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鼬小队的尼泊尔之旅---更新至外星人尸体

8264旅行网

这是一次计划已久的旅行,今年十一前夕,在人潮涌动的十一黄金周之前从雾霾之都出发,飞向向往已久的尼泊尔,展开了尼泊尔的两周旅行。

小娃娃镇楼订的是大韩航空的北京-加德满都往返机票 票价3980供参考。9月28日晚上,臭鼬小队4名队员分别从北京,沈阳,葫芦岛,上海汇聚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东侧男厕所门前,准备展开尼泊尔之旅。

打好包的多特aircontact pro 70+15

四个大托运袋,后来事实证明,没用的东西带的太多了...

因为第一次四个人一起出行,而且有一个小伙伴(他狗哥)还是第一次坐飞机,所以大家都很激动,在机场异常兴奋。T2的电源设置明显的不合理,有的登机口一排几个电源,有的登机口一共只有一两个电源,我们就跑到旁边一个有电源的登机口开始微信播报行程信息。

可以他那修长的脸上看出他狗哥确实很激动。

两个小时的短暂飞行,抵达转机的仁川机场。经过转机安检就可以进入出发大厅。没有发达国家有效签证无法出机场闲逛,而且转机时间很短,就将就小睡一下。如有同在仁川转机过夜的同学,建议直奔4层的躺椅区,就在信息咨询台旁边24小时乐天烟酒免税店的上面。

深夜安静的仁川机场

躺椅休息区就在这家店的上面

观众朋友们,还记得2个小时前还活蹦乱跳的他狗哥吗?现在已经睡成狗了。
他狗哥在睡成狗之前还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用这个截图证明了,我们确实到了韩国,而不是廊坊。

正在本人睡得舒服的时候,飞熊(全称下山飞熊)把我摇醒,说自己的眼镜丢了。会有人偷眼镜吗???度数怎么找。不过在飞熊的强烈要求下,我被拉到了服务台,向一个也是被飞熊摇起来的警察叔叔和一个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讲述一下飞熊的眼镜到底长得什么样,问问监控能否拍到,反正答复就是人家尽力了,没找到。我也觉得这玩意不可能丢。结果就是回去等天亮了再说。路遇韩国小沈阳塑像。

还看到了一个精通柔术的妹纸,妹纸,如有冒犯,还请海涵,我们是快给你跪了。

经过飞熊的折腾,本来就短暂的夜晚更短了,没怎么睡就准备第二天的旅程。他狗哥发现了飞熊闹腾的深层次原因。请看,左边是我们的躺椅,右边的是飞熊的躺椅。这个躺椅其实适合树袋熊。

经过了一夜的死狗式睡姿,他狗哥似乎又充满的能量,看到了大韩的A380,又兴奋起来。

这趟首尔飞往加德满都的航班基本就像一个户外俱乐部了,已经开始见到各种牌子的户外装备。韩国人本就喜欢爬山徒步,而去往尼泊尔的大多数又都是奔着这个去的。

坐上飞往加德满都的飞机,旁边的乘客是标准的尼泊尔人,那酸爽的味道无法想象。他狗哥表示只能张嘴呼吸。

在加德满都因为机场原因盘旋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遭遇了各种气流,完全就是过山车的感觉。机舱里的尖叫也是此起彼伏。空姐不愧是专业的,一秒蹲下。

终于等到了降落的时间,加德满都还是挺绿的,至少机场附近,分布着很多的房子。地广人稀无高楼。

补图飞机餐,不过感觉好像有那么一两样被吃掉了...

下机之前发了入境卡,可以看出尼泊尔的人文关怀,男人,女人,和其他。

机场还见到了联合国的飞机,两周后我们离境的时候它还在。

终于降落了,机场打车去泰米尔区,400卢比。机场汇率差,换个100人民币,换来1500卢比。

加德满都的街道多数满是尘土,只有去巴德岗的道路还稍好一点。一定要带口罩或者头巾。

到了泰米尔区司机拉到一家宾馆,让我们看看,我们本着看看就看看, 不住你又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看了一下,后来经过对比觉得这家还不错,就在这家住下来。四个人住一间,一个双人床,一个床垫,一个单人床。飞熊和他狗哥住双人床。一晚35美元,房间还挺大,下面的环境也挺好,比较满意。

初探泰米尔区,首要问题就是换钱。开始寻找换钱的地方,泰米尔区不大,不小心就走出去了,所以找起来挺方便的。

换钱我们的方法是先在国内转钱到支付宝里,然后通过支付宝汇给在尼泊尔的中餐馆老板,这样的汇率应该是最好的。至少我们这一次行程遇到的人中都觉得我们的汇率已经是最好的了。我们就找到了传说中的饭店,嘉麟阁,里面带的尼泊尔伙计都会说中文,换钱也很方便,转账,然后伙计打电话确认就行了。因为马上就要离开加德满都去博卡拉,所以一次我们就换了12000的人民币,汇率是16.6,换来了20万的尼泊尔卢比,顿时感觉自己富裕了。一人五万卢比,在嘉麟阁吃一顿算是给自己接风。

看到这么多的钱,各族人民的脸上都洋溢起来满意的笑容。

虽说吃的是中餐,可是始终差了很多味道。原材料还是区别太大了。尤其是牛肉,据说是水牛肉,所以后来我们都会刻意回避所谓的牛肉。

雨后的街道才能显出些许的整洁,我们吃饭的时候还看到了猴子偷芒果,从一个下面的小贩车里抓了一只芒果就往楼上爬,小贩也是无可奈何。“绳命,是剁么的回晃;人生,是入刺的井猜”,所以他也没办法。

吃好喝好回去睡觉

30号一早的飞机飞博卡拉,为的是赶在10.1前,10.1后的机票从360人民币飙升到750人民币。早上的加德满都还是比较宁静的。

加德满都国内出发的航站楼也是蛮朴素的

注意尼泊尔安检分男女 不要走错门

雪人航空的值机柜台

飞熊抢镜

飞熊喜偷拍

雪人航空的登机牌

难道方便面里真有这么多营养?

快乐的候机
飞熊转身

雪人航空的飞机,每天很多架次从加德满都飞往尼泊尔的各个城市

其实虽然我们选好了能看到雪山的一侧,但是真的没多大意思,因为飞机的窗户真的是太!脏!了!

调了白平衡之后还算凑合能看

虽然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其实还是有机上服务的。空姐送了两个棉花团,一块糖和一杯咖啡。

博卡拉的游客一般住在lakeside,这边的环境比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要好太多了。不仅街道干净整洁,而且比泰米尔区要安静很多。住宿上选择也很多,我们挑了一个带花园的比较喜欢的,Hotel Lakeside Inn,房间很整洁,还有个不错的小花园,价格也只要1000卢布一个标准间。

当然无论选择哪个旅店,都能享受这样的街景。

他狗哥表示要大吃一顿然后再去划船,就找到一家尼泊尔餐馆吃尼泊尔的套餐,还可以加饭加菜。他狗哥跟服务生强烈表示要吃double的。结果没吃了,我们表示要胖揍剩饭狗。

费瓦湖泛舟开始。

费瓦湖中间有个小岛,可以划船上去,上面面积不大,有小庙一座。

臭鼬小队登陆费瓦湖对岸。

登陆后做完羞羞的事情,偶遇放牛大叔,搭船去找他的水牛,还让我们看了他的水牛。水牛很隐蔽,除了放牛大叔,我估计没人能看到。

费瓦湖上能看到超轻型的小飞机,也可以看到各型滑翔伞,费瓦湖的湖水就是安全降落的保证,所有的滑翔伞降落地点都在湖边。

网上去博卡拉的街上买两条速干裤,发现这里的假货把我们对假货的认识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正在我们考虑是买60元的假始祖鸟还是90元的假始祖鸟的时候,一队摩托车按着喇叭呼啸而过。据说是因为足球队胜利了。应该不是把国足给赢了吧。

10月1日早上起来,吃了一顿早餐,好好的准备着今天的ABC之行,后来才悲剧的发现,出发的太晚了。

安纳普尔纳徒步的价格好像也是上涨了。TIMS加上另一个什么证,一共要了4000卢比,相当于240元一个人。

路上一个多小时,都是绕来绕去,风景还不错。

我们到了nayapul的时候已经接近10点了,虽然还是有很多人在这时候开始徒步,但是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了。

最开始的一段路非常的平坦,还可以坐吉普车,我们想既然是来徒步的,当然是走上去。没走多远就是检票,两个检票的地方中间还隔了一座桥,不知道为什么不安排到一起检票。路上还看到了应该是在宰杀水牛吧。

虽然这一段的路上没有太多景观,不过这满眼绿色和新鲜的充满着驴马粪气息的空气已经很让人开心了。开始的时候因为刚过检查站,所以同路的人非常多。

纵使是他狗哥这样的驴脸少年,也无法从硕大的背包前露出头来啊

然后我们没还没到第一个村子,飞熊(当时还没发现他是下山飞熊,所以他的称号是“粑粑”)就表示太累了,走不动了。我们本来要留到最后的固体饮料在第一个小时就开始用了。我们觉得飞熊要是按这个速度嗑药的话,估计下山的时候非要肾衰竭了不可。

途中有个小瀑布,很是清凉啊。照片中本屌居然有胸,还真是有些小激动。

有些人是有能力,有体力完成某些任务,但是悲观的心理暗示使他们无法做到自己能力能及的范围,更别说超水平发挥了。飞熊就是这样,最后我们帮他分背了装备,他才勉强在心理上说服自己还能走得动。从图中飞熊那个干瘪的背包可以看出,已经没什么分量了。

中午找了个地方吃饭,因为飞熊的速度拖延,大部队早已经超过我们,路上看不到什么人。我们就找了一家小店。里面有个可爱的小孩子。

话说尼泊尔上菜的速度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慢,最好能早点菜。那么在我们吃完饭之后发生了一件惊天大逆转。铛铛铛铛!请看惊天小飞象。以至于我们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后来再也不敢随便说小孩男女了。

因为出发的晚了,导致中午和下午最热的时间都在路上走着,比早上更加吃力。后来3,4点稍凉快了一些,却又遇到了无穷无尽的大台阶。幸好因为是这边最大的节日,路上遇到了一家回家过节的尼泊尔人,和一个小伙子聊得还不错,就跟着他们的节奏走,发现果然感觉轻松了不少。不应该总是休息,休息时也只是调整下呼吸就好。后来这样走速度果然上去了不少。当天到达的地点是Ulere。找到一家旅店就住了下来。这里已经能看到雪山了,虽然只是个尖尖,还是比较激动。

尼泊尔小伙还拿出了几块牦牛奶做的小干奶酪跟我们分享,虽然如同石头一样硬,我们吃起来好像有很大的心理安慰。

第一夜就遭遇了停电,是一会有一会没有的停。吃饭的过程中都停了好几次,等饭时间更是长达近两个小时。不过我们在山上的时间吃的都可以说是丰盛,没有做任何的节省。不过即使这样,这种单调的菜单还是很快就让我们不仅能背下来,而且看了都不想点东西吃。

我们计划好第二天一定要早点出发,结果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发现又没赶上早。

因为Ghorepani是必停的一站,所以第二天的徒步并不辛苦,还洗了一个不怎么热的热水澡。同时我们给自己减了负,雨衣在这个季节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都丢弃了。

我的帽子吸引了不少尼泊尔人的注意,其中一个导游向我行了一个英式军礼,然后开玩笑的跟我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尼泊尔人,我为你感到骄傲。我回了他同样的军礼,跟他说,我为尼泊尔而骄傲。

在Ghorepani又遇到了昨天同行的尼泊尔小伙,他家就在这里。看他正在参加尼泊尔的赌博活动,我们也踊跃参加,他狗哥居然还赢了60卢比!不过我们这都是随便瞎玩的。尼泊尔小伙手气似乎不错,满载而归。

这里的气温已经较山脚下降低了不少。

到了这里之后,住宿条件也就真的是住宿条件了,两张床和不隔音的墙。

这顿饭是我们让他狗哥点的,是最失败的一餐。他狗哥说他还点了番茄汤让我们稍感欣慰。结果上来的东西居然是这个。我们要求他必须给我们一个像样的解释。他说他看到菜单上这个汤是tomato XXX soup,中间的单词不认识。可是加了一个单词显得很高端。所以就点了这个“番茄字母汤”。可是这个番茄字母汤里面除了番茄,还有半碗的面包块和奶酪,实在是毫无蔬菜的清新口感。

第三天早上是真正的起了个早,不到五点就开始摸黑出发,上到布恩山去看日出。因为有云,日出并不是很完美,但是景色还是很漂亮的。

布恩山之后就要去Tadapani,这是顺时针走的必经之路,从Tadapani开始,小环线和ABC就要走不同的路,而且这一段到Chhomrong的岔路不少,所以我们决定今天必须早早赶路,追上一个有背夫或者向导的队伍。早饭吃完,就出发。这一段路基本是下坡,而且没有了大段的石阶,走起来还是比较舒服的。

在经过似乎无穷无尽的台阶路之后看到这样的小土路,那赶脚......

在我们经过Tadapani之后,路上的行人急剧减少,下午的行程遇到不超过5个人。这可是十月热门的徒步季。所以我们打算死皮赖脸跟着一个队伍的计划落空。这个是路上拍下来的地图,时间极度虚标,请谨慎参考,建议完全不参考。

而且Tadapani之前,绝对没有让你翻到别人家院子里的路,可是从这之后,要经常从人家的墙头翻过,从栅栏旁边踩着石头翻过。开始的时候还真有点不习惯...

如果不赶时间的话,Chuile真是个很好的停留地点,住宿条件看起来不错,前面大片的草地,而且视野非常棒。可是我们想趁着天还早多赶些路,让第二天轻松一些。

从Chuile到下一个村子看起来并不远,就在河对面,可是实际走起来先要下山,然后再上山。

这里山路很绕,有一个岔口我还判断错误,带错了路。结果在继续探路的时候胳膊蹭到一种植物的叶子,真毒啊,不仅非常疼,而且马上红起来,起了很多小疙瘩,两天之后才自己消掉。后来还是没找对路,就问了当地的一个大爷,大爷非常热情,穿好靴子就出来指路,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能看出他在很努力的告诉我们怎么走。

这个不知道谁拍的,应该是豆角?

路上总有一些长得就很好吃,但是又不敢吃的植物。

那种蓝白标记虽然是用来指路的,但不幸的是,多数时候用处并不大。

路上经过了一家小学,我们停留在Gurjung,当天我们似乎是唯一的住客。老板很热情,虽然没有热水可以洗澡,但是答应我们可以提供我们桶装的热水。他们三个人用热水愉快的烫了脚,因为我不太有这个习惯,所以没有尝试。

这家旅店的环境虽然不如Chuile的好,但值得一提的是饭菜的手艺很合我们的胃口,虽然我们中除了飞熊,都保持着不便的战绩,但是还是很爽的吃了一顿。

他狗哥和飞熊的房间里有这么一个大蚊子,打死之后,溅了一大片的血迹。

记不清是哪一顿的早餐一同放出。

舒舒服服睡一觉,早起吃好了早饭再出发。

走上去ABC的路,路上可看的景物也逐渐多了。请原谅我们居住城市远离动物。

他狗哥结识的外国小伙伴,据我们猜测是以色列人,交给他问好的手势和发音。Shalom!

从这里开始的各个驻地都能找到地图和估算的时间,每个地方的估算时间都不同,这里的时间,我们觉得,颇为乐观...

虽然岁数不小了,玩心还是有点重啊,叉个驴粪蛋玩。本来还想多玩一会,结果后面来人了,赶紧逃跑。

下午的时候山里就容易起雾,缺点是看不清远处的风景,优点是不晒,凉快,适合走路。

这天我们到达了一个非常非常值得推荐的地方。是第一个挂着sinuwa牌子的地方,只有一家小店,价格公道合理,业界良心。黄瓜100卢比一根,可乐100卢比一瓶,啤酒是200还是250卢比一听,吃饭也很便宜。我们回程的时候还特意到这里来吃了饭。另外在这里我们还第一次遇到了三个强劲的中国小伙伴,更巧的是第二次全部聚齐也是在这个被我们称为“黄瓜sinuwa”的小店里。

没错,上图中的就是“黄瓜sinuwa”的黄瓜,这么大的只要200卢比。我们当天吃了四根稍小的100卢比的。然后我偷偷买了一个这么大的200卢比的大黄瓜,放在自己包里打算晚上给他们一个惊喜。不过这个惊喜实在是太沉重了,只能嗑药给自己增加点体力了。晚上我们把整个黄瓜都给吃了,还分了几块给路过的各国小伙伴们。他狗哥更是把黄瓜皮都给吃了,说是为了补充纤维。因为我们上山之后,可能是体力消耗太多,所以消化系统运作的非常细致,没有便便。他狗哥更是四天都没有便便,所以要加大纤维摄入量,争取早日便便。

当然还有其他增加体力的方法,比如红牛red bull, 不过在这里不仅仅有红牛,还有红球red ball, 红星red star, 什么都不是的red bnll,以后可能会发展出更多品种,敬请期待。我们最后在天黑前到达的位置是Bamboo,到了这个位置之后住宿已经变的非常紧张。我们四个人找不到空房间,后来在一家老板多次确认我们确实没有向导和背夫后让我们承包了这个餐厅。所以如果房间非常紧张的时候,一定要强调自己没有向导和背夫,虽然我不了解其中的情况,但是多个老板表示对这个问题十分关注。

bamboo十分潮湿,而且我们睡的桌子和条案都非常硬,这一夜并不舒服。然而想起来我们吃饭时邻桌的韩国大婶们连被子都没有,也就不觉得那么痛苦了。这里开始的被子已经开始散发出气味了,虽然我们一直都用抓绒睡袋,但是这里都不敢把被子拉得太高,怕蹭到嘴上,梦到吃羊腿。

第二天出发前和已经下山的韩国大婶合影留念。顿觉强壮。据飞熊得来的消息,再往上走会有很多蚂蝗,所以最好穿上长袖,带上雪套。他们三个就在早上全副武装,我打算见到蚂蝗再戴。后来证明,路上毛也没有啊!雪套也被评为本次旅行无用装备之一。

行程到了第五天,我们必须加紧赶路才能完成行程。所以我们和大婶们合影之后,就马上出发了。早上体力就是好啊,经过Dovan之后我们又到达了Himalaya,到达的时候才9:20.

与之前角度不同的鱼尾峰,更有鱼尾的感觉。

这新鲜的蔬菜啊!都想生吃了。

然而妹想到啊妹想到!他狗哥居然上了3000就开始高反了。他狗哥从第二梯队直接掉到了飞熊的后面。后来到了他狗哥低头都头晕,连菜单都不能看时间长了的,不然头晕。

从bamboo到dovan的路上,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我听到上面有响动,抬头看了一下,几秒钟后一只体型不小的灰毛黑脸猴子从树上跳过去,过了一会又是一只。这一段能看到猴子,有再去的同学可以注意一下。

中午到了Deurali,特意为高反头疼的他狗哥点了一个金枪鱼罐头,就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妹想到啊,他狗哥一吃就上瘾了,这开销又小不了了。

天上的直升机不知道是送人还是送物资,总是把下面的人看得好羡慕。

没错,最后那个扭来扭去的身影就是寡人。前面的两个是黄瓜sinuwa遇到的小伙伴。两个多特一个Osprey,在ABC这条路上,多特无疑是绝对的主流,十之七八都是多特,其余的两成是迪卡侬,剩下的就囊括了所有的牌子。背Osprey的是中国人最多。格里高利很少,看到过一个背北极狐大背包的健壮妹子,而且还是从我身边跑过的,好赞啊!

这里的小气候变化很快,突然就下起雨来。

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奇景,乌云把这个区域整个笼罩起来,但是向后看去,后面有个缺口,就像故意开的一扇窗,窗外阳光明媚,绿树白云,很神奇。

这里的植被也和稍低海拔的地区不一样了。

高大的树木已经见不到了,地面也都是草本类的植物。

头疼的他狗哥缓缓走来。
他狗哥终于到了表示激动。鱼尾峰大本营MBC的一家旅店的钥匙就是一条鱼。

我是一个多么有责任感的人,不忘拍照留着做作业。

以下是第五天的风景图片,不做过多解释了。

他狗哥和飞熊亲切合影第六天一早摸黑出门,带着头灯从MBC赶往ABC看日出,这可是此行的最大目标!

看过日出之后,我们迅速返回MBC,想到头疼的他狗哥,就在MBC吃完早饭再走。我们的目标是两天下撤到nayapul。再次放送地图一张

后来据他狗哥说,他这一路全靠一些小伙伴们的支持。有磨皮自拍照为证

当然他狗哥脸蛋这么光溜也有我的原因,这厮自己带了电动剃须刀,还不自己背,总是塞到我的背包里。更令人发指的是他还不刮胡子!后来被我强迫他刮了胡子。这里强烈建议非要刮胡子请携带塑料制的手动剃须刀。第一天下山路,全程的第六天,我们的目标是黄瓜Sinuwa,不过因为担心住宿问题,最终住到了sinuwa。事后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即便到了黄瓜Sinuwa,也是没地方住的。他家本不提供住宿。

在sinuwa这一夜,少了一个被子,所以我夹在飞熊和他狗哥中间,共享两床被子。结果他们睡着后都把被子紧紧的卷在自己身上,我被冻醒了多少次,然后从他们身下辛辛苦苦的挖被子角。第二天醒来发现眼睛都肿了。飞熊说我是盖不到被子都急哭了。导致我这一上午看东西都是宽屏的,下午才有所缓解。

话说下山飞熊的称号就是从下山开始得来的,飞熊上山慢吞吞,下山飞快,尤其是我们最不喜欢的台阶路,飞熊遥遥领先。他狗哥高反之后膝盖也疼痛了,对飞熊的速度羡慕不已。

第七天早上我们到达黄瓜sinuwa,再次聚齐小伙伴们,吃了早餐出发。因为对山下的景色没什么期望,所以希望尽快回到nayapul,听说new bridge有吉普车,我们一致决定到了new bridge就坐车。不过旅店老板告诉我们,new bridge连路都没有,哪来的车。

首先我们到达了chhomrong,然后走jhinu这条线,到new bridge,沿着河走。

对于没图的事情他狗哥总是予以否认。

飞熊的村长造型。

这四对登山杖发挥了极大地作用,没有它们,我们不知道摔了多少次了,体力也可能早就跟不上了,腿已经残了的他狗哥更是可能无法下山了。而且每一对登山杖的杖尖帽都被扎穿了,半个杖尖都伸出来了。也感谢这些牺牲了的杖尖帽,没有他们,天天硬碰硬的杖尖对石板也会很难受。

下到jhinu之后就沿着河岸,一路听着河水的声音前进。

这是否是尼泊尔版的小广告,我们看不懂。

后来我们得到了消息,是在Syauli可以坐到吉普车,那里就是我们的目标了!

回望安纳普尔纳,依然无法形容的美。

不幸的消息是,我们到了Syauli发现并没有吉普车,因为前方的路段有落石挡住了道路,所以我们还要走到下一个村子。等我们到了的时候已经天黑,于是搭乘吉普车,结果居然坐了一个多小时,没觉得会这么远啊。不过山路路况很差,一边还是山崖,所以车速并不快。最后我们到达博卡拉已经是晚上8,9点钟了。回去好好的吃了一顿大餐,喝的昏头转向,然后回宾馆好好地睡了一觉,我们的ABC之行就算是圆满结束了。

回了博卡拉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大吃一顿的第二天,我们就去漂流。他狗哥听到漂流,就自称是抢盆小王子,能把别人泼水的盆都抢来。这里就是漂流的起点,upper seti河

等到了现场之后他狗哥才发现形势不太对,首先只有我们一组人马。而且水流湍急。

开始上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教学课,以前确实没上过漂流课啊,让抢盆小王子也开了眼界。

这就是我们乘坐的充气船,旁边还有四个皮划艇负责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乘坐的位置呢,就是充气艇边上黑色的部分。掉到水里是毫无难度。

有的时候遇到大浪,船头翘起,我做了划船的动作却碰不到水,被后面的飞熊称赞是影帝。you can you up呀

下午因为没什么事,我就打算给他们张罗一顿热闹的。宾馆花园,烧烤炉都有,我就和旅店老板商量晚上弄个烧烤。锦州,葫芦岛地区的烧烤手艺那就不说啥了。然后一项一项采购,木炭,食材,调料。买了1公斤羊肉,1公斤鱼,1公斤鸡肉,一斤土豆,一斤洋葱,一斤蘑菇,一斤青椒,啤酒就拿宾馆的随意喝,然后查数算账。老板还很热心的带我们去了一家专供宾馆饭店的批发店,买了我们想要的调料。鉴于本队长我劳苦功高,所以串串的事就不用我来了,我负责监工,哈哈哈哈。

尼泊尔的羊肉很鲜嫩,鸡肉也还好,鱼肉味道不错,不过鱼皮绝对咬不动!

由于我和他狗哥与店里各种人频频举杯,喝大劲了,后面的图片欠奉...

后来在旅店全体工作人员的热情参与下,烧烤从中式的木炭烧烤变成了尼泊尔式的明火烧烤,换了一种口味。

预告
我和他狗哥这一晚都没少喝,第二天早上是这个样子的

他狗哥睡了一个爽爽的觉之后,我们今天的计划是去玩滑翔伞。我们就是这样骑着小摩托去的。他狗哥还不忘拿着心爱的小饼干。他一共吃了三包。

当然我们不会真的是这么去的,不然飞熊的胸也承受不住。那是他狗哥的爪子,请不要误会。

滑翔算是尼泊尔的一个传统项目了。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玩一次。不过降落的时候因为是在湖面边上的降落点,相对比较安全,教练会做一些刺激的动作,也就是向后翻着旋转下落。他狗哥的三包饼干在里面搅成漩涡,翻江倒海,差点吐了。

回去的路上又是砂石路一路颠簸,他狗哥的脸色从黑变成更黑,一路无语,回去之后中午饭和晚饭都省了。

10月10日,经过在博卡拉十天的愉快之旅,我们买了green line的大巴票返回加德满都。票价23美元。据说风景很好,我还用我的20年陈酿擦镜布擦了擦镜头。

结果全都是山啊山啊山啊,不过中途的一顿自助餐还不错,吃的很饱很舒服。有大胃王他狗哥为证。加德满都还堵了三个小时的车。到了加德满都已经快天黑了,我们直奔巴德岗。巴德岗的票价已经从100卢比涨到了500卢比,无比的心痛啊。

华为的牌子卖衣服,做的也是有声有色!壮哉,大国货!

夜色中的巴德岗城边子

好消息!好消息!我已经获得了当事人的授权,可以播报牙医的部分。他狗哥回加德满都的时候吃自助餐吃到第二块鸡肉就被骨头崩了牙,所以一路捂脸。后来吃的止痛药太猛,嘴唇都肿了。还讳疾忌医,不让本医师(hohoho)查看。

早起就在巴德岗闲逛,还是猫的警惕性比较高啊。

早上的巴德岗,游人起的比当地人晚。

这巨大的车轮,车轴,应该是盛大节日的时候花车的吧。

虔诚的尼泊尔人,一早就开始为神灵献上供奉。这个神兽一定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类型。

这些雕像里的人物长得真的很别致。

一群晨练的小朋友,不过实话实说,按这个烧香的量来看,这里的pm2.5也少不了。

这个小庙是用活鸡祭祀,一刀切下鸡头,然后把喷出来的血喷到神像上。

说到巴德岗不得不说巴德岗的酸奶,队长负责外出觅食,我尝了好几家的酸奶,觉得这家只做酸奶的最正宗好吃。如同奶油一样,非常厚重的感觉,尤其是最上面的一层和最下面的一层。我们总共吃了3盆这样的酸奶。

看了巴德岗买菜的小摊,原来尼泊尔的黄瓜长得都是这么有性格,不像国内的直溜的。

这家宾馆还是很有特色的,位置也不错。里面的床铺还有豹纹的,不过价格稍贵,所以没有住。

四只犬,和我们队伍的人数一样一样的。

水池很有些古罗马的赶脚啊。

非常别致的水龙头

这个地区的祭祀活动特别的热闹。

这个旗和尼泊尔的国旗一样一样的。

陶工广场,我们吃酸奶用的盘子应该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这个大爷先用旁边的棍子将这个圆形的台子旋转起来,然后塑造陶器的形状。

从巴德岗返回加德满都,路上正好去了烧尸庙,为了尊重当地人,没有拍照。里面还有些修行者和很多供奉着林迦的小塔。他狗哥胆小没敢去烧尸庙。顺便说烧尸庙附近的菩提子比较便宜。反正我也是不懂,买来送人,量大价低就是好的。回到加德满都吃了加德满都才能买到的超好吃小水果--释迦(可能是)。奶油一样,甜甜腻腻,非常好吃。第二天本想去猴庙和杜巴广场,结果被他狗哥拉去了这个:

这一路的灰尘啊,不戴口罩真不行。

所以他狗哥借用了我的装备。

自拍躲不过我们抢镜的。

为了给他狗哥修补狗牙,耽误了一上午时间。下午时间就用来采购纪念品。第二天中午的飞机,我们简单溜达了一下就去了机场。国际出发的机场也是简约更简单。登机口的指示都不是非常的清晰,后来发现一共只有五个登机口,从窗边一看就能看到全机场的飞机,所以根本用不着指示。

我们乘坐飞机从加德满都又到达首尔的仁川国际机场,听起来好奇怪,就像北京的上海国际机场一样。这里要注意了,我们这次是打算入境韩国的。

中国护照入境韩国的方式很多,事先办理签证(太贵,而且我们就停留一天),有发达国家的有效签证(毛也没有),我们四人都是天朝因私护照,无韩国签证,无发达国家有效签证,只有大尼泊尔签证(还过期了),所以方法只有加入“Incheon airport free transit tour”,就是免费的转机游。可以在仁川机场出发层的咨询台获得信息,工作人员早上6:30上班,可以把人带到转机游的柜台。说到免费,就很心塞啊。因为天朝护照,无发达国家签证,所以要多花一人10美元的价格交给韩国政府。其他很多国家都是不需要的。所以如果不需要交这10美元,就只需要交3美元的门票即可。我们则是交了13美元,如果包午饭的话要再多交7美元,不过当天没午饭。╮(╯_╰)╭

首先参观的是昌德宫,仿佛回到我大天朝。

他狗哥拍照都不知道找个官大点的。

导游果然介绍了一下他们的文化遗产(我们的乡村特产)--火炕。

这缸保护的很好,可是从体型上实在比故宫的差太多了。

皇帝皇后造人的宫殿,殿名非常的应景。

商业区处处的中文标语展示着天朝游客的购买力。首尔的街头多数都是现代和起亚的车,但也并不是没有其他的牌子。宝马,奥迪,凯迪拉克都有,至于日系车,雷克萨斯ES系列也不少。

我们的导游

接下来就是令人期待的觅食之旅。

满意的食物

我们选择的是街边的小店。最后一张是酒足饭饱的我,他狗哥偷拍,还说是外星人尸体。

返回小岛上的仁川机场

承诺把狗哥最后一页的照片删掉
尼泊尔之旅小结
1.加德满都一定要带口罩或者魔术头巾,灰尘很大
2.支付宝换钱最划算,刚到机场换个100rmb用来打车足矣,其他用支付宝

3.尼泊尔的Ncell网速很慢,不要办太大的数据包,根本用不了。
ABC无用装备总结(十一附近天气):
额外的速干裤:低海拔没那么脏,高海拔脏了洗了也不容易干。除非待的时间长,不然没必要带。

电动剃须刀:容易没电,用的次数少还重。
雪套:这个季节无用,没有蚂蝗。
雨衣:还是冲锋衣顶了就行了。
食物:虽然天天鸡蛋炒饭有点难以下咽...习惯就好。食品没必要。

羽绒服:不很怕冷的穿抓绒就可以扛得住,走走就热了。

目的地: 加德满都 尼泊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