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阳光——父女俩的雀儿山

8264旅行网

9月21日从雀儿山下来,直接奔往成都,现在已回到家里。准确地说,还在轻微醉氧中,我知道,这是从雪山上下来的通病,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状态是怎样,但每次我都是这样,有大约十天时间的醉氧状态,总是有想睡觉的症状。

这次雀儿山的攀登,我对自己倒没多大感受,最让我吃惊和感动的是我女儿——梅里。说实在的,这次决定让她跟我一起去高海拔攀登是有些冒险的决定,毕竟她从来没有任何户外经验,也没有高原经验,更何况最近两年她几乎没有进行过体育锻炼,只是临时决定要进行雀儿山攀登时,更进行了两周紧急训练。不知为什么,仅仅是一种直觉她的高原反应不严重,我担心的是她的体能。原来仅仅是想让她到C1,体验一下冰雪就行,根本没想到她能与我一起登顶。

而结果却让所有的人震惊了,整个过程也验证了我的直觉与担忧。

梅里直到8月底才决定跟我一起去攀登。而攀登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开她心中的一个结,她也知道,要完成她的梦想,必须越过心理这个障碍。她在努力寻找不同的路去克服。而作为父亲,我要做的,就是给予她足够的支持与鼓励,想让她明白,无论结果如何,家--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而这时,离攀登时间只有两周的时间,我只能带她进行一些有限的训练,如负重走楼梯及攀岩,实际上只是让她提前适应一下即将面临的困难。

这次到甘孜适应及整个的攀登过程,实际上天气都不好。九月份,应该是四川雨季即将结束的时间。雀儿山C1以下是下雨,C1以上则是风雪交加,登顶的那天更是大雾弥漫风雪肆虐。

我们一到成都,当晚就奔向甘孜,为了早些到高原适应,毕竟梅里是第一次上高原,我还是特别注意她对高原的反应。可是在甘孜当晚我开始头疼的时候,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让我有些羡慕妒嫉恨。终于有个下午天放晴,白塔寺逛逛,让身心先放松下。

这次我依旧选择了玉珠峰时攀登的高山公司——艾尚峰。我知道,这个公司对雀儿山的商业攀登不是很多,但基于对队长默竽的信任,以及我本身不是太喜欢过大的攀登队伍。

这次总共有5个队员及4个向导,符合我心中的选择。默竽到达的第一天,照旧是检查每个人的装备情况,因为个人装备关系到攀登时的安危,马虎不得。

9月21日,我们按计划从甘孜到玉龙拉措(新路海),去雀儿山大本营。

玉龙拉措的景色特别漂亮,去甘孜的人不能错过。

从景区门口到大本营步行约两小时,一路美景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度过。

路边的小景也让人感到别致。

大本营到了。

这个是徐老幺建立的大本营,我们只是借用一下。这次我们可以说是阿尔卑斯式攀登,即事先不设立各个营地,到达地方再设立,所有吃穿住行全部随身携带,与传统意义的商业登山还是有些区别。目前的商业登山大多是喜玛拉雅式攀登,即由向导和协作事先设置好各级营地,并把物资在营地里备好,队员到达营地只需吃饭休息便可,这种喜玛拉雅式攀登比较安全,圆了很多登山爱好者的登山梦。我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大本营附近的灌木中生长的野生沙棘果,内含丰富的维生素C,号称“维C之王”,那个酸爽劲,至今还回味。(梅里拍摄)

我们到达大本营不久,雀儿山冰川守护神——赤脚大仙多加喇嘛来访。
多加喇嘛已在于独自修行37年,一年四季赤脚修,倡导人们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热爱家人。

大本营海拔4050米,在这适应一晚,对大家都有好处。

队员小椿拿着一块青海手抓羊肉,犹豫着是否吃下去,毕竟高反来临,胃口会差很多。队长默竽虎视眈眈:你要不吃,我都包圆了。打电话的队员是开心,从大本营开始就没什么胃口吃东西。(梅里拍摄

梅里胃口出奇的好,吃肉、吃方便面、喝酸奶,能往肚里塞的都吃下去了。而在家里,我总是为她的饭量小而发愁,难道这也是一种高反症状?如果是的话,我估计所有的高海拔攀登者都希望自己能有这种反应。

晚上八点左右,我们摸黑去了多加喇嘛在大本营附近半山腰的修行处。

据说他修行的这个小木屋有两百年的历史,墙上已经快褪色的壁画也在证实着它的年龄。那天晚上多加喇嘛为我们颂经祈福,让我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有种力量在我的胸腹之间升起,应该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祈福的力量,真的很神奇!(梅里拍摄)

晚上,大本营下了一整夜的雨,由于大帐漏水,大家折腾了半夜,我的睡眠也不太好。
清晨,太阳露出了一丝笑脸。

新路海景区的景色也很迷人。

吃过早饭,我们向C1出发,即要到达这个山顶的雪线处,从大本营到C1,垂直上升高度大约为750米左右。

天气并不好,一直想要下雨的样子。刚开始,梅里还能跟上我们的步伐。

默竽为了我们能保持良好的体能登顶,从大本营到C1,专门请了当地藏民当背夫,负责我们的背包。当然,4位向导的背包就只能自己背了。
所以我们这次只能算是阿式攀登体验。

逐渐队伍被拉开了,这时我已经看不到梅里落后到哪里了。

出发时,默竽专门叮嘱我们父女俩,我们不能走在一起,会相互影响。他让我按自己节奏走,专门让向导二北陪着梅里走。

有些地段我们空手走起来都比较费劲,而对于当地藏民则是哼着歌儿轻松走过。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比较危险的路段都设置了跳绳,但我个人还是觉得扒着岩石上更让人心安。

用时三个半小时,我们到达了C1营地。这时,天已经开始下雨了。

当我还在为女儿担忧,她何时能到达C1的时候?一件熟悉的黄色的冲锋衣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几乎不能相信。

这是梅里在雀儿山给的我第一个震惊,因以我对她体能的估计,她至少应该在晚我们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到达C1,实际上,她仅仅只比我们晚了22分钟。而我们另一个登项过新疆慕士塔格的队员小椿还没到C1.
太不可思议了。

梅里到达后,并没有第一次见到冰川的狂喜,而是淡定地在营地周围散步着。
这里适应海拔的一种方式。

5个队员里,梅里和开心都没有冰雪行走的经验,当然要被重点照顾下。
毕竟穿着厚重的高山靴再加上一副冰爪,走起来不是想像的那么容易。

C1的第一晚,外面飘了整夜的雪。我的睡眠还算可以,没有象原来高海拔攀登时,整晚头疼或乱梦的现象,梅里则睡得不愿意起来。

队友开心跟我和梅里在一个帐篷,因为梅里和默竽都特别推崇山之厨的肉沫茄子饭(一种方便米饭),在头天吃晚饭的时候,他很豪迈地说,我要吃一包肉沫茄子饭再加一包酸辣米粉。我笑着说,等你吃完肉沫茄子饭再说。

结果他吃了几口肉沫茄子饭后,就不吃了,而后跑出帐篷去吐了。而且我发现自己的乌鸦嘴特别厉害,从那时起,开心再也吃不下东西了,只是在早晨喝些少量的麦片粥。

梅里好不容易被从帐篷里揪了出来。

从一到甘孜开始,我就特别关注梅里是否出现高反症状,一般高反症状包括:头疼、恶心、呕吐、吃不下东西、睡不好等。结果她一如既往地能睡,而且比在家更能吃东西。
在高海拔,能吃能睡,说明高原适应性特别好。

趁着天晴,大家来一张合影。从左到右分别为:二北(协作)、小椿(队员)、金属(协作)、开心(队员)、8848(队员)、梅里、我、默竽。
拍照的是向导老邓,从徐老幺队伍借来的,后续会介绍。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进行冰雪实地训练,包括冰上行走、上坡、下坡、跨越冰裂缝(冰河)、攀冰等。
默竽讲解很详细,队员们也听得认真。(嘘,我偷偷在拍照)

这是向导和协作们在探查冰裂缝,大家都不愿看到在训练的时候,突然一个队员不见了。

所有训练项目最难的还是攀冰训练,但这又是必须掌握的一项技巧,因为雀儿山最后冲顶有个60-70米的冰壁,必须用到踢冰技术,没掌握这项技术,想登顶会非常困难。

而梅里恰恰很怕踢冰,虽然她的踢冰技术没问题,但脚上没劲,用她的话说,5、6米的冰壁爬起来都这么困难,那要冲顶怎么办?

完成训练后,梅里已经精疲力竭,走路都是用挪着脚步。

她的这种状态恰好是我最为担心的,体能不足。
是不是到C1就差不多了,这也是我在出发前为她所设定的目标。

可是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梅里就一直嚷嚷:饿啊,饿啊!跟三天没吃饭差不多。
哦,想吃东西,那就有门。就怕累了又不想吃,那后面的行程就堪忧了。
就像这第二天清晨的阳光,让人又充满了希望。

清晨的云雾瞬息变化,可以好好欣赏不同时机的C1美景。

今天的目的地是C2,梅里的脚步很坚定,一反头一天训练后萎靡模样。

跨越第一个冰河,尽管在保护下进行,动作还是蛮标准的。

简单的路餐之后,我们继续向前走。因为这几天山上一直下雪,雪比较深,走起来比较费劲,逐渐地队伍慢慢被拉开了。

而队员开心由于吃不下东西,体能得不保障,只能在最后跟着,协作金属跟他在一起。

前面是冰裂缝区,要开始结组了。梅里的状态很好。

向导老邓在前面探路和踩雪。这项工作不仅耗费体能,同样也耗费精力。

因为是在冰裂缝区,每走一步,都要用手杖在前面探一下,避免踏入裂缝,再加上雪厚,第一个踏雪的人体能耗费非常大。后面所有的人都必须严格按他的脚印走,否则,很可能踏入冰裂缝。

大家这时候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这是由于冰川剧烈运动而形成的冰墙,从冰墙里隐约透出的蓝色表明了它久远的年代。
梅里行进得依然稳定而有节奏。(第4个)

我们在冰裂缝区不断穿行着,幸亏有老邓这个优秀的向导,老马识途啊!
天,越来越阴沉。

渐渐地,刮起了大风,雪也迎面扑来,能见度越来越差,老邓在前面探路也越发谨慎。

终于走出了裂缝区,天,也逐渐在打开。山体已经能看见了。

美丽的雀儿山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容,C2营地快到了,大家都感觉轻松好多。

这时候,有心情给自己的影子拍个照。

逆着光也来一张。

终于到了C2营地,大家都有些累了。
徐老幺留在C2的帐篷已经快被雪覆盖了,仅能见到一个帐篷顶。可见这几天雪有多大。

向导和协作们忙着把雪踏平搭帐篷。我试着去帮忙踩了一下,结果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在高海拔,任何一项跟体力有关的活都不可小觑。C2营地的海拔约为5250米.

在搭帐篷的时候,天又迅速阴暗下来,风也刮了起来。一搭完,大家赶紧往帐篷里钻,外面那个冷啊!

一会,帐外就白茫茫一片。

在这种温度,这种海拔,又是大风的情况下,到帐篷外上个大号可要了老命。最好的办法是迅速解决战斗,要不然,真成冰棍了。

帐篷里有吃有喝,温暖呀!
看梅里对着食物笑嘻嘻的表情,就知道她状态不错。

“别给我提吃,一说吃我就想吐。”这是队友开心到达C2营地后的状态。
中间满面笑容的是向导老邓,左边是协作金属,他们的状态跟平时没什么区别,能吃、能喝、能睡。
职业与爱好就是不一样啊!

一晚上听到帐篷外都是风声不断,包括雪粒打在帐篷上的声音,中间醒过两次,又迷迷糊糊睡去,早上走出帐篷,景色还是不错的。(昨晚高ISO没调过来,照片太亮了)

日出的方向光芒万丈,予视着今天是个好天气。我有些激动呀:自从进入四川来,第一天遇到上午出太阳的。

大家陆续起床,趁好天气早点出发吧。

队员8848帮我拍的一张,很喜欢!

在高海拔,早餐最好是碳水化合物,易消化、易吸收。看队员开心(右)的状态还是不好。

吃完饭,大家穿戴好技术装备,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

穿好高山靴、技术装备、冰爪,就这几样简单的东西,在高海拔,没有10-15分钟根本无法完成。往往一个动作要喘好几口气才能完成,尤其是上冰爪。
好几次我都想梅里去系好冰爪带,但她每次都拒绝我,她说自己能行。真的令我很欣慰。

孩子能照顾自己,不就是我们当父母最大的心愿吗?!

“你的冰爪怎么扣的,难道每次都要我检查吗?”。默竽很严肃地对着我说。
我低头一检查,真的没扣好。在登山时,冰爪脱落是很严重的事,尤其是在攀冰的时候,那是要命的。

今天的目的地是C3,而要达到C3,我们必须翻过眼前的大雪坡,尤其是左边那个高达百米的几乎垂直的大坡。
路途艰难呀!

这是徐老幺设在高C2营地的帐篷,前两天还在人在这住,现在基本上快被雪埋了。向导老邓从里面抢救出一个睡垫,正好他忘带了。
如果体能好,可以从C1出发,直接设置高C2,然后冲顶,可以节省一天攀登时间。

开始爬坡。前两天天气差的时候,还不觉得路有多长,只管低头闷走。现在看着路了,总觉得走不完,有望山跑死马的感觉。

前面就是大冰坡了,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梅里已经越来越能掌握行进中的节奏了。头两天,每次休息都要人提醒她吃东西喝水,现在只要一停下来,就开始主动补充,这是登山者必须掌握的。

顺便拍拍景色。
左边是雀儿山二峰,这几年,有一些自主登山者开始攀登二峰,应该有不少人登过吧。

路边,有些冰裂缝张着巨大的口子,看着也怪吓的

但最应该小心的是路上随时可能出现的裂缝。一旦陷进去,救援起来是非常麻烦的

每一步都是将近齐膝深的雪,走起来挺费力。

来一张侧面的,大概能知道坡度有多大。

原本一直跟开心在一起的协作金属,到前面开路去了。开心一个人在后面艰难地攀登着。
真是佩服他的毅力,两天没吃东西,还能熬得住。

终于到了坡顶。
最右边那个山壁就是雀儿山的顶峰。

C3营地终于到了,身后是连绵群山。
这次没带手表,估计从C2到C3我们用了6个小时左右,海拔从5200米上升到5800米。

整个雀儿山在阳光下尽情展示她的美丽。(左二山峰是顶峰)

单反镜头上全是雪粒化成的水珠,恼火呀!
这次背着单反和包,整个过程没有觉得特别沉重,给我以后背单反上雪山增加了一些信心。

在C1队长默竽跟我说过:老毛,别看你有登山经验,但到C2、C3你不一定比梅里强。
在帐篷里,梅里状态明显比我好。她搂着我说:毛哥,让我给你些力量吧。
得,登一次山,少了一女儿,多了一兄弟。我怎么觉得自己特别亏。

要冲顶了,大家半夜1点起床,吃完东西,穿戴整齐大约3点。因为半夜天冷,大家几乎把最厚的衣裤全部穿了起来。

大家冒着风雪出发。

但梅里由于太兴奋没睡好,起床胃口就不好,但我一直劝说要冲顶需要能量必须多吃,硬塞了不少食物。出发后,就一直想吐。

风雪一直肆虐着,而梅里的状态也越来越差。

我很担心会出现其它状况,对她说:女儿,下撤吧,你能走到这已经成功了,我为你感到骄傲!她趴在雪地里,吐了几口,抬起头来对我说:爸,没事的,我能行。
语气里充满了坚定。刹那间,我被女儿的顽强感动了。

默竽也很关心梅里的状况,再三确认后,决定让梅里跟着队伍继续前进。

天亮了,但大雾弥漫,能见度不到20米,我真不知道老邓和默竽是怎么在黑夜及大雾中辨别方向的。

正当我还在疑惑什么时候能到冰壁下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雀儿山顶倏然在眼前一闪而现,原来我们已经来到冰壁下。

这时候,队长默竽带着路绳到冰壁上修路,大家在下面等候。

我给梅里拍了一张照片,她露在外面头发上结满了冰霜,嘴唇和鼻子也都被晒伤了,但她的微笑透出一种坚强和淡定。
我觉得女儿好美!

我觉得梅里不可能爬上冰壁,因此在冰壁下先合影一张当作登顶纪念。
而这时,梅里的想法是:到了这里,我是不可能放弃的。(队友小椿拍摄)

我率先跟着协作二北往冰壁上攀登,上面的队长默竽只能隐约看到一点点身影。

爬这种冰壁让我感觉很刺激,很兴奋。很快我就到了冰壁顶端山脊处。这个地方离山顶还有十几米的距离,默竽说不要再冒险往前爬了,因为到这里已经算是登顶了。
关键是这个时候风大、雾大,而且山脊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冰雪,两边全是悬崖,再冒险往前确实不明智。

因为山脊太窄,无处站立,我整个人只能骑在山脊上。因为要等大家一起上面拍登顶照。
幸亏雾大,看不见悬崖下的情景,心里头安定一些。(视频截图)

第二个上来的是队友8848。
8848原来登过玉珠峰,体能强悍,看他一路行进似乎都很轻松。看他的网名就知道有雄心壮志。

在我将镜头对准队友小椿的时候,突然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黄色身影。

梅里竟然爬上来了。
刹那间,我感动了,为梅里的坚持和顽强而感动,为她能够登顶而自豪。那时候,我真想拥抱她。

由于我是骑跨在山脊上,登顶照只在队长默竽的相机里,现在还没拿到。

我第一个上山脊,最后一个下山脊,默竽告诉我在山脊上呆十分钟照个相就行,结果等所有队员上来再下去,我在山脊上呆了将近40分钟。如果在山脊上再多呆十分钟,我估计自己就成一座冰雕了。

队员开心只到冰壁下,因为体能问题没有上去,按目前登协的新规定,到冰壁下也视为登顶,那么实际上,这次艾尚峰5名队员全部登顶雀儿山。

稍事休息后,我们开始往C3营地下撤。
这时候,梅里体能不足的问题彻底暴露出来了。她和开心远远落在后面,而且走几步就要坐下歇一会。

到最后根本无法走动。
队长默竽、协作二北和金属用睡垫将梅里包裹,然后在雪地里拖曳下山,类似雪橇。

幸亏这时离C3已经不远了。

高海拔登山身体不适的几大杀手:脑水肿、肺水肿、失温。
在默竽和二北拖了十几分钟后,梅里开始失温。最后只能由协作金属将梅里背着到C3.
在此,特别感谢艾尚峰这个强大的团队,感谢默竽、二北和金属的付出。

梅里进帐篷后,用两个睡袋包裹,然后不停喝热水,一个小时后,身体才逐渐缓过来,幸亏只是轻微失温。

这天晚上,大家睡得比较早,但我们遇到了上山以来最大的风,帐篷外狂风呼号,几乎没有停止过。本来计划第二天上午9点拔营,但到了快十点,风一该也没停,而且能见度很低。默竽决定还是下山。
这是我们开始出发前的情景,画面中都可以看见风有多大。

幸亏在我们下大冰坡前,雾开始消散。

我和协作金属。
可以看到金属背包上挂着一个垃圾袋,里面装的是我们在山上无法处理的塑料袋之类的垃圾。
大力提倡“环保户外”。

要下大冰坡了,金属开始做上方保护。

在高海拔,上山不容易,下山更难。
因为坡度比较陡,大家基本上都采用倒攀的方式下山。

因为坡度太长,绳子不够,默竽在中间打了一个冰椎,设置保护点,大家都在保护点集合后,再把绳子往下放。

我和队友小椿。在2013年我和小椿一起爬过玉珠峰,14年他又登顶过慕士塔格(7546米)。这次他全程体能分配特别好,到后面是越来越轻松。

雀儿山在阳光下显得特别妩媚。其实这时风还是很大。

大家在保护点依次下山。

最后一个下山的是协作金属,因为他要收绳,所以是无保护下山,大家都很担忧地看着他。
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金属作为资深协作,这对他来说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大风不时地刮过,这也给我们下山带来一定难度,大家耗费的体能比较大。

过了C2之后,梅里和开心都显得比较疲惫,实际上我也感到累了。

裂缝区走起来还得小心翼翼。心里头不断暗示自己:快到了,快到了。

已经能看到C1营地了,虽然还很远,但心里轻松了好多。

所有人全体下撤到新路海景区门口已经是晚上9点,我们是上午约10点出发,整整用了11个小时下山,真是累坏了,不过,所有人都挺过来了。
本帖结束,在这样一个集体里,从每个人身上都学到了很多,感谢有你们一起登山。

特别感谢我女儿梅里,让我看到了你的顽强、坚持和独立,我为你自豪!加油! 再攀高峰,无论是哪一方面,你一定能行!!!

目的地: 青海 格尔木 甘孜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