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赣州到南雄——历史的痕迹和银杏的风华(全文完)

8264旅行网

一个月前在8264“AA相约”搜索出行路线时,看见了关于广东南雄银杏的信息,几经筹划,最后确定了这条线路:重庆-赣州-大余-南雄-韶关-重庆。考虑到周末游人爆棚的因素,我选定周三、周四在景点的时间段。一来避开人流,二来节约费用。时间确定后,查看了当地当时的天气预报,得到的是令人振奋的信息。

实际结果也大致如此:

一路走来,见有不少垂钓者悬丝于水面。我想,能够吸引这么多人钓鱼,至少表明这里的水资源、生态资源是良好的。

远远地瞧见那座宋代建造的著名的浮桥。说来好笑,当时我想,遇到大水怎么办?后来走上浮桥,看见桥墩是一条条小船时,不禁哑然失笑。

建春门是浮桥的“桥头堡”,小贩、游人聚集于此,很是热闹。

最感兴趣的是这个旧书摊,留意看了看,虽然没有特别想买的书,但心里也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

卖鱼干的很多,这样挂着,看上去真不错。

还有编织渔网的。难道赣州允许撒网捕鱼?果真如此,其渔业资源得丰富到什么程度?对此,我持怀疑态度。

从建春门经涌金门来到此处,不禁肃然。

蒋经国先生旧居。

顺着城墙好像是往东吧,来到这个亭子前。里面一块石碑:“爱莲池”。这就是周敦颐先生的莲池?可惜一株莲也没有,甚至也没有水。

看来这儿风景还行吧,有婚纱照。我要是摄影师,一定要安排这对新人在逆光下的这些大树中来一张。可是我不是。经过小伙子和姑娘跟前时,我对他们表达了我的祝福。

这样的游戏只能是男孩的,看见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时候的我们在户外活动多,不像如今的孩子,被作业和电玩挤压得无视了自然空间。

炮城,古时候的防御工事,位于八境台内。

从八境台出来,是一条专门经营古玩的街道,到涌金门,我在这里坐公交车到汽车站,然后准备乘车去往大余。公交站牌上只有两路车停靠此站:K2和K3,而只K3到汽车站。再一次地,墨菲定律发生作用:在我等车的十分钟内,先是过了三辆K2路,于是我去问旁边饭馆老板,有K3吗?回答是肯定的。又过了一辆K2。我问也是等车的中学生,他说有。我说,过了四个K2了,从概率上讲不大可能吧。他显然同意我的看法,对K3停开与否的判断,不像刚才那样自信了。

七辆K2之后,终于、总算盼来了K3。

赣州以前听到过,梅岭也曾听到过,但它们中间的大余,还是第一次知道。在家做攻略,晓得了有座丫山,于是把它作为徒步的一条路线。24日早晨,乘坐开往新城镇的客车,3块钱到丫山路口下车,买了两个卤鹅翅,便开始了今天的徒步。

经过这个村子时,正好看见一个农妇在用脚从看不见的井口往上汲水,好新奇的事啊,赶紧掏手机,却还是错过了那个场面。

走到一座水库前,从这粉墙前的石阶开始爬山。这面墙有四个画面,讲的是“阳明丫山情”。

眼前的一大片绿色树丛引起了我的好奇,这是什么?又走了一阵,见有农家,一问才知道是茶树。茶树不落叶,不黄叶?不落也不黄,一年四季都这样。

又往上走,一个中年和尚在挖小路边的路沟,彼此招呼过,聊了几句,听说我是重庆的,和尚很是惊讶:“成庆!”我听清了他将chong发成为cheng。后来知道了岭南岭北的人都这样发音。 很快到了灵岩寺。这只小鸟蛮有灵性的。

灵岩寺到景区大门没有小路,还有3公里的公路。路中间的小洞里生长着这么漂亮的小草,让我欣喜。

到了景区,却不见大门。右边是“九成山舍”,一家度假村,左前方是“卧龙沟”的入口,很小的,以致最初我没把它当做是景区大门。山舍边上这株银杏非常吸引我的眼球,看见过很多银杏,而它是很不同的,非常有特色:对称、曼妙、舒展,有一种“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卧龙沟很适合夏季丰水期来,那时候一连串的小瀑布一定很有特色。它以一条孽龙命名,讲述的是古代神话故事。站在山头眺望,感觉不错,尤其是徒步以后。

“憩心亭”。很喜欢这个名字,于是进得亭来,摊开装备,沏茶、歇息、午餐,看那些记述古人与丫山有关的石刻。发现那些记载的时序是从远古到近代,顺序是反时针运行的,但却把蒋经国先生排在了首位。对此我先是不以为然,继而为之惋惜,这纯属心胸狭隘、目光短视的结果。我不相信,蒋经国能比得了两程兄弟、朱熹、王阳明等人。

突然瞥见亭外树上有鸟儿跳跃,从来没有见过的小鸟,其背部都是黑色,腹部却有所不同,有的是黄色,有的是红色,尤以红色居多而且好看。“真美啊!”我赞叹道。在这寂静的山中,独自一人与这些小鸟为伴,心头那份喜悦自是难表,何况阳光灿烂,山风微醺。蓦地,鸟儿们纷纷飞出树梢,怕有四、五十只,略作盘旋,向那边掠去,一时间静中有动,乃成一景。

卧龙沟的另外一个门。出了景区,继续前行,沿途遇到几十辆悍马,在山上就得知今天这些悍马大集结。一路走来,心情不错。

25日从大余出发,乘坐2路公交车到梅关,全程5元。在车上看见司机不仅要做前后门开关的操作,还要询问每一个乘客到哪儿,然后报价,看着乘客投币之后,还要用笔记录。真辛苦啊,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事情。又看见他停靠上客的地方都没有站牌,于是戏谑一句:存心不让外地人坐车。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说不是那么回事,我们这里没有固定的车站,招手就停。这两件事给我印象很深。 梅关下车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光景景区也是空荡荡的。我喜欢,呵呵,但景区老板肯定是我的对立面。

树上有鸟!赶紧卸包,掏出相机,鸟儿飞起来,挪了地方,不过还在视线之内。对焦,摁快门,心里暗喜:这些小鸟可是以前没见过的哟。晚上回看,泄气了:焦跑了!唉,平时不练兵的后果。

过了验票门,这里既是入口验票关,也是出口验票关。之所以出来也要验票,是防止从广东那边过来的“偷渡客”。这一点在网上搜索信息时我就知道了。后来从广东那边出去,也证实了网上信息的真实性,广东那边没有出口验票关口。我想到了“一关两制”。

慢慢走来,感受梅岭。除了我没有别的游客,这份感觉相当不错。和这位打扫清洁的同龄人相互点点头。突然想到,寒冬时节,像这样扫雪看梅,该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

这棵大树一定见证了无数过往。

从这座“税务所"前直走,就是陈毅元帅当年避难的地方。

很早以前就读到过《梅岭三章》,现在我伫立于此,感受到的跟在书本上的完全不同。这就是历史现场的气场的作用。不止我,相信很多人有同感。

梅岭有不少古迹,就是这条官道,也有值得一读的韵味。

就这样,喜欢上了梅岭,深深地。它的存在非常质朴,简洁,不浓墨重彩,不大肆喧嚣。它适合静心感受,不适合顶礼膜拜。

在关前遇见了一家人,一位老爷子带着儿女。由于”一关两制“,他们很快就返回了。关口风很大,天阴沉沉的,怕是要下雨。我休息了一会儿,走过”南粤雄关“,从江西大余进入广东南雄。 这边关隘的题刻是”岭南第一关“。

下行不远,见有”两江亭“碑刻,暗自寻思,怎么,还有两江可看?不可能呀!及至细读碑文,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两江水系“。不禁开颜,高,实在是高!

爬山前脱去休息时穿上的衣服,佝偻而行,忽见地上一叶如斯,喜不自禁。梅岭有此礼物赠与我,定当珍惜深藏。

两江亭为两层建筑。我泡好茶,登上第二层远眺,见西南角一红一黄两株树斜身相向,秋意盎然,不觉心中一动,似有诗意浸入。在喝茶休息时,隐隐约约有了两句。

离开两江亭,在”挂角寺“忽见一树梅花兀自凌风而开,真有喜出望外之感!此时按时节论离梅花开放还早,梅岭上有千百枝梅,连花苞都不曾有,惟独它率先破蕾为我而开,岂不是天意,能不大喜过望?

还是亭前秋色,依然寺边红梅。

于是有了这首小诗,自娱自乐,聊胜于无。
独行千里越此关,何曾有约花自妍。
闲听岭上风声起,染成秋色到亭前。

广东这边有三两游客,但总共也不过二十人吧。出大门前问路,得知两条路都可以,右边这条是水泥路,好走,左边的路要经过一个村子。我选择左边。 看见干打垒墙壁,我有些惊讶。越往前走越不解,广东还有这么穷的地方?直到三天以后在帽子峰与房东老板交谈才知道,粤北这块大致跟内地差不多,并不是富得流油。

此时还有未展芭蕉?不见到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这阁楼跨过街道,应该有一个叫法的,可是我不知道。不管怎么说,看上去很有意思,直白点说,有点古。

这一组照片讲一条狗和我的小插曲。过了阁楼,我见有一条小道右拐,想看看究竟,于是顺着走进去。这时几个地方都响起了狗叫。蓦地,这条大黑狗出现了,朝着我吠了几声,它便停下来扭头看着右边,我估计它是在看有没有强援。很好,那边有狗声援。

大黑狗于是气汹汹地朝我奔跑过来。我没动,端着相机。狗停下脚步,愤怒地吼着。这跟通常以叫声打招呼的方式有着本质的不同。

叫了一阵,不见强援,它再次扭头,咦,它们都跑哪儿去了呢?

这个村子就叫梅岭村,保持着上百年的自然风貌。这条有着悬空楼阁的街道空荡荡的,冷清得很。街的远处有几只鸭子,刚才看见有一条狗踱步到了现在我看不到它的地方,我等着它出来。如此一条寂静、陈旧,又有着强烈生活气息的街道,不能没有狗。

大约一分钟,狗踱出来了。

然后下方来了一只猫。我笑了,真乖啊!

狗没有欺负猫,事实上猫从来都不畏惧狗,更何况它俩多半是熟人。

话不投机三句多,猫很快就走开了。

“梅岭农庄”的后面,拐个弯进去,是一家农家乐。我在那里和小老板——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聊了一会儿。

梅岭村不大,有居民,但很多都是关门闭户。出村后,我没等多久就搭上了从大余开往南雄的班车。
南雄汽车站和三影塔

26日乘坐8:20的车到坪田,我相信网友提供的信息,在坪田下车后直接拨打了号码为13380732423的手机,和坪湖饭店的老板联系。住下后感觉很不错,因为是非周末,房间不是很紧张,所以我一个人住了一间2张床带卫生间的,24小时热水。一开始问房价时,老板娘说带卫生间的有点贵哟,要50元。可见这里的人还是很朴实的。要知道这里是景区呀,比较先前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我是十分满意了。

因为天阴,再加上时间还早,所以我照例喝了茶,才消消停停地往坳背村。老实说,有点郁闷,坪田银杏是此次的重点,却遇到阴天,虽然相比昨天要好些,但没有光线实在不爽。
村民们编的花冠,不少女游客买。

刚好有两三辆旅游大巴来了,游客猛增,旅游团的时间都很紧,来去匆匆,蜻蜓点水,所以我先在村子外围转转。
偌大一片田野,也就这一株烟花,颇具象征意义。

蒲公英上树了,今个儿开了眼界。

进村了,要逮住一个完全无人的大场景,还真不容易。

坪田的银杏于民居而言,不是风景,而是环境。在我看来,这让它们获得了更深刻的意义,高低起伏之间,显现出银杏错落有致的金色风华。 运气不错的是,27日放晴了,清晨阳光就很好,于是再去坳背村。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看见了茶道的摆设,征得同意后,我拍了一张。后来有些后悔,该换个大光圈镜头的。

以前很少拍人像,这次不同。虽然水平不咋样,但符合我的初衷:记录好的心情,记录这些美丽。

这就是坳背村那棵千年银杏。

女人如花,但这注定是叶子的世界。

这三个女子以不同的色彩,以旗帜鲜明的对抗态度处于银杏的黄色之中。对银杏而言,她们衣着的三种主色调既是挑衅、对峙,又是拱卫、维系。

整理照片时,我发现这三张极具对比性,放在一起应该颇有二次解读的空间和张力。我不知道她们平素的心性,我只能以眼前的画面做这样的解读:红是怒放,白是平和,黑是内敛。
怒放生命,平和心境,内敛智慧。

坪田银杏的风采不仅仅显现在色彩上,还体现于它的姿态和位置。它是环境和环境的一部分,这一点值得我们细细品味。面对这样的场景,我心中涌动的不止是欢喜,还有感恩和悲悯。

在无计其数的摄友之中,看见了这么两位画家。我想起了很久以前读到过的一则外国小幽默:父亲带儿子到湖边,有一位画家正在那里绘画。看了一阵,父亲对儿子说道:“明白了吧,这就是没有照相机的结果。”

摄影和绘画,我当然喜欢并选择前者,但要论及艺术层次,后者要高出很多。苏珊·桑塔格说:“现在旅游已经变成一个人处心积虑地积攒照片的行动。拍照这一行为本身对人们的心理就起到很大的抚慰作用。大多数游客只要一看到富有特色的景物,就会不由自主地拍照留念。面对美景佳境,他们无法产生别的感受,于是只好拍照。渐渐地这样一种旅游方式形成了:停下来,拍张照片,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话听上去有些刺耳,但事实的确如此。

摄影,取眼前景;绘画,诉心中情。我以为这是二者最大的区别。

这是我。对一个年满60岁的老人来说,这种姿势基本上就是最大限度的pose形象了。

以前知道什么是“虚化”,这次加强了学习和练习。

这次赣南、粤北之行的感受之一,是此地民风淳朴,与来之前的预料差别很大,尤其是广东这边。生意当然要做,但并没有欺哄、强卖的行为,甚至连撵着叫卖的现象也没有,住宿、吃饭同样诚实厚道,真是民风可嘉。这在景区是相当不错的了。

27日离开坪田到南雄,刚一出车站,就碰见两个拼车的大学女生和司机,说是到帽子峰。我立刻答应了。之前做过帽子峰的攻略,但出来前已经放弃了。一来因为交通不便,二来说是银杏不怎么好看;第三个原因完全是我个人的:有必要跑两个地方看银杏吗?所以,计划中是丹霞山或者徒步乡野。但出来后,对原计划又有些犹豫,何况天气这么好,所以一经听到“拼车”,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到目的地后,那两个女生先找到住宿了,我不怎么满意,于是说好联系方式,就再往前走。帽子峰都是家庭开的小客栈,以床位论价,大多是50元。今天周四,所以住宿随便挑。最后在“温馨客栈”停下来,因为价钱谈不拢,店员电话叫来老板,最后80元我包个房间。后来老板说住她家也可以,卫生间、淋浴都比这里方便,我欣然前往。

带我到家后,女老板又上班去了。我泡了一杯茶。看见一长一短的两根叉衣棍好有特色哟,我拿了一根做道具,书上说宜单不宜双。

喝好茶后出门,下午的光线特好。

与坪田不同,帽子峰的银杏齐整、集中,呈园林化。有条件的话,两个地方都可以走走,体验不同的韵味。

晚上后回到芳坑街152号,和男主人小曾聊天。小曾40来岁,念过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林场,一干已经二十多年了,他对这里太熟悉不过。稍后他老婆小刘打点完客栈生意回来了,就坐在一边听两个男人天南海北侃大山。小曾很健谈,思路开阔,见解独到,是一个不错的交谈对象。和当地人做这样的沟通,是我一直希望和喜欢的旅行内容或者说方式,也是我喜欢独行的一个理由,如果是一群人,今晚的聊天就完全可能被嘻嘻哈哈的搞笑所取代。28日清早醒来,男女房东都上班去了。打开房门,门外一片灿然。

按照昨晚说好的,我出门时带上房门就离开了。忘了留他们的电话,昨晚聊天时还提到的。这一走,还真有点苏东坡“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的洒脱,但这纯属是疏忽所致。

等着吃早饭的时候,看见这两条小狗,真是太可爱了。右边这条在咬一个一次性塑料杯,左边这条则是不解地看着,并不停地来回蹦跳,憨态可掬。

和卖早餐的老板娘以及她母亲闲聊,在接触中更觉当地人的质朴、厚道。

银杏风华之绝美,在于它的叶子的凋零。泰戈尔的“死如秋叶之静美”,莫不源自于此?读小托尔斯泰的《苦难的历程》,其中一句“死难道是一种绝望吗?”,终因银杏之美而获深许我心的诠释。

目的地: 赣州 南雄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