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川藏驴行之悠游318国道篇

8264旅行网

接上篇《在路上——川藏驴行之生死墨脱篇》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于是佛便说:忘却,忘却

——仓央嘉措

川藏线,318国道,波密出发,就像杰克·凯鲁亚克描写的一样和这个城市轻轻地挥挥手,经过墨脱的艰难后,反而这次独行真能深深体味到《在路上》那种美国60年代“垮掉的一代”所散发的气息。感受到人生自己想像的理想状态和醒悟的自由感觉。我想飞翔了,即如天鹅般的绝唱。

波密出发的我。

好了,告别热闹,告别队友独自孤单沿着318国道默默前行,有时候想“孤独”这个词看你怎么理解,有时你就是站在热闹而繁华的大都市能刻骨的感觉你在这茫茫人海里非常的“孤独”;此时,我一个人的前行反而感到非常的充实,没任何的“孤独”感觉。帕隆藏布河穿波密城而过,遥远的前方就是米堆冰川,真的,我很充实的前行,紧紧背上的行囊,看着远方······

因为答应先前的队友柠檬和南西她们我要追赶她们,电话里早就知道他们到了昌都,所以我在出波密城没多远的地方就静静的等拦顺风车。晕,我忘记了一个问题,昨晚都知道通麦天险塌方了,拉萨过来的车全部都不能通过。难怪一直没车。苦笑,可能是这醉人的美景一直拉着我的心思没去想这些。回头呗,回到波密汽车站抱着一线希望去看看商业的汽车吧。

到了波密汽车站,懒懒散散地没几个人。我是反穿川藏线,所以一般的人们都是从成都或云南去往拉萨的,往八宿方向的车不多,问了工作人员说我只能搭波密——成都的卧铺大巴。

其实为了追赶柠檬、南西她们我舍弃了米堆冰川,米堆冰川位于藏东南念青唐古拉山与伯舒拉岭的结合部。《中国国家地理》把它评为中国最美雪山的第二名,加上当下气候剧变,冰川每年都在消融。再不去看将是宗终身憾事。要与米堆冰川近距离接触就需要徒步走进层林尽染的的原始森林,翻过三道冰川运动的终碛垅。

没办法,我只能心中安慰自己,既然第一美名的南迦巴瓦雪山都膛开胸怀拥抱了我,人生本来都是很多遗憾的碎片组成。我远远的看着米堆冰川时隐时现的娇容发呆了久久。舍弃有时不一定是坏事呗。
遥望米堆冰川

然乌湖——进藏前我仔细的考究过,问清车次后我只说我到八宿县,然后去看看我魂牵梦绕的然乌湖。然乌湖其实就是200年前左右山体崩塌形成的堰塞湖,湖面海拔3850米,在藏语意为“尸体堆积的湖”
湖畔西南有岗日嘎布雪山,南有阿扎贡拉冰川,东北方向有伯舒拉岭。四周雪山皑皑,人间仙境。

大美然乌湖

缘分哪,由于排龙通麦天险塌方,墨脱队友的姐妹花小东和兰兰只能放弃预定好的机票也来到车站坐波密——成都的汽车。本来才分别几个小时,但是遇到还是别样的开心。同车了。车上,我除了和小东、兰兰开玩笑就是一直看着路的右边米堆雪山浮想联翩。我一个人在八宿县城的路边下车了,为了别太引起分离的痛楚我故意在路边绑下鞋带,静默的等待汽车开往远方。相信她两也会在车上有着同样的心情。

好了,现在又是我一个人的路了。八宿县位于三江流域高山峡谷地带,我一人吃过午餐就开始在这个峡谷的街头溜达,没啥美景。就找到路边与川藏骑行的骑友们闲聊起来了。

八宿的离去我一直要在此感谢在拉萨驴站认识的深圳驴友麦蒂,他这时电话打给我告诉我由于川藏线中断停车,关心的问我走到哪里了,我告知我的位置,他热情介绍我认识现在正在然乌湖晃荡的成都磨坊版主“精确鬼林冲”(我一路就叫他冲头)和云南的老驴“老路”“尘世(小妹)”等。在此特别鸣谢同行摄影高手“左轮枪手——雷工”。这篇文字中一般大美的照片都出自他手。菜鸟的照片绝对就是我的了。

这个就是我们的摄影——左轮枪手

原来这次进藏冲头是带着一个自驾游的队伍组成的一个车队刚好在然乌湖。老天有眼哪。我告知冲头说我要追赶我原本的队伍去色达佛学院。他对于川藏就是个驴群的头驴,热情的安排了一个越野车告诉我只能送我到邦达他就帮不到我了。

与冲头他们一路同行,接到柠檬电话说他们从昌都返回于邦达的路上,他们决定还是沿川藏线一路玩回成都。在西藏驴行你别指望你的计划永远的天衣无缝,很多因素都会让你临时改变计划的,塌方永远属于意外之一。

顺着滚滚的怒江下了一段平缓的路就开始爬上川藏线著名的七十二道拐了,七十二拐也称九十九道弯。具体多少道拐我也数不过来,站在路上看着脚下咆哮的怒江大峡谷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人类与大自然的改造中所承载的那种艰难与卓绝,会想到长城、金字塔等等。

业拉山口,海拔4658米。它是他念他翁山脉,属于横断山脉。从七十二道拐艰难的上到业拉山口,回望一下来时西藏的远方,感慨万千,荡胸生层云就是这个感觉,淋漓尽致,顿生豪迈。奇妙的感觉,因为当自己踏在山口的时候你能看到怒江在西边脚下,澜沧江在东边脚下,左看右看,很是奇妙。

从业拉山口蜿蜒盘折而下,美丽的世界高原之城邦达就坐落在一个群山怀抱的高寒草原中,虽然很小的一个城镇,但周边的草甸还真难以用笔墨形容了。绿茵如毡,成群的牛羊点缀着这片如诗的草原。这里海拔4200米左右。

冲头与我们全部下车就在草原中奔跑,看着天边渐渐西沉的落日,我无雅兴寻找这草原的落日余晖,也就不去搁心月白露冷了,只是疯跑一趟罢了,太阳西沉的时候我能感到全身的寒凉。
给冲头的队伍来个全景,呵呵

这个就是想要飞翔的“尘世”小妹

我知道柠檬她们就在邦达,我家里有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为了别引起太多了离愁,当车离开邦达的时候我就不去见柠檬她们了,就此和柠檬、南西她们擦肩而过,既然注定自己要选择了远方,就别为离别而牵绊着脚步。我电话都不给柠檬,这样也好,看着地平线让自己融进这高原的夕阳。

因为是下山的路,冲头决定全队赶往左贡去吃FB大餐。路上不时的下车拍照。到达左贡的时候已然黑夜沉沉了,本地人介绍了个出名的烧烤摊。拉萨啤酒一喝,全桌的人都相互交流彼此的心得,尘世小妹妹看不出来酒量大得惊人。一箱喝完还在大喊上酒,聊之才知道原来尘世小妹是个老板娘呢,在云南丽江束河边的束河古镇开了个美丽的驴站——束河闲云客栈,光听这名字就能联想到这人的闲云野鹤。看她喝酒你绝对会联想到电影《新龙门客栈》里面张曼玉主演的一个人物——金香玉。连喝酒都这么大气,豁出去了,反正我明天又要和同行的几人分手(老路,他明天到达芒康就要往云南方向驴行,他硬是说喜欢看看梅里雪山。干杯呗,同行的队友们,“劝君更尽一杯酒,东出左贡无故人”。

上一张“尘世”小妹闲云客栈的片片

小东因为很向往色达佛学院,也在左贡下车与我们一路同行了。看得出她也是在尽力把酒往心中痛苦的喝着,对于离别或将要离别的队友心中知道彼此都在风中,也在雨中,但是只能暗暗的道声“珍重”。明天又将是彼此在路上的故事。人可以忘却痛苦,但是很难忘记经历磨难的离别。

这个就是“小东”小妹

这个是“老路”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仓央嘉措《见与不见》

天亮,这才仔细的打量下左贡县城,左贡县城具有承东启西、联结南北的区位之便,是历代商贾由茶马古道进出西藏的必经之地。因为身上的银子快耗尽,故需要找个兑换银子的钱庄(哈哈,中国农业银行),就漫无目的的晃荡在左贡街头,想去察觉下当年的神秘的茶马古道的身影,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运输方式主要是以骆驼为主,以茶换马,并不是现代很多人理解的用马运茶。之所以用骆驼是因为明朝时要有数百万斤茶叶要贩运,到清朝时达到了数千吨,马不能胜任,所以用骆驼。茶马古道是一种人文景观而已,很多地方你只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左贡小巷的瞎逛你还真能找到一丝丝茶马古道的风味,居民的雕窗和木质的藏桌也让我感受那种当年左贡的如梦的繁华。

在左贡去往芒康的路上,早就了解到要连续翻越三个山口,既东达山口海拔5009米;觉巴山口3390米;拉乌山口4380米。路上危险指数较大。开车的曹师傅显然是这条路的老手了,显得从容而淡定,还说到了风景绝美的地方你自己下来走走拍拍照。就这样我坐着车蜿蜒于这三江流域的峡谷高山中穿行。一路的感慨、一路的惊喜。

在觉巴山顶,我看到遥远的峡谷间散落着屋瓦座座,一问才知道那就是明珠般的一个小镇——如美镇,呵呵,还以为是芒康呢。如美,也无从知道为啥叫这么一个美丽遐想的名字。蜿蜒而下期待如美镇能给我惊喜,不大的一个小镇,典型的藏式建筑,街上悠闲的人们及僧侣的眼神仿佛都很安详宁静,果如名字——如美镇。

车到一个山顶,整个山全是没有一棵树的绿绿草地,时不时的经过一个个游牧的帐篷,牛羊仿佛应该生于斯、死于斯。隐隐的在山下的一个葱翠的峡谷中看到了芒康县城的一角。好了,芒康,又是一个队友“老路”分别的地方,他要沿滇藏线去见他梦中情人——梅里雪山了,大胡子一甩,一幅超然地消失在路的远方。唉,为啥老说别离呢,早就知道“离别”其实就是驴行的一种生活方式罢了,一路走好亲爱的老路,亲爱的大胡子。桃花源里绝对没你的影子,苍茫的驼铃西部可能是你放纵的地方。

我和分别的“老路”。

芒康,滇藏公路、川藏公路的交汇处。在隋唐称为白狼国,其实也是古代羌族人的聚集地,唐朝时期吐蕃三十二代赞布松赞干布统一了西藏(公元617年)以后,芒康境内被吐蕃占领。此时期以后,藏传佛教随着政治力量的深入而得于人心。吐蕃与芒康境内诸部落和土著居民融合为同一个民族——藏族,现芒康的藏族因此延续下来。

我知道芒康过后,翻越中巴拉山口后过金沙江就进入了四川行政版图,川藏其实就以金沙江为界的。在金沙江过桥的时候,临出藏还得检验一次身份证,曹师傅果然很是了解的,他说到了四川就没必要像在西藏那么使用身份证了,我也感慨在地说在西藏使用身份证都让我麻木了。金沙江,以前看文字描写都很是咆哮野性,这次从西藏刚出来,金沙江在我眼中此时一点都不赶到放荡不羁,一点都不野性,还感觉金沙江透着内敛的温柔呢。可能是我这些天来见了太多野性的大河大流罢了。

到了巴塘,吃过中饭就接着赶路,路上曹师傅不亏是了解川藏的老手。谈起川藏简直就是一部川藏的活地图,说起历史也能娓娓道来,煞是动人,虽然不是我经常读史的故事,但是你能够深刻理解啥叫行万里路,何为破万卷书的感慨。这一路下来如果不是开车的缘故真想来场把酒话桑麻的冲动。我告诉他我一直梦想着见识下美丽的高山草原理塘,他说到了会让我尽情的玩下,我告知他我想独自一人在理塘住下,他也只能默然。还没到理塘就遇到了震撼我心的海子山口,站在山口遥望两边的雪山,右边的雪山下两个连续落差不大的湖泊在白雪皑皑的倒影下显示出苍凉的凄美,这就是传说中的姐妹海子湖吗。

神话般的姐妹海子

天上的仙鹤
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远走高飞
飞到理塘就转回

早就闻听理塘的大美了,仓央嘉措转世的故乡,我想一定会让我有个无尽的思量。“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转回”其实很多人都把这诗理解为对情人的思念,而我更愿意理解为当时的诗人是对自己故乡的一种思念。深深地表达出对理塘深情钟爱的情愫来。最后仓央嘉措病死在青海湖畔,可我心里实在相信仓央嘉措是投湖自戕。奇迹的是他的下一世格桑嘉措不偏不倚的出生在理塘,这是仓央嘉措的这诗化作自己下一世的预言了。

一过海子山口,我当场木然呆立,一片平坦辽阔的草原,遥望四周全是皑皑的千年雪山,天哪,无法言语表达,我来的这个季节刚好是理塘草原鲜花开得正盛的时节,你能想象草原、牛羊、各种颜色的野花。四周是时隐时现的千年雪山。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理塘,沿着柏油路缓缓而下,牦牛时不时的出现在路的中央,简直就是一首如歌的行板。我见识过无数的草原,也震撼于羌塘草原,但是它们都让我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此时,我好像找到我寻梦已久的一片心中绿洲,在内心轻轻的呼唤,这里少了天山草原的粗狂;更没有羌塘草原旷远,在缓缓下行往理塘县城的路上总感觉这个草原太完美,这里的一草一花、一牛一样都好像是为这里生的。完美得让人怦然心动,增之则太多,减之则太少。

理塘,藏语称“勒通”,“勒”意为青铜,通“意为草坝、地势平坦。理塘,藏语译写语音,历史上曾汉译为:李唐、里塘等。理塘是世界最高的城市随着前行慢慢地在我眼前展开,“世界高城理塘”几个金色的大字镌刻在牌坊上,就耸立城口,理塘县城海拔4014米,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48%,正是这要命的高度,让太多的游客不敢留驻。但对于我来说此时我是“梦回理塘”了。开始以为理塘既然是世界高城就应在高高的山上,到了,我才明白它就在一个宁静的山脚,一条雪山上而下的河流在旁安静的流淌,静如处子。城里带着一种膜拜的心情逛悠。可能是我一直向往理塘,无论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让我拿出说服自己的理由来。

别了,理塘;心中暗暗的决定今生我还会特意回来一次圆梦我遗憾的理塘。走出理塘路上看到很多骑行的队伍,基本都是往拉萨方向的,这里可能是他们骑行队第一次接受进藏前的严峻高原考验的时候,看到的骑行队伍大部分都是推着车缓慢而艰难的跋涉。

雅江,一个很小的山城,见多了一路的小城也足为怪了,但是依山而建的气势能让你感叹,雅江,藏语名“亚曲喀”,即“河口”之意。因系雅砻江重要渡口之一,清军曾设汛守备,置县时也曾以河口命名,后更名雅江,在雅江县城瞎逛时远远的传来一声声的转经筒发出的苍凉的声音,循着声音前往,原来在穿城而过的雅砻江边一块凸起的山崖上有个寺庙,转经的人们很多,这样的画面让你产生安静宁祥的感觉,站在桥头用心感受。

车出雅江,前方修路,又是堵车。在川藏线上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堵车。自己不恼不火,悠哉的去周边闲逛,刚好遇到放暑假的本地小孩,就在路边闲聊起来,一脸的腼腆、羞涩与拘谨,想不到小孩才8岁放暑假要回到家里要去放养30多头的牦牛,因为她告诉我向往大海我就说我家就在海边,引起她一片神往,希望用海的期望来带她慢慢在未来的路上探索山那边世界的故事,就像一首歌词里的:“我用心感受未来,不曾见过海洋”,给她个梦,至少能有追寻的方向,看着远方······

新都桥,因为要与一个同事相遇(他是从成都骑行往拉萨),此时离成都不到400公里,我也无心这醉人的风景了,按开车师傅的说法,路上不出现意外今晚就能赶到成都,好吧,家事的急促我也不想停留。就在新都桥一个驴站里见到我骑行的同事,看他高反还没适应过来,介绍下他前方要遇到的艰难险阻,很是担心,因为我知道他才真正意义上的高反山脉才经历过来时的折多山而已,前方无数个高山都在等待这位骑行大侠。祝福你一路顺风。

折多山山口只做短暂的停留就下山奔往“跑马溜溜的山上”——康定。康定市,藏语意为达者都,就是三山相峙,两水交汇的地方。一曲康定情歌意远留长,不做停留了,司机为了我对康定城有个感性地认识就特意车从老城区穿过,只能看个大概。

盘旋蜿蜒而下,顺大渡河而下,过了大渡河开始上著名的二郎山了。因为二郎山的交通警察为了安全经常限制车辆通过的时间段,此时也是下午5点钟,为了安全起见,我去问了山脚下的交警山顶能否通过,交警急促催我们赶快上路,前方有交通事故刚开通速度通过。在二郎山顶的时候回望大渡河大峡谷,想不到对面半山还有炊烟袅袅,真是白云深处有人家哪。二郎山为大渡河与青衣江的分水岭,历史上,二郎山又是藏汉交往的重要通道,是“三十六番出入朝贡必经之地”。逶迤苍茫,沿途都有美丽的神话故事,地藏洞、总兵祠、龙母庙、玉皇阁等目不暇接,简直都成了一条人文风景观道路,浮思连篇。忽然几十年前的一曲《歌唱二郎山》不由得自己轻唱出来,追随歌曲雄浑的曲调车已经一头钻进了二郎山隧道。

二郎山隧道全长4公里多,本来在隧道大渡河的这边原是晴好的天气,一过隧道简直是雾雨濛濛,为了满足我好奇司机还是在隧道口停车等待我拍照,上车后给我介绍,原来二郎山一过隧道就属于雅安市天全县了,还形象的说出雅安的“三雅(雅女、雅雨、雅鱼)”,调侃的问我为啥雅安的女人属于一绝呢。我茫然,原来他解释说这里常年雾雨濛濛,这里的人们难得见到晴天,故女人的皮肤白皙,堪称一绝,我只好一笑置之,但是我一路一直到上成雅高速的路上还真难得见到一片晴天呢。

一声汽笛长鸣,列车缓缓地在雨幕中穿行,回望繁华的天府之国成都,在濛濛的细雨中,别了,318国道;别了,成都。心中暗暗祝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很多人来问这照片是怎么处理的,今天“左轮枪手”兄弟有空答疑了。我把他话直接复制上来给摄友们,当答疑了
飘然背影12:08:48
哥,很多人需要我问下你的相机配置,有空回个话。
左轮手枪15:08:48

像机配置:尼康D800+尼康AF-S 24-70G+图丽16-28
飘然背影15:10:01
我对摄影在文章里都说了菜鸟级别。这么多人来问,我真难答疑了。
左轮手枪15:10:45

有哪些问题?
飘然背影15:11:04
问的都很专业,我那能回答
问你照片后期是怎么处理的等等,很多
左轮手枪15:17:36
有三分之一后期微调对比,远景微调锐度。蓝天白云的基本未调过。

飘然背影15:18:08
我直接复制你这话留网上
左轮手枪15:18:54
ok
飘然背影15:19:14
截图放上去当回答了
左轮手枪15:20:37

对比太大的将亮的压暗,暗部提亮些。

目的地: 青海 拉萨 成都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