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从长沙到昆明——一路向西追乌云》

一木阿南
关注作者

湘西到黔东南并没有动车,山路的崎岖正是拖累这里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十月中旬让低纬度的南方只能称作初秋,但连绵的秋雨还是执拗地把气温拽到20度以下。在边城茶峒倒了两趟班车,赶上了仅有的一趟开往凯里的火车。从吉首登上火车时听到了久违的乡音,这正是那趟被无数人吐槽的行程超过4000公里的慢车K2288。列车员每一次报站都让我感到亲切,但我却在极力隐瞒自己是从遥远的东北一路而来,而只是中途上车的东北人。跟对座的姐聊了短暂的一程,她用极其纯熟的天津味给我讲她刚到天津时的种种经历。从长沙开始,我换上长裤和外套,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再没有见到太阳。阴雨天总是压抑心情,更何况是对于已经出门一个多月一路向西寻找未知世界的我。 从台湾回来后我一直都很不平静,同属中国人的两岸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教养与素质从来与身份和地位无关”,我想这正是形容两岸的最好词汇。 所以回到内地后我一直都在努力模拟台湾。但即使经济发达的广州也无法让我看到台湾的影子。反而在黔东南的这座小城,物价的实惠、人们的朴实、少数民族的信仰或是前途未卜的心情都让我甚至想留在这里。 凯里的阴雨天并没有打散我的热情,旅馆的电热毯还是让我每天都能睡得温暖。在去西江的早上,大雨骤停,我以为这一次又能俯瞰到烟雾缭绕的仙境苗寨,就像在龙脊梯田那样。 但阿兰贝尔终究还是没有一直眷顾我,在苗寨门口遇到了更加气势磅礴的大雨,看着那些旅行团坚强地撑着伞走在风雨中,我默默地在售票厅等了两个小时之后狼狈地返回凯里。 …… 凯里是座让人心醉的小城,淳朴的民风和异族的文化都令我留恋,但这并不是只能用华丽的词藻去形容,而是需要身临其境,融入到当地的生活才能感受。 ——片段《从长沙到昆明——一路向西追乌云》

目的地: 凯里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