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三生三世之普者黑

酥小米
关注作者
《彩云之南,三生三世普者黑之行》(其一)
丘北,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大部分是丘陵地貌,一路上全是此起彼伏的绿葱葱小山峰,山峰与山峰之间时不时的就冒出个小村庄,小溪流,广阔的天空和田野。开车太劳累,所以我们此次行程坐的是动车,山峰一座又一座,因此列车时不时的就在隧道里穿行。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普者黑,主要民族为彝族,彝语的意思是∶“盛满鱼虾的池塘”,想必也是个富饶的鱼米之乡吧。
一个小时后,到了。下车后,是三个自称为“小老头”的甲方,前来接应。
因为时间还早,而又离文山市区又远,所以我们就一直决定先吃完饭,再直接开车去初步考察项目所在地——普者黑。
上了车,甲方三个“老头”中,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长者,看来是想测试下我们,在车上就向我们提苗族和壮族的风土人情和民居什么的,还有一些客栈的建筑设计等问题。不过在咱近十年设计经验的设计师面前,对于这些还是轻车熟路的,再加上博古通今,不管甲方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和什么样的话题。专业的问题就算不能现场解决也能讨论出个七八。不专业的,也都能搭得上边,你能唠嗑多久,我就能唠嗑多久。也不至于双方都处于尴尬的境地。
作为一个设计师,懂得和知道的东西多,其实还是很重要的。这不仅是对甲方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所以我需要学的和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人的一生都是学习的过程,你要学习的东西永远也学不完。
吃饭是在一个彝族特色餐馆里,饭桌上当然免不了一顿唠嗑,上来一盆瓜子,就开始畅谈。我对于吃饭这事,也没什么讲究,属于杂食动物。所以他们说这个鱼好吃,你多吃点啊。嗯嗯,好的好的?问我好不好吃的话,我做不了主,我的味蕾说了算。也许大众说好吃的,我就不一定觉得好吃。但是我的味蕾很宽宏大量,啥都全盘接收,也不挑食。所以别人叫我多吃啥我就吃啥,既没有拒绝别人的好意,也没辜负我的胃,反正我也饿了。。。
饭后,甲方递给我一支烟,我笑着摇摇头。像我这种一闻到烟味头就发晕的人,当然不敢吸烟了啊,所以他们吸烟,我就咬牙签玩(●—●)。
上车后,不免又是一阵唠嗑后,不久,就在唠嗑中,车便不知不觉的驶入了满是荷花的小道。就像陶渊明所写的,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不过这里的不是桃花林,而是荷花池。荷花鲜美,落英缤纷。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取景地,原来现实中也是那么美。不过为什么是十里桃花,不是十里荷花?
传说中的世外桃源,美丽的喀斯特岩溶地貌,风景秀丽的彝家水乡,深深的吸引着我们。
我们一路穿过大片的荷花池,来到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方,车不由得慢了下来,这样正好可以慢慢看看这里的景色和民居。
路上行人很多,有卖莲子的老婆婆,前来问价的路人。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人多的家庭和团队就坐马车和私家车。人少的年轻人就骑自行车和摩托车。像我这样经常一个人的就只有走路了。路上最多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坐着马车的游客,还有驾着马车载着旅客的土著车夫。路边有卖的最多的就是三七酥、莲花酥、玫瑰酥、荷叶酥。莲子,鱼干虾干和佐料等,想必这就是他们的特产了。不过我也没去买,以前对于吃的特别好奇,不知怎么了,现在只是看看就行了,并没有想买的欲望。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加上一叶扁舟,那就是一幅秀丽的山水画。
也许你会说,这不就跟桂林山水差不多嘛,对,又不对。桂林的山很高很雄伟,这里的山很矮但很平稳。但是除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不同外,其他基本上一样。像这样的景色,全国肯定会有一两个相似的,都大同小异。
水上漂着许多划着铁皮船的游客,相互泼水嬉戏,很是热闹。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不是竹筏或者木舟,那样会更让人有如入画中的奇妙意境。如果唱一支山歌,那就更美妙了。
不过这片景区还没有完全的开发出来,没有交通管制,也没有景区收费处,我们都是直接开车进去的。发现建筑少有特色,全国最常见的明清建筑也很少,大部分都是近几十年建的。一路走过,并没有看到特别的建筑,不免有点遗憾。稍微有点特色的是,房子建筑外观风格很统一,橙红色的外墙涂料,木格窗和青砖灰瓦。其他的几乎和全国其他古镇一样的,主街区上,大部分的建筑都是木头房子,要不是人们的民族服饰有特色外,有时候如果不告诉你这地是哪里,你真的不会知道你身处哪里。你只知道,在中国。
穿过主要风景区,停下来逗留了一会,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开车继续前往景区深处。
一路上特别多的马车来来往往,马匹脖子上挂着的那铃铛,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来自古老马铃声,在这小镇的氛围下,听起来就特别的有感觉。
一路开过村庄和田野,蓝天和白云,山丘和农场,映入眼帘的美景,每一处都可以算是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此行的目的地,青松村和落水洞村之间的一片绿水和山丘。下了车,就被眼前的风景所吸引,峰林林立,农田和河水交错穿过,其间依稀点缀着几个小小的村落和岛屿,远处的山连绵起伏,若隐若现,青山拢薄雾,这山望着那山高,水是水来山是山,好一派返璞归真的景象。
大体观完景后,然后几个人就在山头讨论风水堪舆,寻龙点穴,立向分金。不不不,电视剧看多了!
旁边的两个村子咱们也进去逛了下,发现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里的房子并没有土著人的那种味道,全是红砖方盒子平顶房,偶尔有两栋石头砌的和一些土砖房子,还有点自然古朴的感觉。
根据“风水”理论,村落的选址应满足山水交汇,负阴抱阳,阴阳相济。最佳村落基地选址的背面要求有座山,“来龙”,“玄武”,北面有连绵的高山,左右是“青龙”和“白虎”环抱围护;前有“朱雀”,池塘或者河流,水溪流淌而过,水前是远山近丘的“朝山”为对景,从而在最佳宅址的基础上,不断向四周扩展开来,以至最后形成最佳城市的布局和选址要求。
这里正好符合风水格局的标准,三山一湖两村庄,左右高山环抱,前面河流淌过,两村庄各坐一边,远山也有近丘。山水聚合,藏风得水。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因此,负阴抱阳,背山面水,这是建筑选址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基本格局。所以这里是最佳的选址地。
一圈下来大家想改造这里的想法就更加强烈了。
这里的景色太美,让人流连忘返,不愿离去。
不过该走的还是要走,毕竟文山市区离这里还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咱们还有其他事要做。比如吃晚饭,喝茶聊天谈方案。
回去的时候大家都睡的睡着,打的打瞌睡。谁也不知道时间是怎样过去的。
路过一家农庄,没考虑就决定在这吃了,因为大家实在太累了,没精力什么头脑风暴的讨论今晚吃什么。
晚上到甲方公司,谈讨方案,大家各抒己见。帮忙洗了套茶具后,泡了壶普洱茶,就开始了我们的长谈。讨论方案的时候,是让甲方先谈谈自己的想法,然后在听取我们的意见和我们的想法。甲方说是这样说,但是过程中总是强调自己的想法。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规划地块,以及各个地块具体做什么和每个地块怎么相互连接起来,怎么把这里的特色给表现出来。其实做的东西主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特色,不走寻常路。围绕三山一湖两村庄以及主体建筑和营业方向讨论了很久,具体有多久,我也不知道,只是谈了五六壶茶,还有个甲方坐在椅子上都已经睡着了。后来甲方老板就问他的一个合伙人,说有什么想法和提议。
那个合伙人顿了顿就说,“好的点子和想法都被你给说完了,我还有什么说的!”
然后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甲方老板就说“嘿,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挺会说话的!”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一场长谈下来,几乎全是甲方老板一个人在那说个不停,“听听我的想法;你觉得我的 不合理;等等,你先听听我的看法;我觉得是这样的”等等等等。最后为了让我们能更好的找设计灵感,让我们再回去考察几天,费用报销。
随后甲方就帮我们订了个酒店,让我们回酒店休息,为了明天我们考察方便,就将车借给我们,送我们到酒店了。晚上洗漱完后,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往床上一躺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发现手机还在放着有声小说,这小说也太没吸引力了,成催眠曲了!
洗漱完后,出了酒店,又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当这不是回去,而是再去景区看看,昨天只是大概浏览了下,今天准备去细细感受那的民俗风情和青山绿水,再说了,快到中缅边境了,这么远的地方,不好好逛逛岂不白来。
可是还没出酒店,车就出了问题,发不动了。原因是可能昨晚忘关主灯了,照了一晚,电瓶没电了!不过作为“老司机”的磊哥这种情况是常见的,到酒店向前台小姐问了个修车师傅的电话。不一会儿,一个骑着摩托车载着个年青小伙子的青年男子的修车师傅来了。
不过我们对于这借来的车不熟,连开前车盖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
“来来来,我来,我知道。”一个小伙子轻车熟路的就把车盖打开,迅速的就将车的电瓶和他们电瓶连接了起来,一下车就发动了,车就发动了。
他们赚钱也挺轻松的,就过来接个电发个车就得收个30块钱。
不过还是得感谢,不然,我们就不知道要在这待多久呢!
路过一家牛肉面馆,就停下来吃了个早餐,文山一碗面就把我们给打发了,这里的面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牛肉面,那碗比那装兰州拉面的碗要还大。都可以盖住整个脸了,最主要的,加量不加价,不够还可以继续加,味道挺不错的。味道新奇使我们胃口大开。文山除了三七出名,请记得面也很好吃哦。
从文山市区,上午10点半出发,经过丘北县城,到处逛了下后,下午3点左右才来到普者黑景区,商量好后,将车停到景区入口不远处的,吃了一顿比较晚的彝家风味的午饭,然后就徒步进去景区里面,感受秀丽山水和彝家风情。
因为不熟悉地方,所以就按照昨天同样路程再走一遍,分析小村的具体情况。
同样的地方每天差不多都是一个样,人会变,景色不会变。有些地方看一遍,第二遍去看就会感觉没什么意思了。但是这里不同,看完了一遍,第二遍还是挺有新鲜感的,具体景色前面已经介绍了,这里就不作多说了。
平日里出行离不开车的磊哥,围绕水天一色,水上田园的村庄绕了一圈后,已经累的不行了。就找个阴凉地休息了下,离不了烟的磊哥,一坐下来就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闻不了烟味的我,就在附近转悠了下。
其实有时候挺羡慕这里的村民的,不管是政府补助还是生活环境都很好,旅游开发也为村民带来了不少便利,更是提升了当地的经济增长和村民的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民族融合和民俗传承,让全国各地及世界各地的的人更加了解当地土著名族。
坐了一会后,就准备回客栈了,感觉没逛多少地方,也不知道怎么着,时间一会就过去了。
《彩云之南,三生三世普者黑之行》(其三)
傍晚,我们回到定好的客栈,磊哥拖着疲倦的身体,放下行李就直接躺床上说道,“想去逛逛的话自己去,我就不去了,我想休息下”。看他的样子确实是很累了,于是我一个人,正好也是一个人,就到客栈后面的荷花池边田地里去晃悠。
时间已经是傍晚8点多,可是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荷花池中有几株荷花正含苞待放着,也有完全开放的,娇艳欲滴,我也不知道多久没看到荷花了,就想多看一会。天边的云彩还在天空中慢悠悠的漂浮着,灰蒙蒙的,颜色有些暗红,正好赶上晚霞。远处的那山和那水和那云,水天一色,交相辉映。
由于在田野边,处于低处,视野不是很宽阔,所以看不到宣传片中那美妙的景色。漫步在荷花池和田野边的人比较少,可能是喜欢热闹的人比较多吧,而像我们这种喜欢安静独处的比较少。
不过,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无人打扰,什么也不用在乎,想走到哪就到哪。
于是一个人在青山绿水田野边、绿荫小道上慢悠悠的行走着,一直走到天完全黑下来,才有回去的想法。
夹岸数百步,忽闻歌古调,听到有人在放着听不懂的但有点名族风味的歌曲,于是闻声而去。
转角没有遇到爱,而是数十人围绕着一堆篝火,在欢歌跳舞。走进一看,原来是本地少数民族为了欢迎外地游客而搞的活动,一开始几乎全是彝族在围着篝火跳舞,后来为了增加活动气氛,跳舞期间不断有不少游客参与进来。看样子,好像每天晚上都会这种活动。
我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然后杵着边上看着他们跳舞。因为我不喜欢太热闹的氛围,不合群的我站在边上久了,不免会有些尴尬。这种名族活动,看看了解下就好。
回去的时候,路过一个路口,看见有一堆小学生在荷花池边放孔明灯。路边也有好多卖孔明灯的,一个人放着孔明灯感觉没意思,所以我就没过去问价钱,也不知道多少钱一个。
坐在路边的石槛上,就静静的看着他们放灯。
几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带着一帮穿着校服的小孩子,看样子应该是学校组织的春游,不,是夏游。
两三个学生一组,老师在旁边指导,还有负责拍照留恋的。
每点燃了火烛后,大家都很小心翼翼的,有的用手用力向提的,想通过外力将灯给送上去,也有的就直接放地上让它自己升上去,还有的就直接举在手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火烛,生怕灯给烧着了,但是有失败的,也有成功的。
最后当灯升起来的那一刻,大家都欢笑起来,但是没过几秒,其中一人便大叫起来,“快许愿啊!”,大家瞬间就肃静了起来,因为不仅仅是放灯,还要许愿啊,放许愿灯,不许愿不久等于白放了?
不知怎么了,听到这个呼喊,我竟也学着许愿起来。天空中这么多灯,我应该可以许很多愿吧(๑• . •๑)。于是闭上眼睛,学着他们许起愿来。
后来想想,为什么我们小学时却没有这种有纪念意义的活动。。。许个愿啊,经年之后,回想起来自己有没有履行那个愿或有没有忘掉初心,这听起来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一回想起小学过去的经历,感觉有点可以说的事情都没有,该拿什么去怀念小学的那段往事。
安静的看着小孩子们放完许愿灯后,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才默默的回去。
回去洗漱完后,就躺床上,拿出手机记录着这两天的所看所感,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写了多久,最后也不知道手机有没有关,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早上起来眼睛有点酸痛,手机还在床头,也不知道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这样的夜晚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白天工作时间工作,该干嘛干嘛,无聊就拿出手机写七写八。晚上看看电视聊聊天,主要时间还是写写杂七杂八的,因为这样可以很快睡着。。。
第三天,主要是坐车,从普者黑景区回文山市区。没发生什么,也没什么可记的,就此略过。唯一可说的是,还有七八十公里就到中缅边境线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要是可以出出国就好了,但是一想到护照都没有,啥都没准备,去个屁啊。被人卖了都不知道(ಡωಡ) 。
2017年7月26、27、28日,普者黑景区考察,所看所想所记。不食人间烟火的“李小酥”写着人间烟火。
“李小酥”这个名字感觉挺怪的,你小叔!你大叔!你大爷!不不不,我好像在说我自己。(●—●)
目的地: 普者黑风景区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