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Jovi
关注作者

@云南|青春,是一场痊愈不了的内伤 时间已过去多少年,如今的你们在哪里。经历着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幸福伤痛。——许巍-《少年》 时隔三年,在经历了重逢和酒醉后的第二夜,在大理—云龙的KTV,你唱了这首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有心无力。三年了,青春的狷狂和不羁在你们彼此身上已经所剩无几,还记得曾写过“青春,注定是一枚无籽的果实,但却耐人咀嚼”这样的话。可是现在,在琐碎现实的生活里,关于青春,你已无心顾及,甚至有意忘却。你无法做到像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那样,借《道林格雷画像》 之口睥睨一切地说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青春,一切毫无价值”。 曾经的岁月和梦想很真实,我们身边触手可及的琐碎生活同样真实可靠。我们无法活的纯粹,因为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人在活,有时,甚至不是为自己而活。 可是,在云龙县城和老友道别的情形,车开动的一瞬间,那种阔别三年的忧伤再次扑面而来,一如内伤,一如三年前昆明车站的场景。原来,青春,注定是一场痊愈不了的内伤。 这些伤是在积年累月的青春里,在那些反反复复的歌谣里,在友人年少青涩的面孔里,在银杏满枝的叶子黄了又绿的时间里,在红嘴鸥飞了又回的路程里成长起来的,它永不痊愈。每当老友重逢、歌声的前奏响起,这个伤,就会鲜活如初,深深地痛起,在你胸膛里奔跑跳动,犹如千军万马,让你胸膛发热,泪流满面。 即使,你真的稳重、圆滑、沧桑、苍老、衰老到遗忘了甚至健忘了自己曾有过青春,可它的确是那么真实存在着、沉睡在你的身灵深处,季节到了、酒杯响了、友人来了,它就醒了,青春就活了,这是一场你曾经让你酣畅淋漓的伤痛。 曾经一起走过青骢岁月,看着彼此受伤和成熟、然后奔向各自的方向,这种见证和被见证感是无法代替的,像是一路厮杀过来的战友,只有并肩过的人,才有资格和你一起回望过去。 毕业三年了,老友再见时,彼此身上都蜕去了读书时的无拘无束的野味和年少时的清瘦,取而代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身赘肉,或许,一个男人必须独立成长成为一盘菜:年轻时清瘦而又青青白白的大葱岁月,如今肥腻的五花肉似的沧桑成熟,这青葱岁月过渡到肥腻岁月,男人这盘世俗的菜也就成了:红烧老肉。这个社会存在着太多的关乎成功男人的定义,那些我们曾经鄙夷睥睨不屑一顾的“世俗法则”,可如今,我们就是那于世瞩目的LV:农夫的大笨驴,那些世俗的法则就是垂在我们眼前的胡萝卜,我们眼看着它们,奋力背起的重担,绕着世俗生活的原点,在时光纷纷扰扰中蹉跎岁月。 这是你要的生活吗? 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这是我们要的生活吗? 还记得当年大学军训时,我们坐在操场边上围成一圈,阿达站在中间给我们二排清唱许巍的《故乡》时,他的右手一直在宽大的军裤上做出扫弦的动作,嚓~嚓嚓~嚓~嚓嚓~~那时,我一直觉得他是一只在练翅的青鸟,外面总有一片广阔的天空是属于他的。以及那个刚入学时,挎着一把吉他在迎新晚会上弹唱《我想我是海》的少年,如今呢,这个海一样的蓝色少年,如今又在哪里? 当初看到《艋岬》里的这句话:曾经以为自己是风,风吹向哪,草就倒向哪;现在终于发现,原来自己是草,风往哪吹,草就往哪倒。那时,仿佛有一把刀,从自己内心深处开始抽插,将自己从内而外切割的体无完肤。这个曾经深深地以为自己会《像风一样自由》的少年。 许巍,我不知道他曾经是多少人青春的关键词,也不知道许巍现在在这些人心目中的角色位置。但是对于我,他是最耀眼的一个,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大学四年里,他的歌声布满了我生活里的角角落落。二零零八年,我在中国北方的一个海边小城听着他的《爱如少年》,完成了一次意味深重的疗伤,许巍的这张《爱如少年》让那个“眉头紧皱”(徐莎语)的少年开始“心目从容“。然而,很多人都认为许巍变了,不是曾经“他们所喜欢的”许巍了,他们开始觉得许巍“离开了”他们,随之,他们也开始始乱终弃。 无所谓。 真的无所谓。 这个世界无时无刻都在变,有人还在奢望某个人永远一成不变地风餐露宿地在路上,给他们唱弥漫着无处释放的青春荷尔蒙气息的歌谣。 2010年,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说,许巍的《爱如少年》给了他(她)太多的感触和帮助,让他们对以后的路看的更明白,对未来更有信心。 可是,从2008年《爱如少年》发行,到2010年末,我仍旧很少在KTV里看到完整的《爱如少年》专辑,更多则是许巍最耀眼时刻的几张,很全很完整。在云龙,也只看到了一首《少年》,没有看到《四季》,没有看到《家》,或许,它只是在这里等待一双曾经的少年好友。这里没有四季,这里不是家。阿达说过,不想在那里终老一生。 比起他们曾经在你最耀眼时蜂拥地喜欢、拥簇,然后烟火般四散黯淡,我更喜欢你隐忍地坚持、沉默却饱含力量。从始至终,一意孤行。 日子在长安一天一天地滴答,无论你觉得曾经那些人和事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你都会渐渐地发现一个事实,我们怀念的不是某场樱花、某条银杏树道、某个夏天、某个人、某个歌手、某首歌… … ,我们怀念的其实是自己,那个敢爱敢恨、不患得患失、载着梦想,身边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走过晴朗时光的自己。 2010-06-23初稿 2010-12-23定于长安

目的地: 梅利哈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