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初衷 - 致我生命中的第一座雪山

8264旅行网

那个独有的
属于我们的世界
一直都在
它屹立在我们的生命中
亘古不变地
你的举步维艰
你的坚韧不懈
有我陪伴
我的泪我的笑

只有你能感同身受
哈巴之毒 终身不愈
_ 字/照片 古兮然

只是微单和Gopro的一些片段,拍得粗糙。
之前并没有预见到要做记录片,更没有任何摄像经验。

学视频剪辑只是6.11的事,记录片诞生在6.12凌晨3点半。
但是,我们都很爱很爱这部原创记录片,那一份情怀,那一段历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2MzIzNDc0MA==.html
Day 1,2015.04.25厦门-丽江
这一天,我们启程了。
18个人,每个人在行前都怀着各种情愫,翻腾着对哈巴的憧憬。

但却在彼此见面时,平静地,默契地懂着。

抵达丽江,已是傍晚。
小憩片刻后,约至庭院里,晃一晃这段时光。

半年后再见丽江,梅子酒依然甘入心扉。
吃货们流连往返于羊肉大锅,讲述着与丽江的故事。

每个人在这里,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心情。
如果你来过,就不会忘记。
它让你沉沦至心底最深处,一个人歇斯底里地安静着。

夜暮时分,流浪和孤独感在古城石板桥和小巷里穿梭。
守得住芳华,留得住宁静,太多的擦肩而过假想着一场场未开始就已结束的邂逅。

大奔说这是他第一次到丽江,我问,有触动到内心的什么么
大奔淡言,没有
只是,在灯火阑珊时,在嘈杂人群中久久驻立的他
那一刻,他的世界应该是很安静的

在四方街听到许巍的<旅行>
石桥子下流淌着的故事,随许愿灯向远方
清吧里的弹唱唤起各种遥远记忆,惆怅又暖心
任我逍遥世外,自由自在

Day 2 - 2015.04.26 丽江- 虎跳峡- 哈巴村
悠悠念想,淡淡时光。
好似梦里来过,却也陌生。

古城里有太多的到达和离开,幻想和真实交错。
石板台阶上映照着的阳光,扑朔着开始和结束。
也许,我也走过你走过的路,看过你看过的风景,但我们还是彼此陌生。
想再见丽江的早晨,慵懒又宁静。

<一早赶在出发去哈巴村之前,和Helen姐遛去古城,一起赏心悦目>

丽江,小雨。
杨柳的青翠,雨后空气的舒适,焕然着昨夜沉寂的喧嚣。
Helen姐在四方街的石板桥上, 拍着11年前的同一情景照片。
对于半年前的丽江,截然不同的这次,我沉淀了更多的东西。

不知下次见是何时,那时的我会是怎么样的我,那时的丽江是怎么样的丽江。

下午1点半整装待发哈巴村。
重装包一辆车,轻包随身走。
秀下此次队包 ~

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从丽江到香格里拉的上虎跳峡。
窗外的云南广袤的大山尽收眼底,盘山公路蜿蜒着美美心情。
一路车上的民谣和藏语歌,优扬了对远方的无限遐想。
虎跳峡是去年我雨崩之行的遗憾之一,时间不够,就作罢。

不曾想,半年后就来到此地。
有些事,当下完成不了,心有执念,终有一天会到达的。

虎跳峡峡口海拔1800米
北岸的哈巴雪山海拔5386米
南岸的玉龙雪山海拔5596米
中间是金沙江

<其江心雄踞一块巨石,横卧中流,如一道跌瀑高坎陡立眼前,把激流一分为二,惊涛震天。传说曾有一猛虎借江心这块巨石,从玉龙雪山一侧,一跃而跳到哈巴雪山,故此石取名虎跳石> _文/摘自网络

它可以汹涌澎湃,也可以温柔如月。
一侧的绝壁,几乎无迹可寻。

我们就这样安静地面对着它。
正如它安静地面对着岁月流逝。

水波,近五十岁,继今年年初福建金饶山海拨1858米后,直接上升到哈巴的5396米。
他说,以前983米的山他都登得费力,如今,他是我们的波爷了。
强大的意志力和心理素质,坚定了他这一路。

端着小菲菲的微单,帽沿一偏,调皮地帮忙我们拍照。
这张照片, 配名,小波。

若要问我们有多热爱这片土地 这里的大山 这里的宽广
请看如下拍照姿势。。。

不回是个暧男,一直默默在队伍里,默默地。
言语不多,却常常是一语惊人,字字珠玑。
体能和心理素质俱佳,总是一脸详和的笑容。

从左至右 - 右脚,初阳,大奔,阿昨。

从左至右 – 水波,古兮然,或与非,Helen, 不回

此行第一张合照是在上虎跳
前排从左至右 – 初阳,深田,大奔,Helen, 或与非,古兮然,晶晶,猫,厦门人
后排从左至右 – 水波,甲霸,阿昨,大天涯,不回,右脚,静静聆听,POP,猫妈

<福建户外联盟> <厦门驴之途>

自去年金沙江大拐弯后一别,再见你时,有一点点亲切。
你流淌在绝壁边,路过炊烟袅袅。
你的水,不是清澈见底,是另一种席卷黄沙的厚重,浑然有力。
有时候,你也会是深蓝的宁静,是这险峻峡谷里唯一的那份温柔。

司机大哥调侃到,要是我们18个人全部登顶哈巴,
回来请我们喝他自制的陈年玛咖酒,我们乐呵了。
也佩服司机大哥在盘山公路上车技的游刃有余,
只是来自于南方的我们,略有余悸。

我一直都是坐在车里与悬崖同侧的位置上,不恐高,倒是怀着对生命和大自然的敬畏。
在一处处掠影后,匆匆快门下,记着这些无边的美好。

印象较深的是, 有一辆失事的白色皮卡车体残骸,在悬崖下,锈迹般般。
也就几个月前的事,在一个急转弯后,便再也看不到拐弯后的风景, 三人无一生还。
渐远的它,还在那里,我仿佛能听到他们最后的哀嚎,回响山谷久久。

也许他们是在某个傍晚回家的路上,也许是去见多年不见的好友。
一定有人在等着他们。

总有人会错觉以为还会活得很久很久,然后肆意地挥霍着生命。
生命的脆弱在弹指间,每个不经意的瞬间,也许就天人永隔。
那些因无法承受生活挫折,而放弃自己生命的人,
可曾想过,既然有勇气面对死亡,为什么没有勇气面对人生。

你正在拥有的生命,仅有一次,珍重。

每次途中遇到骑行的驴友,都会同队友们一起喊“加油”。
想起汪国真的<热爱生命>,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也想起我的好友小贺此时正骑行在唐古拉山口,今天正在经历的冰雹。

他只用了七天时间,从西宁到五道梁,穿越近400公里的都兰沙漠,大雪纷飞的昆仑山,到达可可西里。
平均每天近150公里,一个人独行,感冒又受冻,身体和心理承受着巨大的考验。
还在坚持着的他,这一路很不容易。加油,小贺。

下午五点到达哈巴村,海拨2600米。
眺望村落,已分不清那是炊烟,还是飘着的云雾, 太美。

哈巴村住宿地 – 哈巴部落

卸下大包后,看到墙上挂着的冰镐,头盔和冰爪。
这才把我从这两天的闲情逸致拉回到对哈巴的憧憬。

这时的气温十度左右,大家一起围坐在暖暖炉灶边。
初阳和老七带领我们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行前会,大家听得仔细。

初阳,05年步入户外,巅峰户外学校四期学员,8264福建版主。
登顶四姑娘三峰,贡嘎环线,洛克线,长坪沟毕棚沟穿越等高原路线。
厦门驴之途俱乐部负责人,也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领队。

晚饭后,散步在哈巴村,让身体对高海拨有个适应性的过程。
此刻八点的哈巴村,还是看得到蓝天白云,梯田炊烟,宛若白天。

好吧,应该看出来了。
这是一群驴友,也是吃货,更是拍照控,还有更多不名代号,后续更新。

在哈巴村,可以看到哈巴雪山。
那雪,白得纯净。
那天,蓝得透彻。
当时,正好是尼泊尔地震和珠峰雪崩,心里又一次被震痛。
那些在路上,或者即将启程的驴友们,愿你们尽全力保护好自己,平安归来。

Day 3 , 2015.04.27 哈巴村2600m -兰花坪3900m
天气晴,心情晴。早上9点半出发去兰花坪。
为了适应高海拨气候,先徒步两个小时,再上马以便节省体力。
事实证明初阳的这一决定是正确的,直至当天到达露营地后,

全队18人,只有2个人出现轻微高反症状。
第二张集体合照,是在哈巴村。

每个人对生活理解的意义不一样,所表征出来的行为肯定也不一样。
比如,我在出发前,扛个65L的包,拍照。
Helen姐吃早饭时,不忘深情对视着佐罗。
还有我们都举着手机相机,把哈巴留在心里。

但有一点,我们是一样的。
我们都热爱着生活。

看队友们的架势,应该是对接下来的行程还蛮有信心的。
人在独自面对苦难的时候,唯有自己才能说服自己去打败了那些个想放弃的念头,
又或许根本不会让自己萌生想放弃的念头。

马队驮上队友们的大包,帐篷和炊具以及其他,走在队伍前头。
由于今天的行程难度不大,共有8名协作与我们一路。

做一些热身动作后,便也出发了。

我们走过麦田的郁郁葱葱,走过梯田的绵延如带。
走过安静的村落,这里有一种文字无法表达的舒适。
有些美景虽是不常见,但一见就倾心。

阿昨和大奔兄,防晒措施很到位。
以至于后来,他俩的面容是为数不多的娇好着。

远处的雪山,在云里雾里。
阳光照射下,格外耀眼。

第一次见到雪山,是去年从丽江坐大巴到德钦路上,那时候觉得它是遥远又庄严的。
有幸见到日照梅里十三峰,那天早上一切都是暖暖的,暖暖的。

人总是好奇于未触及的东西,在通往触及它的道路上,内心已经足够丰盛了期待。
真实的它,有时候在期待之内,有时候在意料之外。
其实,最难的,还是如何去平衡这一份已久的期待和真实的它。

蜿蜒小径,指向雪山。
有时候,看似可以到达终点的路,实则会让人多走很多弯路。

走走停停,只为这美景和那份溢于言表的心情。

早上10点40分,与马队汇合。
厦门人和甲霸两人更爱美景,体力满满,就没上马。
阿昨骑过马,缰绳自己握着,不亦乐乎。
其他第一次骑马的队友们,包括我,都咋乎着找频道,与马同一节奏的频道。

离哈巴越来越近
一路驮铃声伴左右,缓缓地感受这里的一切。

丰富的高山植被,明媚娇艳的高山杜鹃。
绿地成茵的高山草甸,幽深神秘的冰碛湖-黑海,
一切错落有致的遍布在哈巴雪山山脉。
我们修篱种田,牛羊三两,劈材喂马。
倦了累了,一日便可携手春意和白雪,即便粗茶淡饭,也足矣。

_字/或与非

我在冥想。
与这天地,与这雪山。
浑然天成地融为一体。

下午2点,到达这里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乌云也遮挡不住哈巴的美。

天空中飘起了小雪,
打在衣服上,帽子上,背包上,
打在马背上,马的鬃毛上。
它轻轻的落下,不打扰到这里的宁静。
落在我的手心里,融化成一丝欢愉,渗透到我的记忆里。

下马,一路小跑,然后雀跃。
好像我也如那脱缰的野马,爱这自由,爱这无边。
Helen

晶晶阿昨

幸福感满满,大概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

这张照片的故事是这样的,
一开始大奔和阿昨合照来着,我和或与非还有Helen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去抢镜。
我们三把两汉子团住了,乐开花了。
这种简单的快乐,在整个哈巴行程中,一直在上演。

队伍里年龄最大的近60,年龄最小的,应该就是我了。
当时的我们,忘记年龄,忘记了不同的社会背景,也忘记了我们原来是谁。
只记得那些纯粹的时光,带给我们的,真正的快乐。

遥望哈巴,明天就会到达大本营。

阿昨,理性和感性集一身的他
去年和初阳两人成功登顶四姑娘三峰后
一步步走得更扎实了

哈巴冲顶那天 身体不适带来的内心抗拒
坚持到最后的登顶并安全下辙
他是强大的 足够强大到战胜了自己

下午三点半,到达兰花坪。
天气转晴,月影隐约。
抬头是蓝天白云,低头是绵延山脉。

或与非和我,去年同一天同一时间在飞来寺看日照梅里十三峰.
当时并不相识,也不知道对方。
直至后来一起去广东船底顶登山时,才惊喜地发现,
原来那天我们都在飞来寺,或许她就在我身旁,笑得甜甜的。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将来会遇见谁。
也许那个你即将遇见的,早已擦肩而过无数次。

今天总共上升海拨1300米,队友们状态都还不错。
Helen和深田出现轻微高反症状,食欲不振,一直在喝着温开水。
晚上8点多的时候,天还亮着,Helen和深田吃完药也就进帐篷休息了。

驮铃声响彻一整夜,我睡得迷迷糊糊的。

Day 4 , 2015.04.28 兰花坪3900m – 黑海3400m – 哈巴大本营4100m
早上九点出发,阴天。

在保证呼吸顺畅的情况下,匀速前进着。
Helen和深田,身体也恢复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雪
白茫茫的视野里,已不见成片的郁郁葱葱,
只有枯木残枝, 还有那顽强的一株株不知名的小树,在雪中傲立。
很安静,似乎一切都还在睡梦中。

那晶莹剔透的雪,俘获了我对它最初的期待。
我好像,一直在等一场雪,似梦非梦。

然后
身心亲吻大地,一路盛开。

缈小的我们,越是走过千山万水,就越敬畏大自然。
那低头的谦卑的姿态,或许可以理解为是对大自然的一种膜拜。

队友们,又开始自嗨了。
从多个角度,欢乐着,场面略混乱。
摄影师”都在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诠释我们发自内心的喜悦,
又或者说,是童心。

雪地徒步,特别是在厚厚的雪地,耗体。
爬上一个小雪坡后,各种无厘头继续。
大奔这起舞的姿势,就像我们那天的状态一样。
心里是真的高兴,一路随拍,协作们被我们感染到了。
每个人都在找着自己的节奏,但是由于高海拨又不能太激动。

好像这寂静的雪山,也并没有那么让人畏惧。
大奔 右脚 Helen

心是简单,所理解的世界,也会是简单的。

每一步留下的脚印,是与这山之间唯一的信物。
我知道,在下一场雪到来时,它就会被覆盖。
而来时的路,早已看不到综迹。

身后就是黑海,一片黑白的世界。
或与非,右脚,Helen, 大奔。

古兮然

早上11点,到达黑海。
黑海太美,厚厚的云层笼罩在上空,
好像一颗被遗忘的黑珍珠,雪藏在荒芜人烟的高山上。
它的美源于非黑即白,孤独而又沉寂。

或与非,队里都呼她小非非,总是甜甜地笑着。
从广东船底顶后,她的体能有所增强,跑步是她一直在坚持的。
最爱看大妈跳广场舞的她,总是会被点滴幸福所感动。

你的身影,是那样的孤独,但却看到不到一丝寂寞。
我在慢慢靠近你,喜悦并憧憬着。

每次都希望是以最好的自己去迎接那些未知。
即使荆棘坎坷,也要给自己一片灿烂去相信雨后会出现的彩虹。
即使光明温暖,也要谦卑并坦然。

因为一切的幸福和痛苦,都不会太久。
久的,只是那些因为记忆而被感化的那份情愫。

此刻的黑海,雪白雪白的。
没有那些绚丽的色彩,一切都是那么纯粹。

原来黑海的水,清澈见底。
波光粼粼,是深蓝色的耀眼,倒影着雪山。

我爱这里的寂静和深沉

水波独自一人沿湖走了小半圈
然后坐在湖边,沉默着。

今天的强度不大,协作们观察着我们的体能和其他。
到这里为止,没有人出现不适症状。
后来才知道,那天的路程,只要走3个半小时,我们队走了5个半小时。
协作们对我们明天的登顶,不抱期望,估计能成功的登顶只有四五个人。

那天我们的节奏是慢了些,走走停停,各种赏景拍照来着。

我们是自由的,可以行走大地上。
有时候,我们又是孤独的,留给世界的,只能是前行的背影。
再次出发,向哈巴大本营
从黑海4100m上升到4300m再下降到哈巴大本营4100m

那天,队里第一个登顶哈巴的,是右脚。
看起瘦瘦的,实则体能和心理素质俱佳。
这也是他的第一座雪山,也是此行的一匹黑马。
更是赐于名号“妖孽”,众人所赐。
只因在回程路上,解放天性的他,令人刮目相看。

就是有一个问题至今未解,在所有人都在哈巴雪山上晒伤脸部的时候
为什么只有他是嘴唇巨肿,脸上倒是无损

蓝天也渐渐铺开来,整个世界,明朗明朗的。

今天是不回收队,他的节奏受队伍行进速度影响,
而时快时慢,时走时停。
有点乏力。

而猫妈依旧神采飞扬,五十多岁的她,是太极高手。
脚下有千斤重,腿部力量过于一般人。
是女队员里第一个登顶的。

这一段历程,给水波心灵上带来了洗礼。
他说,这是一份情怀,不能忘,也忘不了。

Helen姐,有时候像个小孩子,总是乐乐的。
有时候又是沉默的,可以一言不发久久。
她户外老驴了,不过,这中间与户外断了几年。
真正吸引H姐的,是在路上遇到的那些可爱的人。

下午三点,到达哈巴大本营。

陆陆续续有山友从哈巴上安全下辙到大本营。
队友们有些疲惫,部分人头疼着,先在临时账篷里休息了会。
每个人都很善意,承受着因高反而带来的身体不适,不怨不忧,不影响队友。
但是初阳,大奔,我和不回,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大家的身体状况。

培训完冰镐,冰爪和安全裤的使用方法后,大家就进宿舍里整理装备了。
我和Helen姐还有或与非,在厨房里,和协作们围做在火堆边上,热聊着。
协作们总结了我们队今天的情况,结论是明天的哈巴冲顶对我们队是很有难度的。

我们并没有把这些谈论的细节告诉队友们。

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信念和坚韧,才足够支撑我们这一路。
头疼得睡不着的几名队友,吃了白加黑,也依旧睡不着。
我也有轻微头疼,不过九点的时候,就沉沉睡去。
凌晨十二点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一个人爬起来,到外面晃了晃。
抬头看看漆黑夜空下的哈巴雪山,是黑白色的肃穆。
片刻后,回了宿舍,半睡不醒的过了三个小时。

Day 5 , 2015.04.29哈巴17人冲顶,17人成功登顶
这是一段很神奇的经历,因为难以置信,也因为是在情理之中。
从迈出的第一步,到最后全员安全下辙回哈巴大本营,
时间好像很慢很慢地流走在每一个厚重的脚印里。

只是,回望时,
会有瞬间的错觉,错觉我是否曾经在那里。
好像,我等的那一场雪,终于来了。
我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在哈巴雪山上。

凌晨三点起床,4点40出发。
晶晶身体不适,遗憾没能和我们一起去冲顶。
17名队员和17名协作,分成三个梯队,先后出发。
这次没有所谓的领队和收队了
每个人都按着自己的节奏去前进

每一步,都是在靠近
每一次上升,都是在敬仰
下雪了,那飘过眼前的雪白雪白,在头灯扫射过处,
如夜空里的星星般,一闪一闪的。

呼吸声,脚踩在雪里的声音,登山杖的一前一后
我们沉默着,与雪山一同沉默着。
云雾笼罩着雪山,看不见远处的山脉,看不见天际。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在身边的只有我的协作谢大哥,还有不相识的其他队的山友。

照片拍摄于06:54

我忘记是那天早上是怎么样从黑暗过渡到光明的,
忘记第一缕阳光出现时,黑夜是怎么样被吞噬的。
因为,黑暗和光明,都从未消失过,
在寂寥无边的雪山之境,黑暗和光明在内心深处共同存在,

相互依赖,也相互挣斗。

我的发丝随风飞舞,举起相机的时候,飞挡在镜头前。
呼吸匀不过来的时候,就缓缓,缓匀了,再继续向前。
那时候,没有想过峰顶还有多远,只知道,我不会放弃。

Helen姐一路都在和她的协作杨三相互吐槽,欢笑声不断。
是不是,人在欢乐之下对时间长短的感知会比痛苦时更麻木。
享受着快乐带来的身心放松,就不会对时间有快进的欲望。
走着走着,就会到达,这其中,充盈着的快乐已经覆盖了痛苦。

三个梯队,早已被打散,彼此间的距离也拉开了。

从我涉入户外到哈巴,不过半年时间。
知道哈巴,源由于第一次户外,去年10月的雨崩徒步
雨崩回程路上,在昆明遇见山友,他问我们是不是从哈巴回来的。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还没到达雪线之前,有人选择放弃,然后下辙,也有人在与自己抗争,然后继续。
结合身心的状态,理智的选择,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也是对生命的尊重,对梦想的追求。

雪水渗透到我的鞋子里,厚厚的手套保不住我手心的温度。

头巾也戴不住,一戴上就呼吸不顺畅。

早上九点,到达雪线脚下
大雪开始肆虐地横扫着,雪线脚下停留了十几分钟,换上冰爪,护好安全绳,
双手已经冻成黑色,我一直在拍打着双手,让手指活动起来。
雪花挂在长发上,变成冰晶,然后融化

雪线这段路,走得让我忘记了尽头。
走三十步,停二十秒,一直循环。
协作谢大哥,配合着我的节奏,听着我的“口令”,“走”“停”。
这是我在雪线上唯一的两句话,一直循环。
然后,从一个个山友身边走过。

风雪交加,雪打在脸上,身后的脚印很快就被抹去。
这一次,觉得脚下的雪好厚重,每一步都是我的坚韧,每一步都是我的坚持。

到达月亮湾时,协作告诉我,已经海拔5300米, 我一直以为我还在4900米
让现实超过内心期许时,那种雀跃是无法言喻的。

绝望坡,每一步都会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快到达顶峰时,天气开始放晴了。
阳光反射在雪地上,特别特别光明。
一小片的蓝天,特别特别美。

云海纯洁无比。

11点10分成功登顶。
万重山脉在云雾缭绕间,释然,悠然。

水波

或与非

POP

5396米的标志牌,当时是这样的。
现在又换了另一块,不过,这不重要的。

峰顶风很大,不宜太久停留。
休息片刻,便准备下辙了。
队友们登顶的时间不一样,安全起见,就没有在顶峰等候大家。

白茫茫的前方,能见度不高。
下辙时,遇到在冲顶路上的或与非,POP,水波,还有HELEN姐,阿昨等
和或与非相拥而泣,各中滋味,唯有经历过,才懂。


下辙到雪线脚下的时候,我身体略有不适,
第一次呕吐在雪线脚下,吐了刚刚吃的半块巧克力,对此物从此不爱了。
胃里翻江倒海,喝水也难受,继而全身开始疲软状态。
下辙速度略慢。

第二次呕吐,应该是在4600M左右的地方,当时已经吐无可吐。
一直处于耗体状态,任何补给身体都表示抗拒。

雪停了,云雾散开

下到大石板的时候, 下起了小冰雹。
我神奇般地在最后一个小时下辙时,加快了速度。
任何一座雪山都是不容忽视的,
从一早出发的协作发生的滑坠,
到后来安全下辙,
每一步都存在危险因素。

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保护好自己。

而这次的17人全部登顶成功,感慨良多。
这中间,有人出现身体不适,有人犹豫要放弃,也有人不敢想像自己能登顶。
我们队的体能总体是算不上强大,天气也算不上好。
支撑这一路的,应该是强大的意志力和坚韧,以及队友们互相的鼓励。

大奔

右脚

直到所有人都安全下辙回大本营时,大家才安下心来。
下午四点多,上马,回哈巴村。

在马背上,一步步踱回哈巴村。
颠簸着的,还有刚刚经历的七个小时。
一切即真实,又恍如梦。
感谢驴之途,感谢协作们。
感谢队友,感谢自己。

哈巴箴言,一定要做好防晒。
哈巴前后对比照如下,只是一天的时间。。
古兮然

或与非

Helen

不回

POP

大奔

初阳

右脚

猫妈

Day 6 , 2015.04.30 哈巴村 – 下虎跳峡
今天出发去下虎跳峡的中途客栈(Half way)
脸部晒伤,任何脸部肌肉运动在今天都特别地“含蓄”,一路欢乐多多。

寻一份宁静,安置那些喧嚣。
Helen姐

客栈里有一个露天阳台,“爽死你阳台”。
对面是雪山,虎跳峡就在脚下,真的很美。
昨天跟今天的心境也完全不一样,又或是有共同之处。

我在香格里拉的Half Way客栈,雪山脚下,
月朗星稀的夜晚里,在木走廊里的大树凳子上,
和队友们聊着哈巴登顶,回味无穷的历程,感恩和感动着。

Day 7, 2015.5.1 虎跳峡 - 丽江
天气甚好,面容不好。
心情极好,出发了~

有一种宁静会净化杂念,有一种宽广会深远所思
云南的蓝天和白云。

有一种舒适会简单生活,有一种安逸会留住美好。
云南的空气和温度。

虎跳峡是中国十大经典徒步路线之一,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走得怡人沁心。
那天的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微风和美景。

大奔

阿昨

Helen

右脚之妖孽成名于虎跳峡

徒步近七个小时,然后乘车回丽江。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不醉不归。
登顶的喜悦一直到今,也会在以后。

Day 8, 2015.5.2 丽江厦门/泸沽湖
昨夜惜别,娓娓道来。今日离去,缄默不语。
这份深厚已随哈巴雪山,融化成清澈雪水,流淌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
今天大部队都回厦门了,初阳,阿昨,猫,猫妈被我拉去沪沽湖神游去了。

八个小时的盘山公路,我终于来到你来过的地方,为了一个晴天你等了半个月。
我想告诉你,这里真的很美,我会把晴天带给你,从此以后。

Day 9, 2015.5.3
环湖
蓝天白云水天相接处,无限遐想。
湖面倒影水至清澈方,无尽宁静。
一叶扁舟摇曳时光后,无有寂然。

风过经幡,唱颂远方。
垂柳翩翩,思绪停泊。
一花一木,归于天地。
转身之后,灿烂依旧。

晨光映射湖面,
朝霞妩媚了树。
拥一轮明月,
枯木逢生。
影子拉长了梦,
任我沉醉再沉醉。
早安和晚安,泸沽湖。

一袭涟漪惊醒幻境,梦不再。
一抹湖光耀眼泪眸,望不尽。
一片草海苍茫无边,念不止。
转湖后,与你从容说再见。
我愿意相信,这里永远有晴天。
PS. 别问我为什么木有正面照

我的世界一直很安静,所以才能听见很多真实的声音。

Day 10-11, 2015.5.4 泸沽湖 – 丽江-沙溪古镇
世界那么大,我却无颜以对。(晒伤静养中)
越是远走,越是沉淀某些。
如历史足迹,深刻却不再上场。

Day 12, 2015.5.6 云南 – 厦门
勿以为那一时的就是永远的,也勿以为永远就只是在这一刻。
初衷虽难寻,终是深刻在心里。
踏足之处,你一定会在途中的某个时刻遇到那些警醒生命本真的人事物。

很多时候,因为岁月的淘洗,世事变幻,在我们偏离初衷的轨迹时。
或许应该暂时停下了,回望并思考,即使它会让你付出更多。
蜕变后的一切让我重审自身,
旅行的意义从来都在路上,在旅行结束后的生活里。

对我而言那是一次次肆虐的生命重组,
或许当生活把我们撕成碎片时,初衷才弥足珍贵,
因为在那些灿烂还没有到来之前
初衷是能支撑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5396m,17人冲顶,全部登顶成功。

下撤时路遇冲顶的队员相拥而泣,走过才懂个中滋味。
抬头或者回望,苍茫之下都是坚持,
或许最后你还是放弃了,心里的那一份历程最珍贵。
而登顶成功喜极而泣的我们,是被自己所感动。

只要怀有信念,并为此坚持,
你所收获的必定让你放低那些你曾经觉得巨大的苦难。
(2015年7月4日)

目的地: 丽江 厦门 香格里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