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西藏游记201309

8264旅行网

很长时间以来,对于需要主动去做而又不是必须做的事情,总是一拖再拖,这次游记也是拖了好多天。下午一觉睡得扎实,好久没有过这么扎实的午睡了,起来洗把脸,就开始回忆这半个月的旅行吧。 去西藏的想法始于三年前和同事老马吃饭的时候,不经意间谈起,又经过后来两年的不断渲染,年年说去,结果年年未能成行。今年8月底辞职开始,进入了一种走一步,是一步的状态,没有长远计划,想起一件事情,就做一件事情,不论以后。

9月初办完手续,一开始对这次行程也是充满了疑惑和顾虑,如装备的取舍,到了以后的吃住行、路途安全问题等等。但每一次顾虑的时候就以年初的攀登华山的经历鼓励自己。当初去之前,很多人告诉我刚过完年,封山、下雪、路滑危险、冷,等等,总之就是不能去,最后鼓起勇气花了两天时间自己去了一趟,爬完了华山东、西、南、北、中峰,清晨在东峰看了日出。虽然很累,过后腿疼了一周,但是完成了,就很欣慰。而回来以后,发现之前的顾虑根本没有必要,而别人的声音往往会把你从出发的想法中拉回来。让我又想起兰彻那句话:“心很脆弱,我们需要不断地哄好它。”“遇到 困难的时候告诉自己,一切都好,虽然这不能解决问题,但能让你更有勇气去面对问题。”

解决了意志问题是一方面,该准备的东西还是要准备一些的。上网搜了一下西藏游,简单看了需要准备的东西,加了几个求捡、求被捡的人的QQ,还加了 一个群---一个人的海角天涯。而最终同行的恰是该群群主,小七。当小七确定出发日期以后,我也赶紧买了同行的票。大概地过了一下装备,准备的也差不多了,而一旦出发,注意力就全部在前方。16号出发,期间小七发微信和QQ消息说有突发事件不去了(后来才知道是别人的恶作剧),有点失落,但既然出发了,一个人也要完成这次旅行。到郑州的时候,看到群里小七发的要出发的照片,试着打了个电话,在车站候车室见了面。恩,是个精灵可爱的姑娘!

18日到达西宁,坐公交到西宁客运站,被告知原客运站已停用(网上一点停用的消息都没搜到,这一点做得不好),找地方吃了饭,继续坐公交到八一路客运站坐直达青海湖的大巴。 去往青海湖要做4至5个小时,先睡一觉再说。醒来以后,看到的就是一条公路,两边都是草原,时不时能看见牦牛和羊群,从闹市走向原野,这个时候才感觉,旅行要真正开始了。

一路上,时不时会看到骑行的人,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骑行的人,我都好感动。

到达青海湖已接近黄昏,下车后有上前问要不要住宿的,很明显旺季过了,人不是很多。跟一个小伙到他家旅馆看了一下,房间、卫生不错,有热水,那就这家吧。放好行李出门转转,这个地方不大,像个小镇,到处都是某某宾馆、饭馆。

先在小店吃了两个包子,路边拍了几张照片。很快天已黑了,路边一家川菜馆吃点饭。菜都好贵,最便宜的素菜三、四十,一份红烧牦牛肉88,喝两瓶啤酒,总共花145。牦牛肉吃着很爽,再加上喝点小酒,嗯不错!

正好今天中秋,老板送了一个月饼。不怎么爱吃月饼,但人家好心相送,就吃一点吧。切好的,吃了四分之一。吃饭时间和老板聊聊天,得知老板夫妻俩,每年8、9、10月份来开饭馆,其他时间店闲置、租金照交、人回老家休闲,三个月赚的钱够花一年。嗯,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自由自在!回去已是九点多,洗个澡,睡觉。屋内还是稍有点冷,一入夜,周围很静很静,时不时刮点小风,吹得窗户当当响,好像有人在敲窗......

19日: 睡到8点多起床,退房。出门吃个牛肉面,已是九点半了,背包往湖边走。遇到昨天看见的一对夫妻,简单聊几句,他们是早上7点半出发,现在已经游完了里面,准备返回奔赴下一个目标。嗯,起得真早,精神真好!让我想起在大连的时候,偶尔6点多早起坐趟公交,车上全是老头老太太,路边也是老年人多,还有个别早起上班的年轻人。有时候到公园里转转,无论清晨还是下午,总能看到锻炼的老人,神采奕奕,精神抖擞,比我们有些年轻人不知精神多少倍。和他们走到一起,好像自己也长了精神。嗯,和积极的人同行,和阳光的人同行,无意中自己也会受到感染。

早上天气有点阴沉

(回来后有朋友说,包的颜色好风骚,简称骚包

。好吧,不是我偏爱这风骚的颜色,包是单位年终发的,颜色没得选,包又不错,就背出来了。)
进入景区,租辆自行车,走一路、拍一路

看了地图,环青海湖有很多景点可玩,但这次只安排了一天时间,别的地方就先不去了,把这里转完再说吧。还了自行车,去码头边转转,在一个有栏杆的地方跳起来拍照。
拍路边的各种花花。

在路上,小七总是走在后面不远的地方。每走一段路,我都回头看一下,以免落下太远。但每次回头总能看到不远处的小七一个甜甜的笑,笑得跟花儿一样。

一点多钟出了景区门,最早回西宁的车是3点半,我们就在周围找地方坐一坐。

期间小七买了很多手链,做为回去送给朋友们的礼物

7点半火车从西宁西出发,开往拉萨,西宁到拉萨要坐23个多小时。本次列车从广东开过来,车上广东那边的人比较多。坐在我对面的大哥(看起来应该比我大吧)比较温和,还很好玩,他准备在拉萨玩两天以后去阿里转什么圣山,上铺的人比较沉默寡言,比我话还少,他在那曲下了车。基本上坐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去游玩的人了,很多人在那里互相留着微信号,还有很多人就在车上找好了同伴,而有些同伴可能会相伴一起游玩全程。

火车上睡一晚,第二天醒来还有一个白天的时间要在火车上度过,期间经过可可西里、唐古拉山。大家都抱着相机,坐在窗边,等待美景。一开始每次经过有藏羚羊、羊群、牦牛的地方,大家总是迫不及待地按下快门。到后来拍得够多了,也就不再那么激动兴奋了。但不少人仍然会守在窗边,等待雪山、河流等。

车厢封闭,只能隔着玻璃拍照。

可可西里看起来是那么空阔。是不是当人到了辽阔的原野,能看到更远的时候,心也会跟着开阔。想起有几次,坐在火车上、或者正在旅途中,正好响起了许巍的歌,一种感动油然而生,仿佛那些歌就是为旅行而写,那声音就是为流浪而生,那歌仿佛唱的就是自己的心情,那声音就好像是自己的心声。“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无论大海、还是原野,站在面前,有再多的郁闷不愉快,仿佛一瞬间都会烟消云散。

一路上,天,总是那么蓝。云,总是那么多姿多彩。大家不停地拍,生怕错过某一个美好瞬间。

下午,到达那曲车站,终于可以下车透透风了。

下午到达拉萨火车站,可能很多第一次去拉萨的人,下车时都在想传说中的高原反应会在什么时候到来。而我这次出门,什么药也没带,心想这些年来身体一直不错,即使有高反,应该也不会很强烈吧。

出了站以后,不少人想在车站前拍个照,有的人可以及时发到微博上,告诉大家自己到拉萨了。却发现广场周围有哨兵,别说到广场上去,脚踩上广场边的台阶,都会马上被请出去。小七也是走到广场边被请出来了,大兵说不让拍照,不过我已经偷偷抢拍了一张。

没有提前预定住宿的地方,坐14路公交车,到半路下车,找到路边的宾馆住下,然后出来吃饭。远远的能看到布达拉宫,还有这个亮着的不知道什么塔,心想这里离布达拉宫应该不远吧

出门前洗把脸,一出门感觉鼻子有点不对劲,以为是脸上水没擦干净,于是随手抹了一把。一出门却把正好走过来的小七吓着了,原来是流鼻血了。可能从湿润的大连到拉萨,拉萨这边相对比较干燥,有点反常也算正常吧。(但此后流鼻血的事情,总被小七笑话

吃完饭回去睡觉,很晚的时候,小七发消息说在网吧,吓我一跳,这孩子真胆大!头一天到陌生的拉萨,自己一个人去网吧了。穿上衣服赶到网吧,原来是等不及了在上传照片,古怪的孩子。还说想家了,定了后天的飞机票。

第二天早早出发,开往布达拉。

观景台上已经占满了人,很多人架着三脚架,等待太阳出来拍美丽瞬间

嗯,来了,必须在布宫前拍一个

但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后来看了别人拍的,晴空万里的时候,随着日出,会拍出各种美丽的布达拉宫
随着当地人流,绕布达拉宫转一圈

看起来当地这些人,每天都要来这个地方转经桶。心有所向,就不迷茫。心有所属,便不再流浪。
走完一圈,天空已经晴朗。

下一目的地,大昭寺。去往大昭寺的路上,店铺林立,都是卖手工艺品、纪念品的。店铺里卖的,路边还有卖的。一位大姐成功向小七推销了几串手链,我想既然来一趟,我也随便买点小东西带回去吧。等买了三串各10元的手链以后,大姐从怀里拿出一个好看点的,价一百二,再拿出一个,价300。哈哈,你这是抓住个买顺手的,让我当冤大头啊。遛之~

小七还在店里买了别的东西。找了好几家店,要买狼牙,家家都有卖,价格三百到一千多不等,但我们又分不清真假。有一家店主大嫂讲,只要肯出钱,想要真的肯定能买到,但是每要几只狼牙,就要杀死一只狼,有人认为辟邪,但通过杀生来保佑自己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好吧,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本来我也不信什么辟不避邪。还有一家店主拿出一个很大很大的牙,说是老虎牙,声称有人出多少银子都没卖。 带玉辟邪、带狼牙辟邪、带佛珠辟邪、什么都辟邪,那人人都带一个,这个世界就是极乐了。

上面的容器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小七想买一个去做烟灰缸。

由于对寺庙不怎么感兴趣,大昭寺就不进去了。买完东西,做公交去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夏宫,里面也是花花草草,主体建筑是一个被称为夏宫的小院,里面也有人拜。

拍得最好看的一张夏宫被小七给删了,哎.......

这次旅游,路上总能看见手牵着手的老夫老妻,感动!

拍下这束阳光的时候,小七高兴地跳了起来。有那么惊喜吗?大惊小怪!好吧,那我也拍一张!
这里的天总是那么蓝,白云总是那么白!

罗布林卡里面有个动物园,门票10元,遇上了就进去看看吧

老虎、狐狸、狼、大熊等生猛的动物都关在密网格的笼子里,拍不清晰。
草滩上过来一群羊,小七站在羊群中间,一顿拍。可惜后来照片直接被剪切走了,太霸道

长条木凳上坐一会儿,拍个照。荡个秋千,拍个照。找个阴凉地方,坐下一起抽根烟,往回走!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明早小七就要走了。鸡爪、烤肉、羊蹄子、青稞酒,就多听小七说会儿话吧。

在这里,过一天,是一天,没有计划。明天去哪,管它呢,明天再说。

22日: 天还没亮,和小七走在去往布达拉宫方向的路上。在民航大巴旁边的杭州小笼包吃完早餐,上厕所抽完最后一根烟,上车说拜拜!

车走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往回走,去哪里,不知道,随便走走看吧。经过布达拉宫,看到长长的排队买票的队伍,心想反正没事,不如就去买票参观布达拉宫吧。从马路边的人行道开始排队,打听了一下,每天预约第二天的门票,一个人可以预约4张,但必须带参观人的身份证预约。想起网上联系过的小师妹昨晚到,打个电话问问吧。一问还没起床,说了一下预约门票的事情,小师妹赶紧往过赶,因为之前和我一样不知道提前预约的事情。也是排的队伍够长,小师妹及时赶来,把身份证给我,同时给了一个和她同行的沈阳来的邱大姐的身份证,预约完已经是十点多。出来和小师妹、邱大姐简单聊几句,得知邱大姐有后天去林芝三天游的计划,留了电话。

小师妹时间较紧,21号晚上到,24号中午就得回,原计划拉萨市里、山南、纳木错,但没想到布宫要预约,纳木错去不了了,在我的提议下去山南。嗯,走到哪是哪,没有计划,就遇到个有计划的人跟着走吧,其实我也没查过山南到底有什么玩的,就那么一说,小师妹就同意了,不知道有没有打乱她的初衷。

小师妹去吃早餐,我回住处取相机。然后坐公交到西郊客运站,坐去山南的车。由于我俩是最早上车,得等很长时间,期间上来了至少五、六拨要钱的,有小孩子、有大孩子、有小伙子、有老人,心情不好,讨厌死了!

一路又是睡觉啊,等睡醒一看去往山南的路前段是从机场高速走的。哎.....几个小时前,小七也是从这里走的。

坐车三个小时,到达山南。这时两个人闷了,不知道应该去哪。我赶紧拿出手机问百度,小师妹去问当地人这个地方有什么值得一去的地方。查到了有个雍布拉康宫,说是文成公主到西藏以后住的地方。下一个目标----雍布拉康!

问了当地人得知去雍布拉康可以坐公交去,于是坐5路公交转2路,也坐了很长时间,而且是很小的那种公交车,路又不好,一路很是颠簸。
终于到了雍布拉康,放眼一望,这个宫真.......大!

凡是挂有经幡的地方,基本上都能看见卖经幡的人。有个老人家,看到爬山的人,就一直拿着经幡,跟在后面,不停地劝人买一个。经幡上都是藏文和画像,我也看不懂。都说挂了经幡以后,风吹经幡动,就相当于自己在念经一样。而转经筒每转一下,就相当于念了一遍上面的经文。这在古老的交通不便、教育缺乏落后的地方,的确是让广大劳苦大众参与宗教的一种有效方式。

山南的天真蓝!

山南来回花了一天时间,如果只是去看雍布拉康宫,就不值了,好的风景在路上。

有幸在这个角度拍到僧侣 ,很有感觉。

在这里,拿出手机或相机,那种心情,就好像每一片云彩的每一个姿态都不愿错过,

本来我们拥有随时随处可见的湛蓝的天空,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的新鲜的空气和灿烂的阳光,而如今很多地方环境污染,灰蒙蒙的天、呛人的尾气,我们也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一天天适应着不断恶化的环境,再通过随处可见的谎言而深信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好,直到有一天发现有比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地方更蓝的天,而那更蓝的天空也似曾相识。

那样的蓝天白云,让人记忆深刻、难以忘怀
各种云

往回走,路两边都是白杨树,这个季节来,树叶有黄的又绿的,时间应该算是比较好的。只是坐大巴,路边很多美景都没机会拍照。

九点半回到拉萨,天已经黑了很久很久。下车后,地图定一下位,离住的地方不远,车上也差不多养足精神了,走回去吧。

忘了从什么时候,习惯了徒步,也喜欢上了徒步。速度快的时候,活动筋骨,好像越走越有劲儿,越走越精神;而速度慢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思考各种问题。而在过去,很多疑难的、纠结的、复杂的问题,就在一次次的徒步或者来回反复的踱步中解开了、释然了。也有很多不好的心情,随着不停的走下去、走下去而悄然不见了。到现在,徒步仿佛变成了习惯 ,就像阿甘说的:从那天开始,无论我去哪里,我就跑着去。我是只要时间不是很急,去一个地方不是特别远,我就走着去。

一个人回到原来的宾馆,洗漱完,躺床上,忽然很想抽烟。抽烟的历史很久,但从来没有成瘾过。当某一个人和你一起吃饭,你头一次看到他吸烟,可能第一反应想劝他,但马上又意识到,有的人吸烟有她吸烟的理由,而有的人吸烟有她吸烟的故事,不如去体会和感受一下。有时候不一定和一个人谈很多各自的事才会互相了解,可能是一起做完一件事,一起默默地走完一段路,一起坐完一路车,一起抽下几根烟,忽然觉得,你们内心深处、灵魂深处一定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本来陌生的人忽然就一点儿陌生感都没有了。

回忆......无尽的回忆......

有时候你意气奋发、信心满满地开始一段旅行,走着走着却忘了出发的目的、想不起来你的初衷。你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就好像早晨醒来找不到一个起床的理由,于是不管有没有睡意,你就那么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在床上磨唧,打打电话、看看手机、翻翻书,可能到了某一个瞬间,忽然来劲儿了,一咕噜就爬起来了。你完全可以想走的时候就往前走,不想走了就在一个地方住几天,随心、随性,放松自己,才更容易发现自己。为了跟上社会的节奏,我们不停地奔跑,不停地燃烧,一不小心就丢了自己。

23号,没有心情,一直睡到11点多,起来吃饭。中午1点,等齐了小师妹、邱一起进布达拉宫

两个多小时,转完了布达拉宫。里面都是各种菩萨、各种佛,还有各式达赖、班禅的金身、各种画像、器皿,就是一个博物馆。那个导游讲的一点儿也不好,这么重要的景点找个普通话讲得差不多合格的导游这种小事儿都做不好。

三点多出了布达拉宫,在后面的公园里随便走走。回住的地方也没什么意思,到青旅看看吧,没准能遇到新朋友。快走到东措的时候,在一家旅行社看见了正在咨询林芝三日游的邱。一起咨询了几家,然后去东措,又正好遇到几个拼车林芝三日游的人,8人名额,还差三人,加上邱认识的海南来的小强,正好三人,果断加入。小师妹因为时间较短去不了。定好第二天集合的时间、地点以后叫上小师妹,四个人一起去吃饭。有人想吃大盘鸡,地图搜了一下,最近的两家离这里有1公里,那就走过去吧。途中遇到了邱认识的河北的两位姑娘凤月和亚敬,相逢就是缘呐,也一起去吧!

这时候有人提议不如到就近的地方随便吃点饭,不用非要大老远跑去吃大盘鸡。于是进了路边一家饭馆。在这种氛围下,不喝点怎么能行呢。买了两瓶青稞酒、两瓶大瓶啤酒、两个罐装啤酒,还有两个罐装青稞啤酒(忘了这个是不是啤酒了)。坐下来以后,互相自我介绍一下,还得有什么活动啊。于是提议大家都讲一个自己的故事吧,可是初次见面太深刻的故事也讲不出口啊。那就讲一讲为什么要来西藏,是怎么来的吧,从小师妹开始。

小师妹从北京来,坐火车到拉萨,只有两天半的时间去玩,然后坐火车回去,湖南人。好像还讲了什么爱情故事,或许是不好意思所以讲得不是很清楚、也或许是复杂的伤心的事情不愿多提,反正我是没听明白故事的来龙去脉。哎.....我真是个捣蛋鬼,总是引诱大家想起伤心事,还鼓动她们讲出来。小师妹和沈阳邱、小强是在火车上认识,一路相伴而来,所以比较熟悉。河北俩姑娘好像也是她们火车上认识的,忘了。

顺时针顺序,下一个是满桌年纪最大的沈阳邱。整天嘻嘻哈哈,大家一起玩,绝对是属于最开心、好动、活泼的,人多要想玩到一起就少不了这样的伙伴。沈阳邱已婚,故事就不详细交代了。本来初次见面大家就不会讲得太深入、听的人记得也不是很清楚,说出来难免有偏差和误解,再说对听来的故事也得保留点人家隐私

下一位登场的是看起来一直很温柔、文静、说话也很淡定的亚敬小伙伴,简单讲了来西藏的原因,交代了一下近期的工作、学习情况。全程语调都不带变化的,好像比我还淡定

。亚敬看起来好乖;P。

再下一位是坐在我右手边的凤月童鞋。不知道是我太坏了,离我近的人都吃亏,还是凤月确实心事有点重。说着说着这孩子开始流泪,在我的不断“开导”下,一边流泪、一边讲。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些事情,会在心里留下一些深深的或者淡淡的印记,当事情过去以后,我们知道怎么去面对,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有时候我们的心就像那刚学会走路却不会说话的小孩,有时候他很乖,有时候又很调皮。你知道他想要什么,想去哪里,有些能满足他,有些满足不了他,而有些是能满足却又不能去做的,他也能听懂,但却控制不了自己。你通过引诱使他转移注意力以后他能安分一点,但不一会儿又想起来了,于是开始闹。凤月还是比较坚强的,说完、哭完以后,很快就恢复正常。

我们什么时候应该追随自己的内心,什么时候遇到问题应该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心会告诉你,你最想要的是什么,会告诉你大的方向。心很单纯,但有时候单纯代表着幼稚。如果只追随自己的心,而不用大脑去判断,去分析、去调整,往往一不小心就会走错了路。吾日三省吾身,自省也需要智慧,智慧通过不断的学习、思考和发现藏在大脑中。

一边讲故事听故事,一边喝酒,这个时候两瓶青稞白酒已经喝完一瓶了,啤酒两瓶也快完了,再去买两瓶啤酒。酒能助兴,酒有三德:明心、去伪、发精神。

该我了,简单交代了一下到西藏来的理由和经过。大家要求我讲故事,还是感情方面的。我的故事一讲就说来话长了,还是算了吧,以后有机会的吧。(不厚道


最后是小强,旅行计划是所有人当中时间最长的,西藏游完去四川。

由于小师妹和小强的故事都带有暗恋情节,为了把今天的聚会推到更加深刻、更加难忘、更加有意义的地位,以我和邱为代表的不怕事儿大的好动份子和凤月、亚敬积极鼓动两位现在向暗恋的对象打电话表白。差点把小师妹鼓动成功了,小强却是意志坚定。看来大家酒没喝到位啊!

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人提议去吃撸串或烧烤,继续喝酒嗨皮。但出门以后小风一吹,有的人清醒了、有的人有点晕,就各自回住处了。一次注定要更加难忘的聚会没了。
一个人回到宾馆,洗一洗睡觉。
24号,去往林芝

约定的6点半在东措集合。早上5点半起床,6点准时退房出门,刚坐上出租车,邱大姐打来电话,叫我起床。6点半准时到达东措,首先见到了阿梅。
下面是往后几天出场率会很高的阿梅闪亮登场!

天还没亮,陆续人都聚齐了,还差本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和联络人小A。经过小小的波折以后,7点半,车才过来。原来车上除了我们8人以外,还有另外8个人。出发!

中途遇到比较美丽的地方,司机会停10到20分钟,让大家拍照。
尼洋河,真美!

中间一个大石头,上书“中流砥柱

24号一天都在路上,晚上到达八一镇。司机推荐有160元标间的和100元标间的,大家自己找伴、自由选择。小强提议和我一起住。于是我和小强、邱大姐、还有阿梅去了100的那家,环境也不错。如果这样的晚上马上回去睡觉,那就太浪费了。吃完饭以后,大家去打牌。四个人斗两副牌的地主,规则自己商量着定的,输了的喝开水,当然是晾凉了以后喝。往往是喝得太快,开水都烧得来不及 ,要么烧开了等它凉冷。打牌一开始小强就手机放着歌,印象最深的一句“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玩到十一点多散去睡觉,玩的也算开心。

25号,去往雅鲁藏布大峡谷的路上,车坏了。司机在那儿一边修,一边联系别的车送我们去大峡谷。等车的时间大家下车到周围草丛、小河边转转。一直等了有三个多小时。中午吃饭时间饿了,往回走到村子里,几个人在一家藏民开的商店加面馆吃了汤面片,味道还可以。车坏的时候,司机开玩笑说,车坏了郁闷,你们也不精神上鼓励鼓励我。我们问要怎么鼓励,司机说没人陪我抽烟。扫视一圈,车上好像一个抽烟的都没有,我就自告奋勇,想找人陪抽烟还不简单吗,我陪你抽!结果司机说烟都没了。哦,烟没了是重点,找人陪只是借口。

25日:

恩,早上醒来以后不禁感叹这是到西藏以后睡得最好最舒服的一个晚上,12点以前睡觉,然后一觉睡到醒。在之前拉萨的几天都睡得不好,要么睡不着、要么半夜醒来,最少的一晚才睡了不到2个小时,其中还有一晚因为喝酒了迷迷糊糊中有那么一小会儿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

南迦巴瓦峰,由于车坏了,原来的一车人分两次到大峡谷。我、邱、阿梅等共8人在第二波。大峡谷最好看的地方应该是南迦巴瓦峰,但是能不能看到要看运气,因为那美丽的常年积雪的几座山峰常常会被乌云遮住。一个多小时前的前一拨人还拍到了,到我们过来的时候就看不见了。后来看了他们拍的照片,确实很美丽。大峡谷门票290元,到里面不吃饭的240元,司机早早要我们把钱给他,他要去给我们买票,不过我们还是坚持自己去买。到了以后我们说不吃饭了,买票的看了司机几眼仿佛要问司机的主意。恩,这么看来肯定有猫腻啊。最后买了不吃饭的门票进去,里面除了南迦巴瓦峰以外,还有大榕树、激流什么什么,再就是坐在景区的大巴上不停地绕山路,这么看来门票有点贵,不值。

晚上仍然回八一镇原住处,在一家川菜馆吃饭,味道真好,也是到拉萨以后吃的味道最好的一家炒菜。吃饭前,当然忘不了鼓动大家喝点儿,但今天没人响应。从进藏前,咳嗽就一直伴随着我,吃完饭去买了京都念慈庵的枇杷膏。路过一家台球室,阿梅提议去打会儿台球,我积极响应,四个人去打了几局。阿梅感慨地对我说:你是又能陪抽烟、又能陪喝酒、又能陪打台球,什么都能陪啊。

26日:

仍然是7点半集合,由于没时间吃早饭,匆忙中喝杯白开水,吃了三块巧克力。 没想到从此以后,苦难要伴随着我了。

由于前面的车坏了,旅行社派了别的车连夜从拉萨开到八一,车换了,司机也换了。先去鲁朗林海,车一直在往上爬。最深入鲁朗林海的时候听说海拔比较高,一路上都没厕所。短暂的停留,大家都到一个小房子后面去解决。这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短暂犹豫以后也去释放了一下,那叫一个稀啊。外面还挂着风、凉飕飕的。

一路上,只要车停下有厕所,就去一趟,以免路程太长,憋得太久。
林芝的行程里面还有个卡定沟,据说是最美的什么冰川因为中途车坏耽误了时间没去成。

河边有石头的地方,就都有玛尼堆,有些山里的寺庙周围也有,据说是祈福的,人开心了可以去摞玛尼堆,不开心了也可以去摞玛尼堆。说到底是一种可以让人转移注意力、让心静下来的活动。

刚进去,有个大的尼玛堆,导游说要顺时针转奇数圈

卡定天佛瀑布

梦梅,很好听的名字,性格比较爷们儿,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自己呆在车里,有点宅,有时候深锁眉头,但一旦和人说话,总是带着爽朗的笑。今年毕业,游完拉萨去上海,然后回家-安徽,再到学校-成都,绕来绕去,挺能跑。

木木夕,告诉过我名字,忘了。爱笑的姑娘,后来告诉我其实也很忧伤,笑只是个习惯。辞职来旅游,直到现在还在尼泊尔玩。

26日回到拉萨已经天黑了,司机推荐我们住太阳岛一家商务宾馆。去看了房间很不错,平时对外160的标间给我们80,三人间120,就住这里了!还是各自找伴,有两人间三人间。最后有个男伙伴落单了,就和我加小强住了三人间。加了微信,他叫天篷,我叫悟空,还真是有缘呐!

和小强、邱大出去吃了面,回去睡觉。以前身体有点小毛病都不在意,抗几天就好了,这次拉肚子也没在意,以为好好睡一觉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啊,折磨人的时候这才开始。一晚上不到两个小时就得去一趟,你能想象刚睡下睡着了就被憋醒而且得马上冲进厕所那种感受,而且还是闹腾一晚上啊!直到天亮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心想不吃不喝应该就不那么频繁了吧,折腾了一晚上天亮了让我多睡会儿总行吧。没想到天亮了也不放过我啊!这应该是记忆中拉得最厉害的一次吧,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一杯白开水加三块巧克力,怎么就能破了我这拉肚子的纪录。不过虽然拉得厉害,好在肚子不疼,这么一想还得谢天谢地啊!睡到十一点多,心想不能再拖了,虽然不难受,但是如果拖下去脱水啊什么的就不好办了,虽然没经历过,但听说脱水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生命攸关啊,加把劲儿起来吧!

27日:

出门直接到附近的诊所,医生简单一问,断定为消化系统炎症,需输液。长这么大都没打过吊瓶,头一次啊,输就输吧,耽误了一天一夜是得下点儿猛药。医生又交待了注意事项,少洗澡,万一感冒治不好等等。总体感觉不错,医药费也不贵。

邱大和小强今天约了凤月去山南,正好我去过了。本来亚敬也要去,但好像是她俩之前的纳木错两日游有点累,所以没去。就在我输液的时候,亚敬说晚上也要和凤月来我们住的宾馆住,但先过来把行李放下。人生病的时候如果有个人来关心关心,看望一下,心里总是好一些的。虽然亚敬不是专程来看我的,我就自我安慰一下,当是来看我的吧,哈哈。把房卡给亚敬去把东西放下,再回来把卡给我,亚敬就自己去市里玩了。两瓶输完已经快四点了,拿着医生开的药出门,一天了还没吃饭,吃了碗河南烩面,回房静养休息。这输液效果就是快,肚子终于老实了。

晚上小伙伴们都回来了,大邱、小强、凤月、亚敬加上我,去吃饭。他们吃烧烤、喝啤酒,我虽然很馋,但这次病得厉害,害我破了不打吊瓶的记录,还是克制克制再克制吧。我吃皮蛋瘦肉粥加一个肉夹馍,期间还是经不住劝喝了两纸杯啤酒,吃了一串肉。如果我身体好,就这阵势,本来应该是又一个难忘的小聚啊!今天亚敬两人开房已经是150,就在大家吃的时候,我去问问价,降到120,前台还真给我面子。我只说了我是按团队价住的标间八十,我如果再开房间多少钱,人家就说一百二。大家看我去就回来,直接价格就下来了,还夸我好一阵子,其实我真没怎么讲价,运气好而已。哎.....夸就夸两句吧,哈哈哈哈

28日:

第二天凤月、亚敬要回去了,中午一点多的火车。大家在东措集合,阿梅也来了。送走了两位河北姑娘,有人提议去哲蚌寺。坐公交,到达哲蚌寺门口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售票处告诉我们小殿三点半关门,大殿五点半关门,讲了讲价,最后四个人买了三张票放行。进门以后还要走很远才能到寺庙,原来哲蚌寺是有很多个大殿小殿组成的,远远望去就是一片。里面有卖饰品的还有饭馆,途中遇到两头牦牛打假,看了很久。等走到主殿小院前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大家都对进殿没兴趣,坐一会儿,原路返回。返回路上,到两排转经筒中间,四个人拍了几张照片。

回到市里,一起吃个饭,从这个时候,阿梅提起有时间去酒吧嗨一下的建议,我表示非常赞成,邱大和小强也不反对。

今天相机没带,手机只拍了两张就没电了。

回去以后,商量好了行程:明天即29号羊湖一日游,30号、十一纳木错二日游,因为纳木错二日游是中午出发不用早起,而29号羊湖回来比较早,所以29号晚上去嗨皮。顿时大家对酒吧嗨皮充满了期待!
羊卓雍错

容中尔甲有首歌《呼唤春天》,唱到羊卓雍错,而这一整天,这首歌也不停在我脑海中盘旋。
茫茫雪域梦回我久别的草原
漫漫风沙找寻我青青的家园
羚羊在流浪,哦,流浪
雄鹰在盘旋,哦,盘旋

栖息的森林早已不见
是谁在伤心,谁在呼唤
央卓雍措,央卓雍措
央卓雍措,央卓雍措
何时才能再现我故乡
故乡那往日的容颜
茫茫雪域梦回我久别的草原

漫漫风沙找寻我青青的家园
江河在退缩,哦,退缩
孩子在哭喊,哦,哭喊
母亲的乳汁早已风干
是谁在伤心,谁在呼唤
央卓雍措,央卓雍措
央卓雍措,央卓雍措

何时才能唤醒我故乡
故乡那绿色的春天

阿梅的朋友小乔,在拉萨工作一个多月了,很白

同车的两位广东来的美吕

很多玛尼堆

游完羊湖,回到拉萨,不到三点。邱大因为N天前预定了东措旁边的旅店,离开太阳岛走了,阿梅和小乔也到太阳岛来住。休息一会儿以后,出门遇到有台球室,进去打会儿台球,35一小时,比较贵,不过环境、案子都不错,然后到东措找邱大。因为小乔在拉萨呆的时间比较长,9点多去了小乔提出的皇后酒吧。时间有点早,我们是第一波,5个人,12瓶啤酒、一个果盘。以为有节目什么的,于是听着音乐慢慢喝,一直到十点多,已经很多人了。好像大家也没嗨起来啊,得张罗张罗,玩色子一人来一圈,阿梅喝了几杯就说不行了。我心想对出来嗨那么积极、又很有女汉气质的阿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不行呢,鼓励鼓励后来还是都喝了。没想到啊,就这样虽然看起来很爷们其实仍然很单纯的90后小姑凉阿梅就这样....醉了。醉了以后就是一趟又一趟的去洗手间吐啊吐,一去三个女孩都去了。等回来以后几个人把第二次点的十二瓶啤酒喝一喝,看阿梅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就回去吧,没开的啤酒送旁边桌上的大汉。这么看来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但很明显小乔一点事儿没有,小强稍微有点迷糊,邱大也没事,我当然也没事了。一路架着阿梅打的回去把阿梅送到住处,邱大因为不是住在一起,说自己回去。但回住处后几个人都忘了打电话问邱大到没到了。

30日:

第二天10点多起床,准备出发去纳木错,小强联系的某司机,说已经联系好了,但这个时候电话却打不通。一晚上过来阿梅也精神了,几个人给邱大打电话都不接,后来小强才告诉我们,邱大昨晚没回去,坐德克士哭了一夜。几个人都很纳闷,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更让人莫名其妙的是小强也不去纳木错了,问是什么原因,一会儿说天气不好,一会儿说不舒服。这个时候我很生气,上班的小乔专门请两天假就为和大家一起去纳木错,但是生气的时候要少说话,以免伤了人。于是去旁边叫来阿梅去沟通,沟通好了说要去了,等背上包又不去了。来来回回折腾几次,真是气人!阿梅说要去买票,那我也去把返回的票订了吧。小强也跟着我们,几个人一起去火车站,办完各自的事情,回到东措找到邱大。小强还是一直说着:要不你们去吧。把司机电话给我,打了好久却没人接。哎,不靠谱的小强找了个不靠谱的司机。看邱大一脸病态,大家也没好问昨晚的事情,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明白邱大那晚为什么没回去自己在德克士哭。小强说是不敢回去,但不敢回去为什么不给大家打电话。再说了,那个点也不是很晚,东措附近人应该还是很多的。再不行拉萨到处是警察岗,打车过去以后找个警察也能把你送回去。还是阿梅说的对,我们是一个团队。嗯,有问题不找团队是对团队的不信任。

纳木错也去不了了,得找点别的活动啊。几个人去叫什么地方忘了,吃一位老太太卖的酸奶。酸奶是老太太自己做的,阿梅和小乔经常来吃,和老太太都混熟了。简单聊聊天,得知老太太来自广东,在拉萨卖酸奶好几年了,酸奶都是自己做得,而且做酸奶很辛苦。嗯,慈祥的老奶奶!邱大说想去拉萨河,然后大家一起去了拉萨河,仍然是从太阳岛过去。因为之前说要去纳木错两日游,把太阳岛的房间也退了。小强回东措住,我在旁边的八朗学旅馆住,阿梅回小乔那里住。住旅馆6人间床位50,而原来的商务宾馆标间才80。沿着拉萨河走啊走,走累了到边上一家小店,阿梅点了一个披萨和一个酸奶味的蛋糕,大家休息休息,等了好久才上来,分吧分吧吃了。天也快黑了,转了一大圈回到东措吃饭,吃完饭各回各家。

10月1日: 爱国好青年小强要去看升旗,邱大也去,昨天阿梅也说要去,但是没来。天还没亮三个人就从东措往布达拉宫走,从早上七点多,一直等到十点才开始升旗。阿梅也是快十点了打来电话,说睡过头了。要知道等这么久,我也不想来啊,阿梅没来是明智的,看什么升旗。我嘛,来之、安之吧。

嘀嘀,官大人到~~

中午小强和邱大一起去纳木错二日游。我没心情没去,早上起得早,加上头一天住青旅不太习惯没睡好,这会儿有点困,回到旅馆躺一躺。然后出去吃饭,下起了小雨,正好阿梅来电,一起吃了饭,走去昨天喝酸奶的地方附近打台球。今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2号睡到中午,出门吃饭、八角街溜达,看着那密密麻麻趴在寺庙周围不停跪拜的人,忽然心生悲哀。宗教有它的伟大之处,但看着那些跪拜的人,我首先想到的不是虔诚,而是想起电影黄飞鸿中的一个情节。

给阿梅打电话,到光明茶馆喝茶。然后还是打台球,打完台球已是下午,阿梅的朋友小乔单位有活动,所以到林廓北路吃过饭以后我和阿梅都没事,就顺着路走啊走,一直走到布达拉宫,绕一圈在走回东措。阿梅告诉我以前从来没走过这么多的路。我说,和我在一起又打破了一个记录呃。一个是喝醉、一个是徒步。到东措以后,时间也差不多了,阿梅打车回去找小乔,我到网吧整理一下照片,看完了一直没看完整得《冰河世纪4》。

10月3日:
快到中午,起床、出门、包子稀饭。然后到打过台球的地方上网。

阿梅贴完手机膜,一起去逛天海夜市。手机数据线早上充电的时候爆了,买个数据线。阿梅要买个手机-Jeep,看起来很皮实,电池后盖是一块小钢板,还有一款land rover,造型一样,一百多元,我也买个玩玩。于是一人拿一个大铁盒子(手机包装盒),一个Jeep,一个land rover去逛街。

明天就要离开拉萨了,想起东措那个整晚只有一个人唱歌的酒吧,准备先去传完照片,然后去酒吧。照片太多,要一一挑选,还要编辑。酒吧就在网吧隔壁,隔音也不好。一边传照片,一边听着隔壁哼哼唧唧地唱,唱得一点状态都没有,以至于我有种想冲过去拿起麦自己唱得冲动。虽然唱得不怎么样,但唱到有些经典歌曲的经典段,网吧的人也时不时一起和一两句。很多时候,我们喝酒不是为酒而去,唱歌也不是为唱歌而去,只是我们喜欢那种完全放松自我的状态,喜欢那种放开怀抱、敞开心扉、痛快酣畅的感觉。 传完照片已经是晚上12点多,酒吧也安静了,回八朗学整理好行李,睡觉。

10月4日

火车8点40出发,公交车7点始发。6点20起床,洗漱完出门 。这个时候天还没亮,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离公交站台 还有段距离。背着包,走在那蒙蒙细雨中, 哼着小曲:"今夜又下着小雨,小雨它一点一滴滴,一点点一滴滴它飘来飘去,像之前那场相遇......"一边走,一边一点点的回忆:大连-郑州-西宁-青海湖-拉萨-林芝-羊湖。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晨下雨时节。林芝回到拉萨的时候,一部分人下车,有个北京来的青年向车上的人道别,说:“这几天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再见!”我感叹一句:”一声再见,从此以后再也不见呐!“很多人笑了。我们每天会遇到很多人,和很多很多的人擦肩而过,和一部分人同行一段路,和有的人相识,和个别的人相知。在旅途,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继续踏上那不归路。一声再见以后,很多人真的就永远也见不到了。

到站台,有位中年也在等车,也是旅行装束,这么早起来等这趟车的,大概也是去火车站,而这个点去坐火车的,那肯定是一趟车。没等我过去问,大叔就问我是不是去火车站的。然后商量好,最晚7点40公交不来的话,就一起打车去。公交还算准时,7点十几分就到了。去售票厅帮大叔拿了车票,一上车,还是同一节车厢的同一个隔段的。我下铺,对面是个回族大娘带着孩子。一路上这位叔叔倒是很能聊,在格尔木出差做工程的,放假了出来玩几天,到拉萨以后身体不适,没心情了就直接回去。一路上和回族大妈聊,但两人语言不怎么通,有时候需要我来翻译。

返程途中,因为下过雪,车窗外的景色要比来时好看。
10月5日

车行23个多小时,到达西宁,买到了下午到张掖的汽车票。到附近电影院看了《狄仁杰2》打发时间。西宁到张掖的路上,两边景色也很美。

小型客车依维柯,跑的慢,5个小时的路程跑了近8个小时,到了张掖,已经十点多。十一期间到处人聚堆,好不容易才找到个住处。出门吃了已经很久没吃过的麻辣烫(附近转一圈,这个点也只有麻辣烫吃),睡觉。
本次旅行就到这里算结束吧。

目的地: 青海 西藏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赞14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