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天下脊,尤见此山尊

樱殇之恋
关注作者

恒山之名,初见于《尚书.禹贡》。同样位列十三经的《周礼》则首次提及五岳,至汉武帝时正式创立五岳制度。

事实上,在西汉之前,五岳之制因势而异,各有不同。而从秦朝到明末,历朝皇帝皆祀北岳于河北曲阳,清朝顺治十七年才正式移祀北岳于山西浑源。

此恒山非彼恒山,却同样钟灵毓秀,东西绵延五百里,锦绣一百零八峰,雄险高旷,气势磅礴,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塞外第一山”之誉。“诗奴”贾岛就曾在《恒山》一诗中吟叹道:“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

自从登上南岳衡山、西岳华山、东岳泰山、中岳嵩山之后,就只剩下北岳恒山尚未征服。然而,好事总是多磨,去年十一月份特意赶到大同,不料在进山途中突然遭遇冰雪天气,唯一的进山通道被封堵,只得无功而返。

这一次我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由呼和浩特再次杀向大同,恰巧不巧的是,我生日当天刚好是中国旅游日,各个景点肯定会异常火爆。也就是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必须得舍弃悬空寺这一景点,否则将不能顺利返程。

果不其然,待到下山之时,整条盘山公路上全是车辆,几乎排成了一字长蛇阵,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专车才从停车坪“挪”到山脚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联系了数名当地的司机,但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一个是靠谱的。我早上六点半就退了房,过了两个钟头居然还在原地踏步,最后只得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专车,直接驶往恒山风景区。

席慕蓉曾说:“在这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路再长再远,夜再黑再暗,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

放弃,从来都不是我的风格,不管前面有多少障碍,都要勇敢地迈过去,迎难而上,登高望远!

这一次,我整装待发,心潮澎湃,只为挑战而来。当即从停旨岭出发,一步一个台阶,砥砺前行。

然而,经济学中有一条著名的“边际递减效应”,却可以引申到各个层面——也许走遍了名山大川,最初的新奇感会渐渐地消失殆尽,况且,恒山既无泰山之雄,又无衡山之秀,更无华山之险,登山步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即便一路上有绿树繁花加持,也免不了审美疲劳。

倘若没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就好像是在做简谐运动,不停地循环反复而已。

德国著名哲学家曾经告诫我们:“存在即合理。”恒山既然能够列入五岳,自然有其道理。且不说其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也不说遐迩闻名的恒山十八景,单是依崖而建的北岳庙,耸峙巍峨,规模宏大,三寺四祠九亭阁,七宫八洞十二庙,就足以列为一大道教圣地。

由于地壳运动的关系,恒山乃是一独具特色的断层山,两峰对峙,一层绿带,一层断崖,层次分明,雄浑而不失秀雅,辽阔而不失幽深,就如同一幅油画,美不胜收。

“八仙”之一的张果老、茅山派创始人毛盈、全真教第六代掌教尹志平都曾在此隐居潜修,舜帝、秦始皇、唐玄宗曾在此巡视,李牧、蒙恬、周勃、卫青、霍去病、李广、马武、吴汉、尉迟恭、薛仁贵,杨业、徐达、常玉春曾在这一带领兵作战,班固、李白、贾岛、元好问、乔宇、徐霞客等文人墨客亦曾在此抒怀遣兴,或写下诗文,或留下石刻,平添了几分瑰丽的人文色彩。

同黄山松一样,恒山松亦是恒山的一大特色,有如点睛之笔,妙不可言。

其中,以“悬根松”最为奇特,根系尽皆裸露在外,似虬龙盘曲,山风拂动,枝叶摇动,如鸣佩环,宛若天籁。

郭思曾在《林泉高致集》中写道:“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恒山脚下有一恒山水库,水色清碧,倒影如画,山水相连,浑然一体,又增添了几分秀色。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徐霞客46岁登顶恒山,仍发出“瞰隔山一重,苍茫无际。南惟龙泉,西惟五台,青青与此作伍”的豪言壮语,我正处于惨绿年华,又岂能半途而废?以良辰美景作为契机,以山道当成进步的阶梯,以松涛当作进行曲,经大字湾、虎风口、舍身崖、飞石窟、恒宗殿,最终登上高达2017米的天峰岭,历时约1小时。

览天地之幽奥兮,统万物之维纲。究阴阳之变化兮,昭五德之精光。

继黄山、庐山、雁荡山及衡山、华山、泰山、嵩山之后,再次徒步登上恒山之巅,那俯拾即是的绿意、相映成趣的湖光山色、迎面拂来的清风,俨然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至此,翻越三山五岳的梦想已经如愿以偿!

目的地: 呼和浩特 龙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