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中闪现苏格兰荣光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爱丁堡,这座雅典一般的瑰丽老城像一颗宝石镶嵌在苏格兰南部低地的中心。不足50万的常住人口栖身于一派古希腊式建筑中,整个城区带着维多利亚时代的迷人风度。无论你是搭乘火车或汽车来到爱丁堡,进入市中心后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那座悬于黑色火山岩之巅的古堡,那正是爱丁堡城堡。

爱丁堡城堡是爱丁堡市最雄伟的建筑物,也是英国最古老的王室建筑标志,它对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说,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位于河谷中的王子街心公园草木葱葱,鲜花盛开,它将爱丁堡清新旧两城清晰划开。沿着公园以北的“皇家一里”(Royal Mile)信步闲逛,你会在这座著名的街道两旁见到许多皇家建筑:哲尔斯教堂塔造型如苏格兰王冠,彩色玻璃和精美木雕令人赞叹;街道尽头是中世纪气氛浓厚的圣十字架宫,苏格兰女王玛丽在此上演了她悲情色彩的一生;径直往东行,就是傲立石山上的爱丁堡城堡了。

初见爱丁堡城堡,我和旅伴都感到有些失望,这座名声赫赫的苏格兰皇家城堡外表看起来既不华丽,也不宏伟,没有白金汉宫的皇家气派,也没有温莎城堡的精致绮丽。走在爱丁堡城堡,即使是在春光明媚的4月,也会有一种肃穆之感。也许是因为这座古堡见证了太多的铁与血的过去,这里上演了无数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恩恩怨怨的故事。爱丁堡在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征战、联姻的漫长历史中,总是扮演一个中心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古老的城堡中看到那么多的大炮、城墙、战争纪念馆和战争博物馆。

最终,我们走进那间位于城堡皇冠广场北侧的小楼,见到了在水晶陈列柜中静静发着幽光的宝剑、权杖和皇冠,我和旅伴在那一刻忽然明白了苏格兰人心中坚守多年的民族情怀与骄傲。这三件圣物正是历经朝代更迭,经历无数争夺的“苏格兰荣光”。三件宝物做工精致,剑锋依然犀利,皇冠上的珠宝也未见褪色,让人难以相信它们竟然诞生于16世纪初,是不列颠群岛上最古老的王权象征。仔细阅读一旁的文字说明,权杖和宝剑均来自意大利,由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和朱丽叶斯二世分别献给当时的苏格兰国外詹姆斯四世,权杖顶部装饰着苏格兰蓟,宝剑曾配有精致的剑鞘和佩带;红丝绒珠宝皇冠则出自于爱丁堡本地的金匠之手。1540年,爱丁堡金匠约翰·莫斯曼受命为詹姆斯五世打造皇冠。莫斯曼把原有皇冠的黄金熔化掉并加入了一些苏格兰黄金,然后为皇冠镶嵌了雕刻好的宝石。

苏格兰荣光有着一段不安定的历史,几个世纪以来,英格兰和苏格兰对于“苏格兰荣光”的争夺从未停止,如今这三件宝贝终于被安置在爱丁堡城堡。1543年,在斯特灵城堡为当时还是婴孩的苏格兰玛丽女王加冕时,这三件珍宝首次被共同使用。此后,“苏格兰荣光”还曾被使用于1567年詹姆士五世、1633年查理一世的加冕礼。最后一次接受“苏格兰荣光”赐予最高皇权的统治者是1651年时加冕的查理二世。

17世纪中期时,英格兰的君主王冠落入奥利弗·克伦威尔手中。为了躲避克伦威尔的魔掌,在一次围攻中,这三件无价之宝被偷偷运到了加里夫教堂,并埋藏在那里长达九年之久。直到1660年君主制度复辟,“苏格兰荣光”才重见天日,并被收藏于苏格兰议会政府象征王权。1707年,《联盟和约》签订,苏格兰被夺去独立国会政府权力,大不列颠王国正式成立。在这之后,苏格兰荣光被认为是无用的累赘,锁入爱丁堡城堡的一个箱子中,被遗忘过百年。它们被锁藏在皇冠之屋。在超过一百年的时光里,苏格兰荣光一直未见天日。直到1818年,文学家沃尔特·司各特爵士向各方施压,终于在对爱丁堡城堡的仔细搜索后,找到了存放在橡木箱中的苏格兰圣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了防止遭到纳粹进攻的破坏,这三件圣物再次被埋藏。所以在历史上,“苏格兰荣光”总共被隐匿埋藏了三次。直到1929年,三件宝物完璧归赵,最终被郑重地存放在爱丁堡城堡那间属于它们的小屋中,共同代表着苏格兰的民族情感和国家地位永久向公众展示。而这间外表看着不起眼的小屋,常被称作“皇冠之屋”,每年夏天都有数以百千的游客从世界各地涌来,在广场上排成曲折长队,只为一睹荣光。

我还沉浸在“苏格兰荣光”跌宕身世中回不过神时,忽然听见一声“轰”的炮响。询问得知,原来那是每天中午一点都按过去的惯例鸣响空炮,让人回味苏格兰历史的动荡。站在爱丁堡城堡的古老城墙边上俯瞰精致迷人的王子街心公园,我忽然明白,有些东西会随岁月而消失,有些东西却可以靠岁月获得。三件珍宝的荣光意义并不在其王权象征或宝石华贵,而是苏格兰人特有的独立和不屈的性格,它们像民族英雄华莱士一样剽悍。了解“苏格兰荣光”,我才真正读懂了爱丁堡——这个苏格兰的心脏,永远都跳动着一颗勇敢的心。(王   颖)

目的地: 苏格兰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8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