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文科男卖字卖艺,把远方的田野和诗都实现了 | 野录 x 达人

野录
关注作者

“我除了大洋洲和北美洲以外基本都去过。”

塔什干,帖木儿,希瓦,圣城布哈拉,撒马尔罕,安纳托利亚,乌斯怀亚,伊瓜苏,巴塔哥尼亚……

那些你知道名字的地方,亦或不知道名字的地方

都是他笔下的片段而认真的生活

他是LIN

一个身上贴了“去过很多个国家”的标签

认真地把生活过成了旅行,把旅行过成了生活的男人

Tunis

他的旅行,从来不只是打卡式的旅游景点收集

而是把足迹和时光嵌进城市里

把历史和感动揉进文字里

他的旅行,一直是旅行+写作

文字是拥有超能力的

既能描述事物

也能给人带来无限想象的空间

现在,旅行变得越来越容易

现在每天都有人开始说走就走的环球旅行

但是旅行写作

从来不是比谁去的远

也不是比谁去的多

它背后

是对美细腻的感受 

对生活深刻的热爱

Sidi Bousaid, Tunis

THE TRAVELER  | NO.58

LIN

没有去过那里,却很喜欢他描述的这个城市

因为工作的原因,几年的外派生活

Lin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比旁人更远的世界

“因为工作在非洲和中东,假期就可以杂七杂八的跑了”

莫雷诺冰川

“我自己一直爱读旅行文学,早年也经历过博客时代,我相信碎片化的文字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所以长篇的东西也算是变相地督促自己以一种相对完整的结构去组织回忆、记录下来。”

认真去旅行

认真去对待文字

你能感受到他爱那个城市

就算没有去过那里

很多人却因为他的描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远方的那座城

开普敦

在开普敦的每一天,我都像一个追逐落日的人,不自觉地以仪式感膜拜每个黄昏。犹如每24小时轮回的狂欢节,在结尾迎来盛放的花车和倾城的姑娘,尔后再焚身以火付之一炬。日落像一句永远充满悬念的对白,流转于尘世间那些不舍分离的恋人。渺小的灵魂,在余晖里获得永生。

摘自 半支烟 《开普敦:就此留在世界尽头》

布达佩斯

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布达佩斯。在这座城市的街头与河畔,我能与柏林、华沙、布拉格在精神中重逢,与此同时也收获布达佩斯本身。多瑙河并不湍急,正如布达佩斯在与欧洲名城的角逐中从来都走得不快,稳稳当当地穿越历史,命运自然而然变得坚硬而华丽。如今我想起布达佩斯,只有闲着没事重返故地在自由桥头喂鸽子的冲动,带着诗人于坚的一句话去见它:“你不能催一条河什么时候流到什么地方。”

摘自 半支烟《华丽的废墟:千面布达佩斯》

古城塞内加尔

达喀尔有着曲折的海岸线,峭壁嶙峋,大西洋的海风终日不歇,非洲大陆的最西端如一把刺进棉花的匕首伸进无垠的大海。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兴建的铜像高达数十米,是市区最显著的标志,一家三口手指远方,好像在喊着“只生一个好”。浪漫的圣埃克苏佩里把它写进了《小王子》里,随处可见的猴面包树仿佛在暗示着,其实B612星球不在别处。

摘自 半支烟《塞内加尔:旅人没有归期》

Ani的亚美尼亚主教堂

“你在世界上旅行,而世界却在他人掌握之中。”

摘自 半支烟 《安纳托利亚以东》

Qiao:

你去过了很多的地方,我反而很好奇,你第一次去旅行是从哪里开始的,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LIN : 把国内国外都算在内的话,第一次旅行是在2005年去甘南,当时的心情肯定是又激动又兴奋的,在北京马甸附近的户外小店里买了一些非常便宜的装备,坐的是K字头的火车,住在能看到雪山的房间里。

伊昭公路

Qiao:

在所有你去过的地方,有没有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LIN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惊险的事情,最倒霉的可能是在摩洛哥被掏了钱包,火车也下错了站,全靠一个陌生出租车司机的信任,凌晨两点开了200多公里山路把我送回旅馆,幸好我在行李箱里还有些备用的钱给他付车资。最感动的都是一些来自陌生人的无私帮助,专门写出来好像不值一提,但他们会让你相信世界的善意。

摩洛哥

Qiao

看你的文章发现你在西非居住过很长时间,在那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当时花了多长时间才真正适应下来?

LIN: 西非的生活比较艰苦,天气炎热,热带病很多,三天两头的停电,机构效率低下、高度腐败。可能花了一年多时间才慢慢适应下来吧。非洲的中国人都有句话,离开非洲想非洲,也有很多在世界别的地方体验不到的感觉,比如极慢的生活节奏、狂野的自然、有时候也很可爱的老黑们以及他们无拘无束的歌舞。

西非

Qiao:

关于旅行写作,特别是你写的这种长篇纯文字的文章,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

LIN: 我一直深信,有积累才会有收获,通过旅行、交谈、主动并且勤快地思考写作,以及保证足够的阅读时间、有意识组织合适的阅读方向。

南非 花园大道

Qiao:

走过那么多地方,会不会觉得每个阶段对于旅游的感觉或者是旅游的方式有没有什么变化?

LIN:形式上有所变化,比如说不再带纸和笔记录,自驾也比以前多,不过总体来说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一是喜欢去边缘的各种文化交错各种意识形态交战的地方,观察和记录现代和传统的痕迹、人和事的变迁;一是尽可能地安排徒步,相信总有些风景是要靠双脚去看的,而且走路是最慢的一种旅行节奏。

END

采访 | 编辑  乔然帅学长

图片来自 LIN

商务合作人:yoann(微信:rap_111)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到其他公众号

请给该公众号留言获取内容授权

 往期内容回顾 —

达人录  /  NO.57

洛桑和衮衮:旅行和支教从来不是标新立异,只是遵循我们的内心

达人录  /  NO.56 

父子徒步闯雪山走沙漠,却说以前从来不旅行?

达人录  /  NO.55 

人生有很多种活法,她却活成了最精彩的那个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6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