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大热帖”)从吉里(JIRI)到珠峰大本营(EBC)——700余幅图片

8264旅行网

行走在EBC的徒步线上,四周高山林立。伟大的珠峰、洛子峰、马卡鲁峰、卓奥友峰庄重而慈祥,默默地注视着人头攒动的顶礼人群。我向上仰望,感觉自己犹如井底之蛙,渺小又可怜。
——题记 感谢彪之队,他开扩了我的视野,他提供了我四处游走的动力。

感谢8264的游记攻略,这些攻略为我们合理地规划行程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感谢留姐、三月,感谢她俩的刚强、毅力和执着,感谢她俩为我提供的体贴、包容、和激励。

尽管我们三个人的岁数加起来已是137岁,尽管我们每周都在一起爬山,尽管我们一起走了许多长线(安纳普尔娜大环线、秦岭螯太穿越……),但我们在路上,仍然有分歧,有争执,但大家能坦诚交流,相互让步,最终让艰苦的过程演化为美妙的结果。

EBC徒步线路简介(地球人都知道)。

从JIRI前往珠峰大本营(EBC)是希拉里爵士登珠峰的路线,这是传统的EBC徒步线。自LUKLA机场修好后,多数人就选择从加都乘机到LUKLA,再徒步到珠峰大本营,从JIRI起步走的人就稀少多了。

EBC徒步线上的美景就是那些世界级的雪山,最佳观景点分散在东、北、西三条线上三个村子,分别是春昆CHHUKHUNG—4730米、GORAK SHEP-5140米、GOKYO-4790米。这三个村子边上都有一个制高点,也就是一座小土山,分别为CHHUKHUNG RI—5550米、KALA PATTHAR—5550米、GOKYO PEAK—5360米。在5550米的CHHUKHUNG-RI,你会感到洛子峰就在你的头顶,马卡鲁峰也比较亲近;5550米的KALA -PATTHAR是看珠峰的最佳位置,黑三角的珠峰和尖利NUPTESE(7861米)异常耀眼;5360米的GOKYO -RI据说是看卓奥友峰最佳位置,我在其上面仅看到半个卓奥友峰,还不如在GOKYO村看的全面,在这看珠峰倒是更全些。

有人说从JIRI到LUKLA的景色不美,我不以为然。诚然,这段路上没有雪山,但滔滔大河、千米瀑布、湍湍溪流、起伏山谷、多姿花木前所未见,异常新奇,美不胜收。

JIRI到NAMCHE BAZAR,距离长,起伏大,天气湿热,这七天,每天都很辛苦,需要日常的体能储备。
NAMCHE BAZAR开始的九天,如果不出现高反,每天都会感到又轻松又幸福

原计划徒步20天,由于我们三人都没出现高反,天气也很照顾(高山地区,少见迷雾,空气透明),结果16天就走出来了。
珠峰

洛子峰

马卡鲁峰

卓奥友峰

关于图片

这些图片全部用图片处理软件的自动锐化功能锐化过一遍。10月6日,KATHMANDU---JIRI(1955米)

KATHMANDU---JIRI,188公里。我们三人花了9000尼币(相当人民币810元)包了一辆天津夏利大小的车子,在弯曲不竭的山路上跑了近7个小时,到了目的地。途中,留姐如厕,遭遇不良蚂蟥极端骚扰,性感部位血流如注,害得留姐只好向尼泊尔坐店医生一展国人玉体。第二天,我和三月也一样幸运,一只美丽的女蚂蟥爱上了我的小黑手,两只英俊的男蚂蟥贴上了三月那两条小白腿。

JIRI景色

D1---10月7日,JIRI(1955米)---BHANDAR(2190米)

起步就爬坡,约两个小时到达MALI(2220米),然后就下坡,约一个小时后,到达喜马拉雅—SHIVALAYA(1770米),我们就在这午餐。这个地方有汽车出出进进,只是不知道,它们来自何方,又各自通向哪里。

午餐后,我们就不停拔高,SHIVALAYA始终在眼前,只是越来越小。爬到DEURALI(2710米),天就蒙黑了(北京时间20:00左右)。又开始下山,约一个小时,到达目的地---BHANDAR(2190米),天已大黑。下山途中,我跌了两跤,肯定不是我腿脚无力,肯定是道路湿滑。山上公共自来水经常可见,天热,洗了三次头。可口可了也随处可见,我一瓶都不买,贵,6元、8元、10元,渴了,就喝自带的西洋参冲的开水。

晚上,留姐胃肠感冒发作,心跳剧烈,不能吃带油水的食物,我们都开始谈论后事了---前行,还是后撤。
这一天都忙着爬坡,相机背在包里,没有精力赏景取景。
景色

SHIVALAYA村口那座桥

D2---10月8日,BHANDAR(2190米)---DAKACHU(2920米)

从BHANDAR(2190米)一路下行,最低到了1490米,这时过条小河,沿河到达美丽的小KINJA(1630米)村,我们在这午餐。

在村口,有个检查站,登记护照。三月看了那个登记簿,没发现今年走这条线路的中国人。留姐的病情加重了,气色不好。

午餐后,又是一路上坡,经SETE(2580米)到达只有两家HOSE营业的DAKACHU(2890米)。我们住在比较大比较干净游客比较多的那座黄色HOSE里,店主亲欧远亚,把我们安排在挑夫、背夫住的副楼上。

留姐情况更加不好,一个德国朋友为留姐请来了乡村医生,另一位名叫尼古拉斯的德国朋友给留姐一包药。留姐吃了,病情马上好转,第二天基本康复。

1490米处的小河。

D3---10月9日,DAKACHU(2920米)---JUNBESI(2670米)
胃肠不折腾人了,身孕般的难受消失了,留姐的精神头就上来了,我和三月的心情也跟着欣欣然起来。

今天的路途虽然漫长,但不辛苦,坡很长,但不陡峭。沿途都是高大茂密的杜鹃花树,三、四月份应是火红处处。经GOYAM(3220米)到达前七天路途的最高点LAMJURA LA山口(3530米),转而开始漫长曲折的下行。下降850米后,到达繁荣的JUNBESI(2670米)

我们住在清静、整洁、惬意的夏尔巴家庭旅馆,三层小楼,外接明亮的餐室、30多平方米的蔬菜大棚。旅馆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主人是近30岁的年轻人,是把持家的好手。在这里,我洗了我们三人的衣服,还冲个凉水澡。

下山途中,遇到一群可爱的孩子,那个稍大点姑娘请我给他们照相,看到自己的影像,他们欢喜异常。
上行所拍。

下行所拍。

可爱的孩子。

D4---10月10日, JUNBESI(2670米)---NUNTHALA(2330米)

我们住的旅舍是村头的第一家旅舍。早晨启程后,约下降100米,到了村子中心,接着就往东南方向爬坡向上,到达PHURTENG(3040米)。然后折向东北方向,缓慢下降,经SALUNG(2960米),下到2500处,过桥,再爬坡,到达RINGMU(2720米)。午餐。

今天上午的路程实际就是绕过我们入住旅舍对面的那座山头。昨晚,留姐问我那座山有多高,我说相对高度有800米,实际上1200米也不止。尼泊尔昆布地区的山路都开在山腰,和我们平时爬山“走脊不走腰” 的习惯完全不同。山太高了,走脊能累得吐骨髓。去年,走螯太的时候,小路也是在山腰上。看来是小山走脊,大山走腰。不知正确与否。

“之”子登山法,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我从没用过。这次,仔细观察夏尔巴的挑夫、背夫上山的步法,用的就是“之”字步;再看看山路,写满了位置各异的“之”字。也许夏尔巴人认识的第一个字就是中国汉字“之”。经过十几天的强化训练,我对“之”子步法有了深刻理解,回家上楼都走“之”子。效果很好,腿不累,心不跳。

午餐后,先是爬一个350米的陡坡,到达TRAKSINDU LA(3070米),然后一路下降,TAKSINDU(2930米),到达NUNTHALA(2330米),直降700米。

晚餐,留姐和三月决定包素三鲜馅饺子,以答谢尼古拉斯的扶危救困。可惜,尼古拉斯没接她俩的热情,他没入住我们的旅舍。我也不接,饺子吃不饱。她俩的情让和我们同住的两个日本小伙子、一对英国恋人、一个尼泊尔小伙子接了。那情,热!滚热滚热的,烫得五位国际友人满嘴冒泡。

那个尼泊尔小伙子是我早上一根烟结识的,他上LUKLA。他决定了,和我们一同前往。不知道是烟草,还是饺子,是嘴冒泡,还是中国美女。
不知什么原因,今天的照片都是午餐前拍的。也许下午下雨了吧。

D5---10月11日, NUNTHALA(2330米)---KHAN LA(2860米)

看地图,今天的行程大致是先下降850米,再拔高1400米,但没想到会走这么长时间。在带雨的黑暗中见到那惟一的旅舍,才知道,这是KHAN LA。尽管再走半小时就到今天的目标地—CHUTOK(2730米),还是决定停下来,宿了吧。两个姐姐一定是筋疲力竭了,再走,胳膊、腿等零件就散落一地了。

先是下降,直到过DUDH KOSI河时,降到本日最低点—1480米。接着就上升,经JUBING(1680米)来到KHARI KHOLA(2070米)。这里景致优美,有一座大庙,一座白塔。照片就是在这排的。这几天一直和我们同行的两队德国朋友和两个日本小伙子都在这休息,晒太阳,不走了。我们在这午餐。

这几天都很辛苦,但并不孤寂,不时见到身栽巨物的挑夫。我们走的这条线路,无法走车,牛马也罕见,人们的生活用品,全靠这些挑夫身背肩抗运来。我们走路是消遣,辛苦几天而已;他们走路是生活,一辈子都要这么上上下下。想想他们,我们是不是幸福得象花一样?

整个下午就是爬坡,时陡时缓。路就在山腰,走过这重山就进入那重山,一层一层一重一重层层叠叠,直到KHAN LA,登上山顶。
下午没照片,全神贯注去爬坡了。
NUNTHALA景色(1-4)。

2.

3.

4.

KHARI KHOLA景色(1-6)。

3.

4.

5.

6.

D6---10月12日, KHAN LA(2860米)---PHAKDING(2610米)

启程后,一路缓坡向下。到CHUTOK(2730米)后,再爬小坡,到CHUTOK- LA(2945米)。从此开始,直到NANMCHE是一路向北走。在CHUTOK- LA附近有一巨长的瀑布,足有2000多米,可惜没拍出气势来。

再一路向下,到达SURKE(2290米),我们在此午餐。餐后,我言语不慎,使得三月立马不阳春了,立马寒秋了。眼泪滴滴,一骑绝尘,和我无语整半天。

由于明天的路程是一路向上,需爬高800余米,其中有一不间断的600米长坡,我决定今天不在CHHEPLUNG住宿,继续走2小时左右,到PHAKDING如宿。留姐不赞同,说我是半夜鸡叫--完全不管穷苦人的死活;三月以木然的表情告诉我,我要进坑她就埋。不过留姐和三月都是我队久经考验的老同志,纪律性很强,虽然有保留意见,但行动上还是和党代表保持一致。第二天,到了NANMCHE后,她俩才理解我的苦衷。从此,我们再没因行程发生分歧。

从SURKE出来六、七分钟后右侧有一岔路,那是通向LUKLA,我们一直向前走。又见到岔路,走左边(路标很明确),一路向上,经CHHEPLUNG(2660米),在天黑前到达热闹的PHAKDING(2610米)。住下了(在这,遇见了两个山东驴友)。

那个尼泊尔小伙不知为什么改了注意,不从LUKLA回加都了,而是和我们一起继续前行。于是,又和我们一起走了9天,一起回到加都。在路上,他为我们忙前忙后,旅舍老板还以为他是我们的向导呢。从此我就称之为“我的朋友”

我们是从樟木进入尼泊尔的。

出了拉萨火车站,就看见了喜力。我们就住在喜力的暮野驴舍。兄弟俩有一年没见面了,有唠不完的嗑,但时间却很紧张,喜力10月1日就要带队走墨脱了。喜力很兄弟,我们白吃白住了三、四天,死活一分钱不要。
拉萨的标志

大昭寺(1-4)

八廓街

为了适应海拔,我们到纳木措住了一夜。
月朗星稀(1-2)

2.

晨光(1-4)

2.

3.

4.

拿到签证后,我们很幸运地搭上了一台去樟木的顺风车,当然,钱是不能少的,每人500元。
通向樟木(1-3)

2.

3.

樟木 友谊桥

D7---10月13日, PHAKDING(2610米)--- NANMCHE (3440米)

从PHAKDING出发后,感觉走在纽约第五大道,不是道路,是人流,道路上汇聚了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年长的六、七十岁(以日本人居多,都是团队形式,规模效应十分抢眼),年幼的三、四岁(背夫用筐背着),但百分之八十是二、三十岁年轻人(年长、年幼都是财力雄厚的主,起码参保了昂贵的全球医疗保险);装备有高度专业的,也有极度业余的:一身运动服,一双运动鞋。

刚过MONJO(2840米),就是珠峰国家公园售票处,票价为1000尼币(约人民币90元,许多年前就是这价)。在这种票价面前,有逃票的念头都能下地狱。

下坡,过桥,走河谷,在TAWA爬上高高的浮桥,从此处起,就要不间断地向上爬那个六、七百米的大坡。在爬坡的路上,你会见到一些慢性子的新朋友---载着全套露营装备的牦牛队,按照轻车让重车的交通规则,你得给他让路(如果遇到挑夫、背夫,也照此规则办理)。

当你气喘吁吁,再也不想爬只想抬起头的时候,你发现,你已到了NANMCHE。在约有50米到NANMCHE处,有一检查站,需要出示护照和公园门票,工作人员登记护照。

一看NANMCHE的建筑规模,就知道这是一座较大城市,事实上,NANMCHE就是昆布地区的经济政治中心,是我们八天来见到的最大镇子。

在JIRI出发的时候,我们雇了三个背夫,一个二十岁,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五岁(我们不是非法雇佣童工,而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长的人都去做挑夫了。挑夫载得重,背夫载得轻),每人每天700尼币,吃喝住不管,每次先付两天工钱。他仨不是夏尔巴人,只把我们送到NANMCHE。第四天半晌,有一个孩子因病返回了。当时,我们询问了健康的这两个背夫,是否还需要再另请一个背夫,他俩说不需要(工钱,我们每天照付2100尼币)。把我们送到后,两背夫当夜就要往回返,说是节省开支。相处七天,就要分手,中国病就犯了—依依不舍的傻气打心底往上冒。尤其是那个二十岁叫巴顿的小伙子,眼睛抓色,腿脚勤快,一脸诚挚笑容,真叫人喜欢。我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并赠送猪肉罐头每人一个(吸取了安纳普尔娜大环线的教训,本次我们带来大量的食品:30个梅林红烧肉罐头,28个卤水猪蹄,20包西安孙记羊肉泡膜、河南烩面、康师傅红烧牛肉面、30块月饼,半斤木耳,10斤越光大米,还带了一个20厘米的高压锅。失误的是没带面粉、奶粉、鸡蛋。肉罐头在这比硬通货还硬。)。

晚间,我们三人讨论明天的行程,留姐说,她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已耗尽了,不能走了,想返回LUKLA,乘机回加都。我和三月一听就傻了眼,留姐一走,那一世英名不就毁在EBC上了么?于是,我和三月就跺脚捶胸,连哄带骗,忘了是我哄三月骗,还是三月哄我骗,反正不知道那句鬼话抽了留姐的筋,留姐答应继续前行。在其后的九天行程中,我和三月感到,那天留姐一定是让人拍花了,什么精气神耗尽了,而是精气神冉冉升起了,能吃,能喝,能睡,能走,能爬,脸也不肿,高也不反,一身精神头。

体验生活:

SAGARMATHA –NATIONAL-PARK售票处(1-3):

2.

3.

三袋大米:

我的朋友

NANMCHE景观,图右侧是明天前行的道路。

依依不舍的傻气打心底往上冒。

巴顿:

巴顿的伙伴

旅舍的厨房,书房一般。

D8---10月14日, NANMCHE (3440米)---PANGBOCHE(3930米)

昨天晚上,我们又联系了两个背夫,夏尔巴,每人每天600尼币,吃喝住不管,每次先付两天工钱,年龄在30岁以上。可早晨一看,来的又是两个孩子,是兄弟俩,感觉年龄比上两个孩子还小。心理不踏实,就让他俩试试包的重量,如果一呲牙,借机就不用了。谁想,他俩掂了掂包,就相互点头了。

爬上屋后的山坡,见到一刻满碑文的硕大的石头向右走,几分钟后就出了镇子。这时眼前一亮,景色和前七天完全不同,白皑皑的珠峰和洛子峰迎面进入眼帘(真是怪事,当在近处看时,却是黑色的。),“山”子型的AMA—DABLAM(6856米)立在右侧(从今儿起的三天半内,睁眼就能看见他,只不过是他越来越矮,由仰视变平视)。经SANASA(在此午餐),一路下行到达PHUNKI-TENGA(3250米),由此急剧爬高600米,到达TENGBOCHE(3860米)。

TENGBOCHE有座大白塔和一座雄伟的寺庙(后建的,原寺庙于1989年毁于火灾),在这里看洛子峰,气魄已很大了,珠峰被挡在后面,只露出山尖。在这拍了很多照片。多数游客都在这入宿了,我们则选择继续前行约二小时的游客较少的PANGBOCHE(3930米)住宿。

之所以选择鬼佬少的地方入住,一是图清静。西洋人有什么好?外国娘们,咱也不是个儿;外国爷们,她俩也抗不住。二是为了做饭方便。留姐、三月都是勤快、体贴的人,知道我的胃挑剔大,只吃中餐,不吃洋餐,有条件就做三个菜、五个菜;更重要的是,她两女的,我一男的,物以稀为贵,我当然是宝儿。于是她俩变着法儿让我吃好喝好。那些天,真是神仙过的日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人端洗脚水,有人送热水杯,有人给洗脸,有人抹护肤宝。

今天照片31张。
NANMCHE晨色(1-2):

2.

见此巨石向右走,奔向珠峰。

最右侧是洛子峰,珠峰在他身后露出三角形的头顶。

珠峰和洛子峰迎面进入眼帘,AMA—DABLAM(6856米)立在右侧。

SANASA,午餐。

AMA—DABLAM(6856米):

AMA—DABLAM(6856米):

TENGBOCHE景色(1-1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收获

PANGBOCHE

D9---10月15日, PANGBOCHE(3930米)---DINGBOCHE(4410米)
过了3400米就可能随时引发急性高山病。为了保证留姐和三月的娇体无恙,设今天为高海拔地区适应日。

早晨出发后,缓缓上坡,过SAMSO-OGMA(4190米),有一岔路,走右侧这条路。下坡,过一小桥,剧烈爬坡,坡约二、三百米,爬上坡顶,DINGBOCHE就在眼前的山坳里。今天行程约二小时。

高处走,低处睡。下午,我把留姐和三月都撵上了村子边上的那座小土山。这座山大概就是NANGKAR-TSHANG,高度大约是5200米,我认为它是观看AMA-DABLAM的最佳位置。

晚间,在旅舍内煮方便面,一穿旅游鞋的鬼佬见了,坚决不让,先是说明火危险,后又说饭菜味弥漫在睡房里不舒服。这些西洋鬼子,真TM遭人烦。
旅舍后面有个汩汩流出的细小山涧。洗了头,擦了身。水不凉。

本日照片53张。PANGBOCHE晨色(1-4):

2.

3.

旅舍一角

又寂寞又美丽

DINGBOCHE(1-4)

2.

3.

4.

AMA—DABLAM(6856米)组照(1-9)

2.

3.

4.

5.

6.

7.

8.

9.

蓝莲花:

D10--10月16日, DINGBOCHE(4410米)—CHHUKHUNG(4730米)
今天的路程较短,慢走,两个小时也到了。

到CHHUKHUNG的人,多是来近距离感受伟大的洛子峰(8414米,据此地直线距离6公里左右),而最佳地点是CHHUKHUNG-RI(5550米,一个小山头)及CHHUKHUNG(5833米),两个地点呈“V”型排列;也有部分人是来攀登ISLAND-PEAK(6189米),和我们同住的那两个五十多岁的法国人,就是专门来尼泊尔攀登此雪山的。(6天后,在通往LUKLA的路上,我们又相遇了)。

午饭后,我和三月不知不觉爬了820米,就上到CHHUKHUNG-RI。

这里的视野的确开阔,黑黑的洛子峰就在我们的头顶,仿佛触手可及,也没觉得他高大多少(比我现在的高度还高近3000米)。山上比较暖和,山顶不大,时而有人上来。上来的人多带着望远镜,四处观看。一德国老人告诉我哪是马卡鲁峰,哪是ISLAND-PEAK。还想继续上左手方向的CHHUKHUNG(5833米),看看山脊线,陡峭又布满碎石片,一个走动的人影也没有,于是就打消了念头。就在山上不停地拍照,毕竟洛子峰是超级明星,应该给予超级待遇。

晚间睡觉的时候,隔壁的独自一人的韩国老人,急性高山病发作了。他的房间就像有人在打乒乓球似的,一会儿,乒乓乓乓的声音就响一阵,真是要了老爷子的命了。早晨起来,看到老爷子脸色发暗嘴唇发紫,就给了他六粒高原安,两次的量。18日午后,当我们前往DZONGLHA,在路上又遇到这个老人。不知是意志的力量,还是高原安的作用。

本日照片42张。
初识洛子峰(1-3)

3.

洛子峰下徒步人(1-3)

2.

3.

CHHUKHUNG-RI之路(1-6)

2.

3.

4.

5.右侧是CHHUKHUNG-RI,左侧是CHHUKHUNG(5833米),两个地点呈“V”

6.最后100米不好爬,山体好像是用石片垒起来的。

洛子峰组图(1-4)

2.

3.

4.

马卡鲁峰(1-2)

2.

CHHUKHUNG-RI之顶(1-8)

2.CHHUKHUNG(5833米)多矮小哦。

3.

4.

5.

6.

7.

8.

回首攀登路(1-4)

2.

3.

4.

D11--10月17日, CHHUKHUNG(4730米)--GORAK-SHEP(5140米)

从地图上看,今天的路程比较长。实际路程因道路蜿蜒曲折、海拔时高时低比地图更长。我们北京时间8:30出发,我近19:00才到达GORAK-SHEP,午饭都没吃。

三月,热情开朗,一颦一笑,一举一止,非常东方,深得异邦游客喜爱,一路结交无数朋友;三月沟通能力特强,和异邦朋友的共同语言特多,一路走一路介绍我们伟大的祖国、最美丽的边境城市、光荣的彪之队。我们非常等待,我们非常自豪。

LOBUCHE(4910米)被称为避暑山庄,许多游客都在这休息,我到LOBUCHE已是15:00。原和背夫约定在这宿营,现我们决定继续前往GORAK-SHEP(5140米),大致还需要2小时。GORAK-SHEP(5140米)旅舍很紧张,从LOBUCHE(4910米)到 GORAK-SHEP(5140米)的路又不好走,一路上行,有很长一段,上下波伏很大。我就让留姐和三月先走,我留下等背夫。这样,很幸运,我们得到了GORAK-SHEP站点的最后一间房间。

我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当到达GORAK-SHEP时,已近19:00,也未休息,直奔KALAPATTHAR(5550米)。

KALA-PATTHAR是GORAK-SHEP边上一座秃顶山,是除珠峰攀登者外观看珠峰的最佳位置,距离近,视角平,清晰度高(花128美元乘飞机观看是另外一码事了)。我赶上正确的时间,但没赶在正确的地点,看到了夕阳圣火在珠峰从燃放到熄灭的整个过程,。我刚攀了150米左右,圣火就燃放了,如果爬山时间能提前1小时左右,在山顶观看,角度会更佳,拍的片子洗出来就是明信片,那就圆满了。

世事哪有完全如心的?身体很照顾,兴致也很高;天气眷顾:天空晴朗,色彩绚烂,空气象水晶一样透明;山腰、山脚的淡云、浓云不断涌来,像是有意为我们的照片增添生机似的。再要求什么呢,知足吧!

当圣火在其他山峰已熄灭,唯独珠峰在燃烧的时候,我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对珠峰,我并未感到美丽,我并未感到雄伟,我并未感到震憾;我只感到他很慈祥,他很沉静,他很宽容。他像伟人一样,默默地注视着我。那时,我听到了他的呼吸声,我闻到了他的气味。我感身体一片宁静。

一个广东摄友,也可能是职业摄影人,和我们在同一地点,他用四部大小不一的相机在不停地拍摄。一个向导在陪着他。去年十一月份,他来过一次。他说,今年天气很好,山脚有云,山顶无云,云给照片带来动感,带来韵味。他说我们很幸运。

本日照片87张。CHHUKHUNG晨色1--3

2.

3.

DINGBOCHE(4410米)—DUGHIA(4620米)景色1--8

2.

3.

4.

5.

6.

7.

8.

DUGHIA(4620米)—LOBUCHE(4910米)景色1-12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LOBUCHE(4910米)景色1-13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LOBUCHE(4910米)-- GORAK-SHEP(5140米)景色1-17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珠峰左侧不知名峰的燃烧1-2

2.

珠峰:夕阳圣火点燃至熄灭的过程(1-32)

2.

3.右侧这座高大的翼型山是NUPTSE(7861米,我们常见的TNF那款经典羽绒服就叫这个名字),LHOTSE(8414米)被他挡在身后;中间的黑色的有旗云的是珠峰,距此距离约七、八千米。

4.

5.

6.

7.

8.广东的一位摄影人,带来四部大小不一的机子,在不停的拍照。

9.和图4在一个位置所拍,短短的两分钟,光线变化了。

10.北京时间19:37

11.北京时间19:40

12.北京时间19:41

13.

14.北京时间19:42

15.北京时间19:42

16.北京时间19:42

17.北京时间19:43

18.北京时间19:46

19.北京时间19:46

20.北京时间19:48

21.北京时间19:48

22.北京时间19:48

23.北京时间19:49

24.北京时间19:50

25。北京时间19:50

26.北京时间19:51

27.北京时间19:51

28.北京时间19:52

29.北京时间19;52

30.北京时间19:53

31.北京时间19:55

32.北京时间19:57

旅舍内,我的朋友和背夫们玩一种类似于桥牌的扑克游戏。

D12--10月18日, GORAK-SHEP(5140米)—DZONGLHA(4830米)

GORAK-SHEP的旅舍拥挤、热闹但不混乱、嘈杂,餐厅里点着大铁炉子,非常暖和。这里的东西很贵,1L的矿泉水300尼币,一个生鸡蛋180尼币,但我们并未感到这是中国景区的暴利,相反,想到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挑夫从JIRI长途跋涉运来的,我们还有点愧疚。

房间是用三合板间壁的,很小,只有两张床。我想在铺着晴纶地毯的地上睡地铺,两个姐姐不同意,怕冻感冒;我想和留姐挤一个床,留姐不同意,怕我起虎狼之心。于是,将两张并起来。害得我起夜的时候,要收腹含胸拼命往外挤,才能从门缝钻出去。

晚间没有风,温度约在十四、五度,我们的睡袋温标是舒适温度-18度,睡在里面直发燥。一夜没敢睡个囫囵觉,毕竟这里是五千多米,生怕俩姐出现高反,就一会儿看看左边的赵飞燕,一会儿瞅瞅右边的杨玉环。俩姐还真争气,睡得特深沉,鼾声雷雷,梦话篇篇。

虽然打怵爬那400多米的坡,但一想到珠峰慈祥的面容,还是穿上羽绒衣裤,带上头灯,踏上了朝圣之路---再登KALA-PATTHAR。

我赶到了正确的地点,却没赶上正确的时机。虽然只比昨晚高了250米左右,但在KALA-PATTHAR顶上看珠峰,我感到了巍峨、伟岸这两个词的力量,昨晚并无这种感受。天空湛蓝,但一条长长厚厚的云带像急行军的队伍,延绵不绝地从珠峰上空涌流。珠峰只现个身子,头部被云带团得结结实实。我的通灵能力很差,一个多小时的虔诚祈祷,也没换来云开雾散。

山上很冷,陆续上来的人,又匆匆地下去了,我庆幸自己穿得厚实。可惜的是,我的相机广角不够,接近29毫米了,既不能把围绕珠峰的三座雪山都收近来,也不能使经幡飘在雪山的上空。如果想拍出好的照片,镜头的广角端至少要24毫米,长焦端至少要300毫米。

回到GORAK-SHEP已近北京时间10:30(当地时间8:15。尼泊尔时间比北京时间晚2小时15分)。90分钟后,我们又前往珠峰大本营---EVEREST BASE CAMP(EBC,5364米)。我知道我们今晚宿营地--DZONGLHA(宗那)—房间紧张,就叮嘱两个小背夫,不要等我们,现在就赶往DZONGLHA。也不知道他俩是几点到的,反正当我们在北京时间21点赶到DZONGLHA时,被告知:房间没订上,订上一顶没有门的帐篷。于是,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我们睡在了暖烘烘的餐厅里,和那些向导、背夫以及和我们一样幸运没订上房间的游客,如大家口过年一般(在这里遇到了由GOKYO翻过来的三个广东驴友)。

一路并未感到爬坡,只是不断在冰川堆石区穿行,当上升了200多米后,就到了EBC。EBC就是离珠峰最近的一小块平地,再往前走就是冰塔林、冰舌了。这个地方也太小了,我纳闷,他是怎么容下登山旺季的那几十支队伍;这个地方也太不显眼了,如果没有那块刻着标识的巨石,我都不知这是哪里。不是说这里有露营区么?环顾四周,一顶敞篷也没有。KALA-PATTHAR顶上拍到的那些帐篷在哪里,怎么在路上也没见到?

来到的人却都一身的兴奋,尽管这里看不到珠峰,但那块大石头却是到此一游的鲜明标记,大家前仆后继地拍照。还有几个人下到了冰塔林中,切身感受喜马拉雅的寒意。如果这里有出租登山装备的,生意应当红火。披挂一身登山装备,身处巨大的冰舌之上,你知道我是在登珠峰还是摆POS?可惜,没有。也许尼泊尔人不会挖掘商机,也许尼泊尔人不知道世上有沽名钓誉的人。

我们16:00左右从GORAK-SHEP赶往DZONGLHA。道路虽长,强度却不大。到了DZONGLHA后,为了一点小事,我的坏脾气又发作了。留姐的那个“姐”字真不是白叫的,她又哄又劝,又抚胸又捶背,又检讨又道歉,还给我做了一锅麻辣味的面条。

三月一整天都处于小高反状态,走路腾云驾雾的,是人是仙,她自己都搞不清。
本日照片31张。KALA-PATTHAR之路1-2

2.

KALA-PATTHAR山顶景色1-5

2.

3.

4.

5.

在KALA-PATTHAR山顶看到的珠峰1-3

2.

3.

今晨和昨晚看到的珠峰效果对比

难道这就是EBC的露营区(在山顶摄)?

只有几座旅馆的GORAK-SHEP

通向珠峰大本营的道路蜿蜒穿行于冰川堆石区,布满碎石,崎岖不平1-4

2.

3.

4.

碎石下面就是冰川,我们走在冰川上

冰塔林1-2

2.

在EBC 1-7

1.矜持的英国人来到珠峰就不矜持了,珠峰是英国人的荣耀。虽然希拉里爵士是新西兰人,但新西兰不也是我们英联邦的么。

2.爱国之情,人皆有之。风静的时候,它蛰伏在那里;风起了,它就飘扬飞舞。

3.国旗下面是彪旗

4.

5.

6.

7.

一件小事 留姐是个很生活的人,对国事天下事不感兴趣。不知为什么,她把国旗带到了EBC,并绑到了“祈福带”上。EBC天冷风大,国旗迎风飘舞。留姐似乎感觉国旗系得不牢固,就拿出别针,一丝不苟全神贯注地加固起来。表情之庄重,神态之虔诚,动作之精细,好像在完成一个夙愿(拍了1-3的组图,准备参加“爱我中华”等主题的摄影大赛,题目也想好了,叫《牢固 国旗》,或许能把本次路费赚回来)。

2.

3.

义勇军

D13--10月19日, DZONGLHA(4830米)—GOKYO(4790米)

我们不到9:00就出发了,是这十六天出发最早的一次。向西北,翻过一个小山岗后,一条通向山脚的和小溪平行的小路就展现在眼前。第一垭口在对面山的右侧,道路陡峭,堆满石头,爬过太白梁的人不会感到陌生。垭口上面是长长的雪坡,雪坡的顶端就是CHO LA山口(5330米)。我们在11:30左右到达。这里拍照的人很多,一个美国女游客竟然喜极而泣。

从CHO LA山口向下,需直降300米左右。乱石被积雪覆盖,人迹穿行期间。道路非常陡峭,但并不打滑,没有传说的那么难走,也可能是我们的简易冰爪起了作用。

我们在14:00左右到了只有四家旅舍的DRAGNAG(塘那)。这里很安静,也很美丽,难得一见的宽广草场,颇有《与狼共舞》味道。原本打算在这宿营,但那尚未住满游客的配套设施尚未完工的旅舍女店主,对待我们特别不友好,她说她不喜欢东亚人,尤其不喜欢中国人。花钱还受歧视,那不成小娘养的了,于是,我们决定再走90分钟,到GOKYO去。这个决定太英明了。GOKYO的旅舍很多,住宿条件非常好。

从DRAGNAG到GOKYO大致需要90-120分钟。没有道路,就在采石场一般的宽阔峡谷里转来转去。如果没有无处不在的玛尼堆的指引,恐怕就要困死这迷宫里。由于着急撵留姐、三月(因为等背夫,我晚出发了一个多小时),又担心她俩走丢了,就顾不上拍照了。实际上,这个核爆似的峡谷很美丽。

当爬上那道堤坝一样的高高的土梁,看到那湾蓝得特别的湖水,听到留姐的“大勇”的招呼声,心理踏实了。
本日照片38张。通向第一垭口之路(1-6)
1.翻过一个小山岗后,一条通向山脚的和小溪平行的小路就展现在眼前。

2.

3.

4.

5.这不是垭口

6.垭口在这座山的右侧

在第一垭口(1-4)

2.图中间的那座山

就是17日DINGBOCHE至DUGHIA见到的那座

3.

4.

通向CHO LA山口之路(1-5)

2.

3.

4.

5.

第一垭口补充两张。

2.

在CHO LA山口(1-15)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CHO LA山口至DRAGNAG(1-6)

2.

3.

4.

5.

6.

山口外就是DRAGNAG

DRAGNAG(1-3)

2.

难得一见的“宽广草场”,颇有《与狼共舞》味道(草在哪里,需用放大镜看么?)

D14--10月20日, 在GOKYO(4790米)
GOKYO旅馆多,食宿条件好,风景优美,我们决定在这停留一天,放松放松。

GOKYO,在美丽的第三湖边上,是尼泊尔境内离卓奥友峰(藏语:乔乌雅,海拔8201米,在世界14座8000米高峰中,排列第六位)最近的一个宿营点。由此经第四、第五湖,到达卓奥友登山大本营据说需150 —180分钟,我们没去。

前面说过,GOKYO-RI(5360米)是GOKYO边上一座秃山,是观看卓奥友峰、珠峰的最佳位置。我于北京时间16:20左右开始爬这座小秃顶。

同爬前两个小秃顶子一样,我像一条冻僵的小蛇一样在山坡上慢慢地蠕动,步频很慢,步幅很小,小到每步只有三、四十厘米,但持续力还好,中途没歇息过。在这种海拔爬山,也许是缺氧的原因,我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脸上挂着微笑,心理一片光明,像入定升天一般;眼前不时飘来亲人、朋友的身影,那些已模糊的温馨回忆也都一个个清晰地涌了出来,而那些闹心、烦心的事却一个也没出现。就这样,70分钟,爬高了570米,在17:30,到了山顶。

在GOKYO-RI上看珠峰,确实能看得更全些,遮挡珠峰的那几座山在这里都不见了。在这里拍摄夕阳圣火点燃珠峰,气势一定更加壮观。那就等着吧。

19:30左右,我在山上呆了两小时,把人都呆走了,把天色也呆暗了。看看珠峰、卓奥友峰,一点红的迹象也没有。也许日照金山的景象不是天天都有,这么想着,就给自己下山找到了借口。

当向下走了七、八分钟后,就看见珠峰突然金色起来了,不是黄金是红金,刚才还是黝黑的山体,刹那间像是被出炉的钢水浇过一样,金光灿灿,蒸汽腾腾。

19:48,珠峰在燃烧了10分钟后,圣火熄灭了,我被这超越想象力的景色震得张口结舌。再看看运处的天空,蓝色的画布上倾倒着红色、粉色、玫瑰色的油彩,不禁为没把三脚架拿来感到后悔。于是,索性不走了,再欣赏欣赏,再回味回味。

天已大黑,风也起来了。兴奋地精神都恍惚了,没开头灯就下山了。走了一段时间,感觉脚下不是路。往山脚望望,浓云填满了山谷,既看不见灯光的村子,也看不见泛光的湖水,应该是向右走偏了。“山体不大,方位好辨;虽然陡峭,但无悬崖;路不滑,好走,山坡铺满地毯似的小草;只要一路偏左向下就OK了”。心在与脑交流。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一个大风的夜里,独自一人跌跌撞撞钻出了云层,来到了山脚,突然发现远处有个亮光,亮光喊你的名字,那是你的伙伴,他那儿在等你,也许,等了很久了。那个时候,你是怎样的心情?你有什么感受?

当转出山脚的时候,我看见,留姐就在村头。
本日照片66张第三湖

卓奥友峰(1-9)
1.全景

2.全景

3.全景

4-5.两张照片几乎一样,只是重点不同,不知选择哪张好。

6.

7.

8.

9.

高山的鸟(1-4)

2.

3.

4.

GOKYO-RI:这座小秃山海拔5360米,相对高度570米。

在旅舍后面小山同一位置拍的三张照片
左拍。美丽的GOKYO

正拍。卓奥友峰

右拍。核爆似的山谷,碎石下面是冰川。

云堆山谷(1-5)

2.

3.

4.

5.

GOKYO-RI上(1-7)

2.

3.

4.

5.

5.

7.

昨天,我们就行走在这山谷中

GOKYO-RI看珠峰(1-16)
1.全景

2.

3.

4.

5.

6.

7.新结识的伙伴

8.

9.

10.

11.

12.

13.

14.

15.珠峰即将燃烧了,我却丝毫未察觉到。

16.

19:38-19:48,珠峰燃烧的十分钟(1-14)
注意观察旗云的变化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与KALA-PATTHAR山坡观珠峰角度对比(1-8.照片留姐拍,裁减)

2.

3.

4.

5.

6.

7.

8.

灿烂之极,归于平淡(1-2)。没有三脚架,ISO又忘调高,片子发虚。

2.

绚丽的天空(1-3)

2.

3.

D15:10月21日, GOKYO(4790米)--- NANMCHE (3440米)

北京时间10:00,我们在第三湖旁照完到此一游照片后,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美丽的GOKYO,一路向下。

经一方小水塘般的第二湖、布满玛尼堆的第一湖(也就一湾水)、寂静的MACHHERMA村,于北京时间14:00到达DOIE,午餐。这四个小时的路是不断下降,虽几度爬坡,但强度不大。

出了DOLE,就走入山谷,景观大变,灌木布满山谷,瀑布几处飞泻。下降至TENGO(3680米),开始爬坡,此坡曲折漫长。登上山顶就是MONG-SELAWA,此时北京时间是17:15。当回到NAMCHE我们曾经住过的旅舍时,已是20:30。

留姐、三月一路精神饱满欢天喜地。我问什么原因,她俩说早到NAMCHE早洗澡。我则一脸疲态。实际上,到了GOKYO,也就意味着本次旅行结束了,剩下的两天就是往回走了。知道旅程结束了,这十来天绷的弦儿就松了,鼓的气儿也泄了。人呐,就是一口气顶着,气儿一泄,身乏腿困,啥毛病都来了,眼滞面呆,精神头也没了。

NAMCHE。我说,没走够。她俩说,再走一遍!

本日照片40张。 CHENLI780104、夜归客等驴友辛苦了。本贴很长,能坚持看下来,很不容易。注意休息。

不用谢我,应该感谢的是EBC。如果走的不是EBC,而是其他弱名线路,即使照片再多,文字更充实,发贴态度更认真,也可能没有多少人感兴趣。

第三湖

右侧就是第二湖

第二湖

第一湖旁的玛尼堆(1-2)

2.

第一湖至MACHHERMA(1-6)

2.

3.

4.

5.

6.

MACHHERMA(1-7)

2.

3.

4.

5.

6.

7.

MACHHERMA至DOLE(1-2)

2.

DOLE(1-6)

2.

3.

4.

5.

6.

DOLE 至MONG-SELAWA,在山谷(1-7)

2.

3.

4.

5.

6.绿毛树

7.

MONG-SELAWA

D16:10月22日, NANMCHE (3440米)—LUKLA(2840米)

今天的路途较长,但大多是下坡,强度并不大。有六分之五的路程是8天前走过的,沿途风景依旧,心境却今是昨非。一路都没拍照,傍晚到了LUKLA.。

LUKLA是只有一条街道(从标志性的拱门到公共汽车站似的飞机场)的繁华小镇,是走EBC线的交通枢纽。这里旅馆很多,无须担心来晚找不到住宿。

从LUKLA到加都的返程机票票价是114美元(尼航)。23日早上,我透过飞机的舷窗望着下面似曾相识的道路,恋眷之情腾然升起,一路阴郁无语。
小飞机30分钟就到了加都。而我们三人从加都到LUKLA,坐了一天的车,走了五天半的路。

最后说说我们的尼泊尔朋友。他在加都的一家旅行社供职。他就穿着你见到的这套服装(外套、帽子、手套在包里)走完了EBC徒步线。他陪着我们到了凤凰宾馆。他再三邀请我们到他家去住几天。他说要给我们做正宗的尼泊尔菜。他说他的父母到印度了。他说他的妹妹在伦敦。

我们没去。我们25日回国了(全文完)。
LUKLA之晨

尼泊尔朋友

EBC徒步小帖士
1.强度不大。

2.不需要攻略。除LOBUCHE(4910米)至GORAK-SHEP(5140米)、LOBUCHE 至DZONGLHA 、ZONGLHA 至DRAGNAG没有住宿点外,除GORAK-SHEP(5140米)、DZONGLHA 、DRAGNAG三地住宿紧张外,其他地方住宿都很宽裕。

3.软壳、抓绒衣比冲锋衣实用,雨伞比雨衣实用(从JIRI开始的7天,天天下雨;从NANMCHE开始的9天,一天也没下)。
4.羽绒衣裤能让你在山上很舒服地拍照。
5.月饼是好东西。它和肉罐头一样,是有效沟通的有效工具。

6.为给后来者提供方便,请注意形象言语。

目的地: 北京 拉萨 沿河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