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步墨尔本,摔出来的真情意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都说墨尔本和悉尼有点“较劲”,于是和我同行的、曾经在悉尼生活了4年的男孩为了讨好接下来要接待我们的导游玛格丽特,预先想好了一句话——“玛格丽特,我觉得墨尔本比悉尼好!”这果然奏效了,玛格丽特亲吻了他的脸。玛格丽特是一位地道的墨尔本老太太,据说,由于政府提供的福利优厚,澳洲的老人是很容易积累财富的,因此年龄往往和财富成正比,而玛格丽特也是这样一位老人,初见她时,她看起来珠光宝气而又略带高傲,就连措辞都会加以修饰,让每一句话听起来都不失优雅的幽默。而她带我们在墨尔本参观的第一站竟是她的豪宅,这让我们一行人觉得,这个老太太未免也太急迫地展示自己的财富了吧。

初恋的味道

生活在墨尔本的人们都拥有一副甜牙齿,从浓郁的巧克力,到纯正的英式下午茶,再加上宽街窄巷之间随处可寻的烘焙的诱人甜香,有时是一颗甜甜的糖果,有时是一张糖衣,有时是你抬起头的那个仰角……甜蜜就滋生在这座城市中。品着浓郁的巧克力火锅,玛格丽特又骄傲地讲起了她年轻的往事,她和她的初恋也常常在约会时吃些小甜点,“他是一名海军,有着极棒的身材,并且是一位good kisser”,玛格丽特毫不避讳地说,“我们都分别结婚后,一次我和他吃饭,遇上了他的上级,紧接着部队里都盛传他又结识了新欢,并且说我比他的夫人漂亮多了。”听到这,我心里不禁默默地感慨一句“天呐”,没想到遇到了一位如此自恋的澳洲老太太,最后,她还不忘自豪地补上一句,“即便婚后,我们也是好朋友,一直保持联系哦。”她略带羞涩地低下头品了一口巧克力,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司机吉米告诉我,在墨尔本,人人都是慢悠悠的,如果你哪天在街上看见一个行色匆匆的人,他一定是在找厕所。于是我明白,如果不想被人误解或为了对得起如此温暖的阳光,有必要把脚步放慢,再放慢。满腹之欲后,信步在街头,用相机,记录下走过的每处涂鸦,墨尔本深巷里常常半遮半掩着一种时尚不羁的街头涂鸦文化,既没有特意去躲藏,也并非堂而皇之的炫耀,所有的涂鸦都充满灵性,多姿多彩。墨尔本人涂鸦的风格和流派体现了他们创作中独特的思想,一支笔、一瓶喷彩,几分钟之后便是一副令人惊叹的艺术时尚佳作。我想,就是这种间歇性地不期而遇,让这座城市更多了分美妙、情调和惊喜。

菲利普岛看小“福尔摩斯”

我们用了一整天的车程缓缓地从墨尔本市区开进了菲利普岛,为的是观看这里的一项迷你奇观。菲利普岛对墨尔本市民来说,是冲浪、驾船、钓鱼、滑水等活动海滩度假胜地,但它的闻名却是因为在岛西南端诺毕斯岬附近的夏陆滩可以看到小精灵企鹅,这里是企鹅中身材最短小(仅30公分高)的小精灵企鹅的保护区,每当日落时分,便可见到企鹅成群地从海上陆续归巢的景象。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在解说机绘声绘色的描述中开始引颈期待,半个小时过去,我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海里的企鹅当作了“大企鹅”,吓得它们不敢上岸,有人干脆嘲笑自己是“望夫石”。由于这里不能拍照摄影,游客们只能全凭眼睛,夜色渐渐朦胧,每个人都逼着自己的眼睛睁大再睁大,因为想做“第一个”发现者。就在大家不耐烦的时候,有三个企鹅随着浪头钻出了水面,它们走了两步就停下了,仿佛哨兵般左右巡视,一会儿又闲庭散步般地溜上一圈,一点都不急。不知是哪波海浪送来的,突然海边就冒出许多黑黑的小脑袋,引起人群惊呼。旁边一个高度近视的游客急急询问:“哪里?哪里?”旁边人耐心指点,他随着别人的手指看来看去,终于听到他用满意的声音描述着,“噢,它们站得真直,是黑黑的吗?”什么呀,企鹅站立起来时,露出胸口白白的一片,由于吃得太饱,走起路来都是扭来扭去的,让人想笑,这老兄看的什么?那个指点者也诧异了,但随即明白,原来他看到的是石头。在菲利普岛上,有许多怪石,表面分化,呈长方柱状,垂直而立,这个被当地人称为琴石的东西,差点可以冒充企鹅。人群开始喧闹起来,原来企鹅正大摇大摆地上岸呢,它们分成几组,每组有各自的方向,有运气好的游客,可以看见企鹅就从自己的脚边走过,几乎就是垂手可摸。大多数好奇的游客就跟在企鹅旁边,企鹅走,游客走。它们可不管这些,一些三口之家到了自己的巢边,就钻了进去。而有些企鹅的家似乎就远了,爬过一个山坡,还在一摇一摇地走,大家都非常诧异它们怎么能走那么长的路,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家。吉米对我们说,每一个单身的小企鹅都是一个福尔摩斯,一摆一摆寻找着它的方向,心里的默念告白:“不要给我留下丝毫关心的蛛丝马迹,否则我会认定你就是让我沉沦的凶手。”

反应迟钝的美好

幸运的是,我们所在的那一段时间刚好是澳网公开赛刚刚开幕的时候,球场内的气氛特别好,球员打球时是不许观众进出场的。比赛的时候特别静,不打时会有叫喊声,有一组四个球迷特别夸张,时不时地起来整齐地叫一下拍打一下椅子,让全场的人跟着他们叫和挥手。最有趣的是当一位选手击球后,边裁说“out(出界)”,而有一观众不知在哪个角落叫了一声“Are you sure(你确定吗)?”,全场哄然大笑。

澳洲人热爱运动是众人皆知的,甚至在空旷的草地上,他们也能设置一些障碍,以便施展他们的运动才华。科特是一位开展赛格威(segaway)运动的个体商人,在他几句简单的点拨下,我们这些平时连自行车都很少骑的人分别独自驾驭起了一辆赛格威在草坪上滑行,穿过科特人为设置的层层障碍,而一个不留神,我却摔在了平地上,科特很专业地把我拉上车,用急救包对我进行了伤口处理和包扎,这时的我结束了自顾自地大呼小叫,才突然发现坐在我旁边的玛格丽特也在包扎伤口。问后才得知,在我摔倒的一瞬间,玛格丽特急于跳下车扶我,于是从车上跳下来踩在了一块石头上,而由于骨质疏松,造成了骨折……而这一天,也是我们要离开墨尔本的时候,她尽心尽力地陪伴了我们几天后,我却给她留下了需要三个月才能恢复的病痛,这时候,我开始后悔自己的狭隘对她造成的误解,误解了她的美好和热情。回国后,玛格丽特不断地发来邮件询问我的伤势,而每当我问起她的恢复情况时,她总是告诉我:“快好了,只要我的手没坏,就不耽误我敲打键盘介绍我们的墨尔本。”

目的地: 墨尔本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