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大家一个真实的“罗布泊”东西穿越大纪实

8264旅行网

罗布泊东西穿越大纪实
-------------引子

大庆天涯部落“罗布泊”探险队于2012年3月9----3月17日,历时9天先后穿越当年金戈铁马共和国的卫士基地,百公里长的魔鬼雅丹地貌群,太阳墓,古墓群,大面积胡杨倒木群,古楼兰西烽火台,楼兰保护站基地,三间房楼兰古城,余纯顺墓地,罗布泊湖心区航迹徒步218.5公里,先后经历大地震的余威,异灵事件鬼点灯,强烈沙尘暴的肆虐,严寒酷暑,高温幻象。沿着彭加木最后的魔咒“我去东方找水了”夜徒罗布泊出现的神秘12公里羊肠小路,真所谓历尽艰险99八十一难,最后又莫名其妙的弄个震动中华的大结局,有苦,有乐,有辛酸,是非评说只有经历磨难的人才知道,个中滋味只有咀嚼过你才能体会,书归正传下面更精彩。

罗布泊”东西穿越记

“罗布泊,我们活着走出来了”。很完美也很简洁的几个字,犹如精炼的唐诗宋词一样深深的耐人寻味,但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文字足够我们回味十几年甚至一辈子,敲起键盘一串串一行行即简洁又纯熟的文字在眼前跳跃,缠缠绵绵,啰啰嗦嗦连续不断的冲击着手指前赴后继扑向键盘….也许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我们7天7夜在死亡之海“罗布泊”内的经历,那些亦真亦幻,峰回路转的故事,那些惊涛裂岸,小桥流水般的情节,那些异灵地域,高温酷暑带来的幻象,沙尘暴氧扬起吞吐万千的怒吼,每时每刻都在勾引我走下去……。

2011年11月4日大庆天涯部落一行7人完成了“罗布泊”的南北穿越,一直就想,何时能完成一个东西穿越,这个愿望一直在刺激我去实施,还甭说帖子发出去的当天就有人响应,刚开始沙洲,大雪,小子98,大山都是罗布泊穿越人员的首选,但由于种种原因出发的时候,人员有了很大的变动,但这些人多年来都是在真刀实枪里摸爬滚打走出的,都有绝对的实力。东西穿越虽然残酷,但可行性还是有的,只要有周密的严谨的穿越计划就一定可以实现,就这样我们把出发时间定在了2012.2.25日,这个时间是最好的,可以远远的避开沙尘暴的到来,由于北京的世界级别的户外展会召开2012.2.21-25日这样就没有办法按正常的计划出行,没有办法只好把最佳时间向后沿顺了10天,把最后出发的日子定在了3.6日,按往年的天气形势判断,如果一切正常我们15日前能走出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我先后多次询问新疆的著名罗布泊领队“艺术人生”对这个时候天气的可行性的预测,这位朋友是策划过无数个国内大型的无人区穿越,也做过国家级别的救援。那边传来的消息也说3.6日是可以进去的,由于我们的团队还有新疆的沙漠领队红袖参与,更加确保了计划的完整性,就这样大庆天涯的5名队员还有吉林来的长江在3.6日准时踏上梦中的穿越线路,东西穿越“罗布泊:。

另外在我们紧锣密鼓的策划这个东西穿越“罗布泊”线路的时候,康尔健野的老总徐国庆先生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提议在需要的时候为让我们能够顺利的完成穿越,他本人可以亲自去北航学习动力滑翔伞,在湖心或余纯顺墓地为穿越的队员空投寄养,这个决定虽然因种种原因没能进行,但着实让大家感动一次,徐国庆先生酷爱户外运动,早在1992年进入户外市场在这个行业拼搏20年拥有自己全球注册的的品牌KINGCAMP(英王的营地),他的口头禅是 “要让中国品牌耀眼于世界舞台”,他从OEM到ODM再到自创KingCamp品牌,每年在户外公益事业上有大手笔。这次看到中国人业余穿越队伍首次进行“罗布泊”东西大穿越,给予高度赞扬和支持,为所有队员提供了公司最经典三层压胶专业冲锋衣裤,意大利特警全手工登山鞋,全体队员在这么残酷的穿越线路中,地质地貌如此恶劣,长途跋涉218公里没有一位身体出现过任何意外,再次感谢徐先生的义举。

即将踏上征程

农二师厂部

出发前在采集视频

三十团去北山的路上 大拖拉机GX904

踏上征程前每人的包都超负荷

过去的年代

每次大的穿越对图上作业都是非常严格的,我和星星几乎天天在研究图纸,每天在谷歌地球上研究我们前进的方向,指定的接应地点,都进行过严格的论证,这么残酷的线路只要能够规避最低风险就能完美穿越,那些天小河墓地,太阳墓,楼兰烽火台,余纯顺墓地,湖心,这几个点几乎是所有队员每天都在研究和的推断必修课,最后决定两套方案,第一由小河墓地出发直达“罗布泊“湖心,在湖心建立补给点,第二条线路出发地点是太阳墓。在楼兰古城管理站建立补给点,这两个点都是任何车辆可以到达的点,补给一定可以在指定时间到达,有了中间的补给,大家绝对可以顺利的穿越这个线路,即使中间发生聊沙尘暴或不可预见的严重问题,这两条线路的左侧就是三十四团到罗中钾盐厂的简易公路,虽然不好走但毕竟车可以开进口来,两边救援缩短了时间,(罗中有老倪,三十四团有老韩都是可靠的哥们)就能够达到快速救援的结果。

由于这个地域没有任何资料,更没有图片可以参考,大家都以为和穿越罗布泊构造差不多,其实在这里犯下了严重的错误,不是差不多,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地貌,都没有办法用有效的文字对比这两块不同寻常的大穿越进行一一对比。

2012.3.9日中午大家在尉犁县购买穿越的各种食品,新疆穿越最好主食就是“馕”和各种各样的烤饼,大家在一个很专业的馕饼前品尝这种酥软的新疆他有面食。后来大家提议来一次尉犁县不容易,尉犁县小吃闻名全国,新疆最著名的小吃几乎都在这里,而却是正宗,上次来就是由于时间紧张错过了这个机会,这次一定搓一顿,就这样我们在一家店品尝了新疆烤包子,手抓饭,肉包子,红柳碳烤肉,几样加起来才消费245元,真是人间美味,尤其是烤包子,我想在内地是无法享受的,考的外壳金黄,内里大陷羊肉香气四溢,到嘴里口角流油,余香满口,吃完饭过去十多分钟还能咀嚼出那种特有的味道,

雅座 只有在这里才能休息一会,路颠簸的厉害

饱餐一顿后大家为按时到达小河墓地 ,就早早的开拔了。但好的愿望不见得就有好的结果。我们下午2点多到达阿尔干后,找到渡河点,那个桥头已经挖断,大吉普没有办法开进去,我找到胡杨林管理站的工作人员询问哪里可以渡过塔里木河?哪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最近几年没有人从这里通过,过河后前面是增加了连续不断的50—100米隆起的大沙丘,一般的车已经没有办法通过,前几年中法联合考古队在若羌拉来几十匹骆驼和探险考古队一起进去过小河墓地,他们的给养是骆驼驮进去的,我们从这里重装徒步到达小河墓地最少要两天的时间,然后在按原来计划的线路穿越根本不现实。当时真的有的队员提议,路线不长,阿尔干到达小河墓地就只有30公里,如果一天到达,后面是7天穿越,也有可能完成,我经过严密的计算水源不够,穿越未知的沙漠太过于危险,按原计划无缘无故的增加两天的沙漠路程,前途不明朗,坚决不能冒然前进,正式这个这个瞬间决定,,才挽救了这次大穿越的整体命运,别说车没有到达小河墓地,就是车到达了,从后来新疆登协主席王铁男发来的信息告诉我们,这条线路就我们目前的准备和人员的配备是无法完成的。如果真的车进去了,这次从小河墓地的穿越计划可能就破产了,或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那是将是一场灾难性的救援,是要用生命做代价的穿越,这也许冥冥之中真有那么点灵异吧!..。嘻嘻大家都说我是副将, 呵呵

雇佣的司机巴拉和老王都说来过,但这个时候又都说没有到过小河墓地,最后大家还是不死心,在20公里的范围内,分别进行了三次实验性的登录穿越塔里木河进入小河墓,那管是接近也好,但都没有成功,出师不利,我的原则就是撤出,选择第二套方案,由于选择第二套方案我们就必须后撤90公里回到34团附近,在哪里从新雇车,新疆来的车辆撤回乌鲁木齐,晚上9点多我们到达三十四团的一家饭店吃饭,老板是个热心人,见到外乡人这么能吃苦,还要重装徒步,他们在这里居住了两代人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玩法,说句真心话他们真的很佩服咱们这些外来的驴子,他们进沙漠都是开越野摩托,就是盗墓的人野是开摩托,货几个人结伴进行,一般不会超过三天的路程,如咱们一样要穿越长达几百公里的无后援穿越,他们以为是在开玩笑或有什么目地。他们后来帮我们找到开大拖拉机的老韩,他自己也想去小河墓地,因为他们也有猎奇的想法,小河墓地对他们本地人也是一种诱惑,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但后来他帮我们找来的向导询问一下才知道,目前风沙堆积成山,被风面地质变化很大,松软的地面一个扯进去危险性更大,他的大拖拉机也没有任何办法到达的,但第二条方案是可行的,老韩在前几年开铁牛到过烽火台,在聊天的时候我获知。他们走的路正式我们出发之前就研究过的救援路,即老开平-前进桥—太阳墓-楼兰烽火台这个线路,我当即决定雇佣他们的车,走第二套套预选方案。

当时由红袖侃价的结果是2000元,油钱由我们来负责,我觉得很划算,就同意了,到达终点后,才知道是是车辆用一天2000来回路程是2天,就要付款4000元,来回路程330公里油钱就是1300多,由于大家没有任何字句,讲价的时候也没有说的很清,我们自己也觉得,3000多远跑这么远的路,也不现实,他自己还要承担车坏自己救援的风险,我就答应给了5000元车费,司机是个很开朗,性格很好的人,一路健谈,快乐对生活充满美好,每年过年还带着家人和几个伙伴开车进这一望无垠的大沙漠腹地,抓黄羊烧烤住山沟,在贫穷而单调的生活中找一些乐趣。他们是真正可爱的人。

老韩是土生土长的外乡人,来自河南,他说:“他们的父母辈是听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神话,“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八个字洪亮的广播从河南老家来到这里”从河南到乌鲁木齐-在到库尔勒,那个时候由于没有公路,大家是结伴走200多公里到达的现在的34团,在这里,在这共和国核基地卫士周边,他们一直努力奋斗了接近60年,通过两代人的辛勤耕耘,才在这片充满荒凉和寂寞土地上建立起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方乐土。楼房大部分都是近几年才盖起来,就连电灯,电话这样的基本生活必须品,也是在2000年后才逐渐有的,刚来这里他们住的地窨子和干打垒和大庆会战初期,差不多,但大庆实现现代化的上火方式,比他们整整提前40年,可叹这些朴实而勤劳的人们,在这里的两代人为祖国的建设,为祖国的未来做出了多大的贡献,直到现在他们没有做生意意识,没有赚钱的欲望,就是收我们点雇车费,都是按在家里耕地来计算每天收入的。

老韩还连夜给我们找来几位以穿越沙漠为生的几个朋友,有个大胡子几次进入小河墓地,估计这些人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盗墓者,来的几个人都是维族朋友,他们也很友善的告诉我们要是从阿尔干到小河墓地重装最少要2天,如果按正常的计划是无法抵达的,这个大胡子还告诉我们小河墓地那条线路,地形更加复杂,并告诉我们选择第二套方案是正确的,他本来要个给我们当向导,后来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穿越就要走直线,这样可以按我们自己的速度,我们自己的意愿走,直线距离82公里到达烽火台不是问题,到达楼兰管理站全程大约直线是 106公里,如果正常到湖心接受补给,如果发生不可预见的问题就把补给建立在楼兰保护站,在沙漠长期有人的需要补充寄养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车开进来,老倪到湖心,由于有上次的经验,一定可以开到楼兰管理站,湖心路是很好的硬壳盐碱路,湖心到余纯顺路15,8公里,余纯顺墓地到楼兰管理站16公里,这样的路况我们的接应车一天就可以抵达楼兰管理站。

经过大家的协商,都认为这个线路是最可靠,车还能把大家直接送到出发点。完穿是有十分把握的

早早起来大家都奔向“太阳墓”我们出发的地点。整个太阳墓已经被盗墓者和国家有计划的挖掘弄得面目皆非,有句公开的顺口溜是对考古研究极大的讽刺,“盗墓工作者偷一点,国家开挖的时候工作人员拿一点,留守人员的看守时在检一点”最后剩一点是墓穴的空壳和狼藉,我们看到的到处是翻起的两头尖尖胡杨木埋在地下,和裸露在地面横七竖八不规则摆放着,大小不一,未被挖掘的外表奇特而壮观,围绕墓穴的是一层套一层的共7层由细而粗的原木,圈外又有呈放射状四面展开的列木,整个外形酷似一个太阳。

“主流专家解释”,船型棺材代表的是当时的人大多依水而居,靠捕鱼为生,生活与交通等日常生活都离不开船,作为最重要的生产工具,他们希望去世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也能有船可以生活,是对阳世生活的象征与折射。
“实力专家解释”:是一种生殖或者说轮回的崇拜,此类物品被认为是对男性生殖的崇拜,

“ 演绎专家解释”:最先出现的应该是女性生殖崇拜,因为在人类早期,人类和其他物种或是其他人群部落的竞争中,一个种群的数量优势是决定一个种群是否能赢得竞争的最重要条件。所以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自然成了崇拜对象。而在这个地区,几乎没有发现过对于女性生殖崇拜的文物例证,我们认为,那形似船(确切的说,应该是枣核形)的棺材,可以看成是对女性外阴或子宫的模仿,赤裸的遗体,就如从母体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对生命轮回的一种崇拜或者信仰?!

“我们不想解释”,想解释也无从解释,嘻嘻

太阳墓已有3800年之久,它是哪个民族哪个部落的墓地?为何葬在这里?这群人居住何方?是把太阳当做图腾建造此墓还是有别的意义,多少年来,仍是个不解之谜。罗布泊文明和楼兰文明之间近2000年的断裂又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待太阳墓之谜解开也便有了结论。这些有待随着高科技的不断进步,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关注的人多了,谜底自然揭开。

大家在这里拍照留念后,就开拔了因为我们将从这里预计展开5-7天的大穿越,通过高倍望远镜看到远方朦胧的雅丹地貌天地相接,翻翻番滚滚展现在我们面前,眼前的戈壁路面松软无比,地下是软软的黄沙,上层是黑色的戈壁沙粒,这样的地貌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黄沙是来自哪里,黑色的颗粒又是哪天刮来的,难道我们今天的走的地貌是黑色的,明天经另外的方向风刮一次,地面就该是黄色的吗?我有意识的用力踩下去,黄色的细沙深深的陷进脚面,地表的黑色颗粒地面确实是很坚硬的,重车到了这里几乎寸步难行,很多车辆压过的痕迹都如东北的翻浆地。

雅丹群的夕阳西下

这里是唯一一条通往楼兰方向并延续到罗中的路,极少有车辆行走,大部分是石油勘探车,私人找矿车来这里。这里也是高档越野车的“百慕大”. 深陷绝境者乐此不彼,来到这神秘的,相距3800年前的古楼兰是猎奇,还是探秘相信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内心独白。道路的每个路段都十分崎岖。几乎没有超过500米以上的正常路段,偶尔还要翻越大峡谷找到最顶端的垭口从新在找下一个连接的河套,孔雀河干枯后,河床路基还是可以走的,但夏季偶有强暴雨的冲刷,很多地方严重的塌陷,河谷冲击岩的出现,很多地方只有绕道而行,对这里不熟悉路况不朋友。千万不要来此玩命,一如我们一样直线穿越是不同的,我们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怎过就怎么过,因为我们是“背包客”,“背包客”是可以在地球的任何地方留下脚印的特殊群体。

虽然路况残酷,远山迷茫,但令人满意的还是独具一格的风景,站在任何一个地方,从任何一个角度望去,都是令人醉心的美景,举起相机不需要有任何的摄影知识,都可以拍出绝妙的好照片”。

中午小修在共和国卫士的基地大家简单的吃了路餐,大家一路上埋怨在车上为什么不拍几张雅丹地貌的照片?,但眼前的雅丹地貌让大家惊呆了,在我们前进的方向上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长,地形地貌和我们的地理知识的解读完全靠不上边了,我们这些人从来没有人见过如此连绵不断的雅丹地貌的奇景,比之慢慢黄沙的景色更加有活力。神奇的雅丹。淋漓尽致体现了大自然神奇塑造力,为我们能够神秘进入古楼兰增添了无穷奇光异彩。而这光怪陆离的雅丹本身到处充满了令人迷惘的谜。越往里走沿岸的雅丹越来越高,形状也越来越奇,有的像桌子,有的向圆锥,有的向一群没有鼻子的怪象,有的凸出一块像屋顶,在地面上留下一片深色的阴影,有时它们像塔,像墙,像古老的房子和城堡,也有的向狮子的面孔,人的剪影侧像,什么都可以想象的出来。这里似乎告诉后人们,这里也许曾经是一片城镇的废墟。有时又好似卧睡的女人,虬髯客的放荡不羁的站姿,睡着的打鼾声老猫和一些你想象不出来的的奇异怪兽,我们仿佛进入了通话世界。这里没有树木、没有生气、没有和谐的声音。到处是风声,和风速敲击着千万年来黄土残余物留下坚硬的各种口哨。声音时如万马奔腾,时如柔和的思恋怯语。这里的色调只有浅灰、灰白色、玫瑰色。大地上到处打着死亡的印记。我们进入了一片优美奇特的慌野,到处让人心驰神迷,肉跳心惊。

大家在雅丹群里,进进出出犹如进入了抗日战争年代的地道战,村村通,户户通,每一个雅丹的尽头还会有更加新奇的雅丹,每一梯次的雅丹群的后面隐藏着更加狂野的雅丹群。每过一道雅丹通道前面会有不同的几个或直,或弯或看似到了尽头,走到眼前才发现,前边阻挡的不是直立的峭壁就是峰回路转必须后撤的大迂回,传统剧目有句戏词说“走一山,又一山,山山不断,过一岭,又一岭,岭岭千层。用在这里绝不为过。

由于地质环境恶劣的太过于离谱,当时很想可否走到雅丹群的外边,从新在一次选择方向,对前进的角度重新定位,但前后试验了三四次都没有能够如意走出去,站在高处用望远镜看一看左侧的阿尔金山一切都隐含在曼曼的雾霭中,虽然研究地图的时候知道在我们的左侧就是阿尔金山的主山脉,但如果是徒步那是天文数字,人力在一天之内是无法达到的,我们的水源,寄养都不允许我们有任何一点点错误的判断,经再三考虑最后还是选择了主前进方向不变,最大变换角度不许超过30度角,超过这个角度就必须直线穿越,这样最少能保证每天直线的推进距离不会小于20公里,也就一定是安全的。由于第一天大家负重太大了,速度有所放缓,尤其是红袖女士,以前很少参加这种极其残酷的自虐式的活动,走路技术动作都是变形的,很慢,很慢。每迈出一步在地下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由于过于沉重,脚尖在地上划出一道道长长的如诉如的泣泪痕,和着两边的登山杖在地上戳戳点点的拖影,扁带在背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来托拉在地上也凑热闹。远远望去,一个人五条线在空旷无垠的大戈壁上,书写着不知道是什么曲目的五线乐章…。

大家正在前行,后面星星传来惊人的消息,说在他的左前方发现了大面积的太阳墓,当时大家都很兴奋,放下背包就向那块满地胡杨木的基地跑去,我用望远镜观察一段时间后告诉大家,不要浪费体能我决定自己先过去看看,要是真的有,大家在去不晚,就这样我带上望远镜朝那片荒芜的岭上爬过去,距离100米的时候才看到,这里的胡杨虽然有序的排列,但不是那样有规则的,并且大小不一样,没有来的是时候国家开挖的太阳墓整齐,整个的地域也不想是墓地,虚惊一场多亏大家没有一起过来,不然白白浪费了体能。虽然没有能够发现新的太阳墓群,但大家紧张的心情得到了有效的放松,进入雅丹地貌以来大家还是第一次坐到一起有说有笑。看来恶劣的环境能然产生莫名其妙的压力,虽然大家不说出来,但心里都明白要想在计划的时间内走出这片可怕的地域白干艰难。

12日清晨起来,由于红袖的背负承受不了这样的极限,我就建议大庆的几个驴友把他的水分出8瓶,由四个队员分别保管,红袖减掉这八瓶水在加上昨天消耗,一下子减掉10多斤对她来说因该没有问题了,压力减轻速度就会极大的提高,这样在行进过程中她就能逐步释放往日的风采。好景不长,真的是“屋漏又遭连天雨”在这样本来就极端的条件下,女人的生理周期不期而遇提前了好几天报道,已经在重压下艰难行进的红袖又一次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生理极限,精神极限,体能极限三管齐让红袖几乎垮台,但一个老队员在此刻不但体现是一种毅力和坚韧,更重要的是让大家体会这种不屈不挠的“脊梁”。七天来她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和大家一样的不离不弃的连续奔袭,每天虽然不能走在最前面,但休息几分钟后就会见到她満姗身影,后来大家和他开玩笑说,红袖就是了不起“浴血奋战”都能够东西穿越“罗布泊”以后还能有什么?

穿越队员里的两名女队员的真的是男爷们敬佩的女性,大庆的YAYA前几年右腿骨做过钢板嫁接手术,现在里面还有两块钢板没有取出,这次来罗布泊穿越吃尽了苦头,人的肌肉信号会自然不自然,把吃重的腿的一部分力量强加给另外一条没有问题的腿,本来这样的超强度负荷,就是正常均匀的在每个腿上遭受重压,身体都受不了,何况YAYA
的一条腿有问题,就这样每次的吃力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把外力传递给另外一条腿,长此下去,那条好腿吃力越来越大,后来受过伤的腿没有出现问题,那条好腿反而早早的受伤浮肿,每天只有咬紧牙关坚持前进。

出发前我们大家也详细的询问过,过去腿上的伤能否对本次穿越产生影响,由于YAYA 本人每天坚持锻炼,经常参加极强的自行车运动,平时250公里都没有出现过大问题,我才许可她参加这次大穿越,其实我是这次害她吃苦的罪魁,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明知道原来的腿部受过伤,在进行如此超负荷的负重穿越,在一次拉伤是必然的,多亏在新疆把不必要的东西打包发回去了。

下午8点我们到达一块比较平坦的雅丹群。

晚霞很红但在太阳落快要落山的四周涌起了很浓的光晕,四周暗淡中间明亮,切有飞起的絮状长长的飘,形成巨大的三角状漏斗,这要是内地明天就应该是极大的暴雨天气,或雨加雪,但这里大戈壁雅丹群一年也不会下几次雨。在这里要是能遇见下雨真的上天太过于恩赐,上次到来的当天就下起了整年内的两场雨,而且是最大的一场,这次会这么幸运吗?而且是在穿越途中最缺水的时候为大家淋一场,哪怕是小一点也好啊,平时怕下雨,但这个时候却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待着天上甘霖,如果不下雨那么就面临着明天天气的巨变,也就是说不是刮风就是沙尘暴来临的前奏。

下午8点我们到达一块比较平坦的雅丹群。

晚霞很红但在太阳落快要落山的四周涌起了很浓的光晕,四周暗淡中间明亮,切有飞起的絮状长长的飘,形成巨大的三角状漏斗,这要是内地明天就应该是极大的暴雨天气,或雨加雪,但这里大戈壁雅丹群一年也不会下几次雨。在这里要是能遇见下雨真的上天太过于恩赐,上次到来的当天就下起了整年内的两场雨,而且是最大的一场,这次会这么幸运吗?而且是在穿越途中最缺水的时候为大家淋一场,哪怕是小一点也好啊,平时怕下雨,但这个时候却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待着天上甘霖,如果不下雨那么就面临着明天天气的巨变,也就是说不是刮风就是沙尘暴来临的前奏。

不管是什么大家疲惫一天了,什么都不会在意的,看着天气的变化,心里没底但吃饭还是要吃好的,大家刚出发吃的东西很多,一般找重量大的,容易变质的先吃掉,这是向来的原则,长江说吃牛肉干外加压缩饼干,我就告诉他刚出发这样不行,还是吃点好的,刚出来体能就下降,后面就很难应付了,就这样我们选择了,最好吃的山之厨的米饭和土豆炖牛肉,土豆炖牛肉加水多一点就可以做的和家中的的咖喱饭一样,香气宜人,闻到久别菜饭的香甜,刺激的胃口大开,但由于只带4个山之厨,我们三个人不够吃两顿,吸取这次教训下次一定多带几个山之厨,红袖没有带吃饭的家伙,就把矿泉水并用刀划开,一半喝水,一般盛饭,虽然艰苦但看似一脸坏笑的红袖还是很满意他的杰作,这顿饭是未来七天内最好的一次晚宴。

这顿反违反了原则,本来就很丰盛的晚餐,还多做了一锅小米稀饭,这也为后面的断水埋隐患,本来是要严格执行每天用水原则的,一高兴忘记了东南西北,大吃起来,吃的很香,但没有考虑后面面临着断水的压力。

11多钟就听星星的帐篷里传以来莫名的说话声,灯怎么了,刚关上灯怎么自己打开了,连续三四次,开关,都是自动打开,老狼没有办法开玩笑的说“大哥,我要是压着你我就搬家,”开玩笑是开玩笑,但大家都很紧张,最后没有办法把电池拿掉了,这边刚刚安静,我的帐篷又出现了怪事,我每天都检查手台开关怕不小心开机,把电池用没,但在12点左右,我的手台自动打开了,“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禁止你使用对讲机” 声音很遥远,尾音拉的很长,吓得长江回身只哆嗦,紧紧的抓着我的睡袋不敢撒手,我就开玩笑说,没事一会叫红袖在营地转一圈,只有红袖能治住这里的邪气,宋涛自己一个帐篷刚开始还问灯的事情,还大喊说害怕,几分钟不到他的帐篷里鼾声四起,看来妖魔鬼怪也不过如此,当你很累就什么都忘记了,疲劳和恐惧来临,疲劳占据了整个空间,也就什么都不会在想了。由于沙洲距离我们的帐篷比较远,第二天天亮,要出发了我看沙舟状态不是很好,我就问怎么回事。沙舟昨晚的经历更离奇,整整一个晚上闭上眼睛就有人和她聊天,睁开眼睛反而没有什么事,没有办法自己安慰自己吧,沙舟整整一个晚上嘴里紧紧的咬着观音数了一整夜星星,这下可害苦了可爱的沙舟,因为第二天清晨,我们遇到了极强的沙尘暴。

罗布泊的沙尘暴袭来,壮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