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舌尔,在世外天堂里穿林入海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不管你是哪种类型的旅行者,逃离到世外天堂总会在某个瞬间成为心底最热切的渴望。如果从一处喧嚣进入到另一处喧嚣,肯定不算是成功的逃离,而如果从一座城市,转身便到达了一处村野,那也只能算作一次初级的逃离。这一次,当我从Google map上输入“塞舌尔”三个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片蓝色的印度洋,无限无限拉大后,一个小圆点才浮现出来,上下左右拖动,也没有找到陆地,此刻,我已知道,这将是一次真正的逃离。

455平方公里上的自然传奇

“我们说话的时候用克里奥语,大家都会讲英语,但法庭宣判时用的是法语。”让·马克说,这个年轻的克里奥小伙儿几天来一直是我们的司机兼导游,娴熟的驾驶技术让我们的小面包车在马埃(Mahe)岛起伏的山坡小路上如鸟儿般轻盈穿梭。让·马克解释说他的国家文化是怎样的多样,这里有英式的优雅,法式的浪漫,也有克里奥人的不羁和自由。400年前,航海家葡萄牙人发现了这片印度洋上的明珠。1756年,被法国人占领,为这里取了“塞舌尔”(Seychelles)这个沿用至今的名字。此后的几百年间,英国人和法国人在塞舌尔上演了乐此不疲的“抢凳子”游戏,直至1976年,塞舌尔宣告独立,从英国人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国家。克里奥人是这里最多的人种,他们是生于西印度群岛的非洲人和欧洲人混血人种的后裔,克里奥语听上去和法语非常接近,很多用词和语法都一样,难怪与我们同行的学过法语的新加坡姑娘,才几天就能用克里奥语和让·马克聊天了,甜美的发音聊得这位老兄心花怒放。

第一天到达塞舌尔是夜里12点多,道路两旁黑漆漆的,高过人头的植物沙沙作响,只有车灯前几米的地方能让人看清车轮下狭窄的小路,40分钟过去了,车子还在起伏无边的山坡上颠簸着,心里揣测自己是否误入了哪片森林,开始怀疑今夜是否还能睡到酒店的枕头上。

直到第二天在鸟鸣与海浪中苏醒过来,直到见到了我们入住的日落沙滩酒店(Sunset Beach Hotel)的公关经理,也直到她的介绍伴着一杯带有浓郁印度洋海岛特色的混合果汁一起敲醒脑神经,我才恍然,来之前脑海中那一连串“世界最美沙滩”排名、“世界最昂贵酒店”名单中出现的塞舌尔仅仅是它的一面,单用白沙碧海和一连串烧钱的奢华酒店来概括它,实在是对它的不公。这个位于印度洋西南部的群岛国家,西距非洲大陆东岸1600公里,南离马达加斯加900多公里,由115个珍珠一样的珊瑚礁岛屿和花岗岩岛屿组成。虽然只有455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但其一半以上都是自然保护区。独特的地理位置让这个海岛除了拥有最纯净的海岸线,也孕育并保存了大量古老的动植物,在海岛的中部高原上,有着数不尽的古老动植物和一览无余的海景,来时从机场穿岛达到酒店,正是要穿过这一片片茂盛的树林才行。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塞舌尔的国宝海椰子树。海椰子是一种生长于塞舌尔的椰子,是全球最大的种子,其酷似女性臀部的形状,一度让人们都把它奉为神灵,它的寿命很长,能活1000多年,连续结果850年以上,在塞舌尔有很多千年的海椰树。

如今,政府为了更好地保护岛上的自然资源,已经下令禁止在山上修建房屋,坐在酒店探出到海里的茅草顶餐厅里,脚下是碧蓝的海水,前方是幼白的沙滩,再远处是一片绿色覆盖的山坡,数不清的热带植物蓊蓊蕤蕤地长成一片,环视我们自己,此刻,人倒成了这一片广袤自然中的点缀。

投入幼沙碧海

苍翠的塞舌尔多年来都是印度洋海盗们眼里的肥肉,如今却成了豪华酒店们争抢的“战场”,虽说只有400多平方公里,可它却是这个星球上超豪华五星级酒店最为密集的地方之一,大量的豪华海边度假村吸引了像贝克汉姆夫妇和好莱坞明星这样的人物,比如豪华酒店品牌悦榕庄,在塞舌尔已经开业十年之久了。而新近入岛的新加坡酒店品牌莱佛士(Raffles),更是在塞舌尔第二大岛普拉斯林(Praslin)辟出半边山,依山傍海建起了86栋海景别墅,最贵的房间标出了3000欧元/晚的高价。

毕竟,“世界最美的沙滩”还是塞舌尔最值得骄傲的资本。去过不少海岛,湛蓝的海水和细白的沙滩似乎可以形容一切,但在塞舌尔,这样的词汇就显得太不给力了。塞舌尔的海,被大量的礁石环绕,与我们的酒店相连的,就有被几十个巨型花岗岩点缀的沙滩,爬到一块大石头上,望着脚下的海水,会发现这里因礁石铺就造成了海底深浅错落,大海的表面因此呈现出来了梦幻般的色彩,整个大海有宝蓝、碧蓝、青绿等多种层次,在日光下泛出如宝石般耀眼的光芒。沙滩是极浅的白色,脱掉鞋子踩上去,我不禁叫了起来,从没见过细到这般程度的沙滩,一脚踩下去,好像伸进了面缸,我弯腰抓起一把捧在手里,丝滑得不见一颗沙粒,让·马克得意地说:“这不叫沙子,叫粉末。”

颜色渐变的环礁,幼白的细沙,能见度极高的海水,为潜水者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我是潜水的“菜鸟”,但身至此地,不尝试一下一定会留下遗憾的。日出后不久,我们换好泳衣,拿上浮潜的装备,漫步到酒店的海滩上,海平面上浪花不急不缓地推送着,天上的云朵倒映在海面,光影浮动,阳光还不算强烈,洒在海水上被浪花击碎成点点银光。带上潜水镜和呼吸管,心里默念着刚刚学会的技巧,慢慢游进大海,不远处就是一片花岗岩,游过去隐隐可见几条小丑鱼在向这边窥探,仿佛在迎接今早拜访的第一位客人。第一次正式浮潜,第一次亲眼看到海底的流光溢彩、生机盎然,正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美妙的感觉,身旁的摄影师用手比划着让我和小鱼来张合影,一兴奋,突然呼吸节奏就乱了,呼吸管里呛进了海水,赶快抬起头踩水,换成泳姿逃回了岸。当下暗自发誓,回去后一定考个潜水证去!几天的浮潜,我们拍下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鱼,拿着照片去找当地人炫耀,问各种鱼的名字,当地人也说不清,给出的理由竟然是:这么小的鱼我们从来不吃,所以不知道名字啊!

彻夜不眠的小岛狂欢

事实上,此次的塞舌尔之行,“狂欢”才是主题。3月4日,小岛迎来了为期三天的“首届国际狂欢节”,整个周末,似乎全国民众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挤到了首都维多利亚市中心,小小的广场上色彩无比斑斓,空气中的热力直线上升。

4日的开幕式上,当地歌手身着艳丽的长裙,用克里奥语、英语和法语演唱了狂欢节的主题曲《熔炉》,塞舌尔总统詹姆斯·米歇尔随后发表讲话说,此次狂欢节展示的正是塞舌尔作为真正的“文化熔炉”,将不同民族、文化和习俗融合在一起的能力,而这也正是塞舌尔作为旅游国家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在官方的开幕之后,来自民间的狂欢拉开了大幕。

三天时间里,来自不同国家的花车秀、歌舞秀在广场上各显神通,身着盛装的舞者、当地百姓、各种肤色的游客一起狂欢,响彻街头的乐声鼓声欢笑声连成一片。下午2点左右,被打造成各种造型的花车一一驶来,小丑、大猫、金刚、比基尼女郎、香蕉人……缤纷的色彩在眼前流动。主街的一侧有一大片空场地,为了狂欢节临时搭起了不少兜售小玩意和小吃的摊贩,乍看上去还真像我们春节时的庙会,家长把吃着冰淇淋的孩子扛到肩膀上,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喝着当地的啤酒调侃着彼此,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了,五彩缤纷的灯光点亮街道,音乐声响彻耳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群克里奥孩子,大的也就5岁,小的不过两三岁,孩子们随着音乐跳起舞蹈,非洲孩子的血液里似乎天然就流淌着惊人的乐感,路还走不稳就能舞出好看的节奏,看得我目瞪口呆,大人们也不示弱,随着韵律纷纷在街上跳起来,无论是否相识,也无论来自何方,干一杯,在这个夜晚,一起欢乐,一起不眠。

目的地: 塞舌尔 维多利亚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