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在耶路撒冷见!”

林荫视界
关注作者

这不是一个旅游邀请,而是犹太人2000年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当我试图回敬某个无礼的阿拉伯人时,导游拍了一下我,示意我不要这样做。我们遇到了一群以色列大兵,大家兴高采烈地跟帅哥们合影。大概是挡了那个阿拉伯人的道,他非常激动地叫骂着:“Silly,Stupid!”

我那时还不知道,这就是耶路撒冷的日常。作为世界中心,耶路撒冷如此重要,不可能被任何一方独自拥有,现在的老城分成基督教区、犹太区、穆斯林区和亚美尼亚区。各方共同依照着严格的约定行事,然而冲突总是再所难免。看到我们在跟大兵合影,那位阿拉伯人已经把我们划为他们的阵营,自然不会客气。

从橄榄山眺望耶路撒冷古城。

在3000年的历史中,耶路撒冷被犹太人独占了一千年,被基督徒独占了大约四百年,被伊斯兰教徒独占了一千三百年,并且三大宗教没有一个是不依靠刀剑、投石器或榴弹炮获得耶路撒冷的。《耶路撒冷三千年》这本书,大概是关于耶路撒冷资料最为完整的一本,里面提及的每一次争斗都如末日重演般惨烈。

今天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大街小巷,随处可以见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士兵和警察。总能提醒你看似平静的湖水下暗流涌动,但这已经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了。我也不能免俗地去跟帅哥美女大兵们合影,他们总是会非常热情地招呼游客拍照,并不像梵蒂冈那些雕像般严肃的卫兵。

耶路撒冷街头随处可见大兵和警察。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从小就耳濡目染了一些《圣经》常识,虽然我至今仍然是无神论者,但却相信这世间还是有神圣存在的。当我的父母得知我要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们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动,第一反应是:“听说那边不安全啊!”好吧,且不管他们和他们的信仰。对于耶路撒冷,我最感兴趣的首先还是犹太人的哭墙。

哭墙广场24小时不关闭,随时可以前往祈祷参观。

穿过喧闹的阿拉伯市集,在老城的街道里弯来绕去,旅游攻略建议晚上不要独自出现在这里,不然突遭不测也不是没可能。夏日的夕阳里,西墙突然就出现在面前了。阳光正好,发出夺目光辉的自然是金顶清真寺,它坐落在一个高台之上,也就是圣殿山了。

西墙旁边的“洞穴”,据说通向圣殿山,有很多惊人的考古发现。

金顶清真寺下面高高的城墙之下,人群涌动,这就是哭墙。哭墙又叫西墙,是犹太教第一圣地。它是圣殿山的一部分,事实上,也是阿克萨清真寺和金顶清真寺的基石。

作为亚伯拉罕系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把耶路撒冷尊为圣地,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圣殿山。犹太人相信圣殿山是亚伯拉罕献祭儿子的地方,末日审判也将在这里举行;而基督教是从犹太教中分离出来的,也承认旧约,自然也相信它是神圣的;伊斯兰教相信,穆罕默德夜行登霄也是在圣殿山,把耶路撒冷和麦加、麦地那一起尊为三大圣地。

现在的耶路撒冷,伊斯兰教拥有圣殿山,基督教拥有圣墓教堂,而犹太教却只有一段残存的墙体。这段墙体是大希律王时期所建的第二圣殿的基石部分,因为真正的圣殿早已先后被古巴比伦人和罗马帝国所毁。犹太人认定哭墙是最为接近上帝的地方,据说早在被罗马帝国禁止进入耶路撒冷之时,就开始有犹太教徒在此诉说流离之苦。

按照教规,祈祷之前必须净手。

从哭墙下往上看,墙体的石块从下而上明显看出分为三个部分,最下面大石部分是第二圣殿时期的,中间是穆斯林时期,最上面是奥斯曼时期的。最下面的巨石,由于天长日久被人亲吻抚摸,很多地方已经光滑如玉。

第一次去的时候,我非常紧张。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混迹在黑礼帽、黑西装、白衬衣、留着长长的弯曲鬓角的正统犹太教徒中,是很拘谨的事情。当他们下在做神圣的祈祷的时候,并不确定是否会打扰到他们。

游客和教徒,不一样的装扮,一样的虔诚。

犹太教徒在祈祷的时候,有一套严格的礼法。要把经匣绑缚在额头上或者胳膊上,一边祈祷一边还要朝着西墙频频点头(根据犹太教规,凡是念到圣人名字的时候必须点头)。一开始的时候,我会觉得有些好笑,然而看得久了却不禁眼睛湿润。

他像一个孤魂,下午和早上都在同一个地方祈祷。

仔细观察,你会经常发现同一个人站在西墙的同一个位置,我在耶路撒冷连续去了三次哭墙,分别是下午、晚上、早上,两次都发现一个穿着褪色长袍的老者站在同一个位置上祈祷。后来,在看《晓松奇谈》的时候,居然又发现了他!拉比说:“仪式非常重要,它使人们能够全神贯注于祈祷词。”

而在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中呢?正是因为太多本应有的仪式感被省略掉了,很多事物失去了本身应有的价值。我们的生活免去了传统的繁文缛节,却常常要困惑于“我是谁”这样的简单问题。

哭墙缝里写给上帝的纸条。

哭墙石头间的裂缝里塞满了祈祷者写的字条,都是信徒和游客们写给上帝的话,据说这比任何一种形式都更容易被上帝听达。我也借了纸笔,写下了心中所愿,庄重地塞进了石缝里。

这些字条一年清理两次——分别在逾越节和犹太新年(Rosh Hashanah)前,因为这些纸条被认为是神圣的,所以它们被埋在橄榄山上。橄榄山上有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公墓,人们相信末日审判来临时,离圣殿山越近会越早复活。

没有哪个民族像犹太人这样苦难了,看着哭墙下祈祷的人们,我禁不住落泪(别笑话我,你去了再说)。从公元前586年的巴比伦之囚,犹太人就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命运。到了罗马帝国时期,两次注定失败的反抗,使得圣殿再次被毁,整个城市被夷为平地,甚至连名字也被改掉。而犹太人被禁止回到耶路撒冷,甚至不能行与作为与上帝缔约的割礼。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耶路撒冷不负盛名,犹太人也开始流散世界各地。

然而,犹太人对耶路撒冷的渴望从未停歇。无论他们住在哪里,他们都要一日三次祈祷:“愿这是你的意愿,圣殿将在我们有生之年很快重建。”逾越节是这样结束的:“明年在耶路撒冷相见。”这个明年是近两千年后。

清晨的祈祷仪式。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又称“六日战争”),在6天时间里,以色列与3个阿拉伯邻国交战,包括最为强大的埃及,并最终获得胜利。犹太人终于可以自由地在哭墙相遇,当时的场面……(此处省略一万字,请自行脑补)。

当时有人提出炸毁圣殿山上的清真寺,来加速弥赛亚时代的到来。但纳尔基斯将军回答说:“停止这种想法吧。”时任国防部长——“独眼将军”莫夏·达扬,亲自到阿克萨清真寺协商:耶路撒冷现在属于以色列,但瓦克夫WAQF会将管理圣殿山;犹太人可以访问圣殿山,但不得在那里祈祷。这一颇具政治远见的决定,一直被遵守至今。耶路撒冷在今天才至少有了表面上的平和。

3000年前,犹太王国的创始人大卫王在耶路撒冷建立了王都。然而,现在和将来,犹太人都不可能再专有耶路撒冷,而是将继续与基督教、伊斯兰教保持小心翼翼的和平共处。

我试着把我所在的当天也放进耶路撒冷3000年的历史中,再看这些祈祷的人们时,我似乎可以穿过极端正统的哈瑞迪派的黑礼貌和祈祷披巾感受到他们的内心。上面提到的那位老者,他并不是像其他教徒一样点头祈祷,而是一直在用自己的胡子和脸亲吻墙面!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惊人的力量啊!极诡异的却又是极庄严的,极卑微的却又是极高贵的。我觉得我感受到了他和他的同胞们的灵魂。

犹太人无疑是伟大的,他们创立的犹太教,启蒙并造就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它们共同组成的亚伯拉罕系三大宗教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是无可匹敌的。犹太人无疑是强大的,2000年的流散之后,他们还能重新捡起希伯来语,重回耶路撒冷,建立起以色列国。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眼前这段残存的西墙。如果没有西墙,犹太人还会存在吗?这个问题留给你。

关于什么时候能够重建圣殿这个终极问题,著名的拉比什穆埃尔·拉宾诺维茨坚信:“总有一天上帝可能重建圣殿——但不用人类干涉。这是上帝自己的事情。”

Tips:

1. 哭墙是24小时开放的,可以早晚各来一次,早上有固定的礼拜仪式。 

2. 进入哭墙有严格的安检,而且不可以穿得太过暴露,现场会有免费的长裙派发。 
3. 不要错过广场上的以色列大兵,跟他们聊聊或者拍照都是很好的体验。 
4. 这里的民族和宗教关系比较复杂,如遇矛盾万万不可激化。

5. 还是要说一下礼仪:尽量不要拍祈祷者的正面,尤其是当他们面对哭墙的时候,更不要离他们太近。 

   zh转载自转载自本文

本文转载自《travelling+ 》微信公众号

目的地: 耶路撒冷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