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思遁逸
关注作者

丁酉长沙行↣↣天心阁简牍博物馆步火宫殿昔岳麓山爱晚亭岳麓书院 早上六点起床,竟然没有赶上镇上唯一的一趟到长沙的汽车。辗转沧水铺至长沙已经九点半。匆匆奔赴天心阁。走马观花。又赴长沙简牍博物馆。又到黄兴路步行街瞎逛一圈,买些车上用的食物和水。基本已到发车时间。 公车上看到湘江,还是云里雾里的感觉,似乎每次来长沙都是这种灰蒙蒙的天色;在天心阁,想到中日战争时期烧掉整个长沙古城的文夕大火;在简牍博物馆,看到汉吴简牍上文字漫漶难识;在火宫殿,看到昔日的火神祭祀地,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早已成为人们寻觅湘味小吃的食场——不禁感慨历史的沧桑巨变。 大火可以毁掉一座城,但却无法阻止另一座城在原处拔地而起。贾谊当年来到长沙看到的湘江还在,但我所见的湘江绝非昔日的模样。人们企图用文字记录自己所经所历,然而刀刻墨洇的笔画,终究会被时间漂白。就连那高高在上的神祗,最终也难免成为普通人陪衬的命运。人类似乎有一种亘古不更的秉性:总想在时间的流水上刻画符号,企图为自我的思悟和创造设置永恒的坐标。然而,水不曾停止流淌,正如刻舟求剑者,舟随水移,船舷上的标识已经无法记录原先的位置。个人很难将自我的痕迹永远留在宇宙里。 尽管如此,人类还是难改这种天性,这是一种偏执还是可贵的自信? 今天的我也是如此,本来有充裕的时间赶到车站,非要早起挤出时间来一次匆匆忙忙、兴致难尽的游览。匆匆走这一趟,我又何曾留下什么?也不过如那“到此一游”的涂鸦,终究会遭到记忆的唾弃,渐渐淡出记忆的领域。 在自己记忆中都必将淡漠乃至消亡的东西,遑论久存于宇宙之内? 然而,我们总难与执拗的天性较量。这或许就是造化加于人身的咒语。 或许,每个人都是这古老咒语的一个活动音符。我们以音符跃动的姿态点缀着这多彩的世界。 2017~1

目的地: 长沙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