最快第5天返回甘孜县城。这样虽然辛苦但攀登速度快、物资背负少,紧急情况下撤快,安全更有保障。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整个攀登过程中有没有人会被落下,有没有人会出意外而影响到攀登的进程?

早饭时看每个人,精神状态都很好,新路海大本营丰富的植被提供了充足的氧气,以往同海拔常见的高原反应在这里被弱化了很多,可以继续前进。今天的目标是4840米的C1。

11点出发后不久就开始爬碎石坡,很快队伍的体能就显出了差距:春浩与喷子跟金属在前面不时停下来等,小胜、负重过大的龙哥和完全找不到节奏的晨慢慢走在后面。还好为了保存体能,我们请了4个当地藏族背工帮我们运大部分的装备到C1。随着海拔上升,高原缺氧的症状开始压迫每一个人,在这高度上空气含氧量仅有平时的一半多一点。再没有人大声说话,所有力气都用来大口呼吸,然后艰难的拖动双腿。

在通过一个大的岩缝上升时,尽管有前人在这架了把木梯,但湿滑的石壁、磨得溜光的梯把,还是让人颤颤悠悠的唯恐跌落下来。岩缝尽头更加陡峭,只能用岩钉固定了绳索,拉扯而上。

快到营地时,迎面背工们说笑欢唱着下来了---准确说是跑下来,他们等不着我们就放下物资返回了。看到我们还有人在背着包,便很热情的要过来背,当然是要收钱的且价格不低。龙哥晚节不保,没能与体能超人的春浩一起把大包背上C1。龙哥进五十年纪了,却不怯与一群二三十多岁人一起拼登山。

下午三点半,到达海拔4840米的C1营地。
这是附近唯一的算得上宽敞平坦的地方,可以扎下几顶帐篷。一边是峭壁一边挨着通往主峰的冰川。

金属切了皮冻、牛肉还有午餐肉罐头、豆豉鱼,却不怎么受到欢迎。有人呕吐了,是小胜?还是龙哥?没人肯应,晨只喝了些粥就再吃不下半点东西喊着头痛躲在帐篷里;龙哥自己煮了方便面也只几口就倒了----众人高原反应的症状开始显现。二娃煮了茶不停的让每个人喝下去,这是应对高反的良药。

山顶依旧一直笼罩在浓雾中,我知道,那儿一直是风雪天,我们要等它散去。

登一座雪山首先是要让身体适应高海拔,适应这种氧气稀薄的环境。没有足够的氧气,不要说走不动路,就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而我们人类,是唯一可以通过主观意念控制自己身体来适应这种环境的生物。但需要你敢于面对、承受这痛苦。

这一夜每个人都在默默承受。

第三天: C1营地,练习攀登技能、结组冰川行走和攀冰下降保护

雀儿的晨雾最多见,夹着湿雨让人非常难以忍受, 可这也意味着晌里会有好天气。昨天多数人的状态不好不能再继续攀登,今天队伍留在C1,正好用来训练。

等到11点,大雾散去,一队人穿了安全带高山靴冰爪,来到冰川上。装备的穿着有很严格的要求:靴子要一层层紧紧地系住了才能让卡在下面的冰爪吃住力;安全带要反扣好、头盔不能遮住眼骨,采用制动式握镐----登山本无太复杂的技术,只是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有失误。相互检查完毕,开始今天的任务:练习结组、冰川行走、攀冰、下降保护。 后面几天攀登就全靠这些技术来通过了。

真正踩到冰上,开始玩弄起各种登山器械,每个人都兴奋起来。昨天的萎靡不振被甩到脑后,个个都生龙活虎,一下下把冰爪稳稳跺进脚下的冰面、喊着号子走着单调的训练步伐、一次次爬倒冰面做制动保护,再一次次从深深的冰裂缝底部爬上来。这些都是为了后面能够练习了必需的攀登技能,且玩的不亦乐乎。到晚饭时每个人脸上重又开始挂上笑容~~因为经过运动后的身体开始不再那么难受。

夜,星河灿烂。月亮出来前,雪山隐藏在黑暗中,这是拍星轨的好时机。喷子喊起了所有人,搞夜景创作。于是卡片、微单、手机齐上阵,虽然最终全落败于喷子,但每个人都看到了星空的美、在心里找到了静夜的安宁

不要让心情成为负担,在你不想着登山的时候,山顶的路就离你近了很多。

第四天 C1-C2

要往C2去了。预设的C2在海拔5600米的冰原上,离开C1就完全进入冰雪的世界。昨天傍晚头顶的云层上边开始出现毛边,高空风起,后面该有好日子。

这是第4天的凌晨,依旧是漫天大雾夹着小雨,凉飕飕却并不寒冷。偶尔风吹过雾散去的间隙看到山下,绿的树蓝的湖一片盎然生机。等几天,这彩色的世界就又是我们的了。早餐后9点多,雨停日出晾好晒装备出发,三捆结组绳、两把雪锥、三根冰锥、两把岩锥,这是用来应对后面布满险情的冰川、冰河、裂缝,了解的越多、感受到的危机也越多~

刺骨的冰川融水在广袤的冰川上汇聚成一条条急湍的冰河,跌入数分钟就可以让人失温、失去意识心跳停止,冰河下游或许是暗洞、或许是悬崖,不敢想象一旦跌入后果会是怎样。

冰瀑区,万年冰川被扭曲、撕裂、崛起,哪一块会在哪一刻轰然倒下?今年4月,珠峰南坡绒布冰川的一次冰崩夺去了15个雪山之鹰的夏尔巴人的生命,而在这谁能预料到同样的事故会不会发生?

裂缝区,由于冰川运动形成的千百条纵横交错的明暗裂缝,隐藏在或厚或薄的雪层下,一脚踩空万劫不复,而它们就横亘在我们脚下的必经之路。瓦蓝的冰面、下面一张张黑乎乎的大口,滑下去恐怕就是阴阳两界!

结组出发,把生命交给同伙~ 我们互相保护着前进、每一个伙伴都是你的安全保障,每一个前行者坚定的脚印就是后来者前进的台阶~

离开C1不久,队伍就被突如其来的变天裹挟在狂风雪雹中,抓绒手套很快湿透、有人开始喊冷,兀几时风停日照,又热起来。而这些在山下看只不过是一片云彩掠过,世间沧桑巨变也不过佛祖前的烛光一闪。 冰瀑区每年都在变化,即使有前一年的导航轨迹,也不得不迂回绕行。雪厚且松软,1.5米长的探杆常是扎不到底,奇怪的是最瘦弱的小胜总是陷的最深,动弹不得再被人拽出来。

C2建在了海拔5360米的雪原上,未能达到预设营地。后面的路还长,明天得建C3了,还好出发时准备了足够的物资。 乌云在天边涌动,要赶在起风降温前把营地建好。保持良好状态远比多走几步路重要! 苦累后温暖的帐内是惬意的,水足饭饱看静静的暮色静静的雪山。背负能力超群最自信的春浩此刻心情已经平静,此生未曾想象过这一路的风雪、危机,没人知道刚才暴风雪时的他一度想放弃; 初入江湖的晨也跟上来了,这个凡事都不问不想的他与二娃一起,走在裂缝边缘竟没有感到害怕; 小胜这个队伍唯一的女性在喷子与金属间一步不落的跟随着;龙哥,这位才登顶慕峰的兄长一路上都在安慰大家,心里放轻松了,才会走得轻松————

登山-----需要独立,更需要相互协作、支持;每个人都是一棵树,聚成林了才能更好的抗拒风暴、成长壮大~~~
这一夜,大风一直在吹。怕扯破了帐篷,心里却在盼,盼吹散了山顶的云。

第五天 C2-C3雪崩区

经过一晚的休整,每个人都又似乎满血复活了,大家玩笑间都说着要把C3建到顶峰下。继续重装前行,一队人气质昂扬的出发,越往上走气压越低、越辛苦,深深吸进去的每一口气迅速又被从胸腔抽出、每个机体细胞都在为这缺氧挣扎。

越往上走,雪积得越深,绕过一个个裂缝,每一步都要踩实了,后面再一步一步跟上。结组绳常常被后面的人拉直,没有人指责走的慢的人,大家都相互理解的陪伴着,坚持着在走。

在接近C3的雪坡前,要经过一个雪崩区。上次雪崩痕迹还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粒雪盆的边缘,此时更多的积雪沉积这里,随时再一次的崩塌,人的生命在这倾泻而下的雪崩前渺小如尘埃。当即改换路线,从左侧迎风坡走,更长的路线,但却相对安全。三捆绳子接在了一起,由先锋攀登的人上去打了锚点确保安全后所有人换用上升器保护上升、通过。

下午16点,海拔5620米建营,预设C3还是未能达到。 早晨离开的C2,就在不远处,看的清清楚楚。

每一个登山者都满怀着雄心壮志想法设法接近顶峰,但这个过程确是极其艰难,不要回头看你走了多远,只要往前走,你就离顶更近了一步!

葡萄糖、果珍、能量胶,都是快速恢复体能的良方,而与我一帐篷的龙歌则是一路靠吃燕麦片攀登至此,很不容易! 各帐内相互督促着补充水分、热量,休息。金属与二娃加固了每一顶帐篷,在我们离开的时间,大风不能毁了庇护我们的安身之所。 睡前每个人都做了评估:虽连日攀登体能已消耗多半,但心里这股劲都在;每晚良好的休息与食物补充、保暖措施的周全、器械装备的使用都在安全范围内,于是果断决定:明日全体成员冲击顶峰!

这一夜,激情再一次燃烧起来。

最累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等一个合理放弃的机会;登顶,需要坚持,更需要鼓励!

第六天:冲顶日

直等到凌晨6点,守了一夜的雾渐渐变白,是一种安详的白色,罩在C3营地以上。能见度依旧很低、看不到30米外的人影。借助往年的攀登经验,队伍还是出发了----这种乳白色的雾表明下午起风之前天气不会再恶化,不能再等也是因为再晚的话将遇到午后顶峰的大风。而我们已在往次的攀登中牢牢记下了一路上的地形、裂缝的位置,每一个转弯与爬坡。关于大雾,我们有惨痛的教训:曾经一次的攀登因为大雾受阻于顶峰前这最后三百多米的路程。这一次更是准备了好几份详细的GPS(卫星定位)、卫星通讯,以备不时之需。

攀登要稳、冲顶要快,这就像兵家作战:行军、列阵要稳稳当当,一旦冲锋,就要全力而为,一鼓作气。 为此冲顶的队列做了调整:体能充沛的二娃调到2号位与金属一起踏出前行的路线、节奏感不强的晨换到3号位,经验丰富的龙哥带着其余的人走在后面,7:40出发——

离开营地,少了参照物的队伍一下就进入一片混沌之中。凭记忆前行,偶尔有风把雾拉开一条缝,露出山头或者冰川的轮廓,校正一下行进的路线。偶尔有人发出些声音,把队伍的思绪带进正在进行的攀登中。

寒冷、缺氧导致多数人的大脑时常是空白的、只能在队列的引导下一步步前行、丢失了智商般的跟随。小胜依旧跟在队伍中,今天她的坚持让其他人有了信心继续前进。

无尽头的行走、攀升,清醒与恍惚无数遍的交错,直到主峰的冰冠豁然耸立于面前----还剩最后五十多度的冰壁需要攀冰而上。

先有人攀登而上用冰锥与雪锥在峰顶做好保护,其余人沿保护绳索一手推上升器、一手持冰镐攀登而上。咬牙、再咬牙,拼完这最后这60米雪白的冰壁、两侧悬崖的狭长雪脊。

13点一刻,全队站在顶峰上。
那击掌相庆的一刻,队伍才恢复了沸腾。 征途太漫长、已忘了激动。

冲顶后的下撤是开心并快速的,C3休整后明天再继续下撤。 经过一夜寒冷后,后面的路程会因为冰雪冻的更结实而更安全。

第七天,连续下撤到C1、大本营、新路海景区,再回到甘孜县城时已是灯火阑珊,一路顺利~

后记:
天气多变,攀登活动延长2天,但最终全部登顶。

冲顶回C3、离营地20米的地方,春浩、小胜打开保护绳索,开心的在雪地上打滚。系在这根绳子上五天了,为安全亦因纪律。

为了不给其他人增添压力,小胜从一开始就申明到大本营就已完成任务,走到不行就撤,绝不连累大家; 没见过雪山的晨干脆就说自己是打酱油的,只是过来看大家怎样登山。 可我知道每一个人都在咬牙坚持,因为每一个登山者的心底都藏着一个顶峰!

总结及体会:
没有一座雪山是简单的,每一次攀登都面临风险与困难。
雀儿山的难点在于
1、复杂的冰雪路况;这需要强化冰川行走、攀冰技能的训练。
2、变化多端的天气;根据天气预报确定山区降水概率调整攀登时间、根据云层、风速推断可具备冲顶的时机。

3、体能;不足的体能通过选择好天气、强化能量补给及恢复、物资充裕时可延长攀登行程来缓解。
预测风险,提前准备。
1、 冰川裂缝:多做队伍的保护、结组训练,路线选择。
2、 冰河:拉索保护通过。

3、 陡坡、冰壁:修路、保护器械的熟练使用训练。
4、 大雾迷路:熟悉路线、备份多种导航、通讯设施,把握不大就下撤!
5、 高山病:这个不难,但需要方法------

每次攀登总有人放弃,因为苦累,因为对山、对危险的恐惧。信任你的队伍信任你的伙伴吧,保持平和的心态才不易被即将面对的各种困难击倒、才能保持最好的状态去攀登。
最后就是牢记纪律——安全的第一准则!!

目的地: 甘孜 日照 安宁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