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风景的尼泊尔

pc_nd
关注作者

从尼泊尔回印度的飞机上,看到远处连绵不断的雪山,心中思绪万千,决定回家要写一点儿东西纪念一下。可是整理完照片已经12点多了,想想第二天的工作,倒头就睡。一周过去了,今天抽空,权当记录一下这个有遗憾却让我欢喜的短暂的旅行。 刚下飞机,有个瘦瘦的东方女孩上下打量着我们。 我对她笑了笑,探测的问:中国女孩? 她点了点头。问我们住哪里?去哪里?我们说,不知道,我们的酒店订在了一个乡村的山上,今天准备在加德满都逛,晚上去山上。 那就一起拼车去泰米尔吧?所有人来加德满都都是在泰米尔逛的,也都是住在泰米尔。 在取行李的时候,又约了一个澳大利亚女孩一起拼车。 在电视电影里,外国人总是那么的人来熟;总是那么的“玩世不恭”,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和别人打成一片。显然,这个女孩并不是这样的,也许我们三个中国人,她一个澳大利亚女孩自然觉得有孤立的意思;又或是第一次来到一个地方,难免在心里会有不适、期待、陌生、担心。然而对于我常年出差的人而言,来到尼泊尔这个新地方,除了心情舒畅之外,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陌生感;似乎,对尼泊尔挺熟的,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做攻略。同样,坐在旁边瘦瘦的女孩也没有担忧、陌生的感觉,但却明显的散发着疲惫。 她叫Zeqian,像日本女孩的名字,让我想到宫崎骏里面的漫画人物。她北航毕业,却因为失眠,离职后到印度的rishikesh上静心的课程。这是她第二次来尼泊尔,为了再次申请印度签证。 我试探着开玩笑说,为什么失眠?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她看了看我一眼,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抱怨的意思。 虽然我这两天只睡了5+3个小时,可明显她比我要虚弱得多;但是她还是坚持要先和我们去一家她极力推崇的中国餐厅。付账也无论怎样也要坚持AA。吃完饭,找完酒店,她又陪着我一路走到杜巴广场。因为地震,很多建筑已经毁坏,有些建筑正在加固;但我和同事还是充满兴趣的到处逛,她却只是坐在庙阶上,若有所思的样子。等我们从里面出来,她已经走了。 晚上给我留言说:谢谢你的lassi,下次回印度请你吃。 按照计划,我们下午四五点就要去山上了,距离加德满都35公里的地方,一个能远眺8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地方,号称喜马拉雅观景台:纳加阔特。 经历了上午第一次海外拼车之后,我和朋友决定要从简旅行:要经历第一次bus旅行。 泰米尔的人们都很热情,要是有人不懂英语,那他也一定会拉上一个懂英语的人问你要什么。可是出了泰米尔,人们就不那么友善了。碰了两次灰,两次被无视,甚至走远了都还瞪着你。以前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看到写新疆的文章:在比较繁华的吐鲁番-乌鲁木齐-伊犁一代,和内地人交流较多的这一带人民的民族问题以及人们的友善程度,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开放程度都要好过南疆。杂交的优势基因选择,在杂居上应该也适应吧? 终于到了车站。这个车站和零几年国内小镇上的车站一样:开辟一个地方,停着去各个地方的车。没有售票处,每辆车有一到两个拉客的是标配。 但这边的司机比刚才从机场载我们出来的司机要友善很多:由于我们是拼车,我们给了司机几个硬币,司机很是生气,把钱塞回来。我们解释说,这个是印度卢比,为什么收印度钱但是硬币就不要呢?我们继续尝试给他硬币。这次他更加生气了,明显得带着愤怒,唾沫横飞的解释着什么。虽然没有听懂,但是看出来是不要硬币,或许硬币是对他们的不尊重吧。 我们拿着去纳加阔特的地图告诉他们我们的目的地。他们说没有车到这个地方,但是你可以上我们的车,再转车到纳加阔特。 我们又问了几辆车,每辆车都去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每辆车的司机都又告诉我们,通过转车可以到纳加阔特。从这里到目的地需要一个小时;再转车还要花1一个小时。记忆中,纳加阔特距离这里只有35公里(没有网),可是他们说需要两个小时总共,实在不可相信。 同事和我商量说:要不打车去吧,免得被骗了。的士司机要我们5000。 我试探着拦腰再稍微上面一点儿砍价:3000。 这些司机们顿时兴高采烈,每个人都拍着自己的车说:上这辆车,新车;上这辆车,刚洗过。 我和同事笑了笑,然后对着司机说:忘了它吧,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相信你们了。最终还是决定做bus。 在一个乘客的引导下,我们坐上了bus,这时候我们不敢相信司机不敢相信拉客的人,我们只能相信第三方。同时这个乘客下车后还带我们转到了正确的车上。两个人加起来,总共200。 事实证明,虽然只有不到四十公里的路程,但也确实需要两个小时。 甚至不仅仅两个小时。上山的公共汽车抛锚了,距离目的地还有几公里。可是丝毫没有沮丧,甚至可以说是兴奋。大学时期,无论是一个人抱着帐篷跑到山上,还是三四个人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乌江边上的山上,都会莫名的兴奋。 我们下了车,需要用手机照着才能看到路。山下是星星点点的民房;山上是满布的星空。面对这个在中国农村最常见的风景,我们心情无比舒畅。或许和我们一起结伴而行的女生都会有点奇怪。 她是在车上碰到的女孩。穿着开了口的时尚的牛仔裤,而手上却纹着甘尼许。很明显,她是印度教的。尼泊尔是佛教国家,而佛教只占了百分之十。其余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印度教。在墨西哥,一个同事说她也有纹身,但是却不允许我们因为纹身就判断她。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排斥纹身,还是纹了身的小混混招到社会的排斥,最终纹身和混混划上了等号。 我来自少数名族,大家都问,你们会穿少数民族服装吗?可是,我也会反问,你们会穿汉服吗?有时候,大家也会拿民族特色说事,时不时听到大家抱怨,吊脚楼上都装了空调,太前卫了。而我却认为,科技进步是所有人的,文化才是独有的。民族的,文化的并不等于落后的,封闭的。独龙族的女孩有纹脸的传统,原因是防止外族人过来抢女孩,这样的传统也需要一直保持吗?印度拉贾斯坦邦,丈夫去世了,为了表示忠贞,妻子们需要向飞蛾扑火一样活活地烧死在烧尸火堆中,对于这些“民族”东西我们还要吗? 接触过的最为漂亮的印度教女孩被她朋友骑车接走了。我们继续赶路。 边走边问。最终与三个小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的山路上结伴而行。三个小孩也没有和我们说话,总是保持一两米的距离,自顾自的聊着,玩着。 绕过一个弯,听见了party的声音。小孩指着前面说:那就是你们要找的酒店了。他们转身便往回走。 这时我和同事才缓过神来,他们是一路陪同我们走到这个地方,并不是顺路。我摸着口袋,让他们等一下。 大一点儿孩子说:no pay。 听到不要钱的时候,我却更加有了给点儿钱的冲动。因为在印度遇到过无数“热情”的人们,热情和你搭讪,热情的要带你去距离只有100米的目的地,主动上来拿过你的相机给你拍照;可是最终目的无不是像你要钱,要更多的钱。 最终我们还是给了他们所有的零钱。 第二天5点钟就起床了,就为目睹一眼喜马拉雅上的日出。日出看到了,可是因为空气质量、雾气较大的原因,未能目睹喜马拉雅的芳容。 于是我们决定早早下山。为了节约时间,和同事决定包车;可最终还是和两个波兰背包客一起拼车下山,节约了一半的车费。 他们两个在山上呆了两天,也未能等到雾气散开。我们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上次去波波火山也是,和马丁看着云雾云雾里的火山决定,要是第二天天气好,我们就从波波和sleep women中间的小路穿过去,要是天气不好就从旁边的高速公路绕过去。第二天一大早,第一件事便是拉开窗帘看看外面的天气。很幸运,天气晴朗,空气干净。可是不能每次都那么幸运,比如这次我们就什么也没有看到。 两个波兰人,不知道是不是夫妇,他们之间的话并不多。和我们说的最多的便是中国签证。他们下一站是博卡拉,然后从博卡拉飞香港,然后会去上海还有成都等地方。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不从尼泊尔直接去西藏。 他们很无奈:以前碰到一个中国人,问他中国哪里最漂亮,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他,也说西藏最漂亮。可是我们申请西藏签证很难。他向我骄傲的展示了中国签证,但也遗憾的表示没有西藏的签证。 我第一次从老外眼里了解到申请西藏签证需要特别流程。可是让我思考的并不是流程复杂,而是他们一直强调的很贵。 他们在尼泊尔呆了这么长时间,还要去博卡拉,接下来还要去中国;即使出来旅行这么长的时间,却也觉得西藏的签证太贵;很显然,他们并不是富二代,并不是衣食无忧热有钱人。他们告诉我:下次回去挣更多的钱,然后再找机会去西藏。 每次碰到人们,问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我们会骄傲的说:去印度。可是,当他们问你们在尼泊尔呆了多久时候,我们显得无比尴尬。因为只有两天的时间,包括在途。内心深处,我是无比羡慕他们的。

离职旅行或者专职旅行,在中国的家庭里,都是不务正业的。在传统的教育里,我们永远要勇敢,我们必须坚持,我们要时刻保持奋斗,我们要规划未来。以至于,每当我们想要选择改变,想要转折或者离开的时候,往往会被定义为一个loser;我们的放弃是因为我们害怕;我们不再坚持是因为我们懦弱;我们不想要这样生活那是因为你的无能。我小到大,我们不一直这样吗?我们总是被社会的正能量判定着,我们也总是被这些正能量左右着。正能量的教育无可厚非,可是这些正能量却也太“万众一心”,太非对即错了。 看到这对旅行者,让我想起了在瓦拉纳西碰到研究克里希那的俄罗斯女孩;想到smile toworld公益组织里面的那个一面之缘的志愿者;还有在古城里教授乐器的那个老师…… 坐在回去的飞机上,看着冲破雾霾与云层的群山,想象着某天再次到来。

目的地: 尼泊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文章
问答
赞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