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兔子去马代

兔子
关注作者

回来已经好几天了,但是依然沉浸在马代的旅途中,静下心来趁还印象深刻的时候写写游记。 8月1日,我们充满憧憬的到了机场,换了登机牌托运行李的时候,排队在我们后面的几个东北大姐,问我们去哪个岛?说自己英文都不会,连去哪个岛都记不住名字,居然还要自由行。原本担心带着英语比我还差的老郑出门就够糟心了,结果发现还有比老郑英语还差的,我感觉到一丢丢的安慰。反正好多中国人,出门跟着走就好了~ 之前看攻略人们都说新航各种好,反正就目前我坐过的灰机,确实都比不上新航。中转新加坡可以凭护照领取40新币的购物券,我跟老郑是度蜜月,新航还额外送了蜜月蛋糕。虽然中转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换了购物券,又买了东西。 到达马累时,已经是国内时间凌晨1点了。代理之前给我发来了酒店的名字,出门就睁大眼睛找举酒店名字的小黑就好。等车坐车到酒店,又耗用了一个多小时,登记房间好慢,感觉闭眼都可以秒睡了。英语很差劲的老郑还很不习惯跟人说英语,总是下意识的往出蹦中文,发现对方听不懂,就转过头跟我说。两个小黑带我们去了房间,然后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说完了抬头看我俩。我觉得这一定是在要小费了,但是我们没有1美元,临走只换到了5美元的。我给了其中一个小黑5美元,小黑拿了出门,另一个还在眼巴巴的盯着我们,说了什么没有听懂,他看出来我们很困惑,说了个money,我说no,他就转身出门了。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就被叫醒了,下楼吃了早餐,就坐酒店的车回到了机场,机场里面有很多小柜台,就是各个岛的接待,酒店的小黑把我们送到了Centara Grand的柜台,柜台看了我们的护照核对了姓名以后,带我们去了水飞的窗口。托运行李,安检,上门口的中巴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导致我们上了中巴车还是一脸懵圈不知道到底要去哪,无奈看了看周围的面孔,没有长得像中国人的,也不好问,就糊里糊涂跟着走吧。十分钟以后中巴车开到了目的地,虽然听不懂但是也能看到外面停着的水上飞机。进了门去柜台,她会给一张纸条,写着6.15,并画了一个圈圈起来。应该是说6.15起飞吧。坐到5.45,听到喇叭里念去几号几号集合,恍惚听到了岛名,又去柜台问了一下,柜台姑娘给我重复了一下并告诉我出门往右走。然后我俩只需要拿着纸条一路走,碰到人再问一下就到了我们的候机大厅。一架飞机坐不了多少人,而且还是好几个岛的人一起。 之前看攻略就知道小黑开水飞都是光着脚丫,我也没忍住拍了一张开飞机的照片。水飞噪音很大,不过从海面上缓缓起飞的感觉真的很奇妙,越飞越高也能清晰的看到海里一座座宛如珍珠般的小岛。我们也对即将真正见到的中央格兰德岛充满了期待。 飞了一个小时,看到飞机开始缓缓下降了,直觉告诉我前方的那个小岛应该就是中央格兰德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从图片上看到无数次的水屋。果不其然飞机稳稳的停到了这座岛前,水上飞机不会直接停到岛上,而是停到离岛不远的一个平台上,然后岛上的船来接。别的岛的船先来的,三分钟后看到了红红的有中央标志的船。后来才知道,下水飞的地方是潜水中心,酒店前台在岛的另一端,所以我们坐着船又绕了半个岛才到了前台。岛上有中文的服务生,大概由于我们一起来的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所以也刚好是由她来介绍,各种活动以及注意事项。入住需要等到下午三点,我们预约了活动以后,就去reef餐厅吃早餐了。老郑给我拿了一些面包,打了一碗牛奶,又要了一个煎蛋,我要了一壶咖啡。我们觉得这早餐味道真心不错。对于刚刚上岛的我们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哪里都好美,一路都不停的在拍照。由于没有房间,所以我们吃完饭又回到了前台水吧。水吧十点营业,在来之前我和老郑立志要喝遍酒单上的鸡尾酒,嗯,今天第一天,就从第一个和第二个开始点吧。服务生小黑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问我确定要这个?我一脸纳闷的点头说:是啊~他又从面前把瓶子拎起来,告诉我是这个酒。我说确定要喝,心想:老娘的酒量虽说不是很好,但是喝两杯鸡尾酒也不至于就能喝多了吧?很快两杯漂亮的鸡尾酒端了上来,我只能说,也许是鸡尾酒的口味我们喝不惯吧,老郑一杯尝了一口,说了句不好喝就扔那了,我出于不能浪费的想法,硬生生的一口气把两杯都喝完了,喝完觉得并没有小黑说的那么夸张,感觉跟喝了饮料没什么区别嘛,而且为了怕别人看出来两杯都是我喝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我又把其中一个空杯子推到了老郑面前。调鸡尾酒的小黑过来撤杯子,问我:你们是要今天离岛吗?我说不是,他又问:那是不是明天离岛?我说不是的,我们今天刚刚上岛。他说:你是为了来喝酒吗?我……

好不容易等到我们的房间收拾完可以入住了,我鬼哭狼嚎的就往房间跑,刚跑没两步,发现哎呀有点不对劲,应该是刚才的鸡尾酒的酒劲上来了,看来这酒比我想象中劲大啊,应该跟三两白酒差不多。难怪那小黑刚才一脸诧异,估计是没见过大清早起就喝酒的神经病吧。一进房间,一股冷气袭来,空调是24小时开着的,取电的房卡一直都插着,mini吧里面的饮料和酒随便喝,还有两大玻璃瓶的水。沙屋门口就是沙滩,很细很软很白,还有两张躺椅,我们换了身清爽的衣服,就忍不住出来玩水了,老郑不会游泳,我在门口的浅水里教他使用呼吸管,我怪他太笨学不会,他怪我太笨不会教。 由于马代跟国内有三小时时差,所以这就导致我们每天有一个诡异的生活规律:早上五点多就醒,晃悠到七点吃早餐,再玩到十点钟困了,回屋睡上午觉,睡醒了12点去吃午饭,午饭吃完太热了不想出去,再睡个下午觉,睡醒了三点钟晃悠到四点又饿了,硬生生强撑到七点吃晚饭,吃完晃悠到九点多回屋睡觉… 所以第一天当我们吃过午饭又睡醒下午觉的时候,刚好每天下午的浮潜课程开始了,水上活动中心就在沙屋的隔壁,这里的小黑理解能力超强,大概是拜我们这种英语太差的中国人所赐吧。因为我在坐着等租呼吸管的时候,听见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哥用磕磕绊绊的英语问:“Can you give me a foot蹼?”双手还比划出脚蹼走路的动作。我当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脸惊喜的跟老郑说:看来咱俩这英语水平出门也丢不了啊~教我们浮潜的小黑叫Rabak,很耐心,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特别可爱。对于脸盲很严重的我来说,我是一眼就记住了Rabak。半个小时的时间,老郑学会了浮潜,明天早上的鲸鲨探险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玩到大约六点,我们刚好溜达到了珊瑚吧,赶上了珊瑚吧喂鱼的活动,已经有好多人聚在那里,我趴在栏杆上一看,有好多的小鲨鱼游来游去,说是小鲨鱼,但是也应该有一米多长吧,另外还有两只魔鬼鱼,我也不知道具体的种类,但是大家都统称为魔鬼鱼。喂鱼从六点到六点二十,珊瑚吧的服务生还会不停的拿小吃过来给大家品尝,还会给每个人拿鸡尾酒和果汁。喂完鱼天也差不多黑了,餐厅七点开始营业,其实大批的人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早早就排队等着吃晚饭了。夜晚的马代也很美,点点的灯光映衬着海水,躺在躺椅上,静到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由于时差关系,我五点多就醒了,睡也睡不着,就一个人起床披了块毯子去看日出。朦胧亮的岛上出奇的安静,只能听到鸟叫声和海浪声,凭着记忆走到了面向东的方向,由于云多,并没有看上完整的日出,但是这安静的清晨,凉凉的海水,水里还游着数只小鲨鱼,这感觉也是格外的的惬意了。六点多我开始往房间走,碰见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有几个家长带着宝宝在海边玩,也有人开始下水浮潜,据说早上的海水比下午的海水清澈许多。不过这么早就起床的,绝大多数都是没倒过来时差的中国人。 预约了今天早上的鲸鲨探险,我俩全副武装的去了集合地点,上了船,老郑站在船尾叫我过去,跟掌舵的小黑指着一只大黄鱼给我看,我两眼放光脑子里蹦出一个单词:delicious!小黑一脸崩溃的看着我,然后哈哈哈狂笑。船出发了,参加活动的几乎都是中国人,工作人员也讲解说一会儿碰到鲸鲨,不可以游的离鲸鲨很近,拍照不可以开闪光灯,等等。所有人都开始兴奋的准备呼吸管,脚蹼,然后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仿佛旁边就会出现一只鲸鲨。结果我们在附近海域绕了好久,碰到了好多的船,但是也没有看到一点海洋生物的影子。一船的人从起初的激动不已到后来已经昏昏欲睡,因为已经到了国内午休的时间,连我这种出门打了鸡血的选手,都没力气再支着脖子看海面了。最后,由于没有看到鲸鲨,就到一个海沟附近浮潜。船停后,我第一个跳进了海里,猫了一眼海里,很深,而且海水不是很清澈,视线不好。但是旁边一个斜坡,斜坡上离海面就近了很多。老郑不会游泳,我拉着船上的梯子,等他下船,他下来跟我一样一头扎进水里看,然后抓着梯子抬头看我,说了句:这么深?我点点头,让他抓着我,把梯子松开,结果这货拎着我后背的救生衣带子,再也不撒手了。虽然知道海水浮力大,而且穿着救生衣肯定沉不下去,但是看着海沟下面漆黑一团的海底,还是有点发怵,所以我们跟其他人一样,游到海沟上面浅的地方看鱼。我手里拿着相机,后面带着老郑,感觉划水就跟划铁一样,这是Rabak出现在我面前,回头看我,我像看到救星一样,伸着手拼命抄他摆,他接过我手里的相机,潜到水下帮我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把相机给我以后就拉我往前游。我费力的把头探出水面,指着后背用英语冲Rabak喊了句他不会游泳。然后他就把老郑的手拉了过去,让他松开了我救生衣带子。我俩一左一右拉着他向前游了一会儿,Rabake表示让老郑不要害怕,就这样游,就走了,然后就剩下我俩,每当看见一只漂亮的鱼时,就摇晃拉着的那只手,然后用另一只手指着那个鱼的方向,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一直到周围的人都上了船,我俩才跟着往回走,对于第一次浮潜的老郑来说,意犹未尽的念叨着回岛以后还要下水,完全把出门之前安顿我尽量少下水的那些话抛在了脑后。虽然也下海浮潜了,但是对于没有看到鲸鲨依然充满遗憾,我问小黑看见鲸鲨的概率高吗?他们说差不多一个月能看见七八次。我心想:不应该呀,就我这种以前一逃课老师就必点名的运气,应该是能碰见呀~

虽然没有足够的运气碰见鲸鲨,不过我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出游心情,毕竟人生还很漫长,马代只是我们携手旅行的开始,以后总会有足够的机会弥补这次的遗憾。而且接下来,我们预约了中午12点的泰国餐厅吃饭。于是我们从潜水中心上了岸,就先回房间放东西,换衣服,去餐厅吃饭。 报了房间号以后,就给我们安排了座位,然后给我俩一人拿了份菜单,有英文和泰文,没有中午,也没有图片,我也就没仔细看,反正吃什么都一样😂老郑拿着有中文的酒水单,别出心裁的点了个法国开胃酒,法国开胃酒一共两种,我俩就一人一杯,菜单上的菜也是一人一种。先上的当然就是这个法国开胃酒了,不同于一般的酒和饮料,这个酒端上来就是半杯的,服务生放下杯子以后,躲到门后面就偷偷看我俩喝。我的这杯是黄色,老郑那杯是黄绿色,我俩端起来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然后我就皱着眉头biaji嘴,在脑海中搜索了数秒以后准确的定义出了它的味道:这特奶奶的不就是甘草片么?我又尝了一口老郑的,没错,我俩的区别就是不同水果味的甘草片,但是肯定是甘草片没错。这就让我想起来之前喝樱桃味可乐的想法了:你们是怎么把杏仁露喝成樱桃味的?然后暴跳如雷的我冲着老郑咬牙切齿道:我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来,我得带一盒甘草片给他们尝尝,是不是一个味儿!这时那个看了半天热闹的服务生跑过来告诉我们,可以把水倒到这个酒里喝,然后又让我尝了一口,问我这下怎么样?我压抑住了内心翻腾的神兽们,面露微笑的问他能给我们两杯可乐吗?泰餐的口味整体来说不太符合我俩的口味,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两杯法国开胃酒的锅,导致我俩对这里有偏见,因为群里的其他人对泰餐的评价还可以。不过我大中国本身不同地域的人口味也不同,吃泰餐当然也是因人而异了。

吃过午餐,刚好就到了我们预约的spa时间,泰餐离spa馆很近,我们就直接去了。大中午正热的时候,spa馆里冷气十足,还有香薰的气味,进门就让人觉得舒心。确定了我们的预订单以后,选我们要做的项目,我们选了背部。然后一个姑娘就带我们去了后面的房间,后面都是一个一个的小房间,每个房间中央两张床,我们把鞋子和裙子脱掉,就上床躺着了。时间是做足了半个小时,但是我的老胳膊老腿感觉要被抻断了,然后就觉得这半小时实在是太太太漫长了…

一出spa馆的大门,迎面看见四个中国人,两男两女,年龄应该也跟我们差不多大,拿着呼吸管和面罩往沙滩边走着,我们问你们是要在这浮潜吗?他们说是的。我们说带我们一起,我们先回去取装备。然后老郑就用踩了风火轮似的速度往房间跑。回到刚才的地方,那四个人中的一个说只有他会游泳,其他三个都不会,所以需要在水浅的地方练习一下。老郑已经毫不犹豫的一猛子扎进了水里,我也勉为其难的陪着,进水才发现外表看起来非常清澈的海水,里面细沙荡漾的太多,其实很浑浊,什么都看不清楚。站着有时候能看见一两只小鲨鱼,进水了反而视线差的看不清楚,所以我也打消了用相机近距离拍摄小鲨鱼的念头。那四个伙伴大概是第一次浮潜,所以看几只小鱼也看的津津有味,我俩看了一会儿发现实在没什么可看的了,就出来拎着东西回房间休息。

在这里一天要洗n澡,换n+1套衣服,因为我依然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昨天晚上六点的珊瑚吧喂鱼活动,想到昨天人很多,今天我俩就早点到了珊瑚吧,占据一个风水宝地,视野很好的地方看喂鱼。结果出乎意料的,今天的人远远没有昨天多,要了一杯果汁,我就一屁股坐到了喂鱼的小黑旁边。小黑捏着桶里的小鱼干,不停的问我几点了。其实还没到时间,海里已经聚集了好多的鱼了。一直到我的表到了六点整,小黑说:现在可以开始了。然后就开始一只一只的往海里扔鱼干。我刚好坐在小黑旁边,就一直跟小黑聊天,问为什么鲨鱼总要钻到石头下面?小黑说:因为它们在睡觉。我问我可以喂鱼吗?他说不行,因为他戴了手套,我没有戴。昨天喂鱼的时候还有魔鬼鱼,今天居然没有。这句话我其实是跟老郑说,但是这个小黑居然听得懂“魔鬼鱼”,他回答我说:“魔鬼鱼is not hungry”(魔鬼鱼是汉语发音)周围的人好惊讶小黑居然会蹦汉字,哈哈哈。同样喂完鱼天又黑了,但是第二次看了没有昨天第一次看到鲨鱼的激动心情,这时发现旁边有个歪果仁领着两个儿子在泳池玩,大的可能五岁,小的只有两岁,他坐在泳池边上,把两个儿子轮流举高高往泳池里扔。老郑说:还是歪果仁会玩啊,中国人哪敢这么扔孩子玩?

第三天,我们要搬到期待已久的水屋啦。但是早上,我跟老郑吃完饭打算去潜水中心外面浮潜,攻略上说潜水中心到家庭水之间是全岛浮潜环境最好的。我俩拎着一个大袋子,把呼吸管脚蹼取出来,拖鞋塞到袋子里,放到了潜水中心的房间里,就从外面的梯子下水了,确实有好多鱼,然后我俩就顺着水屋的方向游,今天的老郑已经不是昨天初下水的老郑了,宛如浪里白条,游的比我都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早上退潮的原因,水下的珊瑚都很浅,又要小心不碰到珊瑚,又要抬头看着方向,而且感觉鱼也不是很多的样子,没有潜水中心刚下来的地方鱼多。不知道游了多久,总算到了家庭水屋跟前,我俩费力的爬上了梯子,然后突然意识到这是别人水屋阳台的梯子,我们还是出不去…之前没有踩好点,而且水屋下珊瑚实在很浅,我不想再边游边找梯子,就决定游到之前看日出的那排沙屋门口。离远看沙屋前有一排防浪堤,中间有缺口应该是可以游过去的,但是等真的到了防浪堤跟前,又觉得有点后悔,浪冲着没法确定一定能对准缺口游,只好伸手扶着那些圆筒,结果因为常年在海水里泡着,上面长满了青苔,触手滑腻,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游到浅的地方,挣扎着脱了脚蹼,摘掉呼吸管,觉得这么累的浮潜还是不要了,然后感觉真心佩服那些能够环岛游一圈的人。

回房间换了衣服,打包完行李,就准备去餐厅吃饭了,行李放在房间就可以,小黑会帮忙搬到新房间。今天换了夕阳水,可以享受club,所以我们早上去浮潜的路上就预约了club的午餐。club的餐厅不算大,里面零星的放了几张桌子,我跟老郑大概来的算比较早的,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有人,坐了一个歪果仁美女。我俩走到靠中间的一张桌子前坐下(靠窗户太晒),抱着菜单点了餐。club的饭中规中矩,说不上好吃难吃,但是我感觉以我这种小饭量,还是没有吃饱,全凭最后的冰激凌填饱…

我们预约了今天下午的绿洲浮潜,刚好今天换房间,下午三点之前没地方去,所以预约了今天的绿洲浮潜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船开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绿洲浮潜的地方。我们还是像之前出海一样扑通扑通的跳海,今天老郑的发挥倒是大有进步,可是感觉一下海肚子就有些不舒服,本想坚持一下,结果肚子疼的越来越严重,浮潜只觉得今天的海水确实比昨天清澈许多,鱼也多一些,不过并没有看到很大的鱼或是比较稀罕的鱼。到后来满脑子已经顾不上看鱼了,只觉得我想上厕所,我想上厕所…于是老郑只好陪着我上了船,我也灰常丢人的见识了我之前一直好奇的船上的卫生间是什么样,说实话很干净😂船上的人陆续上船了,我们也不好意思说还想再下去玩一会儿,听同船的一个男的说看到了好多小丑鱼,我一直都想看看海里的小丑鱼,不知道是我的方向不对还是看的不够仔细,感觉好失望啊。

绿洲浮潜比我们想象中结束的早一些,晚上还有日落巡航,但是中间依然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我们一直期待水屋的样子,所以绿洲浮潜结束后,就迫不及待回房间了。一路走在夕阳水的栈道上拍照,下午四点多,很晒阳光也很刺眼,感觉我又黑了两度。一进房间,我俩从里到外的绕了一圈,就推开面前的落地窗,看看对面一望无际的大海,本来想回来睡觉,结果看见这美景顿时毫无睡意,立马从皮箱里翻出来了我背了一路的火烈鸟浮排,还有电动打气筒,老郑躺在床上假寐,完全不理我,我只好一个人折腾着充气,这浮排充气口有好几个,我用大口充完封住又用小口补气,里里外外折腾了二十来分钟,总算大功告成了,嗯嗯还不错,颜色饱满也不漏气。充完气我就把火烈鸟拎到了阳台的泳池上,打算拍几张照片。蓝色的海映着粉色的火烈鸟,确实很好看。我把老郑蒿起来让他给我拍照,老郑说:“你找根绳子拴住,小心一会儿刮海里的。”我心想有绳子多影响效果啊,再说了,那么大点的泳池,刮风也就是挂到楼梯上,到不了海里。于是边拍了一张照片边说:“没事,刮不下去。”话音刚落,一阵风刮来,火烈鸟翻了个跟头就特娘的掉海里了,一路顺着栈道的方向飘了过去。我赶紧出门追,火烈鸟比较高,脑袋卡在了栈道的下方,我趴在栈道上往出拉,可是怎么也拉不出来,老郑趴下帮我往出拉,我在想要不要回房间戴上呼吸管进海里捞?这时老郑说他拉到了,我低头一看,火烈鸟的脑袋挂到了栈道底部的钉子,烂了一个大口子,气也没了。虽然身体还是完好无损,但是脑袋瘪了。我心想完犊子了,白辛辛苦苦大老远的那么重背过来,结果居然连一下都没有坐就烂了!老郑看着我抱着无头火烈鸟笑的前仰后合,说早就告诉我别拿别拿,我非要拿,结果拿来也玩不成,这简直是他这几天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看看时间,我们也该去参加日落巡航了,换了身衣服,就向集合地点走去。一路上我唉声叹气,老郑手舞足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日落巡航就是开船出海看日落,所以虽然刚才有点小插曲,但是完全不影响我游玩的兴致,一上了船我就又满血复活了,出海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有点晒,等返程的时候,夕阳就很美了,为了更广阔的视野,我们上到二层甲板上坐着,船开得快,二层晃的更厉害,但是感觉很棒,坐了不大一会儿,有个小黑非常热情的过来跟我们聊天,示意帮我们拍照,然后还给我们看他手机里录的海豚。我说这个小黑好热情啊,老郑说他一定是看见你手机壳里放着的一美元才这么热情😂,然而到下船的时候人家也压根没有提给小费的事情。

总体来说日落巡航还可以,但是想到第二天的同一时间我们约了黄昏垂钓,应该也差不多,我跟老郑决定明天晚上在房间里看日落,不参加了。回到房间已经将近七点了,我们预约了今天晚上九点半的意大利餐厅,现在吃饭还太早,然而九点半是国内的12点半,我们要硬生生扛到那会儿!所以七点多我回房间先泡了个澡,然后喝了一些冰箱里的可乐充饥。等到了八点四十的时候,觉得饿的已经要虚脱了,我俩只好互相搀扶的向意大利餐厅走去,还好意大利餐厅离夕阳水屋很近,走路很快就到了,我俩进了门,报上房间号以后问服务生我们可以现在吃饭吗?实在是太饿了😂服务生把我们领到了一个窗边的座位坐下,环顾四周发现吃饭的人并不算多,服务生拿过来两个ipad让我们点餐,相对于其他餐厅,意大利餐厅的可选择项比较多,老郑主菜点了一个匹萨,我点了一份牛排,我还很不死心的又点了一杯鸡尾酒,事实证明我再怎么努力接受,也还是没有可乐喝的顺口。不过整体来说,意大利餐厅是我们觉得最好吃的一顿,看好多朋友说泰国餐厅好吃,意大利餐厅最难吃,泰国餐厅是一天一个主题,可能我们去的那天刚好不太符合我俩的口味,意大利餐厅是点的内容不一样吧。反正一样尝一尝,也不枉大老远来一趟吧。

第二天一早七点准时起床去吃早餐,走在栈道上看见后面有一家人,典型的东南亚人长相,姑娘的皮肤很好,化妆看着也很舒服,我跟老郑竖耳朵听了听,感觉像泰国人,碰巧栈道边有一片鱼群游过,很多人驻足观看,我们也站在旁边看,那一家泰国人走过来也站到我们旁边看鱼,我就问姑娘是哪国人,果然是泰国人。我问姑娘马代好还是泰国好,姑娘说泰国有个丽贝岛,感觉比马代要美。姑娘重点的说了“丽贝”,我偷偷记在心里打算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丽贝岛。等我们聊完分开后,老郑一脸迷茫地回头问我:“泰国人也知道李白?”

吃过早餐,我跟老郑决定转悠转悠拍几张照片,虽然是理论上的雨季,但是我们几乎没碰见下雨,昨天晚上下了一场,但是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下过雨的痕迹了,又是大晴天,刚好适合拍照。

中午又在Reef餐厅吃饭,刚来的前两顿,总会有小黑过来推销海鲜餐,我觉得比东南亚贵好多,所以一直没有点,今天老郑取完餐回来,说看到有澳洲大生蚝,问我要不要吃。我说:“什么澳洲不澳洲,这些鱼在海里游来游去的,没准就是从上海游到澳洲被人捞起来成了盘中餐的。”老郑说:“不不不,鱼可以游,生蚝不会游。”说的我哑口无言,于是老郑兴冲冲的去点了一份。生蚝的味道都大同小异,不过这个生蚝的配料中有个黄色的辣椒,超级辣超级香,我这种比较能吃辣的人,都直呼过瘾,也因为这个辣椒的口味,觉得这生蚝吃的还是满值的。

我们预约了下午三点的香蕉船,三点钟我们准时到了水上中心,签字以后就让我们把手表手机之类的都摘掉,我说我害怕,小黑说:“no害怕,no害怕,翻过来。”我说不要翻过来不要翻过来,但是大家还是在劝我,说一定要翻过来。还好还好,开船的是Rabak,由于之前就听说香蕉船一般都会翻,我就一路都很紧张的抓着前面的绳子,每当快艇开的很快的时候,我就冲前面大喊nonono,大概是看到我太害怕了,最后船也没有翻。下船以后Rabak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有点害怕,他笑眯眯的说:“Chinese一定点。”后三个字说的汉语,我没听清楚,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才听明白是一定点😂

这是在中央的最后一晚上,我跟老郑回房间打算看个浪漫的夕阳,蜜月房给送了香槟,房间里也有香槟杯,阳台外有个桌子,有两个椅子,刚好可以坐着看夕阳。但是我们的房间比较靠左,右面对着夕阳的地方有个隔板挡着,视线不太好,我费力的把桌子和椅子搬到了梯子旁边,回屋又开始准备杯子,站在梯子上,我正比划着说让老郑给拍照,老郑正在挪桌子,想放一个合适的位置,结果一颠把桌子上的香槟杯碰掉了,老郑就喊我捡杯子,我一脸懵逼的回头,看到杯子在地上滚了两圈,直愣愣的掉到了海里。我俩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第一反应是下海捞杯子,后来一想,不行,火烈鸟好歹是飘在海上的,下去还能拎,杯子这玩意儿一掉就沉底了,我也潜不到底啊~最后想了半天,反正就是从梯子旁边掉的,也就在附近,大不了晚上找Rabak帮忙捞一下吧。但是总而言之,现在应该先看日落嘛。结果老郑突然生气了,准备了半天,重要的道具掉海里了,没心情看夕阳了,说要回屋睡觉。我把阳台门关上,自己坐外面阳台,倒了杯香槟,边喝边看夕阳。前后20分钟,太阳就落了山,老郑才从房间中出来,恰好误过了夕阳。我俩在去吃晚餐的路上,打算先到前台问问杯子的事情,路上在商量如果捞不起来的话,这个杯子会赔多少钱?到了前台,找了个会中文的姑娘,说我们把杯子掉海里了,能不能找人捞一下?姑娘一脸紧张的问:“是你们的杯子还是房间里的杯子?”我们说房间里的,姑娘松了一口气,说:“现在天太暗了,不好捞,明天捞吧,你们如果着急用杯子,我们现在给您房间送一个新的。”我们说倒是不用杯子,是怕杯子丢了退房时候有影响。姑娘说没有影响,如果影响使用的话,就随时来前台要。

我俩去餐厅的路上,一边感慨我们大惊小怪了,我又突然想到,我们绝对不是第一个把杯子掉海里的人,而且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今晚预约了Reef餐厅的日式铁板烧,进了餐厅,服务生领我们到了一排座位前,一共大概只有十个座位(没仔细数),坐满以后,有一个厨师就在面前做铁板烧,周围吃饭的这十来个人几乎都是中国人,因为是日式铁板烧,人们都在猜测这个厨师是不是日本人,最后忍不住问了一声,结果居然是泰国人,然后大家都纷纷说萨瓦迪卡~铁板烧味道还可以,但是我总感觉量不够大,我这种饭量一般的刚刚吃饱,不知道如果是饭量比较大的男的,是不是会饿?

吃完饭我跟郑师傅回房间的路上,特意绕了一下海边,在中央的这几天都很开心,即使有一些小插曲,也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想到即将离开,我又有点伤感,也许对于岛上的小黑们来说,已经见惯了匆匆的旅客们,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些看了三天的熟悉面孔,或热情,或礼貌,都将成为回忆,也许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但是我们还是会记得,这次难忘的旅行,这些难忘的回忆。

最后一天,上午就要离岛了,我们吃完饭又去跟Rabak道了别。跟我们一起坐船离岛的是两个外国人,到了水上飞机前,有一大波带着孩子的中国人刚刚下来,兴高采烈的上了船,离岛的外国姑娘友好地跟孩子们打招呼,并说他们在岛上一定会玩的很开心的。不知道孩子们有没有听懂姑娘的英语,但是我当时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一定会的。

目的地: 马尔代夫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