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十二日——林芝徒步骑行蜜月之旅

8264旅行网

上午,收到她发给我的消息:

http://news.qq.com/a/20131031/007437.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从今天开始,墨脱将正式“摘帽”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县的历史,今天中午11点,墨脱公路通车典礼即将举行。
30天前的一幕幕又挤进回忆的厅堂,挥之不去。
这是我第三次进藏,计12天。

12天,她和我,走过墨脱,穿行岗云杉林,骑行喇嘛岭寺,游走措木及日。
这是她第一次户外,也是我第一次放弃独行。
“我想去原始森林徒步。”她如是说。
“我想走完6年前的梦。”我如是接,

“我带你进墨脱。”
结婚那年,还在上学,没有蜜月,走过四年。
“这一次,是蜜月之行。”我和朋友们开玩笑。
他们信了。
目 录
墨脱篇 第一日至

第五日
岗乡篇 第六日 至
第七日
转山篇 第八日
骑行篇 第九日
游湖篇 第十日
八一篇 十一日 至
十二日
墨脱篇
三藏第一日 南迦巴瓦

林芝的米林机场,海拔较低(2900),植被覆盖率高,靠近墨脱的入口派镇。
飞行路线定由成都到林芝。
午夜抵成都,2小时后办理转机登机牌。

机场的椅凳上横满过夜的旅客,我们的标间在背包里。铺开床位,钻进睡袋,洗脚盆和羽绒服做枕头。机场很安静,睡的很安稳。

除去随身行李,托运的主背包显示19.2kg。
“要不要雇背夫。”她问了我最后一遍。
“不要。自己的路靠自己走。”
清晨的阳光在飞机的渐升中露出,机舱外,万里晴空,直达天际。墨青群山无一丝遮掩,花瓣般绽放。

“难怪墨脱是隐秘莲花。”她感慨。
在机场外的公路上搭上一辆前往派镇的巴士, 40一人。

地图上,米林机场离派镇很近,却走了很久。雅鲁藏布,河谷十八拐,中途搭车的我们坐在发动机盖上,无处搭手,晕晕沉沉的看着窗外。
河谷的景色让人渐渐打不起精神,车却突然停了。司机挥一挥手说,“南迦巴瓦出现了。”

虽然两入西藏,三次擦肩,我却是头一回看到南迦巴瓦的真身,如此清晰,如此彻底。

进派乡,客栈外,加拉白垒安静的匐在一侧,我看到她在格桑花丛中微笑,无比幸福。

三藏第二日 多雄拉
货车撞撞跌跌到了起点松林口。今天出发的,约20人,五队,背夫四人。
松林口阴天,多雄拉山口不出所料的风雪天,雾气在翻越垭口的预订时间之前升起。

比起这些,她的脚踝更让人担心。
骨裂刚满120天,第100天才开始能在跑步机上做康复训练。
“在户外,谁身上没点问题?”

第一次户外的第一天,有很多事需要她去适应,我们最后出发,她放慢脚步,去习惯负重,去体会登山杖的用法,去控制高海拔的节奏,去熟悉脚踝的不适,去品味起点的壮美。

我等在后面拍照,为了增添一点乐趣,面对之字形的山路,选一条捷径,直线切到她面前,神气的像孩子一样,她看着我笑,那我喜欢的奖励。

那一天我们结识了王老师,遇到了谢老师,劫持了他们队的伟铭。共同的川藏线骑行经历让我和伟铭一见如故,自此,我们一路同行。
三藏第三日 大岩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多了铺床这一步,每天都是最后出发,比大部队晚一个多小时。

“今天要走过原始森林,”我做一个简要预告,“不过要走的远一些。”

前往汗密的路上,古树妖娆,十分有妖气。海拔渐低,植被也由针叶林向阔叶林转变,不变的,是粗壮和茂密。

也许有的人天生适合户外,只一天,她已褪去新驴的外衣,丛林间疾行,俨然汉子。走走停停间,在大岩洞遇到两队人。这让我很乐观:

“路上一定还能遇上其他队伍。”

晚上,随谢老师住进村头一家门巴客栈,大家都在紧张明天的蚂蝗,老板娘道出了秘方:
花露水。
三藏第四日(1) 老虎嘴
在梦里和蚂蝗们缠斗了一夜,早上发现,她也一样。

“蚂蝗才是这里的主人。”她坦然。
是我们闯入了主人家,不敢怠慢,套上绑腿和厚袜子,在外面再加一双及膝的足球袜裹住速干裤。
为了验证哪样喷剂管用,我们背了一路的84消毒液、浓盐水和花露水进来。

最终,我们是今天唯一没有被咬的一队,总结经验如下:

1、花露水喷雾,击落上身的蚂蝗最有效。
谢老师以身试法,防蚂蝗套装无用,她尝过防蚂蝗喷雾,说是盐水,效果远不及花露水。
2、旱蚂蝗能咬透一层衣物,包括厚袜子。
3、及膝长袜裹住裤脚可延长蚂蝗上身时间。

4、行走要快,同时每10分钟检查长袜、鞋子及登山杖。
最后,祈祷不会下雨吧。

老虎嘴的花岗岩路面,牙齿一般,透过厚厚的登山鞋底传到脚底板,走的人生疼。为了防止脚踝二次受伤,她套上了护踝。

海拔降低,巨大的芭蕉叶标志着这里明显升高的气温。褪下的冲锋衣裤塞入背包,超过了我的舒适负荷,慢慢的,我跟不上她和伟铭。

突然我们听到吼声,右侧山体下方,粗壮的竹子在剧烈的摇晃。
难道有野兽!

恐惧蔓上心头,脚步却跟不上。

她转身,从我的背包罩里抽出5瓶装满水的脉动瓶塞到自己的背包罩里,负重一下升格到15斤,依然健步如飞。
“她体力很好。”伟铭事后说。我庆幸。
三藏第四日(2) 三号桥
塌方区逼着原本的山路改道,我想起了07年川藏路上的种种,喃喃道:

“当时真的不算什么。“

三号桥的景色很美,驻足一个小时,还是不愿意离开。白马曲河,玛瑙一般,在桥下汹涌。

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什么墨脱一线是中国徒步线路之首,美景与难度的性价比是它的最大价值。嗜美的情结,让我们愿为美景付出。

三藏第五日 墨脱县

背崩至墨脱早已通车,原始风貌不再。如果我还是独行,如果我不是上班,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走到县政府,走出墨脱。
但是今天,我的使命只有一个:
带你走遍最美的风景。
保留体力,我们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早上定好车,我在静静的背崩乡静静地游荡,乡里一座小寺院里,老妈妈有节奏的转的巨大的经筒,铃铃的响声让我听得入神。

谢老师和伟铭选择步行,最后,他们也是今天走到县政府仅有的两人。

在县政府安顿下来,我们俩要和王老师一起去迎接我们的同伴。拎起两罐红牛,我们一边和他们电话联系着,一边向“绝望坡“走去。
三个小时里,我们一共拨了四通电话,回复只有一句:
“我们还在绝望坡。“

这就是绝望坡。

夜里,五个人聚在墨脱县城,一个石锅套锅华丽丽的摆在我们面前。在鲁朗吃过很多次石锅鸡,却怎么也想不到能做到这般奢华的涮锅,各色肉品,本地野菜,应有尽有。

美食,本来就该是旅行的一部分。

岗乡篇
三藏第六日 岗村

我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演练如何从墨脱翻越嘎隆拉到波密,这一刻都变成四个小时的车程,面包车飞速碾过柏油公路,穿越隧道,直奔世外。路上一队猕猴,从公路上飞速穿行而过,给这段不劳而获的旅程一个小小的惊喜。
我想,我大概不会再来了。

但美景已经深深的烙印在灵魂深处,和你一起走过的路,毕生难忘。
墨脱,再见!

巧的是,谢老师一行下一站也是岗云杉林,同行,走你。

在王老师的安排下,我们住进岗村村长家,村长家人蹩脚的汉语,让这个传统的藏家更添了几分原住(native)的感觉。酥油茶的浓香纯正,出了岗村,再难寻觅。

我和伟铭在村里闲逛,捡到树上掉落的核桃,破开一尝,一嘴甘甜。

三藏第七日 岗云杉林
早晨商量今天的徒步行程。
不愿走回头路的我们选择穿过岗云杉林到巴嘎村。膝盖有伤的谢老师选择返回波密

王老师对八一周边深入的了解和绘声的描述,让我们把原计划的米堆抛在脑后,决定出岗乡后,在318上和老师们会合前往八一。

早晨的阴雨让我们有些提不起神,直到她在云杉林中捡到了一支结着6个松球的树枝。

“这枝好看。”她认准了,“我要带回去。”
“这才刚开始徒步,你想怎么拿着它?”我哭笑不得,“松球晃掉了怎么办?”
她一手拿着两支登山杖,一手拿着松枝,解决了这个问题。

——今天徒步15公里。

走过巴嘎吊桥,回到熟悉的318国道边,尽管骑了2200公里,尽管时隔6年,可我坚信,自己记得这里,记得这条我用车轮走过的点点滴滴。

和谢老师会合,往八一前进。通麦大桥的垮塌,让这里的通车极为不便,三个小时的阻塞之后,我们在萤火虫的指引下走过通麦。
入夜,鹅毛大雪中翻越色季拉山。垭口,见到一个反骑318的驴友,看表,凌晨1:30。

转山篇
三藏第八日 比日神山

到八一已快天亮,不想浪费一天的房费,于是在王老师的办公室打地铺休息了一会。上午,在尼洋河畔安顿了下来。

去林芝自然博物馆看看,王老师建议。这个聚集了林芝地区动物实物标本的博物馆,解答了我们在墨脱路上的疑惑。
“这是你们走进墨脱的路。”讲解员在沙盘上给我们指出。

云豹、孟加拉虎、棕熊……这些野兽都悄悄的散布在墨脱的山里。
“应该是熊。” 讲解员听过我们在背崩路上的遭遇,如是说。

相信我们是幸运的。

比日神山的转山入口,在博物馆对面。一圈4.8公里的木栈道,今天就是散散步了。

然而神山就是神山。在铺天盖地的经幡中,八一的全景尽收眼底。

再见松球,已无岗云杉林中的大小。
我笑了,颇为得意,为她。
骑行篇
三藏第九日 喇嘛岭寺

阴天。节奏放缓,中午才行动。
“要不骑车去?”查到喇嘛岭寺的距此35km,我提议。

走遍八一城,找到一家客栈提供山地车租赁。三辆破车,没什么好选的,押金一共500。试了半天,姑且算14速。
伟铭一把拉过最烂的车子,蹬上走在最前面。这车有多烂?自带被动技能——刹车。

再一次骑行在西藏的土地上,我呼吸着怀念的节奏,就像在故乡的小路上行走,熟悉而亲切。

对于喇嘛岭寺,人们往往注意到它的生殖崇拜和喇嘛尼姑同寺。然而最令人赞叹的,是这寺庙美丽独特的颜色搭配。主殿的四面的色彩,叫不出颜色的名称,说不出的惊艳。它端坐在烂漫的百花从中,让人目不转睛,让人流连忘返。

返程要两小时,算好日落的时间,我们要走了。告别了喇嘛岭,也向这醉人的色彩告别。

经验来说,第一次远骑,30公里就会受不了,更何况是高原。几天折腾下来,体能已经损失很大。然而汉子就是汉子,临近八一,她已经甩下我,骑得没影了。
回到城里,在福建公园看万人锅庄,今天的骑行似乎没有让她尽兴,钻进当地人的队伍里,很快就融入其中。

游湖篇
三藏第十日 措木及日

秋天的八一,山野烂漫。

作为新开发的景点,游客稀少。然而入秋的湖光山色却不输给路上的任何地方。走到湖边,我感慨道,“来过这里,喀纳斯不用去了。”

在观景台遇到了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耐心的为我们介绍了各种色彩的来源。

渡过措木及日,岸边一条小路把我们引到藏在它身后的昂措。

我们在湖边拎了两个牛头大小的水杉树根回船上,准备带回家做摆设。船夫见了,可能是看不下去了,亲自跑下船挑了一根牛头造型的枝杈,送给我们。
水杉的树根实在有些大,我们找到了林区工棚的光头强,电锯咔嚓几下,树根就修剪的能打包了。

夜深,王老师带我们找到尼洋河边的朗玛厅,对酒当歌,为谢老师和伟铭送行。
八一篇
三藏十一日 尼洋河
上午懒懒的躺在宾馆,看着新闻报道十一期间各地旅游景点的爆棚,看着宽宽敞敞的林芝,窃喜。

打包好树根和部分行李寄回,终于,背包再没有那么沉了。

换上藏装,静静的走在尼洋河畔,这十天的经历,有如闯过惊涛骇浪,而现在,只剩下我俩享受暴风雨后的宁静。

谢老师和伟铭今天早晨的飞机,只剩下我和她。哦,还有王老师。
走到王老师办公楼下,我拨起了电话。

王老师,怎么能漏下您呢。

三藏十二日 米林

米林机场很是神奇,虽然海拔不高,云却飘在山间游荡。江面上,结霜了似的,坠着雾气。

机场的航班通告写在白板上,很是可爱。

林芝再见,我想,这里我也不会再来了吧。

因为,下一站,已经定了。

目的地: 林芝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