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湾行

8264旅行网

龙湾行

“五一”小长假,喜爱户外运动的驴友们没有极特殊原因,都是要出行的。网上许多领队都发出了召集贴,我选择了和大兵一起去吉林龙湾。

去前,简单地做了下功课,查阅了龙湾的相关资料。据资料显示,吉林龙湾群国家森林公园坐落在长白山脉的北麓,属长白山系龙岗山脉中段,吉林省辉南县境内,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平均海拔880米,公园占地面积 8102 公顷,其中:森林面积 6780 公顷,水域面积 227 公顷,其它面积为 1095 公顷。 1992 年被国家林业部批准为 “ 三角龙湾国家级森林公园 ” , 1999 年,更名为 “ 吉林龙湾群国家森林公园 ”是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全国科普基地,全国摄影家创作基地。公园规划为十大景区——“七湾、一瀑、两顶”,即三角龙湾、大龙湾、二龙湾、小龙湾、东龙湾、南龙湾、旱龙湾、吊水壶瀑布、金龙顶子山和四方顶子山。我们此次穿游的是东龙湾和南龙湾。

本次穿行共两天时间,露营一晚。从未有过露营经历的我,期待着此次行程。行前继续购置装备,一个70升的大包、帐篷、睡袋、炉头、气罐和套锅,再次花去近3000元大洋。

30日早晨,天气阴沉,天气预报显示,哈尔滨有中雨,吉林也有雨,心情也不免受到些许影响。来到安乐街集合点,大兵、久等、求败等网友已经到了,此次行程共十六人,包括一位五岁半的小驴,坐驾是一台十九座的丰田考思特。

六点二十,准时起程。车子行驶在202国道,向吉林市进发。今年的春天,气温偏低,比往年晚了半个节气,路旁的柳树还未绿,阴沉的天气和干秃的树枝没有一点春天的感受。农田里偶尔能看到农民忙碌的身影,大部分农田已经翻耕,土壤松软而新鲜,田垄笔直。

大兵在组织大家自我介绍,十六人中,大兵和败姐是一起走过的熟人,其他人都是初次见面。久等,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和大兵一起来探的路;青色、紫漪,一对有着多年户外经验的美女;小涛,一膀大腰圆的新驴;媛媛和大鹏,一对年轻夫妇,也初次参加活动;心语、沙鸥,一对美女,也是新驴;一般人,一个冷幽默不断的美女,一路上带来众多故事和欢笑。此外还有一家四口,爷爷、爸爸、妈妈和一个五岁半的小美女,这一家有些特殊,都没有穿专业的户外登山鞋,上有老下有小,还没有专业的装备,不免让人担心,不过据说,这位小美女三岁就开始登山,目前已登过无数高山,从不掉链子。

我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旁边是高高垛起的背包。我静静地用MP3一遍一遍地听着许巍的《难忘的一天》,许巍那低沉而略显颓废的嗓音和清脆悦耳的吉它伴奏形成鲜明的对比。我之所以喜欢这首歌,就是喜欢这吉它声,清脆、婉转而悠扬,它可以冲破那种颓废、愁苦,让人平和、平静。而此时,车窗外春寒料峭,车厢里春意盎然,这又形成极大的反差,久等、大兵和众美女调侃着,不时发出欢笑,把阴天带来的一丝不悦,冲得一干二净。我们的人生也会经常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不如意,用阳光的心态面对,会让我们的人生更精彩。

车子进入吉林市,这是吉林省第二大城市,人口240万,市内最大的企业是中石油吉化公司。这是一个让哈尔滨人熟知的城市和企业,曾两次让我们遭遇恐慌。2005年11月,吉化双苯厂爆炸,含苯污染物大量进入松花江,至使哈尔滨市全民进入水慌,震惊全国。2010年8月,受大洪水影响,吉化永吉县新亚强化工厂1000多只装有三甲基乙氯硅烷的原料桶(每桶160公斤-170公斤),被冲入松花江,顺流冲往下游,再次惊动哈尔滨市。

吉林市比哈尔滨低两个纬度,路边的柳树已经抽出了绿芽,桃红也开了,春的气息比哈尔滨浓了许多,只是阴雨天仍然感觉寒冷,没感觉到春天应有的热烈与温暖。车停下问路,我们也借此机会上厕所。周围没有公厕,大家走进一个小诊所。诊所的厕所是不对外开放的,尽管我们说明了来意,但并没得到友善的对待,收银员激昂地向我们表明了收费的理由。我们也不愿意和她纠缠,尽管大家觉得这钱花得挺冤,但大鹏仍然大方地支付了每人一元的费用,显示着北方男人应有的豪爽与大度。不过这一事件,让我们更想对吉林说:想说爱你这容易。

车子继续上路,路况开始差了起来。东北地区春天特有的翻浆路致使坐在最后一排的我,经常弹跳起来。车行速度比预计的慢了许多。大兵依然热烈地说着,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我靠着背包迷迷糊糊地睡,隐约还能听到前面讨论着混帐、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时间慢慢地溜走。计划车程六小时,六小时到了,但显然离终点还有相当的距离。中午原定是在东龙湾吃鱼的,但何时能到,还未知。下车后还要穿越一小时才能到东龙湾,不吃饭重装穿越,恐怕吃不消,可是以为中午吃鱼,没带中午餐,这怎么办?青色和紫漪大方地拿出面包和鸭头,为了能顺利穿越,我也不客气地享受起来(在此隆重感谢青色和紫漪)。

快两点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富民镇,这是计划采购食物的地方。孤独求败——本次行程的总财务官当仁不让地成为了采购员。大家穿梭于小小的店铺间,挑选需要的食品,还不时与当地的老乡讲着价。我也趁着这个时间,下车活动活动,走走看看,缓解一下肌肉的酸痛。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的小集镇,两旁商铺都把商品摆到路边,以招揽更多的顾客,形成杂乱的占道经营的情景,显示着农民质朴而不守规距的本色。道路两旁到处都是在建的住宅工程,看来房地产业的发展也波及到了这里,恐怕房价也涨起来了。

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来到了车行的终点——榆树叉村。大家开始做穿越前的准备。久等和大兵来探的路,久等打头,大兵收队。天气依然阴,不见蓝天,云层很厚却没有雨,空气清新而潮湿,雨后的山间土路没有灰尘也不见泥泞。没有风吹、日晒、雨淋,对穿越而言是绝好的天气,尤其是我们的队伍以新驴为主。大兵一直向我传授重装穿越的经验,我也一直想要体会,可是本次穿越,个人并未准备很多食物,重装是谈不上的。不过,在富民镇采购的公共食物还是要背的,加上两袋公共食物,离重装也差不多了吧。山区的节气比城区还是要晚了许多,山上鲜见绿色,偶尔在路边能看到早开的野花。景色谈不上有多美,但拥抱自然的轻松与自由,却让心情大为愉悦。适宜的天气成全了大家,没有人掉队,也没有人感觉极度疲劳,连五岁的小强驴也走得有模有样。

沿着山路婉转前行,穿越的难度和强度都不大,心里上还做着长途跋涉准备时,透过树丛,却看到一湾平静的水面。池水掩映在群山之中,没有一丝涟漪,群山倒映在池水之上,平静而和谐。一天的劳顿在这一刻化为乌有,心中的烦闷也荡然无存。也许这就是人们喜欢走进自然的缘故吧,它可以冲散阴霾,荡涤心灵,让心胸更开阔,让性情更平和。

这就是东龙湾,今天的宿营地。大家在一阵狂拍之后,开始选择营地,搭帐篷。这是我第一次野外露营,尽管行前做功课,在家里自己搭过一次,但仍然显得笨手笨脚。小涛和大鹏也是第一次露营,显然对搭帐篷颇感兴趣,搭完这个,帮忙搭那个。败姐、大兵这两只老驴自然闲了下来,只是动动嘴,却不动手,指挥着,如何选营地,如何让外帐、内帐分离而防雨。帐篷都搭起来了,却发现大家的帐篷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橙红色,是心有灵犀,还是市场上只有这一种颜色的帐篷啊。晚上可别进错帐篷啊,哈哈。

东龙湾尚未开发成旅游景点,只有一户人家,父子两人在此打鱼种田为生,房屋简陋,鸡窝狗舍俱全,一派浓郁的田园风光。主人纯朴而善良,父亲65岁,紫檀色的面庞上刻着深深的皱纹,显然这是一生劳作打下的烙印,但是腰不弯、背不驼,身板硬朗。初见老人家是骑着摩托卖鱼刚回来,看到我们来了,那个纠结啊。本来准备了许多鱼,一直等着我们,说好中午来,可我们迟迟不到,这野生冷水湖鱼,味美价高,要是我们真不来,渔家可损失大了。久等不来(这里既可理解为驴友久等,也可理解为等我们很久,哈哈哈),只能拿去卖掉,却不知刚卖掉我们就来了。老人家纠结的样子愈发显出其纯朴的本色,好在家里还有一些小龙虾(当地人称喇蛄)和两条鲤鱼,大娘赶紧为我们操办晚餐。年轻的男主人也四十多岁了,当兵转业多年,长年的风吹日晒也使得面庞黝黑,皱纹微起。

女同胞们在湖边洗菜,湖水清澈冰冷。据资料记载,这湖体是火山口,地下水涌出成湖。男主人说,湖水最深处达127米,湖水可以饮用,但平时都是到不远处的山泉取水喝。为了保证大家的饮用水,也为了参观一下山泉,大兵、久等和我,在主人的带领下去山泉取水。我们沿着湖岸前行,路上铺着厚厚的枯叶,没过脚踝。树叶显然是去年秋天新落的,松软干净,软软的,走在上面甚是舒服。路旁是陡峭的岩壁,岩壁呈炭黑色,分布着密密的气孔。这是典型的玄武岩,岩浆岩的一种,气孔是其重要特征。这岩石的分布说明了这里火山口的身份。

走了约十分钟,我们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山泉取水口,泉水清洌甘甜,源源不断地流入湖中。而这湖,四面环山,周围有七处泉水流入湖中,没有出口,若只靠蒸发消耗湖水,长久下来,必成咸湖。而湖水终年冰冷,几万年来仍是甘甜的淡水湖,想来必与地下水相连,相互补给。岸边的水中许多倒木横在其中,隐约可见,更显其原始风貌。回头望去,我们的营地和老乡的陋宅倒映水中,自成风景。

取了水,我们往回走去,两个十公斤的桶,主人家自己提一桶,毫不费力,而另一桶,久等、大兵和我,三人轮换提水,方才可以。看来,体育锻炼仍不及体力劳动。

回头望去,我们的营地和老乡的陋宅倒映水中,自成风景。

打水回来,晚宴已经开始了。主菜是两条肥硕的大鲤鱼、四盘鲜红的小龙虾,还有在富强镇采购的沾酱菜、花生米、肉肠。我也把带来的酱牛肉贡献出来。尽管简陋,却也丰盛。大家围坐桌边,疯狂地启动着咀嚼肌,片刻,桌面上就堆积起鱼刺和喇蛄虾皮。青色最是会吃,她最爱喇蛄虾,面前的皮是最多的。而我的吃法最简单,连皮带头一块放嘴里嚼,香脆可口,还补钙,哈哈。不过我的最爱是鱼汤泡饭,今天的米饭是真香,油亮绵软,配上湖水炖出的野生鱼汤,那真叫一个香啊。

小美女在上菜

条件简陋,但菜肴丰盛

吃饱了,那自然是要开喝了。山上啤酒不多,只有二十瓶,大兵拿出一瓶白酒,老乡也拿来一壶小烧,今天这酒是够喝了。天暗了下来,寒气也逼了上来,湖面上泛起一层薄雾。大家都把抓绒穿上,点亮头灯。酒桌上的热烈气氛赶走了夜晚的寒冷,这故事也就越来越多。话说这一般人儿可真是不一般,冷幽默和热笑话是一个接着一个,她的帐篷和久等的紧临,离大家的都稍远,她说晚上害怕,自然这混帐的话题再次被提起。是谁进谁的帐篷,是禽兽还是禽兽不如,这一来二去,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这笑点低的人,更是合不上嘴,这一宿,脸上得爬上多少道皱纹啊。这一般人儿逗笑了大家,自己不乐,一会逗这个两句,一会逗那个两句,把气氛挑得是越来越热烈。这久等也不是一般炮啊,插科打浑也是笑料百出,更是给大家讲了“二”和“锯(巨)二”的故事,把气氛挑到新的高潮。

八点多了,气温进一步下降,湖水和龙湾的局部小气候更加剧了北方春季的寒冷,呼吸已经有哈气了,估计气温也就五、六度。哈尔滨人爱喝啤酒,但冰冷的啤酒显然已经不适合此时饮用了。酒已喝得差不多,大家提议改喝茶水。还真有人带茶具,青色就做起了茶道,我看大家也都是喝茶的高手,有带铁观音的,有带普饵的,我原打算带点峨眉雪芽,临走还忘了,呵呵,对不起大家。

随着气温的进一步下降,我的身体已经受不了寒意,我只穿了一件薄抓绒,看来这个季节还是要准备冬装的。我告别各位驴友,提前回帐篷睡觉了。

帐篷上已经结了一层密密的露珠,湖边水汽大,气温低,露水自然重。露水重,还有下雨的可能,鞋自然是不能放在帐外,装在塑料袋里,拿进帐。第一次露营,小心谨慎,也带着些许的兴奋。天气太冷,睡袋究竟如何,还不知道,我穿着抓绒衣裤钻进了睡袋。睡袋是天石0度温标的,按说是够用了,可是我并没有感觉暖和,尽管也不算冷,也不是很舒服。事后大兵告诉我,其实在睡袋中穿得越少,体温越能保存下来,越能发挥睡袋的功效,穿多了,反而不对,下次注意。

迷迷糊糊地睡着,感觉睡得并不踏实,露营和在自己的床上睡还是不一样的。睡梦中,听到帐篷被打得啪啪响,下雨了。雨势并不大,应该没到中雨的水平,可这雨点打在帐篷上的声音,吵得人没法睡觉。看看表,三点十分,不知雨会下到何时。还好,是阵雨,三点四十多,雨就停了,抓紧时间睡个回笼觉。

清晨,是在各种鸟的清脆鸣叫声中醒来,伸个懒腰,钻出睡袋。湖面上晨雾弥漫,空气清新而潮湿,气温很低,好在刚从睡袋中出来,并不感觉很冷。清晨的景色与傍晚自是不同,湖光山色掩映在薄雾中,雾气并不均匀,越贴近水面越是浓厚,就象水中腾起的阵阵清烟,又象飘浮在山间的山岚,那欲掩还露的景色更是让人着迷。

景色美啊

大家也都起来了,大兵张罗着做早餐,昨天买了一箱方便面,还有卤蛋。大家都拿了出炉头、气罐、套锅。我的这些装备都是初次使用,很有纪念意义哦。昨天打的山泉水,现在派上了用场,这一锅一锅的方便面煮下来,那场面是贼热烈啊,把我们五岁的小美女吃得是兴高采烈,竟吃了两碗。平时最不喜欢吃方便面的我,也满满地吃了一大碗。

早晨的美餐

久等是起得最晚的,据大家说,昨晚就听久等和一般人儿聊天了,三点多钟还在聊。原来一般人儿害怕,晚上不敢睡,总感觉一会儿从船上下来个人,一会儿从山上下来个人。和久等的帐篷挨着,就缠着久等聊天,给久等讲《易经》,久等刚想睡觉就把他喊起来。这一下久等可惨了,几乎一宿没睡,天快亮了才眯一觉。今天一般人儿对久等的态度可是180度大转弯,一口一个恩人,昨天还不让久等抽烟,今天就是想啥时候抽啥时候抽,想在哪抽就在哪抽,把久等弄得哭笑不得。(你看照片上久等呆滞的样子,哈哈,服了吧)

吃完早餐,拔营上路。昨晚的雨,使帐篷脚和地布都沾了许多泥,拿到湖里涮了涮,无法晾干,只能用塑料袋装了放在包里。由于内帐和外帐没有完全分离,外帐内侧缓的水(由于外帐较冷,在外帐内侧结了一层类似于露水的水膜)把内帐也弄得有些湿。这又是一个经验的问题,能把外帐抻拉得完全离开内帐,也是一个技巧。第一次露营就遇上下雨,对积累户外经验还是很有帮助的。

(求败探头打探周围,准备起床)

今天(5月1日)上午是去南龙湾,路况与昨天相仿。经过昨天的鏖战,并不见大家的精神体力的疲乏,只是久等略显憔悴。今天没有野道,都是山间已有的路。路边许多漫坡被开垦成农田,夹在林子当中。有一段路不知是谁一半路也给开成田了(真气人),有的地方白桦树皮被剥掉。看来中国人的环保意识还太差。今天的路经过夜雨比昨天泥泞许多,不时在路旁见到清清流淌的山泉,有时见到在寒风中抖擞开放的野花,让人感受春的气息。

溪流\野花

溪流\野花\泥泞的道路

溪流\野花\泥泞的道路

溪流\野花\泥泞的道路

南龙湾很快就到了,这是一个和东龙湾相似的火山口湖,比东龙湾略大。大家卸下背包,端起相机。我也趁机喝罐咖啡休息一下。空气中始终弥漫着薄雾,空气温度很大,象随时都能下雨。尽管天色阴沉,但每个人的兴致都很高,大家还摆出了昨天久等讲的“锯(巨)二”的手势,一片欢声笑语。

图片分享

开始下小雨了,大家也背起包踏上返程的路。雨很快又停了,下山路,坡也不陡,大家走得很快,三十分钟就来到了汽车旁,车拉着大家去金川镇用午餐。午餐丰盛,大家尽情地享用。用餐前紫漪买回两根麻花,分给大家品尝,酥脆香甜,很多人表示要去买,我也想买两根回家给家里的两个领导尝尝,结果,买麻花就成了集体行为。求败和青色代表大家去买,每人两根,顺便杀杀价,事后看来,这麻花买得是相当成功。
饭后,大家都着急回家,很快就集合上车出发。刚上车,外面就噼噼啪啪地下起了硕大的冰雹。这两天来一直含着未下的雨转瞬间倾泄而下,看来俺们还是很有福的,人走了,雨才下。

车子走在返程的路上,由于来时耽误了很多时间,司机师傅决定回程改走长春,车子向长春方向进发。北方的翻浆路再次发威,把坐在后排的我们颠得够呛,连老驴青色都有些晕车了。由于长春修路,车子在长春市区绕了半天才找到回程的国道,国道是新修的,平整宽阔。丰田考斯特是大家信赖的面包车,可是在这么平整的道路上速度始终上不来,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我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六点半左右车子在离德惠27公里处抛锚了。还算好,抛锚点在一个不知名的镇中央,网吧、烧烤店、旅店一应俱全,大兵、媛媛等还去网吧上网,得等哈尔滨发过来的车把大家接回去,往返估计得五个小时。玩户外的人心胸还是很宽阔的,没有生气,也没有人抱怨,有的人去上网,有的人去吃烧烤,有的人打扑克。饿了正好吃买的麻花(麻花在这派上了用场),没事干的人再相互聊聊天,加深一下了解。

接近九点,接我们的车来了,大家急急地把大包从这个车搬到那个车上(归心似箭啊)。上车后,不再有人说笑,每个人都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我更上躺在最后一排的长椅上,呼呼睡去,时不时地被颠醒,转身继续睡。十二点半(已经5月2日了),车子来到终点,大家打了招呼打车回家,行程到此结束。

总结:
1、本次行程强度不大,适合新驴适应性出行;
2、出行时间略早,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应该比较好,届时树绿花开,风景指数将大增;
3、湖边露营温度低,应做好防寒保暖;
4、露营时防雨大于防风。

希望有机会再和大家出行,也欢迎各位驴友与我们同行。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目的地: 吉林市 通化 榆树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