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我们共同的雪山梦! 雪山之吻户外俱乐部8月3日团!

8264旅行网

早上7点集合,终于见全了6个结伴的来自祖国各地的驴子。权且不管长相年龄,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这些人都有一颗年轻且不安分的心。我们为了共同的追求和梦想而走到了一起,这即将开始的行程,将会是我们一生中共同美好的回忆……就这样大家一路上欢声

笑语。

翻越了夹金山,下午三点半,我们一行人终于安全地到达了,位于四姑娘山脚下的日隆镇,看见了梦寐以求的传说中的“老兵客栈”,

夕阳下的群山显得格外的宁静与秀美,山中的五颜六色的小花

面对蓝天白云、高大俊朗的群山、民族特色浓郁的民居建筑、

房前屋后的鲜花,

当地的居民已经见怪不怪,有点麻木不仁了,但是这样的风景,对于我们这群见惯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城市驴子们来说,简直就是世外桃源,自然喜不自禁,各种拍照是少不了的事情。

“老兵客栈”门前的集体照全家福
(从左至右分别是:恩施的大胡子、上海的龚子哥(他姓龚)、武汉的我,美女莉莉姐(6为成员我最大)、成都的90后仙女琳琳、昆明的飞利浦、昆明的阿龙)晚上的团餐,我们很会善待自己腐败了一把,加了一道菜:烤羊腿,绝对的美味。一番狂轰乱炸,羊腿团餐全部底朝天,看来是我们这群人是真饿了。晚上漫天的星斗告诉我们另外一至关重要的好消息——明天是个好天气。

果不其然,早上起来就万里无云,毛毛教练就对我们大声宣布:今天的天气非常有利于登山,如果不登上顶就对不起这样的好天气。进了长平沟

就看就喇嘛寺

了,它是我们这群疯驴们进山的必经之路,清晨云雾缭绕,经幡静静的低垂着,只有啼啼嗒嗒的马蹄声、马夫的吆喝以及相机的咔嚓声接连不断。

我们的马队也在此集结,大家一半骑马一半徒步,向大本营进发(从喇嘛寺到三峰大本营全长有10公里,我们为了节省冲顶的体力雇了马,后来验证了我们的决策是多么的正确英明。

只是我的那匹马驼着我的时候,总是走走停停让我很是纳闷,这时我的协作小声的告诉我:这匹马的耐力不好,它是嫌你太重了走不动。

我当场就要石化了。奶奶的,莉莉姐姐我从武汉来成都前刚称过体重,165的身高48公斤的体重,这匹马居然嫌我重了?天理何在呀?你又让我情何以堪呀?就算你嫌我重了不想驼我,你也总得好好地完成这次的工作,把我平安送到大本营,我才能减肥呀!你这半路上甩脸色,闹情绪给谁看呢?求求你了,别让我找个地缝想钻进去了,48公斤的大胖子……)。

古道幽深,松柏参天,

我们象是走进了电影里的画面,周围变得神秘诡异。必须斜穿这个原始森林才能找回去三峰大本营的路。

踩着松软的苔鲜,在树林中缓慢斜切,由于森林的含氧量较高,我们都还没有出现高反,一边谈笑风生,一边驻足赏景。

几段之字型的丛林穿越,小路一转,进入一片开阔的山脊,抬头望去,只见四座山峰如同尖刀,直插蓝天,毫无遮拦的展现在我们眼前,这就是四姑娘山了。回头看看我们这一对即将向三峰进军的驴子们,我们有充足过硬的装备、神奇的特种兵领队

(之所以选择他,就是因为在我的心目中,特种兵就是钢中之钢,军中之军。事实证明我们的眼光没有错,军人的素质、军队的作风、军事化管理)、1:1超牛的协作和晴朗的天空,对了,还有和我们一同出发要冲顶的小黑狗——旺财(是协作的狗,没有名字我们现给他取的名字)。

似乎这次旅程不能再幸运了,征服三姑娘应该不在话下。到了大本营又有另外一重惊喜等着我们。因为现在连日来的强降雨,路还没有完全修通,所以登山的驴友比较少,整个登三峰连我们这支队伍加在一起,也只有两支队伍。

这意味着上了大本营后,有足够的空地让我们搭建帐篷了。
我们一上大本营就忙着各自挑选合适的地方建帐篷,

毛毛领队和协作们首先搭好帐篷,然后就给我们烧热茶做晚餐。

不一会我们的帐篷也搭好了,大家刚坐进帐篷,忽然看见天际乌云群集翻滚而来,山间浮云忽如浪涛翻卷冲至山顶,苍穹中乌云反卷与山下浮云交相辉映,须臾竟瞬息万变连成一片,顷刻间大雨骤至,如千珠万线洒落尘埃,似万马奔腾,忽缓忽急。那万千水流竟沿石罅岩缝往山中沟壑涌去,滴落在帐篷上恰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弹奏出一首悠扬的山间小曲。

四姑娘山的天气很奇特,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早晚雨雪交加,白天也是阴晴不定,只要有一大片乌云飘来就会下一阵雪,风过云移,又会是晴空万里。

这不没一会,雨过天晴了。

这时扑鼻的香气以传遍了整个营地,大家纷纷凑过来吃晚饭,土豆烧肉、番茄鸡蛋、炒莴苣,青菜汤一共有三四个菜,能够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吃上热的饭菜,真是一件幸福的事,队员们都认为这是我们吃得最丰盛的晚餐了。

感谢领队毛毛和他的协作们,为了这桌饭菜,毛毛领队还专门让马匹驼了煤气坛子、煤气炉和高压锅上山,再次证明我们是多么的幸运和腐败。大家的胃口也都很好,各个狼吞虎咽,好胃口也说明一个极好的消息,大家都没什么高原反应。除了上海的龚子哥反应明显,其他的5名成员表现都很正常。龚子哥在客栈里就有点头疼、胸闷的反应,现在在海拔4000多的大本营上,更是不安起来,大家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祷,祈祷自己明早起床一切正常,不影响冲顶……

由于明天凌晨2点起床,三点钟就要起来开始准备冲顶了,又因为我的头一直有些疼,不敢多动,我第一个回到帐篷里睡觉去了,听到他们在营地里拍星星,测海拔,不过没多久,也就一个个回来了,大家都直挺挺地躺在睡袋里,却一个都睡不着,可能是因为兴奋,更多的是因为一到晚上,高反就找上门了。大家都开始不同程度的有点头痛,脑袋胀得慌,我因为怕冷几经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动地特别快,而且越在意越是快。也不胡思乱想了,慢慢的,就进入了稀里糊涂的半梦半醒状态。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阿龙到处找纸巾,原来他流鼻血了。忙一只手捂着鼻子,一边一个手在漆黑的睡袋边摸头灯,好不容易找到了,打开一看,满手的都是鲜血,过了一会儿血才自然止住。原来除了恶心、头痛、浑身发冷,高原反应也可以是流鼻血呀。又是几轮睡睡醒醒,突然听见毛毛领队的声音:起床喽。看看表,已经2点,再也不想在床上呆一分钟了,慢慢起床穿衣、穿好雪套,装好头灯拿好手电,走出门去。

外面虽然没有一丝灯火倒也不算漆黑一片,西沉的月亮配上漫天的繁星,隐约可以辨认出山的轮廓。虽然没有什么风,领队毛毛看着我们几个帽子单薄,告诫我们头顶保暖最重要。早饭是鸡蛋、酥饼和稀饭,还有每人半斤牛奶,大家的胃口却完全没了,只是胡乱地吃了几口。大家收拾好必要的东西,在营地里列好队,正式向5356米的四姑娘山三峰进发。

不知是这次是穿得暖和,还是上大本营时我登山所耗费的体力不多,因为那个10公里对于我们来说,强度还好加上偶尔骑骑马,又或是感冒药的作用(我来之前看了攻略,登山时感冒一定不能有,感冒药备着有事无事就吃两颗)在夜空里行路,我竟然出乎意料的感觉精神倍加,一点也不觉得累,一个人冲在最前面紧紧地跟着领队毛毛。

抬头望去,月亮已经下山,星空彰显出最绚烂的一面,银河清晰地仿佛是一条璀璨的丝带,深邃而又似乎再爬高点就能摘到;脚下,碎石在霜冻的作用下也如钻石一般,在头灯的照耀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而裸露的岩石,则是乌黑乌黑的;前方,天际与雪线之间有一条黑色的弧线,那是山峦的轮廓。低着头,我一步一个脚印的匀速向前迈进,不快但基本不停歇。

一路走来几次看见流星,一听见喊流星,我马上就会在心里默默的许上一个愿望。就这样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头灯手电也装进了包包里面,找一块石头就地坐下才看清,

从西向东环布着五色山、婆缪山、幺妹峰、三峰、二峰。回望长坪沟

云雾深锁,只有婆缪山展露了一段坚硬的峰身,刃脊分明,典型的金字塔状山峰,塔尖耸入云霄,不得而见。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脚下开始有了较大的坡度,而之前的黑线,转到了左手边去,再次仰头,一条断断续续却长长的直通向天际的,这就是垭口!

就在这一刻,我们的登山活动变为自虐行了。每爬一步,心都跳的更快,每爬一步,呼吸就更加的急促,风化石坡从30度,慢慢的越来越陡,最后竟变成了70度!原先可以走100米停下来休息1分钟的,变成了80米、60米、40米、20米就要停下来休息几分钟了。这时的我,完全只能跟着前一个人的脚印,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手脚并用着向上攀登,手幸好带着手套。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蜗速行进着,因为海拔高,山上温度低,岩石上结了了薄薄的冰霜,脚踩上去,直往下滑,根本无法用上力气。而当我以转身向向下看的时候,立马一阵眩晕,重心一下子不稳,赶快抓紧插在风化石中的登山杖,人整个向前趴倒在了登山杖上了,心如同跳出来一般砰砰的响。

缓过神来后,继续向前攀登,再不敢向其他地方看,只顾着前一个脚印,其他都不去想。面对似乎永远也爬不完的碎石陡坡,我给自己制定了个目标,每次走十步,然后停下来歇半分钟,再爬十步,慢慢向前挪。无尽的陡坡,感觉要到了,再抬头还是那么远。心里此时已经一千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朋友约我去港澳扫货游被我拒绝了;约我去山东日照自驾行住海边农家,吃海鲜也被我拒绝了。绝决的选择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初的想法现在看来显得幼稚可笑:去香港山东等等一些城市或者地方,我到了70、80岁都可以去,而雪山一定要趁早去趁年轻的时候去,一辈子至少要登一座雪山,老了才有资本本儿孙们吹牛呀……但是我忘了理想是很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没登山时豪情万丈,真正登起来就不简单了,你要克服高反、克服恐高、克服寒冷、克服水土不服、克服劳累、克服饥饿……

我的决心此时已经有些动摇,心里暗暗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一个声音说,算了吧,就此打住回去了也不丢人。很多人都是高反,上到一半就下去了,就连刘翔的师弟也没有上来,何况你一小女子??另一个声音说,你不是这个队伍里面的大姐大吗?你若是动摇了军心,大家肯定会受影响,搞不好会成为千古罪人。有高反上不去那是无奈,关键是你现在没有高反或是不严重,这么好的天气、这样神奇的领队、保姆式的协作你如果不上去多么遗憾呀!!你现在还年轻,年轻就应该有梦想,中国都有梦想了,你更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年轻就要做些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要不然要青春有什么用?青春只有一季,过错可以改正,错过就是一辈子,再也找不回来了……

是呀,我朝上看,昨天就有高反的老弱病残龚子哥,今天像是换了一个人瞬间变成了猛男,蹭蹭蹭已经走在了我的前面;我向下看,90后的小仙女今天也很神武,昨天大家都不看好她能登顶的,今天她也一直咬牙坚持着没有掉队;我环顾四周,就连旺财也紧跟队伍,旺财既没有装备,光着脚丫子行走在碎石坡上,也没有补给,

山上没有它能吃的也没有水源(大本营还有草地,但是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植被就越少现在除了有碎石还是碎石),但是它仍然坚持着。他们都很年轻,都向着自己的梦想不断地攀登着,他们行走在通向太阳的路上,通向太阳的路又陡又长,得用一生的努力去攀登。世界上凡是有生命的东西,都在这条路上攀登。有的走得长,有的走得短。这条通向山顶的碎石陡坡不正是我们的人生之路吗?我有什么理由放弃呢?因为我也年轻,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我的协作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小声地对我说:“我替你背包吧(每个队员都有一个冲顶小包,里面装着上升器、安全绳、8字扣、干粮、水、贵重物品,估计有十斤左右),坚持一下,距离大垭口已经不远了顶多100米,你的目标可以不登顶,但是一定要到大垭口。”我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安慰我的话,但是听起来是那么的贴心,那么的暖人心。

我站起来让协作背着我的冲顶小包,顿时感觉轻松了一大截,拿起登山杖又继续向前进了(在武汉我也登过山,但是那些山都能带着女儿一起登,所以和四姑娘的三峰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说自己完全没有户外经验,一点也不为过)。此时心里的念头只有一个:我一定要坚持。登垭口这一段,大家都踹着粗气,高反现象加重,有的队员脸色发青,走几步就需要停下来缓缓。这时天色已经大亮,我们在驻足喘息的同时刚好可以赏景。我前面的队友很卖力的在攀登,头顶蓝天,几许淡淡的浮云掠过,此刻他们就是我眼前最美的风景。在欣赏别人的同时,我们自己也成为他人眼中的景物,因为这里只有最简单的天与地和人。看来老天还是眷顾着我们的,今天从出发到现在天气都非常的好。早上7点30分我们6个人好容易熬到了梦想中的大垭口,

垭口海拔约5100米,云海填平了海子沟,只有5000米以上的山峰才能突破云层接受阳光的洗礼,与我们打个照面。

毛毛领队说:“冲顶就400米了,谁不上去,我吊也要把他吊上去!”是呀,看着直线距离已经很近的山顶,谁还会说泄气话呢?只不过这个400米,我们要花2个小时来走完。休息片刻,我才发现我的嘴已经全紫了,高反呀高反,我一定要和你做斗争。

拿起登山杖走过一段之字形的攀爬,海拔越高高反越厉害体力消耗越大,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来到了登顶的最后一段绝壁前,

几乎是70度的坡,全部是岩石光秃秃的,毛毛领队首先攀上去装好固定器,协作们就一个个替我们安装安全绳,绑上升器和8字扣。

然后我么就一个一个向空中超人一样,很神奇的自己把自己吊上去了,当然是用了吃奶的力气,特别是两个胳膊上去后已经酸得不行了。

经了千辛万苦我们6人中有5名队员成功登顶。登上了海拔5356的四姑娘三峰——一座在业界被称之需要技术登山,颇有难度,寻常游客无法攀登的一座雪峰。

峰顶狭窄危险,只能容下四五人,两侧都是万丈深渊。

在峰顶我们都有些傻,只剩下高反后的傻笑,和一张由协作给我们拍摄的珍贵合影。

当我们站在山之巅,站在云端俯视大地仰望苍穹的时候,先前的后悔,付出的艰辛早就九霄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功的喜悦和自豪,其实人生亦是如此呀,当成功将临时,之前所有的付出都变成了垫脚石。鼓起勇气风雨、辛酸永远只是插曲,终究不能成为主旋律,这可能就是中庸当中的舍得之道吧!

一生中至少登一次雪山,我们做到了!现在的海子沟和长坪沟都被云海吞没,南面最远处有一座雪峰巍峨高挺在雪岭之上,从方位和轮廓上判断应该是蜀山之王――贡嘎山,没想到这次能这么幸运的站在蜀山之后――四姑娘山上远眺它的锋芒,聆听王与后的绵绵情话。登顶后的兴奋已使我记不清具体的对话了,只有层层叠叠的白云仍在眼前飘来飘去。真可谓无限风光在险峰呀……云雾漫至山腰,田野山庄早已隐形遁踪,不知所至,山的东侧似乎有一条山路,曲折逶迤隐于云雾之中,好似通往仙人所居。不禁让人感叹: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大多喜欢隐逸居于崇山峻岭,他们所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意境吧。

这时阿龙随身带的播放器里传来了王菲天籁般的歌声: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我们躲过夹金山的泥石流
,穿过宝兴地震带,进入丛林,踏上高山草坪,再穿越高山峡谷,攀上绝壁为的是见你一眼!那么美的你,谢谢你三姑娘,让我站在你的高度欣赏你的美……这也许正是我们和三姑娘共同的传奇吧。

说实在的,这次能冲击三峰,没有神奇的领队和无私的协作的帮助是不能成功的,我此时心里有说不清的感激与窃喜。

再见喇嘛寺,已是18点了,斜搭在寺庙上的经幡依然飞舞着,
而我们每个人都跟上山前不一样了,有的脸晒黑了,有的头发乱了,

有的衣服脏了,有的很兴奋,有的很疲惫,这就是登山的表情。难忘这次四姑娘之行,难忘山上激烈的思想斗争,难忘顶峰上空的云彩,难忘这一路上可爱的队友们。四姑娘之行,我们收获友谊、收获关爱、收获了青春的故事、收获了我们的雪山梦……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站在共同梦想的高度和
大地苍穹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我们用此来纪念我们的青春,这就是
属于我们的雪山故事。下次故事的主角会不会是你呢?我们期待着你

目的地: 四姑娘山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