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运河之城,秋日遇见你

七月木木
关注作者
带你看看, 我的视界. 唯有, 故事感的画面, 画面感的音乐, 入我心.

图/文 七月木木

微博:@Forever七月木木

微信: jessise73

(转载请注明出处 商用请联系本人)

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却是错过了无数春日,一来不想挤着人山人海去凑热闹,二来总觉得扬州很近,是个随时都可以去的地方,有这样的惯性,把最容易办到的事情放在最后,分分钟就可以说走就走的距离,这个“随时”便成了拖之又拖的借口。因读研的关系,来来回回往返多次,却也总是来去匆匆,而未细读这座运河之城的味道。

扬大图书馆的书到了归期,也正好要去学校一趟,那这个已被自己挤在了一边的小心愿,就去完成了吧。扬州的秋日不似春天那般如含苞待放的姑娘,更多则如安静温婉的女子,静静书写着心事。错过了春天,就不要辜负秋天。

“去扬州?好啊,喝早茶去!”闺蜜听后不由分的立马做出了决定。

人生有这样一个说走就走,愿意陪你去任何地方的闺蜜,是何其幸运。

【只为那杯早茶】

起了个清早,驱车2小时,只为那杯早茶。

扬州有句老话说得好:“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这是扬州人生活方式典型写照,扬州美食的代表首推早茶,说的是清晨,一杯清茶,一盘点心。晚上澡堂子里,泡澡,修脚、捏脚、刮脚、捶背、品茗、小吃、聊天、理发、刮胡子、你只管闭目养神,有人把你服务的妥妥的,一身轻松,然这澡堂子文化现在已经不再,如今剩下的只有“皮包水”了。

扬州比较出名的早茶,老牌的有卢氏古宅,“冶春”,皮包水等,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卢氏古宅的早茶一下子击中我的心头,爱到不能。古色古香的老宅里,品早茶,享早点,靠窗而坐,有风吹过,大红灯笼,随风摇曳,入我心里。遗憾总是会有的,总会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当我们兴致匆匆得赶到那里,门口的队伍排起了长龙。

换地方,还是没去大热的富春和冶春,想着去东关街逛逛,便去了那里的皮包水。不大的门面,早已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挤满了游客,依墙而坐,小二抑扬顿挫的嗓音,眉飞色舞的神情吸引了在座的很多游客。

这说书,听的或许是一种氛围,有多少人能真的听懂,品的出,也不乏我这样给自己戴了顶寻味扬州的帽子。这味,不仅仅在于舌尖,更在于视听等多方位的感受。老扬州的影子,已依稀触摸不到,感受到的唯有经过几千年传承,演变至今的一点点生活习惯,这生活习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但它一旦由商业化运作后,那种味道还能存在多少?

【煎饺和千层油糕】

个头好大的煎饺,一口咬下去,汤汁沿着嘴角往下掉。

内馅十分鲜美,一个下肚,竟有半饱的感觉。

千层油糕,这个创于清朝光绪年间的扬州名小吃,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仔细看,确如其名,一层层半透明状的皮糕,中间夹着糖油,别小看这油糕其貌不扬,制作工艺可是一道道,很是讲究。



蟹黄汤包,江苏的名小吃,怎能不吃,其绝妙在于看起来一个很大的包子,却是皮薄如纸,吹弹即破,用一根吸管轻轻一捅,皮便破了。吃汤包,有讲究,须先用吸管将其里面的汤汁吸掉,汤汁鲜而不腻。

黑米烧卖和豆腐皮包子,关于豆腐皮包子,在《红楼梦》中,还有这么晴雯对 宝玉说的这么一段:“今儿我在那边吃早饭,有一碟子豆腐皮儿的包子,我想着你爱吃,和珍大奶奶说了,只说我留着晚上吃,叫人送过来的,你可见了没有?”晴雯回说,知道你(宝玉)是为我准备的,但是被宝玉的乳母拿去了,宝玉的乳母还拿走了原给袭人的酥酪,又自作主张拿走了豆腐皮包子,导致宝玉大发脾气。

曾有人说,我像红楼梦中一个人物,晴雯。不知此评价出自哪里,关于晴雯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红楼梦》中里面女性角色,多半只是悲剧。

吃一碗热腾腾的炖面吧,吃什么食物,在我看来,有季节性。大热的夏天,吃下这样一碗热汤面,估计够呛,但秋冬天就不一样了,腹中空空,一碗下肚,浑身暖暖的。





扬州的小吃,遍布大街小巷,只是这国庆蜂拥的人群,也扫了我寻味的兴致。






今天就跟早茶店耗上了,吃完皮包水,又来冶春,看看口味有何不同。较之于皮包水,东关街上的冶春店,门面相对简单了一些,价位两家大致相差不大,口味上也无大差异。







【有家小店】

东关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实在无暇顾及拍照,无心游览,时刻想要离开逃离,在这样一个国庆长假来这里,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逃亡般,街角的一个小店,就这样闯进了我的视线,或许是橱窗的衣服摆放得太过美丽,或许是色调搭配得正好适合我当时的心情,很多事情,回头想想确实没啥缘由。

随意试了几件衣服,对胃口的,穿上就走了,留下的印象是老板娘轻柔的语调和暖暖的味道。

【心心念,就不要错过】

卢氏古宅的早茶成为心心念的遗憾,夜幕降至,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古宅中的晚餐是另一番风味。大户人家的弄堂,一长排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想起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画外音:四房,点灯......





大门跟大多数其它老宅一样,高墙,石雕门,霸气一览无余。
旧时的大户人家,一般都有侧门。大门跟侧门,分别派不同的用处,走不同的门,代表着这家中不同的身份。
















坐在了主人家的大厅最中央的位置,点了几个特色菜。

【青菜炖老豆腐】

【茶撒过桥鱼】

【咸肉海鲜泡饭】


卢氏古宅不大,呈长条形的结构,后面一个不大的院落,但错落有致。




【夜,运河千年的纸醉金迷】

夜深了,看一份报纸,歇息,晚安。

【随意走走吧】

今年的秋天来的特别早,叶子一下子黄了。冷清秋,萧瑟之意,冷自然从心底而来,“南山南,北秋悲”,要说秋冷,其实秋天则是最富有诗意和色彩的。我爱秋天胜过春天,爱黄色的树叶,或许占了大部分原因。







茱萸湾景区,在扬州的郊区,我想这里大抵平时游客少得很,在国庆长假里,在这里居然能落个清净。

“只羡鸳鸯不羡仙”


你是唯一一个与我对视的,在跟我说话吗?




目的地: 扬州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