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座雪山——玉珠峰

8264旅行网

——序 <br> 第一次在这里发帖子。 <br> 第一次去登雪山,在QQ空间里写了篇日志,没想过要公开发表。 <br> 登山队长默芋留言:日志写的很好,鼓励8264、磨坊等地的发表哦。 <br> 一起登山的队友雍措评论:

写得好极了, 你的日志对于我这有文字障碍的人是莫大的幸福,你的日志是我这老年痴呆患者莫大的福利!<br> 我开心超级,我不用写了,直接转了,看着你的一字一句,每个场景就能重现眼前! 我@当惹雍措 看你的评价,我笑得眼泪都出了。不就是简单直白的流水帐,没有修饰,也不浪漫。我最不会写的就是美文!

从小就学不好语文,我的日志确实就是个流水帐,把日期时间记录得很清楚。 <br> 自我评价,文如其人,简单而啰嗦!

为感谢一起走过一年多的雷公马队长海鸥及队友们,感谢在此次登山中悉心照顾并带领我们登山的默芋队长、大管家楚北、二娃、金属、小金、大厨大刘等组织者们;就把我的流水帐也登上吧,让更多人了解三亚有一群热爱生活的雷公马队友,还有一群热爱登山的专业登山组织者。

帖子中的照片除了我的尼康微单外,大部分来自雷公马队长海鸥、阿凡提(都是大片),以及队友公鸡、琢磨。(LG两天的片片被我不心删除了)。

2013年上半年的最后一个周末,下午在办公室上班时,接到新疆来的不熟悉电话,犹豫了一下接起来,原来是登山队长默芋的助理彩果儿打电话过来确认地址,寄玉珠峰登顶证。 晚上,雷公马队从玉珠峰回来后第一次聚餐,由登顶的队员一起请客,一晚欢声笑语,故事多多,趁着热情,当晚开始记录我的第一座雪山日志。

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晚上,LG两天加了些他的感受,总算是完成了。 <br> 对于从小学不好语文的我来说,只能记得如流水帐,实际的感觉远比文字记录更感性。 <br> 三亚——雷公马队 <br> 2012年10月之前,从未想过要登雪山。

1997年流浪来到海南,直到2009年才第一次登五指山,之前的十余年,似乎忙于工作及解决生活问题,业余生活很单调。2009年登五指山后,激发了我的热情。从小就喜欢运动,小学当的第一个的官就是体育委员,学生时代,多次参加体育运动会获奖。良好的体能,天生就适合户外运动。LG两天在学生时代也是体育尖子,体育活动是我俩共同的爱好。

从此,我们到处找机会参加户外活动。通过天涯户外三亚版,认识队长海鸥。2012年5月参加海鸥组织的两天三地热带雨林穿越活动,第一次认识琢磨、铁公鸡、晨林、钻石。之后一直跟随海鸥行走在三亚户外。

2012年10月国庆节,琢磨请客,重庆的空达来三亚——五一随海鸥去四姑娘山的队员聚会,我和两天一起受邀参加。当晚,聚聊甚欢,第一次听到海鸥的登山三步曲,第一步5000米的四姑娘山,第二6000米的玉珠峰,第三步7000米的慕士塔格。他们五一去了四姑娘山,下一步是玉珠峰。当晚决定每周一、三固定跑步、周四骑行,锻炼身体,为玉珠峰做准备。

2012年8月体检后LG两天的身体指标不好,我俩从9月开始跑步锻炼。正好一起参加他们的锻炼活动。当时,还没敢决定去登雪山,第一步都没敢去,直接去第二步,太挑战了,感觉离我们还是太远了些。

从此,白鹭公园海鸥的茶吧——流星雨就是我们的聚点,每周三次,8点集合,运动一小时后,9点开始喝茶聊天。聊天中确定了我们的队名:雷公马队(阿凡提的提议);并执行锻炼缺席一次交50元,月底用于聚餐的制度;每月一次组织一次海南岛内的活动:11月尖峰林、12月水满乡、1月黎母山、陵水骑行、2月牛车湾、白鹭公园体能测试10圈(18公里)、3月五指山、4月天涯湖、爬楼梯、5月水源池。

雷公马——也就是变色龙,海南人叫雷公马,生活在海南的热带雨林中,善于攀爬,适应能力超强。 <br> 阿凡提——示范雷公马造型(2013年3月拍摄于五指山三峰)

琢磨设计的队标,先后改了N稿:

就这样三亚户外又多了一支没有什么名声的“雷公马”队。我们的队员不多,10人左右,我们的脾气、性格也各不相同,甚至可以说差异很大,至今有些队员的真实名字、工作情况相互也不是很清楚。但我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兴趣,这就足够了。我们一起锻炼、骑行、穿越、攀登、迷失,一起品茶、喝酒、K歌,一起谈天说地、畅谈人生(主要是琢磨与阿凡提)、海阔天空的谈着今后的出行计划,整个相处的过程就是一个笑声不断的过程。

在现如今这个复杂、浮躁、现实的社会,太多的利益关系、利用关系、身份地位、工作关系让人与人真心相处真的很难,你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而且下班之后的三步曲(吃饭喝酒、KTV、麻将)已经充斥着这个浮躁的社会,身边的一群朋友坐在一起换来换去总也脱不开这三样,从开始的乐在其中到慢慢习以为常,再到最后的无奈无趣,很多人随波逐流而无力改变。

但在“雷公马”,只有单纯、简单的共同兴趣爱好,没有尊卑贵贱;只有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没有复杂的利益关系;只有亲近大自然、挑战自己的愿望,没有利用与被利用;只有一颗想要行走的心,不需要考虑太多的其它。

我们的相处,就似我们的学生时代,大家都怀揣着一颗单纯的心学习、生活再一起,这份感情是那么的真,即便过了20年,仍让我怀念。今年8月份大学毕业20周年的聚会让我充满了期待。

我们在一起——雷公马队:琢磨、两天、阿凡提、铁公鸡、队长海鸥、本人(拍摄于6月5日于玉珠峰ABC冰训地,螃蟹1号先走了、晨林3号下撤了、奥雅及钻石未参加此次活动)

登完玉珠峰的晚宴上,爱开玩笑的阿凡提说“队长说回去后,解散雷公马队……“,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本意是刚登完山,都比较辛苦,回三亚后休息调整一下,以前约定的锻炼可以暂停下),出现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局面,琢磨当场痛哭流涕,并毫不客气用汤匙砸这位不协调声音的发声人。当时让我们又吃惊、又尴尬、又好笑,更多的更是感动。

其实我们的感情也和琢磨一样。虽然我们组队时间不长,也非常松散,平时活动都是完全自愿的,毕竟我们要面对现实的生活,要工作,要陪家人,但我们这群人对“雷公马”都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我们都很珍惜能有这样一群人在一起。

“雷公马”我们一起行走、一起攀登、一起迷失、一起快乐,今后还有更多的路、更多的山、更多的风景、更多的大片、更多的好吃的、更多的玉石宝贝等待我们(一路队长海鸥和阿凡提都在找玉石)。 <br> 2013的情人——玉珠峰

玉珠峰——每次雷公马队活动谈得最多的话题。 <br> 两天在一月写了篇日志《2013的情人》,以下为摘录:

去年的某一天,一群经常户外的朋友一起吃饭,说要一起锻炼身体,跑步、骑行,我报着减肥的目的也不冷不热的参加了。某一天有人谈起了你,其实对你的第一印象并不感冒,认为你高高在上,非我等之辈所能及。但当我从网上看到你的相片,看到你那迷人的身姿、明净的双眸,那种美令人窒息,那种魅力摄人心魄,最近一段时间想的、说的、梦的都是你,我知道我已恋上了你。

我知道,迷上你,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你高高在上,对我这种菜驴、肥驴来说,你高不可攀;我知道,恋上你,很难,但我愿为此付出我的努力,我锻炼减肥,保持一个还说的过去的身材,好给你一个好印象,不想一见面就被你PASS掉;我知道,追求你,更难,你的要求很高,至少也得”高、富、帅“(适应高海拔、富有挑战精神、帅帅的体力),需要很精心的准备,我会准备最炫的眼镜、最暖的床、最漂亮的衣裳、最好的身体状态去见你,当然还有我的礼金,不多,凑了2万块;我知道即便这样,你也可能还是不会答应我的追求,但哪怕可能只是亲眼一睹你的真容,我无怨无悔。

41岁了,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的初恋,紧张、兴奋、精力充沛、执迷不悟。 <br> 玉珠,等我,六月我就去见你。

就这么着,我们也决定随队一起去玉珠峰。 <br> 两天减肥也相当成功,基本上每月两公斤。

2月开始,查有关玉珠峰的贴子,详细查阅户外资料网上的登山装备帖,根据海鸥转发的默芋的2013年玉珠峰登山帖,做了登山装备表,开始购买登山用的羽绒睡袋、羽绒服、冲锋衣……其中两天的冲锋裤前后换了四次,在三亚购买登雪山装备,三亚的户外店基本都没有,只能在网上买,相当麻烦。终于,按要求,买齐了装备。

5月中旬,得知公司把开业五周年活动调整到6月3号(原计划是5月),相当让人崩溃。登山日期:6月1日至7日。在三亚持续几天33度高温度下,以及对行程的焦虑,5月16号我直接高烧到39度5。不知道领导是不是看到我焦虑的微信,竟然批准了我的假。这个时候去休假,也不是个滋味,领导真的是太好了。唯一感到心安的是我到公司工作三年半,还不是五年周员工。

病也基本好了,体检,订好机票,整装待发。 <br> 玉珠峰——我们来了

5月26日,海鸥带领阿凡提、铁公鸡、琢磨、螃蟹先出发去适应高反(他们都是去年五一去四姑娘山的,据说高反严重),他们去了青海湖、格尔木、可可西里,其中螃蟹有事1号先回来了,未参加玉珠峰活动。

我没有时间请这么多天假,没法先去适应高反,另外,我一直坚信我这个云南人不会太高反,两天只好陪我一起出发。

6月1日,我、两天、晨林(也是五一去四姑娘山的)三人也开始了玉珠峰的行程,早上6点30分三亚飞西安,中午12点半,西安飞格尔木,下午3点多到达海拨2800的格尔木。雷公马队一行7人聚集在格尔木。 <br> 三亚出发——美丽的日出

小小的格尔木机场——就停两架飞机

住宿地——火车站旁边

活动从晚上聚餐正式开始,第一次队员与登山组织者见面,雷公马队员在海鸥带领下共7名,其他地方报名的4位。队员们介绍登山经验,基本上就我和两天没有高海拨登山经验,我说不管登不登得了顶,至少我和两天的目标基本达到了,减肥成功,来之前的体检结果很好,身体健康。当时默芋队长说我一定能登顶。

默芋队长讲了活动日程及要求,我记了最重要的三点:保暖、多喝水、不要激烈运动。晚上领了高山靴,双层的,那个重(3KG)呀,这是穿在脚上走路的吗? <br> 高海拨——头痛 <br> ——格尔木至不冻泉

6月2日中午,从格尔木乘车至不冻泉,一路相当荒凉,没草没花没树,我一路感叹,生活在三亚,真幸福。经过西大滩、昆仑山口、进入可可西里,沿途还看到昆仑山矿泉水厂,雪山就在路边。

在昆仑山口(4767)下车照相时,风很大,很冷,穿上羽绒服、戴上毛线帽、墨镜,看着我的装扮——登山大管家楚北说象藏族协作,我说就是黑呗。就象初入户外时别人都以为我是强驴、高尔夫时别人都以为我是单差点。后来在大本营见到两位藏族协作,二娃、小金,他们也说我和他们象。楚北说,不是黑是神似,去不达拉宫不用买门票(再把衣服弄脏点)。

藏族协作

高海拨——头痛 <br> 6-2-不冻泉适应

下午到达高海拨适应的第二站、不冻泉(海拨4600),在青藏线上,可可西里边缘,更荒凉。第一站-格尔木根本没反应,不过从三亚差不多0海拨出发,也上升2000多了。我们住在一个未完全建好的清真民房客栈中。

琢磨拍摄

队员们都在餐厅中聊天、喝茶、打牌,熬时间,适应海拨。白天的感觉还好,精神十足,我变成了队员们的茶水服务员,我的大保温壶成了大茶壶,泡了一壶又一壶。 <br> 洗牌的晨林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好

高海拨——头痛 <br> 6-2-不冻泉适应 <br> 还跟随默芋队长去了青藏线下附近的冰河,天气很好,蓝天白云,玉珠峰就在不远处。

高海拨——头痛 <br> 6-2不冻泉适应 <br> 晚上,默芋队长给大家培训登山知识,我已困得听不进去了。

(海鸥拍摄)

睡觉前楚北给队员测血氧含量,我的90/90(昨天格尔木96/75),队员里最好的——藏族协作!有两位队员高海拨反应激烈,开始呕吐。

默芋拿来阿斯匹林,治头痛。我们住的四人间——当惹雍措、轻度深红、两天和我,深红-我老乡,睡得相当好,雍措和我基本没睡着——头痛,两天最难受,一直在床上坐着,半夜两天把另一片药也吃了。 <br> 不冻泉宿舍

高海拨——头痛两天——头更痛 <br> 两天高海拨感受比我更深刻,以下这段是他的感受及他早上的活动:

经过第一天的高海拔适应,让我充分领略到缺氧的难受。一晚上没睡,头痛欲裂,躺久了难受,坐起来又冷,听队长的话,多喝水(可以增加血液循环,减少高原反应),但喝多了自然排的也多,天很冷,队长再三交代一定要做好保暖,一旦不小心感冒,则只能前功尽弃,所以每次都要将厚厚的衣服鞋穿好才敢出去,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穿衣有时候也是这么困难的事情。那个时候就想:这么虐自己干什么,以后这么高的山还是少尝试,或者应该去登低一点的(晚上没事胡思乱想)。

早上7点,喝了默芋队长拿来葡萄糖口服液后,起来按照队长的建议去外面进行了简单的活动,在基地对面的山上散步。

这个时候才好好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可可西里真的很荒凉,怪不得是无人区,荒滩上没树没草没花。但只要认真的去欣赏,却也有不一样的风景。远处就是巍巍挺立的玉珠峰,旁边就是传说中全世界修建难度最大的青藏铁路的铁路大桥绵延而去,望不到尽头,附近就有一处冰川,正好可以适应等雪山的感觉;远处不时有野驴、藏原羚出没;近处的荒滩上,有很多洞,当我正纳闷时,却发现不时有土拨鼠肆无忌惮的穿来穿去,大些的洞里不时有野兔走出来,大摇大摆的从你面前走过,也许是高海拔的原因,狐狸走起来好象也和我一样没精打采。

身体状态好的队长、深红、阿凡提,说海拔高,野兔跑不动,居然做起了抓兔子的游戏,对我这种奄奄一息的人来讲,只能看看笑笑了。当时我就在想兔子在高海拔,人难道不是在高海拔吗?虽然我呼吸困难,看来大脑还是清醒的。结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了,都被兔子无情的调戏了一回。

但走走笑笑,感觉却是好多了。回来的路上,远眺着玉珠峰,呼吸着可可西里干净而稀薄的空气,那一刻仿佛心灵也被净化了,脑子里没有任何杂念,只有我思念了半年的情人,我来了。

6-3,过生日的两天,今天神气一把,两队长一起训! <br>

(公鸡拍摄:海鸥-阿凡提-默芋-深红一排) <br> 阿凡提拍摄到狐狸抓兔子 <br> (可惜只能放三张)

高海拨——头痛 <br> 6-3 不冻泉

他们去活动的时候,雍措和我一直躺着。睡觉对于我相当重要。我一直躺到9点才起来,还是头微痛,血氧含量直接降到75。

6月3日——两天的生日,琢磨给他弄了个熟鸡蛋。生日时让两天这么难受,真是记忆深刻。从参加户外以来,我俩基本上都一起活动,以两天的身型体重,困难时候比我多,比我更虐,但一直没退缩过。平时的锻炼,比我用功多了。2月18公里越野跑,两天还是雷公马队的冠军。

高反—最大的反应头痛,不能大动作,吐痰、咳嗽,头都会更痛。早餐后我也去山坡练习登山步,活动下感觉好些。

中午餐后,晨林顶不住高反,搭车下撤回格尔木,雷公马队员一起送他,感觉好难受。我、两天和晨林一起来的,看着他回去,也不知道我俩能不能适应,也不知道晨林还能不能返回。

默芋队长决定让大管家楚北陪两位队员继续在不冻泉适应时,我问队长我和两天要不要也留下来再适应一天。队长让我们一起随他们到玉珠峰大本营。 <br> 高海拨——头痛 <br> 6-3不冻泉至大本营 <br> 我和两天第二批走,等车等得太久了,在屋里刚困着了,车来了。

一路上,他们看野驴、羚羊、雪山时,我都在睡觉。到达大本营——海拨5050,更困,头更痛。 <br> 此组照片是第一批出发的阿凡提拍摄

高海拨——头痛 <br> 6-3-大本营 <br> 大本营准备了丰盛食品——水果、各种坚果,比起不冻泉——这里的食物-奢华。吃货两天吃了不少山核桃。

实在熬不住,也根本没力气收拾东西,我和两天到帐篷里睡觉,下午阳光灿烂,帐篷焖热难受。没一会,默芋队长过来,不让睡。挣着起来,回到公共客厅帐篷,喝水、聊天,室外慢慢走走,感觉好了点。两天比我惨,吃多了东西,想吐又吐不出,脸都黑黑的。

此组照片都是阿凡提拍摄。 <br> 高海拨——头痛 <br> 6-3-大本营 <br> 黄昏时,海鸥、阿凡提他们在拍大片,我都没有力气找出相机,只能过来凑凑热闹。 <br> 大本营,景色相当美!

(此组阿凡提拍摄) <br> 高海拨——头痛 <br> 6-3-大本营 <br> 大本营动物不少,仔细观察,还有草有花呢。

终于又熬到晚上睡觉了,今晚默芋给了头痛粉。分配到不打呼噜的四人帐篷(黄色的):深红、琢磨、我和雍措;两天和其他队员睡的是呼噜帐(橙色的)。睡得很安静的一晚,比不冻泉好点,虽没睡熟,但至少是似睡似醒之间了。

高海拨——头痛 <br> 6-4-大本营-下雪了

6月4日早上下雪了。帐篷地面都积了薄雪。我还是熬到最后,早餐前才起来。两天比我起得还晚,据说他睡得很好,呼噜响,影响了他们帐篷其他三位。 <br> 早起的阿凡提拍摄了不少大片

高海拨——头痛 <br> 6-4,大本营-至BC <br> 上午楚北来到大本营,两位队员状况不好,一起下撤到格尔木。 <br> 11点,带上高山靴及其他装备、路餐,从河谷边石滩路到ABC营地训练。走走路,感觉好了些。

高海拨——头痛 <br> 6-4-BC冰川训练

穿上高山靴,在冰川上练习登雪山各种步伐,第一次使用冰爪走在冰面上,嚓~嚓~嚓,感觉很爽。两天似乎感觉不好,懒懒的,走得也不积极。 <br> 下午开始起风、下雪,天气还真是变化无常。没穿羽绒,感觉略有点冷,冲锋衣的防风效果还不错。

训练结束,高山靴及装备都放在BC营地帐篷里。

高海拨——头痛 <br> 6-4-BC冰川风雪中训练 <br> 此组阿凡提拍摄

高海拨——头痛 <br> 6-4-大本营-刮大风

今天适应得很好。大本营的餐也不错,不过基本不敢吃肉。下午一直在刮大风,帐篷里全是灰。默芋说刮大风好,多刮刮,天气才会好。可惜晚上风停了。

睡觉前再测血氧含量,心率低了些,指标不错,适应快。两天的血氧含量很低,真让人担心。海鸥的也不太好,琢磨和阿凡提心率都很快(他俩爱折腾,活动开始之前折腾病了,一直未好妥)。公鸡指标很好,但他第一次说头痛。云南老乡深红比藏族协作的还好,血氧量达到90。今晚睡得更好一些。

高海拨-头痛 <br> 6-5-BC训练 <br> 2013年6月5日,11点继续去ABC营地训练。今天大部分队员感觉都好一些,天气也很好,阳光灿烂。 <br> 高山竟然还有蝴蝶。

高海拨——头痛 <br> 6-5-结婚纪念日

今天是我和两天17周年结婚纪念日。在样的地方过纪念日,真是美妙。LG两天能陪我一起行走,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br> 这一天身体状况也相当好,照了不少大片。 <br> 想起前段时间和两天一起看的一部电影《高海拔之恋》,挺感人。

我们这就叫高海拔纪念日吧,相信很多年后我们都还会记得这个纪念日的。

和二娃的合影

高海拨-头痛 <br> 6-5-BC-摄影观光

今天是摄影观光团,大家都忙着照相,训练登山步时间很短。教练们还教我们攀冰,海鸥还来个徒手攀冰。很欢乐的一天。除了依旧懒懒的两天、头痛的公鸡。 <br> 这组照片海鸥拍摄 <br> 队员与队长合影

与教练协作们的合影

美女与二娃

高海拨-头痛 <br> 6-5-BC-攀冰 <br> 海鸥-酷

队长-难

金属——帅

高海拨——头痛 <br> 6-5-BC-攀冰-爽 <br> 第一次攀冰,感觉爽!除了两天,大家都试了,两天担心冰镐支不起自己的体重。 <br> 勇敢的琢磨-第一个尝试

阿凡提-模特

太短了,很快就到顶了

高海拨——头痛 <br> 6-5-登顶准备

下午回到大本营,下撤格尔木两位队员来到大本营。吃过晚餐,又开始刮风,天气变坏。看起来队长默芋有些担心。因没时间适应和训练,与队长沟通后,两位队员又撤回格尔木了。

默芋召集所有教练、协作及队员一起开会,如果天气没有更坏的话,当晚2点出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紧张。默芋说夫妇两人一起登山,争吵最多。我和两天决定各自走各自的,我也没有能力照顾他。两天自己要去做的事,也可以做得很好,只是我俩一起生活得太久了,习惯了做什么都在一起。

回到帐篷,准备好要带的东西,基本原则是尽量少带东西,队长说要按克计算,手表、手机、戒指都取下来了(这个主要是为安全)。晚8点多钟开始睡觉,基本没睡着。 <br> 登顶——玉珠峰 <br> 6-6-凌晨出发

1点钟,队长叫醒大家,喝粥,准备背包、水、路餐。 <br> 带着头灯,2点13分,出发。 <br> 沿着前两天训练的河滩路,50分钟左右到达BC营地。换高山靴,穿专业装备、背上冰爪,朝C1挺进。

登顶——玉珠峰 <br> 6-6-凌晨挺进C1

海拨一路上升,慢慢的,队伍开始拉开,我跟着二娃,一直走在前面,上升坡度有点大,靴很重,路也不好走,基本不能算是路,都是石块,我的裤子也挂坏了。天很黑,大家速度都不快,雍措一路放着音乐,走起来很轻松。

二娃带着第一梯队,深红、我、雍措、公鸡到C1时,6点10分左右,天基本亮了。玉珠峰顶的云,象带着光环帽子,很美。<br> <br> 登顶-玉珠峰 <br> 6-6-早上C1休整

二娃拿出垫子给大家垫坐休息,开始搭帐篷。我把阿凡提给我的小保温壶热水都喝完了(我的买大了),吃了点东西。

强大的二娃开始生火烧水。后面的队员陆续上来,琢磨一来就喊冷,二娃把羽绒服给琢磨。阿凡提来到C1时,距帐篷营估计20多米休息了很久才过来,他也喊冷,和琢磨一样,有些失温。海鸥陪着两天还未到。

登顶-玉珠峰 <br> 6-6-上午-挺进5800

休息一个小时,7点20,感觉有些冷了,第一梯队在二娃带领下,开始朝5800挺进。小背包放在营地帐篷中,小水壶灌满热水,放在羽绒衣内袋中,另拿了几颗点糖及一个小面包,带上三面旗子,挂上我的小白相机,装上冰爪,轻装出发。

冰雪路面,雪不是太深,走起来还算轻松。经过一段平地后,准备上升时,发现我的相机盖没了,立即冲回营地找,在营地的小金说还回来找呀?结果真是浪费体力,也没找到。不过那时的体力相当好,又冲回去,中间遇到琢磨,看起来失温让她体能大受影响,完全不是平时总是冲在最前面的琢磨。

很快我追上第一梯队,二娃、楚北在前,我和深红跟在后面,走得还是很轻松,大家速度都不快,正适合我这样耐力型的。中间公鸡的安全带开了,重装后速度就慢了些。 <br> 琢磨被冷到了

公鸡安全带掉了

登顶-玉珠峰 <br> 6-6-到达5800 <br> 行走一小时多点,8:40左右停下来休息时,公鸡赶上来,其他人也都远远跟在后面。 <br> 9点10分左右,到达5800平台,休整,喝水、吃了糖及小面包。

9点45分左右协作金属陪雍措也赶上来了,还带了默芋的羽绒服给二娃。

远处的是雍措<br> <br> 登顶-玉珠峰 <br> 6-6-中午冲顶

起风了,开始下雪。二娃把包包放下,拿出安全绳。9:50分,全部人拴到安全绳上,开始冲顶。二娃带头,楚北随后,我、深红、雍措及公鸡在中间,帅哥金属断后。其他队员听说都撤回去,天气不好,时间不够了。

从这时开始到顶,相机没用过。风雪交加,能见度很低,就看到前面的人、雪坡,也没力气转回去看后面的人。刚开始还可以跟上前面的人,走到后面,只能按自己的节奏,绳子一会紧一会松,后面的人走得也不快。

呼吸越来越困难,感觉很困,眼都睁不开,按雍措的说法,产生幻觉。干脆就闭着眼走,走几步,再看一眼。开始按以前登山最困难时的习惯,开始数数,一数一呼吸,并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顺些。刚开始走10步,停5下,再10步,再停5下,后面走5步,停5下……

二娃说,不要睡呀,只有50米了,大家稍为精神一阵。可是走了一阵,还是没看到顶,我跟在后面,能见度相当差,我都以为走错了。这样的天气,怎么判断方向呀?二娃曾三次带队登顶,楚北来了三次,也是第一次登顶。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跟着走,这时开始数5下,走一步,再数5下,再走一步……

二娃说,最后50米了,只能跟着,只能数10下,走一步,再数10下,再走一步…… <br> 登顶的过程,就是坚持的过程,什么都不想,也没法想,就专心的数数、专心的呼吸、专心的完成每一步。

终于感觉象是到顶了,楚北在看海拨表,到顶了?可是没见到那个标志物。楚北说到了。风雪更大,能见度相当差,几乎都站不住。楚北、深红说要去找标志物的地方,我崩溃了。深红说都到这里了,坚持一下。我只想尽快下撤。楚北和队长用对讲机沟通了下,说这里就是青海登协认可的顶了,不让再去找标志物。

2013年6月6日12点25分——登顶。 <br> 开始照相,我的小白相机都是雪,也没力气也没法清理。衣服、帽子也都是雪。取了手套照,冷得不行了。

金属-公鸡-雍措-蓝莲花-深红-楚北(二娃拍摄)<br> <br> 登顶-玉珠峰 <br> 6-6-中午登顶拍摄

登顶,完全没有之前预想的兴奋。在不冻泉时,有一次楚北问大家,现在想到最幸福的事是什么,我说是登顶。现在看,没有感觉到幸福,只想快回去。当时有队员回楚北的问题:回去后洗个澡,躺着看电视最幸福——这个才是真的幸福感觉。

登顶-玉珠峰 <br> 6-6-下午-下撤5800

12点55分,开始下撤。这时看到他们一路插的标志,不用担心找不到回程路了。回到5800之前,大家还是拴在一起,深红登顶时受不了我的节奏(我的太慢,他才是真的藏族协作),调到我的前面去了。

风雪依旧很大,雪很深,陷进去,难拨出来,一路都有人摔倒,每倒一个,其他人也倒下来休息。先后倒,后来直接前扑倒,磕磕绊绊。 <br> 13点25分左右,终于回到5800。风雪小了,不用再结绳。大家拴在一起,走起来真难。

楚北的包包,据说放了钱,一直背到顶。二娃除了带我们,还要收拾装备,真是强。

登顶——玉珠峰 <br> 6-6-撤到C1 <br> 14点20分左右,回到C1,队长默芋拿着葡萄糖水等在那里,要不好想拥抱他。 <br> 对队长说,下山好狼狈呀,一路摔跤。他说:你已是相当雄纠纠的,状态很好了。

登顶-玉珠峰 <br> 6-6-下午回到BC <br> 休整10来分钟,拆下冰爪(帅哥金属帮我背了),他们收拾完东西,还是重装,真强大。 <br> 14点30分钟开始下撤BC。看起来,大家都累、困,走走停停,睡会。

登顶-玉珠峰 <br> 6-6-下午-回到大本营 <br> 16点左右,回到BC营地。阳光灿烂。 <br> 终于可以脱下高山靴,袜子全湿了,完全没感觉。 <br> 16点50左右,终于回到大本营。

第一座雪山登完了。

去登山——寻找2014的情人 <br> 去登山——默芋微信签名。 <br> 从一开始就相信我能登顶,整个过程中一直都说我肯定能登顶。给了我强有力的支持,信心的来源之一。 <br> 7号晚上格尔木最后总结聚餐时,默芋再次说我适合登山,让我跟他多登山,借着酒劲——表态,每年登一座。

初入户外并喜欢上户外时,已步入四十不惑。当户外过程最困难时,总想着,都中年了,我这么虐干嘛呀。2011年跟随天涯、大兵去大五台时,曾和天涯讨论过这个话题,他说很多人都是这个年龄才开始的参加户外运动的。后来参加户外活动多了,确实也是,中年人参加的不少呢。比如我们雷公马队队员。

每次户外回来后,困难时候都是最快忘记的,留下的都是美丽的大片和快乐的记忆。户外对于我和两天也似绿色鸦片,爱上了就戒不掉。一次一次的去参加,乐此不疲。 <br> 青春,不是年轻独有。 <br> 借用蓝白的话——追日向西,至不落青春。

走,登山去!

目的地: 玉树 三亚 格尔木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