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开闹市寻野景,走进平顺过大年---龙行山西之九

8264旅行网

经历了一场战争般的春运场面,我们初七凌晨4点多回到了家。

由于恰逢春假的最后一天,火车严重超员,如同许多旅客一样,我们没能挤上应乘坐的火车,只好乘坐下一班车,这班车上同样的拥挤不堪。我们只好和许多人一样站了一路(还好安阳离石家庄不远,特快只需2个多小时运行时间)。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次出行回来特别的因,在安阳车站等车时就在侯车室中睡着了一会儿,不过只是很小的一小会儿,很快我就被冻醒了。在火车上站着站着竟也迷糊着了,以至手中抓着的帽子都不知何时“丢”了,而以往坐车坐一整宿也很少能睡着。

临下车时找帽子,帽子不知何处去,地板上全是脚、座椅下全是包,根本无法找。只好做罢。

回来不过3个小时就去上班了,一天都在强打精神,从没有过的困劲一直困扰着我。于是晚上吃过饭后早早的就睡觉了。但第二天还是感到没睡够,一天中老是感到困,可躺在床上想睡却又睡不着,几天的出行经历历历在目,于是又坐在了电脑前…寻

[ ]

一、洪谷山头赏金灯、庙岭村中遇亲人

今天是大年初一,晚上10点,刚刚值完一天班的我在约定的时间准时来到火车站与其它驴友会合了,这次与我一起出行的有大飞-石家庄某户外俱乐部领队、老姚-资深老驴、格格-参加户外时间不长但出行频繁的一只快活鸟。每一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看的出大家都按捺不住出行的兴奋。原定一起出行的还有去年过年时与我一同走过陵川的新乡驴友“得不到”,但初一下午他通知我买不到当晚的车票,不能同行了。另外还有家在河南,已先期抵达安阳的槐树,他会在初四到穽底与我们汇合。

凌晨两点多,我们一行人在安阳车站下了火车,稍稍耽搁后我们登上了发往林州的一辆班车。四点,到了我熟悉的林州汽车站,本想在车站的侯车室内临时休息一会儿,却发现侯车室根本不开门。好在我们是驴,有帐蓬。

天亮了,小城终于苏醒了,街上不时有汽车驶过。几经洽谈,我们搞定了一辆小面,40元送我们到洪谷山(此路段平时包车价25元,40元的价格虽上扬了不少但还能让我们接受,要知道别的车一张口要80,我们还价50,人家理也不理转身就走呢)。

20分钟后小面驶到了公路的尽头,时隔一年的我的双脚终于又站在南太行的土地上了。这次南太行之行是我的第九次南下探路行动,若是算上为俱乐部带队等出行,我已十几次来到这片土地上。而同行的几人除了大飞几年前自驾来过一次外别人基本没有来过。

其实去年五一我就想走这条线,但却没有邀到驴友,不,更准确的说是本来说好一同去的驴友最后时间因工作而发生变故,结果买好的车票又退了。而十一时的连续阴雨又迫使我把出行改到了其它地方,于是这条线路就推迟到了现在。

洪谷山属林滤山的一部分,位于林州市区西南15公里。因五代著名画家荆浩(自号洪谷子) 在此隐居,并绘出了《太行洪谷图》等传世之作而得名 洪谷山群峰回环,山势巍峨,谷深莫测,深涧通幽,山脚下座落着千年古刹洪谷寺,有保存完好的唐代古塔,更有明代知县谢思聪曾在此筑渠引水,创建林州最早水利工程-谢公渠,林县人民为纪念之又在山脚下建有谢公祠。

走进古寺,从介绍中得知这里曾鼎盛一时,当年其规模甚至曾超过了五台山。北魏孝文帝、梁武帝,西魏废帝、北齐文宣帝等均曾在此处咏经参禅,只是后来毁于宋元时代的战火。
[ ]

西风烈烈,寺中的旌旗被风吹的啪啪作响,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来不及仔细的在寺中游览参观,只是一掠而过。按老乡的指点,我们饶过寺和唐塔,沿着沟谷向西而去。

今年北方少雪,但这里不久前下过一场不小的雪,至今道路上还存有不薄的积雪,而最近一个时期遇上罕见的低温又让谢公渠的水结成了冰,不少地段水溢出了渠、漫过了路,结成了大片的冰。我们走的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而滑倒。

天气很冷,但真走起路来还是很快就出了一身汗。走过一个拓展基地时,我停下来换衣服,此次出来因为带了一个睡袋,主包内已塞的满满当当,因此我把冲锋衣和头灯放在了顶包里。脱下羽绒服,换上仅剩防风作用,根本已不再防水的冲锋衣,又把羽绒服塞进顶包里,忙完这一切我急忙的去追赶其它人,却不知忙乱中已犯了一个错误。

很快的追上了同伴们,我们继续向沟的尽头走去。沟越来越荒,路一直通向沟的尽头,前面是三层断崖,断崖之上是锷参云天的洪谷山主峰,近峰颠处清楚的闪现出几处房屋,那就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目标-金灯寺。我看着似乎近在咫尺的金灯寺说:“快了,从这儿到金灯寺不过一百多米高,用不了多久就能上去”。

石板路在距断崖不远处拐上了一侧的山坡。渐渐的石彻的大路变成了小路,是驴友们喜欢的那种土石路,可是这种积雪的小路要比石阶路更难走,一不小心就会滑一跤。

小路饶来饶去的延伸着,仿佛永远走不到头,尽管我们又爬升了不小的高度,早已站在了三层断崖之上,但原来看着并不高的主峰似乎却一点也没有变低,相反,看着至少还有一百多米的高度。峰颠的金灯寺也还是那么可望不可及,甚至感到离的更远了,看着更模糊了。

刚才在沟中还没感到风有多大,现在走在山脊上立即感到了风的猛烈,风刮的人几乎站立不稳。一直走在前边的大飞早已没了影子。格格体力稍差,尽管走的不快仍不时的要歇一歇。老姚的抓绒衣借给了格格,他只穿了一件极地羽绒服,尽管陪着格格走的很慢但还是出了一身汗,也不时的要停下来落落汗。我与他们若即若离的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每每他们一停下来我也就停下脚步,这座山上岔路虽不多但也有走错路有危险,我可不敢让他俩单独行动,一旦走错了路会更耽误时间。可每次停留又不敢太久,因为风能把全身打透,人一停下来立即就会感到冷。

终于接近峰顶了,又经过一阵攀登,翻过一个很陡的天梯,再穿过一个人工洞,我们站在了山顶平台处,此时已是中午12点多,山下的老乡说的不到两小时的路我们四个多小时才走完。

大飞在平台处等我们,他说刚才他走错了路,走到崖下的另一条路上去了。呵呵,幸亏他体力好,若是格格走错路的话可就惨了。
平切过一个大弯,我们终于走进了向往已久的金灯寺。

金灯寺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南北朝,初名宝岩寺,后因萤光夜飞入寺,改称今名。金灯寺北依陡崖,南临深渊,座北面南,由东向西形成七进院落。 历代虽屡遭兵燹之变,仍存延寿殿、聚仙殿、关帝庙、铜佛楼等殿宇30余间,戎建筑结构奇特精巧,简朴粗旷中显示出一种原始的自然美。

金灯寺又是山西第二大石窟群,石岩内有25个石窟,大小石佛不计其数,神态各异,别具风格。其中最著名的是水陆殿(又称水罗殿),殿内有“液池琼台”,泉水从殿西北角石缝中流出注入清澈见底池中。池沼上建有石堤,香客游人可沿堤绕窟观赏佛殿。四周墙面上有浮雕壁画79幅,使的水陆殿又成了一个石刻艺术宫殿。

我们的到来,惊动了寺内正做在饭的几个老乡,他们的任务是看寺,政府每月发给一定的补贴。老乡们非常热情,边介绍寺庙的情况边招呼我们休息,又给我们送上热水。

我们简单的游览了一下金灯寺,古朴的石雕、砖雕,精美的木雕,无不显露着古代人民的智慧,大家为深山里面能藏有这么精美的一个古寺而暗暗称奇。尤其是水陆殿确为天下一绝。夏日,洞顶不时有水滴落入池中,弹出叮叮咚咚的琴琶之声;冬季,水滴泞成一根根冰锥、冰柱,使的水陆殿如同水晶宫一般。

借着老乡的热水我们很快的做好了午餐,大家互相推销着自己的带来的食品,风卷残云般很快就填饱了肚子。

又该上路了,我们背好包与老乡告别,临走没忘记向功德箱内投上10元钱,这可不是香火钱,也不是对老乡们热情招待的报酬,若非要起一个名目的话就算是文物保护费吧,钱不多,但多少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我们的微薄之力能为古迹的保护起到一点点作用。

走过寺外的塔林,翻过山脊,我们向下一个目标-玉峡关走去。行里许,路旁一处景观吸引了我,修建的平平整整的宽大台阶,新建不久的高大牌坊,旁边还有“xxx投资xxx修建南天门景区”的宣传牌。“南天门”?记的这也是一处不错的景观呢。我说:“卸包,过去看一眼”,谁知却无人响应。于是,他们三人继续向前走去,我把包扔在路边,独自走向南天门。

上几十级台阶后左转,一个洞口出现在下方,一串台阶通向一个天井,远远的看去,天井四壁立陡立陡,深有2、30米,一个天井有什么奇怪?值的大肆投资吗?我带着怀疑的态度向下走去,走到天井中央才发现此天井并非一般天井那么简单,它的整个平面呈十字形,各个十字的尽头是通向外界的巨大的天然石门,天门外面则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悬崖。本想立于崖边向下看上一看,但空穴来风,我未及崖边已被风声惊的两腿瑟瑟发抖了,哪里还敢继续向前?站在天井中,头顶是巴掌大的一片蓝天,心中不禁暗暗在想:如此奇特的景观,莫不是人工开凿?可细看哪有半点人工痕迹?

正欲返回。忽然发现有一个天门边上有栏杆,似乎有路通向下边,过去一看,果然贴着崖边有一小路通向下方。下方通什么地方,是通向沟底的另一片世界还是通向别的什么景点?本欲下去看个究竟,但又想到其它几人怕是等我已等急了,只好打消了这一念头,“留一些遗憾吧,为下次再来找一个理由”。这样一想我心释然,于是转身向外走去。

出南天门,我背上包快速的去追赶同伴。不知为何,这边的雪比上山路上的雪厚了许多,尽管雪已下了一个来月,风吹日晒的化了不少,但路上的残雪还有三、四寸厚,而车辙处的雪有的已结成了一片片亮冰。

急急的走着,尽管千小心万小心的,脚下一滑,我还是来了一个大劈衩,虽说没摔痛但腿却抻的抽起筋来。我急忙又是搓又是掰的,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前边出现了一个山村,是背泉村,老姚提出今天在背泉过夜,我想了想还是动员他们再往前走一走,因为再走一里就是通玉峡关的大路了,那条路上隔几里就有一个村,可选的营地较多,今天多赶点路明天会轻松些,二来扎营地选在大路上明天运气好的话能搭上过路的车,于是大家又向前走去。

又一个小山村-庙岭到了,庙岭没有紧靠公路,而是建在离公路不远的山坳里。问了一下过路的老乡,下一个村还有三四里,看看越来越晚的天色,看看走的有点吃力的格格,我们决定在庙岭过夜。
走进村里,家家门口贴着对联,可户户却是铁将军把门,直走到村子尽头才有两户有人的人家。

我们走进了一户老乡家。见有客人借宿,一家人迎上来问寒问暖,又是腾房子又是抱被子,还把另一间屋里的沙发床给我们抬过来。其热情让我们有点受宠若惊,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面对的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和亲人。听说我们想在他家吃饭,老乡立即蒸上大米饭,又拿出蒜苔摘了起来,那可是好几块钱一斤、连有些城里人都不舍吃的高档菜啊。而且是老乡从几十公里外的河南买回来的,如此珍贵的菜我们怎好意思吃?我们急忙对老乡说:“我们在城里常吃这菜,现在就想吃你家的土豆、白菜”。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儿的白菜也是老乡开着三马子车从河南买回来的,因为这里只产土豆。

饭做好了,我们拿出自己带的肉和酒请男主人老王一块入席,可老王并没有吃多少,他说我们来时他刚刚吃过。交谈中我们知道这个小村现在只有这两户人家,别的人家都搬出去了,而那些空房子上的对联全是这家人贴的。交谈中我们还得知,这俩户人家是兄弟俩,金灯寺内那位老乡也和他们是一家子,是他们的二哥。真的是缘份啊。我们中午刚得到了哥哥的照顾,这会儿又住在了弟弟家,受到了弟弟的款待,天下竟有如此巧的事,不是缘份是什么?

夜深了,我们准备入睡,尽管我们一再申明我们有睡袋,老王还是又给我们抱来几床新被子,并执意为我们铺好,而我们只能等老王走后再将那些新被子抱到一边。

第二天一早老乡又给我们做了早饭,可在我们给饭钱时老王俩口子却说什么也不要,最后我们只好把格格带的小食品给他家的孩子留下一些。多么善良、多么纯朴的一家人啊,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甚至很艰辛,可是对我们这些匆匆的路客却是如此的热情。日后若有哪位驴友能走到那里请替我们去看一看那一家人,并尽自己所能为他们的孩子留下些学习用品、小食品什么的,真的不要提钱,那会伤了他们的心。他的地址是山西平顺县杏城乡背泉行政村庙岭村-王全吉

二、冰路疾行玉峡关,贵人相助青龙洞

今天是大年初三,是我们走进平顺过大年之行的第二天。告别了老王一家人,我们又上路了,我们的首要目标是玉峡关村,再从那折向青龙洞,走露水河穿越到穽底。

玉峡关村并不是真正的玉峡关所在地,真正的玉峡关叫风门口,在距玉峡关村20多里的晋豫交界处,是一处一夫当关、万敌莫开的险关,按我原来的计划,我们出金灯寺后要先去风门口,再去玉峡关村。可是大飞、老姚都不想再饶远了,于是我们只好舍去了风门口,直接奔向玉峡关村。

与昨天走的通往金灯寺的旅游公路不同,这段公路虽然走车不少,但路面却是没有硬化的土石路,但同样是积满了冰雪,车辙处的雪大多已化成了冰,走在上边更滑,走了没多远老姚就跳芭蕾似的来了一个360度旋转,不过不是站着转,而是倒在地上转。

疾走,大步的疾走,遇有公路之字形下降我们就寻小路插下去。这段路虽走的枯燥但两侧山舞银蛇,原驰腊象般的景色不时的给我们带来阵阵惊喜。

11点半,我们走进了玉峡关村,这里曾经是乡政府所在地,因此比一般村子繁华些。打听青龙洞,得知在大洼村附近,离这儿还有15里,而到穽底老乡竟说有近50里路程。

本欲包一辆小面或三马子到大洼,却不随愿。今天是初三,按这一带的风俗是回娘家的日子,又快中午了,老乡们家家都挺忙,连问了几家不是开车的“不在”就是车“坏了”,谁都不愿出车。看来我们只能徒步到大洼了。走就走,不就15里吗?

路又变成了水泥路,一些向阳处雪已化的差不多了,因此比起前边的路来说好走了许多。还是大飞在前边“飞”,我们三人在后边走,双方的距离拉了有一里远。正走着,后边传来喇叭声,回头一看是空车,我马上扬起了手,“试一下,看能不能捎咱们一截”。车在身边停了下来。“你好老乡,能捎我们一截吗”?“你们去哪儿”?“青龙洞 ”。“上来吧”。

车在一个小村边上停了下来,老乡是这个村的人,刚才是去送人回来。我们掏出10元钱,“师傅,买盒烟抽吧”,“不用客气,钱也不用给了,去青龙洞从这直接下沟走崖边的小路就行,只有5里地,不过有雪不好走,你们也可以顺大路走三四里到大洼,从那去青龙洞更好走,具体的路你们可以到了大洼再打听”。“那我们走大路吧,谢谢你师傅,再见”。

大洼村头,一个老乡告诉我们,下青龙洞的小路在出村一里远处,路边有一堆柴火,从那儿下沟走一里地就到青龙洞。我们谢过之后向村外走去,老乡却跟了过来,原来他怕我们走错了路,特地跟过来给我们指路。老乡把我们领过那个路口,领到一个平平的小山脊上,指着脚下的深沟对我们仔细介绍了青龙洞的位置、青龙洞到穽底两条的路线的走法,再三问我们记清没有后又把我们领到下沟的路头,看着我们下了沟才离去。又是一个好人啊,可惜我们连人家姓什么叫什么都忘了问,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好人,愿你一生平安。

急速的下降到距沟底不远处,天然平台自然形成的小路顺着弯延的崖边向前延伸,路本来不算难走,但由于有雪还是有些危险,因为人走在窄窄的路上一旦滑倒很可能会摔下悬崖。格格第一次走这种路,走着有些胆小,老姚在她身后不时的鼓励她。

终于下到了沟底,当路从沟左侧越到右侧时已变成了景区内那种平平坦坦的的石头路。前边是一个三岔口,路一头向上升去,一头继续顺沟走。大飞在岔路口等着我们:“上边的台阶全被冰盖住了,根本没法通过”。我看了一下周边的地形,认为上行的路是通向规划中的景区的另一个出口的路,顺沟走才是青龙洞。

由于去穽底还要回到沟的左侧走才行,所以我们把包卸在了路口处,轻装走向不远的青龙洞。

青龙洞到了,这是一天然洞穴,口高约8米,宽约10米,洞体高大,洞中石壁上的钟乳石盘旋而上,状如巨龙升天之势,故称青龙洞。而洞底的石幔、石棱或状如苍龙飞舞,或若长城蜿蜒,千奇百怪让人惊奇。于正处冬季,洞口处的水结结成了冰,但往里走不太远,澄澄的碧水就拦住了道路,我的头灯昨天在拓展基地换衣服时丢了,大飞等过来时也没带头灯,所以我们不敢再向里走了,老乡说里面的钟乳石或如雪莲盛开,或如金钟倒挂,玲珑剔透、美不胜收,只是往里走水越深,一百多米后水深能过腰,故此再深处就没有人进去过了。

青龙洞又是一个富有神秘色彩的洞,每逢天旱无雨之时,周围的老百姓就会到青龙洞敬神求雨,用老乡的话说:每求必应,灵的很哩。事实上否如此,我们就无法考证了。

青龙洞外简单的用过午餐,我们背上包向穽底出发了。刚才老乡说了,去穽底的路在沟左侧,见到岔路时下去不远是钢梯,只是老乡也不清楚那钢梯是否已建好,所以他千叮咛万嘱咐的对我们说,你们下去看看,要是钢梯已修好的话就走钢梯,不足10里就能到穽底,如没修通的话就退回来走悬崖中间的那条小道,那条道要饶道石窑滩再拐向穽底,这一饶25里只多不少呢。

新修不久的小路很平,雪上还有不久前什么人走过的脚印,这让大飞很兴奋,于是他又大步流星的走到前边去了。我和老姚、格格还是走在后边。

小路上不时的有瀑水流过路面结成的一片片冰,故此我们时而疾步行进,时而小心通过。忽然,我远远的看见走在前边的大飞已过了一个向下的岔路口,于是急忙喊他:“等一等大飞,好象应该走下边”。

岔路口旁,我和老姚都认为应该是向下走,因为老乡说了,见岔道向下走100多米上钢梯是通穽底的捷径,大飞却认为应继续向前走,因为那串脚印走的是上边那条道。可是那串脚印也可能来自石窑滩方向啊。
我们决定还是向下走,走100来米看看有没有钢梯,如没有则说明路不对,再返回来走上边。

沟底是大片的冰,我穿上冰爪去探路,直走了有200多米远也没见到钢梯,看来路确实不对,那路是为游人下到水边玩而建的断头路。

翻回来重新走上边,不远又是一个向下的岔路,这回我们没有再上当,因为前边不远处已能看见钢梯的起点了。

下到钢梯上才发现,老乡说的钢梯并非我们想象的只是跨越断层的楼梯,而上一条长长的栈道。那栈道同桃花谷等景区的栈道一样,仅容一人通过,有些狭窄处一人过着都难。我的包曾小小的DIY过,可以很方便的把原来横着打的防潮垫竖着打在包后,但即使这样许多地方还要使劲挤才能过去,大飞的防潮垫是侧打的,通过这些狭窄处就难多了,最困难的还是老姚,他的防潮垫只能横着打,所以每走一步都势比登天,最后不得不把防潮垫摘下来用手拎着。“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一点呢?你们也不提醒我”。“知道狗熊是怎么死的吗?‘聪明’死的,哈哈”。

同我走过的南太行的许多峡谷一样,这条谷也是幽深而狭长、两侧的石壁如刀削斧剁,脚下则不时出现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断层,若不是为开发旅游修了栈道的话人根本无法通行。

峡越来越窄,光线越来越暗,走过一个几米高的巨大悬石后两侧的山好象要贴在一起似的,窄的让人感到呼吸窒息

前面是之字形的盘梯,峡谷赫然开阔起来,走下盘梯不远是一个20多平米、方方正正的石彻平台,平台几米外就是哗哗流动的溪水(旁边其它河面都被冰封着),这真是一个绝佳的营地。背风、近水、安全(平台高于丰水期的水线又远离崖壁,雪地上只有少量小动物的脚印)、安静,唯一的缺点是位于峡谷中,没有阳光。

“大飞,咱们就在这扎营吧”?“我看行。格格,今天别住穽底了,就在这儿支帐蓬吧”?“真的要在扎营啊?我没意见”。格格本来一直念叨着要在罕底FB一下呢。

很快的帐蓬支起来了,我们开始做饭。试了下手机,没想到这嶂谷中还有信号杖,于是急忙与槐树联系,槐树原定明天到穽底与我们汇合的,而且我们的返程票也是托他给买。

离我们营地不远一高一矮有两个冰瀑,高瀑上边是我们来时走过的峡谷,可瀑布却没什么水,原来上游的水全穿过岩缝从几十米外的矮瀑处流走了,呵呵,神奇的大自然哦。

晚饭后,大飞很快就打起了鼾声。外面静极了,只有崖头偶尔传来几声鸟啼,然而我却久久不能入睡,几乎一夜无眠。

三、穽底暴走羊老岩,扎营遭拒双岭上
天亮了,听着隔壁帐蓬内传来的时大时小的说话声,我静静的躺着未动,直到大飞也终于睡醒。

今天的天气比昨天好,气温比预报的要高,温度计显示帐内的温度是-2度,我们起来做早饭时虽略有点风但并不感到冷。下游传来脚步声,几个串亲戚的老乡走过来。“请问这儿到罕底还有多远”?“还有10里地吧”。还有10里?昨天大洼的老乡不是说钢梯到罕底不到10里远吗,怎么今天还有10里远,何着昨天白走了?细一想,老乡说的不准也正常,这条峡谷修好钢梯前根本就走不通,老乡也不知到底有多远哦。

吃罢早饭后,收拾好一切已快10点,我们又匆匆上路了。一个小时后我们走到一个停车场,停车场边上停着一辆车,远远的一个人傻傻的冲我们在笑。“槐树、是槐树”!

坐上槐树的车,我们很快就到了晋豫交界处的穽底。

穽底是山西省平顺县石窑滩乡的一个行政村, 因村居谷底,四周绝壁环抱,其形如井而得名。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有泰山的雄伟,华山的挺拔,黄山的俊秀。井底又称白云谷,据说是明代朝庭命官三过井底村皆看到满沟的白云,就命名“白云谷”了。

穽底既有如画的山水风光,又有奇特的地方民风民俗,“上到伸南岗,眺见井底庄,东头奶奶庙,西头观音堂,两头两股水,中间是官房”。这是晋豫古道行人的顺口溜,足以证明穽底自古以来就被世人称羡。罕底村虽不大但石路、石阶、石墙、石屋一应俱全,石臼、石磨、石碾、石桌、石凳、石灶、石缸也比比皆是,这些都形成独特的风景,近年引来众多的人观光旅游和美术创作。 可我们此次来并不打算久留,也不想住在这儿细细的品味它的细腻或粗犷,只想把槐树的车存放在这里,然后继续我们的行程,我们的穿越是不适合带车自驾的。

本想在村里包车到石窑滩,再坐1点的班车去东寺头,观著名的三晋第一碑后去再去羊老岩的天脊山。但同前两天我们走过的地方相比,穽底不愧为成熟旅游区,商业气味很浓,到石窑滩不到10公里山路出50元车费不行,在一个老乡的说和下又加了10元还是没人去。于是我们决定自己走到石窑滩,然后直接转向羊老岩,只是这样一来此次平顺之行又要与东寺头的三晋第一碑失之交臂了。

穽底到石窑滩的路我曾走过一次,如今可说是轻车熟路了。插小路翻上公路,走过高大的山门不远是穽底挂壁公路,前年走时洞内还是坑坑洼洼,稍不留心就会摔个跟头,如今已铺上了水泥。闭着眼都能走了。

我边走边对大家说:“走这个洞要小心点,洞顶随时可能会有落石”。“怎么可能有落石?没事的”。老姚不以为然的说,然而过了不一会儿路上的一处处落石让老姚不得不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走出挂壁不远是一个悬在路上的冰瀑,这个瀑布水流虽不大却常年不枯,冰瀑下碎冰累累,看着路面上的碎冰,我们不由的都加快了脚步:“快点过,万一上边的冰坠落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更小的冰挂则随时可见,这一带的地质就是这样,夏日崖壁上到处可见出水点,冬天则成为一个个冰挂、冰瀑,大大小小的冰挂冰瀑络绎不绝,形成了一道倩丽的风景线。

一路的上坡,加上一直是在枯燥的走公路,我们又有点累了,前边是一个小岔路,好象就是通青龙洞崖壁间的那条路,我们在岔路的桥头坐下来休息,刚刚坐下就见公路上从穽底方方向驶过来一辆车,恰在驶过我们旁边时出现了轮胎打滑,只见司机把油门踩到了底,那车车轮转的飞快就是前进不了一步,车上的一个乘客下来推车却无济于事。大飞见状说:“咱们帮着推一把吧”,“好,帮忙推一把”。我们急忙又背上包,下去与车上的一个乘客一起推起车来。直推了几百米远,推到一个路面坡度较小、冰雪又少的地段司机才停下车来。

司机看了看我们,欲言又止,大概是想拉上我们,但看他的车实在拉不下我们几个人和几个包,就没好意思说吧。最后司机说了声谢谢,汽车一溜烟的驶走了。

继续向石窑滩走去,不多久又是一个我熟悉的景色。看到它我就知道,狐仙洞不远了。

路边有一个为旅游而兴建、又被废弃了的建筑,旁边还有一个非常罕见的厕所。趁着有人去厕所方便的时间,我登上了路边一条的陡峭的梯路,上边有一个不大的山洞,洞虽小却有一个很漂亮的名字:莲花池,从洞中的香火看,也是一个宗教活动的场所。

从高处向下看,脚下的公路画出了一条美丽的曲线。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距离产生美,应该再加上一句:角度产生美。

走过狐仙洞不远就是石窑滩,看天色还不晚,我们问了一下路又出发了,我们计划今晚住在从这条路向羊老岩拐的庙根一带,从石窑滩到庙根还有5、6里路。大家边走边说:晚上找个老乡家,出点钱买点面和菜,咱们自己包饺子,好好的吃上一顿,再喝上俩口,哈哈,说的大家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庙根村头,我们向路边一户老乡打听哪儿能借宿或扎帐蓬,回答说没有地方,他家的院的确很小,我们又向稍远的一户人家走去,那家的院子很大,扎10顶帐蓬不成问题,但主人出来后也回答没法接纳。建议我们到二里外的二岭上住,那村闲房子多。看看他家的狗吠的历害,我们也没有多想。

二岭上到了,大家把包卸在村口一家空屋前,我进村里找老乡谈住宿的事,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老乡时,老乡却一口回答不能住。“老乡,我们不住您家,就在村中找个空院子或平点的地方,我们自己支帐蓬住”。“不行,住外边太冷,你们还是到羊老岩去吧,那儿有旅馆,能住”。“我们这里有女的,已经走不动了,只能在咱村住了,我们也不打搅你们,自己住帐蓬,自己做饭,您只要告诉我村里的水源在哪儿,我们打点水能自己做饭就行”。“走的动,到羊老岩没多远,很快就能走到的,你们还是去那儿住吧”。“我们知道到羊岩石还有10多里路,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麻烦您告诉我们水源在哪儿,我们在村边的地里扎帐蓬也行”?好话说了个够,老乡却毫不松口,连井在哪儿也不肯说。怪了,一般地方的老乡见了我们都是主动让住到家里,前天、昨天见的老乡都是那么的热情,隔了没多远距离,这儿的老乡怎么会这样冷淡?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大约5分钟后我终于火了:“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我们大老远的走到你们这了,喝口凉水也不行?什么人呀”。

回到村头跟众人一说,大伙都有点感到不可思议,格格和老姚要再去试一试。“试试就试试吧,我看根本没希望”。果然,他们也是好话说尽却碰壁而归。我对大飞说,这一片的人怎么会这样?好象对外地人充满敌意?莫不是有外地人坑过他们?

槐树说:“咱们怎么办?要不再往前走走,到下一个村住”?“看这两个村的态度,下一个村也不见的让住,到了下一个村还是这态度怎么办?再说现在天已暗下来了,咱又不知下一个村在哪儿,格格已有点走不动了,我们今天只能在这儿住。现在找地方支帐蓬,然后自己去找找水源,实在不行就只有化雪了”。

我本想在地里扎营,记村子远一点,省的人家把我们当贼一样的防,大家却说“就在他村里扎营,看他怎么着”。我们在一处平整的空房子前支好帐蓬,格格不死心的说:“我去要点水,不信真的连点水也不给”。

时间不长格格回来了,不但打回水来,而且打来的是热水,看来老乡并不是真的不尽人情啊!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一带的老乡之所以这么排外真的是因为不久前曾有人被外来的游客骗去几千元钱。老乡是被骗子骗怕了啊。

入夜,由于前一天没睡好,我早早的就睡着了,凌晨时看了一下温度计,帐蓬内的温度是-7度,尽管内帐门特意没拉太严,帐内还是结了一层霜,放在帐内准备夜里喝的半瓶水已冻实,带的菜、鸡蛋等也全都冻了。

四、大飞恶施摧花手,槐树再添雪上霜
天又亮了,我们迎来了平顺之行的第四天,由于气温低,大家迟迟不愿起来。

冷也要起啊,一会儿还要上路呢。尽管不太情愿,大家还是起来了,我们又朝老乡要了些水开始做早饭,格格竟跑到老乡家蹭了一碗粥,据她说她不爱吃面食了,可驴子们出行带的最多的就是各种面。

上路时又快10点了,这几天每天都是这个点了才出发,这在以往的出行中可从没有过。当然冬天出行时的收营慢也是一个原因。
上到山脊,顺着公路北行不久,看到不远的山坳里有一个村子,莫非这就是马圈凹村?没人为我们给出答案。

[ ]

还是积满雪的公路,还是一路上碰不到车辆与行人,好在是一条路走到黑,不问路也错不了。中午时分我们走到了羊老岩,这儿是天脊山旅游区所在,街面稍繁华点。

天脊山同这几天我们走过的其它风景区类似,天脊山也位于山西平顺与河南林州交界处,主峰海拔1886米,被誉为“天之脊”。天脊山素有“赛江南”的美称,集奇、险、绝、秀、幽为一体,天脊山的瀑遍布山谷,其中天脊龙瀑,落差达346米,气势宏伟,堪称“华夏第一高瀑”。

问了一下,这儿离我们计划扎营的桃花洞仅三里地,看看时间还早,我们找了一个开着门的小饭馆,“有饺子吗”?“有”。昨天想吃饺子没吃成,今天过初五呢,说什么也要吃碗饺子吧?等着饺子的空,格格又去买了两瓶酒,大飞和老姚都是酒鬼,每晚都要酎上几两,我和槐树虽只能意思意思,但重在参与,出来玩吗要的是一个气氛。

走进天脊山景区,总感觉风光不如想象的好,其实这儿的景色与走过的其它地方比并不算差、如果不是收60元门票的话景色还说的过去,是其门票吊高了我们的胃口,是其景色与60元门票的价值不成正比,当然我们进门并没有买票,也许是过年的原因吧,几个人很顺利的就进入了景区。

沿着栈道一路前进,不久就到了沟的尽头,这儿是一个300多米的断层,号称华夏第一瀑的天瀑就在这儿,可惜这个瀑布只有夏季水大时才有磅礴之势,现在的水如春雨化烟,只有崖壁上部吊着的半截冰锥能显示它的存在。

离瀑布不远处一座长长的足有200余米的吊桥,如一道长虹般的挂在两崖之间,其奇绝惊险不用说走,就是站在桥头看上一眼也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了。
天脊山门口的留影

突然,我们发现桥下有人声,原来下边就是河南的桃花谷了,谷中还有不少游人,只是从我们这儿看下去那人小的如同几只蚂蚁一般。连是男是女都不好分辩。我们兴奋起来,向着下边大声的呼喊,下边的也在回应,空中地下的喊声遥相呼应。呼喊声中还夹杂着什么人燃放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我和大飞率先向吊桥的另一端走去。当我们走过摇摇晃晃的吊桥后,格格在老姚的鼓励下也壮着胆子走上了吊桥,晃晃倏倏的吊桥让格格心惊肉跳,她边走边不时的尖叫,这时看着貌似忠厚的大飞突然像个爱搞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发起坏来,只见他左摇右晃的跑到桥上跳起了摇摆舞,跟在格格后边的槐树也趁机犯上作乱。本就怕到极点的格格顿时吓的“哇哇”大哭起来,瘫坐在桥上一步也不敢动了。

大飞已下桥好久,槐树也在我们的喝斥下停止了动作,桥慢慢的停止了晃动,格格才在老姚的保护慢慢的退了回去,下桥后的格格弯着腰干呕了好一阵才恢复常态,然而不管我们怎么劝说却再也不敢上桥了。

格格恢复平静后我们开始下山,钻过一个幽长的人工开凿的山洞,我们走上了下桃花谷的天梯,这天梯同前边的山洞一样是山西人为开发天脊山旅游在悬崖上人工开凿出来的,是连接天脊山与桃花谷的唯一通道。天梯在垂直的崖壁上之字形折返,陡峭的台阶上覆盖着一尺厚的积雪,而头顶上是犬牙交错、随时可能坠落的碎石,走在这儿即要防止一不小心会滑坠,又要担心头顶上出现落石。大家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向下走,每走一步都极其艰难。

下到底部,迎面是直径数十米的一个冰湖,由于水位下降,冰湖的边缘形成了许多断裂,断裂的冰冲着我们呲牙咧嘴,冰湖一角是一个十几米高的冰山,格格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来,给我照一张相”。这次出来只有我不停的照相了,老姚和大飞的相机居然都没掏出来用过。

桃花谷就是桃花谷,同我们这两天走过的其它景区空无一人不同,此地已有了稀稀落落的游人,也有了为游人服务的商贩,我们在此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又向走去,我的计划是今晚在桃花洞处扎营。虽说这儿离桃花洞已很近了, 但毕竟不是目的地呀。

由于游人的踩踏,这以后路上的积雪已化成了冰。踏着冰雪我们一步一滑的走着,半个小时后走到了桃花洞,此时已快下午4点了,从羊老岩的饭馆到桃花洞,老乡说的三华里路我们连走带玩用了两个半小时。

桃花洞,位于几十米高的山崖上,远远的看很壮观。但走近后你才明白严格说来桃花洞不是洞,只是一个高、深各有10来米的凹陷,毫无任何特色可言,但我N年前那次来桃花谷就没有上过桃花洞。这次来无论如何也要上去看看哦。大飞、老姚都也是旧地重游,已没了重游的兴趣,格格想是有些累了,也不想再登高,于是他们在下边等待,我和槐树向上登去。

从桃花洞下来,惊奇的发现老姚已呼呼睡着了。

现在的时间刚下午4点多,周边还有不少游人,若是按原定计划扎营于此的话还要等不短的时间才行。槐树又一次提出趁时间还早直接走出景区,这样明天就有了一整天时间,可以多游一个地方,呵呵,这家伙是半路加入的,还没玩过瘾呢。

大飞向我征求意见:“要不现在接着走,今晚住到我们过去住过的农家旅社,那家人不错,位置就在刚出景区处,离景区大门很近”?“我此次的出行计划已基本完成,再有就是新增的内容了,今天出景区我没意见,看格格的了”,言外之意是格格还能不能走。“你们能走我就能走”。“那就走,今天在景区外过夜,明天可以去天平山一游,听说那儿也不错”。

喊醒老姚,我们向景区外走去。这儿到景区大门还有7公里,要抓紧时间才行。

前边说了,桃花洞很一般。桃花谷真正的精华是飞龙峡,就是从景区验票口到九连瀑这一截峡谷。从桃花洞下行,过桃花洞村不远就是九连瀑,沿台阶下到谷底走过一片不大的冰面就上了栈道,这条栈道比青龙洞的栈道更窄,若在平时游人只能从下游向上游向走,现在人极少,所以我们可以反着走了。

大飞、老姚宁愿走公路而不肯下来。大飞是没有冰爪,老姚虽带着冰爪但怕打着外挂的包不好过栈道。格格受了他们的传染也决定走公路。这样一来只有我和槐树走栈道了。

什么双龙戏珠、什么黄龙潭、飞龙潭,一个又一个美景被我们甩到身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快黑了,由于急于赶路,这一段景色虽美却没拍几张照片。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走出了飞龙峡谷,这时天已彻底的黑了,大飞正在公路边等着我们,这家伙一贯是行走如飞。又过了一会儿老姚与格格才顺着公路走下来,此时的格格已经快累劈了,呵呵,今天等于比计划多走了十几里路呢,对她来说这十几里可不是个小数字。

顺着公路向景区外走去,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到大飞说的那家他曾住过、离着很近、就在景区门口的农家旅馆,看来大飞的内存出了问题。又走了一会儿,大飞终于停下了脚步:“好象离我住过的那家还有不近的路,要不咱就在这块儿随便找一家住下吧”。

路边就是一家农家旅馆,我们推门走了进去。

五、天平山头访古寺,安阳城中逛街景

昨晚入住时看不清,现在天亮了才来的及打量一下我们入住的这家农家旅社:两层的小楼,装饰极富当地特色,楼上楼下贴满了春联(这一点与去年过年我们走过的陵川有天地之别),看的出来,小日子还是满红火的。虽说我们在这儿住一晚上才10元钱,但架不住薄利多销,老板娘说她这个小店一年能进三、四万呢。

昨天晚饭后我早早的睡了,槐树则抽时间赶回穽底把他的车取了回来,因此今天时间比较宽松。吃罢早饭,我们告别了桃花谷,坐上车向计划外的景点天平山赶去。

天平山位于林州市区西八公里处,主峰四方垴海拔1655米,为林虑山最高处,林县志云:“峰势峻极,上平于天也”,一语道出了天平山名称的由来。

天平山六峰拱翠、风景秀绝,山势嵯峨挺拔,沟谷溪瀑不绝,宋代文学家柳开曾驻留五日,恋恋不忍离去,写出了“诸峰于茂林乔松间,拔出石壁数千尺,回环连接,崭岩峭翠,虽善工不可图画”,“四顾气象潇洒,恍然疑在物外”的文字。宋魏国公、三朝宰相韩琦所作《游天平山记跋》中称天平山“林虑天平山者,天下绝胜之境也。”“是实雄伟秀拔,不可图画。虽东南诸山素有名者皆所不及”。文人墨客的浩翰鸿文招致了不知多少游者慕名而来。

天平山门口,一个小姑娘拦住了我们:“票”。“票”?“门票、请到那边买一下门票”。 “哦、是要门票”?这两天走的地方都不收票,我们已把门票这个概念忘了。“过年期间还收票?桃花谷都不收的”。“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他们不收我们收,我们也是从今天开始收的”。

大飞是响当当的“旅行社经理”,掏出证件以考察旅游资源的名义与售票处一番交涉,“让他们进去吧”。

“你们去吧,我给你们看包”,格格昨天大概累坏了,今天不想再上山,于是自报奋勇的要留下来看车。要知道,我们的几个包把后备箱塞的满满的,根本盖不上后备箱门,如果大家都上山的话就要把包挪到车箱里。护花使者老姚见格格不上山也留了下来,只剩下大飞、槐树和我,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天平山的大门。

虽然是草枯树秃的季节,沟中的溪水也不大,天平山还是难掩其雄奇险峻的本色,我们沿着小路一路上行,很快走到了五连瀑处,此时山势渐渐陡了起来,小路上被踩的发亮的冰雪格外的滑,大飞打了退堂鼓。继续上山的只剩下俩人了。

走过五连瀑,上一截陡梯,我们来到了已无多少水的大瀑布前,我准备回去了,因为开始说的就是只走到大瀑布处简单看一下。槐树却游兴不减,“即来了就再往上走走嘛,走到天平寺处,时间还不晚,你们晚上11点多的车,回安阳早了也没事”。“有道理,那就再走走”。俩人又向前走去。

登上天梯、走过云崖栈道再拐一个弯,天平寺到了。天平寺有着悠久的历史,从资料介绍中得知它也是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历史上曾红极一时,宋朝末年因寺中僧众聚众抵抗金兵入侵被毁,此后上千年间又多次复建,现在的天平寺仅存不多的几座建筑,但遗留下来的文物残骸却比比皆是,只是这些珍贵文物往往被当做了垃圾随意的丢放,让人看了心痛不以。

天平寺虽规模不大但香火却一直很盛,就在我们在此游玩的不长时间内,上香的老乡络绎不绝,而一旁的半拉子工程显示,天平寺其它建筑的复建已指日可待。

稍事休息,我们沿另一条稍远的路开始下山,走过去才知道这条路是过去上天平寺的正路,同时又是林州通山西杏城的另一条古道,只是近年修公路将原有的古道彻底破坏了,存留下来的古道已很少很少。

沿着公路很快的下到了山下, 车内大飞与老姚正在喝酒,哎……,这俩酒鬼呀。

2点多,我们回到了安阳,吃过“午饭”才刚刚四点。送走了槐树,离上车还有7个小时,漫长的7个小时呀,如何打发?于是我们在安阳街头闲逛起来,沿着解放大道边逛边走,一直走到到东风路上的两个户外店,大飞竟在两个店内分别采购了一番。丢人,真丢人,跑到安阳采购,让人以为石家庄没有户外店似的,简直是给石家庄户外丢人(呵呵,大飞可别拍我哦)。

后记:

由于列车晚点,23点49的火车,我们进站时已是13日(初七)0点30了,急于赶回去上班的人流蜂拥着挤在不多的几个打开的车门外。直到开车铃响过许久,除大飞外我们都没能挤上车,格格已站在车的踏板上又被路警拽了下来。呵呵,为了安全,路警只能采取那种措施了。好在下一班车很快就进站了。当我们分别挤进不同的车箱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出意外的话,3个小时就能到家,天亮后可以按时上班了。

目的地: 平顺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14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