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丘:旅行背后的睿智感悟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作为中央电视台《生活早参考》、《第八频道》、《奋斗》和《财智论语》栏目的主持人,阿丘诙谐幽默,嬉笑怒骂中蕴涵人生哲理,无论怎样平淡无奇的故事在他口中都可以引人入胜。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谦虚而沉稳,旅行对于他而言不仅仅是开阔眼界的途径,更是感悟人生的过程,他会为你讲述从每段旅途中感悟出的东西,深刻而尖锐,“人生就像旅途一样在探索未知的一切,你无法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也许会在旅途中邂逅浪漫的爱情,也许等待你的不见得就是绚丽的风景和一张张友善的笑脸,每个人旅行后的感悟都不同。甚至有些旅途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我们曾经采访过一对夫妇,他们的爱情就始于在俄罗斯旅行的邂逅,来自英国的女孩在俄罗斯旅游时向来自中国南京的小伙子问路,后来又到南京旅行,爱上了他,最后留在南京乡下,学会喂猪、包饺子,过着幸福的生活,她对中国的印象就是源于一张友善的东方面孔。如果旅途有这样的经历,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呢?”

他会因为问题而沉思,并不是问题太难,而是他会从简单的旅行经历延伸至深刻的社会问题,从而谈一些感悟,还谦虚地解释:“这些仅仅是我的一些感悟,甚至只是常识,不足以说成深刻,人一谈深刻是很可怕的。为什么从古至今,经典的哲学家只有那么几位?我们只是普通人,到了这个岁数只悟到一点点,不足以成为指引别人的哲理。”

辩证看待新颖的生活方式

事实上,阿丘与旅游有很深的渊源,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他就主持了一档名为《旅游大篷车》的节目,“《旅游大篷车》以电视剧加纪实片的方式引入旅行故事,两个酷爱旅行的年轻人带着一个旅行团,挖掘广西及周边境内外好玩的地方。我扮演的角色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驴友’。当时跟随栏目组到访过广西一些知名的景点,以及还未被人们熟知的地区。在被誉为‘氧吧’的广西巴马长寿之乡,空气清新,水特别好,食品健康,现在吸引很多‘候鸟人’每年来这里住一段时间,形成一种新式的生活方式。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像我一样,不必坐班,人在哪里,办公室就在哪里,形成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除了广西巴马的“候鸟一族”,在云南大理附近的剑川县沙溪镇,也有一拨人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他们的心态和生活方式深深地触动了阿丘,他说:“在沙溪镇中,当地的白族人有很多大院,这些大院与北京的四合院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工巧匠们在灰色的院墙上画满了当地的图腾和民间传说,雕龙画凤,体现了悠久的文化传承。当地人因为政府给盖了新房,搬出这些老宅,于是就有人突发奇想,买下这些民居,开起了独具特色的酒吧,有行者路过的时候也间或作为临时客栈,提供一些店主自己做的小菜。他们并不期待接待很多人,如果能遇到投缘的人,便成为朋友,还会盛情地邀请他们下次再来,‘记住,下次再来时,这里就是你第二个家。’店主们心态很好,把小店打造得很有味道,很温馨。”

虽然他坦然自己向往这样的生活,赞同新式的生活方式,但也辩证地告诫人们其中存在的问题:“这些店主多为出过国,事业有成的人,他们要么有闲时和闲钱,要么看破尘世的一些东西,才能有这样恬淡的心态和生活方式,我很羡慕他们的生活方式,不过人人都挤到乡下过这种日子,也并不合适。首先,当地的老建筑可能会涉及到拆迁、被政府保护、产权还没有解决等问题,所以人们不能贪图一时的清净,不考虑上述问题。另外,如果人们用这种方式把该地区炒成热门旅游目的地,房地产和旅游开发等问题不断升级,一旦有了铜臭味,原本淳朴的民风就会被破坏,这种生活方式即失去了原本的初衷。再者,当你去到那些地方,和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可能会格格不入,遇到一些问题时,你未必有当地人的从容。我也担心这些人过于把生活理想化,而忽视了生存的必备条件。所以,每个人需要根据自己的工作状态、生活状态,对金钱、欲望和都市生活的态度,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推崇深度旅行,探寻生活深意

当谈到自己的理想生活状态时,他这样总结:“能够离开赖以生存的机构,生活能满足自己品味的需求,可以自由地看望朋友,有闲暇时出去旅行,这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然后笑着自嘲道,“也许拥有这样生活的时候我的年纪也大了,人啊,总有操不完的心。我很佩服那些动手能力很强的人,曾经也有朋友怂恿我去过半隐居的生活,他自己动手装修房屋,从山中找寻废弃的木头和天然石头,变废为宝,从大自然中找寻到快乐。我有的时候感觉现代人很可悲,离不开电话和电脑,离不开组织,失去了在大自然中独自生存的能力和创造力。旅行也是一样,有些人只能跟着团队旅行,如果自己一个人出国就会变得手足无措。旅行在很多中国人眼里并不是为了长见识,而是成为炫耀的资本。除了记得与司机因为琐事大吵一架以外一无所知,你会发现这样的旅行根本没有意义。”

“事实上,在当今社会,足不出户的宅男宅女们通过网络也可以了解世界,但是了解世界和亲身体会完全是两回事。人其实有种欲望,那就是想知道别人的生活和我是否一样。有些人渴望呼吸当地的空气,和当地人沟通交流,甚至希望了解当地的政治制度、人文、经济、自然,对比一下祖祖辈辈生活的环境,这才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我认识的一个朋友翟墨独自驾帆船环球旅行,在征服大自然的同时,你也会发现他到了南太平洋一些岛屿,与当地人的语言根本不通,但却在想方设法和他们交流,甚至把一位酋长的女儿打动,要嫁给他。很多来中国旅游的外国人也同样如此,他们会在中国生活一段时间,找个中国女孩做女朋友,深入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你会发现他们写的游记多半是关于对中国人的感悟,再上升到对中国这片土地的感受。我比较赞同这样的深度旅行方式,我羡慕的最高境界的人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一直在探询未知的世界。”阿丘不无感慨地说道。

难忘南非之行,细节发人深思

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其间,阿丘与梦舟明星足球队的其他队员一同进行了一场难忘的南非之旅。“我们的旅行目的地主要是开普敦,而中国明星足球队除了看一场球赛以外,还去非洲大草原观赏野生动物。我曾经和牛群交流过,他和我说:‘当我看到那么多鲜活的动物在身边的时候,突然感觉眼睛不够用,相机不够用,时间不够用。’我们在开普敦游览了壮丽的桌山,你在开普敦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也许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在登山的时候还阴雨绵绵,就在坐着缆车向山顶前进的时候,天开始放晴,但只持续一会儿,浓密的大雾又向我们袭来,气温也骤降,我们开玩笑地说,‘老天很开眼,让我们在一天之间感受到桌山的一年四季。’随后我们去了好望角,这里可以说是南部非洲大陆的符号,如果你把它想像得很宏伟,波澜壮阔的话,恐怕会失望,好望角不过是一处比较有性格,狰狞的岩石而已。在路边我们还遇到了成群的狒狒,他们并不惧怕人类,甚至车辆还需要绕行,动物和人类能如此的亲近,让人感觉很舒服。”

阿丘告诉记者:“南非当地华人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给我们讲述自己创业的故事,有些华人刚开始在当地摆摊,受到排挤和威胁,当地人讨厌中国人抢自己的生意,但也很畏惧华人的‘功夫’。最后,这些华人很快融入南非人的生活,甚至很多人都非常富裕,适应能力很强,这点让我很佩服。除此以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在旅途中随处可见中国人的身影。其实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在向世界输出一些东西,有好的,也有一些与文明格格不入的举止,而这些信号恰恰是其他国家界定这些人生存状态的根据,我对此感到担忧。”

目的地: 开普敦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