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补给站里凝固开普敦时间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开普敦,南非的大城市,甚至在整个南部非洲来说,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名城了。不论是城市中间那个四季“冒烟”的桌山,还是山下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亦或是靠着繁华码头的白色帆船,都是这个城市的经典印记。从1652年,这里成为东印度公司的供应站驻地之后,逐渐发展了起来,所以直到现在,这里还是被人们称为“南非诸城之母”。

这里的城市气质,用“洋气”来形容毫不为过。带着欧式风格的建筑,欧式风格的餐饮,欧式风格的礼仪,欧式风格的人群,就算是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也都充满了欧洲风格和非洲风格的深度融合。各色大城市我见过了很多,因而我更愿意走远点,离开所谓的Downtown,去看看那些有着本源意味的城市根源。

只爱信步游走

我坐着的大巴,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从林荫路上滑行而过,透过微蓝的车窗,周围的房屋渐渐发生了变化。高楼不见了,喧嚣不见了,人群不见了,不过几十公里,我的眼前就变成了各色低矮的房屋和高大的教堂在狭窄的道路两旁伫立,行色匆匆的学生与静然悠闲的老人就交汇在树荫之下,至于苍老遒劲的古树,缤纷绽放的小花,则是那么自然地从眼角跳入我的脑海,这些风光,就如带着油脂的颜料一般,流动融合了起来。

这里是斯泰伦博斯,而这里最出名的可能要算是同名的斯泰伦博斯大学了。建于1865年的它,毫无疑问是南非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但是这个大学,没有围墙,没有校警,没有收门票的人,谁都可以自由穿梭其中。而且只要大家愿意,你可以随便和走过的学生就在路边树荫下聊聊,弄不好你就是在和未来的酿酒大师聊天呢。毕竟,斯泰伦博斯大学最为著名的就是它的葡萄栽培和酿酒专业。早在百年之前,这里毕业的学生,就为南非和世界酿出了极美醇厚的南非葡萄美酒,这样的传承,也如葡萄佳酿一样,能沉淀和窖藏出那别致的历史味道。

我看过历史,你经过瞬间

没有边界的学校,也就不用按照任何既定的行程穿梭其间。就这么抬眼一望,道路铺在脚下不知道多少年,而古朴的街区也是如此。只要随意穿过小巷,你就能直接走到这一片最高大的教堂,但是更值得好好看看的,是在不远处加油站旁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一个古老的补给站。这里门口摆着不知年代的铸铁座椅,上面坐着莫名其妙的稻草人,但是正是这样的气质,总是能欲拒还迎地招惹着我的关注。

信步游走、随心而行是异域旅行最好的选择。对我而言,更是如此。不用任何理由,我那时就这么走近这家并不大的店,仅仅是店门口的摆设,就让我感觉到了这里的诡异。从不知年代的平板推车到硕大到不知所用的人偶,还有笤帚、簸箕和木质车轮,满满当当的,而这并不是店主出售的,不过仅仅是供当地人置换物品的一隅而已。

当然,除此之外,还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这里扑面而来的满溢感,至于应接不暇这个词,则是简单迈步之后的最好诠释了。天花板上挂着的各种藤编的筐,斑驳的墙上铺着整张的豹皮和制好的鹿头,还有摆在柜子上的老式缝纫机,放在橱窗里的手风琴,立在地上的古老烫头机,至于不知能不能转的唱片机、不知提起来会不会散掉的手摇电话、不知包裹过什么的帆布袋子,就在各个角落填充着这个空间。这些玩意儿的价值我且不好估量,但是价格确实是高低不同,从便宜的小小明信片,到昂贵的包金箱子,从现代的鹿皮牛仔帽到老电影都不一定见过的电话交换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呆在这里,任由我在它们身边转来转去。

而五六十岁的老板娘,也是这样一个人坐在柜台后面一动不动,甚至都不抬眼打量我一下,似乎来来去去的都是风儿一般随性,进进出出的都如空气一样自然。就算是我犹犹豫豫地问着那顶带着鹿尾巴白毛的帽子价格时,她也没有抬起头,只是说里面有价格,自己看看去吧。那顶300兰特的帽子,由于当时的犹豫,让我后悔到了今天。但是,老板娘的那个劲儿,也让我记忆到了现在。没有其他小饭店老板的自来熟,也没有旅游购物店的殷勤奉承,更没有奢侈品店店员的故作矜持和气质,这里有的是“我看过的都是历史,你经过的只是瞬间”的哲学理念。

感悟流动的人生

老补给店的一圈闲逛,并没有碰到一个当地人,当然,也没有碰到其他任何的游客。这里似乎只是一个博物馆一样的存在,为了标记一段段历史,为了凝固一个个瞬间,为了存在而存在。但是,就这个门边的那个不大的冰柜,摆放在里面的水和饮料,还有收银台附近的那些小糖果之类的,又在明晰地提醒我,这里是活着的,还有需要天天面对的活生生、会流动的人生。

出了门,就是一片白墙古树的街道。在一片古老建筑的旁边,开着朵朵黄色的兰花。至于花的后面,则是浓缩了从1709—1850年不同时代建筑和生活文化的博物馆。5000平米的建筑,跨越了两个街区,但是它还是直接地融入了这里的格局,至于它所跨越的近300年的时间,也直接地进入了当下的年代。从博物馆后门出去,一群当地的小学生熙熙攘攘地从街尾走了过来。一样的校服和不一样的笑脸,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了现代当中。

恍如隔世的一趟行走时刻提醒我时间是可以凝固起来的,但是分分钟钟也让我感受到,人生是如此流淌前行。看着路边树枝的黑影印在不知岁月的白色墙面,时光,就是这么刻画出来的吧。(李   锐)

目的地: 开普敦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8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