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笛依扬] 爱上高山野雪,岗什卡滑雪登山训练记

8264旅行网

给《山野》写的训练感受,配合图片发个游记

从岗什卡回来已经一个月了,就在上个月初,我们还在青海美丽的岗什卡雪峰上滑雪登山。6月2至9日,我们参加了中登协在青海岗什卡举办的第二届“2012青海岗什卡全国滑雪登山交流大会”,其实去年第一届举办的时候老宋阿尔卑斯就让我报名参加,可惜当时我还不会滑雪,甚至对滑雪还有点胆战心惊和抵触情绪。因为2010年初我曾经参加过中登协在吉林北大湖举办的“2010雷速亚洲杯滑雪登山大赛”,当时这也是首届亚洲滑雪登山培训,共有中、韩、日三国队员总共40多人,由来自世界滑雪登山联合会的两位高水平教练执教,亚洲滑雪登山联盟主席柳汉奎先生也亲自培同我们一起训练,中方教练是康华,除了我和一位韩国小男孩外其他人都已经是滑雪登山的高手了,结果我就是因为不会滑雪在一周的训练期间每天都十分悲催,甚至因为乱冲坡还留下了严重心理阴影……

但是自从在去年夏塞峰攀登时,眼看着一起同行的搭档南山滑雪的老卢和阿苏从夏塞峰东北坡一路顺滑下去,而我只能拖着沉重的背包一路跌跌撞撞在深雪里穿着踏雪板走下去,于是当时就发誓:我要学滑雪!

去年冬天我从成都去了北京并拜师老卢在南山滑雪场持续练习滑雪18天,经过师傅老卢每天的严格教学,我终于在南山毕业的时候被他认证为中级水平。今年初我又去了北大湖参加中登协的活动,其实目的就是去滑雪,虽然活动结束后只有一天半的滑雪时间没想到我居然顺利下滑了北大湖所有雪道,甚至传说中的五号索野雪道是我滑的感觉最好的;紧接着2月底我又参加了中登协在万龙举办的国际冰雪三项赛,复习当年练习的AT是一方面,更多的也是去滑雪,当时正赶上万龙下大雪,于是我跟着师兄每天一起霍霍万龙的野雪树林道,当时就听说6月要举办岗什卡滑雪登山大会,于是赶紧预定名额;可能之前在万龙滑野雪过瘾了,回到成都后我还是觉得没玩够,又去了西岭雪山滑了次野雪;而这次岗什卡,也是我第一次接触高海拔滑野雪,毕竟这和之前在雪场练习的场地差别太大,于是这次也成了我2012最期待的旅行之一。

滑雪登山,顾名思义,需要先穿着专用的滑雪板AT登坡上去,最后再滑雪下山,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技术和学问讲究。滑雪登山给人印象最深的也是穿着板子往山上走,能往上走的三样与平时滑雪不同的装备是止滑带、固定器、和适合行走的雪靴。在攀登和行走时雪板要贴上止滑带,止滑带一面用胶贴在雪板底下,另一面感觉和天鹅绒一样,只有一个方向有摩擦。穿上贴了止滑带的雪板,面朝山上往下踩时雪板不打滑,往上提却不费力,这样走在雪上就十分轻松,人在攀登和走路时脚后跟会自然抬起,为此人们发明了特别的登山滑雪固定器来连接雪靴和雪板,使人迈出每一步时靴前和板通过一个转轴相连,把板带动向前,而靴子后部却可以抬起。下滑时只要摘掉止滑带并卡紧雪靴后跟到固定器上,并把雪靴后跟上的模式也调整回下滑状态就可以滑雪了。这次我们在岗什卡培训除了个别同学有自己专用的滑雪登山器材外,更多的人都是使用中登协提供的器材,而我也是第三次借用这些器材了。

这次岗什卡训练我被分到了亚洲滑雪登山联盟主席柳汉奎先生的小队伍,所以每天在山上就是爬坡、下滑,而柳主席每天也只有与一句“follow me”,其他时间就是不停的往上走和各自按照他指定的区域下滑,虽然很累,但是回忆起来仍然很过瘾。在滑雪场,雪道是压好的,缆车也是舒舒服服的,可是在高山上,想要滑下来只能靠你自己先努着劲登着板子爬坡上去,而且各种全新的地形以及烂雪会让你突然忘记你曾经在雪场的所有技术。即便如此,我们每天还是会乐此不彼背着沉重的板子和雪靴先爬上一段碎石坡到达雪线处后,便急不可耐的换好器材AT登坡上去找寻滑野雪的酣畅。

因为这次岗什卡训练主要是中登协普及在中国的滑雪登山,所以并不允许登顶,而我们跟的柳主席队伍也只在第三天训练到达了海拔4850米左侧卫峰脚下,之后沿着山脊一路下滑回4300米起点,从最上面一直到4700米的山脊路线左边是冰裂缝、右边是悬崖,有一段雪下面还有冰,反正当时吓得我乱叫,但是柳主席还是先滑下去一段并肯定的对我们说“follow me”,加上他的鼓励我也跟着小回转下去了,从刚开始的全身紧张到最后的游刃有余,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哇哈哈,你真棒!

这就是我们在岗什卡的滑雪场,这片区域主要是第一天训练的地方。在岗什卡滑雪训练其实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虽然期间每天天气都不好,山上的能见度也是时好时坏,但好在每天都在下大雪,对于滑雪来讲这就是福利啊。

这就是第二天训练时的雪况了,经过同学们第一天的使劲霍霍,再加上晚上的大风和降雪,于是各种天然蘑菇出现了。

再来个第三天训练时滑雪的区域和雪况,这段是我们一直攀登到最左侧4850米处,山脊左边是冰裂缝、右边是悬崖,右侧是山脊末端4700米处有一段还有冰。其实从上面4700米到4500米那段因为滑的人少又有新降雪,滑行起来真的是滑粉雪,各种酣畅淋漓感觉最棒。

第一天的训练天气能见度不好,我们跟着柳主席沿着岗什卡第一个雪坡爬上到接近4600米的位置并下滑,会用了AT滑雪板往上之字登坡后感觉很轻松,但是下滑起来就找不到感觉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背大包滑野雪,刚开始总感觉是各种拧巴,回转滑了一小段就赶紧大口喘气,好在没摔跤滑下来了。后来柳主席又带我们练习了一次,第二次稍微找到点感觉,但是因为要回去的关门时间到了,大家只能不舍。

这是第三天的下滑,这里海拔4500米左右,还是在第一个大雪坡。在我们训练期间,还是最喜欢4700米到4500多米那段的粉雪,可惜每天也就爬上去滑下来一趟。在上面没有自己的滑雪照,仅有的几张都是媒体记者大鹏和于峰在下面雪坡给我抓拍到的,再次感谢。

三天训练中我一直紧跟在柳主席身后,心想这次培训可不能再像第一次那样跟都跟不上,柳主席如今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但是他的体能绝对比我们这些小年轻不差,甚至在下滑中能甩出去我们好长一段并一路连续漂亮的回转下去。这是我和柳主席在第三天训练中攀登至4850米处下滑前的合影。

接下来按照时间顺序发图。

6月3日,全体队员加工作组人总共80人从西宁出发坐车到达岗什卡雪峰脚下的3700米的七彩瀑布过渡营地,天气不好一直下雨。

训练期间的后勤伙食都是由青登协负责的,大家在山上的感受就是每天吃的真好,各种鸡腿红烧肉。这张是在3700米过渡营地,各种欢乐的队友们。

6月4日,上午在七彩瀑布的出发仪式。这次队员总共有40多人,大部分还是来自北京和东北,也是以滑雪人群为主。

准备出发前,拍照留影。

包里只装了睡袋和个人物品,两侧背板总是晃悠,于是我把板子固定成蝴蝶流星式了,哈哈。

这次8264大鹏作为唯一网媒特派记者全程直播报道也跟我们一起上山啦,左边是我的搭档小龙,中间是深圳登协秘书长曹俊。

大鹏最喜欢天天拿着他的8264小驴逗姑娘们,这不,连曹老大也被他挑逗了。

北京eric带来的双板式单板,往上AT登坡时是双板,下滑时就拼接成单板了,雪靴也是用的双板的,固定器是类似双板的,这个霸气。

先插播一张他在山上滑雪的照片,就是用的这块板子,好酷。

队伍浩浩荡荡从岗什卡七彩瀑布出发向大本营前进啦

在高山上小龙就是个牦牛,他一出发就远远走到了最前面,还使劲催我走快点。

上山途中

插上小翅膀,开心的小蝴蝶飞到高山去。

韩国队的柳主席也追上来了,他2000年就曾登顶过K2,在亚洲来讲滑雪登山也是第一人,很值得尊敬的一个人,滑雪超棒!

韩国队的另一位大叔,韩国这次来了6个人,只有他俩滑雪最好,体能也最棒,训练中基本都是我们在一起。

这位大叔在岗什卡雪山上的照片,很像天线宝宝, 对了,他还会滑telemark而且滑的很好。

在岗什卡滑雪训练期间,基本上是我们四人一组,柳主席,韩国大叔,以及苏菲和我。

上山途中,前面的小龙背着板子走的很快。在训练期间,我们每天也都要背着板子走过很长一段碎石坡才能到达雪线处。

后面陆陆续续上山的队友们

翻上山梁,终于看见远处的岗什卡了,岗什卡雪山(又称冷龙岭)是青海境内横卧在祁连山体上的一条银色的雪龙,其主峰海拔5254.5米。

岗什卡右侧的雪山,我们每天在大本营看着很有滑下来的冲动。

跑在前面的小龙,他速度实在太快了,不到一小时就从七彩瀑布上到了4200多米大本营。

后面的队员们也陆陆续续跟上来了,最远处就是我们刚刚翻上的碎石坡山梁。

中间最高的就是岗什卡主峰,山梁远处的小人影就是小龙同学。

这是北京来的一位雪友,他体能很好,后来我们一起搭伴走。

我们离岗什卡越来越近了,远处最右侧的就是美丽的岗什卡主峰。

听说大本营地就在前方,我和队友们都加快了脚步。

远处的柳主席一个人健步如飞,他的体能真是好啊。

到达营地之前,有一小块雪原,还是远处的柳主席在健步如飞。

我们的大本营就快到了,给队友拍的照片,背着滑雪板登山拍照就是帅气。

从七彩瀑布到大本营,我的小蝴蝶一路飞舞。

这就是我们在岗什卡的大本营,营地已经提前建好了。

中登协国家登山队的王队长和对外交流部的茂茂部长也上来了,他们也是滑雪登山的高手。

队友们陆陆续续都到了,下午又开始变天了。

岗什卡大本营往上走50米就有信号了,营地还有发电机,所以每天晚上大家都跑上来发微博。

下午集体发滑雪靴,这也是配合滑雪登山板专用的靴子。

队员总共分成三个组,下午每组先进行雪崩搜救练习,这是沐雨带的二组在学习雪崩搜救仪使用。

下午雪越下越大,这是三组的队员正在练习雪崩搜救。

6月5日上午九点,我跟的韩国柳主席队伍先出发了。

从大本营出发需要先翻上一段碎石坡,然后继续在碎石坡里上下起伏的走,走的快的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到达岗什卡雪线下。

站在碎石坡上回望我们营地,好壮观。

这次来了九个单板高手,这是滑单板的美女彤彤,年初我们在北大湖吊箱里偶遇,这次又见到了。

柳主席带着我们在碎石坡处往上走,这段碎石坡上下起伏走起来很痛苦,尤其是还下着雪石头上很容易打滑。

柳主席一直走在前面开路,我紧跟着他往前走。

终于到达了雪线换装备处,开始休息下。

柳主席开始换雪板的止滑带了,他的雪板很专业。

我们队的队友也都到了,大家都开始给雪板粘上止滑带准备待会开始训练。

天气很差,能见度非常不好,后面等我们下滑训练的时候变得更糟糕了,最差的时候三米外都看不到。

后面的大部队比我们晚出发半小时,大伙也都陆续到了换装备处。

王队长也上来了,在我们这次训练期间队长也特别勤奋,每天上下好几趟,体能真是好,当然滑的也漂亮。

茂茂部长,身姿矫健。

曹老大刚置办了一套滑雪登山的装备,中毒很深啦。

滑单板的小强,这身配色在雪山上十足拉风,山上期间小强还给我们现磨现煮摩卡,还带奶泡的。

第一天训练只滑了两趟,不过高海拔滑雪真是累人,基本上滑行一小段后就需要休息下,滑到底已经很累了。

一夜大雪,第二天大早钻出帐篷就看到了穿着短裤的柳主席在看风景。

帐外远处美丽而醉人的风景

在大本营看对面的山,每天都望着如此美景,心里想着要是能滑下来该有多好啊。

眺望营地对面远处的岗什卡,最左边就是我们第二和第三天攀登和下滑的目标。

一夜大雪后再看我们的大本营,一片银装素裹。

地上的脚印,看来是附近的邻居曾到访过。

因为第二天训练没怎么拍照,直接上第三天的,从本营出发上山。

可爱的韩国大叔,三天训练中都一路跟着我后面总用中文对我说“加油”。

之前第二天训练中我们只攀登到图中山脊4700多米就变天下撤,第三天训练终于到达最左侧4850米位置。

当我们到达攀登目标4850后回望山下,左侧这段有很多冰裂缝,下面的小黑点就是后面的队员们。

一直带领我们向上攀登的柳主席,他在前方为我们开路。

准备下滑前拍照留影

旁边的岗什卡卫峰近在眼前

下滑的线路是沿着山脊,往上攀登的时候一直大雾看不清,准备下滑一看左边就是冰裂缝。

山脊右边也是看不见底的悬崖

在柳主席的带领下,这段山脊路线我们跟着顺利滑下去了。在山脊末端碰到了其他组的队员,后来王队长又带了五个人继续往上攀登也到了我们之前的位置。

接下来后面的地形都是之前两天训练滑过的,相对轻松很多所以滑的也很痛快。

往上的攀登用时两个小时,结果不到半小时我们就纷纷都滑回起点了。

然后就是各种合影了,我们跟的柳主席的韩国队,姑娘们都是中国人哈。

因为小龙在二组,这是二组的大合影。

单板高手老宋阿尔卑斯

敬业的大鹏也把他的第一次滑雪献给了岗什卡,结果是跌跌撞撞各种摔下山。

大鹏的岗什卡天然雪场留影

滑雪登山训练结束,我们告别美丽的岗什卡雪山,因为期间我拍照很少,所以很多美好的回忆并不能一一记录下来。

目的地: 首尔 北京 深圳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