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泸沽湖·亚丁9天穿越洛克线。9.1更新

8264旅行网

谨以此片送给热爱行走的背包客
终于停下脚步,回到家中。对于所有的问题,我只想说:“我不要再吃苦了。”
我不要再挨饿,不要再受冻,不要在垭口之上,雪山面前有任何绝望的表情

户外自始至终不是在拿生命做儿戏,也从不是一场装备的比拼享受,是在保障了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去接受并享受身体最为艰辛的磨砺。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g1Nzc4NTg0/v.swf
有一种态度叫“穷游”穷游不是噱头,不是乞讨,是一次自我挑战的旅行
有一种精神是“户外”户外不是装备,不是疯狂,是一场敢于冒险的征程

有一种生活“在路上”在路上不是逃离,不是浪漫,是一段简单朴实的时间
路在何方泸沽湖——稻城亚丁
9天时间40斤负重260公里3000米海拔
看他们如果“三无穿越”(无向导,无马夫,无标准装备)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路在心中

新浪微博:@丽江贱公子
9月24号将再次带队从尼汝进亚丁
金秋尼汝醉梦亚丁8天秘境徒步穿越之旅(详情请点击)
9月24号将再次带队从尼汝进亚丁金秋尼汝醉梦亚丁8天秘境徒步穿越之旅(详情请点击)

咨询QQ群:135347105

路在何方——路线简介
————————————————————
说到这条线路,得先提到一个人——约瑟夫·洛克
关于约瑟夫·洛克

美籍奥地利探险家、植物学家、地理学家和语言学家。曾于20世纪初,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美国农业部、哈佛大学植物研究所的探险家,撰稿人、摄影家的身份到云南滇缅边境以及西藏考察。

洛克以丽江附近的村落为基地,对当地风土人情和动植物都进行了考察研究。这一时期的许多文章,都刊于国家地理杂志上。也正是这一时期的文章,激发了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创作灵感,完成了著名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成就了香格里拉的美丽传说。

泸沽湖——亚丁的这条线也有人叫做洛克线,但具体我们线路里面有多少路程属于洛克线有待考究了。
泸沽湖——亚丁,有A线和B线,也有人称东线与西线

东线:温泉乡→利加嘴村→屋脚村→屋脚乡→羊棚→迏克谷多垭口→卡尔牧场→雀儿山→邛引村→卢杜村→通天河边→东拉村→杜鲁村→四家村→金矿→嘎洛村→嘎洛牧场→嘎洛垭口→夏洛多吉垭→冲古寺

西线:温泉→依吉乡→卡瓦村→库克村→色苦村→俄牙同乡→东义区→卡斯村→卡斯牛棚→亚丁→稻城(东线因为都是崇山峻岭,有众多的歧路,所以实际走的线路可能稍有区别,这和选择的向导有关。)

东线和西线的比较,东线较长,需要8到12天,沿途风光相对较美,但不经过卡斯地狱谷;西线较短,需要7到9天,前五天的风光不如西线佳,但经过卡斯地狱谷到亚丁的风景绝美。
路在何方——徒步行程

————————————————————
DAY1:泸沽湖(2600)——老温泉(2500)

DAY29:30——17:27 老温泉(2500)——利家嘴村(2600)——垭口(3000)——屋脚(2700)

DAY38:00——18:00 屋脚(2700)——垭口(3050)——羊棚(3500)——菩萨山——次沟垭口
DAY48:00——18:32 次沟垭口——牧场——雀儿山垭口(4200)——水草地(3950)

DAY59:30——16:59 水草地(3950)——塔丝沟(3900)——邛引村(3000)

DAY69:20——18:00 邛引村(3000)——垭口(3800)——水洛河/通天河(2000)
DAY79:00——约14:00水洛河/通天河(2000) ——东拉村
DAY810:00——17:20 东拉村——白水河(2500)——嘎洛村(3300)

DAY910:00——17:30 嘎洛村(3300)——嘎落垭口(4500)——嘎洛牧场(4300)

DAY108:30——14:30 嘎洛牧场(4300)——夏洛多吉垭口(4800此行最高处)——洛绒牛场(4000)
路在何方——装备清单
————————————————————

户外装备:
背包:70+5L,鞋子:迈乐多功能徒步鞋
冲锋衣(抓绒),徒步袜(6双),速干衣(两件),登山杖
双层铝杆帐篷,睡袋(夏季:不要太冻啊!)
路餐装备:

砍柴刀(防狗,砍柴),铝盆(煮面烧水)
粮食:
挂面(10筒),玉米肠若干,榨菜若干,调料包(6包),压缩饼干若干,大米(6斤)
巧克力(没有)牛肉干(无)午餐肉(也没有)

总得来说,除了我的一双迈乐之前让我测评的徒步鞋之外,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东西,有的只是一颗敢走的心。
路在何方——七七八八
————————————————————

这条线走的人相当少,我们三个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走的,以为这条线跟往常我走过的穿越线路一样,不用太多准备,到达出发点就能顺利的走到终点。所以,我们忽视了向导的重要性,当然,我们也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去请一个向导,当然,我们也有点高估我们的能力了,背着50斤的包就出发了,所以不得不接受各种差一步就坚持不下去的难关。

这条线的难度相当高,不像墨脱那样成熟,一路几乎都是无人区,全部都得自给自足,而且持续时间长,如果想要尝试这条线,请做好足够的准备,即使是固了马帮向导,没有一定的体质建议不要轻易尝试。至于这条线的观景指数,个人认为有好几天的景色真的可以直接忽略,甚至是中途随时都有崩溃,想要放弃的时候,但直到最后两天,于我而言,我觉得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用9天的苦来换我一次一眼观揽三座神山的缘还是很值得的。

另外一个忠告,如果没有足够的户外经验,千万别自己去勇闯,一路几乎没有信号,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言归正传,游记开始

穿越之前我们在泸沽湖先野了一回。我们唱着流浪的歌,背着沉重的背包,行走在陌生的地方。陌生并不可怕,大自然随时随地在向我们招手。我们路过湖泊,经过田野,年迈的老人在这里耕耘,让我记住在苦难的生活中其实我们也可以活得很自在。我们在这里放肆着我们的青春,以随遇而安的心态享受着大自然。

他们俩是我在路上碰见的兄弟,东子是从拉萨赶回来的,樊畅更是从新疆奔赴过来陪我一同去穿越。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的艰辛与危险,而我对今后几天的穿越的了解也是未知,仅有的只是一个念头,一种“想走就走”的心态。我以为我单人穿越了墨脱又环游了中国,这次从泸沽湖穿越到亚丁不过小菜一碟,后来才体会到我是有多么的狂妄自大,用一位驴友对我们的评价来说,我们就是在拿我们的身体在赌。

泸沽湖到亚丁,我们选择了8天的长线,我们的包都是40斤以上,由于经济原因我们请不起向导,固不起马匹,甚至为了更为刺激连攻略都不曾查找,用“地狱到天堂的挑战”来形容此次穿越也不为过。当然,挑战归挑战,户外自始至终不是在拿生命做儿戏,况且近年在户外中丧命的人不是个例。我不打毫无准备的仗,我是在保障了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去接受并享受身体最为艰辛的磨砺。什么是安全前提?对于我来说,一条有向导,马夫,团队走的成熟的穿越路线就是安全保障,有人就有路,有路就有方向。

一:10月11号大理出发
正值金秋收获的季节,在洱海边,苍山下,白族人民正在收割。突然想起一首歌的歌词
《眼望着北方》
我眼望着北方, 弹琴把老歌唱
没有人看见我, 我心里多悲伤

我坐在老地方, 我抬头看天上
找不到北斗星, 我只看见月亮
我走过了村庄, 我独自在路上
我走过了山岗, 我说不出凄凉
我走过了城市, 我迷失了方向
我走过了生活, 我没听见歌唱

【二】10月13号丽江——泸沽湖

那天我们在泸沽湖售票口前面的隧道口下车,走山路下去,从而免了100一张的昂贵的门票,请不要议论我们的行为,这只是对国内景区商业开发肆意收取门票的一种无言的反抗。我们穿梭在黑夜的山沟沟里,东子说:“这才是我想要的户外。”可曾料到,这还只是一场小小的热身。

这算是真正的出发了吗?我也说不上我们这次旅程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出发的,离开了大理,离开了丽江,离开了泸沽湖,每一个我都曾熟悉的地方,所以,我将这些地方都说成了是我的出发点

恩,包是够大的了,还有外挂,对,这是去年的我,或者说是曾经的我。现在的我,依然在户外,甚至还领队,但这一趟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背起我这沉重的行囊,我已将他们封存起来。现在的我,一个书包就能出发。甩掉了包袱,其实走得更轻松。或者说,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想象一场这样的穿越,甚至,我连打开这些照片的勇气都没有,包括现在,我将此写下来,我总忍不住就要哭了。所以,那个时候的我是我所想要的状态然而,现在的我依然是我喜欢的状态庆幸我一直知道我想要什么,而又一直处刚刚好的位置

到达宁蒗彝族自治县,这个火一样的民族从丽江到泸沽湖的毕竟之地,但每次都只是经过而已

我的小伙伴:樊畅一路上,受尽了我和东子的打击,因为一路上实在无聊,他的脾气又特别好,就只能拿他来开玩笑了他搭车旅行,就和很多年轻人,也包括我都曾搭车去了很多地方,但好像没有真正的户外过,一路上会有些不懂,体力好,但总有弱的时候,喜欢强撑,这其实是户外的一大禁忌,直到最后到了稻城整个人就不行了。谢谢你,我的伙伴,陪我走完了这一段辛酸路。

小伙伴:东子哇,厉害的船长。贝爷的忠实粉丝,天不怕,地不怕,我也不知道他的野外经验是荒野求生的实践还是真枪实弹的粉墨登场的。反正有他在,我们不用担心没有吃的了。谢谢你,我的兄弟,人生难得几个你。

宁蒗的金秋。

哈哈,先树立一下伟岸的形象

连拍照你都欺负小樊

这不是实在无聊了,得找的乐趣呗。比如,拍照的时候来搞怪一下,比如,拿着登山杖打地上的石子,当然少不了“鬼哭狼嚎”

有没有四个人过斑马线的感觉。

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船长来了,这造型摆得真好,哈哈··· ···

三:10月14号泸沽湖

泸沽湖的猪槽船想必大家有耳濡目染了,但我们此次出行是真的没有太多的经济能力去享受这样的娱乐活动,可是,我们有东子船长在啊。就在我们在湖边拍照的时候,东子看上了这艘小船,但他并没有拿起船艄就出海。说时迟那时快,真正的船长过来了,要去出海割草,东子船长稍了包烟给大叔,于是,我们仨就出海了

里格,拍照装逼圣地啊

四:10月15号泸沽湖——老温泉

我之所以只留下这条路线,而没有留下任何前辈所做的攻略,是因为我们不愿去复制他人的点滴,按照他人的行程走一趟,路途上我将一无所获。没有了新意,也就没有了故事,只是重复他人所看到的,就像在山脚我所看到的那座山确实会很雄伟,但那只不过是我在他人攻略里看过,已经根深蒂固的存在在我脑海中的一幅画面,路上还会有什么可以给我带来惊喜可言呢?

路只有一条,但我认为每个人在这条路上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比如当我们累了的时候会躺在地席上看云朵飘过,在见到果实会忘记疲惫上到树上疯狂的摘着水果。我始终认为,当我带着未知走在路上,就会有太多意想不到的有意思的事情发生,这不正是我一而再,再而三选择坚持行走的一个最好的理由吗?

这样的精彩固然是好,但伴随未知的还有很多惊险,艰辛。我表面上无所顾忌,那只是不想给他们俩增加心理负担。当一辆装满了背包的汽车从我们身旁经过时,压在心底的包袱一下子轻了,经验告诉我,明天我们会有向导了。

提示

泸沽湖到温泉我们是搭车过去得,在泸沽湖要去老温泉,得包车过去,或者在泸沽湖坐车先到永宁。一般的行程是先坐车去永宁采购好物品,然后去温泉。
泸沽湖出发

10月去泸沽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季节。如果夏天去,路不好走不说,去了也难得看见蓝天白云。10月去,每天都是湛蓝的天空,泸沽湖也只有晴天好看,下雨天湖水也不出色,况且,10月去还有好多的格桑花。

从里格出来,转往宁蒗方向的山坡上,再次给了我惊喜。虽说这边的湖不大,但这里的颜色肯定超过了我看过的泸沽湖。在路上,真的是处处有惊喜

所以,我们到了这里,也是各种群魔乱舞了

继续走,经过了一个“可口可乐”还是什么公司办的希望小学,这段时间我们不想搭车,或者说我们又渴望着有辆车能够载我们直接到达温泉。
不想搭车是因为想多看一眼这里的美景,渴望是因为背着包走确实是有点累啊。

后来我们搭了一辆运麦秆的车到了镇里,在永宁吃完饭出来后看见两辆车装满了背包朝前面开过去,作为队长的我瞬间喜出望外。

后来我们走到温泉的时候,果不其然,今天温泉旅馆来了一大帮南京的驴友,他们也是明天要徒步去亚丁,并且和我们是走同一条线,瞬间感觉有救了

不请向导和马夫徒步穿越一直是我的习惯,可能是每次的运气都特别好吧,在出发的时候总能碰到其他的队伍。其实想想又有点自私吧,这叫蹭领队吗?

其实一些比较成熟的线路有没有向导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无所谓的,但这条路还真的很心虚,所以,在这里能遇到一个队伍,就感觉捡到了救命稻草,我们的安全好像就有了保障,至少的一条,不会迷路。

在老温泉,温泉宾馆旁边有一个当地的温泉池子可以泡,当地人泡是5块,我们这些外地人是要20。你觉得我们会花20块钱去享受吗?当然不会,我们这帮穷屌丝只能在人家温泉外的这个池子泡了。二逼青年欢乐多吧。
晚上去新温泉那边也是一样,外地来的游客有一个游客价格。

我们在吃晚饭的时候,跟老板娘买下了她们用来洗碗还是盛饭用的一个较大的盆,后面几天我就背着那个盆一直走啊走,走到最后我都不记得在哪里他就不见了。

用这个盆做啥呢?来煮面,煮水之类的都可以,这是东子的临时建议,所以,这样的户外还是得有一定的经验呀。

五:10月16号老温泉——屋脚
正式的开始走向未知的道路,于是在这条线上我们留下了很多的第一次与刻苦铭心。

比如第一次掉队,没想到,出师不利,还没有进山我们就掉队了。幸好,还能找人问清道路,还有追上他们的机会,但后面几天的掉队着实让我后怕;比如,第一次,我们亲自砍柴找水煮面,我们的干粮有限,只有挂面,榨菜和几包调料,还奢侈的带了几根肠和压缩饼干,这些是救命的粮食,不到走不动,累得不行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带着疲惫的身体做一顿“美味”可是想想在路上看到的小孩还有集体劳作的农民,我们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至少,我们是在不愁吃穿的前提下进行着精神层次的挑战。而他们呢?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篇物质贫瘠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任劳任怨,唯一的是,他们至少还能如曾经一样的无论生活还是劳作都充满了爱。

还有第一次如此多的人一起在垭口露营,晚上大家都睡不着,点了篝火围在一起畅聊在路上的点滴故事,我想这样的夜晚人生也难得几次吧。

这就是温泉宾馆,忘了说了,那天我们没有住温泉宾馆,而是在他们宾馆的院子里面搭了帐篷睡得,另外,他们家是普米族的,听说过这个民族吗?

哈哈,给我的书《独自去野》打了一次广告

正式正式的出发了,包上的那个盆后来就变成黑色拉。从温泉宾馆出来后会有一个丁字路口,一边是东线,一边是西线。往左转是走我们的这条线。

这里好像是刚刚地震不久,到处都是救灾的帐篷。路过这个村子的时候,可以看见两旁的树上有一些衣服之类的,听说,也只是听说,当地人如果病了啊,有什么不顺的时候就会往树上挂上衣服裤子之类的,应该是这边一种去灾的形式吧。

到了这里,越来越感觉到贫穷了。尤其是我们去的时候,地里基本没有什么庄家

当时我看到这么多妇女在地里挖东西的时候我也莫民奇妙,心想,难道这边还是过着集体生活?后来打听才知道,这块地是旁边小学的,这些妇女是学校学生的家长,一起来给学校挖土豆的。

在这里跟他们聊天的时候,那支南京的队伍不知不觉的就在我们的视线里面消失了,我们也没有注意到,所以,导致了我们第一次迷路。顺着路走又走进了一个村子,村子里面都没有人,大概都出去劳作了吧。到了最里面才碰见一个人,告诉我们走错了,应该往右走,要爬右边的哪座山,于是,我们三急忙掉头,生怕掉队了,追不上他们,后面的几天我们是不能没有他们的呀。

最后是在垭口追上的他们,他们在这里休息,准备生火做饭。

但是,他们有马夫,不用自己去捡柴,接水,一个个的在草地上乐呵,各种跳,各种蹦,各种拍照。二我们三个没有办法,尽管累得不能动了,但想到这可是咱们出来的第一次路餐还是兴奋得,忙着捡柴火,东子去捡了几个大石头,搭了一个灶。这边的树木很多,在地上也有很多干了的木头,捡些松针,小木块的就好了。气炊?那些东西可能暂时用不上吧,反正我也只听说过那个玩意。

东子旁边的那把柴刀威武霸气吧。

我们也就是装模作样来拍张照而已,生活这活咱还是交给东子哥哥吧。

下面下面啦,口水都留了出来。
但这里海拔高,面永远煮不熟

吃得其实挺香的,可其实就是拌了一包调料包,可真的很糊

[p=24, null, center]吃完之后睡个觉,打个盹。

[p=24, null, center]在路上为什么这么吸引人,我想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路上的生活能够过得很随意。

他们租来的马,这里的马基本是沱物资的。而且这些马都有脾气性格,很通人性的。每次他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当东西放下来的时候,这些马就开始在地上打滚了。

我记得有天早上起来,挺马夫说,晚上有一匹马带着几匹小马跑回去了。所以说啊,老马识途。路上有这个马队其实很不错,我们刚开始走错路了,后来跑到山上,其实我也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走对了路,在半山腰休息的时候,我听到驼铃的声音,就不担心了。那时候的那种担心,就跟在沙漠中没有了方向,没有了补给一样的心慌。还有在晚上,我们住在帐篷里面,我想每个人应该都会有一定的担心的,毕竟是在森林里面,毕竟那些地方荒无人烟,如有不测就是人间蒸发。也幸得有马队,他们晚上给我们看护着,让我们至少能够睡得安稳一些。那天听到马夫说他们跑回去了,其实还是蛮伤心的,他们是真的辛苦了,后来还被马夫追回来了真的是很辛酸。这样的辛酸就像是对于一个伙伴的辛酸,就好像我们在高考的时候一样,父母于我们的辛酸,看着我们日以继夜的读书,那种度日如年的时候的那种感情一样,不忍直视,但又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直接的给一把力。

晚上扎营的地方,下面有一条河,所以,生火做饭都没有问题的

那天,我们还是持续着兴奋,砍了不少的柴火,晚上生了火,白天都没有和南京队伍的朋友有过多的接触,趁着这大晚上的,大伙都没事可做的时候,可以围坐在一起聊聊天,看看星星,打发一下户外无聊的夜晚。

8.20更新于此,明天继续更新
六:10月17号屋角——次沟垭口

今天的行程很远,南京队伍的马帮很早就起来烧火做饭了。他们没有帐篷,借着火堆的温度在外面熬了一宿。为了不再掉队,我们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可能因为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三个人全不在状态,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大喘几下。在山腰上我们碰到了一个同类,他叫余忆。从垭口到屋脚乡全是下坡,紧张的步伐随着视野的不断扩大变得轻松愉悦,到达屋脚乡时是11点,他们没有停留,而我们选择在这里泡碗面,以省去砍柴煮面的时间。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我们将时间如此精打细算之后却需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今天需要绕着公路走一段再上山,但我们都不清楚究竟要走多远。根据余忆在攻略里所看的一条近路是要经过一张桥,然后上山。我们看到一个类似的路口时毫不犹豫的选择过河上山。在高原上爬山这并不是第一次,然而这看似不高的山,却让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在高原负重爬山是有多么困难。上升100米都要停下来休息好几次,然而这样的疲劳还只是刚刚开始,如果说我们最终要挑战的是4800米的夏洛多吉垭口,此时,我们只不过还在去往山脚的路上。当我们翻上山坡,回到大路,只有一个想法,尽早追上他们。公路并不比爬山容易,绕过一个弯还有无数个弯道在前面。我们都已经精疲力尽,但没有追上队伍,我们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可到达雀儿山下面时候天已经黑,我们知道晚上会危险,决定露宿路边的藏民家里,晚上生火烤鞋,明天再翻越,海拔有点高…早休息!!

这里的早霞很不错。记得我们那天拍视频的时候,有一个镜头是东子吃早餐,节省时间,我们不生火煮面,东子可怜巴巴的吃压缩饼干,二镜头的后面则是南京队伍他们吃着热腾腾的早餐,有没有感觉到一点酸楚呢?

为了不掉队,我们比他们要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在路上,我们遇到了比我们更加厉害的人物,余忆。我们是在山坡上看到的,当时我们看到下面有一个帐篷样的东西,等我们走下去的时候,发现确实是有人在,他在哪里收帐篷,准备出发。瞬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既然人家一个人出来都不惧怕,我们有三人那还怕什么呢?

从山坡上下来是一个村庄和一片草地,听说这里会有一个小卖部,也是这一路上的最后一个小卖部

和南京队伍里面的小羊姐的合影。一路上我们也多亏了她的照顾和鼓励。

这位是他们的领队——恩祖

马上要到达小卖部了,这边进去要检查证件。

我们几个在小卖部休息,泡泡面吃,也买了点粮食。而他们呢?要去前面的营地做饭,因为听说接下来是沿着公路走,然后再上山,只有一条路,故我们没有和队伍一起走。也是为了节省做饭的时间吧。可后来··· ···

后来,我们走错路了,余忆看了攻略写的,过了这个村子之后是沿着公路,再过桥上山,可是我们提前过了桥,再还没有走到应该过的那张桥的前面过了河,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山,结果一直没有追上队伍。翻上山后又走上了公路,我们要上山,要上次沟垭口。一路上我们都笃定我们是正确的,没有走错,可一路上都不见他们的踪影,也没有看见他们留下的任何痕迹,只有爬山,到了山顶,遇到几个妇女,他们的普通话不太好,好像我们翻的是“菩萨山”而次沟垭口还在前面

所以,我们不得不沿着公路朝前走,去找一个可以上山的地方。但我们谁都不知道得从什么地方上山,也没有人知道我们走的路线是否正确,那就沿着公路走吧,上山的地方肯定会有明显的痕迹的。

走公路,其实也就是好一点的土路,绕着山走。也很痛苦,看着对面的公路那么近,可就是得绕一个很大的湾才能过去。

这边的天气十分干燥,还好,一路都有泉水可以接,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都饿了,为了节省干粮,一块压缩饼干我们是分着吃的

两天时间,要憔悴不少

人们只看到了我们的背影很潇洒
却不知
我们的疲惫
那种不只是身体的疲劳,还有内心的压力
可我们只能大气精神挺下去
其实,也就走了两天,可怎么那个时候感觉是出发了很久很久呢?

秋色开始出现了

早上8点出发,下午大概6点多钟,我们都没有看见那支队伍。

在这里,这个位置,没有照片来说明什么,有一条上山的路很明显,而且这里有一户人家,上面也的确有一个垭口,而根据余忆的回忆,他从网上看到的次沟垭口应该就是这里了。
由于天色已晚,今晚我们不可能翻上去,那么,我们就在下面的人家借助一宿

可是,没有人,外面倒是养了些家宠,我们只好坐在外面等待。等到天黑还没有人回来,我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坐等。大概8点多的时候,主人回来了,原来这里是商店,去亚丁也的确是要翻上面的那个山包包。主人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人。我们四个人在她家的木屋子打了地铺睡起,真的有很冷,我们几个都围在火炉边睡得。

七:10月18号次沟垭口——水草地

我们再一次掉队,我们坚信他们昨晚已经翻上垭口,按照他们的惯例是早上9点出发,于是,我们8点出发。由于昨天没能翻过垭口,今天我们的任务更为艰巨。达克谷多垭口,雀儿山垭口,塔斯谷垭口。以前我毫不理解为什么在雪山上爬100要花那么多的时间,此时,迈着沉重步伐的我深刻理解了攀登的困难。然而当垭口就在眼前时,一群野狗冲了出来,一只壮硕的在前面狂吠,后面还跟了好几只,面对突然袭来的野狗我们不敢继续向上,停下脚步,拿出带的柴刀,捡起地上的石子僵持着,最后慢慢退到旁边,从更高的垭口翻过去。没有请向导,没有固马帮,甚至毫无所知的勇往直前,出发时的牛逼哄哄在此刻也成了无能为力的傻逼莽夫,在这没有信号,没有人援助的深山老林里我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要退缩。然而东子的坚决与余忆的判断让我不得不做出继续前进的选择。当到达垭口的时候听见了下面的驼铃声,三步变成一步,急匆匆的赶到山底,果然,南京的队伍正在这里生活做饭,见到他们就像是捡到了救命稻草绳一样令人兴奋。后面的几个垭口生怕掉队,跟紧了大队伍的步伐向前进。但傍晚又和马帮走丢啦!又迷路在哑口下面的沼泽地里,还好我们看着一路的蛛丝马迹总算追上,在水草地扎营。

拍这张照之前我都在想我们是不是该放弃这次行程。

之前的自信被几条野狗给吓跑了,在这里有信号了,立马给走过这条线的朋友打电话,她告诉我,翻过了茨沟垭口下面还有一个牧场,那里也有很多野狗。“野狗”听到这个词我都心惊胆战三分后怕,还要不要继续往前面走,继续走意味着还有更大的危险在前面等着我们,可是,要回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他们俩在等着我做最后的决定,既然是翻过垭口下去的一个牧场,而我们现在又在半山腰,何不爬到垭口去看个究竟呢。于是,我的决定是先上垭口再做决定是继续还是放弃。

原因有三

一:南京的队伍昨天的扎营的地方是在茨沟垭口,今天我们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当我们爬上垭口的时候是有可能再次遇见他们的,但之前那个有野狗的我们认定的是茨沟垭口的地方我们已经放弃,我们绕了很多路,能不能追上还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二:朋友告诉我,牧场得从垭口下去半个小时以上,那么,我们能够在垭口上先观察一下地形和牧场得情况,现在是否有狗,我们是否能够从上坡上绕过去都可以等上了垭口再做打算
三:我们是真的不想放弃

3000多的海拔翻垭口不容易啊!每一步都费力,每一步都是靠毅力在坚持着。
这张照片不是摆拍,是真的累到这种地步。一旦有地方可以躺下来休息,就会不顾一切的坐下来,躺下去。

终于到达垭口

垭口的风景有足够的魔力让我们忘记“野狗”忘记刚刚沉重的步伐,这也能算的上是每一次穿越的收获,或者说吸引我的地方吧

这张做海报不错的哦,可惜我是照相的那个没有出场

在垭口上我们看到下面的牧场似乎有炊烟,又似乎听到了驼铃的声音

在反复确认了在场的几位都有听到和看到后我们迫不及待的往下赶。迫不及待,真的是那样的,恨不得有双翅膀能够直接飞过去,对于一个准备放弃的队伍来说,走到垭口其实只是一个借口,不过是想多走几步,不过是一种眷恋,而之前的理由也不过是一种侥幸罢了,而当这种侥幸成了现实,就像一个被医生通知了得了绝症的病人一样,总是抱有一丝的幻想是不是医生弄错了,可他的心里其实是已经认同的态度,而当医生再次通知病人说是结果有误时的那种欣喜若狂。我们当时的心情不也就是欣喜若狂吗?

还记得下去的时候,路上其实已经结霜了,树上还有冻住的冰块,看来,我们后面几天会要更加艰辛了。

在接近牧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们看见下面的马匹,看见穿着五颜六色的人的时候我们连奔带跑的就冲了下来。确实是南京的队伍,就好像在某个城市遇到了亲人一般亲切。这张照片是我和他们的领队“恩祖”的合影
后来他们告诉我们,我们走错了,而且我们翻的不是茨沟垭口

这就是缘分吧,我们走错了路,翻错了山都能够再次遇见不是缘分是什么

填饱肚子之后继续上路,接下来的路你们可不能再掉队了哦!

翻过了一座山又是一座山,今天的行程有点远还有点累。
但这里的风景也开始有变化了
红,黄,绿的植被,还有蓝天白云
这里的秋色没有让我失望

东子捡了一个牛角当他的法器

这是今天翻的最后一个垭口,下面就是水草地,可是从垭口吓到水草地的路上又来了一次惊心动魄。恩祖告诉我们是一直往下面走就好,所以,我们再次勇敢的掉队了。当下到山底的时候,来了一大片的森林,而此时太阳也下山了,这块森林没有参天大树,都是茂密的小枝干,看不出明显的路的痕迹,有些地方又感觉有好几条路可以走,此时焦虑得都冒冷汗了,一个劲的往前冲,也顾不上挡道的枝干了,结走出这片森林的时候发现披在最外面的一件抓绒给弄丢了,而除了森林又是一片草地,东子不知什么原因跟在后面跟丢了,喊他也找不到他,而此时天色是渐渐变黑,营地还不知道要走多久,也不知道在哪里,这没有村子,两边是山,中间草地,森林的地方随着夜晚的逼近,气温的下降给我也袭来了丝丝凉意,喊:“东子”都要喊哑了,可能是今天神经绷得有点紧的原因吧,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这是今天翻的最后一个垭口,下面就是水草地,可是从垭口吓到水草地的路上又来了一次惊心动魄。恩祖告诉我们是一直往下面走就好,所以,我们再次勇敢的掉队了。当下到山底的时候,来了一大片的森林,而此时太阳也下山了,这块森林没有参天大树,都是茂密的小枝干,看不出明显的路的痕迹,有些地方又感觉有好几条路可以走,此时焦虑得都冒冷汗了,一个劲的往前冲,也顾不上挡道的枝干了,结走出这片森林的时候发现披在最外面的一件抓绒给弄丢了,而除了森林又是一片草地,东子不知什么原因跟在后面跟丢了,喊他也找不到他,而此时天色是渐渐变黑,营地还不知道要走多久,也不知道在哪里,这没有村子,两边是山,中间草地,森林的地方随着夜晚的逼近,气温的下降给我也袭来了丝丝凉意,喊:“东子”都要喊哑了,可能是今天神经绷得有点紧的原因吧,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八:10月19号水草地——邛引村

在4000多海拔露营,晚上都不敢睡得太沉,三个人挤在一顶帐篷里,熬到了天亮,打开帐篷发现我的鞋全是霜已经被冻上啦!他们就说着今天可以很早就到达邛引村,那个杀鸡宰羊的村,看得出他们对开荤的期待。。我们虽然只能继续吃面,但老天也待我们不薄,给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秋色。海拔的直线下降,也没能让我们有丝毫的轻松。记得在下坡的时候有一位大姐说:“我真佩服你们,这么小就敢出来闯。”我说:“其实应该佩服的是你们,等我们到了您这个年纪,不一定还有这样的心态和毅力。”

邛引村,有一个小店,去了一看发现这里还真“穷”什么都没有,只好高价买了两包饼干,向导恩祖说这个地方民风不淳朴,夜里注意点,南京的队伍宰羊吃肉,我们只好自己砍柴生火煮面,东子说他好想排骨,好想红烧肉,太可怜啦!

早上起来,草地上都结冰了,可见我们晚上是如何度过来的。然今天不用为赶路而发愁,那就好好来欣赏欣赏图片好了

早上起来,草地上都结冰了,可见我们晚上是如何度过来的。然今天不用为赶路而发愁,那就好好来欣赏欣赏图片好了

开始欣赏秋色

下面这个地方美不胜收

马夫在做午饭

我们就吃点面好了

我们就吃点面好了

邛引村到啦,这个传说中杀鸡宰羊的村庄。然而并非我们想象的大。

村子里面有一个唯一的小卖部,喜出望外的走过去的时候有点点的失望,这小卖部也太磕碜了吧,还以为能够在这里补给物资,结果发现这里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东西卖啊
下面是东子的日记

第四天穿越原始森林,四千多米的海拔,早起发现我的鞋全是霜已经被冻上啦!三天的重装穿越我的肩膀今早罢工肿的像馒头,据说还好今天路程很简单,20公里的下坡穿越一片原始森林就到了邛引村,一路上我们一边拍照片一边录“多走一步路”的素材,还要保持不掉队,忙的不亦乐乎…中午赶到一片空地放下包来不及把气喘匀,就要去砍柴驾锅生火煮饭,海拔三千多米没有锅盖,米加生是必然,没办法,下午四点就赶到邛引村,据说哪里有一个小店,去了一看发现这里还真“穷”什么都没有,只好高价买了两包饼干,向导n祖说这个地方民风不淳朴,夜里注意点,南京的那群伪驴宰羊,我们只好自己砍柴生火煮面,好想排骨,好想红烧肉,太可怜啦!晚上继续篝火…睡…夜里呼呼的风刮的我不知想什么失眠啦…

9:10月20号邛引村——通天河

翻垭口,紧接着2000米海拔直线下降,无话可说。翻垭口看着蓝天就在上面可垭口却一直不出现,下山穿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我以为我们就要累到在森林里,却发现小卖部,一瓶可乐把我救了回来。
东子的日记

穿越第五天,直2000米…洛水河,今天早上真不想起来冷的到处是冰,没办法,马帮走了,我们也得忙三火四的收起出发今天不轻松呀!上午过哑口,下午直落!!听着就恐怖呀!!从九点到12点就没停的爬坡爬坡…眼看着哑口的顶端就在眼前可是就是不到呀!四十多斤高海拔爬山,那可真是举步维艰呀!!崩溃!崩溃!还要拍…还要对着镜头解说…我…………无语,中午休息谁都不想捡柴做饭,吃一块压缩饼干,继续走…六点多2000米的直落终于到底,也终于到了一个有电,有点信号的地方啦……海拔低温度高,看来今晚能睡个好觉…

出发咯出发咯

看好,我们今天只要爬上那个山顶就OK,就全是下坡了。但是,这个上坡是巨坑爹的

其实,爬坡的时候能够看到前面的从树枝间透过的蓝天就说明很快就要到山顶了,可是这里却不是这样的啊。

这个很像微博里面的吧

手上拿的是可乐,终于能够喝上一拼可乐了,好亲切啊好亲切,有种要搬一箱走的冲动啊

下面就是通天河,也有人叫水洛河

不得不拿着可乐来一张

【10】10月21号通天河——东拉村

有一位大姐给了我们点葡萄糖,我们几个身体显然已经快要崩溃了,喝几口葡萄糖水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就这样一路拖拖拉拉,发现我们已经被马帮落下好远,跟不上呀!我们只好看着他们无耻的背景,望尘莫及,正在我们脱着腿往前走的时候,小樊像打了鸡血扔下包,就跳到路边的地里,这小子眼尖看见了路边的一棵橘子树,不管生熟就弄了十几个,在人家后院不敢太嚣张,一路小跑逃出犯罪现场,吃着偷来的橘子有点味道,不过就是高原的橘子长得有点怪橘皮像蛤蟆皮。但真的,没有体力跟上他们大队伍了,甚至我们几个人都走散过,最后遇到了一位支教的老师小贝,她把我们捡回了学校,吃上一顿米饭。

东子的日记:

穿越第六天路遇支教老师小贝今天从洛水的那个大院出发!n祖说今天没有岔路,所以决定今天比马帮先走,因为我们没有早饭,不到半小时就体力不行啦!24小时只吃一块压缩饼干一袋泡面…真是饿的发晕呀!小樊偷偷的和我说我还有两根火腿肠,是私货,那我可就不客气啦!一路拖拖拉拉,发现我们已经被马帮落下好远,跟不上呀!我们只好看着他们无耻的背景,望尘莫及,正在我们脱着腿往前走的时候,小樊像打了鸡血扔下包,就跳到路边的地里,这小子眼尖看见了路边的一棵橘子树,不管生熟就弄了十几个,在人家后院不敢太嚣张,一路小跑逃出犯罪现场,吃着偷来的橘子有点味道,不过就是高原的橘子长得有点怪橘皮像蛤蟆皮,走到两点我和啊贱小樊走失啦!只好返回找他们,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无耻的晒太阳,原来我们到了东拉小学!这里有来自河南的支教老师小贝!我们决定停一天!晚饭方老师做的所有东西全被我们一扫而光…晚上方老师带我们去藏民家作客,酥油茶青颗酒有点怪!

难道是再来一瓶吗?

晚上老是带我们去一户藏族人家

目的地: 泸沽湖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5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