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出版社不再享有优先权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某杂志一篇文章中提到,密苏里大学出版社已于七月初停止运营。该文章作者詹妮弗·霍华德指出:“很多大学都在努力尝试保留本校的大学出版社,但如我们所见,密苏里大学出版社正在默默地接受着停印关门这一现实。”

密苏里大学出版社功不可没,每一年都会有大约30册书籍发行。该出版社曾印刷过珍贵的朗斯顿·休顿、马克·吐温以及哈里·杜鲁门作品集。该校校长蒂莫西·乌尔夫表示:“密苏里州议会今年并没有削减高等教育经费,资金应该投入到那些更具优先权的项目上去。”然而,出版社并不是该校具有优先权的项目。

1998年,阿肯色州立大学试图关闭校出版社,一年之后,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也将关闭校出版社这一计划提上日程,2010年,南卫理公会大学暂停了校出版社的印刷工作,并承诺该校出版社将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

“以另一种形式出现”。那究竟会是一种怎样的形式呢?这自然让人们想到了当前盛行的电子出版、想到了网络阅读、想到了网页上琳琅满目的电子书齐刷刷地跃于眼帘。但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编辑部主任詹妮弗·克鲁却早在十年前提出,电子出版不是灵丹妙药,电子书毕竟有其无法代替纸质书籍的地方,而电子出版也缺少了纸质出版以人为主体,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环节。

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来粗略地看一下一本书在出版社的发行过程吧。首先,出版社相关人员要去了解著(译)者的个人基本情况以及他的写作内容。评估稿件的价值、意义与它的潜在市场,同时也要考虑该稿件发行后对出版社的贡献。一旦决定采用,相关人员就要对稿件进行全面审读,并提出删改、补充意见,经与著者达成一致之后定稿。后经校对、印刷、装订正式出版。当然了,出版社也许还会安排著(译)者到广播电台去接受一段采访,或者让这本书加入到畅销书排行榜轰轰烈烈的竞争队伍中去,并通过宣布该书的排名、印刷花花绿绿的宣传页、将该书放到展览柜中去展览等方式吸引购买者、批发商或连锁店购买。而这些细致入微的步骤,是电子出版无法取代的。

不仅如此,杂志作者詹妮弗认为电子出版也会带来新的花销。比如将所有的信息都以统一的二进制代码形式存储在磁、光、电介质中所需的花费,信息处理所需的花费以及网站的更新费用等等。她坚持认为,电子出版有时并不能比纸质出版获利更多。詹妮弗在文章中提及,莱斯大学在2010年时关掉了它的电子出版社,尽管很多人对此表示惊讶。其实,在1996年,莱斯出版社已经关闭过一次了,后又在2006年以电子出版社的方式再运营,然而,高昂的维护费用对于这个以“新形式”出现的出版社来说依旧是个问题。该校天体物理学教授尤金·列维是当时的院长,也是他批准了学校对出版社的二次资金投入。“我们曾经希望摆脱纸质书籍库存量大的困扰,让书的印刷量与市场需求量成正比。但非常不幸的是,纸质书籍销售的速度依旧缓慢,预期目标很难实现,哪怕是维持出版社最基本的收支平衡状况也很难保障。”

大学出版社在学术权与话语权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它们的运营并非以商业目的为根本,而是以知识探讨、知识分享为根本。很难想象一所大学如果失去了出版社会是什么样。但事实上,大学出版社很难跟上不断变化的出版市场。预算的紧缩,也使大学出版社的运营变得更加复杂起来。犹他州州立图书馆馆长说,“出版社对于一所大学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它们应当得到百分之百的资助。当然了,很多大学的领导们并不排斥这一说法,但考虑到预算与学校的实际情况,他们又不得不做出选择,而选择的最终结果,通常是关闭大学出版社。”

目的地: 尤金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1
评论