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不成功的穿越——单人重装亚泸线改线(完。稻城亚丁,212楼亚泸线,266楼泸沽湖)

8264旅行网

亚泸线穿越已过去三个多月,然,我却一直未提笔写帖,只是一直反复在想这次穿越中的大小问题,回顾穿越中的每一个画面。三个月过去,心中感觉可以写帖了,所以整理了一点文字和相片与大家分享。

此次穿越虽然在郭子等好友眼中称作“牛X”,但在我自己心中给它的定义是这不是一次成功的穿越。虽然我给这次的穿越定义为不成功,但我没有给它定义为失败,其一目的地算是按预定日期到达,只是路线被改;其二这次穿越不是一无所获,相反收获的东西很多,不仅仅是景色。途中的被迫改线让我对这次穿越有一点小遗憾。就穿越而言,是有一点小遗憾,因为没有完成原定路线,而是在中途另改它线;就景色而言,心中已感到满足,因为亚丁三神山、三海子、泸沽湖都得以目睹,且是在天气较好的情况下。

回到一年前,一年前我与郭子(稻城郭子)相识,那时他正忙在稻城的客栈,在近年底的时候他的客栈开张,我们约好今年暑假我去稻城找他玩,他还提起了要与我一起穿越亚泸线,我心中甚是开心。亚泸线在认识郭子之后就基本列入了今年的计划中,最主要是为了亚丁和泸沽湖,亚丁的魅力不用我多说,相信对它有过了解的人对它都有一份向往,而泸沽湖,我只是特别想去拍它的日出和日落,姑且算作是一个热爱摄影的人对作品的向往吧!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时间问题,郭子在六月底就去亚泸线穿越了,并成功完成了一条非传统线路的穿越。我贡嘎转山出来已经七月初了,他们还在成都玩,在新都桥待了两日休息,我就往稻城去了,于是他也往回赶。在稻城等了两天,等到郭子回来,我需要他给我分析那条线路的信息,我本想穿越传统路线,但郭子分析完他此次穿越的这条线后,我感觉这是一条不错的线,可以一试。本打算与郭子组队穿越,但他与几位同伴刚穿越完回来,无奈我只好solo这条线。我的出行原则一般是:超过两天的穿越要么和好友走,要么自己走。故这次穿越我又选择了单人重装。

在穿越前我与一位上海的女孩在亚丁玩了一天,所以我会先将亚丁一日游奉上,接着就是本次的穿越。

稻城亚丁,最后的香格里拉,英国人洛克在20世纪20年代发现了这片土地,这片无数藏族人心中的香巴拉第一次为外界世人所知。摄影师吕玲珑在1996年出版的画册《稻城》进一步全面的解开了这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香格里拉”的神秘面纱,让无数世人知晓了这个圣地,因为当年他在稻城数年如一日的拍摄,所以才有了今日稻城亚丁旅游的大开发。他极大地推动了稻城亚丁旅游资源开发。我喜欢的户外摄影师不多,他是其中之一,包括他拍摄的贡嘎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真正将稻城亚丁展现在世人的面前的,是吕玲珑。

泸沽湖,被誉为“中国的爱琴海”,当然我对这样的名号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我没有女朋友,对我而言爱琴海自然失去了它独有的浪漫魅力,但是我以前看过泸沽湖的片子,那里的日出和日落倒是成了我心里的一块疙瘩,总想啥时候要去拍,终于这次可以顺着这条亚泸线去到浪漫之地拍摄日出和日落。

应部分朋友要求,制作了这幅亚丁景区路线图,亚泸线穿越的路线图在后面的楼层中

梦中的香巴拉
无数人的追寻
是内心最深处的原始召唤
那是信仰的力量
那是人原始无穷的力量
它支撑着信徒不断寻找的心
广袤的藏地
究竟有没有香巴拉

香巴拉之门是否会开启
我不知道

看到你
我就仿佛走入了梦中的香巴拉
不,你就是最后的香巴拉
——稻城亚丁——

我知道,亚丁已经封山,八月初开放,稻城的人说进不去,包车的师傅告诉我可以带我进去,包车费上千,原谅我是个穷光蛋,我知道,只要我想去,我一定能进去!

从上海来的女孩小米比我晚一天来到郭子的客栈,她来的时候藏族小伙领她来的,我在外面晒太阳,她拖着很大的行李箱,我冲她笑,她也笑。她一个人从香格里拉过来,说要去亚丁,她说藏族小伙告诉她能进去,回来我与她问了藏族小伙,藏族小伙说他有办法带我们进去,可是包车费上千,可能当时去亚丁的游客不超过五个,我与她是两个,因为亚丁封山、稻城全城改造建设,所以稻城几乎没有游客,这一切是为了迎接8月亚丁机场通航,将稻城亚丁建设为四川继九寨沟之后的又一个重点旅游地区。包车在我心里已列入进入亚丁黑名单,我在等郭子回来,我知道,他有办法,7月15日的晚上客栈里的旅者在一起聊天,有六个人,加上客栈里两人,八人,一个来自台湾的女孩,一个哥们是从亚丁回来的,他竟然进去了,真是牛逼死了。小米说听他讲在亚丁的遭遇就像美国特工一样,看得出她很向往。两个骑车的哥们,其中一骑车的哥们与我相谈甚欢,我与他有共同的偶像——杨柳松,他的思想是我旅行以来在路上遇到的最与我相契的,我欣赏他的内在,他的同伴要骑到西藏绕新疆骑到漠河,他则想去新疆徒步。这次他们想骑车去亚丁,但是亚丁的封山,他们最后往俄初那边去了,经俄初进云南。十一点多,郭子回来了,一年不见,一见面我们就互拥。之后他将可以进入亚丁的方法告诉了我,这基本也是我之前所预想的方法,不过听了他讲,心里更有谱了。上海女孩小米听我明天要去亚丁,很激动说要和我一起去,我想既然在稻城这么凋零的时候都能遇见,而且在一起聊了这么久,也算有缘,也算是朋友了。故我让她明天与我同行。郭子还给我分析了亚泸线的东西,将他的手绘地图给我了。

7月16日下午我辞别郭子,与小米搭车先到香格里拉村,搭我们的是当地藏民,车上还有他的小孩,说起稻城亚丁,我能感受到他流露出的深深的自豪感。到香格里拉下车,谢过师傅,我看到了一个外国女孩和一个中国男生,女孩是法国人,男孩在亚丁被巡视员抓到被遣返回来了,法国女孩想去亚丁。我与小米徒步到盘山公路脚下,这里有一个加水站,运泥土进亚丁的车子基本都会在这里加水,很幸运,我和小米刚到加水站,有师傅就问我们去不去亚丁,并主动说可以带我们免费进去,就这样藏族大哥捎上了我和小米,藏族大哥非常淳朴,小米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的人,事后她还一直念叨着大哥,山上的路还没有修好,所以不是很好走,在天黑前,我们在路上看到了仙乃日,当它出现的那一霎那,我和小米激动的说不出话,小米激动的使劲拍我,大哥憨厚的笑着说“漂亮吧,秋天的时候更漂亮 ”,他把他手机里的图片给我们看,真是漂亮!在观景台,大哥还停车让我们下来拍照,只是天快黑了,到达龙同坝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哥还告诉我们客栈在哪里,说一会他也会过来。到客栈里的时候,因为小米要洗澡,而我就无所谓,所以就没有住床位间,住了个标间,太晚客栈已经没有吃的了,她买了两桶泡面,大哥之后又回来了,我们说给他买吃的,他说不用还要回去,就这样匆匆的走了。我给小米煮了挂面,泡面让她明天早上吃,收拾了一下就睡了,明天要早起,五点多就要起来,因为景区里有巡视人员,我们得在天亮前到达冲古寺,这样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啦。

7月17日早上五点多起床,吃了点蛋糕,各冲了一壶奶粉,虽然是夏天,但亚丁清晨还是很冷的,只背了一个书包,带上路餐,我们计划一天把景区逛完。

转经几乎是藏族人每天的必修课,在藏区,有藏族人的地方就有转经筒和佛塔,藏族人一生如一日转佛塔,他们的信仰由此可见一斑!在稻城县外,我不知道稻城的这座佛塔群是不是藏区最大的佛塔群,但它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佛塔群,到稻城的人们首先见到的就是它!

郭子在稻城的客栈,稻城故事,给他宣传宣传,嘿嘿....

离开前与郭子的合影,一年不见依旧是如此生猛。

在稻城搭车到达香格里拉,游客很少,除了本地人和施工的,几乎没有游客。在此遇见漂亮的法国美眉。

在香格里拉搭车,坐在藏族大哥车上去往亚丁的途中看见仙乃日,残月已高挂。

美丽的仙乃日,始一出现,小米激动不已,要哭的感觉,不断拍我“快看快看”,我也被它的英姿吸引,山路间的一个转弯就遇见了它,幸福突然就来了。

为避免被巡视人员看到,我与小米五点多就起床出发,到冲古寺的时候天才刚刚亮,这是十八罗汉山,看起来像吧,爬到山上去看更像,后面有我到山上拍的照片。

圣水门,在十八罗汉山的对面,其实我一直在找到底哪个是门呢,看着不是很像啊,可能要等到它有圣水流出来才知道。相传,每年藏历四月十五日从圣水门中喷出乳白色圣水,据说这就是通往“香巴拉王国”之门,修行到一定高度可看见门中的景象,我基本无修为,故看不到门中景象也属应该。

路上的山石,小米,这里的地质很特别,岩层很有规律。

山体上的岩石,像被巨斧一斧子一斧子劈在上面一样,如此的规律,大自然的杰作。

早上天气不是很好,有很厚的云雾,远处的央迈勇娇羞的隐藏在灰雾中,但即使只见其一角,便已感觉到她的神圣,我想她应该是很高、很俊的。

灰白相间,冰岩混合的山体

云雾似乎有散去的趋势,这对于我和小米而言无疑是无比期待的

独特的地质岩层

山体上的一条条岩层纹路,它的左侧就是夏诺多吉神山

右侧是络绒牛场,它就在央迈勇脚下不远处

牛场上在央迈勇前,央迈勇周围的云在渐渐散去

经幡与神山,我总是喜欢让经幡与神山一起出现在我的镜头里,可以欣慰的是有神山的地方就有经幡阵。

夏诺多吉的一个小角

景区内对央迈勇的描述,用了四种文字进行描述,可见景区的高上大,我猜有日文翻译可能是因为稻城与日本稻城县结为友好县,这也是吕玲珑先生的功劳。

小米在拍花,她很喜欢这些花,络绒牛场非常漂亮,我们要顺着花海走到央迈勇脚下去,到五色海和牛奶海。

央迈勇周围的云已经散去,她俊朗的山体也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央迈勇俊朗的山体

途中马道上的花草,在央迈勇的脚下有一片草场,走到那里真是觉着进入到了仙境,恍如另一个世界,令我陶醉不已。

仰望神山,在稻城亚丁三座神山中我最喜欢的是央迈勇神山,她美丽、纯洁....她端坐在仙乃日与夏诺多吉之间,似一纯洁的少女,让我心动。我对她只能仰望。拍照的时候小米说:“这姿势好棒啊,我也要仰望。”我回道:“对神山除了仰望我还能干嘛呢?”多谢小米给我拍的神山仰望背影。

小米要仰望,但翻了照片还是觉得小清新看起来更好看

央迈勇脚下的路,花草丛生

抓拍小米,她在看啥呢

去往五色海途中的经幡

在小山头,看见了仙乃日,白云围绕在它头顶

我们途中遇见了几个转山仙乃日的藏族人,知道他们要翻过哪里吗?就是图中右上角的垭口,他们在五色海边上还叫我们过去,那个山坡有点陡,我先上去,知道他们叫我们是告诉我们五色海在山坡的另一边,才下去陪小米上来,氧气瓶在我身上背着,我怕她爬着喘的不行,所以下去和她一起再爬上来。

仙乃日与五色海,爬上山坡,转山人已远去,他们告诉我仙乃日一天就可以转完,事实上下午我回到冲古寺的时候确实看到他们了。

在五色海边仰望仙乃日

五色海的水,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海子。在这儿我又遇见了香格里拉的法国女孩和那个男孩,他们比我们晚点到,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进来了。法国女孩当时的感慨是这样的:“哇,真是太漂亮了,来了真是不后悔。”法国女孩在中国已经待了一年了,中文说的倍儿棒。

五色海与央迈勇,从这个角度看央迈勇是不是另一种风景呢

我与小米转五色海一圈,仓央嘉措诗“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遇。”我与小米此次转五色海和牛奶海各一圈,加上之前完成的贡嘎转山,转布宫以及各寺庙,所以转山转水转佛塔算是都得偿所愿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从此以后不再转山转水转佛塔了,依然热爱,所以“转”是今生放不下的结。

远处的左边是夏诺多吉,到中午时天气已很好,老天很是怜惜我们,虽然仙乃日与夏诺多吉头顶有一片白云,但我与小米已很满意,心中非常畅快。

牛奶海,牛奶海如同是天上滴落在大地的一颗珍珠,它身处亚丁最神圣的地方,静静的躺在央迈勇脚下,它与五色海相距不过五百米,站在山坡上看它,它仿佛是从天界飞来的一块翠玉,隐藏在神山之间。它纯净无比,是我在此之前看过的最纯净的湖泊,走到这里仿佛置身在了马尔代夫,但马尔代夫又没有神山的环绕。

小米从山坡下来,五色海与牛奶海的距离不过五百米,翻过山坡就到了,在她后面的就是法国女孩和那个男孩

牛奶海漂亮的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郭子之前说“牛奶海还是很漂亮”,果然得他夸赞的地方真是让人陶醉。

这里的水与马尔代夫的海水比你觉得如何?

我说这里的水可真是像马尔代夫,小米说马尔代夫都没有这里好,这里还有神山,马尔代夫就没有。

人物照
小米拍的,漂亮吧,这次小米把我拍到人生的巅峰了

在近五千米的海拔跳拍,我告诉你们,一点反应也没有哦,小米也要跳拍,只是她那天穿的那件衣服跳拍不是很好看,所以就不发布了。

她适合小清新,很漂亮

这次真的感谢小米把我拍的这么赞,作为一个热爱摄影的人,一般都是拍别人,多么希望别人能把我也拍的好看啊,摄影师有没有这种苦恼?

牛奶海

漂亮吧,小米是一个勇敢、坚强、美丽、睿智的女孩,她这次是一个人出门,从云南到四川,绕道甘肃,进新疆,入西藏,完成了冈仁波齐的转山,进了墨脱,环骑了青海湖。在新疆**这么紧张的局势下,她还毅然前往,她告诉过我她有点怕,但是怕也要去,她的勇敢与坚强使她成为我一路旅行以来路上遇见的第一个佩服的女孩,她的内心很强大,一个人的旅行,其中的苦涩或许只有自己才知道。这是我欣赏的女孩,可惜少之又少。后面的旅行更精彩,期待她新的旅行。她可以上铿锵玫瑰了吧?就算现在不能,以后也肯定可以的....

她的帽子被风吹到水里去了,她立马一只脚踩到水里去见帽子,我都来不及叫她,她已经把帽子捡上来了,湖水很冷,她的一只脚湿了。走起来肯定很难受的,不过脱下鞋拍下这张好像也还是很美。

我与她在牛奶海边晒日光浴,时间还早,一来我还想在这儿待会儿,在牛奶海边享受高原日光浴,二来也可以把鞋子晒干,下山就好走点了。

小米很喜欢这里,她从云南香格里拉过来,说云南的香格里拉和这里比真是不能比,什么拉市海和这里比简直太弱了,拉市海和迪庆香格里拉我去过,小米说的是实话,那里是人间,这里是天堂。

小米在看仙乃日,牛奶海和五色海的位置非常好,站在两个海子边都能看见三座神山

下山途中,央迈勇,下山的时候白云虽然在往央迈勇这边靠,但还没有遮住她

她是智慧的化身;她是“三怙主”神山之首;她俊朗的身躯直指高原之上的苍穹,她是“文殊菩萨”央迈勇!走到这里仿佛走入了梦中的香巴拉,也许这就是最后的香巴拉,神圣俊美的央迈勇神山,稻城亚丁的守护神。

似仙境,似梦境。怪你过分美丽,才让我如此依恋,小米漫步在央迈勇脚下的草场,这里是梦中的香巴拉,她牵动无数信徒的心,让他们的脚步不断的向这里靠近

一步步的远离,一次次的回头
一步步的靠近,一次次的仰望
我在你心里是否只是万千信徒中的一名过客
我不知道
你在我心里是无数风景里的天堂
我知道
就这样远离

我不愿你做我生命里的过客
无论我是不是你面前的过客
每一个迈步
都是对内心的填充
直到填满,忘不掉你

小米在后面是为了偷拍?拍的好

这张好像是早上拍的,姑且放在这儿吧,我背着的是她的包包,东西全在里面,她只管拿相机就行。

回去途中,夏诺多吉上面的云散的差不多了

夏诺多吉和其它两座神山有明显的不同,明显的地质岩层纹路很规律的分布在山体上,不过我觉得这应该算是夏诺多吉的背面,知道正面要在哪里看吗?这次的亚泸线我发现了,在亚泸线噶咯牧场至噶咯村段的小牧场上是观看夏诺多吉的绝佳位置,巨大的山体展露无遗。不过大转线路途中应该也有观看的好角度,没转过不知道,猜测。

冲古寺,因为封山,寺庙里没有游客,只有一两个喇嘛。小米下山时说很困,想回去睡觉,也是,五点多就起来了,全程徒步,龙同坝到牛奶海一个来回,本来她不想再去看仙乃日的,说是明天早上再来,只是明天我就要去穿越亚泸线了,她就一个人了,我与她在桥上坐了一会儿,竟然神奇的看到了一个小的旅游团,不是封山了吗?不过你懂的,有关系的旅游团是可以进来的,有一个女的路过,说小米很漂亮。

坐了一会儿后,小米说去就去吧,今天去了,明天我就不用早起了,所以我们又往珍珠海和仙乃日去了。

仙乃日,从冲古寺爬到这可把我们累坏了,走了一天,估计有十多个小时了吧。

仙乃日神山,意为“观世音菩萨”,中国最美十大名山之一,他伟岸、宽阔的身躯端坐在圣地之上,巨大的山体像是一块被劈开的巨石的截面,因为正面如此宽阔,所以在很多方向看都能看到他这幅岩层分明的山体。走到这里,唯一能做的就是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赐予亚丁无上的福祉!

本身并不漂亮的珍珠海因为仙乃日也变得无比神圣,也许是游客造成的原因,珍珠海里的水很脏,与其他两个海子不能相提并论,来之前我和小米说珍珠海有仙乃日的倒影,她来之后看到了很高兴,说来的还真对,在仙乃日前,我与她又待了一会儿,聊聊天啥的。她还说8264里都是牛人,她不好意思来玩,哈哈哈哈....

小米与神山

最后两张肖像照作为我与小米亚丁的结束。很开心能和小米转完亚丁,小米是我佩服、欣赏的女孩,旅途中也要择友而交,这样的友是值得我交的,期待下一次与她出行,同时也期待她的下一次旅程,祝环游世界早日实现。

亚丁部分到此,212楼亚泸线,266楼泸沽湖
不成功穿越之单人亚泸线穿越改线

亚丁与泸沽湖之间的穿越线路一般称为“洛克之路”,据说是当年英国人洛克走的线路,是由泸沽湖开始,亚丁结束,途径屋脚、卡尔牧场、邛引、水洛新藏组、噶落村、噶落牧场、冲古寺等地,穿越天数通常是七天。我此次原定的穿越线路是从亚丁开始,泸沽湖结束,原本的计划是走郭子六月底穿越的线路:亚丁—噶落牧场—噶落村—水洛新藏组—915瞭望台—新卡尔牧场—屋脚—泸沽湖。其中水洛新藏组—新卡尔牧场段少有人知道,途中我问过许多当地人,除了915瞭望台上的一对老夫妇,其余人都不知道。郭子在六月底穿越了这一段,但最终我的穿越线路是转走东线,由915到瓦厂,再到屋脚。

因我出亚丁第二天,天气就开始转变,天天下雨,直到到达泸沽湖那天才见到太阳,故途中拍的照片较少,我尽量用线路图和文字跟大家叙述这段行程。我不知道这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途中穿越几天雨水不断,唯独在亚丁和泸沽湖的时候天晴,小米问我是愿意在亚丁和泸沽湖下雨、穿越是天晴,还是愿意穿越时下雨,在亚丁和泸沽湖时天晴,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小米笑着说我是自虐狂,当然我是希望在路上的每天都天晴的。

关于这次穿越的装备什么的,负重什么的,食品什么的....参照我贡嘎转山的帖子,两次行程相差不到半个月,所以基本都是一样的,因为直接从贡嘎到这里来的。
DAY.1 龙同坝——噶落村 阴转晴

该线路图与后面几张为郭子手绘,我制作好望能对有兴趣的朋友提供帮助,我第一天完成了这两段线路,后面还有我补充的路线图
今天徒步走了13个小时左右,直接从龙同坝走到了噶落村,完成了别人两天的行程。

早上我五点多我就起来了,小米本可以睡到自然醒,但还是醒了(我开灯了),今天她从亚丁搭车回稻城,我收拾好东西,说完再见,就走了。天还没亮,我一个人在路上走,打开手电,早上亚丁很冷,冲一壶奶粉来抵御早上的寒冷。

到圣水门天已经亮了,我要翻过圣水门对面的山头,到达夏诺多吉牧场,昨天游亚丁时我已经看过这个位置了,从地图上看翻上去对面就是去往泸沽湖的路,所以暗暗在心里将这里作为起点。我花了两个多小时强行翻过了圣水门对面的那座山,很累。在山脊上看到了下面的夏诺多吉牧场。我又翻下山到草场,那儿有人在放牛,我向他们打听怎样到夏诺多吉垭口和噶落牧场,他们告诉我到噶落牧场只需要一个半小时,而从夏诺多吉垭口到牧场只要半个小时,事实证明后一段是正确的,前一段到垭口走了两个小时左右,还差一点又走错路了,幸好很快找到了路,这儿的路都是马道,很不好走,而且到垭口子前都是上坡,上坡是非常痛苦的。12:40左右到了噶落牧场,问过放牧的人,他说从这里到噶落村需要4个多小时,都是下坡。我听了很高兴,现在时间还早,而且我的精力还挺充沛,休息了一下就往下走直奔噶落村了。路上又问了几个人,有人说三四个小时,有人说五六个小时,总之差不多就是要那么久,只要是下坡就好。途中一藏民邀我过去喝茶,我与他聊了一会儿,他的儿子在上大学,他从小开始放牛,我说的话他基本都听不懂,这是非常淳朴的藏民,后来我离开这里下山的路上遇见了他的儿子。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夏诺多吉,从这个方位看他真是太赞了,应该是看他的最佳角度,我一路都不断回头仰望他的雄姿,虽然它的顶上一直有云遮挡(早上下过雨),但他的壮观、雄阔还是在我面前展露无遗!昨天看到的夏诺多吉很明显没有这么雄伟,我还纳闷呢,怎么夏诺多吉神山看起来也不怎么地?原来要在这里看他才能感受到他那一份巨大的威严感!不愧是神山!下山的马道很狭窄,一边是山体,一边是悬崖,而且如果一旦是下雨的话,走这种路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会滑下山崖。下午6点多到达噶落村,村里只有村口处有信号(出了亚丁无信号),于是我就把帐篷扎在了村口(我老爸有可能来电话)。噶落村的藏民大多不会说汉语,也听不懂,只有少部分年轻人会说。我到村子里的时候,问了好几个居民,都是听不懂,碰到了俩个年轻人才能和他们交流,问清楚了有信号的地方。这里交通不发达,土地也比较贫瘠,所以这里比较穷,种的都是玉米,因为海拔处于高不高低不低的状态,种水稻太高了,种青稞有太低了。整个村子像是处在山腰上,面向一个大峡谷。因为在村子没有找到干净的水源(这里的水被污染是我心里感觉到不爽的一件事),所以我只有到当地藏民家借了一锅水煮面。藏民家的年轻人让我就住他家,但一路过来麻烦藏民很多,不好意思再有太多打扰这些藏民,所以还是婉拒了,选择自己扎营。今天走的路全是马道,不太好走,不过好在有一个下午的下坡,而且差不多都是急剧下坡,所以还是轻松了许多。因为一个下午的下坡,所以海拔急剧下降,这里的海拔估计只有一两千米。

到冲古寺时天空是这个样子,昨儿一直期待日照金山来着,一直没出现,冲古寺的朝霞很漂亮,“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天气要变?

圣水门对面的小木屋,我要翻过的是它右边的山头

从下面上来的,白色的长带一条是水泥路,一条是河流

山坡上有许多此类枯木,这个方向的远处就是夏诺多吉

我所在的位置就是圣水门对面的山头,远处被云雾遮挡的即是央迈勇,顺着光带走即可到达央迈勇脚下,这是一条通往心灵极乐之地的光带。

对面的圣水门,在山头上看它比在下面要好看多了,一座石山

十八罗汉山,爬上来就知道到底有多像了,巨大的山体涌出的一尊尊罗汉耸立在夏诺多吉牧场上方,夏诺牧场常年受罗汉们的庇佑。

夏诺多吉牧场过去小山坡的花坪

途中的景象,夏诺多吉牧场至噶落牧场的一路都是这种岩石与花草的混合地貌,甚是漂亮

途中的路迹不好判别,我就差点上了大转线路,仔细判别后找对了方向

转身回望来时路,浓厚的云覆盖在亚丁上方。远处的山体是十八罗汉山

途中的玛尼石,那是转经人心中对信仰的坚持,就让它们在神山脚下日夜聆听神山的吟诵,远方的转经人你能否听到?

夏诺多吉垭口,看到经幡我就激动了,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代表之后的路就是下坡了。垭口风很大,两个小时左右从夏诺多吉牧场到垭口。

下坡,两边漂亮的地质岩层,右边就是夏诺多吉,夏诺多吉很大,藏民认为夏诺多吉主峰周边的巨大岩层山体也是夏诺多吉。

夏诺多吉的背面,巨大的岩石,云雾几乎将它全部掩盖

从垭口大概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这个小牧场,只有一个人在这里放牧,这里也属噶落牧场

噶落牧场,到牧场时听见一个人在叫“嘿....嘿....”就是左小角的那间屋子里的主人,我听了一会儿感觉有人在叫我,回头见一藏族大叔在向我招手,并做喝茶的动作,意思是要我过去和酥油茶,故我回去在屋子里打算和他喝喝茶、聊聊天,在旅途中偶然有当地人邀你喝茶,不失为了解当地风俗的一种好方法,我喜欢这种方法,在与藏民的接触中,酥油茶总是能让我很快的融入当地民风当中。

左边大碗里是糌粑,中间小碗是酥油茶,吃一口糌粑,喝一口酥油茶,还可以将糌粑与酥油茶混合,抓着吃,糌粑加白砂糖口味更佳。柴火上在熬的是牛奶,他还请我吃酥油,我婉拒,其他东西我都能受得了,唯独这酥油,他是噶落村人,从小就放牧,牧场一年来两次,有一个儿子在外面上大学,我和他聊天,他说他儿子快回来了,让我和他儿子讲,我和他讲他听不懂。淳朴的藏族人,世代守护在高原,从未感受过的善良,我只在这里能体会到。

一会儿时间过去了,他儿子还没回来,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起身辞别离开上路,他扶在门框边上挥手,还指示我去噶落村的路。后来走了不久我遇见了他的儿子,腰间别着一把精致的藏刀,俊秀的脸庞因为黝黑的皮肤深藏,他先与我打招呼,很客气,得知我要去泸沽湖,告诉我去噶落村如何如何走,多少时间能到。谢过之后顺着他们指的方向下山,他们告诉了我最重要的信息,从这里到噶落村一直下坡!我的心里嗨翻了,只要是下坡,就算它还有三十公里,我也能给它蹦跶完了!

离开噶落牧场从这儿走

途中的小牧场,左边被云遮住的是夏诺多吉,这个牧场是观看夏诺多吉的绝佳地点,屋子里的藏民问我要买虫草吗,虫草季节刚刚过去不久,这里的山上还有一点虫草,他们也都是来这里采虫草的。

小牧场上的风景

这样的高山牧场美吧,以后有时间在上面住几天

被云雾掩盖的夏诺多吉,虽然只露出了冰山一角,但从中透出的神圣与庄严丝毫不比央迈勇和仙乃日弱,从这个角度看它顿时感觉它巨大无比,四周没有一座山能与他媲美。还未见全貌我就已经感受到了他壮阔的身躯,让我好生震撼!

途中有的路是这样的,土质松软,右边是陡峭的山坡,赶上天气好了,下雨的话这样的路是走不了的,滑下去小命归西。

崇山峻岭间,行在蓝天白云下

羊肠小道,这是马道,右边是无限深的山壑

六个小时左右的无限急剧下坡已经让我忘记了下坡是有快感的,海拔陡降两千米左右,晚上在噶落村村口扎营,因为那里有信号,晚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被吵醒好几次,导致没睡好,第二天晚起。
DAY.2 噶落村——水洛新藏组 阴转晴转雨

昨天晚上雷雨交加,而且是暴雨,我被弄醒了好几次,因为是暴雨,所以帐篷有点受不了,不时有小雨滴进入内帐,我尽量用一些能防雨的东西盖在上面,希望能减少睡袋打湿的面积,虽然我不怕打雷闪电,但还是有些担心一个闪电一不小心闪到我,这种事虽然概率小,但还是有的,就这样撑到了清晨,早晨雨停了,外面到处是浓厚的云雾,好在昨晚我对睡袋保护的还可以,它并没有湿多少,只是感觉有点潮而已,只是背包和其它的接触到帐底的东西还是湿了一点。也许是昨天太累的缘故,我实在是困,所以睡到很晚才起来。因为很多东西有点湿,帐篷就不用说了,都是水,所以收拾起来有点麻烦,一直搞到十点的时候我才走,刚离开营地到马路上拿相机拍云,好几辆摩托车来了,有一个人是昨晚在营地和我打过招呼的,他昨晚说一百五十元带我到水洛,我说付不起。他问我:“带你下去,去不去?免费的。”我犹豫了一会儿,后来一想,今天东西都湿了,负重挺重的,还是坐一段吧,于是坐上了他的摩托车,下山的路和马道差不多,人和马都能走,不过摩托车走就太危险了,路上我下来了好几次,不过他的技术很好,我一直都认为藏族人的开车技术是很牛逼的,尤其是摩托车。总算走完了盘山公路,下到了白水河边,路好走多了,能开汽车了,他把我搭到了一个村子里,他说这里离水洛还有八九公里,途中遇见了来自和我一个学校的一个队伍,八九个人,他们有向导和马匹,向导和马匹拉了东西走在前面,他们的零负重让我很是羡慕啊!估计他们今天到噶落村就不会再走了。我约十一点多谢过那位师傅往水洛方向走,路上问了许多人到水洛要多久,但说的都不一样,有的说一小时,有的说三小时。沿着通天河一直往前走,我走到一个盘山公路处,它的旁边还有一条下坡的路,刚才问路人说到水洛要一直往上走,但我看那盘山公路高的很,所以还是再问一下路人吧,万一是那条下坡路呢,问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大哥,他说这条盘山公路是去水洛的,约还有十几公里,他问我要到哪里去,我说到水洛新藏组,他指了指我之前经过的一个村子说,那就是水洛新藏组,我问他那里是不是可以去邛引,他说就是从那里走。我看了一下郭子的地图,还真是,我忽略了他画的那座桥,应该过之前的那座桥。我有点崩溃了,敢情我走过头了,还好只多走了几公里,还没翻盘山公路,我又苦逼的往回走,过了桥就到了水洛新藏组,今晚在这里扎营,明天就从这里翻越无限多的盘山公路到新卡尔牧场,晚餐和昨晚一样是两包泡面,挂面吃多了,换换口味。

早上起来对面的山坡,中间隔着的是一道深深的山壑

山壑一直延伸,连云海都为它让路,在山壑的远处就是水洛新藏组,今天都是沿着山壑下走的。

DAY.3 水洛新藏组——915 小雨

这幅图是此次穿越的重点,传统路线是A线,我原定计划是B线,由水洛新藏组出发,爬升到垭口915瞭望台,下到新卡尔牧场,中间还有两个小牧场,只因离开水洛新藏组不久坐上了一位师傅的车,下雨的原因导致山中云雾浓密,师傅一下就把我带到915了,据郭子描述,水洛新藏组到垭口这一段是一段极其苦逼的无尽的盘山公路,所以有车我想了一下还是坐车上去好点,而且又是下雨,路不好走。坐车爽是爽了,只是不是我要来的地方。在915下车,我心里还是想搭个车回垭口,完成这条线,等了一天,无车,这段路的车子真的是太少太少了。在一小卖部边扎营,老板问起我的线路,告知后,说没听说过,周围的人也都不知。明天继续搭车上垭口。

DAY.4 915——木里大寺 中雨

今天无线路图,因为是错误路线。早上刚起不久就幸运搭上了一个大哥的车子,他也要去915瞭望台,正好顺路,途中还搭了几个当地去采松茸的藏民,早早的就到了915瞭望台,见到了郭子口中描述过的老夫妇,八九十岁了吧,他说他俩知道这条线路怎么走,一问还真知道。垭口上真是冷啊,垭口上就老夫妇两人住着,外面下着中雨,这么冷,还下着雨,我只有避一避老天的锋芒,在老夫妇的木屋里烤火,一些上山来采菌子的人也都进来烤火,他们一起聊天说的是藏文,我听不懂。到中午了,雨还不停,泡了一碗面。不一会儿雨小了一点,我出去看了下好像停了,于是准备走,虽然穿了冲锋裤和冲锋衣(虽然是山寨),但我还是穿上了一件厚雨衣裤子,什么冲锋裤的防雨性能比雨衣裤子还好?而且还能减少的温度散失,加一件准没错,雨衣也准备好,有雨就立刻穿上。不知老天是何意,我刚到岔路口,雨立刻就来了,还是大的,赶紧穿上雨衣,今天想到新卡尔牧场,所以继续往前,那个岔路口很明显进入森林后的马道也比较宽阔,一开始路上几个还有采菌子的藏民,我说什么他们都听不懂,他们也不会说汉语。不久,又有岔路出现了,穿越我最烦这种事了,老规矩,顺着大道走,郭子的描述也是顺着大道走,且路上还有很多马粪和脚印,说明这条路经常有人走,顺着它走至少不会迷路。可是不久又有岔路了,等走到一处路被山体滑坡冲毁的地方时,我已经走过了三四处岔路口了,我往上横切穿过了这段塌陷的区域,继续往前走,路越来越宽,宽到可以开车了,马粪也越来越多,难道是终于可以走出原始森林了?一个人在那么原始的森林里走,说实话,自我离开爷爷家长大后就再也没有过了,小时候在爷爷家,爷爷带着我经常去山里,长大过就再也没有了。当我看到搓衣板路的时候兴奋极了,在里面也走了好一会儿,以为快到牧场了,不久几辆摩托车自后面过来,停在前面擦洗衣裤,我上前去问他们山脚下那里是不新卡尔牧场,他们告诉我是915!什么?915,那我现在是在.....没错,我绕回来了,现在细想,确实如此,但是在山里沿最宽的路走,但却忘了是一直在往左边走,而新卡尔牧场的方位在垭口的东南方位,这样的结果就是一直往东北方位偏离,最后回到那条早上走过的路,在最后一个岔路口时我看另一条路是上坡,因为到牧场应该是海拔下降的,所以就没有考虑那条路,现在想来那条路可能就是去往牧场的路,而且之前我看到了郭子描述的在山间的一间废弃木屋。又回到原点了,脑袋有点惆怅,我问一个小伙能不能把我带下山,现在要想再回去走那条线是不可能了,放弃它是更好的选择,这里离山脚的路程按小伙说的骑摩托车都要将近一个小时,走路算算要多久,天已经不早了,赶紧下山去。我说能把我带到915吗,他说可以,上摩托之后他说他去木里大寺,如果我去木里大寺,可以带我去木里大寺,我思索了一下,这条线路是走不成了,只能改道东线了,而且小伙把木里大寺描述的极其不同凡响、金碧辉煌,正好木里大寺在东线的路上,所以就和他说和他一起去木里大寺。小伙是一名画师,水洛人,这还是我第一次遇见画师呢,他这次和他师傅去木里大寺给寺庙画画,他已经学了好几年了,年纪比我还小一岁。随小伙一起来到木里大寺,听小伙说寺庙正在建一座二十多米高的强巴大佛,他还说木里大寺是木里最有名的地方。他让我到寺里和他一起去喝茶,最后饭都让我吃了,还是和寺庙里的师傅们一起吃,除去贡嘎寺那次,这是第二次在寺庙里吃饭,第一次一起和喇嘛师傅一起吃饭。吃过饭师傅们都去转大寺了,我也要去寻找自己的营地了。

915瞭望台

垭口的岔路口,从左边进山

森林中的植被

一段路塌陷被冲毁,我从上方横切过去

走出深林的岔路口

刚出深林看到山下有屋子,很高兴

木里大寺

DAY.5 木里大寺——垭口脚下 中雨

大寺离瓦厂很近,听说今天前面有一个很高很高很高的垭口,所以今天不打算翻垭口了,故走的比较轻松点,途中中午还睡了一小会儿,路上不断听到当地人告诉我前面的垭口好高,翻上垭口估计要七八个小时,着实吓了我一跳,我知道很高,但七八个小时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子梅垭口也只不过六个半小时就把我累得跟那啥似的了。木里是一个多民族县,有藏族、彝族、苗族、汉族、布依族等等至少不少于五个民族,多民族混居沟通也是一个大问题啊。徒步到了垭口脚下,下着中雨,有几户人家,本想找个人家借个可以躲雨的地方搭帐,但好几户都一口回绝,我弄不清楚原因,最后在废弃的林站,老护林员让我借宿,让我在一个空屋子里搭帐篷,护林员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四十几年了吧,明年就退休,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里的山。他告诉我这里有一条小路可以直上垭口,大概一个多小时就能上去,而走大路起码得五六个小时,遇见他真是缘分,没人比护林员更了解山里的路,垭口到牧场的小路他也告诉我了。

出木里大寺不久看到的,岩羊,动物界攀岩的一把好手!

瓦厂

途中的花椒,很多

DAY.6 林站——屋脚 中雨

早上顺着护林员指的小路往山里走,途中果然看到了他说的养猪场,他让我去问里面的人,我进去问,他们在看电视,一个中年人很客气,很热情的给我指上垭口的路,临走还把他手里的马铃薯给我吃。我按他讲的路往上走,一开始和他讲的一样,但之后从一处开始马道丛生,他和我讲过后面有一段是在很茂密的林子里,让我不要怕,往里面走。但是马道真是太多了,马创造了很多路,也毁了一条路。到后面我也不知道那一条是他说的那一条,干脆我不去判断那一条是他说的那一条了,能上垭口才是王道,我向着高处走、向着光线走,视野开阔才能看到山体的走向,山路在哪里,只有站在山脊、山顶才能拥有开阔的视野。本来这种林子里就没有路,路不过也是别人靠经验开发出来的。唯一让我苦恼的就是下着雨,在林子里穿梭,全身都湿了,有点难受,只要上了垭口就好了,衣服湿了可以换一套。经过几个小时的艰苦奋斗,我爬上山脊向着山路的延伸方向终于回到了大路。激动的啊,大叫了一声“我终于上来了”。继续走吧,离垭口还有一点距离,在还没到垭口的不远处,对面来了一辆摩托车,我问他们离垭口还有多远,他们说就在前面,走十几分钟就到了,他们问我去哪里得知我要去屋脚,骑车的让我在前面的人家去烤个火等他们,他们等一下回来把我带过去。心里那个温暖啊。果然垭口很快就到了,我没有抄近路去牧场,天气实在是不好,山上布满云雾,我还是去烤个火等等他们吧,前面还真有人家,上前敲门,主人很爽快的让我进去烤火,确实很冷。不断有人进来烤火,一段时间过去,那个骑摩托车的彪悍回来了,他烤完火后本要带我去屋脚,TMD胎爆了!还好他技术好,很快修好了轮胎,看他修胎,动作娴熟,是有技术的人,修好终于可以上路了,途中还在一户人家喝了会儿茶,太冷了,要烤一下火暖一下。快到屋脚的时候还与马帮的两个人聊了会儿,边烤边聊。他咋那么豪放呢?路上看着个人就能认识,跟那电视剧里的大侠似的,豪放的不得了,知道他是什么民族吗?蒙古族,现在知道为什么豪放了,天生草原人的性子。只是在这云川交界处为何突然冒出蒙古族来了?他和我说是成吉思汗当年征战天下是留下的人在此繁衍。晚上就住在了他的家里,路上他和他表哥还不断和我开玩笑说今晚要带我去走婚,发的父亲和母亲也都在,大爷可喜欢聊天了,一直向我介绍他们这里的菩萨洞,说的那叫一个神奇啊,忘了说了,那位带我下来的大哥叫龙布多吉,很好的一个人啊,彪悍,可惜三十几了还没结婚。他告诉我屋脚还有走婚的习俗,泸沽湖已经没有了。晚上和他睡一个房间,给他看了亚丁的照片,还让我传了几张给他,他好像说他正在弄一个旅店,名字就叫龙布多吉,给它宣传宣传,非常好的一个大哥。

垭口

龙布多吉大哥,不要问他为什么这么黑,他就是这么黑,男人的皮肤,早上起来他还说要骑摩托车送我去温泉,我忙说不用,我搭个车就行了。

DAY.6 屋脚——泸沽湖 晴
早上走出屋脚不久搭上一辆车,顺路带我去泸沽湖,五十元。就这样出现在了泸沽湖面前。
途中的景色

随着离云南越来越近,途中的云南气息越来越重

泸沽湖

汽车翻上垭口,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知道我七天所有非人的生活都是值得的!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对我此刻内心的告慰。她似一丰腴的少女,横躺在四川和云南之间,姿态优美,曼妙无比!

无与伦比的倒影,恰到好处的白云,闲散在湖中的猪槽船

流淌在眼里的不是景,是水,你一丝丝的从眼里流淌过,浸透了我的心

撑一艘猪槽船,载满柔情与爱恋,游荡在草海,让它们尽情的流淌

泸沽湖。第一张对面是大落水村

泸沽湖。当天的云层虽然有点厚,但却是非常洁白的,所以效果也是非常好。

泸沽湖边的篾匠

泸沽湖之渔翁,独舟漂渡,畅行天地间

在去走婚桥的路上,偶然看到这哥们,拍下一张,天地在我心!

蓝天碧水,云卷云舒

闲渡

泸沽湖倒影

传说中的走婚桥

草海,一片阳光打在远处,漂亮极了

草海

草海

泸沽湖

我在里格半岛顶上的营地,我特地赶到这里扎营,相信这是泸沽湖畔最好的观看日出日落的位置

日落下的帐篷

泸沽湖日落,一直想拍的场景,终于得偿所愿,虽然云层有点厚,但对这次拍摄还是比较满意

静静的泸沽湖

躺在帐篷里看日落

静静的夜,静静的帐,今晚我一人独享这幽人景色

目的地: 稻城 泸沽湖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