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样)俩花甲老驴共122岁——重装徒步ABC

8264旅行网

尼泊尔被称为高山之国,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被誉为世界屋脊,世界上14座海拔
8000米以上的山峰中有8座诞生于这里。在这里徒步穿越,既可以走得如驴子般的自
虐,也可以雇上挑夫,过得如王子般的享受。

而此次的尼泊尔行,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徒步喜马拉雅南坡安娜普纳ABC。以至
于进入尼泊尔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奔赴博卡拉,走上ABC.
都说尼泊尔是登山爱好者的乐园。那里有多条成熟的登山健行的路线:你可以去

挑战雪山;也可以只花3、4天在山间转转,远眺喜玛拉雅群山;有兴趣有时间的话,
还可以用20多天走个大环线。其中徒步安娜普纳登山大本营(即Annapurna Base
Camp,简称ABC),无疑最具诱惑力。

老C长我两岁,我们都是老三届,都已经从领导岗位退了下来,都喜欢户外运动
登山骑车、徒步健行,虽年已花甲,却自认为体能不让后生。
两老驴是首次结伴驴行,岁数合计122岁,自称KC组合,呵呵,幸好偶不叫老王老魏

老吴老温,不然就成了WC组合。
一路行来,所遇登山驴友,几乎都是雇用背夫负担装备,没有几个是自己重装徒
步的。在国产驴友中,60花甲,自己背负全套装备,重装完成ABC徒步的,也许只是

凤毛麟角。不是想节约几个钱,只是想找那种感觉,证明一下---我能。
时间:2010年1月19日--26日

路线:Nayapul--ABC(即Annapurna Base Camp,安娜普纳登山大本营)--
Nayapul

装备:睡袋、冲锋衣裤、抓绒衣裤、速干内衣、登山鞋、手套、帽子、墨镜、头
灯、手机、书本地图;笔记本电脑、两部相机、三套备用电池、四套充电器,电源转
换头,多联接线插板,摄影独角架;若干食品、饮料、糖、酒,总之70升背包填得满

满的。
1月23日,当我们冒雪抵达海拔4130米的ABC营地,在客栈餐厅里,满墙驴友的留
言涂鸦中,贴上第三张用汉字书写的留言时,心理获得极大的满足。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俩老驴目不识丁(外文盲),刚刚认得ABC,竟然敢走ABC。
对于我们来说,登山体能没有问题,最大的困难是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于是在博卡
拉请个中文翻译做向导,带俩聋子和哑巴上路。

没有请背夫,那装备就自己背上了,因为在国内登山都是如此,还没有奢侈到那
种程度。何况来了,就是为了体验那种重装徒步喜马拉雅的感觉。
27岁的小吴,具有二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他是我们住在博卡拉峨眉饭庄老板的儿

子,瘦高的个子,非常腼腆,汉语说的并不十分流利。他父亲说他是博卡拉唯一的中
向导,佣金自然就较英文向导高些,物以稀为贵吗。

头天在博卡拉办理了进山证,是小吴领到办事地点,大门有人执勤,不让当地向
导进入。我们俩老外,面对工作人员的热情招呼,竟只能靠手势交流。两张表格,还
是又拿到外面让小吴找人代填的,至此才发现,我们的翻译也是文盲,只会说不会写


填表,帖照片,交2000卢比,发证盖章,***非常顺利。
早饭后,乘车前往徒步出发地Nayapul,距博卡拉约60多公里,吴老板说通往那里
的公路,就是中国援建的,当时他是援建公司的尼泊尔语翻译。(我在想:这语言能

沟通,令吴翻译钩到了尼泊尔MM。然后留在那里成家立业)。 想象中的Nayapul应该是个比较繁华的地方,因为来安娜普纳登山的都要在这里进
山或出山。下车的路边是排简陋的板房,卖些小食品,石砌泥糊的灶台,青烟缕缕。

沿板房间的石阶下山到河边,走过铁索桥,以后山里过河基本上都是铁索桥,无
惊无险。

桥边有长着黑白羽毛的鸭子在溜达,心想这异国的鸭子也是异样的。

路过第一个检查站,查验登山证件,盖章放行。尼泊尔的徒步登山旅游开放有近
百年的历史,管理服务确实是做得非常周到。

尼泊尔的徒步旅游非常成熟和完善,几乎每走1--2个小时就会遇到一个落脚点,
可以食宿休整,所以大家尽可根据自己的体力和节奏,安排出自己的徒步计划。而每
处客栈都整洁干净,布满了鲜花。

每个客栈都有这样的图示,标识出你当前所在的位置,以及各个站点之间徒步所
需的时间,一目了然。

这些建于数十年前的石头砌的台阶,高度与宽度正好能将背包靠住,非常的人性
化。

我们的背包有20公斤重,第一天就重装爬升了1000多米,喜欢那种出大力,流大
汗的感觉。

午餐一般我们吃的是炒米饭,或炒面条。晚上收工后,会拿出背来的物资,煮点
奶茶,吃几颗花生米,喝两杯烧酒。

尼泊尔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坡,从海拔8848米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到海拔只
有50米的平原,落差巨大。正是这种巨大的海拔落差以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造就了尼
泊尔独特的迷人景观: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大雪峰和海拔不足1000米的绿色梯田可以

同时出现在你的视野之中。

这里有雪山,有瀑布,有象国内川西一样的丰沛流水,有象云南一样的茂密植被
。 当你徒步穿越美丽的溪流、峡谷,来到远离城市尘嚣的偏僻山村,巨大的海拔高
差带来的视觉上的震撼,而垂直分布引起的迥异的景色又给人强烈的虚幻的感觉。视

觉的享受和心灵的愉悦,会令你为他们那传统的田园生活唏嘘不已。

来到尼泊尔,如果没有徒步喜马拉雅,那将会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在安娜普纳徒步有着非常成熟的线路,有4天的小环,有8天的ABC,还有21天的大
环线。沿途的小村庄很多,配套设施都做得很好。一路上的客栈都可以提供各种便利

,几乎每走1-2小时路程,就会遇到像样的客栈。提供食宿,干净舒适,完全没有那
种攀登野山,风餐露宿,饥寒交迫的现象。

为此:来到尼泊尔,徒步高山,那将又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遇有村镇,会聚集着十几家甚至几十家客栈,一般房价在200-400卢比/天左右。
客栈虽然简陋,但绝不乏整洁优雅,服务周到。

山区里不通公路,全靠驴驮人背。物价随着海拔的升高,逐渐上涨,确也合情合
理。尼泊尔人习惯于头顶背负东西,感觉人家颈椎很硬。

海拔2000米左右的山里,植被茂盛。穿行在密林深处,阳光透过枝叶,斑斑点点
的洒在路上、身上,异常的惬意。

感觉欧美人比我们会享受生活,硕大的包包有背夫给背着,自己悠闲的赏景,休
息时品味着热咖啡,充分体验着旅行的乐趣。(我是说他们是旅行而不是驴行)。

哥德班尼海拔2860米,那天专门绕行三个多小时,就是准备住在这里,第二天早
上看日出。

哥德班尼是个小镇,有数十家客栈。这里还有登山检查站,要查验证件,登记盖
章。工作人员很悠闲,边晒太阳边下棋。

还可以见到前几年的标语,不认识写的什么,但对那镰刀斧头的图案是再熟悉不
过了。

这里房屋的屋顶都是蓝色的彩钢板,我喜欢这个颜色。小吴领我们进了最高处的
一家客栈,推开窗户,就见雪山,近在咫尺。

仁者乐山,见雪山就兴奋。今爬行没有强度,时值中午,感觉日晒强烈,天气却
很凉。在小吴的建议下,午饭点了份套餐:炸薯条、炸鸡块、炸牛排、蔬菜、米饭。
500卢比一份,这是我们进山仅有的最FB的一餐。

特意在露天用餐,来两瓶啤酒,对着安娜普纳雪峰畅饮,体验着神仙过的日子。
美了美了,醉了醉了。

黄昏时登临附近较高处,山里的傍晚,大多是云遮雾罩,没有那期待中的雪山落
日,巍巍雪峰若隐若现,只抓拍了雪峰那瞬间即逝的靓影。

这天的早饭是油饼+奶茶;晚饭是在房间里,叫了份炒面,煮了锅紫菜汤,牛肉花
生米,限量两杯小酒...
当驴不要太苦了自己,毕竟自虐也不是唯一。

本来依我们的体力(得利于经常性的登山和骑行运动),虽然重装7天内肯定能走
完ABC。但为了拍日出,昨天只徒步3小时,就住在了哥德班尼。
昨天傍晚的云遮雾罩,没有预想的美丽的夕阳落日。心情多少有些郁闷,担心早

晨是否能够拍到日出。
黎明前,戴着头灯上路,满天的繁星眨着眼睛,那颗悬着的心踏实了,没有白浪
费那半天的时间,有时耐心的等待并不是一件坏事。
布恩山(Poon Hill,海拔3200米),是安娜普纳小环游线路的最大亮点,如果天

气好的话可以看到270度雪山群峰日出的壮观景色。
早上五点小吴就叫我们起来,开始向布恩山顶进发,去看日出。这段路程大概有
十多里但海拔要提高600多米,人们都在漆黑的山路上登顶,不时会看到照明头灯的

闪烁。 其实我们轻装登山的速度很快,超过了一拨拨的操着不同语音的队伍。黎明前的
黑暗中,布恩山顶还没有几个人。东方才乍现鱼肚白,爬山汗湿的身上开始阵阵发凉
,只得绕着那观景塔,默默的转了一圈又一圈。

东方露出一线红光,冥冥苍穹中,这线红光有着说不出的惊艳。只见那光象蜡烛
一样将周边的一座座山头点亮,继而燃烧...

慢慢地天边的雪山变成了金红色,不停听到身边人群中发出的惊叹声,相机的快
门声响成一片。

回到这个板块,翻到第五页,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帖子,以为犯规被处理啦。
没想到,这未完成的帖子被置顶,谢谢版主的抬举。

没想到,这多的驴友回帖,谢谢各位的关注,就不一一回复了。 我虽然记不全那些雪峰的名字,但丝毫不影响雪山在日出时霞光照耀下的惊艳亮相。
天空湛蓝湛蓝,雪峰洁白洁白,茅草金黄金黄。

回到哥德班尼,小餐厅内梵音阵阵,香烟飘渺。注意看了一下墙上的挂历,尼泊尔日期已经到了2066年。

早饭后上路,穿行于高山峡谷密林之间,喜欢倾听那潺潺流水声音,贪婪的嗅着林间草木的芳香。
海拔从3000到1000,再从1000到3000,想起了那句广告词:上上下下的享受。

山路边有个用三片石搭的小佛龛,里面有一雕刻极精美的小石雕,当地人路过时,总要摆束花。而我
的第一个闪念就是,那石像正好能放入背包,会不会被某个喜欢古董的国人收藏?

布恩山观日出后,我们又背包上下徒步了七个小时,当住进这鲜花中的客栈时,小吴说,
今天我们走出了其他人要一天半的路程。

俩花甲老驴重装徒步ABC
---雾锁群峰

---我能感觉到山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只不过隔了层轻纱... 徒步第五天,海拔升到3600米以上后,山谷越来越窄,四周的雪山开始向你压迫靠拢,空气逐渐稀薄。

满目的荒草和乱石,偶见一丛绿色的高山植物还很是养眼。

午前抵达MBC(Macchapuchare Base Camp)鱼尾峰营地,海拔3700米,这里的雪山已经美不暇接。
有图标识,此去ABC需要2小时时间。因为返程还要经过这里,所以大部分人都是从这里轻装前行,到达

ABC后,再返回此处住宿。

时间尚早,决定继续负重进山。从MBC到ABC,虽然坡度不太大,山路一直是在横切,已是4000多米的
海拔,感到背包越来越重,汗水浸透了外衣,在背包带上留下白色的痕迹。
奇怪进山这几天,每天的傍晚都开始云雾弥漫,看不到夕阳。而半夜过后,又会繁星璀璨,白天是艳阳

高照,庆幸徒步登山的日子运气不错。
横切不久,云雾顺山谷迅速爬升,很快就弥漫开来,能见度很差,气温骤降。不久前还能看到的四周群

山,已经不见踪影,天地茫茫,飘起了雪花。 ABC营地朦胧的显现在一块高地上,几排简易的客栈,与想象中的营地有些差距。一切似乎都已雾化,
时空顿时空旷起来,无边无沿,但我能感觉到山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只不过隔了层轻纱。

四周寂静的令人窒息,一块巨石上的两只小鸟,给雪域中的营地增添点灵气。

此时营地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小餐厅里,七八个不同肤色,不同语音的驴子围坐在餐桌边取暖,桌下是只点燃
的油炉,嗤嗤作响地冒着蓝色的火焰。
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呵出的气都化作白雾,脱去汗湿的秋衣,套上所有背上来的衣服,看到其他人也

在桌下烤着湿衣。

餐厅的墙上贴满了各式的卡片相片,都是抵达ABC的纪念留言。看了看,黄皮肤的几乎都是韩国人。
只有两张留言是中国人,其中一张还是台湾的驴友。

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将我俩的照片贴上,画了面五星国旗,也贴在餐厅显眼的位置,俩花甲老驴
有理由为自己的重装徒步ABC而自豪。

从窗户中,可以看到外面已是漫天飞雪,上山的小路在逐渐的消失。
回到房间,摊开背上来的剩余的所有物资:两袋奶茶、两袋姜茶、一把花生米、一袋榨菜、一袋紫菜汤料、
一个保留的猪肉罐头,还有专门留到今天的一两二锅头。

俩老驴举杯,一饮而净,庆贺自己重装徒步ABC圆满成功。
按计划背上来的食品,此时正好全部消灭光。用剩余的气体,烧开水,拌入白米饭、半个罐头、一袋紫菜
汤料,熬了个菜肉粥。有酒、有肉、有茶、有粥,呵呵,还真有点佩服自己。

写日记时,已经感到冻手,第一次展开背了一路的睡袋,钻入温暖的袋中,立刻就听到C的呼噜声起。
恍惚中,还在想着准备留言中的几句话:
不是不想雇背夫,实在是无法卸下背负的行囊。
不是不想拍夕阳,实在是云雾遮挡了你的脸庞。

不是不想拍美女,实在是面对不了你的目光。
不是不想换湿衫,实在是没有更换的衣裳。
不是不想发信息,实在是喜马拉雅的阻挡。
不是不想进睡袋,实在是太多户外的联想。
不是不想回家,实在是ABC的诱惑与牵肠。

不是不想畅饮,实在是烧酒只剩下一两。 清晨,伸出手摸了摸衣裤,还是潮湿的。外面很凉,于是又缩回温暖的睡袋内,憋了泡尿也懒得起来去
方便。其实我没有赖床的习惯,实在是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到外面的冰天雪地中也没什么可干的。

也许是营地四周的雪山太高了,太近了。没有像在布恩山顶等待日出时那样,从东方发亮、鱼肚白再到
一线红光,继而红日喷薄而出。而ABC营地根本就没有这个过程。
那束霞光突然就出现在雪山顶上,是耀眼的金黄。以至于我手忙脚乱的就往外跑,半路突然想到只拿着

G9,又返回去取来单反,而那背了一路的沉重的相机脚架,在最需要时竟然忘拿了。 雪山顶上显现出一道金线,山在燃,雪在烧。时间很短,魔幻般的变化着,无言
以对,请原谅我形容词语的匮乏,也请原谅我摄影技术的拙略。

这是我最近距离观赏到的日照金山,如此近的距离,简直可以伸手去触摸。
那种场景无法言喻,而那又不仅仅只是一种视觉感官的冲击,更多的却是种心灵的震撼。

从没有像在ABC大本营这么近看过雪山的,这是真正的冰雪世界,360度全是雪峰
。正面是安娜普纳南峰,背面就是著名的鱼尾峰,两边雪山连绵不绝。

昨天上来时,云遮雾罩,什么也看不到。今早,掀起你的盖头来,有幸目睹你的
芳容,是机遇?是缘分?每个在这里的人都被深深陶醉了,此时我才体会到,为什么
会有无数的人迷恋这里,有无数的人义无反顾地要来徒步。

好花不常开,美景不常在。那道炙烈的火焰很快就退去,才想起来应该赶紧在这
里秀秀。

站在那个小玛尼堆边,留张纪念照,小吴一直在提醒注意安全,说那年,一个欧
洲驴子也是在这里拍照,不小心滑坠下悬崖。

回头看看ABC营地,处在群峰环绕的一小块平台上,对面就是鱼尾峰。

回望安纳普娜峰,山顶起云,那道光线已经下移到山间,已经丧失了最初的迷人
的风采,但仍不失特有的魅力。

老C在雪地上,写下了英文中国,我们都是E文盲,但我能看出他那个字母拼写错
了,却也没好意思纠正他,毕竟此时表达的只是一种心情。

我在雪地上踩出了脚印,当然知道不会留很久,冰雪消融时定会踪影全无,但谁
又能知道,此行ABC的印记,会在我的内心中驻留多久。

遇到对面过来的驴友,有个韩国小男孩,看样子也就十岁左右,也跟着徒步上来
了,想想国内同龄的孩子,感叹之...

一般原路返回都是比较乏味的,不过雪后的景色一新,也令人流连忘返。

随着海拔的降低和日光的强烈,冰雪迅速消融。

从海拔4000多米下撤,趟着积雪十分小心的下到MBC营地,然后继续下撤到头天早上离开的喜马拉雅客栈。
路上的冰雪已经开始消融,山体上,冰瀑上,不时的传来塌方的轰隆声音。
雪后的空气十分清新,海拔速降,四周又是绿色盎然,沁人肺腑的天然氧吧,似乎还带着印度洋的味道。

客栈陈旧的经幡,在微风下飘舞摇曳,经幡边缘丝丝缕缕,经文密密麻麻。人们无需读懂上面书写的内容,
有了那份虔诚,自然就送去了对神山的敬意。

一字排开的几个塑料镊子显然构不成敬意,只是在和煦的阳光下,那通透的光影吸引了我。

遇有对面上来的驴子,而他们的背夫总是走在队伍的前面。

几天来,已经习惯了驴子相遇时互相“那妈是爹”(尼泊尔语:你好的意思)的问候。
不管黄种人还是白种人,问候的单词都一样了,也许这也是入乡随俗。见到的亚洲人大
部分是韩国人和日本人,于是我改口了,打招呼就是用汉语:“你好”。

一天终于遇到两MM,互致问候时,对方突然用汉语大叫:哇,中国人耶! 海拔2000米下的客栈又是满目的彩色,到处都是鲜花,给人一种优雅舒适的感觉。

在高海拔客栈里,没电,水也困难,每天登山汗湿的衣服,全凭体温烘干,然后再次湿透。
三天没洗脸,胡子白茬老长,看上去苍老许多,也难怪遇到驴子见我自己背着大包,都会竖起

拇指,也许我这白须白发在他们眼里就是年逾古稀之驴。 那天从岔路下山,走的异常艰难,山坡十分陡立,左大腿根那根大筋生疼,动作变形,
真担心一头栽下石台阶去。从ABC返程回来的驴子大多选择在这里泡个温泉。

温泉和客栈之间有往返40分钟的距离,在激流的岸边,有两个石头砌的露天池子,
一边是高山丛林, 一边是奔腾的激流,那是从喜马拉雅融化的雪水。

池子不分男女,条件比较简陋。水温正适合于我,不是太热。女人们都是有备而来,穿着泳衣,
不像是泡澡,更像是到了公众游泳池。泡温泉不要票, 有人给看管衣物,那边有个募捐箱.洗完可
以随意放些钞票。

给驴友发个短信:雪山脚下,激流岸边,一汪碧水,热气蒸连,片石筑就,头顶蓝天,白黄人种,
男女相间,白似鹅绒,黄若脂蝉,壮似面包,小若汤圆,美哉乐哉,秀色可餐。
在温泉,彻底清理打扫了一下个人卫生。刮了胡子,清洗掉浑身的汗迹,大腿根的疼痛缓解了,

有些肚饥,又想喝点小酒了,可惜那些FB物资在ABC营地已经被全部清理干净。

沿着那条激流的左岸横切,从温泉客栈出来后,一条狗狗执着地尾随着我们,不哼不响,喂它点吃的,
更赶不走了。那狗一直跟我们走了十多里山路,直到下一个客栈,那里有条正在睡觉的狗狗起来,怒吼
着才把它逐出自己的领地。

我的花岗岩背包,曾伴我走过多少深山老林:四姑娘山长毕穿越、小五台山连穿、大五台朝台、
太行峡谷穿越、太白山穿越、泸沽湖亚丁穿越...

再回首看看雪山,山还在那里,身后已是一派田园风光。

从图上看,还有最后的一段路程。已经审美疲劳了,相机存储卡也快满了。于是
随之而来的是撩开大步,一通暴走,一队队轻装的队伍被甩在身后。

返回到Nayapul公路边,坐上开往博卡拉的大客车,时间比预计的提前了半天。

到此,徒步ABC的日记摘录全部结束。
没有更多的去写游记攻略,因为相关的帖子太多了。
也没有合适的结束语可写,因为自己的驴行还没有结束。
再次感谢驴友们的关注与支持,谢谢浏览。感谢驴友的关注与支持,就不一一回帖了。

看到回帖,突然感到自己老啦,特别是在他人面前。很久没来8264了,今看到这多驴友关注,感动啊。
偶打字慢,恕不一一回复了。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