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翰:拾叶之人,拾美好记忆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我像一个捡枫叶的人,我的朋友则像枫叶一样散落在每个角落。我想将它们拾起,放进我的一本书里面,而这本书就是我的记忆。”李宗翰用如此唯美又动情的比喻形容了自己在旅途中,甚至生活中的历程。于他而言,人生也像一场旅行,虽然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但它们最大的魅力在于“不要在乎目的地在哪里,而在乎旅行的整个过程。”

我们约在某胡同里的一个咖啡馆里,幽暗的灯光和富有情调的背景乐赋予了这里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难怪李宗翰说自己会在咖啡馆的窗边坐一下午,看着来往的人群思索些什么。他被誉为“民国第一小生”,诠释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现实中的他拥有儒雅的气质、细腻的心思,追求最纯粹的东西,渴望人与人之间的坦诚相待和温暖,珍视旅途中的每一次邂逅,因为他相信,这些皆是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缘分。

追求纯粹的旅程

李宗翰在日前上映的《梦游3D》中饰演一个有点亦正亦邪的角色,经常表现出一种“心中有鬼”的样子来,并且因为《梦游3D》入围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与导演共同踏上“绿地毯”。用他的话说,这部作品算是一场梦中的旅行,“每个人都做梦,但是却似乎不太记得梦中的颜色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其实梦中折射了人生活中存在的压力。我没有一天是不做梦的,而且梦的颜色一般都非常两极化,可能这样的人想的事情比较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总在总结自己的工作、人生、不足以及想要的东西。如果梦是彩色的,那么这个人可能是充满了欢乐的、简单的,其实最幸福的是没有梦的人,因为他们每天都睡得很踏实。”

“其实我很渴望纯粹的一些东西。我发现今年很多杂志摄影师喜欢将片子调成黑白色,他们说这样才最简单、最纯粹,我想这就像‘返璞归真’,也正是我要追求的东西。我们70后的人是承上启下的一拨人,所需要体验的东西很丰富,而且我又身在娱乐圈,心在文艺界,这些就造就了一个矛盾体,我不希望被人冠以一个娱乐的称号,我不要自己娱乐自己。”听到他谈论着自己内心对职业、生活更深层次的感悟时,他没有掩饰地表达出一种矛盾和复杂的心绪,在追寻纯粹的过程中他感觉很累,“我会有很多挣扎,我们没有办法左右这个社会,能做到的可能也就是清者自清和坚持。我也曾经像一个戏疯子一样奔波于各个剧组,但是我发现这样会让我失去很多应该珍惜的东西,比如亲情、友情,甚至迷失自我。于是在《新水浒传》正在热播的时候,我就去加拿大,别人都问我为什么,我觉得很多人都会随波逐流,在人生长河中顺流而下,可是当我有一天看到一个瓶子卡在两个石头中间,被水不停地冲刷,它的头却特别地倔强昂起,就像逆流而上。所以我也反问自己,为何不选择一种逆流而上、反其道而行之的生活呢?我去了加拿大二十几天,坐在街边的咖啡馆中看着穿梭的人流,收获到的是在国外的见闻感受。就当所有人都认为我回来以后会马不停蹄地进剧组的时候,我又推掉了很多戏,并不是不喜欢拍戏,而是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踏踏实实地过个年。”

李宗翰的足迹曾经遍布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他会在每个地方观赏当地的艺术演出,汲取营养,“我希望可以做一个纯粹的演员,只有演戏,没有无谓的纷争。在国外,艺术和娱乐是分开的。我在悉尼大剧院、蒙特利尔歌剧节上都欣赏过精彩的演出,你会发现他们那里的每个艺术工作者都‘志高气昂’,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清高,而是他们知道自己是受尊重的艺术工作者,不是娱乐大众的人。也许京剧和昆曲在中国已经曲高和寡,但是在国外却被当成宝。”意大利是他最喜欢的国家,也是因为一种纯粹和渗透到血液中的浪漫吸引了他,“我希望下一站是我最喜欢的国家———意大利。浪漫渗透了他们的血液,我在一些时尚类的杂志上看到真正的意大利街拍,你会发现这些人在衣着上的讲究来源于骨子里,颜色运用得如此大胆,此时才会感觉到他们是多么热爱自己的生活。”

珍视旅途中的邂逅

旅行中总有不期而遇的邂逅,而这些邂逅往往才是最美的回忆。“我曾经在北海道有过一次邂逅,当时我们登到一座山上,当天大雾弥漫,正当我在休息站中买东西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个骑摩托的女孩,她很美,也很酷,并一直友善地微笑看着我,好像等待我去打招呼。后来她走出休息站,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启动摩托车,从我身边经过,回眸一笑。也许是我的性格决定了这样的错过,面对异地的邂逅,我会想得比较多,比如将来能不能在一起等。其实我很相信缘分,无论是爱情还是合作伙伴之间,都是缘分。我生活中也会遇到很多不快乐,甚至有背叛和攻击,但是我也想,这些人来到我的人生中,是来成就我的。”

在加拿大他也曾遇到过一份温暖的邂逅,留下难忘的记忆。“在加拿大的时候,我去报了当地的一个旅行团,虽然团里有几个上海人,但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并不认识我。在旅程的第三天,我们要乘坐一个缆车,团里有一对老夫妻怎么样都不敢上车,他们和我说,自己的人生中经历了很多的生老病死,看过很多的事情,很怕缆车出事故。我说‘我陪您一起坐’。在接下来的两天中,我也一直陪他们登山、游览。在最后分开的时候,他和我说‘这个团里的很多人说你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神秘人物,虽然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是个好人。’我觉得这种感觉很温暖,是我一辈子都不想忘记的邂逅。”

做一个拾枫叶的人

“我像一个捡枫叶的人,我的朋友则像枫叶一样散落在加拿大的每个角落。我特别想将它们拾起来,放进我的一本书里面,而这本书就是我的记忆。我想知道他们在异国他乡生活的如何,所以就去加拿大看一看。我最喜欢魁北克,它有小法国之称,算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它的建筑都有几百年的历史,如果当地人都换上过去的衣服,就可以直接拍戏了。加拿大人的生活理念深深打动了我,用一句话总结就是‘生活可以很简单,简单就可以很快乐’,当地的商店五点钟就已经关门了,他们对物欲没有那么强烈的追求,他们不在乎你给多少加班费,而更看重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每个晚上,以及周末时光。我觉得他们活明白了,当我去参加当地人举办的派对时,从他们的房子望出去就是几头奶牛在吃草,一行大雁排成‘人’字形,就像童话世界。”

加拿大之行也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成熟,他说:“当你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青年,成长为一个比较成熟的男人的时候,你在旅途中的感悟是不一样的。我最开始到一个地方就是拍照、购物,但是这次加拿大之行我深深感觉到自己成熟了。我并没有一个路线图,规定自己一定要干嘛。虽然满怀希望跑去看大瀑布,但是令我很失望,大家都说好的大瀑布也不过如此,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坐在魁北克的小街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在他看来,大家都说好的地方不一定适合自己,而不经意间发现的美景更值得留恋,“去年我在日本,碰巧去的地方就是曾经拍《非诚勿扰》的地方,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马上就想走了,因为我不想带着某种目的性去欣赏这些东西。日本的街道上静得出奇,不经意间你会发现街边就会有一间温泉,可以脱了鞋泡脚。我在北海道住的是那种独栋的别墅,一个人住会感觉有点害怕,特别安静,但是比住酒店要有意思,不过遗憾的是每天都换一个地方,没有时间好好体验。”

“一位台湾女作家曾经说,‘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说走就走’。不过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活得越来越不洒脱。人生就像一张蜘蛛网,并不是我从一个绳子蹦到另一个绳子那么简单。当我想出去走走的时候,也许我正巧需要陪父母,或者最好的哥们要结婚了,约好的杂志要拍摄,此时有很多事情在牵绊着你,这些都是一种责任。”在深入的交谈中,你可以感悟到他的心是如此地渴望自由,但是却被生活的牢笼困住,“我在努力地挣脱这个牢笼,想让自己活得明白点。但是这也是一个矛盾体,我觉得人生的最高境界也是‘难得糊涂’。”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赞6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