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资深腐女自虐的稻城亚丁行--暴走 拣人 搭车 遇非诚勿扰男嘉宾

8264旅行网

本人女,80后(

,80后都已过三十了,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大龄单身腐女,爱自虐,爱纠结,爱吃喝玩乐。在北京青年还未出品前(以此来区分本人不同于哪些受了此电视蛊惑的不明真相群众

),厌倦了城市生活,再加上父母一再的逼婚及豆瓣上休学辞职去旅行的各种引诱,索性辞职,来到丽江当起了混混。混了大半年才得知丽江混混原来是个褒义词,是个让人恨让人妒让无数人听着就想加入的行业,说着说着就扯远了,难怪有人说我称的上话唠:熟悉我的人嫌我话多,不熟悉我的人说我自闭,这世道怎么了?世人道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介绍下另外一个80后的背景,我是80后的火车头,她应该算80后的车尾,短发,性格大大咧咧,有女版高晓松之称,被同院的男纸妹纸们统称“欢哥”,圆圆的脸也算可爱,湘妹子难道都长了一张李湘的脸?

来了丽江大半年了,期间要么在院子发呆,要么去附近走走,虎跳峡,泸沽湖,香格里拉,梅里雪山,徒步穿越老君山,徒步雨崩,一切能自虐的路线均已走完后,狠狠的歇了一阵子。十一黄金周游客将丽江古城围的密不透风,避开人群,我们每日不过吃饭,睡觉,遛球球,除此之外,无他娱乐。终于人潮褪去,我们也真真烦闷了,突然就想背上包走了,听说稻城亚丁在这个季节最美,那么,我们就上路吧,没有做任何攻略,只知道怎样可以到达,这样,就够了吧。

傻狗球球和悠闲的小院,那日我们躺在躺椅上,突然就决定了这次行走。

一群吃货,平日最最大的事就是:今天吃什么啊?为了吃上一顿好吃的饺子,我们可以从中午开始准备发面,剁馅,直到晚上六点。

欢哥和我,两个伪驴(虽然徒步搭车走过西藏,但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个伪驴),背着我们的小背包,欢欣鼓舞的踏上了我们的旅程。第一日到香格里拉,去雨崩,梅里,西藏,这条路都是必经之路,风景都看透,所以我们一路狂睡,养好体力,下车后立即开始我们的自虐行第一步:从香格里拉车站徒步到独克宗古城。一路问了无数路人甲乙丙丁,都说不远,在烈日炎炎下,这一段不远的路程,我们竟然走了一个半小时,期间我们都没有动过打车或坐公交的念头,这段旅程,只是一个试炼,也仅仅是个开始。

到达古城已是三点,今日赶到稻城已不可能,而搭车更是摸不到方向,只知道要走217省道,而217在东南西北哪个方向,我们尚不知道,暂且作罢,先喂饱自己再说。两个人找了家店,点了一个炒土豆丝,一盘青菜,一个番茄蛋汤,被店家狠狠的鄙视了一把,在一旁暗笑,我们只得假装没有看见。

古城周围的建筑,土夯成的墙,墙头上长满了草,不见苍凉,反而觉得一片欣欣向上的景象,在墙头上呆望我们的狗狗,更是一道难得的风景。

看着夕阳慢慢沉下,广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们也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去一起跳起舞. 尽管毫无节律之感的我跳的同手同脚,看着一旁的胖胖的老外同手同脚的跳的汗流浃背,顿觉开心无比.

由于到稻城的车只有一班,我们当日去买次日的票时已买完,欲哭无泪啊,真想狠下心来,抬脚就走,哪怕摸不着方向,可毫无头绪的我们,从哪里可以开始走呢,217省道你在何方?何况我们也还没做好徒步的准备,没有帐篷和睡袋,217又不像318那么成熟,一路都有供给站,万一走了几天几夜都没有人家,也没有车可以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时,我们该向谁哭去?无他法,从香格里拉到稻城必经过乡城,只好买了从香格里拉到乡城的车票,到了再另作打算。

一路走,一路观察,果然不适合徒步的一条线,全程柏油马路,路两旁除了草地别无景致可看,三三两两的人家散落在草原上,除了时不时呼啸而过的本地面包车外,就剩我们的小巴孤零零的行驶在路上。路况还算不错,直到一段彻底的乱石路将熟睡中的我们颠簸醒。

师傅嘱咐我们可以在此方便,因为前路漫漫就再也没有厕所。那个简易的用几块木板搭成的厕所,蹲坑用两块活动板搭着,一不小心可能就落入那落差几米的粪池中,我们只好对着青山绿水,唱了一回山歌。

山神啊,请饶恕我吧,实在无心亵渎,只是那天然的和大地浑然一体的厕所实在是让人无从下脚。

已近乡城,藏房渐渐的多起来,风格也略不同于香格里拉,色彩亮丽的差点晃了眼,在深秋的装点下,尘林尽染的树木将房屋围起来,前面的金沙江静静流淌,那幅静静的画面就此定格在脑海。

已是深秋独自愁,红了脸颊,黄了头。那一抹深秋的亮红,引无数人探头,可是我拍来拍去,还是拍不出你的美。

到乡城已是四点多,不知怎么住宿,也不知是否该再往前继续赶路。还好略有点话痨的我在前天发现有三个广东人也没买到票到稻城,今日和我们一同出现在了到乡城的路上,于是说好一起拼车。再次狠狠鄙视下自己,说好的彻底的自虐之旅,搭正常的省钱的班车就算了,居然还和人一起包车。各位看官也别骂我,那个时候,我们真正疲惫不已,一心想着到稻城了再说,再说价格也不贵,50块一个人,和搭班车一样的价格。

路上风景不错,在快靠近稻城的地方,亮点出现,看来这里我党驯化的还不错。

中午也没吃饭,晚上接着坐车,饿的我们都不想说话。广东人想到稻城后继续和我们拼车去亚丁,我们很严肃的告知他们我们的徒步计划,那三个人顿时笑出声来,吓唬我们说:你们两个女孩子,不要说别的,如果遇到劫色的怎么办?我不理他们,只告诉他们我们会坚持试试看。我们两个文盲,直到广东人给我们普及后才知道,原来亚丁只是个村,属于稻城县的,所以人们会称它为稻城亚丁,其实重点与景色都在亚丁,而如果要从亚丁到任何地方,都需回到稻城,看来我们计划的徒步从亚丁走318继而进藏的路线毫无可行性,无知者真正无畏啊!

实在对不住大家了,刚开写我以前联系的支教点要我过来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在宁蒗县的一个乡支教,前两天也没电,这里只有校长办公室一台电脑,现在借着给他们输表格的名义上的网。

我会陆续更新,只是会比较慢,请谅解。 说点题外话哦,支教的日子也还不错,起码精神上的满足感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的。

我呢,也没那些朋友以为的那么崇高,只是想借着支教来体验一下另外一种生活,来成全自己自私的成就感。当这里一张张年轻的脸飘过,我⊙﹏⊙b汗啊,工作那么多年后才辞职出来找寻自己的路,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还记得在去稻城的路上,欢哥和我饥肠辘辘,午饭也没吃,坐车一直坐到了晚上快九点,中间一直商量吃什么好,想念丽江的黄焖鸡,眼镜酸辣鱼,成都担担面,大石桥炒饭,阿安酸奶,将车上的一干人等馋了个口水四溢,我们自己也没好过,肚子叫得好似打雷一般。稻城原来没有稻子,为什么叫稻城呢?天黑才到达的我们找不到答案,只顾着安顿好后去好好安慰我们饥饿已久一直抗议的胃。

到达没有稻子的稻城的第一晚,吃了难吃的成都菜,第二日睡到自然醒,打算先休息下再去亚丁,租了个自行车去找传说中炫目的红草地。

秋天真是个绚烂的季节,平分秋色的各种树木在秋日的天空下显得夺目而高远。骑行出城时,我在拍风景,也有人在拍我,被我发现了,呵呵。

骑行了一小段,遇到此次暴走中很重要的另外一个人物,下面隆重邀请他出场:欢哥口中的浪哥,贵州侗族人士,由于此人走到哪里都会想结识当地女子,搭讪功夫了得,在亚丁有个18岁的卓玛都恨不得随他私奔,鉴于此人到哪里都要浪一浪的行径,被欢哥荣幸的赐予浪哥的称号。

遇到他时,很奇怪的发现他正在从稻城往乡城的方向徒步,背着登山包,拿着登山杖,心想这肯定是个骨灰级的驴友,于是推着车好奇的去搭讪。原来还真是一路徒步过来的驴友,据说是为明年走西藏探路。从成都一路搭车走318到理塘,然后到了稻城,本意是奔亚丁而来,可是到了稻城却突然不想去亚丁了,于是萌发了从稻城徒步到中甸的想法。我遇到他时已是十点多,可见他刚从稻城出发,一般真正的徒步者,很早就开始赶路,并且他刚走出稻城,看到车立马就停在路边伸出登山杖准备搭车,对于他这种悠闲和随心所欲的徒步我深感震惊。想到我们从明日即将开始的徒步计划,我于是开始游说他加入我们的行列。刚把我的路线和计划说完,我还没开始游说,只是问了下是否要加入,他立马说:好的,我还是跟你们走吧。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让我一下有些不适应,对我一见钟情了这种可能性太小,还是说他本来也就不想这么快离开,不得而知,本来想费尽口舌却一下就同意了,让我有些小沮丧的同时也有些小兴奋,有了男人的加入,我们的徒步旅程就没有安全性的问题了吧。

发张浪哥的背影,看上去好似个正经人一般。

浪哥仿佛老百姓遇到他的大救星一般(具体哪个大救星就不用我明说了吧),从遇到我们起立刻加入我们,返程去放背包租车,我和欢哥骑着我们的单车去寻找那片红草地。没骑出去多远,就被那片黄色的树林绊住了脚步,多么通灵的秋啊,你是知道我们将要经过此地,专门为我们染黄了树吗?我们似抽风了一般,除了不停的说太美了,再也找不出别的话语,然后两人在树林边,流水边,山峰边,马路边狂摆pose。到了这样的美景前,才恨自己的卡片机,恨不得将所有美景全部揽入,于是自我安慰说:眼睛才是最好的相机。。。

在红树林边遇到当晚在青旅抵头同眠的帅哥(别误会哦,稻城的青旅是八人间,男女不分开的,当晚就住了我们三个,我和那个帅哥的床是挨着的,也算抵头同眠吧),他拿着单反狂拍,我恨不得从他手上抢过来,一面微笑一面心里阴暗的假想。等他走远,欢哥才不误遗憾的说:人是还长的不错,可惜了。。。我很讶异,她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我简直笑翻:昨晚你没听到阵阵鼾声吗?起初还以为是你,可是那鼾声好奇怪的说,一阵“呼呼”的长音飘过去,停顿一会又一阵“呼呼”的长音飘过来,他的鼾声是飘浮带状的。太困的我居然错过了如此神奇的声音,今晚打算摒息聆听这别样的鼾声。不好意思啦,我在泸沽湖附近的一个乡支教中,没带自己的电脑,所以更新不了了。预计一月中回。

这边的景色也好美,月光皎洁,落到屋顶都凝结成霜一般,我们住的院子是一家彝族人开的,晚间回去和他们烧烤聊天。近几天这边在杀猪,每天赶着吃杀猪饭,尽管都不认识,但吃的很开心,每个人都会很热情的叫我们多吃。那晚我们围着村中的山转了一圈,突然见到七彩祥云,这样的生活也美好不已,每日和小朋友嬉闹,晚间自己做饭,夜晚看月,有电时会来办公室奢侈的来上网看看电视。现在渐渐的安于这样的生活,渐渐早睡多吃,谁说这不也是一种美好呢?只是那日小金涛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时,每个小朋友说着自己的妈妈怎样好时,他突然的那句:你们都有妈妈啊?让我心酸不已。

小朋友们在午睡

暮归的途中,七彩祥云

躺着观看天空,原来如此近

由于晚饭需要自己烧,我们会经常性的出去偶遇小朋友,期望他们高兴的拖着我们的大手到他们家中蹭饭,可惜连着几日的晃悠没有成功偶遇一顿晚饭后最终被我们放弃。

转机出现在上周末,由于我帮学校做过学生资料,大致知道我们班小朋友住哪个村子。那个星期六,每个周末都继续来上学的廖同学被我拖着去爬山,最失策的是,我们没带水,中午从山上下来又饥又渴,正准备去哪户人家讨水喝,一抬眼居然遇到我们班的小霸王高全德,他看到我果然如我们想象般激动和高兴,拖着我的大手就往家跑,一边跑一边高呼:老师来了,天真的孩子不知道这个老师的险恶用心,还高兴着呢。到了他们家,奶奶很高兴,不光给我们水喝,还拿出苹果梨等水果,还拿出了核桃瓜子等,我陪着小霸王玩了大半天准备走,细心的奶奶还准备了晚饭。让我真正实现了一次偶遇晚饭的梦想,但为什么让我如此汗颜呢,望着无心机的孩子,天真而懂事的姐姐,淳朴的奶奶,我这些天的蓄谋已久瞬间崩溃,但那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希望也是小霸王高全德最开心的一天。

宁静的村庄,希望一直如此,不要被我们这样的外来因素叨扰

支教的地方是彝族自治区,前几天彝族过新年,回丽江了一趟,将以前的照片拷了回来。继续更新哈,对不住各位看官了。
接着写和浪哥相遇后的故事。

浪哥起初遇到我们时还是表现的比较矜持的,如果一开始他就显露他浪的本性,我打死也不敢拣这样的人和我们同路。没过多久,我们就会师了一起骑行。骑行出不远,有个老头骑回来在路边停歇,一边歇息一边骂:这红草地也太坑爹了,那么小一块。问在哪里,答曰就在不远处。可是我们骑行了好久,不知骑过多少个上坡后,还是没有看到一片红色的草地,是我们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吗?不得已只好停下来问当地人,原来我们真的已经骑过很远了。当我们到达那片所谓的红草地时,只能感叹,真的不是一般的坑爹啊,还红草地呢,一小堆红草簇拥在一起,红草堆都算不上,我被白白浪费掉的半天的体力啊,难怪我们会直接无视而从旁径直骑过。也算到过路过了,就勉强拍张照片吧。

刚停下来遇到一伙小朋友打劫,是真的打劫哦。他们拉住我的车,管我要糖吃,我只好说阿姨没带,然后开始要钱,我又骗他们说阿姨包都没背,哪来的钱呢?后来看中我车筐里的三瓶可乐,我再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你们拿去吧。话刚落音,就见几只黑手在框中疯抢,三瓶可乐满足不了这么多的孩子,于是有孩子拉住我车筐,死活都不肯放,许是对没有抢到可乐的失落。心疼他们之余又满是忿恨,这么型拦路抢劫,以后不都得成车匪路霸了?于是很失望的说了句:你们这样是不对的,小孩子哪有抢东西的?其中的一个小孩应该是上过学,许是他们的头,于是很不舍的将喝了一口的可乐要还我,还将拉住我车的小朋友的手拉开,并很有大将风度的将手一挥:让她走I乐是我肯定不会要了,骑上车赶快离开。这样的一段插曲让我很是感慨,物质的匮乏真的会让人误入歧途吗?

当地人在田地里安静的忙碌

牛羊对路过的我们熟视无睹,我们安静的路过,不打扰

骑车花去了半天时间,骑的腰酸屁股痛,于是将本来返回才去享受的泡温泉计划改到当日晚上,择日不如撞日嘛。从稻城县城开始看到温泉指示标,才3公里,骑车也就那么一小段,那个兴奋憧憬心潮澎湃啊。在经过一段尘土飞扬的乱石路后,终于骑到了一条光明大道,可是骑出去老远,渐渐的不见人烟,不见车辆,只剩我们三辆孤孤单单的自行车,心渐渐冷却下来,骑错道了吧?终于对面来了个小朋友,我们立马赶过去问,真的骑错了,在前面的一个岔道口就该拐进。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走错路,还好最终还是能找到正确的路。在那条正确的路上,我们一路上坡下坡,骑行了至少快一个小时,还没有到达所谓的温泉村,难道我们再次走错了路?遇到一出租车司机,他们再次派长的随和可亲的我去问路,据说还要至少半个小时,这哪里是三公里啊,十公里都有了,看来这边的人对里程没有很正确的观念,我们一路骑一路盼,最后终于在我们体力不支前到达。我们直奔第一个温泉屋,据说是当地最大的屋子,浪哥用他自己的本领成功的将价格讲到10块。老板的思想真不是一般的超前,问我们是否三人开一个温泉池。所谓的温泉池就是一个大的水池,配上一个热水龙头和一个冷水龙头,欢哥总疑心是自来水,但是水的滑度打消了我们的疑虑。浸在水中,突然想起杨贵妃的华清池:温泉水暖洗凝脂。。。

山上的藏文,让我们疑心应又是歌颂我党的

当晚和浪哥一起吃过晚饭,回到青旅,居然又停电了,每人手持一支蜡烛将黑暗照亮,繁星满天。

起初就我们三个的房间,一下加入3个,居然有一个还是我们老乡,刚从亚丁返程归来,据说是从泸沽湖走卡斯地狱谷这条线穿越而去,背着大包走了8天,每天下雨,晚间宿牛棚,这条经典的路线为希尔顿的书消失的地平线中所描述,也是我一直所梦想的路线,留给下次吧。

很奇妙的是,在洗手台那和一看不清长相的男士聊天,是老乡不说,居然是和我同一年从大学毕业的校友,猿粪啊猿粪,当初在校园里这么小的地方从未相遇,折了无数个弯绕了数千道水竟然在此相遇,确也只能道一声:很高兴在此见到你,然后再也不见。

给位兄弟妹纸,真真对不住了,当我看到那么多人的留言问为什么没有下文了,我顿觉无言以对。8月份就联系了支教的事情,可是到十月份突然联系不上了,我以为就此不再需要我了。可就在来写这帖子后的第二天他们突然又联系了我,所以我毅然的背上了包决定了这次支教,现已返回丽江,决定将这“太监贴”写完,给它一个happy ending.

第二日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徒步,听说从稻城到亚丁只要三个小时的车程,预计116公里,按正常的徒步的步伐,一个小时我们能徒步10公里已算飞奔,我们只好天未亮就起身上路 ,约好六点半吃早饭,七点出发。起床时给浪哥发了个短信叫他起床,洗漱完毕发现他回了一条:据说天八点才亮呢。这小子是想睡到自然醒再走吗?欢哥和我都有些恼怒,此时浪哥的本性在慢慢暴露,只是我们都没发觉。先去吃早饭,边吃边等,告知他计划不变,过时不候。都已经快七点,将自己喂了个全饱,买了些鸡蛋和馒头作为今天的干粮,他才缓缓踱来,讪讪的说:不好意思来晚了。一个大男人让我们俩女子等,像话吗?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作甚?被他浪费掉半小时后,我们终于启程,这段小插曲很快被我们抛却脑后,途中各种美景让我们再次惊叹。

出发啦,自虐行正式开始

在这萧瑟的冬,看着秋日曾经辉煌的景象,感慨不已,无论怎样的盛况,都有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那一天,那个时刻,我们驻足在树前,不祈求途中和你相遇,只期望来年,你依然为我盛开。

经过这一片美瞎眼的景色后,我们继续精神抖擞的上路。边走边拍照,路边又有一辆川R的车停了下来,问我们是否去亚丁,并开出低于市价的30块诱惑我们上车,浪哥差点又要冲上车(刚走出没多久他就想搭一辆川A牌照的自驾游的车),被我严厉制止了。我笑着婉拒:我们只想走着去。师傅很不解的说:30块已经很便宜了,都不坐啊。筋骨才打开的我,一点也不想从此时就开始搭车,车上的游客好心的帮我们解围:他们就是想体验这种徒步的乐趣,这是我们所不如的。

一路的风景差点美瞎了我们的双眼

路旁的杨树林仿佛被可以修剪过一般,都高高的耸入云天,在路边长成迎风招展的姿势,我们背着包,走在这深秋的路上,看着脚下伸向远方的路,遥看这广阔天地,突然想高声歌唱:我们是自由的孩子,如此的深爱这世界。

一路往前,渐渐的只有荒无人烟的狂野,不见植物,不见山峰,而我们已连续徒步两个多小时,也不知到了何处,还好稻城到亚丁只有一条路,渐渐欢哥也开始动摇,于是我们在路边开始搭车。运气不错,开来两辆重卡,看到我们直接就停了下来,师傅是陕西人,在当地修路,只能带我们到山顶,但是已感激不尽。坐着这种车上感觉真爽,地盘高,视野开阔,我们搭车的信心更是倍增,看来真的是好人多啊。

坐在重卡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陕西师傅特别健谈,一路上建议我们继续搭车

陕西师傅真是个好人,将我们快送到山顶时回工地去吃饭,和师傅道别后发现浪哥还没有下来(他上了另外一辆重卡,可以将他带更远一段路)。山风阵阵,冷透全身,简直寸步难行。回头看,大半座山被我们丢在了后面,突突的来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藏民的脸用黑黑的护脸遮住看不清和善与否,胆大的我们伸手拦下了他的车,师傅点了下头,就让我们上了车,见浪哥在不远处于是委托师傅等会再带上,迎面的冷风吹来,我们站在拖厢里,却只想放声歌唱,一抬手拥有整片天。

站立在拖拉机后,迎着风高唱:我们是自由的孩子,如此的深爱这世界

载着我们三人的拖拉机着实吃力,一路冒着黑烟,遇到爬坡的地方车异常的突突声时常让我疑心会就此熄火,师傅把控方向盘的手也在此刻握的更紧。迎着风终于到达了山顶,师傅示意我们下车,他径直将车开到了一大片草坪里,我们的发型也变的异常的有型,根根直立的头发比当地人有过之无不及。当我们从拖拉机上下来,正好遇到一伙夕阳红老年团,他们非常诡异的问了一句:你们包这个拖拉机多少钱?差点让我们笑喷。

山顶风光无限

我们的好运到此告一段落,继续开始我们的暴走,路上没有别的人,除了风和羊,就是我们,路在脚下,期冀在前方。

个人觉得,没写完,对自己对别人都不负责。不知哪根神经不对了,突然就翻到亚丁的照片了,然后想起被骂太监的贴。
好吧,行走继续,我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止,虽然现在在苦逼的办公室里,畅想着清凉峰之旅是否还能成行。

欢哥,浪哥,我,三人行走在路上,继续朝亚丁出发,已十一点多,天空开始落雨,我们加快步子,还好我穿着冲锋衣。路上风景无限,还有闲情逸致的人,冒着雨在钓鱼,不知已在那站立多久,任风吹雨打去,我自悠然。

目的地: 稻城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