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丨男博士的爱情故事(中)

阿久的旅记
关注作者
这么大的世界,我想带你去看看.

男博士的爱情故事(中)

张雨桐的婚姻大事在很早之前就是迷。她以往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学姐学长们曾试图打探她的另一半可始终没有一丝线索。终于有一天,她在朋友圈转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如果一辈子不结婚》,在转发的同时,她还说了句“一辈子不结婚,我会快乐地生活的。”这条动态在她的学生间内一下子就流传开了,有的人佩服她的勇气,有的人不屑地觉得这是她嫁不出去给自己找的理由。当然,我相信陈建也一定看到了这条动态。

“深色的海面扑满白色的月光,我出神望着海心不知飞哪去。”果然,不久后,我便看到了陈建最新的微博。又过了十分钟后,我便看到了他更新的另一条微博了,内容是什么记不得了,但我清楚地记得定位是迪欧咖啡。

“现当代作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莫言了,他的《丰乳肥臀》、《蛙》……”陈建的课的听课率其实不高,但当他说到“丰乳肥臀”这四个字时,女生们相互对视作害羞状,班级中仅有的两个男生的头一下抬得老高。不得不说,在文学造诣方面,陈建确实很高,他也很严肃。他最想看到的就是同学们个个都竖起耳朵忘我地听他讲课,也就是现在的状态。他在讲莫言的时候莫言还没有成为诺贝尔获奖者,虽然是中文系的,但真正读过他的作品的人也不多,因而陈建不能与我们进行更多的关于作品内容的探讨,他只能继续一个人滔滔不绝。后来,他的嘴巴终于累了:“接下来我给大家欣赏下影片《红高粱》的片段。”

这一句话再次把这节课推向了高潮,我对电影向来不感冒,因此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我才猛地抬头,看见了高粱地上正在野合的巩俐和余占鳌。不知道看到这个片段的陈建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我的膀胱正在警告我有液体即将溢出。

这是一个非常好色的教授。这是夏清对陈建的评价。

就事论事嘛,那是文学好吗?

是呀,我就是在就事论事。

后来,我也常常路过迪欧咖啡,只是再也没有进去坐过。陈建对面的位置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每次都有说有笑。

夏秋之交是浙北难得的舒服的时间。这时候,浙北大学中会有大批的骑行爱好者骑着动感小单车前往太湖,夏清便是其中一位。

“阿久,我们一起骑车去太湖吧。好么好么?我就知道你最好啦!”夏清表现出了反常的撒娇状,而我最受不了的便是她那娇滴滴的哀求。

“耶,真是太好了。我们顺便再去仁皇山看日出吧。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当夏清的计谋得逞的时候,她还不忘得寸进尺。

其实浙北大学离太湖不远,不过二十公里不到的路程,可我们却骑了两个小时。平时热爱运动的夏清显得很轻松,还时不时停下来拍拍沿途的风景,而我已累得半死,恨不得脚下的两个是风火轮,一下子飞到太湖边去,休息的时候只能瘫坐在一旁,再起来骑更是困难。不过,即便如此,我们最终还是在落日前到达了目的地,我还因此在各大社交网络上得瑟了一回。在太湖边,任风吹乱我们的发,夕阳的余晖洒在我们的自行车上,橙黄色的漆显得更亮了。

“咦,你看,那不是张雨桐老师吗?她也爱骑行啊。”夏清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妆容精致的她。“可是她不是穿着花裙子吗?难道是推着车来的?”我被夏清的疑问逗笑了,转而又看到了张雨桐老师的专属车——白色甲壳虫。“靠,她是开车带自行车来的。脑子秀逗啦?都到太湖了,干嘛还拿出自行车。你们文艺青年的世界,我还真的不懂。”说着,夏清便过去打招呼:“张老师,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是呀,今天天气不错,我来散散心。”说完,她就推着她的小单车往太湖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来太湖看夜景的大部分人都是冲着月亮酒店来的,月亮酒店是它的别称,但我至今都没搞明白它为何叫这个名,因为它的外形明显就是马桶圈嘛!天还没完全黑的时候,月亮酒店就开始放出光芒了,所有游人的目光都被它吸引过去了。它变换着蓝、紫、红等几种颜色,一遍又一遍。夏清拿出她的单反相机“咔嚓”“咔嚓”地在拍着,我在她的镜头前搞怪。

“哈哈哈,阿久,你掉进‘马桶’了。”夏清突然对着她的相机大笑,我立马凑到她面前,发现了正被马桶圈包围的自己。

我们在月亮酒店旁边逗留到了晚上九点左右,看看这里没什么人了就准备出发去仁皇山。一路上只有路灯和屈指可数的过路车,我跟夏清并排骑着。

“哈哈哈,这条马路今夜将属于我们。”平常一向安静的夏清突然大声说话,这着实有点吓到我了。若不是这次与她出来,恐怕这辈子都难以想象她还有如此奔放的一面。

我们在一小时后到达了仁皇山脚下。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仁皇山,可却对它完全没有熟悉的感觉,还好夏清有准备——她拿出手电筒,对我说:“看!姐有法宝。”在后来的相处中我知道了只要是跟着夏清出去玩,只要带上心情就好了,因为从路线到攻略到装备她都会准备得很周到。

借着夏清手电筒的光,我们一路向上。大半夜爬仁皇山还真的是清净,但用另一个词来说便是凄凉。我走在前面,夏清在后面为我照着光。

“阿久,阿久,快转过来!”我一转身便看到了夏清的鬼样子,吓得差点摔下山。

当我们登上仁皇山顶的时候才发现,上面的“观众”还真不少,有的甚至在仁皇阁前搭了帐篷。太阳升起前的大地一片阴冷,我和夏清在风中瑟瑟发抖,隐约之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清,你看,这像不像何老师?”

“哪个何老师?”因为预估的失误,我已经冷到无暇顾及其他便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文艺心理学老师啊!”

“啊!”

何老师,也就是何煜,是我们学院另一个文学博士——他也是黄金单身汉,当然我对他的了解仅在他的学术方面。

(对不起,依旧是未完待续……)

上一篇:男博士的爱情故事(上)

目的地: 太湖 太湖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