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眼!那些已经灭绝了的“老北京”!

周末去哪玩北京站
关注作者

“內九外七皇城四,九门八点一口钟”

北京民间关于老城门的顺口溜儿。

随着时光流逝、历史变迁,

北京的城门只剩下了一对半了,

一是正阳门的城楼和箭楼,

半是德胜门箭楼

然而消失的不仅仅只有这些城门楼,

那些白塔、城墙、城楼、构成的天际线,

还有不少老建筑,也早已被高楼大厦取代,

我们感叹今生今世没有眼福啊。

这期周周就和大伙儿聊聊那些消失的老建筑,看看老照片,听听老故事,一起缅怀观赏一下沧桑华美的老建筑。

法藏寺塔

法藏寺又称弥陀寺,始建于金大定年间,明朝景泰年间重修,改名为法藏寺。寺里有个佛塔,塔内中空,可以攀登,楼阁式塔,一共有七层,各层都有明窗,每个窗户上面都供着个佛像,整个塔有58尊。

相传每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都有不少人来登塔远眺,俗称“九九登高”。

1967年,由于修建京沈铁路,法藏寺曾被拆除过,但是那座古老的佛塔还健在。到了1971年,由于年头太久了,古塔岌岌可危,满是裂痕,最终还是难逃拆除的命运。

天桥清真寺

北京老城区内的清真寺很多都是建于明代,由于民国时期动荡不安的时局,就没有再新建任何清真寺。天桥清真寺其中著名的一个。旧址早已被拆除,卒于约1960年-1970年。

▲上图为1948年一位美国记者拍照的天桥清真寺。

现在的天桥清真寺经过了两次的升级。一次是在1986年,这里改建为伊斯兰教经学院。校舍总建筑面积6500平方米,由教学楼、礼拜殿(可供150人同时礼拜)、沐浴室、宿舍、餐厅、图书馆(藏书5000余册)、会议室等组成,重建后整体外观中国风与伊斯兰风相结合。

第二次,在1994年11月15日,北京市伊斯兰教经学院工程竣工并恢复招生教学。现在这个教经学院在天桥福长街五条附近

北上门

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游客来故宫游玩,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在景山前街南侧,曾经还有个“北上门”呢?

北上门是明朝时紫禁城外的禁门之一,在北京中轴线上,是距离紫禁城最近的一座古建筑了。清朝时逐渐改变成为了景山万岁门(清朝称景山门)南面的景山外门。

最奇怪的是,“北上门”是面朝南往北开的,即朝向与方位相反——北门南向!关于这个问题,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感兴趣的话,不妨看看下面的图片。

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了。1931年,为了拓宽道路,设立了景山前街,北上门就变成了“故宫博物院外门”。1956年,在拓宽景山前街时被拆除

中华门

中华门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称为大明门,清朝的时候叫“大清门”。因为是皇城的正南门,古人以南为尊,也是在北京的中轴线上。所以享有“国门”的地位。

由于它是皇城与市井的分界,中华门建筑风格庄严厚重,连牌匾都是用青金石刻字,而且具有很高的规制。大清朝灭亡以后,1912年正式得名“中华门”。

1954年,为扩建天安门广场,中华门被拆除。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就在中华门的原址上修建了现在的毛主席纪念堂现在的故宫博物院里有一个中华门的模型,大家可以来看看。

大高玄殿习礼亭及牌坊

大高玄殿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是明清两代皇家的御用道观。在它的门前有一组呈品字形排列的三座牌楼,三座牌楼所围之内还建有东、西两座“习礼亭”。

大高玄殿,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位于北海之东、景山之西,是明清两代沿用了370年的皇家御用道观。在它的门前有一组品字型排开的牌楼,东、西还各有两座习礼亭。

除牌坊、习礼亭等在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外,其余建筑均保存至今。南牌楼的“乾元资始石匾”曾经流落到了月坛公园

2004年南牌楼在原址重建,那块石匾也终于归其原位。另外“弘佑天民”牌坊在西郊中央党校的庭院中重新树立。

天桥

天桥,准确点儿说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繁荣的平民市场,历经沧桑而经久不衰的天桥文化,“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

一个是桥本身,当时原有汉白玉石桥一座,三梁四栏。桥下为由西向东的小河龙须沟,供天子到天坛先农坛祭祀时使用的。

早在光绪三十二年,这座桥就因为身高的问题,改成了一座低矮的石板桥。反复改建了几次,到了1934年全部拆除,桥址不复存在,但是天桥作为一个地名一直保留了下来。

2013年年底天桥重新修建完成,阔别80多年,告别了“天桥没有桥”的状态。可是,假古董真不了,您看现在这座小桥是不是有点儿搞笑。

观音院过街楼

在宣武区官菜园上街和自新路之间,有一条胡同叫“儒福里”。儒福里里有一座寺庙叫“观音院”,观音院被儒福里分隔成了东西两个院,在两院连接的地方,原来有一座老北京城区里唯一的一座过街楼,观音院过街楼。

过街楼南面有“觉岸”2字,北面有“金绳”2字,有“过街”到“觉岸”再生之意。抗日战争时期,爱国记者邵飘萍还曾在寺里办报。

经过岁月的变迁,观音寺饱受沧桑。1952年,观音寺的西院创办了自新路小学,东院兴建了北京建筑工人医院。1976年唐山地震时,过街楼房顶受损。

1999年因新建菜市口大街,儒福里被纳入大街之中,过街楼被拆除。连儒福里这个名字也从地图上消失了。

庆寿寺双塔

北京西长安街的一张街景老照片中,可以看见右侧双塔玲珑,相挽而立。那就是庆寿寺双塔。

曾经寺前熙熙攘攘的人群,“铛铛车”沿着清晰的轨道,从远处缓缓驶来。这样的景色我们今天再也无法看到了。

庆寿寺双塔始建于金代初期,原址在北京西城区西长安街28号,如今的位置搬到了电报大楼前。扩建西长安街时,庆寿寺双塔被拆除。

万佛楼

北海公园小西天南边,有一通华丽的高大石碑,这就是有名的乾隆皇帝《万佛楼瞻礼》诗碑。

很久很久以前,这有座万佛楼,是乾隆皇帝为祝福母亲80大寿而建的。一座3层的高大殿堂,底层有金佛4956尊,盖得极其讲究。

与其他老建筑一样,万佛楼也同样历尽劫难。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城,这里一度沦为日军司令部,不仅寺里的金佛被抢夺一空,整个万佛寺都被糟蹋的面目全非。

1965年因为破旧不堪,加上财力有限,被拆除了。据说它残留下来的珍贵石料,在1970年被用于天安门的第二期翻修工程。

普宁回回营

普宁回回营,建于清朝乾隆时期,在皇城南城墙外,就是现在长安街新华门的正对面位置。

这里与其他被汉化同化的回回营不同,是供平定大小和卓叛乱有功的维吾尔族人居住的,民间又称红帽子回回。建筑也比较特殊,坐南朝北,不同于普通清真寺的坐西朝东。

1915年,袁世凯政府在与清真寺教长协商迁寺之事遭到拒绝之后,凯恼羞成怒,以开辟新路为名,派了数百人,悍然下令强拆。2010年残存的清真寺遗址也被拆除了。

会同四译馆(华严庵)

会同四译馆(华严庵),位于原宣武区南横东街,是清代时候的国宾馆。由于乾隆八年(1743年)至嘉庆五年(1800年),外交频繁,所有这里接待过不少来京的外国使节。

2008年2月,这里连同米市胡同的潘祖荫祠(关帝庙)相继以拆迁的名义被拆除了。

黑寺

《日下旧闻考》记载:前黑寺本名慈度寺,黑寺是其俗称,以其覆以青瓦故有是称。

德胜门外,除了黄寺,还有个黑寺,叫黑寺因为覆盖青瓦得名,原名慈度寺,建于清朝初年,历史上有打鬼(跳布扎)、历科武会试、雕塑精品这“三绝”闻名遐迩。

民国年间,由于军阀混战,黑市毁于一场大火,据2006年底才圆寂的老僧人讲,当年黑寺的大火整整燃烧了半年。“三绝”也从此消失了。

解放后成了马甸回民小学,后来改称海淀区民族小学。现在,坐北朝南还能看得出来。

东直门铁塔

巴黎铁塔举世闻名,可是很多人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前在东直门有个铁塔寺,寺里也有一座铁塔。现在的具体位置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使馆北侧的塔园外交公寓,“塔园”,民国时期叫“铁塔院”,指的就应是这座铁塔寺。

铁塔寺以铁塔、塔下的八角殿宇殿内供奉的肉身佛而闻名,塔的外观也比较独特。

随着历史的变迁,街道的扩建,城市的改造,大概在上个世纪70年代,铁塔寺被整体拆除,铁塔也跟着消失了。

狗神庙

灯市口大街东段路北,曾经有一座狗神庙,传说建于唐贞观年间。这里本来是二郎神庙,最早供奉着传说中的二郎神,当时号称东城当街庙。

为什么叫狗神庙,是因为光绪年间,一个傍晚,一只小狗闯入店内,趴在了香案上,附近的居民以为是二郎神的神犬下凡显灵了,不分昼夜,纷纷来烧香朝拜。于是就有了狗神庙这个名字。

现在庙不见了,但庙门前那只哮天犬石像依然存在。在东西南大街附近,有一家服装店的门口就能看见,虽然犬身已经残破,但它还是昂首挺胸、憨态可掬地蹲在那儿。

下面是周周偶然在北京设计周活动,看见的一张发人深思的黑板报。

也许任何事物都逃不掉社会发展的规律,朝代也好,人的寿命也好,古建筑也不能逃脱这样的命运。

悼念、愤怒于事无补,我们更应该做的是自省,用我们每个人微小的力量,去守护现存的古建筑,守护北京城。不要让那些珍贵的历史馈赠,再靠看照片来缅怀。北京,再也容不得伤害了。

来源:老北京城

猜你想看

▽▽▽

北京房租暴涨揭秘 | 11月免费展 | 北京红叶 | 迷你神店

北京胡同 | 故宫攻略 | 最差大学排行榜 | 爆笑印度史 

(点击上面关键词,就可以查看哦~)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文章
问答
赞8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