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建筑的城市,看艺术的欧洲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延绵的铁轨横贯欧洲,将欧洲各个国家的城市与乡镇串连起来,滚动的车轮带领人们穿梭在城市之间,纵览拥有悠远历史的教堂、乡间牛羊成群的牧场和颇具现代创意的建筑。乘坐欧洲铁路正成为游览欧洲最炙手可热的旅行方式,此次我们持欧铁通票游览秋意正浓的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亲身感受风驰电掣般速度带来的心灵之旅。

我们就这样择一个秋日走入荷兰,虽然错过了绚烂得令人眩目的郁金香花海,又与彰显荷兰风情的风车擦肩而过,心中不免有着些许的遗憾,然而却给予我们一个专注地欣赏荷兰浓郁艺术文化风情的机会。灵动的水韵沁入心扉,深感荷兰“水之国”美誉的由来;浓郁的艺术氛围和历史感充溢的街头巷尾,似乎空气中都嗅得出一息陈年余香,荷兰这次用不一样的风情来迎接这群东方的宾客,似乎在耳畔轻奏一曲秋日私语,抒写了它低调的华丽与古典。

秋意乌特勒支,水韵灵动

斜阳低垂,荷兰乌特勒支市在昏暗的光线下静谧含蓄,从史基浦机场乘火车赶到此处的我们刚刚走出火车站,一股中国江南水乡的熟悉感油然而生,狭窄而精致的石板路夹在运河和古老的建筑之间,温润的空气中透着一丝丝凉意,匆忙往家赶的当地人猛蹬着自行车,只有我们行李箱轮子磕在凹凸分明的石砖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引来自行车上的人们频频回眸,似乎打扰了这座城市黄昏里的睡意。

经过一夜的休整,清晨的阳光洒入我们住的Grand Hotel Karel V酒店花园,这座由建于14世纪的古老修道院改造的皇家酒店虽然外观简约,但讲究的庭院和喷泉雕像仍然透出低调的古老贵族气质,就如同乌特勒支这座拥有近两千年建城历史的荷兰第四大城市一样,老城区仍然保存着数百年不变的风光,充满诗意的古运河蜿蜒从城中川流而过,低于道路的河道两畔是由古老仓库改造而成的餐馆、酒吧和咖啡吧,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也如当地荷兰人一样沿着运河堤防的阶梯而下,坐在古运河旁的餐馆中,花20欧元左右的价格点上一份拼盘,一杯咖啡,静静地听着潺潺流水律动的妙音,看着野生的天鹅和野鸭或优雅地游荡其中,或陪伴在左右,等待你抛来面包等美食,在这样一座古城中能够如此亲近大自然和野生动物,尽情地享受闲适时光,我才体会到“迷醉不知归途”的涵义。

古运河上一座座拱桥跨于其上,两岸的红色古老建筑风格各异,呈现了异彩纷呈的殖民风格和殖民复兴风格。细心的人从中还可以有更令人称奇的发现,这些古老的建筑都有一定角度的倾斜,屋顶上有探出来的钓钩,这可不是什么建筑失误,而是故意为之。据同行的荷兰旅游局卫辰介绍,由于荷兰的房屋都很狭窄,所以屋内的家具通常都由钓钩拉拽而上,倾斜的角度既方便家具的运输,又保护了房屋墙体,而我却不得不感叹它们的历久不倒。除此之外,站在城中的任何位置,你都可以看到乌特勒支市地标———主教塔(Domtoren),主教塔是荷兰最高、最古老的教堂塔,建造于1321年至1382年之间,高367英尺,可以饱览乌特勒支市及其周边地区的景色,离它不远处是建于1254年至1517年的大教堂(Domkerk),由于1647年的一场大飓风,塔和教堂之间的通道倒塌,从此便隔街相望。每个整点,悠扬的教堂钟声都会响彻城市,时刻提醒着人们这座古城还是一座著名的宗教之都。

艺术名城,在博物馆中体味心绪

此番旅行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参观位于荷兰乌特勒支、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的博物馆,也许我们已对博物馆中古老的藏品了然于心,但是当你真切地观看和触摸到藏品的刹那,心灵还是会不由地受到震撼,而且这些博物馆里互动活动驱走了枯燥与乏味,总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小惊喜。

藏在乌特勒支市街头一座中世纪教堂内的音乐盒博物馆像一童话世界,其中汇聚了音乐盒、自动钢琴、街头手风琴、舞厅风琴、风琴钟等各式古典自动演奏乐器,浓缩了荷兰从15世纪到现代各个时期的自动音乐演奏形式,只要你在机器中投入硬币,乐器上的小人还会惟妙惟肖地“吹拉弹奏”,讲解员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启动独自占据一间房的大型舞厅风琴,抱出一大卷打孔的乐谱,演奏起中国的国歌,以示对我们这群中国游客的欢迎。走进位于乌特勒支废弃火车站Maliebaan的火车博物馆,我们似乎通过时光隧道回到了欧洲中世纪,看到提着洋伞、穿着蓬蓬裙的贵妇,手挽着胸戴徽章皇帝装扮的绅士,徜徉在中世纪欧洲各个国家皇室专署火车之间。我们很幸运地赶上了来自欧洲多个国家的皇室火车展览,这里汇集了茜茜公主等皇宫贵族曾经乘坐的火车车厢,有的形似花苞,有的奢华耀眼,你还可以坐上博物馆中的小火车,穿梭在一个模拟火车工厂里,一路上“工人”忙碌的场景生动地展示了火车制造的过程,曲折的路线堪比游乐场中的“疯狂老鼠”,孩子们兴奋的叫声足以展现它的精彩。

如果在乌特勒支最好的游览方式是徒步旅行的话,在鹿特丹阿姆斯特丹则最适合骑自行车游览。荷兰是自行车的王国,在城市中随处可以找到出租自行车的店铺,不过说实话,想要坐上一米多高的自行车本身就需要一定的技巧。练习了多次的我终于跟着大部队穿行于多家艺术中心和博物馆中间,观赏到凡高、伦勃朗等世界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享受了一场饕餮的视觉盛宴。

鹿特丹当年从二战留下的残垣断壁中迅速站起来,并很快成为了现代建筑的竞技场。如今这里满目充斥的是一座座摩天大厦、令人匪夷所思的倾斜立体方块屋和荷兰建筑设计大师库哈斯设计的奇特艺术建筑,这座城市本身就似一座现代艺术建筑的博物馆,置身其中,折服于杰出创意的同时也为这些奇形怪状的建筑捏了一把汗。

除了建筑艺术,绘画艺术更加奠定了这些城市艺术名城的地位,鹿特丹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和阿姆斯特丹的国立美术馆、海牙的莫里茨美术馆并列为荷兰最具代表性的美术馆,馆内收藏凡高、莫纳、高更、毕加索、伦勃朗等人的画作,近距离观赏大师的杰作,聆听每幅作品背后的故事,从中感受到的绝不仅仅是画面表现出来的历史,而更多的是艺术家作画时的心境、忧思,尤其是凡高《向日葵》和《自画像》,笔触中体现出他内心近乎疯狂般的激情,观者也会不由得有种畅快淋漓之感。

经典遗迹中追忆悠远历史

坐在从鹿特丹驶向比利时布鲁塞尔的高速铁路,一边品尝着头等舱上的羊角面包和奶酪,一边欣赏沿途仍然充满绿意的乡间美景,就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跨越国界,来到了因漫画墙而闻名于世的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以布鲁塞尔大广场为中心,沿着经典的漫画墙,我们一路追逐着丁丁的足迹,捕捉着蓝精灵的身影,在童话般的世界中追忆着童年的记忆。

从小巷进入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布鲁塞尔大广场,立于中心环顾四周,虽然这座始建于12世纪的大广场如深宅般被民宅包围,但极致奢华的建筑在太阳余辉的照射下金碧辉煌,散发着名不虚传的美韵,难怪连法国大作家维克多·雨果也称其为“欧洲最美丽的都市广场”。这些建筑雕梁镂栋,风格迥异,哥特式、文艺复兴式比比皆是,建筑中汇集了当时比利时各个行业协会的驻地,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每个行业协会建筑上美轮美奂的精致雕塑,独特的雕刻会根据各自行业的特点而不同,形象而生动。当天大广场上正在举办当地的啤酒节,广场中心搭起啤酒展示台,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到展台前接啤酒品尝,好不惬意。而我也有幸和同伴在大广场旁的露天啤酒馆坐下来点上一杯淡啤,在华灯初上的炫目大广场上体会比利时人的闲适生活。

还没等我从醉人的比利时风情中回味过来,我们又按日程匆匆赶往袖珍的卢森堡大公国,没有任何异议,这里最令人难忘的就是壮观的卢森堡大峡谷,青藤苍松缠绕,古墙深巷幽静。站在宪法广场前眺望整个大峡谷,阿道夫桥和夏洛特桥悬于绝谷上,气势如虹,参天沧桑古木繁茂地掩映着古堡,河水在谷底围绕老城流淌,古城墙斑驳的面貌记录了卢森堡遭遇其他国家侵略的历史,而建于1644年的卢森堡古堡只留下20多公里长的地道和暗堡,已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走进这条被誉为“北方的直布罗陀”的军事防御要道,微凉的空气袭来,撞击墙壁发出嘶鸣,似乎墙壁也记录下了曾经在此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士兵的嘶喊声,凝重而难忘。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