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丽江

8264旅行网

第二次发帖,上次写了乌镇,是最近的一次旅行,给老婆看了受到了鼓励,说有时间把丽江也写写吧。想想也是,现在回想06年的阳朔、乌鲁木齐,也只有看着照片的时候才能勾起些许回忆,很多年以后就会慢慢淡忘了,再回忆起来,也许就没了当初的感觉。写成回忆录,以后孩子长大了,看着也丰富一些。

是应着了那首歌里唱的,有钱的时候却没了时间,05年参加工作,到了06年才第一次和老婆真正的旅游了一把,06年十一去阳朔,四天时间,找了当地人带着,玩的很尽兴。后来就到了09年十一以后,十一单位的假往后推了,再加上年假,有两周的时间。刚好也是结婚一周年,结婚那会儿只顾忙着串亲戚,没时间出去度蜜月,这也算给补回来吧。年初有丽江的同志过来学习,对那地方也有所向往,就决定去丽江了。

去之前当然到论坛上看了很多攻略,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一人一个背包,就上路了。定了深圳到昆明的飞机,便宜嘛,而且还能看看昆明,看看大理。

第一次在飞机上拍照,以后也没再拍过。忘了下了飞机几点了,节省时间拼了辆车就往火车站赶,路上路过一个野山菌一条街,印象中是很出名的,上关还是下关?机场离火车站很近,因为是拼车,付了一半的价钱,不到十块钱。到大理的火车票很好买,有专门的窗口,能买到当天晚上的,是过夜车,要在火车上睡一觉,现在昆明到丽江的火车开通了,估计顺路去大理的人也会少了。

昆明火车站,在很多攻略里都有展示,我拍照所在的位置有到金马碧鸡坊的公交车,坐过去应该要二十分钟吧,离火车开还有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相对比较充裕。云顶端的那个是月亮么?怎么当初没有发现,呵呵。

公交车上观察了下昆明,没啥特殊的感觉,建筑风格和内地的一些城市一样。到了金马碧鸡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相机的效果不好,拍夜景很困难。所谓的金马碧鸡坊是一个广场,两边各有一个牌坊,一个是金马,一个是碧鸡,是以附近的两座山命名的,好像说每一百五十年由于太阳照射角度问题会出现一个什么景,时间太长了,我等不了,就没有记住。旁边有好多家饭庄,到了云南当然要吃过桥米线了,一人一碗,最基础的十块钱,和深圳的差不多。马路对面有个步行街,卖着和全国各地的步行街一样的各种品牌。上了火车,还算比较舒适,酝酿了一下就准备睡觉,前所未有的放松,不用再想工作的事,不用再想领导会不会打电话过来叫回去加班,想想即将到来的美景,准备做个美梦吧。

到大理的时候天还没亮,出了火车站有很多招揽生意的,有司机,但客栈的居多,没准备在这住,就找到旁边的公交站搭了公交朝大理古城而去。

去古城的路上,太阳渐渐的出来了,竟也看到了山寨版的日照金山,呵呵,原理应该是一样的,正在被照的是苍山,去年玩《天龙八部》的时候还去那跑过,当然,还有接下来的洱海。

公交车是直接开到古城里的,大理古城和丽江古城的区别是大理的很多街是可以通车的,个别路段和丽江的很像,但是很多地方都在修,使整体感觉大打折扣。城里有很多招揽游客的,大体是坐索道登苍山以及坐船游洱海,觉得太贵了,坐公交到三塔公园的门口看了看,然后就租了两辆自行车去看洱海了。

骑自行车出了古城南门左拐,一段时间后按照路牌右拐直走就到洱海的才子码头,古城里面感觉不到,在洱海边回望苍山才能感觉到苍山的雄壮。洱海很大,才子码头是码头之一,但入口被围了起来,想看洱海的话就要进去搭船了,还是感觉很贵,旁边看了两眼就出来了。往回走的时候旁边农舍里的人拉客,说五块钱可以带你到洱海旁边喝茶,感觉有门,又大范围的兜了一下,发现在柏油路的一个岔口,穿过一个村子,就能到洱海旁边。

洱海旁边的小路

洱海很大,在丽江回大理的火车上更加感受到了这一点,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些海柳,长在水里,泡不烂。回古城的路上看到有老奶奶叫卖梅子酒的,买了两杯喝,甜甜的口感很不错,后来再找,就没有遇见过。到城里的一家白族的饭店吃了饭,做得挺不错,院子里也很别致。还了自行车,又在租自行车的店里定了到丽江的大巴车票,就在那店里休息了。期间进来四个女孩子,应该是学生吧,问老板有没当晚回丽江的车票,说是从丽江过来的,准备在大理玩两天的,结果很失望,准备回去。

大巴开过去要四个小时时间,一路上看到车开上了山顶,过一会山顶又变成了平地,海拔就这样慢慢升高了,一路风景不错,小睡一下就起来看风景了。到了丽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朋友开车过来,问想住哪里,说要住有特色的,后来就把我们带到了古城派出所的旁边的松竹居,一个不错的大院子,伙计们也很出色。其后的很多天里,我就拿着本杂志,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享受着彻底的超脱的感觉。

客栈的大院子

天很蓝、云很白

放了东西就去吃晚饭,网上传的那么火,当然要去吃腊排骨了,拉到象山市场门口,点了个大锅,结果感觉没有想像中的好,都是肉,反倒是烙的饼子很好吃。

喝了点酒,回到古城走一下,沿着蜿蜒的阶梯爬到万古楼门口的时候还是有点辛苦的,去的时候已经关门了,还要买古维费,到别的地方逛逛吧。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样我会更有动力,确实是记忆犹新,所以去年去了两次,还想去,继续。。。。安顿好以后就准备计划一下行程了,其实这样的计划不要太严密,如果你的时间相对比较充裕的话,想好我要去哪里,大概要多少天,怎么着一个顺序就行了,计算的太精密,反倒与在丽江的感觉背道而驰。参考了朋友的建议,去了泸沽湖,三天时间;梅里雪山,四天时间;期间零碎的天数有一星期,就在古城里赖着,偶尔去束河看看,或者去拉市海骑骑马。第一次去的时候没有去玉龙雪山,因为感觉在古城里天天都能看到他,再花钱去坐索道象征性的爬一段,意义不大。但第二次去的时候还是去了,感觉还是应该去看看,一是冰川越来越少了,看一次少一次;二来从古城出来一路上坡,沿途的高原森林风光很是漂亮,站在雪山脚下仰望雪山又是另外的感觉,而且回古城的时候,从高处一路下来,远景有科幻片里大河谷的感觉,很壮观,可惜这时候同行的好几个都睡着了。呵呵,有时候美 是要靠你自己的眼睛发现的。

站在五一街的石桥上,问过中间那个二楼临河的房间,要400多块,价格还是比较贵的。沿着五一路再往前走,就是著名的四方街了,不是太大,每天刚傍晚的时候,都会有一群生活在古城里的纳西族老太太穿着传统的披星戴月在小广场上跳舞,偶尔还会有篝火。朋友向我感慨,这些老太太就是古城的文化,再过几十年,古城里就会少了这道风景。照片上右边有个穿上紫下蓝的小姑娘,那个也是纳西族的传统服饰,是小姑娘穿的,年纪大点的就会穿上披星戴月,是用整张羊皮做成的,有青蛙的形状。披星戴月象征着纳西妇女的辛勤,而羊和青蛙在他们的文化里象征着能像这些动物一样大量的繁衍后代。

水很清,从玉龙雪山下来,流经黑龙潭,继而穿过古城,水是古城的灵魂。前面几天就呆在古城里,睡到自然醒,洗漱一下,穿过小巷,到五一街上的88号小吃店吃早餐,但基本上也算是午餐了,然后逛街,走没有走过的巷子,逛那一个个很有特色的店铺。逛累了,回客栈喝茶晒太阳,和伙计、小妹们聊他们的文化,聊以前他们小时候时的丽江,聊他们这几年在古城里的各种见闻。快傍晚了,出门找食吃,吃完再逛,呵呵,一天就过去了。

88号小吃店门面不大,一不留神就会错过,阿三叔和和大妈以前是做凉粉的,现在每天都还有街坊到他那里吃凉粉,鸡豆凉粉。店里有各种各样的当地小吃,还有自制的腊肉腊肠以及只有当地才有的时令蔬菜,很地道,而且感觉不到太多商业味,就像你家旁边的小饭店。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会过这家来,不过等我们把所有没吃过的吃了两遍以后就不想再吃了。什么叫特色?天天都在吃的不叫特色,呵呵。

说到这里禁不住口水直流,说说吃的吧。感觉最好吃的东西:三文鱼、黑山羊火锅、野山菌火锅。三文鱼是当地产的,我们刚知道的时候也很纳闷,这玩意不是海里的么?问了才知道淡水也行,只要水够凉够干净,雪山脚下有现成的,于是就规模性养殖了。我们是在花马街的一个鱼庄吃的,分黑鳟和虹鳟,黑的便宜点,几十块钱一斤吧,当然当地人吃和外地人来吃是两个价格,但差不了多少。自己挑活鱼,切片了上来,先蘸瓦萨其生吃,再打火锅。鱼排熬汤,那叫一个鲜,嘿嘿又口水直流了。后来又吃了贵的虹鳟,太肥了,不好吃。野山菌火锅花马街也有,不过吃野山菌当然要吃新鲜的所以要看季节。黑山羊火锅有一条街都在卖,味道也很不错,虽然那天我喝了酒舌头有点麻木。

朋友以及客栈的伙计都告诉我有山里的野味吃,不过要看你运气。他们平时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猎,几个朋友一约,有的带猎狗,有的带鹰,相互配合,打猎是要讲战术的,鹰在上面赶,狗在下面追,直到把跑累的猎物赶进包围圈里,有时候晚上就睡山上,一打就是几天。打到的猎物是不会卖的,回到家了大家一块吃,如果你刚好遇见了,会分给你点尝尝的。但是现在练狗练鹰的人少多了,在古城里会见到一些年轻人带的有鹰,“这些小崽子以为带个鹰很酷,装B”客栈的伙计笑着说。古城里确实也商业化,但不同的是这里的店铺无论是装修风格还是卖的货物都很有特色,每每从门前走过,都不免会多看两眼。主要以衣服、饰品、装饰工艺品为主,价钱一般不贵,有的是周边农村里的人做的,有的是尼泊尔舶来的。很多店铺的老板都是外地人,有的是来这里玩,觉得不错,就不走了;而在很多茶叶店里,我听到了很多潮汕、福建口音,呵呵。我们的原则是先逛,到了最后两天的时候摸清了情况再下手不迟。

四方街的一角,连着酒吧一条街,酒吧以千里走单骑和一米阳光为主,这两家在这条短短的街上开了好多家分店,多的我只记住了这两家。很闹,高音喇叭很吵,环境不会比你所在的城市的酒吧好到哪去,而且同样的,里面的很多女孩子都是酒托,你在喝醉前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分辨出来。也有不少独身的女孩子或者女孩子们,是自己买酒喝滴,于是就有了那些艳遇的故事。而这些东西与我无关,嘿嘿,我更愿意到五一街末端的那几个小酒吧里,静静的听歌手弹着吉他唱歌。

猜猜这是什么?忘了那天是什么节,一个酒吧门口的南瓜,酒吧在12点之前会关掉音响,这样挺好。而在很多客栈里,都有一些酒吧的打折卡,可以留意一下。有一天去了束河,其实丽江古城有三个:大研、束河、白沙。我们经常说的丽江古城其实就是大研,朝着玉龙雪山方向走先是束河、快到了山脚下,就是白沙了。束河开发的比较晚,相对人少些,也清净,我那朋友就说他们经常没事就开着车,跑束河这边来喝啤酒,啤酒是拿绳子栓着,泡在窗外的小溪里的,纯天然冰镇。白沙则基本没怎么开发,那里有白沙壁画,记载着纳西族的历史。很多一日游的团是上午到拉市海划船、骑马、吃农家菜,下午就给你拉到束河去。我们是骑自行车,出了大水车那边的大门右转,直走到有着毛主席像的红旗广场,那里有几家租自行车的,可以讲价,讲到多少看你的本事,老板会告诉你去哪里该走哪条路,甚至会给张手绘的地图给你。

这条叫香格里拉大道,直走到头左转是束河,右转是进山的路,玉龙雪山上的冰川越来越少了,看到灯杆上的宣传了没?印象丽江,玉龙雪山脚下的大型表演,没兴趣,没去看。

一路骑,快到门口的时候开始有老乡在路边喊:三十元一位,去不去?没理他们,再往前走,就是十元一位了,还没理,走到门口被拦下了,五十一位,不打折,奶奶地,往回走,和刚才叫价最低的那位讲了讲价,一人一块五,从旁边的小路把我们带进去了。这什么管理!你就门口收二十,回头给那些村民分十块你不还赚十块么?那些跟着大团来的估计要冤死了。

然后就进去了,在门口照了相接着就是商业区,感觉有点失望,特别是那水,好像没怎么流。后来才知道,刚进门那是新建的区,往里走才是正题。

路上某家客栈门口的狗,你不觉得它长得有点像某位秦姓演员么?

九鼎龙潭,束河的水的源头,地位应该等同于黑龙潭相对于大研。

水中的森林和水上的树

到了九鼎龙潭就算到头了,于是就往回走,感觉还不是太好,没有想像中的清净,虽然不是旺季。看来我下回要去白沙看看了。管理还是有问题,街上可以行马,一路都有人在问你要不要骑马,还有一股马粪味,虽然可以增加收入,但感觉还是有点混乱。出了门恶狠狠的回望了要收我五十的那位一眼,骑上自行车,一路下坡,没蹬几下,就回大研了。路上留意了一下,香格里拉大道旁边建了很多别墅,万恶的开发商已经把触角伸到这里来了。

忘了过了几天,就准备去泸沽湖了。找了小戴,以前在深圳搞阳朔游的,现在跑去了丽江,和夫人青青一起做丽江游。找到的时候青青回老家了,小戴忙的一塌糊涂,以深圳节奏和我们安排行程,听他的建议,选择了三日游,也有两日的,太赶了,因为坐车去要一天,回来要一天,你还能玩什么,又不是赶场。继续听他的建议,定了两间房,一间50的,一间260的,因为你第一天到的时候天差不多已经黑了,住差的就行,第二天再住湖景房。车费都差不多,买了来回的,第二天早上8点钟,在旁边的停车场上了余师傅的金龙车。

传说中的山路十八弯,拍照点之一。其实这段路算好的,我没走过川藏线,但这条去泸沽湖的路上我目前走过的最险的路,比后来去梅里走滇藏线还险,路开在半山腰上,远远望去就像在巨大的山体上划了一条细线,我经常回头看看后感慨自己是从这样的路上过去的。经常是车轮边上半米就是悬崖,有时候下面还会是金沙江,有的路段只是石子路,有的路段还处于半塌方状态。我们走了将近8个小时才到,回来后朋友说他经常开三、四个小时就到,我说打死我都不信,我自己开的话估计要开18个小时,前提还是会车的时候不被吓死。

途中休息,山体上零散的住了好几家人,这距离,想借瓶酱油都要走半天。

开车的余师傅是泸沽湖的摩梭人,自称在汉族的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出现在泸沽湖之前,他是泸沽湖有了名的帅哥,开车很猛,经常唱着山歌一踩油门加速就超了车,我们就一直劝他安全第一,说没事,这条路他一周跑三趟。摩梭人按照规划是属于纳西一族的,但他们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看成是纳西族的,“我们跟他们不一样”,开玩笑了就说:我们是摩梭人,我们是人,你们不是人。大家对摩梭人的认识一方面是因为她母系社会的走婚制。其实这走婚,并不是像想象的那样今晚去找这个、明晚就换一个,一对情侣从确立关系到真正开始走婚要三四年的时间,“其实就是没领结婚证,我们比你们单纯得很”。确实不同的是母系社会,孩子是养在女方家,一般是由由舅舅带大的。中午是在宁蒗吃的饭,其实泸沽湖是属于宁蒗县的,宁蒗又属于丽江市,可到了宁蒗,路只走了一半。中午在这吃的饭,一般这样的饭都不会太好吃,很难得,这家不错。

饭店院子里的植物,不懂叫做什么。

吃完饭继续走,路上遇到了修桥,堵,很庆幸才堵了一个小时。一路颠簸,中途睡了好几回,四点多的时候,进了泸沽湖。

当你在车上颠簸了将近八个小时以后,你看到了这个湖,你会有什么感觉?

湖中的那个半岛像不像一条鳄鱼?呵呵。远处的山是他们的女神山。可以看到仰卧着的孕育着生命的女神。

看看地图,我们的位置应该在右下角,晚上要住在左下的里格,第二天的行程是从里格出发,环湖左侧到草海的走婚桥,再原路返回。从图上可以看到到稻城的路,这里是去稻城的徒步路线的一个起点,同车的两个女老外应该就是走这个的。一直没有记账的习惯,不过那些发票什么的都还没丢,留作纪念的,所以只能说个大体的,见谅。两个星期,两个人将近花了一万块,深圳到昆明的机票是提前定的,折扣很多,而据了解,直接到丽江的基本没什么折扣。昆明到大理,火车卧铺,一人86元;大理到丽江,火车34,大巴62;现在应该有直接到丽江的火车了。在大理待了半天,基本没花什么钱。住宿的话在丽江住了大概七天,2000左右,有更贵的也有更便宜的,可以先住下来再慢慢找;泸沽湖两晚50+260;去梅里的记在总帐里了。玩的话,拉市海骑马划船加农家饭再拉去束河一个人200。泸沽湖的来回车费忘记了,门票是78的;包车游湖是和别人AA的,一人50块?好像是。去梅里是跟了户外俱乐部,一人980全包。吃饭什么的要看个人,当然,最后两天我们还买了一千块钱的东西,呵呵,你自己加加,应该差不多一万。从观景台下来,转了几个弯就到了湖边的一个小村,我们的行程里有安排在这坐猪槽船游湖,费用之前已经给了,每人差不多几十块钱。猪槽船是泸沽湖特有的,原木削成型后拼装而成,防水性不是太好,在湖里放一夜的话会渗进去很多水,不过放心,你坐的时候应该没有沉下去的危险。

到了湖面上你会发现,这水的蓝是真的蓝。湖面上浮着的白色小花,他们叫它水性杨花,呵呵,在和大妈的小吃店里,它叫海花菜。

划船的摩梭女,泼辣得很,船尾划船的小伙调笑她了几句,被她说了一路。远处的小岛是我们的目的地,可以在上面待20分钟,有一个小寺,几座佛塔。

回程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有点凉,湖面上不时的有白色的水鸟飞过,飞得太快,在船上又不敢乱动,没有拍到。
其实来之前,我是没有想到泸沽湖会有这么美的。

上了岸就继续开车走,本以为已经算到了,可是到里格的路在修,有段路刚好又有落石,冰箱一样大的落石把路堵了一半,开了一段基本就不动了,前面的几台车的人已经下了车开始徒步了,问问余师傅的意见,说最好别走路,这边走过去要一个多小时,而天很快就黑了。等了十多分钟,忽然看到对面有来车了,看来是能走了,果然一会儿就动了,十几分钟后,就看到了一个二三十人的徒步队伍正埋头走呢,呵呵。到里格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客栈的老奶奶正站在她的客栈门口等我们,这晚我们是住50的,条件当然不怎么好,但有热水、有电视、有毛毯,而且老板们都很热情。同车的两个南京的小姑娘住的是旁边的陌上花开,他们南京人开的,120一晚,装修的很有特色,只是离湖有点远。里格是沿湖的村落里开发的最早的,客栈基本都是集中在这里,安顿好了出来吃东西,问这里什么最好吃,说是烤乳猪,果然一路上(确实也只有一条路)全是卖烤乳猪的,猪是好猪,来的路上经常会看到放养的小猪满山的跑,可做的不怎么样,他们烤好了再拿给你,然后在铁网上烧烤,烟熏火燎的,不好吃。说是八点钟有篝火晚会,一人20门票,我对这些太闹的活动兴趣不大,坐了一天车,洗洗睡吧。第二天游湖的车是昨天同车来的南京小姑娘联系的,她们两人,我们两公婆再加上同样是同车来的上海的一对小夫妇,六个人包了一辆小面包。开车的师傅不爱说话,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他到底是藏族人还是摩梭人。车的后窗上贴的有扎西家的标志,路上遇到了好多车都有这样的标志,估计应该是一家的吧,扎西是这里的传奇人物,据说很帅,一路上经常看到有花痴小姑娘问当地的老乡扎西去哪里了,都说跟张艺谋拍戏去了。我没有看过《千里走单骑》,不知道是不是其中的演员。

车出了里格就直接拐到了后面的山坡上,昨晚上没机会看到全境,大早上的却就给我了一个惊喜。这张照片做过我几个月的屏保,而我们今晚260的房间,就是在那岛上,而且是对着湖心那面。

36#
czz2000

呵呵,上面讲过,有更贵的也有更便宜的,只要能找到能让自己舒服的感觉。所以建议没去过的骑驴找驴,多找找多看看,或者把自己喜欢的都住一遍。

继续往前走,就是尼塞了,更美丽的村落,村很小,而且人家大都搬到了路边,村旁边有到女神山上的女神洞的索道,我对各种的索道有一种天然的抵触,那两个上海小夫妇去坐索道了,我们就到水边转转。

不知道是什么树,叶子的颜色很漂亮,后来在梅里雪山脚下,我看到了更漂亮的颜色。

水边也停的有猪槽船,左边那个好像是旧的,或者是泡在水里太久了,进了好多水。

水边的白马

还有大白鹅,呵呵,红掌拨清波差不多过了一个来钟,那两位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终于下来了,上车继续走,差不多到吃饭点了,就拉去了前面路边的一户人家吃午饭,虽说有点吃不惯,但还是看到了很多特色的东西,了解到了很多文化。

大堂,中间生的有火,只有老奶奶可以住在这里,小孙子在得到允许的前提下,也可以睡在这里。

最右边是进来的门,看到了么,进门的右手,那是一块原只的猪肉,应该是属于腊肉,原只的,听说放了好多年。它上面挂着的,是一排猪牙,再看看床上面,还有一只。

床上坐着的那位师傅是另外车的司机,很搞笑,他们车的问他知不知道赵本山,他说不知道,只知道***。在那帮人震惊得合不上嘴的时候,这位说你们真以为我们这那么闭塞么?好歹我也天天看电视呀。

屋里的光线不是太好,只有这么一束。

一瓶是高度白酒,一瓶是低度的甜酒,名字很好听,但我忘记了。重点在左上角那个门,叫生死门。生,是孕妇生产的时候,要在里面分娩;死,则是家里有人过世时,要放在里面几天以后,才能入土为安。空间很小,而且没有灯,如果没有信仰的话,呆在里面应该是种折磨。这门是不能随便乱开的,但还是有位老兄进了大门一阵乱看就把那门打开了,不过,不知者无罪吧。

午饭很快就上来了,还算丰盛,右上角那个,当然不是指那个靓女,呵呵,就是之前那个猪膘肉做的,尝了一片,味道怪怪的,不好吃。

吃饭的时候要尽量背对火炉。火炉那边是另外一辆车的一桌,是我不好,吃饭的时候提到了“内地”两个字,有个哥们问我是台湾的么?我说不好意思我是深圳的,我们那都这么讲,没别的意思,结果这位西安的老兄非要代表二线城市的人民来和我喝杯酒,那就喝呗,结果完了一杯以后还要喝。我是来玩的,不是来陪你喝酒的,还好来了一电话,我出去打电话了。吃完饭出门准备走,死活找不到师傅,问了这家的人,才知道是回自己家吃饭去了,等了几分钟,就开着车过来了。等的时候看到这家的隔壁是一个希望小学,不是太大,哪里的一个企业家出资建的,也许不是上课时间,没看到几个学生。

这个村叫 大嘴,最右边船上那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在捕鱼。

其实一直想换个相机的,一直没有得到老婆批准。这个相机用了好多年了,前段时间上淘宝上查了下现在的市价应该是200块,而且基本上已经停产了。拍夜景、拍人物效果不好,远景却没得说。过了大嘴就是四川的地头了,一个乡,属于西昌市盐源县。以我恶毒的世俗心态这里应该设个收费站啥的,但是没有,一路过去就是草海走婚桥了。

走婚桥,顾名思义,就是方便走婚而建的桥,那时候没车,大半夜的从湖那边转到这边来估计已经没劲去走婚了,建个桥,方便一点。

站在新建的走婚桥上拍老的走婚桥的木桩。这片叫草海,应该算湿地吧,泸沽湖的一个角。

桥不长,很快就走了一个来回,然后就算结束了,回去的时候师傅开的挺快的,估计是想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吧。途中经过一个小学,三点不到就放学了,问了一下,说有的孩子住在山里,回去的路要走几个小时,不能放学太晚。我是平原长大的,现在想想平原地区再穷,起码你有块能耕作的平地,你能通上路,而这里,想出来一下都很艰难。朋友说你能看到的,都不算是穷的,山里还有很多,真的是一家里人都没有鞋子穿的,问为什么不搬出来住,说以前政府有政策,搬出来的话给补助,可他们还是离不开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他们的长辈们还长眠于山里。上回说到回程的时候师傅开得飞快,没半个小时,就回到了里格。我们定的是里格岛上的浅忘小筑,岛上与湖面0距离的是一家叫“彼岸”的,但是需要提前好久预定。浅忘小筑离湖面的距离是1米吧,一楼是落地的大窗户、二楼是有突出阳台的。老板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重庆人,人很善良,如果你去的时候带本书填充他的“图书墙”的话,能在价钱上剩20块钱。到了房间放下行李我们就后悔了,后悔应该早点回来或者是应该在这多住一两天的,呵呵。

阳台外边就是泸沽湖了

隔壁是个可以270度观湖景的套房,价格比我们的贵一倍,征得隔壁房客的同意,我们就从阳台跳过去,参观了一下。

房间里布置得很温馨,很喜欢这种感觉,房间里没有电视,但是跑到这里,美景还看不够呢,谁还会去看电视。在丽江的时候,多次在客栈看到一些拿着笔记本找前台小妹要网线的,真想对着他们说:哥们、姐们,到这里还舍不得离开电脑呀,我恨不得把手机都扔了。坐在阳台上喝着茶,看会儿杂志,天就开始暗了。这客栈里没有饭吃,约了白天一起游湖的四位,到他们住的陌上花开吃饭,出门的时候老板递过来一个手电筒,回来晚了要拿这个照路的。陌上花开的饭做的还行,他家那只有名的什么犬,我们吃饭的时候就一直蹲在我们旁边,喂它个骨头,吃完了再盯着你看,完全不顾主人的呵斥,呵呵,等把骨头都喂给它了,它看你再没东西给它了,也不说声谢谢,扭头就去另外一桌了。吃完饭了那四位问要不要玩拖拉机,也就是北方的打升级,我说这我可不会,大学四年最失败的就是没学会这个,经常被同事们所耻笑。天也黑了,就往回走了,路上不知道谁家的哈巴狗,一直跟着我们,直到上了岛,它应该知道回去的路吧。

拿了包铁观音到大堂喝茶,老板竟然有全套的茶具,说是别人送的,从来没用过。看我们要用,就拿到后面细心的刷了刷。看他不忙,就叫他一快过来喝茶,这里的水是好水,但海拔有点高,水烧不开,泡出来的茶香味是有,但总感觉还是差点。谈到这里的教育问题,老板也很是感叹,他倒是经常到一些学校看看,缺书,缺文具,他的图书墙上的书积累到一定程度,他就会拿到学校里,分给那些学生。

上楼的时候,刚好遇见这客栈的房主,当地人,是住后面一栋楼的,问我们明天早上要不要去看日出,去的话5点半在门口等,他们会划船拉到湖心岛去,因为担心第二天会起不来,就没定。想想同样是房东,深圳的那些城中村的房东们有多牛,早上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去喝早茶吹水,下午打麻将晚上泡夜场,哪里有劳动过。国家征地时,价钱谈不拢我就不搬,还能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成为钉子户。先撇开征地过程中很有可能出现的腐败问题,你去问问深圳那些钉子户,哪个到后来不成为了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这种财富积累,靠的是什么?

早上确实起不来,就躺在床上看日出了。日出以后,惊奇的发现湖面上竟然腾起了一层青烟,在微风中,演示出一幅八阵图。

太阳出来了,哪来的一片云早上差不多收拾好,也就该回去了,很庆幸没有定二日游,下回再来的时候我应该会在这多待几天。

再次回望一下里格岛

这里应该离亚丁不远,看看那片红

到了停车场找到回程的车的时候它已经准备要走了,坐在了最后一排,不是太舒服,虽然这师傅开的不是那么猛,一路半睡半醒的就回到了丽江。在古城里修整了两天就准备去梅里了,还是找的小戴,后来就跟了一个户外俱乐部,第二天早上在大水车那边等他们的车。鉴于从泸沽湖回来的时候坐最后一排感觉太难受,就想着车来了一定要坐前边,等了半个小时,那车才来,正准备奔过去的时候,却被几个老太太挤到了一边,老人家嘛,你们先上吧,没想到她们上了车还给昨天和他们一块游拉市海的小夫妇占座!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中间找了个座坐下了。领队上来自我介绍,说我是个领队,千万千万不要叫我导游,那样性质就变了。不过也是,起码接下来这四天了,他没有带我们去买东西。

第一个停车撒尿的点,远眺一下金沙江,江两边是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忘了听谁说的,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是两兄弟,准备要抓住小姑娘金沙江,一天夜里,金沙江静静的流了过去,到了虎跳峡就欢快地跑了,玉龙雪山很生气,给了哈巴雪山一个嘴巴子,于是你现在看哈巴雪山的头是歪的。我于是更努力的看,但隐隐约约只是看到玉龙雪山,哈巴雪山始终没有看到。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就到了虎跳峡景区的门口附近,先吃饭,吃完饭坐当地人的面包车才能进景区。

吃饭之前跑到马路对面拍的,10月份不是雨季,河床有点干,但是河水是蓝汪汪的,只是再往前走,水就注入了金沙江了,看到的就只有灰色。远处的山是玉龙雪山,这面是南面吧,没多少雪。我们吃完饭就会沿着左侧山体上的一条小路一直往右走,再左转进景区,先是上虎跳;再往里走,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中虎跳。

路过上虎跳,感觉水流还不是太汹涌,再往前走,有一片落石区,前面的车上下来一个人,站在一边抬头往上看着,暂时没石头下来,就赶快招呼车过去。车在张老师家附近停下来了,来之前看攻略就久闻了张老师家的大名,实地考察了下,明白了到底是什么。

站在张老师家饭堂门口,仰望

张老师家的告示,从这交了钱往下走,就能走到谷底。路修的一般,很窄还浮了层很厚的土,但能修出来很不容易,这钱收的应该。

这样看来,金沙江流的很幽静嘛。右侧山体上那条细线,是我们来时候的路。

走到一半再往下看,就不一样了。那个架着木桥的石头是个拍照点,但要交钱,没上去,在旁边一阵狂拍。快走的时候领队找到我,说刚才一直没看到我,那个钱已经在费用里了,于是,赶快跑过去拍两张照片。看来还是要紧跟领队的。

水是从那边来的

然后

再然后,是大号洗衣机,老式的,震耳欲聋。从这儿下去,你去上海找找吧

来张高处全景的

回程时走的天梯上去,我有时候会恐高,刚爬的时候没感觉,爬了大半了,想想我要是松手了或者脚滑了,就下去了,有点恐怖,赶快爬。

回到原处,再望一眼没有雪的玉龙雪山,上车出发,晚上要住在香格里拉县城。一路曲曲折折,上山下山,海拔在渐渐的升高,远处也不断的出现疑似雪山的山脉,现在是没有雪的,但看山顶的颜色,应该到了冬天会被雪盖满吧。

到了这里,就算到了香格里拉县城的地界了吧,很多人反复给我强调这原来是叫中甸县的,后来抢注了香格里拉的名字才改名的,其实香格里拉是个大的范围,周边的很多地方也属于大香格里拉区域。其实就像那本书里写的,雪山、湖泊、高原牧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香格里拉,你在这里找到了那种感觉,那这里就是你的香格里拉了。

来时的路,到了这里才有了高原的感觉,云离你那么近,天也更蓝了

白云下的高原牧场,路上见到很多山坡,上面用一些桩子、绳子简单的栏了起来,这就是藏民的牧场了,今年在这块放牧,明年换另外一块。

路边一栋正在建的民居,纯土木结构,夯土墙,中间由柱子支撑,越有钱的人家,中间的柱子越粗。一路上见了不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没拍。民居大都是两层的,底层养牛羊、二层住人,房顶上插的有经幡,好像是一般百姓家插上一根,家里有僧侣的可以插两根,家里出了活佛的才能插三根。晚上的选项有藏民家访,本来可以了解更多的,但一人150块的门票,听说又很商业化,就舍弃了。再走了一会儿天就转黑了,领队问吃什么,要么参加藏族家访有吃的,要么带去吃牦牛肉,要么自己解决。一车人权衡再三,决定了去吃牦牛肉火锅。坐下来一问价钱,贵得很,火锅一上来,肉少得很,十几个人勉强够一人一块的,问要不要再加菜,群好汉不吃眼前亏,菜就不要了,一桶25的米饭再来一桶,下锅里咱吃泡饭吧。旁边一直有解释,说牦牛很贵的,一头要一两万,那意思就是你吃这么点,这价钱是值的。没信,回丽江后问了客栈的老板,说没找对地方,很多店里一两百块钱一锅,几个人吃的饱饱的。吃完饭就回了宾馆,领队告诫,晚上最好不要出来乱逛,有喝醉酒的会扔瓶子的,于是安置好了就到旁边的超市买了点东西就回来了,超市挺大,东西很便宜。宾馆还不错,叫四方客,竟然还有可以上网的电脑,可窗户始终拉不严,问了前台,说找人来修,一直没看到人。晚上睡得还行,稍微有那么点静电、呼吸稍微有那么点不顺畅。这里说稍微,是因为接下来会遇到更加的。早上起的很早,吃早餐的时候看到一个老人,在寒风中拿着一张旅游图在招揽生意,希望他能找到生意吧。车直接拉到了附近一个店里,租大衣以及卖红景天的,服务员们业务很熟练,但态度一般。前途不清,觉得大衣还是必要的,高原上感冒了可不是小事。红景天就算了,听说要提前一两周喝才有效果,不过买一盒拿着,起点心里安慰也不错。

今天的行程是中午赶到奔子栏吃饭,晚上要到飞来寺。二日游的行程的第二天是去普达措森林公园的,也就是拍无极的地方,但据说四五月份狼毒花开的时候才是最漂亮的,所以没去。我们只是在香格里拉县城住了一晚,然后算是路过,不过这一路上的美景,诱使我决定下次来的时候,腾出时间,不坐车,好好的走一走,慢慢的欣赏。

早上的天有些阴沉沉的,但这正是我要找的感觉,如果晴空万里艳阳四射,反到不是了我的香格里拉。

远处的雪山,不知道名字,或许我们会在它脚下经过。木架子上晒得是新割下来的青稞。我一直想躲过那些电线杆,但在我按下快门的一瞬,它又出现了。

远处的纳帕海

身边的纳帕海

路边,却是满眼的沧桑

抬头看,云就在山顶

还是云

山谷里的小村落

到了村落的旁边

继续前行

过了这个峡谷,应该是出了香格里拉,风景也起了变化,没有了满眼的绿,渐渐变得苍凉起来。

路边的一个休息的点,一路上全是上坡下坡,很多车,特别是那些大货车,刹车皮磨的轮胎框都很热,需要在这里那水浇下来降温,水是山上下来的泉水。同样,冲厕所的也是泉水。上厕所要一元钱,门口站的收钱的是个哑巴,而且听不懂汉话,据说是在越战受了伤的,每个车经过,无论停不停,都会对车敬个礼。一路上有很多这样的点,大的会有几家子人,小的只有一个老人一条狗,他们对这些过客不会热情的让你受不了,但是很亲切,离开的时候看到他们远远的对你招着手,更感觉到阵阵暖意。

车一驰而过,我不知道,住在那山上的几户人家,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再往前就到了奔子栏了,很小的一个镇,但在滇藏线上却很重要。等着吃饭的时候想找家银行取点钱,可问了一圈,说只有一家农村信用社,还离得很远,只好作罢。饭不贵,还很丰盛,旁边还有本地的居民在请吃饭,虽然很简陋,但却是镇上最好的一家了。吃完饭继续赶路,快出镇的时候,路边有一个寺庙,后院有一条石阶蜿蜒到后山坡上的一个塔坛,塔周围开满了黄色的小花,很是漂亮。

这张照片见过很多次吧,是叫金沙江第一湾吧,山体上那一条细路是以前的国道,现在好像也在用。

过了奔子栏颜色的变化更显著了,不知道金沙江水的颜色是不是有这里的原因。右下方有个观景台,风很大。

回头一望,却是另一个风景这周围比较有名的寺院就是松赞林寺和东竹林寺的。领队说最近松赞林寺在修,去了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听从安排,去了东竹林寺。去的时候刚好是过了一个什么节,僧侣们大都放假回家了,确实是,我们在奔子栏就见到了好多僧侣。所以感觉有点空,只有几个值守的僧侣在忙,而一边的房顶也在修。领队这时发挥了作用,担任了讲解的角色,带我们看了诵经堂、认识了宗喀巴大师的本尊以及各种表象、活佛真身、唐卡、坛城、吉祥八宝、藏经阁等等等等,学到了很多东西,可以说是眼界大开。

里面不便拍照,只能在外面拍了,顶还没有上色,正在修

电线,放心,我没那能力P了你

从东竹林寺出来继续走,没过多久,绿就又多了起来,还夹着片片金黄

海拔继续攀升,在一片惊呼中,白马雪山出现了

当你望着他出神的时候,他离你的心很近。

没有待太久,因为很冷,大衣这时候起到了作用,而且再走,就到了4292的白马雪山垭口。车上的一对度蜜月的小夫妻从这里开始吸氧了,一直到两天以后重新回到了奔子栏。说说高原反应吧,深圳的海拔应该只有一点点,我平时上班的地方据说是个洼地,海拔是负的。我们到这个点之前,已经在云南待了一周多,可能是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在这晚上在飞来寺睡觉的时候,睡着睡着会感觉用鼻子呼吸不够用,张开嘴来吸口气。看他们的反应,是感到胸闷、恶心,喝了红景天也不好使,只能吸氧,但一开始吸,就停不下来了,一直到你下了高原。我第二次去丽江的时候,是第二天直接就去了玉龙雪山的,下了索道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往上走,也没感到胸闷恶心,就是感觉到身上没劲,走一段就要休息一下。遇到从上面下来的,对我们很好奇,问啥感觉呀?为啥我没感觉呀? 呵呵问了他是四川过来的,他们那的海拔有一两千,也可能他身体比较好吧。

从白马雪山垭口往前走,就是一路下坡了,路边的牧场

过了这里,就能看到梅里雪山了

我们去之前,也反复的问了那俱乐部,最近能不能看到日照金山,说这几天的都看到了。不过这个东西谁都不好讲,有的人来过很多次都没有看到。我们下午到的时候雪山上是笼罩着一层云的,还很厚,于是一直就期盼,快点散开吧。

这里是个观景台,远远的,能看到卡瓦格博峰的冰川,以及我们晚上要住的飞来寺。飞来寺那边看着挺近,可过去要绕一个大弯,经过德钦县城,县城很旧,但我还是从那个仅有的ATM机里提到了两千块钱,虽然它收了我14块钱的手续费。飞来寺是一个寺院,但也是那个片区的代称,我们住的是能看到雪山的观景天堂酒店,标价很贵,领队来之前告诉我们,这两天的住宿会让你有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感觉,呵呵,今晚上是天堂。基于昨天吃牦牛肉的教训,大家决定晚上统一吃泡面了,其实后来我到食堂看了下,也不是太贵,呵呵。

坐在阳台能看到雪山

五冠峰上的云已经散了,但卡瓦格博上面还是罩着。

梅里雪山的名字源于一个错误,说是梅里雪山本是太子十三峰北侧的一个小山脉,解放后地质勘探的时候由于与当地人交流出现问题,就误把太子十三峰当成了梅里雪山,沿用至今。十三峰的名字没记全,只记住了主峰卡瓦格博,以及女神峰、五冠峰、将军峰。我们明天要去看的就是卡瓦格博峰下的明永冰川。

遥望一下明永冰川,明天的行程就是从山脚下开始走到冰川的底部。

太阳落山了,云还没有散晚上没睡好,有前面讲到的呼吸的原因,也有对明早上日照金山的期盼。睡的时候没拉窗帘,就这样躺着看着他入睡,不知道他介不介意。

天快亮的时候醒过来了,云完全散开了,哈哈,月照金山。
赶快洗漱,在房间里隔着窗户看不过瘾,爬到阳台上抢占有利地形。

没多久天就亮了,月亮还没有完全落下去,而太阳的金光还没有从背后的山头翻过来

然后那一抹红融上了那片白

尽量的在房顶上多待一会儿,直到领队上来叫人了,才赶到房间收拾东西。上车去明永村。

我一直觉得五冠峰中间那几座像两头藏獒同样,明永冰川看着很近,开车过去也要将近一个小时。景区卖票的地方附近有几棵参天大树,很直的那种,不知道藏民家里那些柱子,是不是由这些树制成的。买完了票往里走一点,就到了一个岔口,往左走是雨崩村,往右走是明永冰川。丽江古城里也有去雨崩的六天的团,我们在心理上生理上装备上都没有做好去雨崩的准备,留到以后再去吧。车右拐以后,就能看到了澜沧江,江水同样是很混,这大块地区是三江并流的地方,我们一路上看到了金沙江,接着是澜沧江,只是没机会看到怒江了,怒江,据说波涛很汹涌。

这个季节上山,颜色很不错

上山有两种选择,走路上去,或者是骑骡子。骡子是当地的村民养的,由村委会组织,每天抓阄排好序号,然后每个要骑骡子的客人要过去抽号,抽到哪个骑哪个。避免了来个大胖子,没人愿意载他的问题。为什么要用骡子呢?同样的问题在拉市海骑马的时候我也请教过。说骡子爆发力没马好,但耐力强,以前走茶马古道的时候,马帮里都会安排几匹骡子的。

就是顺着这样的小路往上走,和骡子走一条道,地上很多被踩碎的干的骡子粪,满鼻子的骡子粪味,但是想想纯天然的,藏民还拿牦牛粪烤火呢,也不算啥。领队说爬上去要两三个小时,从海拔三千多爬到五千多。想想我们爬梧桐山的时候也差不多这个量吧,没选择骑骡子。往上走了十分钟,老婆摇摇头,说不行,回去坐骡子。现在想想,这个选择有多明智。

88#
Stoned
夏天去也挺好啊,那几个著名的雪山上的雪是终年不化的,那里夏天也很凉快,花也会开的很漂亮

前期走的时候,路边总能看到那条小溪,水是从上面的冰川上下来的,应该算是纯天然无污染吧,应该还会很凉。看着老婆她们的骡队渐行渐远,打消了到溪边坐坐的念头,继续赶路。

有段路离水很近,水很清,乳白色的

再往后走,我就没精力再拍照了,梧桐山的海拔是从零到九百多,在这里,高原反应确实还是有影响。走走歇歇,走走歇歇,踩着骡子粪,闻着骡子粪味,喝着水,擦着汗,看着后继的骡队一个个的从身边超越过去。在失望、绝望,再坚定信心,继而再失望,绝望,如此反复,两个多小时后,我爬到了太子庙门口,看到了我老婆笑眯眯的眼睛。

但是这时的成就感却是无法比拟的,然后就有了我头像的照片,我真想喊:骡子们,滚一边去,老子是自己爬上来的,哈哈
骡子到了这里就不能再往上走了,我们要走太子庙后面的那条山路,然后到那段观景的栈道

太子庙前面的玛尼堆

太子庙旁边,来张全景的

栈道分好多层,因为海拔越来越高了,爬这个也是很勤苦的,右上角那个平台,就是最高处了。

这冰川是常年不化的,但是因为气候原因,也因为过来看他的人太多了,呼出的二氧化碳,体温,冰川正以缓慢的速度消融。也许这冰川的颜色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它上面蒙上了一层灰,看起来和旁边的石头有些相近。

冰川和岩石融为了一体

冰川上的一条条细流,再往下,它们就汇集成了之前的那条小溪上山容易下山难应该是在别的地方吧,起码在这里,感觉还是下山还是要舒服的多。不用再羡慕那些骑骡子的,跟在骡队后面,保持好避免吃尘土的距离,一路小跑。

下山的路上,经常会从一片绿中窜出这么一片火黄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给这小溪来了个近景,感觉到了下午,这水明显比上午大了许多,应该是下午温度比较高,山上的雪融化的比较多的原因吧。想起了上学时学过的一篇文章里面的形容词,应该是“欢快”吧。

再回望下雪山吧,下回再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到了山脚下差不多是下午两点了,前面骑骡子的那几位已经在那个指定的饭庄开好台点好菜了,桌子有点小,速战速决,下午天黑之前要赶到奔子栏,晚上要在那里过夜。

这路上上下下的确实对车的损耗比较大,我们的车在半路上就爆胎了,好在旁边就有一个加水的点,司机和领队跑过去借了个杠杆,费了好大劲才把好的胎换上。也有很多路过的加水的师傅跑过来帮忙,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应该比较常见,今天我帮了你,说不定明天我就需要别人来帮我了。等的时候旁边有两个牦牛,脖子上栓的有红绳,不知道谁家的。晚饭之前确实能赶到奔子栏,前面领队说过,今晚的住宿是“地狱”级别的,当然只是相对而言的,我们住的这家在这个镇子里其实还算很不错的。应该是空气太干燥了,到处都是静电,以前对静电的理解是,你碰一下被电到了,过一段时间才会被电到第二次;但在这里,你摸一下金属,被电到了,再摸,再被电,很庆幸床不是铁的。进房间之前,领队叮嘱我们,先洗澡,因为这家虽然是镇上为数不多可以冲凉的旅店,但热水是电热的,晚点就没了。于是先洗澡,但水压太低了,把花洒抬高到腰间水基本就不流了,但总算还是有水的吧,不能老跟家里的比。

房子的后面就是金沙江

睡觉之前,关窗帘的时候刚好看到月亮正努力的爬过这个山头,课本里、歌曲里经常有这样的镜头,但却是第一次这么真切的看到,想拍下来,但这相机只能拍到一个亮点。有时间就抓紧时间去,以后的时间还有以后要玩的地方可去

100#

chucklau 当晚睡得还可以,可能是当天爬山太累了,早上起的很早,今天一天就算是回程了。俱乐部提出的一个概念是不走回头路,从奔子栏出来再往下走,到了尼西就拐到了另外的一条路上,走塔城、石鼓回到丽江,介绍的景点有水帘洞、塔城金丝猴保护区,石鼓的长江第一湾。但所谓水帘洞就是一个小型瀑布,后面却是有个洞,但没人进去过,也不准人随便进去;塔城确实是金丝猴保护区,但金丝猴没有多到你开车在公路上走就能看到的地步。所以说这一路,看看风景就行了,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

中午的时候到了石鼓镇,已经算到了丽江地界了吧,午饭就在这里解决了。再往前走不远就到了长江第一湾,据说长江从这里开始往东流了。

这段旅行快结束了,留个影吧从石鼓镇出来离丽江也就不远了,下午的行程是游拉市海的,但费用没有在团费里,他们只是在经过拉市海的时候放人下来。一起的有好几个都去过了,我们没去的几个过去问了价钱觉得不合适,就算了。一路拉到了古城,就地解散。

接下来的一天就在古城里休息,顺道也去小戴那里问了拉市海的价钱,包一顿午饭、划船、骑马、接送,一人两百块,觉得还可以,就定下来了。打听了一下,下来也就是几个小时,就决定第二天睡个懒觉,下午再去。快中午的时候师傅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到了客栈旁边,坐上车就朝那边去了。拉市是丽江的一个乡,就在古城边上,先到村里的一户人家吃午饭,院子里收拾得很干净,做的菜也很香,还有鸡汤喝,管饱。吃了饭就到了骑马的点,马队是村里的,沿着拉市海有好几个村子,相应的也有好几个马队,每个马队的路线都不是太一样。我们的这个马队是靠公路这边的,没有自己的船,我们先骑马到湖边,马夫就把我们交给那个村的船,他在岸边等着。

拉市海的水也是从雪山上下来的,有很多水草,秋冬季节,会有很多的鸟从北方过来这边过冬

船夫说那是鸳鸯,怎么感觉和我小时候在年画上看到的不一样。三点多的时候湖面上的鸟还不是太多,大都出去觅食了,早晚的时候才能看到更多,我第二次去的时候还在湖边的田地里看到了一群灰鹤。虽然说我们是转包的,但船夫还是很热情。船是铁皮船,当天基本没什么风,湖面上很静,但还是没往里面划太远,好像是过了他们村的界了。第二次去的时候倒是划了很远,但那天风太大,再问了一圈好像没几个会游泳的,就劝船夫还是往回划吧,这船还是小了点。

船夫说这湖的面积还是比以前小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山上的雪少了

看到那个刚准备飞的鸟了么?和每天早上在我家阳台上唱歌的鸟很像,不知道是不是一类的。

上岸以后只看到马找不到马夫,仔细看了一下原来躺在岸边的草地上睡着了。他们马队的路线是上东南方向的那个山头,划船之前看到另外马队的在岸边赛马,也想找找感觉,在上山之前的平路段给师傅讲了讲想法,说没问题呀,你抓好了。于是一路狂奔,把我的脖子上挂的相机套的带子都扯开了,赶快叫停。

平生第一次骑马,其实不算难,有师傅牵着,抓好缰绳踩好脚蹬就行了。他们家有三匹马,每天拿到马队那里排号,淡季的话一天跑一趟,旺季的话能跑个两三趟,村里给的酬劳是每匹马每趟三十块钱,但多的钱也不会拿来分红。这样除去马的成本,每个月平均能赚一千多块,再加上家里种的水果,如果不赌钱的话还能过得不错。村里赚的那些钱会用来支付各种费用,做宣传、拉生意、修路、赡养孤寡老人等等,当然还会剩下很多钱,但他说这些和他没关系。

上到了那个山头就是一块平地,有一潭水,人可以再上,但马要在这里休息了,旁边有卖蚕豆的,都是他们村的,如果喜欢的话可以买来喂给马吃。

休息了一会,问师傅这块平地上能不能跑一下,他说没问题,骑上他的马牵上我的马跑了几个来回,虽说被牵着没有那种豪迈的感觉,但风驰电掣还是有点的。从那山头上下来,按照安排司机会拉我们去束河,但束河我们已经去过了,就和他商量了下先拉我们到市里买火车票,然后再拉我们去黑龙潭。

黑龙潭公园里面的一个寺院,门口有人招呼着进去,没敢进

黑龙潭公园的水是丽江古城的水源,有从雪山上下来的水,也有从潭中的泉眼涌出的水,公园里有很多展示纳西文化的地方临走的两天就开始买东西了,给媳妇买了两套衣服两双布鞋、蜡染的桌布、靠垫的布套,各种的饰品。有些东西现在看起来不是太实用,但在那种环境下,你天天逛街相中的东西临走了再不买,回到家再后悔感觉会更惨,呵呵。特意问了客栈的小妹附近的菜市场在哪里,她就给我们画了图,介绍我们去金甲市场,本想买点野生菌回去打火锅吃,可不是季节,新鲜的野生菌不多,只是买了点茶树菇、松茸和火腿。最大的收获是在路边卖茶叶的小摊上买到了一些好茶,只是在别人的门店前面摆的小摊,在等媳妇买东西的时候问了老板茶叶的价钱,不贵,就让她推荐几种尝一下,于是把他们最好的茶拿来给我喝,有一种红茶和两种绿茶很不错,价钱也超便宜,买了几斤喝到现在。

走的时候有些不舍,但离开家已经两周了,开始有些想家了。丽江到大理的火车因为是刚开通,坐的人不是太多。临走的时候客栈的小妹听到我们要坐火车回去很兴奋,说那火车出站后过了第几个隧道后就能见到她的家了,但隧道太多了,想起来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了。丽江到大理本来一两个小时就能到,可火车走到洱海旁边就开始走走停停了,一直拖到四个小时才到,不过在火车上看看夕阳照射下的洱海也算不错,而且大理到昆明的火车好像是八点多才开,到早了也没用。

出了大理火车站就去找吃的,走了几条街都看不到,问了人才找对了地方,在火车站左前方的一条街,菜是摆出来的,很新鲜也不贵。吃完饭就在火车站对面的一栋大楼下面等时间,那个地方好像是旅行团的一个购物的点,不时的有旅行车开过来停下,下来一堆人买东西。这时就会有三个小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跑过去捡车上的饮料瓶,看了一会,让媳妇把包里的签字笔拿给她们,但很可惜只有两支,就把包里的棒棒糖也拿过去。她们还是有些正常的戒备,不愿多说话,两个大点的读小学,小的刚读书,周末就过来捡瓶子换钱,媳妇说棒棒糖最后还是归了那个最小的,虽然她也很想要签字笔,虽然有戒备,但临走的时候知道说声谢谢。

上火车以后的事就记得不是太清楚了,隔壁的是两个云南大学丽江学院的学生,说丽江最好玩的地方是雪山脚下的蓝月谷,后来我也去了,属于玉龙雪山景区的一部分,感觉有点像九寨沟的那些海子,但有加工的痕迹,可远衬着雪山,感觉就不一样了。第二天早上到了昆明,原计划是到附近的家乐福买点特产,但可能是因为买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就没去,没有过多停留,上了飞机就回深圳了。

年底和同事再去,就给他们当起了导游,时间很短,只是在附近转转,但去了上次没去的玉龙雪山。

一年去了两次,算是比较多了,虽然下次再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起码我还是很想再去的。希望再去的时候,能带着孩子,带着更多的家人,希望那时的丽江还和现在一样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