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徒步 滑翔 漂流 捡美女.....什么都玩了(3500元)

8264旅行网

混在尼泊尔(第一天)
2012年10月11日晴
和3000只羊一起过关

各位看官,上回书说到,俺和天南海北的8个驴友拼车到了樟木,在希夏邦马峰下和北京来的林妹妹跳了一曲激情探戈。但是,这只队伍整体上显得有点沉闷,不符合哥哥我“融洽、快乐、有戏”的旅行宗旨,我计划到了樟木就独行,天马行空地干活。

从定日到樟木,沿途5个军警检查站,看起来形势有点小紧张。但哥哥是有身份(证)的人啊(不仅有身份证,还有护照、边防证),哥面带微笑,神色自如,一般情况下穿制服的看一眼就放咱过去了。当然,有个小小的例外:过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那个武警战士把别人都放过去了,唯独把俺的护照拿给他的长官看,长官又到里间去验证。不过,10分钟之后,他就微笑着把护照还给俺、放俺走了。后来俺想,可能是哥哥俺仪表堂堂、器宇轩昂,他把俺当成领导干部了。按规定,领导干部不能随便因私出境的,所以他要去验证一下哈。

在樟木海关前下车,跟司机结了帐,正好中午12点。其他人往右走去兑换尼泊尔卢比,我打枪滴不要,悄悄滴溜掉,往左找饭馆吃饭。要了一份蛋炒饭,一个蔬菜汤,打发饥肠辘辘的“魏(胃)长官”。吃了一半,哗,门口呼啦啦来了一群山羊。不是一小群,是一大群哎,3000只的山羊大阵。大家都不吃饭了,纷纷出门看羊。饭店老板说,过几天就是尼泊尔的宰牲节了,几个尼泊尔人从中国贩了一批羊过境去卖个好价钱。

后来我过友谊桥就是跟在这群羊后面进去的。哥认为,那是一种暗示。我在尼泊尔的13天,有4天跟羊打交道,就是布恩山徒步的四天,每天和羊争道。羊是一种温顺的动物,这是不是预示着我尼泊尔之行没有风险、一路平顺?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我正在饭店门口看羊,那边厢山东小情侣过来了。他们说,大哥,我们正在找您呢。得,溜是溜不掉了,那几个人已经走过来了,我赶紧笑着说:来来来,先吃饭,吃完饭咱们一起过关。

樟木人民币兑换尼币的汇率一天一变,昨天还是1比14.2呢,今天只有13.8了。不知加德满都汇率是多少,我先在这儿兑换1000块钱再说(后来到加都就后悔了,加都的汇率最高只有13.2)。

过了友谊桥,早有人等着我们并领我们到尼泊尔公安局办理入境手续,后来才知道这是吉普车主,想让我们打他的吉普到加都。填了入境证,顺利上车,木有传说中的索要小费现象。书上的攻略都坑爹啊,我在尼泊尔13天,一个索要小费的公务人员都木有,你以为人家像你中国公务员呢,切。

8个人租了一辆吉普,副驾坐一人(俺码子大,坐副驾),二排4人,三排3人。司机是个尼泊尔帅哥,长得像宝莱坞明星似的,一路跟女大学生小凌聊天。咱外语不行,咬紧牙关不讲话,任由小凌打点。说实话,樟木到加都的风景没什么特别的,和咱这山区农村一样。只是中途下车看了一会蹦极。偶麦噶的,这个咱不敢玩,看一会闪人。

5个小时后,到达加都特米尔街区中国人开的凤凰宾馆。这下哥真要闪了。我跟他们说,我在这等朋友,你们别管我了。他们怏怏滴走了。那一刻,我还真的有点不忍心。

山羊大阵过海关

加都杜巴广场夜景嗐,尼泊尔人保护古迹的方式是在古迹上边卖菜

加都街头一瞥
更多精彩游记见QQ空间:391583130
混在尼泊尔(第二天)
2012年10月12日晴
一个人出门去猴庙喝不到热水 找不到厕所

今天睡了进藏以来第一个懒觉,8点才懒洋洋滴起床。尼泊尔时间8点可是北京时间10点15哦。起床后,去餐厅吃免费早餐,稀饭、馒头、咸菜,挺对胃口。自己冲了一杯从国内带过去的牛奶。又泡了一杯六安瓜片(无论到哪儿,我都带茶叶,这是我旅行中唯一的腐败,吃的倒不讲究),消消停停滴享受休闲时光。

凤凰宾馆是加都中国人开的宾馆中名气最大的,老板姓江,老板娘姓龚,四川人。在加都几天,我没见到老板,都是老板娘龚姐在打理。我人品好,龚姐对我关照有加。那天傍晚,我们一行人到达之后,他们到前台问询,被告知木有房间了。我找了个凳子,低头记旅行日记。待他们走远,我上前询问,服务员看一眼龚姐,龚姐说:“有。给他安排东楼206”。哗,东楼206是个带阳台的大房间,同样700卢比,比其他房间好得多。谢谢龚姐。我决心在未来的几天里都在中餐厅消费,给您老人家架相。后来我要办尼泊尔CM卡,龚姐给我复印护照;我要加都地图,龚姐给我拿。都是免费的。

今天我要去猴庙。

猴庙就在加都边上,打车200卢比。下车就有小盆友过来主动兜揽生意,当小导游。我知道这是要小费的,不过看那小盆友聪明伶俐,乐得让他挽着我上山。

那小盆友的名字很长,我也记不住,我就叫他“机灵”。机灵一路用英语给我讲解,我90%都听不懂。不过他给我照相,镜头感出奇的好,比后来我遇到的那些驴友好多了。售票处在半山腰,票价200卢比。买门票的时候,我给他300卢比,对他说:“One hundred, give you .”他不要,最后要了我5块钱人民币,加40卢比,合110卢比。这家伙挺会算计的哈。

回程我是自己走回来的,但走着走着迷路了。我一路问路。“Ilostmyway ,pleasetellmethedirection to Thamel .” 加都街边的小贩,有的会几句英语,有的不会,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三轮车夫,英语讲得叽哩嘎啦的,可是俺听不懂。我估计,我听力差占30%,他口语不行占70%。我想给泡了茶叶的户外保温壶灌一点热水,跟一个咖啡店的姑娘比划了半天,她似乎听懂了,跑到自来水龙头前给我满满灌了一壶自来水。尼泊尔的生水不能喝,喝了要拉肚,我走到街角就倒掉了。可惜了我的好茶叶。我走走停停,忽然一阵内急,就去问一个卖羊毛披肩的小老板:“Wherearethetoilet ? ”他说:“Walk ,walk , up , second, left.”我照他说的:走,走,上去,二楼,左拐…擦,二楼封死了,根本上不去。回头跟他说,他不信,带我去,果然上不去。我那个急啊。后来他跟对面一个商店的老板说了,那老板让我在他店里的厕所解了燃眉之急。尼泊尔人真好啊,我连说几遍thankyouverymuch 。

不知谁说的:不会外语,又不会死人。死人倒是不会,但是不方便啊,能把人憋疯。

因为外语不好,当晚我还出了一个糗。晚上我到小店买洗发精,我比划着洗头的动作,女老板很快明白了,给我拿了四袋,便宜,一共才10卢比。洗头的时候我还奇怪怎么尼泊尔的洗发精不起泡沫呢,第二天戴上帽子,发觉帽子内圈一层油。请教懂行的人,才知道袋子里是头油。卧槽!

话说回来,我外语很差,可是我很勇敢。我一路问路,突然眼前一亮——成片的庙宇豁然展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我误闯到加都著名的杜巴广场来了。这不正是我计划中要重点游览的吗?我也不知道哪个是活女神庙,哪个是供湿婆罗的神殿,就那样边看边拍,在里面流连了几个小时。

猴庙。我和小导游“机灵”

庙里的女孩

上猴庙山时遇到的中国妹纸,笑容干净灿烂。她在跟小贩砍价。
猴庙是俯瞰加都的最佳观景台,在这里,老外占99.5%,中国人只占0.5%。

中午吃的就是这个,我叫它尼泊尔虾球、咖喱扁豆汤

猴庙。鸽子与游客。

猴庙,化缘的僧人

混在尼泊尔(第三天)
2012年10月13日晴巴德岗 色情木雕的大观园

昨晚,在酒店大堂里看见一个用手提电脑上网发博客的老小伙儿,聊了几句以后,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户外老驴、色驴“行摄匆匆”,人称“葱头”。好多到尼泊尔旅行的人都是看着他的帖子设计旅行线路的。我提议一起出去吃尼餐,和葱头一起从EBC徒步回来的美女说:“你如果打算未来几天去博卡拉徒步,现在就不要吃尼餐,因为徒步时天天吃尼餐,叫你吃得够够的。现在要抓紧时间吃中餐。”后来我和葱头在龚姐的中餐厅里喝酒(喝25块钱一瓶的劲酒,国内才卖10块),相谈甚欢。他给我介绍了很多布恩山徒步注意事项,对我几天后顺利走完小环线起到了大作用。

昨天我独行迷路,深感自己外语不过关,于是决定跟着外语好的人在一起混,能混一天是一天。正愁没人捡我呢,早餐时邻桌一对小夫妻过来问我:“大哥今天去哪儿?”我说想去烧尸庙。他们问:“巴德岗去不去?要去我们拼一个车。”我说好啊。就这样被来自上海的大李、小雷夫妻俩捡了。他们俩一个在外企工作,一个在上海电视台外语频道当制片人,英语说得港港的。我正困着呢,枕头就来了,要不怎么说咱人品好涅。

出旅馆的门又遇到三个中国人,也是去巴德岗,于是6个人打了两辆车,每人车费200,门票100。进了巴德岗景区大门,几个人就分头玩了,临走照了一张合影。

一起到巴德岗的6个人

古时候,尼泊尔有三个鼎足的国家:加都、巴德岗和帕坦,这三个国家的皇宫都在加德满都谷地里,相距不远。相比加都,巴德岗更加安适休闲,没有乱糟糟的行人吵嚷,也很少有呼啸的摩托车横冲直撞。我在巴德岗的杜巴广场慢慢欣赏,品味,有时候索性坐在咖啡馆门前喝喝茶,看人来人往。后来,我信步走入寻常巷陌,看尼泊尔妇女井台汲水,看孩童巷子里顽皮,看老人庙里沉思,感觉渐渐融入了尼泊尔的市井生活。

纳加阔特,屋顶拍夕照,我和大李小雷

大庙梁上的色情木雕。这里过去是皇宫,说明皇家贵族多糜烂。尼泊尔人民群众其实是非常保守的,他们把生殖崇拜放在心里。

巴德岗。杜巴广场的美女。

巴德岗的小巷里。井台。
顽童

老人不愿和我合影,嫌我不够帅

街头,送momo的孩子

我在一家店里吃momo(尼泊尔传统美食)其实就和包子差不多,多一盆咖喱汤

巴德岗晒谷场

大李小雷的计划是今晚住巴德岗,因为巴德岗有很多幽静而有特色的guest house (客栈),中古的氛围浓厚。而我的行程是看完巴德岗就去纳加阔特,住在纳加阔特山顶客栈,早上一边在床上吃早餐,一边推开窗户看连绵起伏的雪山。玩到下午3点,大李小雷给我打电话,说受到我的蛊惑,要和我一起去纳加阔特,于是我又跟他们混到了纳加阔特(打的,700卢比,三人AA)。

纳加阔特 我们住的“新大象头旅馆”
混在尼泊尔(第四天)
2012年10月14日晴 Local bus 的拉风之旅

从巴德岗到纳加阔特山顶,必须打的。因为巴士只到山腰,走上去还挺费劲。打的到山顶最高的那家宾馆,我刚把摄影包放到沙发上歇口气,大李就挥手叫我们outside。原来是没房间了,看来这里房间还怪紧俏的。到了另一家,叫新大象头宾馆,有房间,两个标间要50美金。大李跟boy叽哩嘎啦一通神侃,boy同意降到45美金。得,能住下就幸运,赶紧进房。后来我问小雷:你的英语也不怎么样吧,不然我怎么光看到大李在说话?他们俩相视一笑。大李说:“哥哥你有所不知,小雷这是锻炼我呢。她是电视台英语频道的记者,比我英语强得多。”原来这样啊。

放下行李,洗把脸,出门到另一家宾馆的楼顶平台上拍晚霞。说实话,晚霞很一般,但山谷里的景色很美,拍摄的过程很有意思。我后来在布恩山徒步时看到的雪山远比在纳加阔特看到的大,但是在这儿我和大李小雷相处的过程是愉快的。我们萍水相逢,却亲切友善,互无芥蒂,很能谈得来。我还邀请小雷到淮南采访非遗火老虎呢。小雷爽快地答应了。

晚饭是在二楼平台吃的,微风习习,令人神清气爽,我要了一个鸡肉炒面,一杯黑咖啡,和二人边吃边聊。我们谈了对尼泊尔和加都的观感。大李说,加都就像我们内地上个世纪70年代的小县城,又脏又乱,但是比县城大得多。小雷说,虽然城市不咋地,但是尼泊尔人民很友善,很温和,从来没有看到谁朝游客瞪眼睛,这样好的人民打着灯笼都难找。我说,为什么好多中国人把尼泊尔旅游作为出国旅行的first?一是因为尼泊尔从来不拒签;二是因为尼泊尔消费低,来一趟不需要多少银子,你到美国旅行,每天花大把大把的美元,心里那个疼啊,快乐的感觉就被腰斩了;三是尼泊尔有最好、最成熟的徒步路线;四是尼泊尔人民温善友好,这是保证一路好心情的必要条件之一。大李问:“哥哥,如果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现代化的,比如美国,一个是落后但淳朴的,比如尼泊尔,你会选择在哪儿居住?”我说,富裕文明永远比落后蛮荒要好,尽管后者看起来返璞归真。原始社会最生态、最淳朴,有几个人想回到那样的生活呢?

这顿饭,我学到了米饭叫rice,面条叫noodles,炒面叫fry noodles 。我很笨,可是我不拒绝学习,我利用各种机会不断丰富我的英语词汇,期待单飞的那一天。

晚上,上不去wifi。我很寂寞。盆友们,我好想念你们。怀念被儿子拿走的那个屁股手机,那东西就是好,随时能抢到wifi。
洗洗睡。

一梦到早晨5点半,大李来喊我去拍日出。站在观景台上,面前是连绵起伏的雪山,安纳普纳,郎当,希夏邦马。但是离得很远,不是很清楚。吃早餐的时候,大李小雷说他们要徒步去昌古拉扬神庙,不急着回加都。我得一个人下山了。我说我去坐local bus (当地巴士),我要坐车顶。这时旁边位子上一群中国人中的一个小美女冒出了一句:“我也想坐local bus,我也想坐车顶。”瞧瞧,瞧瞧,我又被捡了。

美女叫小林,北京人(呵呵,又是姓林的,又是北京人)。吃过饭,我们下山到巴士站,大李小雷因为要乘车到teikot,从teikot开始徒步,就陪我们坐一程。到了车站,小林跟驾驶员说我们要坐车顶,驾驶员说这段路太险,不行。我怏怏上车。到了teikot,大李小雷要下去徒步,小林说她也去徒步,我突然感到很无助,在开车的那个瞬间,一个箭步窜下去,加入到他们的徒步行列。

后来我跟大李说,咱们还是有缘啊,你想甩都没甩掉我。大李说,你看到美女就想甩我们,结果还是被我们黏上了。我们捶胸揽肩,开怀大笑。

徒步到昌古拉扬,2小时,强度极小,一路观尽加德满都山谷美景,在此不表。从昌古拉扬神庙回加都,我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车顶。看到我兴高采烈攀上车顶了,大李心里痒痒得难受,在征得夫人同意后,和我一起猴攀到车顶拉风。哈哈!车顶上风好大,电线和树枝从头皮飕飕掠过,一不留神就会被“斩首”。车子歪歪倒倒,晃里晃荡,把我们紧张得手心出汗。北京小林,一路唧唧歪歪这疼那疼的小女子,关键时刻掉链子了,说感冒了,不能坐车顶。说实话,她也不适合坐车顶,太危险了。没有人提醒你注意电线什么的,安全全靠自己掌控。看当地人上下自如,如履平地,我们自叹弗如。一直到加都郊区,快见到警察岗亭了,我们才下来。

纳加阔特日出

晨曦中的纳加阔特山顶

第一次坐local bus,我和尼泊尔小女孩站在一起
徒步途中

昌古拉扬神庙大殿,据说大门是镶金的

巴士上,我和邻座的日本姐姐,她说她刚从珠峰东北坡徒步归来

终于坐了回车顶,有点小紧张哎

混在尼泊尔(第五、六天)
2012年10月15、16日晴在费瓦湖上空飞翔:walk, walk…run !

来博卡拉之前,我就打算留一点时间在费瓦湖发呆。我得思考一些问题。不然就这样乐呵呵地傻玩,有点太浮躁了。思考于我,就像呼吸,停滞意味着死亡。

那天清晨,我真的在费瓦湖边上坐了2个小时。湖水静静的,蓝的像是上帝留在人间的一块蓝宝石。谁也不认识我,没人来打搅我。在湖边的草地上,露水打湿了我的肩头和屁屁,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为什么出来旅行?就是来寻找快乐的吗?是,好像又不完全是。静下心来分析,在深沉的意识里,我其实是出来寻找两个坐标:我在这个世界的坐标,中华文化在这个世界的坐标。出门旅行,我习惯带着地图——我得弄清我所在的位置,我未来要走向哪里。人生也是一次旅行,我也要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意向何方?上帝派我来,让我受了这么多磨难,到底是要我干什么的?为了弄清楚这些,我得作一些比较——我要看看别的人是怎样生活的,看看落后国家的人怎样生活,也看看发达国家的人怎样生活。以此反照自己:我这样子生活是对的吗,我是否在浪费生命,我该在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上作哪些调整?我也在观察别国的文化,先进的,落后的,生机勃勃的,死水一潭的……我拿他们和中华文化相比较,明确中华文化的地位,预测中华文化的走向,并按照自己的意志对她的走向进行干预。尽管这种干预微不足道,但我心里要保持清醒,决不能活得含含糊糊,不明不白。

我不是一个极限运动的挑战者,也不是一个探险家,我只是在寻找。因此我不做在死亡边缘走钢丝的游戏。我出来时,老娘交代又交代:我支持你旅行,但你不要冒险。你要知道,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你个人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们家来说,你就是一切。我有过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体验,那是一种“活着就好,其它神马都是浮云”的彻悟,那种感受我没有忘记,毋需再次体味。我谨记着老娘的叮咛,时时注意安全。

从西藏开始,我不断遇到旅行牛人,有的从4月份就出来了,一直在印度、尼泊尔、西藏地区游荡。我好生羡慕。照我现在的节奏,一年才走2个国家,何年何月才能把这个世界走完?我好想一年有11.5个月在外面旅行啊。但我知道,我做不到这样。我有家,有爱,有欧派,不是无根的浮萍,随风飘荡。真正的流浪者,其实是不幸的,因为没有人牵挂,因为总会有倦鸟思归的时候,归来却空空的行囊。我还是做一个边工作边旅行的人吧,儿子、丈夫、父亲,领导、朋友、下属,这些角色我都要演好,“一个都不能少”。

书归正传。

15日离开加都,我坐了9个小时的tourest bus(观光巴士)到博卡拉。车票是在凤凰宾馆前台订的,550卢比。那天清晨,boy带我们走了8分钟街路来到巴士车站,走在我旁边的是个一声不吭的精壮汉子,他就是一句外语不会也敢闯天下的辽宁老李。从这天起,哥哥我开始捡人了。

在车上,老李坐在我旁边,和我叙了一路。据他说,他是辽宁一个市的公务员,单位二把手。过去,因为天天接送女儿上学,在家宅了好多年。去年,女儿上大学走了,他才抽出时间出去玩儿,先是学摄影,后来又爱上了登山徒步。他的梦想,是今年走ABC,明年走EBC,后年再走一个比EBC更大的环线。呵呵,老李跟尼泊尔雪山较上劲了。

搞笑的老李,把QQ说成“球球”,把奥迪Q5说成是“四环求5”。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一句外语不会讲就闯荡到尼泊尔来了。不过老李的攻略做得很细,第一天到哪儿,第二天到哪儿,背夫在哪儿找,小费一般给多少,他都门儿清。来之前,他就在“球球”上和博卡拉中国旅馆的女老板燕子联系好了,来了就住“燕巢”,我还是他推荐到燕巢的呢。

不过,不会外语,一路上吃饭、上厕所确实不方便。该哥哥我大显身手了。经过几天的磨练,我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这一路,老李点菜、入厕、买饮料、抽烟借火,都是我罩着。车到山前必有路,平时记不清的单词、句式什么的,真到用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从嘴里迸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惊奇。我慢慢有了信心。要知道,在尼泊尔,外语为王。那些外语好的小米女、小蟀锅,你不知道有多牛气,我这个教授级人物,在他们面前哪里还有师道尊严?现在,我渐渐找到了感觉,原来大大的舌头,现在赶了个时髦,变得卷卷的了;原来磕磕巴巴,欲说还休,现在变连贯了;原来是说单词,现在可以说短句了。我在进步。

在“燕巢”入住之后,老李陪我上街找滑翔公司问价。沿着费瓦湖岸,一排溜有很多家旅行社,有的可以办理徒步,有的经营滑翔、漂流。我俩问了几家,用简单外语跟人家交流,居然把什么都弄得清清楚楚。从滑翔公司出门,我俩不禁哈哈大笑。成,咱打通了任督二脉,到了可以自由行的境界了。

晚上,我和老李到中国人开的兰花饭店喝酒。老李第二天要上雪山,吃了很多肉。吃过饭,老李在宾馆阳台遇到一个叫娟子的浙江女驴,听说她也上布恩山徒步,带来见我。

这个娟子,不是个凡角,她每年有6个月在外面旅行。人家旅行,从来不花钱买车票,一路搭车,军车、警车、拖拉机,什么都搭过。在西藏当雄,她搭了一辆藏族人的拖拉机去纳木错,一下子深入到藏区原始村落腹地,走不出来了,在人家家里白吃白住耗了4天,而且没有被侵犯。她在国际交友网上交了一个德国男友,那德国人要“嫁”到中国,而她想去德国,两人正僵持着。论英语单词,她记得比我多,论句子,我稍强一筹。我就把她捡了。

我的滑翔安排在16日的中午12点。滑翔的价格是5000卢比,照片、录像光盘是1700卢比,可要可不要,我选择了要。一辆大吉普拉了5个人到萨朗科山上,那坡上已经有好多人在准备滑翔了。我的教练是捷克布拉格人,他给我们讲解注意事项,我基本听懂了:贵重物品放在屁股底下的滑翔袋里,不要蹲,不要跳,walk ,walk ,run ……fly !(走,走,跑……飞!)

第一次起飞失败,第二次起飞成功。捷克教练带着我在空中飞了26分钟。我们盘旋上升,又盘旋下降,看尽费瓦湖和博卡拉风光。这是我首次这么深切地体味飞翔的滋味,那是一种脱离红尘看红尘的感觉。那一刻,我身上散尽了厨房的油烟味,不再凡俗,不再庸碌,而是像一个浪漫的王子,正在经历童话。这个过程虽然短暂,仅仅26分钟,但我已满足。原来,生活还有另一种感觉,值得我们去追求,去期待。为此而付出努力是值得的。

飞翔仅仅26分钟,但感觉终身难忘

捷克教练在讲解起飞要领

有人起飞了

降落后,教练在收伞

早上,我送别辽宁老李,他要去ABC(安纳普纳环线)徒步

宁静的费瓦湖

费瓦湖上

湖边的尼泊尔美少女

湖心岛上,我和僧人

祈福的少女

来博卡拉的路上,我们就吃这样的食物
混在尼泊尔(第七到第十天)
2012年10月17日—20日那谁,你娘喊你参加全球美女帅哥大Party!——布恩山徒步琐记

尼泊尔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徒步线路,路上风景美,设施完备,毋需重装穿越。到尼泊尔不去徒步,真的是一种遗憾。因为时间限制,我不能去ABC(安纳普纳环线,9天),更不能去EBC(珠峰大本营环线,18天),我只能选择时间稍短的poon hill环线(布恩山,4天)。

不管是哪一种徒步,都要办进山证和劳务证。进山证是国家公园保护区的门票,劳务证是使用背夫的许可。如果你不使用背夫,也要办理劳务证(20美金),使用背夫则只需要10美金,尼泊尔政府以此鼓励你雇用背夫。在博卡拉,自己去保护区办公室办理两证,需要2900卢比(在使用背夫的情况下),宾馆帮你办理,需要3100卢比。我懒得费事,就让宾馆办理了。多出200卢比,也就是10来块钱的事。

宾馆给我找的背夫叫“谷卖得”,是个24岁的当地青年,会说简单的英语,也会几句汉语,如:哥哥,累不累?冷不冷?好吃吗?等等。我自己背着摄影包,把三脚架、衣服、纯净水、从国内带的一点食品让他背,一天给1000卢比工钱。政府规定,走小环线的背夫,背包不能重于20公斤,我的只有11公斤,比我自己身上的摄影包重不了多少。

早上,我在燕巢慢悠悠地吃了早餐:两片烤的焦焦的吐司,两个煎蛋,一根香蕉,一杯牛奶咖啡,才160卢比,很好。boy给我叫了一辆的士,说好1500卢比到徒步的起点南崖瀑(nayapul)。娟子和我一起走,但她说自己钱包瘪,只搭车,不出钱,我也不好意思说你不出钱就别坐。有个香港男孩丁丁,昨晚说好要跟我一起去徒步,后来看到一个小美女,就把我pass了。

说到丁丁,我得多说两句。这家伙已经31岁了,还跟个小孩儿一样,走哪儿都抱着一个布娃娃小驴,说是他的吉祥物。可笑的是,见到漂亮姑娘,他就要上去搭讪,屁颠屁颠地给人家买啤酒、买牛奶,要求跟人家一起玩。这两天,滑翔、划船我都带着他,但他一搭上美女,立马不理我了。我看他不是来旅行的,就是来追女仔的。这也是旅途中的一类人吧。

第一天,徒步6个小时,强度不大,途中景色一般,晚上住在乌勒瑞(Ulleri)。这一天,我和一对韩国情侣,哥伦比亚“微笑姐”琳达,还有娟子,结伴行走。尼泊尔徒步,每过1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就有一个休息站,可以吃饭、买水、住宿。那建筑五颜六色的,在绿色的山谷里格外醒目,看起来很美。住宿一般很便宜,150到200卢比一间,合人民币十几块钱。床很小,没有电视,也没有wifi。一路上,背夫的住宿、伙食由客栈免费提供,但客人必须消费。客人不消费,背夫就没得饭吃。琳达中午不吃饭,但考虑背夫要吃,只好要了一份尼餐,自己喝蔬菜汤,主食给背夫吃。琳达是个可爱的姑娘,苗条的身材,长长的腿,永远都是一副笑模样。

在乌勒瑞住下,我先去洗澡,再去吃饭。那里有简易的公共洗澡间,可免费洗澡。水不太热,勉强可洗。但是喝的开水是收费的,一玻璃杯20卢比, 1升60卢比。我喝水厉害,一早一晚消费了180卢比。几个老外带着气罐上来,自己煮开水,省了开水钱。

到达休息点。每个休息点都是一个景点。

我问她:昨天在费瓦湖划船的是你吗?她说:不是,我哪儿都没去,我家就住在后面。

左起:“微笑姐”琳达、琳达的背夫、娟子、我

早上,坐在乌勒瑞旅馆的阳台上用膳,山谷里布满阳光

徒步路上

第二天,徒步5个小时,景色一般,不如川西。中午1点就到了计划中的住宿点格拉帕尼(Ghorepani)。这是布恩山最高峰下的小村庄,住在这里是为了早晨冲顶看雪山日出。这一路,我跟法国老帅哥帕瑞一起走,那老兄体力真好,中途很少休息。他说他自己有一个养牛场,我估计他牛肉吃得多。我的背夫谷卖得不像昨天那样紧紧跟着我,而是粘在娟子屁股后面,跟她套瓷。到达格拉帕尼之后,我睡了一觉,醒来推开旅馆的窗户就看到了雪山。我和帕瑞、一个德国帅哥、娟子在旅馆门口的观景平台上度过了黄昏时光,喝茶聊天。看得出,那个扎着马尾巴的高大的德国人很喜欢娟子,约好明天跟他一起走。娟子是中国人认为长相一般而老外特别喜欢的那种人,外国人和中国人审美观就是不同。

晚上吃饭时,谷卖得凑过来说话。在一本尼泊尔杂志上,谷卖得画了一个一箭穿心的图案,旁边写了一行英文:Ilove you,然后给娟子看。这家伙,想找娟子一夜情呢。燕巢的女老板燕子,就是在尼泊尔徒步时遇到他现在的丈夫的,当时他是她的背夫兼向导。两人产生了感情,燕子就嫁到尼泊尔来了。谷卖得难道想照单复制?娟子笑笑,把杂志推给我看,我在下面写了一行字:You can take her to your home,but please give me money first(你可以带她回屋,但请先给我钱) ,给谷卖得看。那家伙看完就讪讪地走了。一个背夫,太花心了。我本来在徒步结束的时候想给他1000块钱小费的,但因为这件事,我只给他200块钱。太不敬业鸟。

日照雪山。所有美的要素——云彩、雪山、晨曦、人群,很难凑到一张照片上,很遗憾。

徒步路上看到的鱼尾峰

即将起跳的盟态。我说过的:你要快乐你就跳。

布恩山顶

征途

塔嗒帕尼,一个很美的住宿点,我越过了

神秘的安纳普纳峰

我和法国老帅哥帕瑞

第三天,是强度最大的一天,徒步10个小时;也是风景最美的一天,看到了雪山日出和世外桃源。早上4点15就起床了,爬了40分钟的山,上到布恩山顶看日出。天很冷,我穿上了羽绒衣。谷卖得在前面带路,空着两只手。走了差不多有20分钟,我一想,不对呀,凭神马我背着沉重的摄影包而他空着手呢,谁是谁的背夫呀?我说:“谷卖得.”他说“嗯”。我说“Please help me ,”他这才把摄影包接过去。

日出很壮观,日照金山很美,这些有照片为证,我就不赘言了。山顶人很多,世界各国的都有,简直就是全球米女蟀锅的大Party。在山顶,我遇到了一个也在燕巢住宿的姑娘。我问:“跟你一起的丁丁呢?他不是要和你徒步的吗?”姑娘说:“那小孩儿太不靠谱了,见到更漂亮的美女就把我放单了。”呵呵,搞笑。

第三天的徒步开始下行了,但中间也有几次上坡。网上有人说,布恩山徒步很轻松,老头老太太穿着人字拖就上去了,纯属谎言。那路根本就是原始的砍柴小道,拖鞋在这儿是没有办法行走的。感谢淮南三毛户外运动俱乐部,我在那儿团购的高帮防水登山鞋在布恩山发挥了大作用,我如履平地,视石如灰,走得很科学、很舒服。(在这儿,我也得批评一下南京自由兵户外,我在那儿网购的2升登山水袋,在前往西藏纳木错的路上漏水了,导致我一路屁屁坐在潮垫子上。幸亏我人品好,相机没被水淹)。

话说没走几步,娟子说她胃痛。我说我这里有热水,你喝点吧,不过你得找个杯子。但是这荒山野岭,哪里有杯子呢?无奈,娟子就着我的水壶喝了。但是……但是我看见她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又吐了回去。我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后来…..后来我磨磨蹭蹭在后面拍片子,渐渐和她拉远了距离,以后再没有见到她。

下午6点,我到达世外桃源甘杜克(Ghandruk),住进了甘杜克的安纳普纳旅馆。这是我四天中住的最好、最贵的旅馆,500卢比一晚,有卫生间和淋浴。但洗澡水基本不热,我洗了个冷水浴。到达时天就黑了,没来及观景。早晨一起床,哗,窗外就是鲜花和雪山,赶紧的,提着相机去拍照。这是一个建在山坡上的小村庄,原汁原味的尼泊尔风情,石头房子,碎石路,房前屋后种满了鲜花,村民纯朴而友好。我冒昧地到人家家里家访,没有受到拒绝,拍了好多有意思的照片。

甘杜克,我住的旅馆

在旅馆里吃早餐

尼泊尔美少妇

“孩子们,咱们玩个老鹰捉小鸡好吗?”

在人家炕头上拍滴
第四天,徒步4小时回到南崖瀑,坐local bus 回博卡拉。不表。
混在尼泊尔(第十一、十二天)
2012年10月21、22日 捡个美女去漂流

回到博卡拉,我馋了,想吃中餐想吃肉。布恩山徒步四天,吃了四天尼餐,顿顿土豆咖喱米饭,把我吃腻了。最后一天中午,实在不想吃尼餐,就点了一个意大利面,一个巧克力布丁,但是貌似木有吃饱。所以回来那天晚上,我在兰花餐厅,点了三个菜:一个铁板牛肉,一个炒蔬杂,一个蒜蓉拌黄瓜,还有一个西红柿鸡蛋汤,一小瓶虎跑泉白酒,全部扫光见底。

吃饭前,我在宾馆前台交了2200卢比,订了漂流回加都的联程票。吃完饭,我在庭院里上wifi,听到几个人叽哩嘎啦讲着英语进来了,坐在我邻桌。在中国人的旅店里讲英语,我猜这些是日本人,因为这个旅店还是有一小部分非中国住客。我没抬头,继续在微博上发消息。过了一会,一个女的用中文说:“对面那个淡定哥,看手机看得好专心哦,不搭理我们哦。”啊?原来是中国人啊。

既然是中国人,咱不能不理啊,于是就聊了一会。说话的女的有三十三、四岁,蒙古人,在中国外交部下属的一个分支机构工作。坐在她对面的是大连姑娘李曼,两人也是在博卡拉认识的,一起玩了几天。那个李曼,她不去徒步,也不去探洞,就每天坐在费瓦湖边晒太阳,发呆。谁谁去劝她去徒步,她都微笑摇头。她“不羡鸳鸯不羡仙,只羡山茶开湖边”,人称“淡定姐”。听说我明儿漂流回加都,“淡定姐”高兴地拍起手来:“哈哈,我运气怎么这么好啊,一路遇到大哥大姐照顾。明儿漂流我不怕啦,我不会游泳啊。”

蒙古姐姐郑重地交代:“这是我路上遇到的好妹妹,她娇气,您一定照顾好她。”我说您放心吧,照顾美女我会用心的。

21号早上7点半,我们出发,乘坐一辆tourest bus往加都方向走。10点40到达一个小镇,在路边的漂流公司换装备。正在这时,来了两个骑自行车的中国人,老姜和小卢。他们一个从西藏骑过来,一个从缅甸金三角骑过来,都晒得黢黑。我们四个和两个塞尔维亚胖大姐及他们的导游一起漂流。

尼泊尔漂流,不似我们中国漂流平和,那真的是一个险滩接一个险滩。浪高时把我们送上云天,峰低时把我们摔入谷底,全身没一处干纱。教练指挥着我们,时而急流重桨,时而借势轻漂。滩平处,我们四个和两个塞尔维亚胖姐姐赛歌,一首接一首。两个胖姐姐高兴极了,时不时开怀大笑,笑得山谷朗朗回响。我们的情绪也受到感染,扑扑腾腾跟着教练翻到水里去游泳。三位女士不想下水,都被教练强拉入水,全部湿身……。

可惜相机不允许带到橡皮舟上,没有留下惊险刺激而又快乐的镜头。

李曼 得瑟一下

整装待发

漂流3个半小时(中间上岸在树林子里吃了一顿尼泊尔午餐),我们和老姜、小卢告别,上车继续往加都进发。天渐暗,风凉了,我们全身潮透透,坐在靠车门的位置,好冷。我把摄影包的防雨罩拿给李曼盖上,她还是冷。衣服都放在车尾的行李箱里了。“淡定姐”这时候不淡定了,抖抖索索地让售票员停车,售票员光答应就是不跟司机说。看李曼冷得不行,酱紫下去会生病的,我走到司机边上说话了:“Driver,please stay a little time ,my friend fill cold,very cold .We need to take the closh .”(司机,请停一小下,我的朋友冷了,很冷。我们需要拿衣服。)司机听了,赶紧停车。我们穿上厚衣服,气定神闲到了加都。

我仍然住在凤凰宾馆东楼206,这是事先打电话给龚姐订的。早上起来,我知道,这是我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了,我还有一个烧尸庙没看,决定上午去看烧尸庙。神佑我,在出行的这么多天里,我木有感冒,木有拉肚,木有高反。每天晚上倒头就睡,一夜不做梦,不上厕所,早上6点准时醒,睁开眼就感到神清气爽、精力充沛。我觉得自己还行,还能走很多地方。但愿最后一天功德圆满。

烧尸庙在加都边上,和猴庙正好反方向。我决定坐“卢谷乐”去。“卢谷乐”就是我们所说的“拐的”,带蓬的载人机动三轮,很便宜。出了旅馆门,我就问哪里有卢谷乐,一路问一路走。拐进特米尔区的一个小巷子里,一个司机让我上他的小面包。我说:“From here to Pashupatinath temple,how much ?(从这里到烧尸庙,多少钱?)”他伸出了3个指头:“Three hundred ”(三百)。我说:“It seems a little higher .One hundred,ok?”(看起来有点高了。一百,可以吗?)“No,no.”我这边正在跟司机砍价,对面来了两个中国姑娘,说:大哥你要去哪里?我说我去烧尸庙,我想坐卢谷乐去。她们问,坐卢谷乐多少钱?我说,20卢比吧。一个带牙套的姑娘说,那我也去。就这样,我把小聪捡了。

走了几步,迎面遇到小聪认识的两个男青年,他们听了我们的计划,也要跟我们走。这样,我又把小孙、小马捡了。

四个人乘卢谷乐到了烧尸庙。攻略上说,烧尸庙是印度教神庙,非印度教徒是不给进的,只能隔河相望。但是现在开始卖门票了,买了门票好多地方就能进了。门票500卢比。我和胖小孙买票进去了,小聪和瘦小马不愿意花钱,在门外跟保安套瓷,后来没要票也进来了。据说,小聪是用一个飞吻打倒了保安,小马跟着沾光了。

看完烧尸庙,我们四个又去了附近的博纳佛塔,又是我和小孙买票,他们俩逃票。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烧尸庙死者的长子点燃火种

我和胖小孙、瘦小马、女小聪同游烧尸庙

庙里,吹笛子的修行者

下午,李曼陪我上街买伴手礼。进入尼泊尔之后,我换了2500块钱,加上在樟木换的1000块钱,我已经花了近3500块钱(人民币)。兜里的卢比不多了,我从前台又换了500块钱。这样子够我买礼品和明儿打的到机场了。13天,4000块钱,这样的消费太便宜啦。

李曼是个可爱的姑娘。其实她是沈阳人,东北大学毕业后,在大连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做高校后勤部门的生意。我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她正从网上给我传照片。我说我要把你写在游记里。她说你不如给我介绍个优秀的男孩吧,我29了,到了找男盆友的时候了。你那边有优秀的男孩,我不介意到淮南安家。我说我记下了,会给你上心。(弟弟们,谁有意就跟我联系啊。)

晚上,和李曼、小孙、小马一起吃饭。吃完饭,上街溜达一圈,回来上楼睡觉。进了门,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这才发现,我累了,想家了——想念夫人温存的目光,想念儿子干净的微笑。我在思念中入梦。
(全文完)

李曼说我给她发的照片有点小了,又发来几张照片。我现在贴上去。优秀而强壮的尚在单身的弟弟们,睁开你的慧眼吧,看看清楚哦,一点不掺假的有文化、有事业而又温柔可爱的美女。
后记:应筒子们的要求,我晒一下尼泊尔之行的账单——

总共花费3500元 (不含回程机票)。其中吃800元,住600元,在尼泊尔交通400元,其余为门票、进山证、滑翔、漂流等费用。
(更多精彩游记请进我空间

http://user.qzone.qq.com/391583130/infocenter#!app=2&amp
;via=QZ.HashRefresh&pos=catalog_list)

李曼

从川西回来,我才发现,最壮美的风光还数川西。尼泊尔、澳大利亚、菲律宾什么的都是小景。

目的地: 尼泊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