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走太行之十三:折戟石人尖,再次梦断六岭关——13年中秋恶石-拦头起穿越

8264旅行网

玩身边的山,纵走北太行是我的一个长期计划。从11年5.1开始实施这一计划,由邢台的马岭关开始沿晋冀两省分界线一路向北走来,原计划每逢大假或有空闲时就走一次,每次3-4天时间,一段段的向北延伸。今年5.1以来这个计划却因杂事緾身一度停止,而且一停就是4个多月。时至中秋,事终于忙过了最忙的阶段,我又有了一些时间,虽说家里仍有两个长期住院、随时可能撒手人寰的老人,但如果他们不出状况,我又可以抽出一定的时间出去宿营了。中秋前三天,看两位老人病情还算稳定,于是发了“寻伴”贴,开始了继续走太行的准备。

三天下来,线上报名的人廖廖无几,线下的还算踊跃,一度达到了10个人的上限,用句股市的话叫胀停。胀停最终还是被 打开了,确定出行的是8人,依报名顺序是:铃铛、老王、老马识途(2人)、老史、葫芦岛、青山,其中前7人是多次一起出行的老朋友。最后一个报名的青山虽是第一次和我一起走,却也是久已闻名的老驴。应该说,这是一支很精干的队伍。

5.1,我和几个朋友曾经走过晋冀交界处山西盂县的寺坪-阳明洼-大石盆-乱窑-小鱼-东山庄一线,那次本计划由东山庄翻过黑狗尖山脊下到盘里再到六岭关,但由于道路不熟,我们最终没能翻过黑狗尖山脊。这一次我们本应该由东山庄开始接着上次的路线向盘里-六岭关-城墙梁方向走,但由于这优时间太忙,事先没顾上做准备,甚至连六岭关以北的GG地图都没来得及打印一份。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是我的一惯原则,所以我不能再向前走, 我只能利用以前打印好的地图重新再走这一带的山,虽说还是走河北平山和山西盂县间晋冀交界处的山,但我并不准备走上次走过的老路,而是准备从河北一侧的恶石开始走,先过喜花盆翻天桥路山到拦头起,再翻石人尖山下小鱼到东山庄,最后再翻上次没能翻越的黑狗尖山脊下盘里。愿望是美好的,结果是残酷的,事与愿违,最终我们非但没能翻越黑狗尖山脊,就连东山庄甚至小鱼都没有走到,而是止步于石人尖山上。这是后话。

穿越示意,其中白线是上次穿越路线,红虚线是这次计划路线,红实线是实际行走的路线

6点40分,8人会合于北站,原计划到平山县城8.20到沕沕水或8.30到天桂山的车,再包车到恶石,没想到上路就不顺,石平快客一出站就赶上堵车,虽说时间不长也堵了足有20分钟,车到平山已经快8点半了,不论是沕沕水的车还是天桂山的车都满员,就连8.50到古月的车也仅剩了3张票。无奈我们只能包车。

8个人、8个包,一般的8座小面装不下,车站外只有一个车稍大一点,虽说也是8座车,但比一般的小面宽一拃长一尺,挤一挤能装下8个人,240元的费用当然不菲,但没办法,不坐它的话就要租两辆车,费用更高。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塔崖到恶石的公路已烂的不像样,车到恶石已经11点。想想1人30元也值,坐班车到沕沕水或天桂山是15元/人,还肯定没座,到沕沕水或天桂山再包两辆车的话一车至少60,这样算下来一人至少15元,加起来也是30元呢,而且比包车还更耽误时间。

恶石村头,众人整包装备上路

恶石村边一景,象什么你自己猜

11点15分正式上路,一出发我就落在了最后。

恶石村地处平山县最南端,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这儿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山高水险、自然 条件恶劣,这一点仅从村名上就能看出来,恶石的村南就是晋冀两省分界的山脊,它的村北是另一条山脊,两道山脊均山险石恶,正象我猜想的一样——这段子路只能走沟,沿山脊根本走不通。

近年来,恶石村在上级政府的帮助下建起了数百亩的苹果基地,所产苹果小有名气,加之奇特山势,未加雕琢的自然环境,不断有人来恶石游玩,所以这个偏僻山村的人对于城里人来说已屡见不鲜,不过,大部分人来此或是轻装活动、或是采摘,重装穿越的并不多见。“这是干什么的”?“旅游呗”。见到我们从村中走过,村民们指指点点,好奇的议论着。
一上路我就落在了最后

已是初秋,山坡上的果园里,乍红还绿的苹果挂满枝头,路边,花椒树上招人喜爱的是一簇簇大红袍,众人边走边眼馋的看着那些诱人的果实,不时的从地上捡起一个落果,,呵呵,树上的苹果你不要采,千万不要采。
为了拍照,我加快了脚步,渐渐的从最后走在了队伍的前边。
队员们喜爱的看着树上的果实

枝头的苹果

因为拍照,我从队伍的最后赶到最前边。因为拍照,又从队伍的最前边重新落到队伍的最后边,边走边拍,即时即拍,详实的记录下每一次出行是我的习惯,我的照片都是这种连环画式的记录,若以摄影的眼光看我的照片,那简直是惨不忍睹。

我又走在了队伍的后边

山坡上的小树

现在出现在我镜头中的山脊就是晋冀分界的山脊

庙水村,这条沟里的最后一个自然村,仅有几户人家

过庙水,果园消失了,沟两侧只剩下农田,脚下的水泥公路终结于最后一片果园处,路的尽头甚至为方便汽车调头还专门修了一小型停车场,这条路原来是为方便游人采摘而修建的。如此人性化的设计,也算是刹费苦心了。

再向里是一条能走三马子车的砂石路,虽说路底子很宽但已被草忽成了小路,走在小路上的感觉真好,不象公路走的让人厌烦。
公路尽头是一条砂石路

山坡上的一个废村

不知不觉中,丰收再望的农田不见了,视线中的沟底只剩下连片的废梯田,脚下的路越来越荒了,我们的心情却越来越好,这种心情,不爱户外的人很难体会的到。
走在越来越荒的山沟里

上路1个小时,有人提议午餐,也有人表示不同意见:“太早,再走一会儿,走到1点再午餐”。当路上出现一小片空地时,有人再次提议午餐,说实话,我的肚子也饿了,别忘了早饭是5点多吃的,还只是简单垫了点。“行,就在这儿吃吧”。“你们吃吧,我看着,我一点也不饿”,葫芦岛说。他在车过温塘时刚买的油饼吃,这会儿当然一点也不饿。

“你们吃吧,我看着”

继续上路,行不远沟分两岔,我们应该走哪条路?看地图,左手是一条岔沟,右手西北方向是条通往二道岭大沟,中间还有一条东西向的主沟才是我们去拦头起要走的沟,可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左右两条沟中间只有一个垭口,没有沟。难道我们应该走中间的垭口,或者说那个垭口那边是我们要走的沟?

老王前不久曾到过这一片,他是从别的地方进的山,快走到庙水又折回去的,但他记不清楚是从哪儿进的山(只记的停车的地方有个煤管站),又是走哪条沟下到庙水,准确的说是根本就闹不清楚,尽管如此,他清楚的记着他们是从那个有两根线杆的垭口下来的,在山上转了一圈又找到那两根线杆返回的,在一个叫四什么的村扎的营。四什么村?这一带的村带四字的只能是四水泉,从地图上看,去四水泉的确也是走中间的沟。如此看来我们的确应走那个垭口。

我们走到岔沟处,从地图上看右手的沟是去二道岭的沟

路边的风景

我们要走的垭口处有两根线杆

寻找上垭口的路小费了一番周折,其实那路就在垭口右边,只是它有点小,藏在灌木中毫不起民眼,不注意的话可能看不见。 急剧的攀升,一行人很快上到了垭口。

垭口处有不长的一道残城墙,由规格看应该是内长城的一部分,看来这儿就是河北山西和分界了。众人在此稍微的驻一下足,停留了不过一两分钟,随后又上路了。
垭口处的残城墙

众人在垭口驻足

站在垭口向西看,我们的下边好象是两条深沟交汇于此,有些诧异:看GG地图,西边的沟与东边的沟是一条沟,现在我们站的地方却是一个垭口,是一道山梁,垭口两侧的沟是怎么连接的?换句话说,西边沟里的水是怎么流出去的?好奇归好奇,今天没有时间研究这一点,我们此行的任务是穿越,今晚要争取赶到拦头起。

垭口西侧,两条沟中我们要走的那条沟

两条沟中的另一条沟

垭口下行,路分为两条,左手是一条4、5尺宽的大路,它沿沟的阴坡向前延伸,右手的小路拐向北边的沟。我们选择了左手的路,不论是从地图看还是老王的记忆,我们都应该走左手的路。至于右手的路通往哪儿,不知道,也许也通二道岭吧。

侧切路上回看垭口

下到沟底了,沟拐来拐去。平整的路变成了乱石路,由于沟窄峡深、植被茂密、也由于刚下过一场雨,沟底的石头很是湿滑,稍不小心就会滑上一跤,众人一边不断相互提醒着:“小心,路滑”,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虽然艰辛,但一路的美景给我们带来的是一次接着一次的兴奋。也有刹风景的,那就是脚下不时出现的人类产生的垃圾,这条沟来人并不多,最多不过三两支队伍,百十来人,而且都是驴友,不多的来人竟然丢弃了不少的垃圾,这一现象真让人心痛。驴友啊,不乱扔垃圾在户外人人都懂的规矩,真做起来怎么就那么难呢。那些垃圾真的有那么重?能把它背进来就不能带出去?

仙境般的美景

还是边走边拍照,不知为何,此段路上照出来的照片全都虚的很,是光线暗、快门速度低?还是湿度大、镜头沾了潮气?反正俺自己看了这些照片都非常的不满意,没办法,为了增加论坛发贴量,咱还得发上来。各位朋友凑合着看吧。

路越来越不明显,两侧的山越来越险,好多地方势比刀削。老马疑惑的问:“这路会不会走错了”?“不会,路就在沟底,就这一条沟,想错也错不了”。我自信的说。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的左手出现了一个断层,断层之上是一条岔沟,如果有水,那会是一个漂亮的小瀑布,可现在,尽管早晨刚刚下过一场小雨,那个断层下竟然一滴水也没有,有的只是湿漉漉的崖壁。

沟底有人走过的痕迹,甚至还有被弃的垃圾,只是路越来越不象是一条路。我们继续顺沟向前走去,再走二、三十米已是沟的尽头,我们的面前也是一个断层,断层的崖壁也是湿漉漉的,断层下还有一个小水潭。断层处斜靠着一根树干,老王依稀记的他曾经走过这儿,那时崖壁没有这么湿,并不很难走。

借助那根木头,葫芦岛用劲吃奶的劲费力的攀了上去,他告诉我们:前边紧接着又是一个更高的断层,断层处居然还架着一个梯子,“架着梯子?看来这儿真的是一条路”。可不论前边的路好走还是不好走,眼下这个断层足以档住我们大多人的步伐。尤其象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人,别说是重装,就是轻装也上不去,根本上不去,两员女将估计也和我差不多。

前边的路越来越不象路的样子

天堑般的断层,高约6米

“怎么办?能怎么办,往回退呗,重新找路,找饶断层的路“。既然长城在这儿设关卡,既然关卡两边有一条不小的路,就应该有一条好走的路饶过断层,老乡走村串亲戚不可能走这样的险路。 我们向回走去,一边走一边在两侧寻找“岔”路。老王说的确有一条路能饶过去,只是饶的远一点,得饶一两个小时。一两个小时?那可饶的有点远了?刚走了几步我又犹豫了:断层处既然有梯子,就应该能走通,要不还是想法子直接过断层吧,这一片儿有两三根倒木,搬过去架到断层处,那个断层应该不太难过吧?

向回退去

我下了“令”:回去,先架木头上断层上看一看再说,如果第二个断层好过,就直接过,实在不行再退回去找路。众人齐心合力,把这一片仅有的两根较长的倒木搬过来架在断层处,架起一座“梯桥”,有三根木头助力,老胡比刚才容易的多的第二次登上了断层,跟着青山也攀了上去。不过说容易要看是谁,象我这样的笨手笨脚的人和一般的女将要想上去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见3根木头架的梯桥还不是不太好上,青山和葫芦岛把上边的那个梯子也搬了过来,只是那梯子实在太简易了,一经搬动就变成了光光的两根树干。“坏了,没了梯子一会怎么上前边的断层”?“没事,那个断层一边有个小斜坡,从那儿可以上去”。“那还行”。

5根木头挤在一起,这下再过这个断层不废吹灰之力了,不费谁的吹灰之力?当然是看官您了,俺们这些过客真过的时候还是不太容易的,木头之上是约2米高的斜坡,光溜溜、湿漉漉,脚下站不稳,手中也根本没有可借力的地方。

现在开始递包,“什么,照片太虚”?下边这些镜头全是我在递包过程中抢拍的,一边递包一边抢拍,我容易么,人家提着包等着我接呢,我只是胡乱的按一下快门,哪有时间对焦距,“用超焦距?你以为我是造反派呀,我这老掉牙的破相机光圈只有两档,上哪玩超焦距。但不管虚不虚,这是真实而宝贵的记录,这么重要的照片哪能藏在箱底”。

老史第一站

老马第三站

老王第四站

第五站的葫芦岛喊上了:“第二站那人快点递,别光顾拍照了,我都等急了”。利用搬包的空隙拍照的还有第六站的青山,青山是个造反派,那水平比我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喂,你的照片呢?拿出来晒晒吧,别光自己偷偷的欣赏了”。

包传完了开始上人,听过那句话么——“老太太爬树比猴都快”

跨过第一个断层仅几米远是一个6、7米宽,4米来深的大坑(严格的说是一干沽的水潭),大坑那边又是一个断层,我们的脚下是一道平面面积不足10平米石梁。我们只能挤在那道的石梁上等待下一步的行动。

仔细观察前边的断层,这个绝壁比之我们刚刚跨越的断层更高更险,它的高度足有10米以上,湿漉漉的石壁上长满了青苔,根本没有任何可抓攀处,而那个木梯高不过5、6米,怎么可能借助它爬上眼前的断层?原来那个梯子是竖在下边坑里的梯子,换句话说是什么人下坑用的梯子(下坑干什么呢?奇怪),不是翻越眼前的断层用的梯子。这个葫芦岛,那会儿怎么不说清楚呢,我若知道这个断层这么高,知道这个梯子不是跨越断层用的,就不会让大家过来了。现在可好,想回去也不容易,只能硬着头皮试着往前走。

断层处湿滑的绝壁

绝壁下边的锅底坑

绝壁左侧有一条大约一、二尺,70度来的陡坡,我们从下边拖上来一根树干靠在那个斜坡上,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中,葫芦岛和青山一先一后的向绝壁上方攀去,攀升约6米后已是绝境。葫芦岛扒着一棵树立稳了脚跟,不死心的青山卸了包,换了个方向向另一侧攀去。好几分钟的时间,青山才又上升了大约3米高,随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我们只能揪心的等待。说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当青山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们视线中时,他已比我们高了20米,他终于翻过了眼前的断层。青山的身影在崖边一晃又不见了,他在继续顺沟向前探路,大约20分钟后青山才回到断层处,他告诉我们:前边能走,但跟本就没有路,更远处有没有断层不清楚。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攀的断层有一段负角度的崖壁,不具备攀岩技术的人根本就上不去。我们只能原路返回,我们必须寻找新的路线。

葫芦岛在上边立稳了脚跟,青山开始向上攀登

众人揪心的看着青山向上攀(此照片为铃铛所摄)

上山容易下山难,用了比上来更长的时间我们才回到断层下,这一折腾耗了我们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行人顺来时的路向回退去,方便一下放个水的功夫,我又远远的落在了队伍的最后。
刚刚追上队伍,前边传来兴奋的喊声:“找到路了”。原来那路距断层处不过2、3百米远,虽说难走也只需几分钟的时间。“老王你个大忽悠,你不是说要饶一两个小时的路么”?“那我就是记错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没走过刚才那个断层,你看我这记性”。众人哭笑不得,差点晕倒。
这是一条古道,一条标准的村道,它用块石砌于陡峭的沟边上,路宽足足有4尺以上,只是那路多年没有人行走,已快被灌木完全忽死。不知道它的人还真不容易找到。

古道的路面

走我前边的队员

脚下的沟

视线中的山

走在古老的村道上

钻过一丛倒伏的灌木

沿沟直行半小时时间,路把我们引向了沟的左手。那儿的崖壁有一个大裂缝,象一条登天的梯子一样竖在那里。记得汗腾从六岭关向恶石穿越时在这一带就走过一个大石缝,他第一天走到那儿没敢贸然的下去,又返回去问了四水盆的老乡,确定路线后第二天才下的恶石,他说的那个石缝就是这个大裂缝吧?

一行人沿路向上走去,陡峭的石缝坡度几乎有60度,由于雨后路滑,更由于坡度大,我们每上升一步都十分艰难。谷静极了,用一句成语“万壑无声”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不对,山谷里明明有声音,我们沉重的脚步声,还有我们犹如风箱般呼呼作响的气喘声,那声音漂荡在山谷里,再清晰不过了。

走进大石缝

艰难攀升中

短短的百米上升,我们用时20多分钟,行路之难可见一斑。

跨上最后一个石阶,我们步入一条平缓的山谷,茂密的灌木将路遮掩的如同一条地洞。当我们钻出灌木林,眼前俨然是一片废弃的梯田。从地图上看,这个地方叫串头起,串头起,好怪的名字。

废梯田处休息

短短两分钟后我们又上路了,已经快5点了,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紧赶路。

串头起位于两条沟的汇合处,西北的沟通池上,按我最初的设想,我们本应该从这儿奔池上,翻山梁下井沟,直出拦头起,在理论上讲这是一条最短路线。串头起的西南是四水泉,从四水泉翻过山梁是我熟悉的乱窑,顺公路再走5里是拦头起,这条路稍微饶远一点。老王认识去四水泉的路,他领着我们直奔四水泉而去。匆忙中我没顾上看地图,跟着老王就奔向了四水泉,结果走了一条饶远的路,好在这条路虽然饶,但从GG地图上看应该比池上的路好走一些,从时间上说两条路可能差不多。

又行20多分钟,我们见到了长有豆角、玉米的梯田,“见到庄稼了,快到村了”。我们都兴奋起来

5点半,前方传来鸡鸣狗叫声,四水泉到了。热情的老乡还记的老王,双方热情的打着招呼。老乡说这个村真正的名字叫祠水清,不知怎么在地图上印成了四水泉,既然地图上印错了,咱就以讹传讹叫它四水泉吧。

四水泉只有三户人家,隶属于乱窑行政村,与乱窑隔着一道不高的山梁 ,老乡说到他们下乱窑只需要30分钟。老乡说半小时,我估计我们要走差不多得1个小时,现在离天黑正好还有一个小时,我想赶到乱窑去,那样明天会松快排一些。可多数人不想走了,就连猛驴青山竟然也想扎营了:“今天是第一天,就住这儿吧,少走的路明天稍一赶就赶出来了”。听人劝、吃饱饭,“扎营,不走了”。

村头的大树

按老乡的指点,我们在老乡的房顶上扎了营。我的鞋在过那个断层时进了水,放下包我赶紧把湿鞋脱了,换上傲游仕/OUNCEB1赤足鞋,呵呵,这下脚舒服多了。
我们的营地

浸湿的鞋

我的傲游仕/OUNCEB1赤足鞋,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穿用这双鞋,以前只是做测评时穿过

营地的一旁就是庄稼地,地头杂草从生,还有上坡下坡

穿着傲游仕/OUNCEB1赤足鞋,到处遛 一遛,包括下到村头的井边打水,感觉还不错

晚上的FB是少不了的,物资虽谈不上丰盛但气氛绝对热烈,瞧哥几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模样你就知道喝好没喝好了。我喝了多少?咱不行,咱是有名的一两少、二两倒,一两半整整好,俺正真的只喝了一两半,不信你可以用称约。

月从树梢后升起来了,今天是中秋,一轮明月摇移于天空,或一尘不染,或披上一缕轻纱,皎洁的月光撒在我们身上,更加活跃了大家的气氛。大家的话题转移到月亮上,进而又转移到某公司的赏月保险上,再往后,天南海北,乱侃一气。侃着侃着,有人困了,打声招呼钻进了帐篷,不多时鼾声大响。算了,咱们也睡吧。于是,鸟兽散。

天亮起床,东方的云缝里露出了一丝曙光,可惜云太多,可惜太阳升起的地方正好有一片树,看日出的希望成了失望,说起来有好几年没看过日出了,你别说,还真的很想那红彤彤的一轮朝阳。

营地的早晨

收营,准备出发中

四水泉村北的山

四水泉村西的山,今天我们要从山脊最低处翻过这座山

本计划8点出发,稍一磨蹭就拖到了将近1个小时,下面这张照片显示的时间是8点51分,一下子耽误了那么多时间?急死我了。

谢过了老乡,一行人向西走去,这一段的省界是东西走向,我们将一路向西走,过了六岭关再折向北。不过那是下一次的任务了,这次我们撑破天最多也就走到六岭关,正常情况也就能走到盘口一带。

四水泉共有四户人家,其中三户有人长住,与大多数山村一样,长住的都是老人,只有中秋、春节这样的重要节日才有探视父母的年轻的人回来。

走过人去屋空的那家人的院子,老史想进去看一眼,刚往门里一迈步,“汪汪汪……”,院内一只大狗狂吠着窜了过来,吓的他“妈呀”一声转身就跑,逗的我一阵哈哈大笑。

走出四水泉村

出村是一条能走三马子车(山西人叫三轮)的大道,它通向山脊上的垭口,垭口那边的路我走过,是和仙姐他们探玉华洞时走过。

路虽然能走三轮,却被草忽死了一多半。四水泉村没有“车”,老乡说,每年的秋季有收粮食的贩子来收粮食,只有那时才有三轮走那条道。
走在去乱窑的大路上

拐过一个弯,山坡上出现一条小道,我不假思索的拐向小道,看方位、凭感觉,这是一条上垭口的近路。大多数人与我一样选择了小路,也有人不信邪,非要走大路,验证一下大路快还是小路快,结果可想而知,我不说你也知道。

小路攀升中的队友

登上垭口了,脚下是我熟悉的大道,下面就是乱窑那条沟,沟的对面是石人山,石人山的后面是小鱼。5.1我们从乱窑走到过小鱼,那条路不难走。如同以往尽量不走重复路一样,这次我仍不想走走过的旧路,不想再从乱窑往小鱼走,我想从拦头起往小鱼方向穿,如果能直接穿到下花沟口最理想不过,穿不到下花沟口,能下到小鱼也行,估计那两条路都有一定的难度,因为这一带的山断层很多,而且是连贯的断层。驴友就是这样,放着好路不走走难走的路,这叫什么?“没有难度创造难度”。

垭口看四水泉方向

垭口看石人尖

下山,是一条宽阔的大路,这条路我已经走过两次,下去向右一拐就是乱窑,一路不表。乱窑到拦头起5里,全是公路,平淡而乏味,也不须提。至于有人放着公路不走非要走沟对面的小路,结果越走越高,再来一次没有难度创造难度也不须提。对于驴友,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你没有这样的经历,那我不客气的说:你一定是只新驴。

大约10点半,我们走到了拦头起。

拦头起隶属于乱窑行政村,有20来户人家,它位于晋冀两省交界处,它的村北,本来平缓的峡谷突然出现一个大断层,那个断层就是河北-山西的天然分界,断层处曾建有内长城的关卡,如今关门已失,但两边上的山坡上还有残存的城墙,只是那城墙已经倒塌,不走到跟前根本看不出来。

栏头起村的中心,公路一边有个大水窖,那是拦头起的生命之源。应该说的是,拦头起的水水质非常清澈,不象四水泉的水那么混浊,不但漂着很多草屑,还多少有些土黄。
考虑到不论往小鱼还是下花沟走都有一定难度,我让大家在拦头起补充一下水,防备天黑下不了山。补足水后我们又上路了国。

穿过村子

出村子是一条荒芜的三轮车路,现在老乡种地也简单了,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中间很少管理,所以田间的路很少有人走,路荒芜了也就不再稀奇。

路边有正在掰棒子的老乡,我们再一次问路,这个老乡表达比较清楚,他告诉我们:遇到岔路不要往左走,往左走就错了,饶的远去了,要走右手的路,过了一片砍倒的树有饶悬崖的路,到石人那儿就翻过去了。“登石人尖的顶么”?“不登,平着走,不往高处走”。

过了一根拦路的电线(为什么要拦路?用一根电线栓在路两边拦住路?不明白),路边的梯田变成了废梯田,路越走越荒芜,渐渐的,封路的茅草已经比人都高,好在那路路底子很好,草虽然高也不至于找不到路。

路在哪儿,您看的出来么?

过一条岔沟再走不远又是一条岔沟,两侧的坡变陡了,沟口处有一片砍倒的树,这儿就是问路时老乡说的那个堆木场吧?路从这儿脱离了沟底,拐进右侧山坡上的松林。我们在此简单休息了一下,就要爬坡了,休息、休息一下。

从堆木场(我们姑且称之为堆木场吧,虽然这个称呼有点夸张)再往前走,路变小了,虽然小但很清楚,这是前几年老乡上山砍树走的一条路,那会儿一天不知有多少人走这条路,直到砍树的行为被叫停,这路基本上也废了。

头顶是遮天蔽日的森林,两侧是山羊都难以攀爬的陡壁,脚下是松针铺成的小路,走进这样的环境,走在这样的林间小路上感觉真好。

路开始还缓,但顺沟走不了不远就如同预料一样渐渐变陡了,拐过沟的左侧后路变成了之字形的盘山路,在我们的气喘吁吁中,海拔在迅速的升高。

当路又一次变缓时,我们走出了密林,发现自己已跃过了断层接近山顶了,俯首我们来时走过的沟,让人颇有几分兴奋,赫然回首,一个石柱出现在身后不远的山脊上,这就是老乡说的石人吧,老乡说:“从石人那儿一翻就过去了”。想到就要下山了,我们都加快了脚步。

走出密林

俯首走过的沟

山脊上的“石人”,象么?我看不象

几分钟后,垭口出现在视线中,比垭口更早进入眼帘的是一堆木头,一堆砍下后打成捆的树,木头旁的山坡上搭有木头架子,栓有一条钢缆,看来这儿是运木场,老乡在山顶一带砍了树会集中于此,再用索道滑下去。众人非常兴奋,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有的人还淘气的非要我和他们一起坐在老乡搭的架子上“排排队、吃果果”,哎,都4、50岁的人了(我们这支队伍年龄偏大,最小的也满40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个样呢,我可不愿凑那个热闹。

继续上路,排除多条疑似路头(这一带有好几条疑似的路,应该是老乡砍树留下的)的干扰,我们很快就到达垭口处。右手,有一条沿山脊向北走的岔路,很小很小的一条岔路。略为迟疑后我们选择了左手的“大路”,它饶着山头向石人尖的西坡拐去。
路在山坡上饶出一个又一个的S型弯,从树空里看,我们的下边就是连绵不绝的断层,我们的上边,隔着不高的山坡也是连续的绝壁,这样的地形很难有下山的路。

不长的距离内我们一连饶过了两条岔脊,发现前边的路越来越小,已经不象是一条路,第二条岔脊上疑似有条路,难道那是下山的路?众人原地休息顺便午餐,我轻装拐回去探路。岔脊上的确有一条路,但它只是老乡采药走出来的断头路,在沿山脊走出去大约300米后,那路中止在三面悬崖处,悬崖的边缘是密密植被,没有任何路的影子。
众人在路上休息顺便午餐

走在足有一房高的荒草里,来的时候急于赶路没拍这儿的照片,现在不急于赶路了,把照片补上

回到拦头起,老乡说往小鱼走有两条路,一条是走宣家沟,路要好走一些,建议我们明天走宣家沟。另一条是我们走的这条路,老乡说路的确难找,尤其是下小鱼的路口,我们问过的两个老乡的说法竟然不一样,先碰到的老乡说过了垭口要过一个梁子,到下一个梁找路,后来的老乡说路就在第一个梁子处。

回村的时间将将不到5点。说真的,真不想在这个钟点扎营,尤其是将营地扎在村里,可不在这儿扎营我们去哪儿扎营?现在我们必须考虑明天的行程。如果明天我们继续翻石人尖,不管走哪条沟都应该在村里补上水后到沟里扎营,今天多赶点路,明天的行程才松快一些。现在关健的问题是即便我们明天顺利的翻过石人尖下到小鱼,最顺利也是快中午了,小鱼是个废村,距最近的有人村足有10里地,距有班车的沕沕水则至少30多里,也就是说,继续走小鱼的话我们根本赶不上回家的车。考虑来考虑去我决定变线,由拦头起向黄安方向走,这样走的话能赶上沕沕水中午1点的车。老乡说奔黄安走要直接上山梁。视线中那道山梁上很难有营地,这样一来我们只能扎在村里。

最终,我们在村边煤管站扎了营,老王在那儿扎过一回营,跟煤管站的人成了“朋友”。
我们的营地,拍于第二天早晨

天黑了,老乡告诉我们:“今晚有电影”。原来是当地政府组织的文化下乡活动。这个年月电影没有什么吸引力,开始那放映场还有两个观众。等第二部电影开演时,放映场竟连一个观众也没了,放映员说,即便一个观众也没有,他们也要放完两部电影,这是纪律。

对我们来说。电影更没有什么吸引力,我们拍了两张照片后又去喝茶聊天了,直到越来越紧的秋雨搅了我们的局。
开始的两个观众

后来空无一人的放映场

雨浠浠泣泣一夜未停,直到天亮后才小了一点,抓紧时间早饭、收营,由于下雨,我们再次改变计划,不再走小路翻山出黄安下沕沕水,改成走公路去沕沕水,户外就是个玩,是为了放飞心情,控制风险什么时候都应该放在第一位的。从地图上看走公路比走小路要远不少,所以要早点出发,我定的出发时间是7.30。

夜里睡觉时就感到往脸上滴水,因为好长时间才滴一滴并没在意,早晨穿衣时发现卷起来放在防潮垫下当枕头的衣服湿了两片,也没太再意,帐底长时间浸水,有潮气也正常。饭后收营,揭了地席才发现地席下全是水,放在脚那头的包湿了多半截,拎起地席来,那水象小孩撒尿一样流个没完至少尿了有一分钟;把帐篷竖起来,哗的一声,流出去的水至少有200毫升。见此,同行的队友说,“照张相做证据就好了”。

我用的是去年买的北山狼的一款单人帐,款式价格都算满意,空间尺度,重量也都可以,以往出行也用过几次,这是第一次赶上下雨,真没想到它漏水这么严重,如此严重的漏水应是帐底没有涂胶所至。幸亏我每次出行都多带一个地席铺在帐内,如果仅有一个窄窄的防潮垫的话,恐怕睡袋都得湿透了。帐篷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不是坑人么!

我的北山狼帐篷
我的北山狼帐篷

湿透了的帐底

拉至最短的外帐调节扣

松垂的外帐

为了赶车,7.40我们就上路了,比昨天的出发时间提前了1个小时还多,但还是比计划的7点半晚了10分钟。在此,对行动迅速、守时的驴友给予表扬,对行动缓慢的人不点名的提出批评。
准备出发时

刚上路雨又下起来了,不紧不慢的小雨下个没完,我们不得不穿上雨披,但走了没多远就感到后背有些发热。变线也好,下雨也罢,都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相反,大家说走在小雨中别有一番情调。以苦为乐,户外人就是这样。

走公路没什么悬念,咱也不必多费笔墨,用下边的照片一带而过吧。
拦头起村边的断层

沟底耸起的石柱

沟对面的古道

峡谷中的公路

走在公路上的人

古道上的桥

崖上滚下的落石

与周边环境极不协调的烟筒

废弃的窑

远处,烟雨漂渺的山峦。由于下雨,我的相机的镜头蒙了一层雾气,拍出来的照片越来越蒙珑

8点44分,我们走到了庄旺

看到这个山石,我就想起了沧州的铁狮子

越来越不清楚 的镜头

雨越下越紧。 尽管每次是照完相都赶快把相机放回包内,逐渐的镜头上还是落了很多雨滴。9点28分,黄安到了,黄安阁的门洞下,我把镜头的水擦了,镜头清晰了很多。

黄安是晋冀古道上的一个古村,不大的小村中还保留着不少古建筑,吸引着不少人来此摄影,我曾几次到黄安,这个小村对我已不新鲜,尽管如此我这次还是又拍了几张照片。

10点稍过,我们走到了班车的起点—沕沕水,沕沕水是个小有名气的旅游区,在这儿,不但能等中午1点的班车,还方便包车,最终我们以200元的价格包了两辆车送我们到温塘,那儿每半小时有一班回市里的班车(车票17元)。

到温塘已是中午12点,简单的吃个饭,坐1点的班车,回家。
沕沕水景区外,烟雨中的七女峰(我的叫法,这儿有一排7个几乎等高的小山头)

最后一张,沕沕水景区里的山

目的地: 葫芦岛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