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陈酿北爱尔兰情怀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都说饮食文化与当地气候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真是一点不假。例如北欧菜盐份大,能抗寒;泰国人好吃辛辣,可去潮。这一点体现在北爱尔兰人身上则是酒量倍儿棒,连北爱口音的英语卷舌都特别多,听起来就好像讲话的人喝多了一样,因此红酒、气泡酒、水果酒已然不能满足他们重口味的需求,唯有威士忌这种烈酒才有资格成为北爱人的心头好。

最古老的威士忌酒厂诞生于此

相比于巨人堤、索桥等其他北爱尔兰特色景点,布什米尔酒厂(Bushmills)绝对不是游客行程中的重头戏,然而对于像我一样无酒不欢的“酒鬼”来说,它完全可以被称作是北爱之行的惊喜。

建于1608年的布什米尔酒厂位于北爱尔兰北部,是爱尔兰岛仅存的4个老酒厂中唯一一个不在爱尔兰共和国的酒厂。同时,它不仅是英国最早获得生产许可证的酒厂,还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威士忌酒厂。

威士忌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494年,当时产自外国的白兰地和葡萄酒才是上流社会的流行饮品,但这丝毫没能阻挡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对威士忌的偏爱。应詹姆士四世的要求,一位修道士在苏格兰艾雷岛酿造出了第一批威士忌。这也引发了爱尔兰人和苏格兰人关于“谁才是正宗威士忌老字号”长达几百年的不休争论。尽管如此,在两地通行的盖尔语中,威士忌(Whiskey)一词意为“生命之水”,由此可见当地人对这种酒品的情真意切。

近年来,由于不断有游客慕名而来,同时也为了让品酒爱好者们能更好地了解威士忌,布什米尔酒厂开设了“酿酒之旅”的参观路线。或许是因为酿酒技艺为高级商业机密,向导只是带着我们匆匆穿行于各种型号的麦芽浆桶、冷凝器和闪闪发光的蒸馏器之间并只做了简单讲解,例如:布什米尔的蒸馏锅比其他酒厂的都要小一号,因为小锅会增长蒸馏时间,使威士忌口感更加香醇。

简化了参观过程,此次游览的主要环节变成了品酒。工作人员端上了十几杯颜色深浅不一的威士忌供我们品尝、鉴赏。不同于葡萄酒的品鉴过程:让味蕾沾满酒的味道、吐出去、漱口,再品下一种;这里可要正儿八经地咽下肚才算品酒成功,处处践行“不铺张浪费”的号召似乎在北爱人的饮酒习惯中犹如礼节一样重要。

宁静小镇陈酿美丽心情

字如其人,酒如饮者,虽然烈酒的口味略显张扬,但只要是烈酒,就更需要陈酿,陈酿才能淘出美好。而酒厂所在地布什米尔小镇正是一个陈酿心情的好地方。来到小镇这天下着细雨,空气中泥土的芬芳和酒香掺杂在一起。没有巨人堤的宏伟壮观,没有索桥曾经的沧桑激荡,布什米尔小镇带给人们的是内心的悠然、恬淡、平静与安详。

小镇虽小,但道路并不狭窄崎岖,走在宽敞的马路上,许久才能碰到车辆驶过。由于“人迹罕至”,不少房屋贴有描绘顾客购买商品情景的手绘画,这些手绘画大小与窗子一般,此情此景为小镇增加了不少人气和生机。

路边的房子精致小巧,白色的蕾丝窗帘随风飘动。如此的宁静让我不禁怀疑这里是否真有人居住,然而窗台上紧追阳光、绚丽绽放的盆栽告诉我,他们只是与世无争罢了。或许当初酒厂创始人寻寻觅觅选址于此,也是看好这里远离尘嚣、犹如世外桃源的氛围吧。

“爱尔兰咖啡”是个美丽的错误

北爱尔兰人爱喝酒,也爱浪漫。以威士忌为基酒,配以咖啡为辅料,调制而成的鸡尾酒“爱尔兰咖啡”背后隐藏着一段爱情故事。据说多年前,一个酒保邂逅了一名长发飘飘、气质高雅的空姐。酒保十分渴望能亲手为空姐调制一杯鸡尾酒,可惜她只爱咖啡不爱酒。然而由衷的思念让他顿生灵感,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和失败,他终于把威士忌和咖啡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调制出犹如她独特神韵般香醇浓烈的爱尔兰咖啡。

一年后,酒保终于等到了机会,他倾慕已久的女孩点了“爱尔兰咖啡”。调制时,他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喜悦与激动,幸福得流下了眼泪。他用眼泪在“爱尔兰咖啡”杯口画了一圈,所以,第一口“爱尔兰咖啡”的韵味,总是带着思念被压抑许久后发酵出的味道。

“爱尔兰咖啡”的独特之处在于爱情体验和饮品的完美结合,饮者可以从中品味到爱情的原味:甜、酸、苦。而它既是鸡尾酒,又是咖啡,本身就是一种美丽的错误。鬼使神差,酒保最终没能鼓起勇气表白,空姐也始终没有明白他的心意,他们没有走进彼此的生命,两人就此擦肩而过。(柳千晴)

目的地: 爱尔兰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6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