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工业锈迹,今朝卷帙烂漫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再赴台湾的约定,我迟了两年。这一次仍以台北为首站,然后乘坐台铁,沿东海岸一路向南,终点为花莲。

我的旅行故事也从台北说起。上一次我是陌生人,当然要将台北市所有的历史名胜一一拜访;这一次我是老朋友,想当回地道的台北人。有很多词语能够形容台北给人们留下的感觉,但“文艺”最有情怀和味道。在台北的那两天,我泡在两所文创园里怡然地做起了“文艺青年”:看展览、听讲座、逛诚品书店,走累了就在转角的咖啡馆坐一坐,偶尔还会与邂逅的年轻艺术家聊会儿天……没错,真正的台北人,就是这样如诗的生活。

一烟一酒,诉说前世今生

台北的文创园有两家最著名,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松山与华山,前者曾经是烟厂,后者曾经是酒厂。两所文创园都大量保留了日治时代的建筑,只是烟厂的墙壁略薄,而酒厂的略厚,据说是为了防止酒的香气散发。

其实在这之前,我对台湾日治时代的了解只来自台湾电影,而无论是《赛德克巴莱》还是《海角七号》,电影中的“日治时代”都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悲伤之情。直到徜徉在前身为烟厂与酒厂的文创园中,亲手触摸到“日治时代”建筑的墙壁时,我对那段时光里台湾的认识才变得立体起来。有着相似建筑风格的松山与华山,却在日本殖民者离开后的大半个世纪里经历了不太一样的历史轨迹。

过去的松山烟厂占地18公顷,而今天的松山文创园只有8公顷。原来当时台北市政府决定将这里改建为台北大巨蛋体育园区,引起文化、环保团体及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反对者们成立“松烟公园催生联盟”,提出保留松山烟厂,将厂区规划为森林公园的主张。联盟经过多年的抗争与协商终于令台北市政府修正原有计划,保留8公顷的厂区,将其规划为文化园,并把松山烟厂列为第99处市级历史古迹。

从地铁“市政府站”下车去往松山烟厂的路上,便会经过还在施工中的大巨蛋体验场馆的建筑工地,在工地的围墙上仍能看到市民的抗议标语。小时候在烟厂附近上小学的台北人托尼告诉我,他的小学毕业典礼就是在烟厂的大礼堂举行的,托尼一边带我参观,一边给我讲着每栋建筑背后的故事。

华山酒厂的历史要比松山烟厂早将近30年,因此“日风”印记更加明显,光是名字就颇有来头。据记载,清王朝时期这里原叫做三板桥庄大竹围,直到日治时代的1922年台湾总督府废台北旧有街道名,将其改称为“桦山钉”,而“桦山”乃取自日本殖民台湾的首任台湾总督“桦山资纪”的名字,当时位于桦山钉的政府单位包含台北市役所(今行政院院址),桦山货运站,台北酒厂等。国民政府时期才将“桦山”改为“华山”,并沿用至今。

两种感觉,何为最爱

两座文创园,既有不同的历史,也有相异的主题。它们一个看重“原创”,一个讲究“体验”;一个多展览,一个多餐厅;一个偏商业,一个偏生活。一座城市将两种风格的文创园都做到极致,可见台湾人在文创产业方面可是下足功夫。

去松山文创园,主要是慕诚品书店,那种心情与“朝圣”并无二致。诚品大楼在文创园里最显著的位置,这里不只是书店,更是一座汇集了商场、书店、电影院、餐厅和酒店的生活馆: 在一楼能买到由台湾本土设计师设计的自主品牌;在2楼能尝试玻璃吹塑,亲手制作皮具和首饰;在地下一层能吃到台湾面包大师吴宝春的成名作“酒酿桂圆面包”……

此行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在诚品行旅住上一晚,它是诚品书店旗下的台湾首家艺文酒店,由普利茨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伊东丰雄设计。现在人在台湾的阿Sam告诉我他的入住体验:“走进大堂,一面巨大的书墙映入眼帘,住客可以点一杯免费的饮料,然后在这里优雅的环境中悠哉地呆上一下午。”

诚品生活馆是松山文创园的亮点,而那些隐藏在角落中由台湾各界名人开的餐厅与咖啡馆则是我在华山文创园遇到的惊喜:周杰伦、刘谦合开的DeJa Vu音乐魔术主题餐厅,五月天玛莎开的离线咖啡馆,与侯孝贤开在中山北路的光点台北同为一家的华山光点咖啡电影院……虽然没有邂逅明星,却能在他们的店里坐上一会儿,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

在我眼中,华山文创园与松山文创园有着不同的味道,台湾著名私房菜“食养山房”的创办人林炳辉称华山文创园是台北市难得的净土,可以吸引忙碌的现代人来此沉淀、静思、冥想。没错,在这里人会变得安静许多,走走停停中我遇到一家叫做“别境寿司”的小店,店中不仅有寿司卖,还有“小清新”的展览。连寿司店都做到了与文创的结合,台湾人的“文艺范”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在花莲,遇见第三种风格

台北到花莲,坐最慢的“自强号”也不会超过4个小时,而等走出花莲火车站,第一次来台湾的同伴感慨道:“花莲跟台北相比好不一样啊!”花莲是全台湾保留日治时代建筑最完整的地方,当踏入花莲文创园的那一刻起,令人恍然间产生身在日本的错觉。细一打听,原来这里的前身也是一个日本酒厂,在日治时代所酿的清酒是台湾最好的,而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改酿绍兴酒,据说与蒋介石爱喝绍兴酒有关。如今文创园里的很多井盖上仍写着日本清酒和绍兴黄酒的字样。

我们抵达文创园的时间略早,整座园区也没有几个人,文创园企划部经理杨朝涵带着我们随意逛,详细地为我们讲解每一栋建筑在过去的用途:“这些木屋是当年酒厂工人的宿舍”,杨朝涵先把我们带到一排木质建筑前说道,“它们分为3种不同的等级:单身宿舍、共济组合屋和官舍。单身宿舍像今天日本流行的胶囊旅馆,只够一个人躺着,翻身都会有点困难;共济组合屋和官舍唯一的差别也在面积大小上,官舍会更宽敞一些。”

被保留下的员工宿舍如今也能住人,但还没有对游客开放,而是提供给专门来此做调研的考察团,“我们打算推出一种文创体验课程,报名参加的游客可以先跟艺术家学习动手做些东西,再骑着脚踏车逛逛花莲市里的艺文景点,最后住在员工宿舍。”杨朝涵介绍说。

目前,花莲文创园最大的展厅是当年装绍兴酒的仓库,而给酒做包装的那间厂房现在成为一个超级棒的表演厅,100年前那个设计这座酒厂的日本人,你一定没有想到吧?(王佳美)

目的地: 台北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