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 安 物 语 | 肆月拾壹日

荒梁
关注作者

早 安 物 语 | 肆 月 拾 壹 日

安从晚改早了,是昨晚已经来不及发出了。要第一次说早安,于是想起人生里的一些有印象的早晨。

小学时候,我家住在距离海边大概1公里的地方。要不是阳台外的那些高耸的大树,基本上能一眼就看见大海上摇摇晃晃的帆船。就因为住得近,所以曾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跟小伙伴去海边看日出。天还闷着黑,蹑手蹑脚出门,还不能吵醒爸妈(如果他们在的话),然后撒野般往海边跑去。经过一片脚踝高的野草地,满腿被露水打湿,小蝴蝶在黑暗里四处惊散。海边有一处伸入海湾的长堤,我们就坐在长堤的尽头,任腥凉的风吹开毛孔,等待天边翻开鱼肚的微白。而说来也没人信,整个小学我竟然没有成功看到一次海上日出。只要我特地去看日出,那太阳必然躲在多云背后。

初二时候读(3)班。一个很奇异的班级。周末放假前一天的晚上必然是不眠之夜,宿舍的人在舍监和巡夜老师离开之后,半夜都会爬起来点着蜡烛干杂七杂八的事,下棋,听歌,看书,煮东西,闲逛……总之,就是不睡觉。清晨来临之前会小躺一会,然后爬起来三五成群爬出宿舍,沿着长长的校道走出学校。还记得能透过树枝,看到清晰的星光。比太阳出来还早,只是为了去猪肠粉铺轻松惬意吃上一份加蛋加肉的粉。

高一有段时间,班里足球队为了备战年级足球赛,选择一大早起床去训练。所谓训练,就是大家传传球。从宿舍最矮的墙爬出去,靠着宿舍一楼的外墙溜走。远传是依山的大片农田,时不时会发现有光在跳跃,远看像有人拿着电筒在田里找东西。定睛再看,会发现那是飘忽不定的……鬼火。因为山坡上到处都是当地人的墓地和坟场。连被中山先生称为革命第一人的陆皓东的纪念碑都在此。那些与鬼火相伴的清晨,印象无法不深刻。而至于足球赛,当时我们就踢两场积分赛。第一场我们输给2班0:5,结果2班输给6班0:5,邪门,最后一场我们对6班,在滂沱大雨中我们最后……6:0赢了!竟然拿下冠军!……作为体育委员的我那一场却没上场,在场边狂奔,大喊着:叫你们跟鬼火队踢!

……

然后很漫长的时间里,我都不记得还有什么早晨让人印象特别深刻。从高中毕业到大学,从大学到进入工作,那些日子里的清晨似乎都被橡皮擦给擦拭干净了。

我丢掉了一些东西。想来想去,并没有答案。

而后来出现了一个新的清晨,再次让我的记忆丰盈起来。那是08年独自驾车去门源看油菜花。本来一大早想去观景台看看油菜花田的日出的,却误入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落里。太阳被云挡住以至于我再次跟日出失之交臂,而这时借着晨光看到山谷里升起了了的炊烟,着实一惊。进入这个回族村庄以及沿着村后的路继续误入一片开阔山谷,带给我的惊喜是无法形容的。昨儿听到wen说要去青海湖环湖时,心里想的依旧是想再回去那近乎神圣的地方,也许自己未必能再找得到那个地方,但那份惦念却从未消失。那是寻觅和认识自我的地方。

去年在尼泊尔,凌晨4点多起来,头顶着满天的星星,去看鱼尾峰日出。那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繁星,第一次拍星空,处女作品虽然还很不堪,但是依旧激动不已。看着那壮丽的雪山群在光线的变换中逐渐苏醒,那份激动只能换做不停地按下快门。我终于能正儿八经地看到一次日出了。尽管当时陪伴看日出的人们或许下次再见不知何时何日,但是感谢那一路的相伴。

这么多年,活过一万两千多个早晨。我不晓得自己丢失的东西回来没有。也无法有能力预测到下一个清晨的景象。但我知道,无论在天明之前如何黯淡,在每个清晨来临的时候,我都曾怀揣过最真诚的希望,踏过露水也好,鬼火也好,炊烟也好,越过最不堪或最壮阔的场景,等待那永恒的光线洒向自己,和这片沉静的大地。

早安,世界。

* * *

PS. 我出生在早晨,估计是6-7点。我妈说不记得具体时间了。我爸说没印象。我也没见过我的出生证。我确信我不是垃圾堆捡来的。本来我妈应该是前一天晚上生下我,但入院后她发现值班的医生是男的,于是死活不肯生,熬到早上医生换班了……谢谢老妈,没把我憋死。

另祝病人早日康复。

文/图by老梁

荒梁

对自己好一点,你又不亏

长按上面二维码即可关注这里噢

微博:现实很老梁

摄影个网:leungvision.com

目的地: 尼泊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