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黄山尽揽浓情至云端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在刚刚闭幕的2014年APEC峰会上,近500件传统工艺品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大放异彩,向参会代表展示中国文化。其中,一件绘制着迎客松的精美瓷瓶使得黄山元素亮相APEC,成为展陈亮点。这已经不是黄山第一次在如此重要的国际场合代表国家传递中国情谊,黄山迎客松以其独到的好客形象,出现在人民大会堂贵宾厅以及无数的贵宾国礼上,是中国山水中不多见的“国家形象代言人”。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此联佳句已是家喻户晓。虽未入选五岳,黄山却以她的奇秀风姿和厚重人文,在199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并在 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地质公园。这个秋天,我们进皖南,走徽州,深入这座山岳景区,一探黄山如何在经典中演绎创新精彩,并始终保持着“一品黄山,天高云淡”的绝世傲然。

动感玩转写意山水

黄山四季皆美。春有流云飞霞,夏有云海翻腾,秋有斑斓色彩,冬有天成雪韵,叠加黄山五绝,写意山水天下独此一处。爬黄山需要起早,透明的松影摇曳在山间的浮云迷雾之间,渐隐渐现,或浓或淡。秋天的黄山到处流淌着温暖的颜色,虽未见到云海,但“金阳红树间疏黄”的秋色在彩谷间律动,追逐嬉戏,相映成趣,醉人颜料也挥洒出品味旅途的新境界。虽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黄山,我们依然可与之神会。两山松枝摇曳,飞鸟自在悠闲,独特的中国人文精神充盈山水之间。水墨之中,繁冗化为简朴,狂想变为睿智,情感升华为精神,清明幽淡之中,古圣先贤的呼唤,声音遥远而清晰,如一片淋漓酣畅的黄山烟云,在文人的铁划银钩中吟咏长题。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发出“登黄山天下无山”的千年赞叹,对于兼有“泰岱之雄伟,华山之险竣,衡岳之烟霞,匡庐之飞瀑,峨眉之清凉”的黄山,怕是用尽纸墨也无法写全。

黄山自有它的境界,虽是国之瑰宝,游玩起来却也有着妙趣横生的亲近感、互动感和参与感。走进悬崖边的栈桥远眺“猴子观海”,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心惊之余却不由得被云雾中的奇峰吸引;经过“飞来石”、“梦笔生花”和“仙人晒靴”等怪石,也要争相上前,摆出奇怪造型留下难忘合影;光明顶登顶之路峰险阶陡,手脚并用爬上去,沿路有好心人出让登山杖,一路欢笑轻松征服高峰。黄山之趣,在于意料之外,一个拐弯又是新的惊喜,一步一移总有看不厌的风景。

近年来,黄山风景区的游客接待数量持续增长,2012年接待人数突破300万人次,今年国庆黄金周,黄山风景区7天共接待游客18万人次。随着黄山景区传统游览线路的逐步趋于饱和,西海大峡谷的深度开发于2010年提上日程,经过4年发展,它已成为黄山最为热门的旅游景区之一。以栈道、叠峦等为特色的西海大峡谷较之黄山景区内的其他景点有着较鲜明的差异化诉求点,开发出了多种旅游产品,比如徒步、攀岩、野营等,进一步提高游客参与度,同时也使景区获得更为多元化的功能定位,吸引更广泛的游客群体。2013年,西海大峡谷地轨缆车开通,这条观光缆车线路全长892米,上下站的高低落差有497米。沿着这条地轨,游客处在车厢内,能通过全透的车窗、天窗看到外面峡谷风光。奇峰怪石、绿色植被和缭绕云雾都顺着地轨,在眼前移动,美不胜收。未来的黄山还将不断推陈出新,从传统的观光型景区发展成集观光、休闲、探险等多层次旅游要素于一体的旅游目的地。

云水致远写意山居

黄山人一年中饮茶不断,“朝茶”、“午茶”、“夜茶”必不可少。清晨早起,一杯香茶,细品慢饮,空气与香茶的芬芳沁人心脾,这是养生妙道,有“朝不可食,不可不饮”之说。住在黄山,哪怕只是过客,也会被这份气定神闲的逸致所感染。黄山风景区内共有8家风格各异的酒店,其中有6家黄山旅游股份公司旗下的星级酒店。山上宾馆的选址大都经过反复论证,与周围自然景色的和谐相融合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全新升级的西海饭店融徽州民居建筑与北欧森林风格于一体,典雅的五星级国际化风格适合国际化旅客的下榻。黄山狮林大酒店的清凉别墅位于卧云庵遗址,一处伸出山崖间的露台是品茶看山的最佳去处。安静地坐在这水云间,听八音鸟婉转的歌声与游人的欢笑声悠扬的应和着,将旅行者对于外部世界的探求温和转化为对自己内心世界的反问,继而豁然开朗。流经山间的一泓山泉甚为幽静,站在水边,倒影清晰,对黄山的向往与亲近随之多了几分。

说到黄山的禅茶一心,又不得不谈谈黄山画派。黄山,在中国的山水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对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发展产生过很大的影响。黄山享有如此盛誉,功在明末清初创建的黄山画派的艺术大师们。这些艺术大师在当时舟车闭塞的原始山林中,把“天造仙境”绘成纸上丹青,把黄山形象传向民间。黄山画派延续至今,对黄山摄影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姚老师已在黄山上住了十余载,从最初一名酒店行政人员,成为如今狮林大酒店的摄影首席顾问。黄山哪里的日出好看,哪里的云海最美,他都了然于心,并且能带客人捕捉到黄山不同季节中不同韵味的美。作为全国首家摄影文化主题酒店,狮林大酒店拥有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专业摄影顾问,并会定期在酒店举办黄山摄影展,成为游客体验摄影文化和摄影人创作的居停首选。

在黄山,像姚老师这样隐藏的大师还有很多,他们和每一个老黄山人一样,不仅对黄山风光有着持久不消的热爱,还收藏着一肚子关于黄山的老故事。民国24年,张治中将军以黄山建设委员会名义兴建听涛居,并题额“正道居”,送给蒋介石作别墅。民国26年初冬,张学良被押解至黄山温泉听涛居,在此软禁了一段时日。1965年,董必武陪胡志明来黄山休养时,首夜在观瀑楼下榻,至今楼上小会议室墙上还悬挂着他的墨宝:“神与云俱在,意随瀑同流。”1979年7月,75岁高龄的邓小平来黄山视察工作,以惊人的毅力徒步登上黄山,下榻观瀑楼并召开会议,发出“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的指示。从此,黄山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黄山真正的大发展肇始于改革开放,黄山在走出深闺时也正值妙龄。时至今日,“黄山牌”已成为安徽乃至中国旅游的一张王牌。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市场营销中心总监赵晖告诉我们,随着旅游消费模式的不断升级,为顺应市场变化,黄山风景区以游客需求为导向,针对不同的游客群体,结合自身资源,创新打造并推出了11条特色主题旅游产品线路,如面向自驾群体的自驾自助游,面向情侣新人的婚纱蜜月游,面向摄影爱好者的定制摄影游,面向家庭出游的家庭亲子游,面向老年群体的银发养生游,面向学校师生的写意科考游,以及《大黄山》经典体验游、生态健康游等特色线路产品。此外,近年来,黄山风景区也不断加大与周边景区的合作,通过资源整合设计推出了更多丰富的组合线路产品。

世代相传的东方山水梦

说起黄山最初的开山鼻祖,时光需回溯至明朝万历年间。普门禅师寻找梦中佛国仙境,游走十年来到黄山,见过翻腾云海与奇松怪石后,认定此地。在徽州乡绅潘之恒的陪同下,进山遴选庙址。他们以此为基地,攀天都上莲花,凿道路架桥梁,建寺庙立庵堂。仅仅用了三四年时间,就基本上完成了光明顶以南的黄山前海开发。

时间往后数百年,改革开放后黄山人开发黄山,始终不忘祖辈对山水的敬爱和留给后代的福祉。“保护第一!”成为黄山人在旅游开发中秉持的原则。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黄山在经历了20 多年的大发展后,始终保持了她的自然和谐之美。在黄山游览,游客可以发现,无论是垃圾池、防护栏杆,还是标识牌,都是经过精心构思与制造的,和周围的天然景致浑然一体。黄山管委会工作人员朱荣辉告诉我们:“这个是垃圾池,也是仿树的结构进行制作的。栏杆修得像树,我们来摸摸看,实际上它是水泥跟钢筋。还有标识牌都做成树的样子,我们是让保护的措施融入自然。”在景区规划中,黄山人还有独特的“加减法”——山上做减法,山下做加法。简单的说,就是尽可能减少山上建筑物的数量,把凡是能移到山下的设施,都尽量地移到山下来。把黄山尽可能原生态地呈现给八方来客,并使得风景区向“山上游、山下住”的目标迈进。

举世闻名的迎客松不单单是黄山的标志,也是中华民族热情好客的象征。为保护好这棵已逾千年的古松,黄山风景区的管理者设立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岗位——“守松人”。在迎客松旁,第19任守松人胡晓春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守松日志,记录的细节详细如下:昨夜至早上8点,晴,风力3—4级;白天晴,风力1—2级,迎客松今天无大变样,一些黄松针被风吹落。胡晓春告诉记者,守松日志每半年更换一本,从1983年开始。日常就是观察迎客松的树皮树干树枝,生长有什么变化,天气情况,是不是有病虫害情况。及时地记录,及时地报告,再配合技术人员做好技术上的处理。冬季飘雪的时候,每天夜里他都要起来好几回,轻轻拂去压在松针上的积雪。他的家就在山脚下,而他一年回家的日子加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问起这份工作苦不苦,胡晓春朴实地说:“这个任务艰巨,工作生活比较单调,既然干了这份工作,就一定要把它做好,不能有半点马虎。”

沉甸甸的8000多页守松日志,承载着黄山人身上吃苦耐劳的“黄山松”精神。今天的黄山人依然在“靠山吃山”,只是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是环境破坏型、资源掠夺型,而是保护、开发并举的规范运作。这一显著变化,不仅让黄山人的家底殷实起来,更让他们从内心深处认识到,保护黄山这一大自然馈赠的重要,并把它当成自觉的行动。保护黄山世界遗产,已经成为每一代黄山人们的责任,同时也是他们的一种荣耀。

目的地: 黄山风景区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