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之家:叩问封锁的青春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不到两个小时飞行时间,把我们从英格兰小岛带到这个充满童话色彩,深邃又疯狂的国度——荷兰。没想到的是, 这原本不在计划中的行程却成为了我们那年圣诞假期最值得重温的记忆。

一本杂志触动回忆机关

飞机上快速做着准备,手里随意翻着一本以荷兰西教堂为封面的杂志,映入眼帘的几个单词似乎唤起了某段记忆——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记得曾经读过,关于二战期间一个德籍犹太小女孩安妮,用日记记录躲避纳粹德国种族排斥的故事。这本日记在她死后被发现并收藏,然后被译成多国语言的版本,畅销全球。日记里记录着那个特殊时代的点点滴滴,给那段令人心酸甚至充满恐惧的历史记忆画上了一个符号,印在人们的心里。

安妮和她的一家为了避难,搬离德国法兰克福来到阿姆斯特丹。一家人在荷兰过着较为平顺的生活。1940年5月后,德国攻占荷兰,新统治者英夸特也将排犹法律于荷兰执行。安妮一家人的命运再次遭遇波折和危机。1942年6月12日,13岁的安妮收到一个日记本作为生日礼物,从此开始写日记。同年的7月,安妮一家四口躲避到父亲公司的阁楼里,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生前的最后25个月。

杂志封面上的西教堂就是安妮当时避难的阁楼窗外唯一能看到的风景。而那时的避难所,如今也被修整为安妮之家博物馆,供游客参观游览。用来缅怀这个勇敢的小姑娘,也让人们记住那段难以磨灭的年代记忆。

沿着运河寻找安妮之家

在阿姆斯特丹安顿好后,我们从水坝广场出发,越过无数条运河和无名的桥,终于看到了杂志封面上的西教堂。顺着河边一直走,就来到了安妮之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外面看起来不起眼,和周围的建筑并无二致, 一层的落地窗应该是后来特意为接待游客装修改造的。阁楼小小的窗户正对西教堂顶层的钟塔,想象当年的小安妮就是透过那扇窗口看外面的世界, 随着这个钟塔每天的钟声细数外面世界的变迁。博物馆外没有大大的路标或是牌匾,只是黑色油漆的木门上一块银色的小牌子简单写着 “安妮之家” 几个字 (Anne Frank Huis)。某种意义上,这里确实是安妮生前最后的家。博物馆1960年开始对外开放,当年生活在这里的8个人中也只有安妮的父亲奥托·弗兰克幸存了下来, 其他7人都在被人告发后被送往集中营,无一幸免。

进门接待的姑娘亲切地递给了我们小册子,内容被译成12种语言,简单介绍了安妮一家四口以及其他4个人在此避难时的故事和房屋的结构。博物馆工作人员告知我们里面所有物品都是当时他们在此避难生活时留下的,并按照当时的状况还原摆设。希望我们能尊重他们的遗物,不可大声喧哗。

那天正值外面飘着小雪花,博物馆里来游览的人并不多,安静得连踩踏地板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都很刺耳。当年的安妮之家其实是安妮父亲奥托·弗兰克的公司。一层是公司的储藏室,当时在此工作的工人并不知道有8个犹太人躲在阁楼里秘密生活着。很难想象,当年的他们在此生活的25个月里,工作日的白天都要近乎纹丝不动地呆在阁楼里。

时空切换感受避难生活

通过楼梯来到二楼,我们来到当年奥托的办公室。这里已被改造成博物馆展览室,里面展示着《安妮日记》的部分手稿,字迹清晰可见。日记里小安妮的照片甜美的笑容一如往昔,似乎写满了她本能的勇敢和单纯——在经历了如此残酷的一切以后,仍旧相信人性本身是善良,世界可以是美好的。一旁的投影仪播放着二战时的战争片段,《安妮日记》被各种语言轮换着低声诵出,这一切似乎在试图复刻出一个真实的世界,把人拉回到那个阴暗的年代,去感受他们在此避难时的生活点滴。

三楼是当年公司的储物间,闭上眼睛,好像还能闻到当年胡椒和丁香的味道。在储物间有一个不起眼的书架,就在书架后隐藏着通往他们当年藏身的阁楼。通往阁楼的楼梯极窄,需要弯身小心翼翼地才能穿过。两层狭窄的阁楼里紧凑地布置着各种生活起居的家具。厨房里有简陋的锅碗瓢盆,炉灶还有烤箱,却都仔细整齐地摆放着。往里走便到了安妮父母的房间,桌上放着的一台小小收音机引起了我的兴趣。讲解说,当年他们就是通过它,每天收听BBC来了解外面的世界。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景象,一家人饭后围坐在桌边上,打开收音机,盼望着有一天能听到外面停战的消息。

安妮的房间是最容易辨识的,墙上贴满了她之前收集的明信片和电影明星海报。像所有女孩一样,她喜欢把自己的房间装饰得赏心悦目。她曾在日记中写道“骑车,跳舞,吹口哨,看世界,体验年轻的感觉,知道自己是自由的,这是我的渴望所在”。只是如此花样年华,却在阴霾的年代用这样痛苦的方式度过。

当年同样藏身在此的小男孩彼得·范佩尔斯与安妮年龄相仿,两人常常一起窥看外面的世界。“我们两个都仰望那蓝色的天空,看着光秃秃的栗树树枝上闪闪发光的小水珠,还有海鸥以及飞掠入阴的其他鸟类”。透过窗子,看到西教堂的钟塔上时间显示那是下午的两点半。一束阳光照进来,睁不开眼睛。当年的他们也许就是这样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世界,谈着他们的理想和将来,寻到情窦初开的罗曼史。在阁楼站了许久,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毕竟是12月的欧洲,博物馆又坐落在河边。平常人家在这时候屋子里都会用暖气取暖。而这里却依旧保持着当年的寒冷,冷到站一会儿脚就麻了。

一层层走出安妮之家,内心有说不清的感受。是被安妮的勇敢和纯真所打动,还是被那些个不堪回首的阴霾故事所笼罩,我说不清。只是这次游览,让我对这个城市多了一分理解,更多了一分好奇。坐在西教堂前的长椅上写明信片给朋友,卡片背面写着:“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有目标,有观点,有信仰,还有爱。”(祝   苗)

目的地: 阿姆斯特丹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5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