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日记—品味福建

8264旅行网

这是一次一定指向的生活和文化品味+一定户外能力的自助休闲游。
日期:2010年3月11日—30日

行程:大连—上海—武夷山市—华光庙村★★★+—武夷山市—建瓯市玉山镇—岭后村—(屏南县)仙山牧场★★—水竹洋村—上乾村—岑洋村—长桥镇—屏南县城—宜洋村—鸳鸯溪大峡谷★★★—周宁县陈峭村—山头村—梅度村—后垄村—周宁县城—宁德市—三明市—长汀县城★★★—龙岩市—下洋镇—初溪村★★★★—中川村★—下洋镇—龙岩市—雁石镇—天宫山—黄土庵—夏老村—龙岩—厦门市★★—大连

岭后村+水竹洋村+宜洋村+梅度村+后垄村+黄土庵★★★★
注: 1. 红体字为游览地名,黑体字为线路上路过的地名。

2. 红星为人文风景指数(这完全是依我个人感觉。可能山区的人们会认为厦门应该高指数,而华光庙村应该是低指数)

3. 岭后等六个村虽然没有开发旅游,但它们加在一起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了福建山区及客家的历史和文化。
3月11日(四)晴

(飞机)大连—上海—福建省武夷山市,晚8点钟下了飞机后,出租车10元到老市区劳动宾馆,双人间20元/日.人,卧具尚干净,室内卫生间,可洗澡,距汽车客运站约5分钟的路。晚饭炒年糕、酱牛肉、炒笋片,13元/人。当晚当地一位户外很有名气的葛姓老人向我们介绍了武夷山区的情况,当时理解登顶黄岗山(2157米)有困难,虽有解放后修建的沙石路面直通山顶,但主要是江西方面设了路障。

3月12日(五)晴

一觉睡到大天亮,冲个冷水澡,精神焕发。早餐米粉、煎蛋、油饼。然后到汽车客运站,9:30发车。这台班车是通往桐木村、华光庙村的唯一班车,每天上下午各一趟。经过2.5小时的颠簸,顺着一条大山谷,到达了武夷山核心保护区的华光庙村,由于职业的关系,客车王司机两口儿的性格与普通山村农民略有不同,丈夫话语较少、全神贯注地驾驶,妻子则大嗓门、应对着各种人和事情。车最后停在王司机的家门口,他们两口儿热情地邀请我们在他家吃午饭,春笋、腐乳及各种山珍美味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使我们感动的是当地人的淳朴、热情和好客。这个村海拔880米,气候湿润凉爽,自然生态状况良好,位于武夷山脉自然保护区的中心区域。当天晚上,借宿在王司机妻弟肖拥国的家里,他是一位对种植和加工红茶有几十年经验的茶农。这里的老房子都是有杉木搭建,宽敞高大,通风良好,间数也挺多。这里是红茶“正山小种”的产地,肖拥国请我们品尝了包括银骏眉、金骏眉等顶级红茶并与其它产地的红茶做了比较,“正山小种”茶香醇厚、入口回甘无穷,眼下世人对此茶尚无太深的认识,现在当地人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和渠道,向外界宣传和推荐这一佳品。下午,在我们的请求下,肖拥国带我们游览了山上的茶园。满山茂密的竹林,只是在靠山脚下农户家的附近,种植着一小片一小片的低矮茶树,山泉水滋润着茶树及其它植物,竹叶落到地上腐烂后肥沃着山坡地,茶树就是生长在几近自然的环境中。在这乱石众多黑土中成长的茶树,不需要再另外施肥,再加上高寒湿度适当的气候,当然就能够长出品质良好的茶了。当然,还有采摘、加工等非常重要的环节。另外还有一点是不能不提及的,那就是只有用那山上流淌下来的甘甜的山泉水,才能够冲泡出令人叫绝的香茶来。这个村子,没有猪羊,甚至没有鸡鸭,也不种水稻等庄稼,这就使人类对环境的破坏降低到了最低点。他们维持生计的经济来源就是茶和竹子、竹笋。另外不能不说的是:这山上还生长这一些珍稀树种—红豆杉以及高大的樟树。晚上,肖拥国请我们吃了全部是由当地上山的山珍作出的菜,还有自酿的杨梅酒和蛇酒。席间,肖突然提出请我们帮助他所建的茶厂起个厂名,我略加思索,取出肖家父子的名片,把父亲名字中的“国”字和儿子名字中的“和”字组合成“国和”,我告诉他们父子,这个厂名有父子承接传递等很多良好的含义。肖当即给我斟上酒,给我敬酒,感谢我给他起的这个厂名。饭后,接着饮茶聊天,然后我就到溪流中洗了个澡。寂静的山村、清新的空气,这是一个催人熟睡的夜晚。

3月13日(六),天阴时有雨。

七点起床,吃过早饭稍事休息,我就拿着泳裤和水镜,一个人慢慢地向村外溪流的上游走去。昨晚聊天的时候,我就听说村外溪流的上游有一段水域有两米深、几十米长,游泳很好,我马上来了兴致,很快就找到了那段水域。海拔高水温低,一次也不能游太长的时间,但在清澈冰凉的溪水中游泳实在是太惬意了。游了几番以后,身体也凉透了,我就又慢慢地踱回了村中。村民仅在清明前后采摘和加工茶叶的那段时间比较忙,其它时间除了除草等以外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全年大部分时间都非常悠闲,生活节奏也很慢,村民养的狗儿也都是一天到晚伸着懒腰、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连挂在对面山上竹林间的云雾也是在缓慢地游动着,一片娴静、安逸的气氛,我自然也是随乡入俗地进入了悠闲的慢节奏中,拿了一本小说,搬个小方凳,坐在房廊下,看着这村子、这些村民和周围的群山。这是一个夹在南北走向的山谷中的自然村落,10户人家,七十余口人,肖家是这里最老的住户,据说是从清朝迁入至今,已有几百年了。从村子中间通过的水泥路盘山向上走行24.5公里就是黄岗山顶,华光庙村的民房都建在这条水泥路的两侧,村西边山脚下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流,自北向南泛着浪花终年不停地流淌着。河流上方的山坡长满了茂密的竹林,其中夹杂着少量的杉木等其它树种。通向山上的小路都比较直,而且每隔十米八米距离就横着一截毛竹,据说是为了方便往山下拖运砍伐下来的竹子。山坡比较陡,45°—50°左右,山上那茂密的竹林等树木,挡住了照到地面上的阳光,导致山坡树下极少能生长其它植物。地上厚厚的竹(树)叶,踩在上面宛若踩在厚地毯上那样舒服。茶农平时主要是除草和注意选择茶树苗。

这里的茶农家无论是多么富有或者贫穷,家里必定都有一整套的茶具,冲泡茶叶,每个程序绝不含糊。当地还有一项活动叫做“斗茶”,顾名思义就是大家把自己的茶叶拿出来,冲泡后由大家共同品之,最后评价茶的好坏等级。

来到华光庙村的当天,正赶上庙里的请佛仪式,这个村的村名就是以这座庙命名的。福建省各地的农村大概毫无例外地在每一个自然村都要有一座庙,有的供奉着菩萨,有的供奉着白马,有的供奉着齐天大圣,有的则供奉着石头......。华光庙村的庙在那场十年浩劫中被红卫兵给毁坏了,现在村民又自筹资金、重建庙宇、重塑佛像。用珍稀木种红豆杉雕刻的一尊大佛和用樟木雕刻的两尊小佛完成后,使他们由普通塑像转变成为具通灵仙气的佛像,要由佛教法师来做法事,之后才能把佛像请入庙宇中。仪式第一天吹吹打打、鞭炮齐鸣、载歌载舞地进行了一整天,一直到半夜,第二天又进行了一上午,请的是江西上饶的法师,但是福建南部(闽南)地区的法术,隆重严肃,整个村子笼罩在神圣、热闹和神秘的气氛中。我虽然带着数码照相机,但忘记了带储存卡,很遗憾没能给这一充满着浓厚地方特色的仪式留下影像。

在我看来,华光庙村最为重要的内容应该是品茶。将茶冲泡好后,手把茶盏喝茶之前鼻嗅之,茶香沁人肺腑,然后入口品之,回甘无穷,若飘飘欲仙之感觉。后来在福建省的其它地方提及此事,听者无不点头称是、随声附和。再就是那些美味的、天然的山珍,如春笋、香菇、山野菜,还有高山冷水鱼和自制的豆腐乳……。无不爽口味美、品尝后令人拍案叫绝。小小山村能有这样多的山珍美味,完全是这几近完美的生态环境所赐予的。

晚上,我让肖拥国给我称了200元一斤的“正山小种”带回去,然后又是品茶聊天。
去岭后村的交通工具

3月14日(日),阴时有小雨。

早七点半钟,我们乘上事先约定好了的王司机的小客车,返回了武夷山市,我买了照相机用的储存卡后,乘上10:30去建瓯市的小客车,然后再转乘去玉山镇的客车,大约在两点左右到达了玉山镇。先解决吃饭问题,就近找了一家小饭馆,连续几天一天三顿吃竹笋,竹笋是再也不能点了,点了一个鸡腿蘑炒肉片,一碗肉汤面条。店员说我运气好,正赶上刚刚煮好的一锅肉骨头汤,味道尚可,只是过于油腻。饭后要给这家店照张照片,找了半天才发现没有店名,问过店员才知道,敢情这是家黑店。再看餐具上落的众多苍蝇,也是久经沙场,对我的微距拍照竟然毫不在意。

从玉山镇到岭后村约22公里,水泥路面但没有公共交通,包一辆车要80—100元,有些贵,就在镇上找了一台拉水泥杂物的三轮货车,说好了10元钱。磨磨蹭蹭地到了晚上七点钟,天已经全黑下来了,包括司机共四男一女终于上路了,他们四个人是一家人。山路崎岖弯转,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GPS的指示小三角在显示屏上不停地翻转,大约行驶了一个小时,GPS的小三角停在一个叫作“峡头村”的地方,他们都跳下车,告诉我已经到地方了,让我也下车。我说:这里是峡头村,不是岭后村。他们又说:已经很近了,下车自己走很快就到了。我就告诉他们:这里距岭后村尚有3公里多,我们事先说好是到岭后村的。再说山路漆黑一片,我不能一个人走。他们四个人用福建话嘀咕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继续送我了。下去了三个人卸下了一些货物后,小货车又接着把我送到了岭后村。

岭后村东头的食杂店里灯火通明,人群聚集,乌烟瘴气,大约20多位村民聚集了两桌在打麻将和扑克牌。走进去一打听:距离我要去的仙山牧场大约有两、三里地只需爬个山坡,三、四十分钟即可到达而且是机耕路,路况尚可。但我觉得人生地不熟,而且四周漆黑一片,还是先在这个村子住一夜为好。就打听旅店。回答是村中没旅店,村里也从来没有接待过游客。好说歹说,有一家同意接受我,进了房间,又说一晚上单住宿费就30元。我说,你们偏远山区这样的条件太贵了,只能是10元。回到商店,全体村民的态度都非常强硬,坚持“必须是30元,一元钱都不能少!”互相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只好说“不管怎样我只能先住下再说”。

只是一连经过这两件事,我觉得这个地方的人不厚道。在一些偏远地区消费,我有自己的看法和作法:我们很多人埋怨旅游地区物价太高,殊不知那里的物价就是由我们这些人去了以后,其中的一些“冤大头”摆阔而误导了当地人,造成对游客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我们到任何地方旅游,都应该以平常心待人、采取理智的消费态度。

一路疲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挖笋人

房东

3月15日(一),阴时有雨。

一觉醒来,外面风雨交加。我穿戴好雨具,就上山探路去了。走不远就遇到了一个岔路口,我随意选了其中的一条路继续上行,但雨越下越大,我就折回村里。早餐已准备好了:米粥、榨菜、炒鸡蛋、炒肉丝、炒笋丝。实事求是地说,笋是很鲜嫩的,但经过了这几天的连续作战,我对笋已经是绝对的审美疲劳。另外,这家的主妇做菜也太油腻,,用同样的原材料换个人做的话,肯定会做出更好的味道来。

早饭后,房东给我煮茶,比较浓,很提神。但感觉加工过程似乎糙了一些,香气不足。据房东所说,这茶就是采自村周围山上、没有任何人工因素的纯野生山茶,因此量很少,仅够自家品尝。中午再品他煮的第二壶茶,感觉这次浓淡适宜,回甘润喉,茶品不错。当然,与黄岗山一样,良好的水质是茶香的一个重要条件。

岭后村是一个海拔900多米的行政村,40户人家,全村都姓詹,主要以竹子、竹笋和种植反季蔬菜为主,大米和肉类都要到外面去购买。现在正是收春笋的季节,劳动力都上山了,村中只有老人、孩子和部分妇女,他们就整日聚在村头商店厅堂打麻将消磨时光。山村对外交通不方便,进出只能依靠摩托车和拉货的运输车辆,生活节奏也很慢。这里的孩子都要到镇上或县城去上学,这是因为生源和师资两个原因。小学生的家长就要陪着在镇上读书的孩子,租房子做饭,费用很大,但又无法从事家里的农活从而又影响了经济收入,造成农民的极大负担。

岭后村也有一座庙,供奉的是齐天大圣。

这家引起我注意的竟然是厕所,是城市里公共场所的蹲式抽水便池,干净无异味,这在北方偏僻山村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不光是一个简单的生活方式的问题,还是一个文明程度的问题,当然也和水资源相对丰富有关。
经过两天的接触,互相之间有了一定的了解和感情,再谈食宿费,对方就说是:“一天30元”了。

连续几天阴雨连绵

一只野兔碰到了挖笋人的锄头,他自然是乐得眉开眼笑

3月16日(二)多云。

吃过早饭,与房东道别后,8点钟,离开了岭后村,向东上山去仙山牧场,那里就是周宁县的地界了。往牧场(东)方向看去,山顶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身后对面(西方向)的山腰也堆着厚厚云彩,没有一丝阳光。山下的岭后村、富地村以及农田还是清晰可见,山路虽然被雨水冲刷过,但因沙石居多,因此也并不是那样泥泞湿滑,尽管是30—40度的坡度,也并不十分难走。距离仙山牛场应该很近了,一直往上走应该很对就能到达,但我在照了几张照片后,却鬼使神差地拐入了左边的一条岔道,转了一圈感觉不对:那应该是通往富地村的下山的路!赶紧折了回来,走上了去仙山牧场的路。海拔高度越高,气温就越低,竹林渐渐地没有了,松树林间或阔叶林渐渐地多了起来,据说这里集中了面积最大的黄山松。看了一下,海拔高度是1200米。当地人把这里叫做“牛场”,是因为几十年前这里是放牧牛羊的草场,但现在已经停止了放牧牲畜,而改变为旅游地了。但长期以来人类的破坏,再加上我们去的时机不对,还未到春暖花开时,草地枯黄,因此感觉清凉冷落。我围着草场转了一圈后,索性爬到1400米高的大仙岩—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居高临下浏览了这里的全景,从高处看下去,所谓仙山牧场就是一个群山环抱的高海拔的小盆地,草地上生长着成片的黄山松,有湿地、溪流。下山时,还真是穿过了一片植被非常茂密的山坡,水流丰富,溪边石头上长满了绿苔,地衣、苔藓、蕨类、松柏类以及阔叶植物共生,湿润清新的空气,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

半天时间游遍了仙山牧场,背起行李向东下山走了约40分钟,到了一个叫“水竹洋”的村子。这一段路路程虽然不算短,但风景非常好,有瀑布、溪流、翠竹、青松,美不胜收,因此并未感到疲劳,只可惜春天的一场“倒春寒”,冻掉了花蕾,只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山花。水竹洋村是一个海拔800米,16户人家,105口人的自然村,隶属上乾行政村;村子南北走向,也未通公共交通;大多数村民都不懂普通话;房屋都是(杉)木建造,宽敞高大;农业是水稻,林业是竹和杉木。

到了人家后就开始吃饭,米饭,木耳、银耳、香菇、竹笋、山野菜以及干豆角、干茄子和自酿米酒,几乎所有食品都是自产的,而且做的味道也非常可口。饭后,在村子的四周随意走了走,山上出现了大片裸露的黄土,竹林和杉木林也不是那样地茂密,感觉这里的植被还是不如华光庙村和岭后村保持的那样好。这里的村民及其友善热情,但由于语言沟通方面的原因,相互讲话表达比较费劲。这里做米饭是先用大铁锅煮,待七八分熟时捞出放入一个木桶盖上木盖,再将木桶放入大铁锅,铁锅里加一些水,加大火将米饭蒸熟。米捞出后的米汤水也不扔掉,用它来炖菜,这样还能够比较好地保持了蔬菜的营养。

做米饭是先在大铁锅里煮成七八成熟,然后捞出装入木桶

再将木桶放入大铁锅中加入水,在用大火焖,米汤也未扔掉。

3月17日(三)多云

早上按昨天的原路返回仙山牧场,然后又下山到了岭后村。在山坡上看到两座大木屋,问了一下才知道,那是加工笋干的作坊。轻车熟路,走的很顺利,到了村里,但我住的那家夫妻俩都上山挖竹笋不在家。在村附近的山里转了一圈,看村民收购竹笋,0.8元一斤毛笋。中午过后,村民们就一个接一个地驾驶着满载着竹笋的机动小三轮从山上返回了村里,卸车过秤。有一位村民在山上竟然抓到了一只小野兔,自然是乐得眉开眼笑。接着又向东走了1000米去了富地村,那是一个隶属于岭后村的小自然村,劳动力都上山挖笋砍竹子,只剩下老人们提着木炭小暖炉静静地坐着房前。大约下午三点多钟,返回了水竹洋村的王星强家。房东看到我们回来,马上给我们煮了热乎乎的汤面条,真让人们很感动。晚饭又是一顿丰富美味的山珍,其中还有类似于魔芋粉类的食品,语言不通,也问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口感很好。饱餐一顿稍事休息,刚过八点就又洗澡,然后进入了梦乡。

岭后村收购春笋

水竹洋村的早晨

3月18日(四)

天气晴朗,旭日东升。我抓紧早上的时光,在村子周边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匆匆忙忙地吃了几口饭,就告别了王家,走山路到八公里外的上乾村乘车,但到了上乾村才知道没有车,又沿着水泥路往岑洋村赶,路边山坡上几乎都是人工衫木林,一望无际,这样的种植方式是否科学也搞不明白。待赶到了岑洋村,班车刚走,算了一下,刚才共行走了3.5个小时。穿着登山鞋背负着20公斤走水泥路面一直就是令我很头痛的事情,这时就感到腿部特别是膝盖有些酸痛。稍事休息,联系了一台小三轮车,一会功夫就给我们送到了长桥镇。马上换乘去屏南县城的小客车(当地人叫“班车”),又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整个上午都在赶路,海拔越来越低,人类破坏和影响自然生态的现象就越严重。在屏南县城汽车站,我们包了一台面的,直奔宜洋村。这个村海拔800米,40户人家,200余人口。据说以前曾有100多户人家,1998年的山洪,冲毁了大部分的房屋,迫使一部分村民迁到更高的地方,新建了一个村子,就叫“新宜洋村”。这个村是福建省著名景区“鸳鸯溪大峡谷”的出入门户,村中的很多村民就是景区的工作人员。我问房东家的女孩儿“是否有逃票路线?”她明确地告诉我:没有!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景区售票处的售票员,但她答应给我买贵宾票,比正常价格要低20元。既然都当上“贵宾”了,花点门票钱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终于吃到新鲜蔬菜了!!!”当天晚上房东除了做了红烧肉、炒笋片、鲜姜泡菜、山野菜等以外,还作了一个炒大头菜(当地人叫“包菜”),包菜不是自产的,必须花钱买。这可是我在福建山区吃到的第一顿新鲜蔬菜呀!女主人的手艺也非常符合我的口味:火候轻、不咸、不油腻,清爽可口。饭后,我拿着脏衣服,到村边溪流,洗了澡和衣服。回来后,就向村民打听当地情况以及去周宁县辖下的陈峭村的路径:自海拔800米的宜洋村下至鸳鸯溪(海拔400米),再到陈峭村(海拔900多米)。路径搞清楚了,心里马上就感觉轻松了很多,因为这些基本上都在大连时做功课的预判之内。

水竹洋村竹林
笋宝宝
3月19日(五)多云

一大早拿着照相机四处转了一圈,七点半钟回到了村里,早饭已经准备好,除了昨晚上的菜以外,又加了一个苦菜汤,苦菜是早上从山上现采下来的,汤的味道也很好。福建山区接待客人的方式与我们北方不一样,让你感觉他们很热情、很朴实,但同时也并不是总陪着你、关注你,而有时让你感觉是主随客便,你可以自己取碗筷、自己盛饭或添加饭菜、自己倒酒,如果主人先吃完了就先起身走了,而不是陪在你身边。其实这样做让我感觉更没有拘束、更轻松一些。

吃过早饭,我拿着相机,到村中转悠,观察村民的生活和劳动。一方面他们很勤劳,但食量又不大,因此基本上见不到肥胖。年轻人大都去城市打工了,我住的这家小男孩的妈妈在福州市打工,过几天他爸爸忙过收春笋的活计后也有走,就由爷爷奶奶和姑姑照看孩子了。屏南县的农民似乎比建瓯县的农民更勤快,在这里没见到过聚在一起打麻将、打扑克牌的情况。虽然村民们还保持着时代传递下来的生活大格局,但现代生活方式、特别是旅游业,已在逐步地影响和改变着村民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已经部分地放弃了木柴做燃料,而改用电饭锅、电磁灶等方便的家电了。这个村对人粪便的管理也比较严格,虽然每家的厕所只是由木板简单搭建的,但里面放了一个高一米二、三,直径约一米的大圆木桶,如厕需要爬一个一米多高的木梯,但这样就不会恶化河水及周边环境。村民利用水田养鱼的方式也挺有意思:水稻收割后将水田放满水,放入鱼苗,待第二年插秧之前将水田中的水放净,这样就可以比较容易地捉到鱼了,我看最大的鱼约2斤左右。这就是所谓的“竭泽而渔”了吧?然后在将水田注满水,就可以插秧了,反之山上有的是水。

午饭照例是炒笋片、线豆(这里叫“豇豆”)、卷心菜(包菜)、鲜姜泡菜、红烧肉,又做了一个清汤鸡蛋。与我们饮食生活习惯略有不同的是,福建山区农家的剩菜都要放到下一顿再接着吃,有时剩的很少了也不扔掉,所以有时候看到餐桌上可以摆上七、八个菜。饭后乘着空闲,洗了两件速干衣、三双厚棉袜和两个内裤,大太阳晒下来,我又有一堆干净衣服供我挥霍了。

这个村供奉着齐天大圣,庙建在村北侧的半山腰,与此同时,很多家也都张贴着毛主席像。

与之前的岭后村不同,这里的男人在外面忙,女人在村里也不闲着,干家务、编斗笠、晾晒干菜……,没看到无所事事的闲人。这个村唯一外墙刷大白的建筑是祖宗祠堂,据说是清朝年间由湖南迁过来,在朝廷出过武将,祠堂内高悬由乾隆皇帝手书“垂裕后昆”牌匾,这个内部面积约400平方米的祠堂是一个多功能建筑,坐东的正面供奉着祖宗塑像,对面是戏台,戏台两侧是更衣室、杂物室,整体为木结构,实用性好,但因年旧缺少维护维修,显破败狼迹。

宜洋村的水田
宜洋村的两条主干道之一
宜洋村村民编斗笠
宜洋村
宜洋村祖宗祠堂

3月20日(六)晴

早上八点,房东小伙子用摩托车载着我离开宜洋村进入了鸳鸯溪景区,也不知下了多少阶石梯,反正落差是海拔400米,终于下到了峡谷底的溪边。既然是景区,一路下山看到开发伴随着破坏就是必然的了。但顺着峡谷溪流一路走下去,沿途多处几百米长的瀑布、各种形态的怪石、小壶口瀑布等景致,感觉还是一个值得一来的景区,照了不少照片,缺点是光线不足。几公里峡谷走下去,就看到了一座横跨峡谷的小桥,这就是连接屏南县宜洋村和周宁县陈峭村的仙人桥。过了仙人桥后,背负20公斤行装爬升海拔高度500多米、一路全部是60—70度陡坡、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是我这次出行最为辛苦的一段路程。但我知道陈峭村就在我的头顶不远的峭壁顶上,因此毫不松劲。平素负重山地穿越的锻炼,使我具备了足够的体力和心理适应能力。约11:30到达陈峭村,正赶上一台已经发动起来的空货车要下山,大气没喘一口,径直跳了上去,扬长而去。太顺了!!!

出发之前,由屏南县的宜洋村穿越鸳鸯溪大峡谷至周宁县的陈峭村是这次福建山区游中唯一一段未知数最大、地势最陡峭、复杂,同时也是功课作的最多的部分。现在回过头来看,整个过程没有超出事先的预判,这是一条效率最高的捷径、更是一条景观丰富的线路部分,因大峡谷已被开发为景区而使这部分过程变得赏心悦目、丰富多彩。我认为像我们这样经过负重穿越锻炼的自助游,应该坚持以自己的视角看世界,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线,就可能得到和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到了山头村,给了车主10元钱,接着又搭上了去梅度村的货车。

到了梅度村后,看看海拔高度是200米。放下行李,我就顺着山路向山下后垄村走去,半路看见一座廊桥,这是一座连接梅度村与后垄村、颇具美感和历史沧桑感的桥,桥下的溪水碧蓝,似富含矿物质。

在后垄村的街巷中游览,看到一家门前一农妇在收拾整理刚刚从山上采摘下来的苦菜;有的家在凉晒山茶;还有一家的女人往坛子里装新鲜的菠菜腌制酸菜,上面盖上粽子叶;各家都养着猪、鸡和鸭,大家都在有条不紊地忙活着手里的活计。村中有一祠堂,抬头正中牌匾书“文魁”两字,刚劲有力、入木三分,但落款已经看不清楚了,感觉非普通人所为!问了一下周围的几位村民,都不知道这个牌匾的出处,只是告诉我,这个村子自古至今出才子。村里的人都姓何,祖上为河南开封。这里的民房与福建其它山区的房子一样,都是黄土外墙、衫木板内墙的结构。后垄村的溪水的上游就是鸳鸯溪,但在两地之间拦坝建了一个水电站,导致下游后垄村的水流变得很小了,严重地破坏了这里的自然环境和景色。看来,在开发与经济发展的道路上,谨慎和有度地选择方式方法,认真地平衡利弊大小关系是关乎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的非常重要的课题。

但那座廊桥和祠堂使这里仍然显示着深远的历史感和深厚的文化感,都是很有价值的建筑。

阳光虽然不太强烈,但感觉挺闷热,出了一身的汗。四点半回到司机的家,洗了个澡,又洗了衣服,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司机的妻子把晚饭饭也做好了。米粥、炒鸡蛋、笋片、腌萝卜、腌地瓜和腌芋头等,饱餐一顿,边吃边和房东聊天。这次出来,我最担心的是毒蛇,但听说这个季节它们还在睡觉,使我的精神一下子轻松了下来。饭后稍事休息,真的感觉挺疲劳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鸳鸯溪大峡谷

鸳鸯溪大峡谷
后垄村民宅

后垄村祖宗祠堂

连接后垄村与梅度村的古廊桥

3月21日(日)晴
7:30梅度村—9:30周宁县城 10:00周宁县城—14:00宁德市,住宁德
3月22日(一)晴
9:00宁德—14:20三明16:30三明—20:30长汀县 住车站附近旅馆

整整两天就是在车上度过的。

一大早,乘上何司机的货车,离开梅度村前往周宁县城,驾驶室里的双排座已经坐满了女性乘客,我只能坐在罩着防雨蓬布、堆满了杂物的车厢里,车厢里加上我共坐了七八个人。我的对面坐着三位年龄在30几岁的男子,一打听都是去距离后垄村20多公里以外的礼门镇陪伴念小学的孩子。为了陪伴孩子,做家长的要在镇上租房子住,给孩子作饭,一连好几年;与此同时,家里的农活就被耽误了,影响了经济收入,是山里农民感觉负担很重的事情。

何司机车开的很稳,在崎岖山路上,“可能”没有超过20公里/小时。说“可能”是因为那台车的速度表是不好用的,指示针就没有移动过。据何司机讲:“原来这条线上有好几台这样的车辆在营运,但那几台车都‘没有了’,只剩下我这一辆了,因为我开的很慢、很稳”。

其实在宁德市能够坐上去福州市的长途客车,但我就是对大城市有偏见,就是不想进大城市,但后来看如果21日到了福州市的话,22日的中午前后就可能赶到长汀县,省出半天的功夫。
到了东部沿海地区,在车上沿途就看到了几处尖顶教堂,说明这里有了外来文化的影响和信仰的多样化。

宁德市—三明市途中,12:30在高速公路洋中镇服务区休息,冲了一杯自带的摩卡咖啡,吃了一块巧克力和几块土豆泥咸饼干。海拔降低,气温升高,越往南走,就只能穿半袖衫了。到了三明市,看到女孩子完全是夏装了。

这两天的路上,先是沿着闽江,然后是沙溪,最后是汀江。福建人很谦虚,在我看来已经是很大的河流了,他们仍然叫“溪”。在三明市有两个小时的等车时间,坐在沙溪岸边,背后马路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和摩肩接踵的人群,隔沙溪对岸是鳞次栉比的住宅楼房,混混沌沌的天空、污浊的河水、岸边生长着棕榈树等亚热带植物。在我看来,除了一些偏远地区还保留着一些地方的特色外,城市(或者城市化)则无一例外地趋向着一个模式建设和改变着,从外观上看,无论城市大小,只是让自己的特点或特色褪色。

从三明市到长汀县几乎全是弯弯曲曲的盘山路,在山中绕来绕去,忽上忽下,整整走了四个小时。下车后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30元/天,吃了点泡面和水果,就向老板打听当地的情况然后洗澡,十点半入睡。
同车去镇上陪孩子读书的父亲们

三明市的公园里卖榨甘蔗汁

3月23日(二)多云

早上起来后洗了一堆衣服,喝茶,然后到附近的一家小吃店点了一份“扁肉”,就是我们的“小馄饨”,味道不错。旁边的人吃的“蒸饺”,我看就是我们的“小笼包”,表面上看3元钱,价钱都不贵,但个头太小(也就大手拇指那么大)、量也少,其实也不便宜。转了一大圈也没买到长汀县地图,由西向东沿着主干道西外街—兆征路—营背街前行,又吃了一份泡猪腰6元、拌面1.5元、炸薯片0.5元,中午又吃了芋子包3元、烧卖1元五个、炸春卷1元三个。

长汀县城是个古城,旧称“汀州府”,是客家文化的发源地和集中地,也是现代国内国共一战时期中共的一个重要根据地。沿街的城隍庙、汀州试院、三元阁、文庙、辛耕别墅、五通街以及中共重要领导人瞿秋白的牺牲地等,从多方面保留和表现了当地的历史和文化。南门五通街是一条由一至二层木制房屋组成的街道,集中了铁匠、画匠、算命、皮匠、木匠、理发、食杂批发等个各种各样的小手工艺者,其中很多是夫妻店,是中国近、现代史衔接的一个缩影,是一个令人回味、值得一去的地方。从县城新旧建筑的布局来看,老汀州府大概也就是汀江沿岸不大的一块地方,那里的一些建筑院落虽已破败陈旧,但从门脸和院内布局中,仍能感觉出昔日曾经有过的荣耀,而今天的县城则是巨变后的模样了。

五通街

五通街的画匠

五通街的木匠

五通街的铁匠

五通街手工制球

五通街卖炸春卷

3月24日(三)雨转多云
7:40长汀—9:40龙岩市 9:45龙岩市—11:00下洋镇
11:00下洋镇—12:00初溪村

龙岩市的永定县是著名的客家土楼集中的地方,已经蜚名海外,我在电视上已经看过大量的介绍永定土楼的专题节目,对土楼已经有了很多的了解。因此在我出门之前作出行计划的时候,只是把土楼作为一个有时间再做考虑的备选项目。但我选择初溪村而不去那些名声更大的地方,是因为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并没有详细地介绍这个村子,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最后一段路是搭摩托进来的,因为没有公共交通工具,路面情况非常糟糕,沙石路面凸凹不平,有的路段甚至被从山坡上滑下来的泥土掩埋,摩托车走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就这样缓慢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中间因为我实在坐得太累还停下来休息了一下。好容易到达了目的地,进村就要买票55元,土楼群已经在我的眼前了,我没有着急参观土楼,而是先在村子里转悠,注意寻找一个能够食宿的地方,转了一圈,最后决定不住土楼里,而是在距土楼几十米外的一个小饭店住了下来,宿费25元。

中午请店老板给我炒了一个春菜(这是老板推荐的,当地山上采摘的野菜)和一碗汤面,饭后和店老板一起边喝茶,边了解当地特别是土楼的情况。现在是淡季,游客很少,这个三层楼的旅店就我一位客人,进村的门票也是旺季70元的八折55元。

初溪村海拔550米,天气多云时有雨,气温26度。下午,我信步走入这个有着五圆八方的庞大土楼群中,历史最长的土楼是始建与公元586年的集庆楼,它也是永定地区现存的最老的土楼,福建省永定地区早期的土楼也都是由初溪村的工匠给设计建造的。三层或四层的土楼内部完全是木结构,土楼中央空地建有家族祠堂,除了具备了生活功能以外,还有着防火、排水、御敌等功能。是当时的人们为了维护家族的生存、发展生产,在当时那有限的生产力条件下,有效、合理地利用当地的环境和资源,发挥其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智慧的结晶。最大的土楼集庆楼,历史上曾经居住过500多人,现在已经将其中居住的村民全部迁了出来,完全用作旅游参观,里面有有关土楼历史、客家文化以及实物的展览。身在土楼中,看着、听着甚至抚摸着这些景物,对土楼、对客家文化、对福建山区人们的生活和历史有了很清晰、直观的认识。

转了一圈后,就离开了土楼群,爬到我住的小旅店后面的小山上,俯瞰楼群,照了几张土楼群的全景像,然后就回到了旅店。我一个人住在三楼,反正也没有别人,店主人就说:你随便住好了,愿意住哪间就住哪间。但还是向我推荐了住三楼,因为可以从较高的位置观看对面的楼群。我听从了店主人的意见,搬了凳子,扶栏坐在三楼阳台上,一边休息,一边远眺着河对岸山坡上的土楼群,浮想联翩,宛若一个人同时生活在历史的两个时间段。

晚上,店主给我做了一个梅菜扣肉,先是拿出自己泡制的蛇酒请我喝,我说我想喝度数比较低的糯米酒,他就拿出了自酿的糯米酒。店主说,扣肉是他的拿手菜,的确做的非常好吃,但也在我的意料之内;可那米酒又香又甜,我从未喝过的这么香甜的米酒。我就问店主是否加入了蜜糖等?为何那样地香甜?老板告诉我,除了糯米酿造以外没加入任何其它东西,原汁原味。听了这话,不禁打破了我一个人出门不喝酒的规矩,连喝了两杯—真是太好喝了!!!

与店主夫妻俩正吃着饭,邻居过来串门,也姓徐,都是本家兄弟。和店主人的不太愿意讲话的性格不一样,坐在那里给我讲述了很多有关土楼、当地历史以及文化方面的事情,令我长见识不少。酒足饭饱,我和他以及店老板边喝茶、边聊天。这是家夫妻店,女人在外面山上干农活,男人在家里料理旅店业务、做饭菜。聊了一阵后,给这位邻居照了一张照片,答应回大连后印出来就给他寄过来。

三月份南方山区晚上的气温还是挺低的,我把厚抓绒衣、羽绒背心都穿在了身上,与我们大连不一样,这里室内气温大概与室外的气温差不多。我在淋浴间冲了个凉水澡后,洗了换下来的衣服,就睡觉了。
土楼群

在土楼中生活的人们

“我家就在这儿”

土楼内中央是家族祠堂

在土楼下打球的孩子们

初溪村的旅店

3月25日(四)阴

早上七点起床,我就又跑到了土楼群。昨晚上听那位邻居的介绍,我今天特地去看那座挺特殊的六角土楼。走过去的路上,看到小学生们在土楼前空地上的一个水泥乒乓球台上激烈地进行着擂台赛,尽管拍子等一应器材都不好,但他们很适应、很习惯,打得聚精会神、也颇有路数。为什么将土楼建成六角?据说开工的时候,若按原设计的四角土楼建造的话,就与旁边邻居的建筑顶牛了,因此就现场改了设计和结构,抹平了一个角。但这样建起来的楼不对称、不好看,就将另一个角也给抹平,这样就对称了,也造就了一个新的制式。这又使我联想起在福建山区的这段时间,我去过的村子的村民邻里之间关系都很融洽、和谐,出门也不锁家门,颇显路不拾遗的风尚,没有听说和看到什么偷东西、吵架之类的事情,这也可能与都是同姓同宗、本家兄弟有关吧?

往回走的路上,我看到村民已经在开始一天的工作了,有的在拌砂浆、有的在摆弄木杆、还有的在搬运大石头,看样子都是在维修土楼。

8:30回来吃早饭,米粥、咸鱼、炒蛋、泡菜心。吃过早饭,又拿着照相机,跑到旅店身后的山坡上。厚厚的云雾仿佛是压在土楼的头上,找了个位置照了几张照片。下山时,看到一台军牌本田轿车驶进村,车内包括司机共三个人。我赶紧跑回旅店,让老板结账,收拾行装,就过去跟司机商量,请他把我带出村子,因为从这里到下洋镇的17公里是没有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机不错,稍微犹豫了一下后就答应下来了。待那两位客人参观完,我就坐在司机旁边,还是来的时候走的那条路,有时只能以大约10公里/小时的速度缓慢行进,最后回到了下洋镇。这使我想到,恐怕就是因为路况不好这个主要原因,最终使初溪村不能够让更多的客人进来参观吧?

回想起来,选择住在小旅店而不是土楼里是非常正确的。这家店无论所在位置、服务菜品、卫生环境以及价格都让我非常满意和舒适。坐在三楼视野开阔,眼望河对岸的土楼群,层层叠叠、一览无余。

到了下洋镇下了车后,要给司机点汽油钱,说什么也不要,只好连声感谢、道别。从下洋镇到中川村约2公里,中川村是福建省的一个以古村落为特色的旅游地,著名的南洋华侨虎豹兄弟就出生在这里,现在还有他们早年的别墅,我就匆匆赶到了那里。谁知现在的我已经是在福建山区见过了大世面的人了,到了中川村后发现也不过如此,就简单地照了几张照片,又返回下洋镇了。这一路顺风顺水、收获颇丰,却也战斗力大减、完全没有了“艰苦奋斗”的作风,连回下洋镇区区2公里的路程也不想步行了,就顺手招呼了一台摩托,呼啸而返。

下洋镇的牛肉丸等牛系列食品在福建可是很有名气的,再加上迄今为止行程又非常之顺利,后面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供我挥霍,我决定今晚就住在下洋镇。小旅店30元,整个一座三层楼的旅店就我一位客人。可能还是用的上个世纪80年代的286型电脑,光入住手续登记就花了我20 多分钟时间,女老板直安慰我不要着急。把行李放入房间,我就含着满嘴的哈喇子、急不可耐直奔小吃摊。牛肉丸1元五个、炒薯丸子5元一份、泡鸭爪2元一个、牛肺2元一份。这里的牛肉都是当天早上宰杀、当天下午卖掉,肉非常新鲜。丸子做的很有弹性,配上清汤,味道鲜美。

回到旅店,老板夫妇劝我找个按摩女,我问按摩水平如何?他俩笑着说,不会按摩。我马上明白了,说:“这是让我给她按摩呀!”他俩点头称是,我说我害怕患上传染病,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至此为止,按照我出门之前的计划,预期的目的已经全部达到了。但此行非常顺利且紧凑,使我尚富裕好几天的时间,再去哪儿呢?打开随身携带的地图,寻找并确定了下一个目标—天宫山,理由很简单:在这一带,它的海拔最高。中川村的虎豹别墅和土楼

3月26日(五)多云
7:50下洋镇—9:40龙岩市(20元)—10:30雁石镇(7元)

简单午餐,喊了一台摩托,直奔天宫山圆通寺。几台摩托在路边侯客,有两台车况很好,但谈了以后,感觉小伙子年轻有点楞,就喊了一位年纪稍微大一些的,谈了一下感觉比较稳当,就坐上了他的车。上山约17公里的路程。这部分行程本来就不在预算之内了,但迄今为止前面的行程太顺利、余富了大约3天的时间,看了一下地图,天宫山海拔1594米,是龙岩地区的最高山。到了山顶看了圆通寺,我是去过中国四大佛教圣地的,况且这次出来也只是休闲,只想在山上住上两晚上,但他们只答应我住一晚上。无奈我就按照GPS的显示下到了海拔700米一个山坳里的黄土庵村。

黄土路都是三、四十度的坡,转来转去,就到了这个只有六户人家、对外很封闭的小自然村,一个山外的商人看中了这个山坳,伐掉了一些竹林,开辟种植了水蜜桃,不幸今年春天的一场“倒春寒”,毁了今年的收成,除此之外,这里总体的生态环境还是挺不错的。这个村子的村民对我这位不速之客很有戒心—不欢迎,他们从来也没有见过也没有接待过跑到这样的地方来旅游的客人,不愿意收留我住下。我只好软磨硬泡地挨个说服,最后有一家姓陈的老人好歹答应收留我了,但又说没有被褥—这在山区的晚上是抗不过去的;另外一家说虽然有被褥,但没有房间。我就向没有房间的这家借了套被褥,拿到有房间的这家,好歹解决了住宿的问题。说是空房,实际就是间杂物放置间,里面放着一张木板床,连照明都没有,好在我带着头灯。

这是个被竹林包围着的小山村,放下了行装后,我就循着一条山间小路往山中走去,没走多远,忽然听到不断的、尖锐的动物的叫声。 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就又循着声音的方向搜寻过去。走了不远,我就看到竹林中卧着一个什么动物。我慢慢地走过去,发现是一只鹿。只过了一会儿,两位当地的山民也赶了过来,抱起那只鹿,我也没心思继续爬山了,跟着他们就回到了村里。这是一只偶蹄类动物,头上长着两只10公分左右的角,体重大约20几公斤,毛色油亮,是一只公鹿,学名叫“麂”。他们将麂扣在大木箱子下面后,村子又恢复了平静,大家各自忙活手中的活计,陈老汉坐在那里用中等粗细的竹子截成300MM左右长度,然后将一头劈成细细的竹丝,用作刷碗刷锅的“炊帚”,陈老汉的女儿在整理苦笋准备晚饭,女婿在外面整理凉晒在竹席上那些半干的笋片。

山里农民收入有限,购买能力较低,包括肉和蔬菜都很少买,山上出产什么就吃什么,现在正是出春笋的季节,一天三顿都是笋,笋片、笋丝或者笋块,不是毛笋就是苦笋……。今天这只麂(当地叫“小山羊”)给这个寂静的小山村带来了意外的惊喜,大家聚拢在一起兴高采烈、又是喝酒又是畅谈,说的是什么内容我一句也没听懂。因为旅途疲劳,还因为语言沟通有障碍,我也没参加大家的聚餐,

早早地回房间睡觉了。

半夜时分,我被从灶堂间进来的浓烟呛醒了,想搞清楚怎么回事,但不知是太疲劳了,还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原因,无论如何也抬不起那沉重的眼皮,只过了一会儿,就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第二天一早,房东告诉我,昨晚放在煤炉上烘干的笋片,因挂的太多太重,下沉后被窜上来的炉火给烧焦了,还差点引起火灾,全家起来忙着灭火。辛辛苦苦经过了多道手续好容易快要作好的笋干,就这样给毁掉了,真是可惜。

黄土庵农家

黄土庵农家养蜂

黄土庵农民

竹与笋

3月27日(六)多云

吃过早饭,我带了一些吃的东西和一保温瓶热茶水就上山去了。满山的毛竹,遍地春笋,时不时我行走的山中小路中央也会倔强地冒出一个小笋尖来,真真地让我切身理解了“雨后春笋”的含义。爬到海拔1000米高度的时候,竹林渐稀、阔叶林渐多了起来。我走在山脊上全身心地享受着这宁静的山林、享受着这清新湿润的空气、聆听着鸟鸣、享受着这植物的芬芳气息、泥土的芬芳气息……。时间过的很快,眼看着太阳西斜,我也应该下山了。回到住处,我在山泉边洗了澡,洗了衣服,然后冲了一壶武夷红茶,就与在忙活着剥苦笋的陈老汉聊天。他今年81岁,53年党龄,几岁的时候丧父母,后结婚生育了两儿两女,现在都已成家了;患癌症手术后来到这山中享受这清山绿水和新鲜空气,身体愈强。每日不闲着地忙活着家务,但精神焕发。这两天,我也看到和听到了从挖笋到做成笋干的全过程,从这一过程让我看到:生活在大山里的农民终年辛辛苦苦很不容易!

3月28日(日)晴
一大早,穿着抓绒衣和羽绒背心,我拿起照相机又跑到了山上的竹林里,就着早晨的阳光拍了几张照片。

回到住处,大家都已吃过早饭在外面忙活着,厅房里静悄悄的,我就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慢地吃着给我准备的早饭。然后,回到自己住的房间慢慢吞吞地收拾行装。20天光阴一晃就要过完了,每日山泉沐浴、鸟鸣陪伴、空气清新、山青水绿、野菜山珍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就要离开这些淳朴善良的山民了,又要回到那每天对着汽车排气管呼吸、被禁锢在混凝土玻璃中的生活中去了。

9点钟,老陈的女婿用摩托车载着我下山,老陈站在路口,我下了摩托,情不自禁地拥抱了老人家,答应回大连后把照片邮寄给他,他一直目送我下山。过后想想,这是是对福建山区深深的、美好的留恋、对山区淳朴农民深深的、美好的留恋。小陈(老陈的女婿也姓陈,四十岁左右)按照我的嘱托,一直是慢慢地、稳稳地驾驶着摩托车往山下开,但还是很快就达到了山下的路口的厦老村。与小陈道别后,很快就搭上了去龙岩市(想来这次也是三进龙岩市了,但不无遗憾的是,我还是不知道龙岩市是什么模样)的小客车6元,又换乘上了10:30去厦门的高速73元,12:30就到了厦门,在长途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单人间60元/日住下,稍事休息和整理后,打听清楚了去鼓浪屿的路线就又出发了。

说起来,我于80年代因公出差曾忙里偷闲游览过鼓浪屿,那个时候交通不发达,陆地与岛屿间也不是那么方便,但对鼓浪屿那具有浓厚南国风景特色的宁静和美丽还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次旧地重游,只是想重温那种幽静中轻松休闲的愉快感觉。但到了轮渡码头后,就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了!等候轮渡的群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上轮渡时大家一拥而上、顿时就把个轮渡塞得满满当当。我问到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是本地人,她告诉我,现在的鼓浪屿也是今非昔比、与以前大不一样了。下了轮渡后,看到码头附近人群摩肩接踵,其热闹喧嚣程度绝不亚于北京的王府井大街和上海的南京东路。岛上新老建筑混杂,与记忆中的印象完全对不上号了。仔细想想:鼓浪屿的主要对两个特点就是南国海岛与殖民地特色的旧建筑,就后者来说,对于大连人、青岛人,亦或天津人、上海人来讲,总有似曾见过过的那份熟悉的感觉。

岛上昼夜温差还是挺大,白天穿件半袖衫正合适,但天一黑下来,马上感觉吹到身上的风还是冷飕飕的,着实感觉挺凉。赶紧折回旅店。
回到市内后吃了一份沙茶面8元、酒酿汤团6元。
鼓浪屿印象

鼓浪屿印象

鼓浪屿印象

3月29日(一)

早上起来,泡了一碗方便面—总不能把它带回大连吧,然后就跑到湖滨路上的一家“夷桐茗茶”的茶馆去品茶,进这家店的理由只是因为这个店的店名,“夷”自然是武夷山的意思了,“桐”自然就是我去过的桐木村的意思了。但喝的茶的质量就太一般了,与我在黄岗山华光庙村喝过的茶差别太大。

纵观从产地到城市的茶叶店的整个过程,我个人感觉中国的茶叶行业存在三个问题:

1. 虚假和夸大其词的宣传。比方说,我在“正山小种”的产地听到和看到的茶树基本上都是种植在海拔1000米以下,但到了茶叶商那里,就被说成是“生长在海拔1100米—1500米的高山上”。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譬如功能方面等的宣传,这大概也是眼下中国商业界的风气所致吧。

2. 众所周知的“药残”,这件事也不用我多加评论。

3. 还有一个就是被大家都认为是“正常现象”了的“洗茶”,我在打这个词组的时候看到已经被编入词库了。为此我曾经问过很多人,他们众口一致地说是为了洗掉茶叶中泥土等不干净的物质。但在我看来,这个现象的存在只能说明作为商品这个茶叶是有缺陷的或者说还不算是最终成品,退一步讲,茶需要洗一次或者几次能够“洗”干净?这些问题需要茶行业(从茶农到茶厂)改变观念、摒弃陋习才能解决。

喝完了茶,肚子也空了,顺着湖滨路走,看到一家叫“好清香”的小吃店,要了一个大肉包、一份海蛎煎、一碗核桃牛尾汤。
3月30日(二)
飞机
厦门——大连

三月份是福建省的雨季,但可能是受今年天气异常的影响,实际降雨量并不大,对这次的行程基本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阴天比较多,可能对拍摄景物有影响。这是一次计划周密、准备充分、衔接紧凑、收获丰富,大大超过了预期的希望值的休闲自助游。

目的地: 宁德 厦门 龙岩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5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