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去大堡礁大石头大洋路了,这才是最神秘、最与众不同的澳洲!

超级小包子
关注作者

在初到澳大利亚玩的游客印象中,那里就是阳光沙滩的代名词,无论是大堡礁中的美丽海岛,还是东海岸的度假城市,都是一幅水清沙白、碧海蓝天的清新景色。

进阶版的游客,对于澳大利亚的认识,通常会多一种,就是红土地的荒蛮——中澳大石头。这块充满着宗教色彩的巨石,让所有见过它的人都感慨不已。

除了浪漫的蓝色和震撼的红色,澳大利亚还有另外一种颜色——绿色的,卡卡杜国家公园

卡卡杜国家公园在澳大利亚北领地的北部,所处地区属于热带草原气候,这里全年只有两个季节:旱季、雨季。

旱季大概是每年的 5 月初到 10 月底,降雨量较小,天气晴朗,气温舒适,野外毒蛇爬虫活性相对较低,是公认的旅游旺季。从每年的 11 月开始,就进入了雨季,经常是暴雨肆虐,很多路段被洪水淹没。水位的上涨让干涸的湿地变成沼泽,较高的气温让蛇虫等更加活跃,尤其在北半球冬天这几个月,这一带都是淡季。

在当地人的历法里,把这个季节称为 “Green Season”,意即万物生长之季。所以在这时候,野外的植物都纷纷出土,这对于喜欢研究植物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堂——然而我不是一个植物爱好者。

万物生长带来了更多的生机,也引来了大量鸟类,这当中有近百种珍稀品种、甚至是澳大利亚独有的鸟类会在此出现,这是观鸟爱好者不可错过的绝佳观鸟之地——然而我也不是观鸟爱好者。

那到处暴雨洪水肆虐气温高得吓人野外危机四伏我为什么还是要去呢……

其实说起来挺可怕,但真正进入卡卡杜深处你会发现,除了确实热之外,其他那些离你都很远,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欣赏奇美的景色和罕见的野生动物。最关键的是,这个时间人!少!啊!

在卡卡杜国家公园中,随便一个路边的小湖中,就会栖息上千只水鸟!

这种尖羽树鸭把整个小湖的岸边挤得满满的,远远看上去密密麻麻仿佛到了国内夏天的海滨浴场。

更远处的水中还站着一群鹊鹅,这是澳洲北部独有的特产鸟类,在新几内亚虽然也有发现,但是数量种群这么大的绝无仅有。

它的英文名字更直白:Magpie Goose。我给大家翻译一下:Magpie 是喜鹊,Goose 就是鹅——所以这种鸟就是既像喜鹊能在天空飞翔能上树,也能像鹅一样在水中浮游,长着脚蹼而不是爪子。

成百上千的水鸟已经完全占领了这片水域,我就远远地蹲在树丛里拍照,本来互不打扰的完美局面。怎奈何这 40 多度的 “桑拿天” 再加上我这一蹲就是老半天,过了一会儿实在是蹲麻了,我只好站起身活动活动腰腿。

这一站可不要紧,远处的树鸭最先惊着了。噗噗拉拉飞起来一大片,紧接着鹊鹅也成群地起飞,虽然是逃命,却明显是有先后批次地撤退,难道它们鸟界也流行航空管制?

卡卡杜能成为世界自然+文化的双料遗产,除了独特的自然环境之外,在文化历史方面也有非常值得探索的地方,这就是原住民留下的岩画。澳大利亚的原著民在这片古老而蛮荒的土地上生存了上万年,而现存于很多地方的岩画就是他们存在的最好证明。

岩画中最著名、也是最集中的应属尤比尔岩和诺兰吉伊岩两处。这里最早的岩画可以追溯到 3~4 万年,其余的大多数则是在大约 2000 年前创作的,还有一部分在近代被重新绘制过。

原住民的祖先在高约 200 米、长约 60 米的峭壁上,用大量的红色与黄色勾勒出了人类、野兽、飞禽、鱼类等各种形象,它们在茂密的雨林之中,显得格外神秘莫测。这些鱼类和长颈龟等水生物印证了岩画的时间,因为在 2000 年前这还有丰富的水源。而且,这么多生物也也证明了过去这里是一处物产丰富的好地方,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原住民在此生活。

这些岩画大多数是在原住民生活或是经常参加某些类似宗教仪式的地方才会有,一般这些动物就代表他们的打猎收获,也有一些是记录生活状态的。

大概这巨大的岩壁形成了负角,所以才让位于底部的岩画得以免受风吹日晒等自然因素的侵袭,保留至今。

在这里最著名的是一片彩虹形状的壁画,这就是 “彩虹蛇”。

这彩虹蛇在当地人的传说中是一位从造物时代就已经存在的祖先。彩虹蛇在不同的原住民部落有着不同的名字,但是大家对于这位女神的存在都是一致的肯定,在卡卡杜这里,她又叫做 Garranga'rreli。

虽然不同的传说有不同的版本,在不同部落的语言之中她的名字也千变万化,不过有几点是相通的,就是大家基本认可这是一位女神。另外她是以彩虹蛇作为化身或象征的,还有就是她住在水中,喜欢安静。如果这位女神的安静生活被打扰,那么她也可能会发飚,女神一发飚,后果很严重,比如地震或者洪水之类的自然灾害。

在当地还流传着一个故事,就是当年有个部落的小孩子闹着要吃水中的甜藕,不想大人没挖来甜藕,到了晚上却只给他一个酸藕,于是这小孩就一直哭一直哭。哭声传到水边,女神估计整宿都没睡好。于是她来到这个部落,一口就把这熊孩子和周围多数的大人都吃掉了……这传说也太凶悍了!

不过当地人也这样说,一般在原住民部落,很少会有小孩一直哭却没有大人安抚的情况。所以这故事应该不光是吓唬熊孩子的,也是警示大人,孩子哭了你不管,人在做,神在看。

另一处著名岩画——巨大的红色兰吉伊岩,长久以来便是当地原住民所信奉的圣地,庇佑着他们安然度过每年 1 至 3 月的暴风雨季节。

他们在此生活了两万多年,直到几十年前,还有原住民在这里居住。

对于这些古老岩画年代的测算有很多科学的论证方法,其中有一条是不靠地质学分析,而从岩画内容来推算。比如在附近曾经发现过一处巨型动物的岩画,而巨型动物在这里已经至少灭绝 32000 年了,所以这样推算起来,这壁画的年代至少是 32000 年以前的。这是公园内已知现存比较古老的一处,并且不对公众开放。

还有一处画得是一种长喙针鼹,而这种动物约在 16000 年以前就从澳洲大陆消亡了,所以那里的岩画也就推算为至少 16000 年前。

再远的不说,就昨天在尤比尔,在一个很高的地方画着 “塔斯马尼亚虎”,这种动物大约 4000 年以前就从澳洲大陆灭绝了。所以也从一个侧面佐证了那幅壁画最少是 4000 年前的。而这些不同年代的壁画所主要偏爱使用的颜色也不尽相同,一般认为年代最老的是红色,能一直追溯到两万年前,而白色最年轻,从上个世纪到几千年前都有发现。黄色的年代则介乎于两者之间。

在这众多岩画中,以这一带最为有名。这个叫 “安邦邦画廊” 的地方被定义为世界十大历史遗迹之一,有着卡卡杜地区最神秘的岩画。

据说最先发现这里的是两位白人 Freddie Hunter 和 Allan Stewart。1963 年俩人在附近探险露营时发现了这个隐秘之所在,当时地上有白骨和一个有裂洞的人头骨,旁边还有一些散乱的衣物、锡制烟盒等等。据当地原住民讲,这是当时一个偷袭附近部落的白人,最后被当地部落用石斧直接把脑袋开了瓢。而且按照当地的习惯,这尸体就一直扔在这里直到现在变成白骨,推算起来,大概是 1905 年左右的事了。

Allen 把他们在这里的发现告诉了正在附近拍摄纪录片的 BBC 御用主持人大卫.爱丁堡,从那时候起,这里神秘的岩画也就被世人所知悉了。

刚才那张主画面,要分成两部分看,先看最上面这两个图案。

首先说右边那位长得像蟋蟀的,这就是被原住民称为 “闪电人” 的那玛共。

他左手拿着一把石斧,右手举着制造闪电的法器。据说可以呼风唤雨,一声咆哮就可以变成天上的惊雷。

在他左边这位叫 Namandjolg,读起来大概是 “纳蒙乔戈” 这个音。他头上那个像鱼形状的其实是配戴的羽毛。他的故事就没那么美好了,据传说他当年和他妹妹打破了伦理之禁忌,在这山顶上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妹当时顺手把他头上的羽毛取下来,放在岩石上。

然而,破戒之后很快纳蒙乔戈就变成了一条鳄鱼,而他妹妹则变成了一条蛇。留下的,就只有那片羽毛。

至于下面这幅画,有学者研究指出,这应该是两对夫妇正要去参加某种仪式。

但是说实话,这造型也太奇异了。还有旁边不远处的那一幅,当地人称之为 MimiSpirit,就是 Mimi 之灵。

要知道这些画作除了 “闪电之神” 那一块是上世纪60年代一位当地原住民艺术家加画上去的,其他可都是原汁原味儿的历史遗迹。我想,如果没有来自另一种高度文明的帮助,那么在成千上万年以前的人们是如何绘制出这样精确的透视图画呢?

除了神秘的岩画和多样的动植物,卡卡杜最不缺的就是无敌美景了。

只要站在稍高的地方,就能饱览一望无际的原野。偶有几丛灌木树丛掺杂其间,点缀得整幅画面更加秀美。

看完这个不同于东海岸,也不同于中澳大石头的卡卡杜,你有没有动心呢?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赞7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