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古寻今解读双面雅典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若问雅典有几面,我想至少有两面吧。不过,这样的两面虽然对立,却和谐共存,并不冲突。

古老与现代

雅典是古老的,卫城和其他古老的各种遗址一直都在那里。那是几千年来的文化和历史积淀,至今没有改变。从城市中心向卫城步行,起伏之间,便可见卫城的“鹤立鸡群”了。

雅典的交通却像极了北京,一直拥堵着,司机却并不着急,很少听到鸣笛的声音。城市的面貌很像重庆,也是山城的缘故,竟然连房屋的模式也像。不过,重庆更加现代,雅典的房屋虽有新的,却大致保持一种面貌。所以,从卫城上远远看去,虽然各自千差万别,远观却是浅黄色或白色的温暖自成一体。

从这个意义上说,卫城虽然古老,可雅典的整体依然保持了特色的风貌。罕有摩天大楼,罕有出格的其他建筑,整座城市似乎仍在远古的睡梦中,沉静又沉寂。但是,现代的气息却在每个雅典人的身上,在城市的设施当中。同样的道理,每个雅典人也是古老的,他们留存在雅典娜时期的基因,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奥林匹亚地域的风韵。

神圣与平民

去了卫城,才发现神圣的历史遗迹在很多方面都是相似的。至少,在哲学上是相同的。

首先,在地势选择上,多为高地。即便不是高地,也要建筑城台的地基,让建筑高耸入云,给人以震撼威慑的效果。比如像柬埔寨的吴哥窟,再比如南美洲的玛雅文明。

其次,对于要塞,也处于高地,易守难攻。像中国的长城、欧洲其他国家的古堡等,大抵如此。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弊端,一旦切断要塞的水源和粮食供给,数月之后,将不战自溃。

再次,对于这类建筑的功能。一般而言,一是出于军事目的,二是出于祭祀或维护皇权。总归,是出于统治阶级的需要———替天行道,行之王道。

最后,历史遗迹的影响比较深远。至少现在,大都入选了世界文化遗产,受到世界游客的瞻仰。虽然,其初衷肯定不是如此。

好在,世界在改变,社会在进步。也许先前连异族、奴隶、战俘们不得进入的场所,现在都可以自由进进出出了。只要你买了门票,这便是一种进步。

友好与暴力

在来希腊之前,似乎充斥着暴力的“绯闻”。希腊全国的罢工不断,骚乱不断,整个国家一度陷入瘫痪。在外界看来,更与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三国一起归于“笨猪四国”(Pigs)。并以国家经济衰退,国家债务危机和全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等形式,持续拖累欧洲甚至全世界经济的发展。不过,在暴力的外衣之下,希腊老百姓仍然十分友善。

我们曾在通往卫城的石板路上曲折,两旁是茂密的树林,透出星星点点的光斑,很是惬意。发现有“WC”的标志,便追寻而去,却不见踪迹。踌躇间,问了路边的一位老者。老者很干脆:“Please wait a moment.”然后,就用希腊语对旁边餐厅的伙计说了一通。“Come in please.It is ok.”老者满是笑容。我们本意是打听周围的公厕,不料老者就近安排了一家餐厅的Washing Room。真是太好不过了!闲聊间,得知老者开的是“兄弟店”,哥俩轮流负责经营特色的希腊工艺品。于是,每周可以休息3—4天。我玩笑道:“在中国,这样的享受十分困难;因为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我们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兄弟姐妹,您真幸福!”

不仅在城内如此,在机场的雅典人也很友好。我在买水时,拿出一张100的大票。说实话,在国内,这算是小的了。好几家银行都拿出500欧元一张的,说只有这些了。矿泉水西施说找不开,不过送我一瓶好了!

真是谢天谢地。好在雅典物价比较便宜,一瓶水就0.5欧元。若是到了俄罗斯和瑞士的机场,没有2—3欧才怪。

勤奋与懒惰

雅典人或者希腊人究竟是勤奋,还是懒惰,恐怕很难全部归位,说得清楚。不过,目前,希腊给世界人民的感觉就是:有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来救我。

我们到的那天,在无名烈士墓前,发现了很多中国的安全保卫人员。早上9点,就有希腊的警察开始清场。一问,才知道温总理访问希腊,无名烈士墓之后就是希腊国会。联想到电视上温总理关于“积极应对希腊国债”的表态,便知道希腊方面的重视程度了。一路上,两旁飘扬着中国、希腊两国国旗,竟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事实上,雅典不少人民还是比较勤奋的。早上8点有早高峰,两旁的食品店忙得不亦乐乎。要一杯现榨的果汁和汉堡,大约3—5欧,店主的服务速度控制在3分钟以内。晚上,有的商店和报亭很晚才关,比起其他西欧国家要延时很久。甚至连查票的警察也有选择在晚间查票,晚上10点还在站台蹲守忙碌。

勤快人和懒人,哪里都有。

目的地: 雅典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